批判性思维二阶对角矩阵表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8 11:15:34 点击:1277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0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8 11:16:16
  心灵要纯洁,脑子要干净 @弹指123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8 11:50:23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8 12:21:36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8 17:24:23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8 18:44:23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9 00:50:06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9 09:54:26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9 10:48:15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9 11:14:05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9 14:14:09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29 19:24:50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07:19:02
  我们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但裁判员并不需要一定是自然人,它也可以是法人。“裁判员”这个概念,应阴阳二分为“自然人裁判员与法人裁判员”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原始创新学者正确的独立思考进程中,我们不能自任裁判员,但可以自带裁判员——就像Excel文件自带Excel程序打开它一样,自带的裁判员就是法人裁判员。【基于“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匠造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用公理性大前提命题(斯多葛学派逻辑学)】之“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就是匠造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用公理性大前提命题的法人裁判员。【以1%的灵感首先唯物判定存在的有限性存在PK非在逻辑否定(not否定谓词)以去弱智,使其科学化而非玄学化(亚里士多德学派逻辑学)】和【以99%的汗水其次辩证求解在者的可入性正在者VS反在者辩证否定(no否定主词)以去低能,使其学术化而非巫术化(马克思学派逻辑学)】的法人裁判员是数学恒等变换式,分别为上升为逻辑格的顶针修辞格的(S/M)×(M/P)=S/P和上升为逻辑格的语义反切修辞格的∑p1•q1/∑p0•q0=(∑p1•q1/∑p1•q0)×(∑p1•q0/∑p0•q0)。可以看出,即使是亚里士多德和马克思这样伟大的自然人裁判员,也须“翻译”为法人裁判员才能消除其神圣感,使裁判接地气,具有可操作性。《石头记》中,无款非人的吴玉峰、曹雪芹也并不是自然人,其吴其曹典出吴带当风、曹衣出水。显而易见,它们是法人而非自然人,吴曹乃画学历史学派之姓而非现实伦理之姓。
  " 作书人采用了自我批评的作书方法,并不意味着作书人与批书人是同一个人(“作者与批者”这对范畴指石头与情僧,与“作书人与批书人”这对范畴可代数性地对应,但有差别)。这是因为,作书人(【梅溪】)的自我批评使用的是人格化的方法,其自我批评是内隐的;而批书人(【脂砚斋】)的批评使用的是去人格化的方法,其批评是外显的(当然,批书人的批评是对作书人自我批评的对译,并不实质上地增加信息量。这就在逻辑上保证了脂批的正确性)。例如第二回“冷子兴”(号),作书人的人格化公式为冷+子兴,而批书人的去人格化公式则是(冷+子)×兴,意为“以冷风味起兴开场”,涉及的是“赋比兴”手法问题。朱熹《诗集传》:“赋者,敷陈其事而直言之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者以引起所咏之词也。”
  作书人的自我批评必须人格化,他不能使用批评术语行文。例如,“伏笔与应笔”是批评术语,正文中是不能谈什么伏笔应笔的。但“应笔”可用谐音修辞格人格化为英莲(第一回【“应”伶也】)和迎春(《太上感应篇》),二角为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的总应笔,故原版原著第七十九回与八十回是不分回的。第三十一回下半回标题“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之“伏”,不能理解为伏笔,其意为被作书人伏言,其应言在第三十二回中,为用典李白《白头吟》“一朝将聘茂陵女,文君因赠白头吟”杜甫《奉酬薛十二丈判官见赠》“志在麒麟阁,无心云母屏。卓氏近新寡,豪家朱门扃。相如才调逸,银汉会双星。客来洗粉黛,日暮拾流萤。不是无膏火,劝郎勤六经。老夫自汲涧,野水日泠泠。我叹黑头白,君看银印青”的宝玉“你放心”一语。红外学家搞不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这些区别,故狗血探佚所谓宝玉与湘云的80后庸俗故事。同理,批书人批书也不能错位使用人格化的方法。
  在章法问题上,科学红学采用的仍是正反非三相划分法:不批评、自我批评、批评。现代文学作品本身是不批评作品,文学评论是外在于作品本身的,且多取长篇大论的形式,独立于作品之外。《石头记》正文则用分兼人物角色的人格化隐喻方法进行自我批评(如甄士隐、贾雨村,吴玉峰、曹雪芹等等),版本学上,原稿奉旨批书人采用去人格化方法进行批评,形成依附于正文的尺牍体议论文,因此,《石头记》原著(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既有原著作书人的自我批评也有原稿奉旨批书人的批评,读者只要掌握了其哲学方法,阅读起来就比现代文学作品要容易得多,可以无师自通。
  《石头记》正文因使用了章法人格化的自我批评作书方法,所以文本的整体风味是幽默的。每一个人物角色名都是一个幽默学所谓“焦点概念”。幽默有自己的逻辑,那就是孙绍振《幽默基本原理》所谓概念错位与概念复位。作书人玩概念错位(人格化,类似于计算机“虚拟硬盘”技术),批书人就玩概念复位(去人格化,类似于计算机“虚拟内存”技术)。因此,那种主张文本可以脱脂的人必然对文本一窍不通,他们试图像阅读现代小说一样对《石头记》正文进行长篇大论画蛇添足的外在批评,以取代脂砚斋的地位。
  《石头记》文本因以幽默为战略风味,故红学研究很容易出现论题错误(这种概率在95%以上),也就是说,读者可能连提出问题都提不准。因此,红学争鸣不应该把注意力集中于论点、论据和论证上,而应该高度关注论题。论题出错,会使论点、论据和论证的错误呈现出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切换论题,对真理的澄明则呈现出蝴蝶效应。"
  " 就像《资本论》中商品具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二重性一样,《石头记》正文中的人物角色均具有方法性(交换价值)和对象性(使用价值)二重性,故脂砚斋可以进行双重批评,而读者则需要甄别脂批进行的究竟是那种批评。脂评共有方法性、对象性、既非方法性也非对象性(即只有说明性),既是方法性也是对象性四种性态。脂批畸记中繁文缛节的修辞(如顾名、拆词、藏代等)多因方法性(交换价值)而来,文本的难度和趣味也恰恰在这个问题上,科学红学称其为“‘名’堂”。名著因著“名”而著名。不明白《石头记》的玩人技巧,即使著作等身、大名鼎鼎、封神为红学大师,也最终会堕落为无“名”鼠辈,因为你的思维维度压根就没有正常展开,没有任何超凡拔俗之处,高维智商会无碍碾压低维智商。
  当我们将“《石头记》脂批”这个零维概念(+x^0,-x^0)阴阳二分为“《石头记》原版脂批与《石头记》盗版脂批”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脂批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一维(+x^1,-x^1);当我们进一步将“《石头记》原版脂批”这个概念阴阳二分为“方法性批评(如第一回【“应”伶】)与对象性批评(如第七回【应憐】)”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脂批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二维(+x^2,-x^2);当我们再进一步将“方法性批评”这个概念阴阳二分为“伏笔方法性批评(如第七十一回【一提甄家,盖直事欲显,假事将尽】)与应笔方法性批评(如第一回【“应”伶也】)”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脂批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三维(+x^3,-x^3)。《石头记》伏笔与应笔都有其幽默人格化修辞形式甄士隐和英莲,二人共同出典于宋代苏轼《数日前梦一僧出二镜求诗,僧以镜置日中,其影甚异——其一如芭蕉,其一如莲花。梦中与作诗》且在作品中被特设为父女关系"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09:23:51
  按:读者的地位,不是凌驾于作书人之上越俎代庖替作书人作书,或凌驾于批书人之上越俎代庖替批书人批书,而在于与作书人、批书人相配合,反演推出大前提——或典故或熟语或民俗或常识。一切阅读都是反演推理,不做反演就不是阅读。第八回【甲戌夹批:亦钱开花之意。随事生情,因情得文。】按:从正文“独有一个买办名唤钱华”到脂批“亦钱开花之意”是缺省型谐音幽默三段论推理,而非谐音判断。缺大前提“买办是钱开花之意”;但小前提“钱华是买办【者】”偷换了概念,故脂此推理是幽默推理。作书人完成小前提,批书人完成结论,读书人完成大前提:作-批-读书人三位一体,共同完成三段论游戏。三段论不缺省是个小概率事件,而缺省则是个大概率事件。逻辑学中三段论推理在实战运用中多使用省略大前提的表达,故从小前提和结论反演推出大前提,就是索隐。大前提都是常识,人所共知。语文学中三段论推理在实战运用中多使用省略超前文的表达,故从当前文和后文反演推出超前文,就是索隐。超前文不是典故就是熟语,雅俗共赏。《金瓶梅》中的好事之徒车淡(扯淡)、游守(游手)、郝贤(好闲)就是这种命名,因此,《姑妄言》并不取道于尚未传世的《石头记》——更非《石头记》取道于《姑妄言》,而是取道于早已传世的《金瓶梅》。
  " 若涉及到的是双因素概念,我们就需要进行亚里士多才转基因艺术互文反切概念乘法指数双因素分析二维复方三段论出类&拔萃审“丑”容“错”幽默混血推理∑p1•q1/∑p0•q0=(∑p1•q1/∑p1•q0)×(∑p1•q0/∑p0•q0)。第十八回【己卯(庚辰)夹批:归到主人方不落空。“王•《梅隐》”云“咏物体又难双承双落,一味双拿则不免牵强”,此首可谓诗题两称,极工、极切,极流离妩媚。】按:《石头记》原书序书人棠村相国梁清标(1620-1691)《东郊园池》:“池塘傍郭草青青, 凫鸭群喧乱浅汀。曲折雕栏芳芷发,主人是缀护花铃。”宋代俞琰《席上腐谈》卷上:“古之承溜,以木为之,用行水,即今之承落也。”
  宋代王炎有《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王•《梅隐》”在此典故藏代修辞,指作书人梅溪——张英(1637-1708)长子张廷瓒(1655-1702)。批书人“脂砚斋”高士奇,字澹人号江村。“江村”典出宋代王炎《张德夫园亭八咏•渔村》“闻道江村好,人家罨画中”。高士奇的字“澹人”和号“江村”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一个淡泊的人。
  统计学概念乘法指数双因素分析表达式为: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王•炎= 王•梅隐/王•炎×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 王•梅隐。可以看出:在《石头记》批书人眼中,作品本身也是有姓有名的。宋代王炎的作品《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中,俗称主标题的“张德夫园亭八咏”就是作品之姓,而俗称副标题的“梅隐”则是作品之名。作品本身因此人格化了。作品本身的人格化,就导致了脂批中幽默的姓名——【王•《梅隐》】的产生"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11:29:34
  @弹指123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11:30:10
  按:智商是以概念思维的几何维度来计量的,维度越高智商就越高,高维思维无碍碾压低维思维。低维思维者擅长提出问题,仰之弥高;高维思维者擅长解决问题,俯之弥深。高维思维者能一眼看透低维思维者,但低维思维者却怎么也看不懂高维思维者,除非提升自己思维的几何维度与之持平或加以超越。我们至少要拥有一个维度的思维,而要获取这个维度,就需要按唯物判定+辩证求解两道思维工序法有条不紊思考问题。当然,其他子分形、孙分形维度的层层获取也是照此套路进行。
  与其问道于盲,不如问道于网。提问会出卖自己的智商,它不是一个好习惯,我们无以藏拙。当我们遇难时,我们会向高人请教;当高人遇难时,他们会向更高的高人请教;当更高的高人遇难时,他们会向最高的高人请教。在前网络时代(2005年前),最高的高人的水平代表着时代的前沿学术水平,那是一个权威主义时代。权威主义时代的缺点就是,若最高的高人也遇难时,时代就停止进步了,我们就是在问道于盲。网络时代则解开了这个死结:当最高的高人也遇难时,我们可以问道于网。事实上,网络时代,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高人,我们一旦遇难,可直接问道于网。至少就红学研究来说,还没有网络摆不平的问题。若连网络搜索引擎都摆不平,那就说明这个问题可能十分简单,简单得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只须调整标点符号即可解决。也就是说,搜索引擎一般是不分高下的,它们不擅长的,恰恰又是人脑极其擅长的。
  任何学科领域、任何专题论域里都存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辩证法与形而上学的斗争。诡辩是形而上学的一种形式,它最终会堕落为唯心主义。正常思维的唯物判定+辩证求解两道思维工序中,马克思唯物、高斯判定用于PK唯心主义,马克思辩证、高斯求解用于PK形而上学。唯物判定+辩证求解的整形-分形循环执行会构建一套化人为神的精致科学学术概念体系,相应地,唯心+诡辩也会构建一套化人为鬼的粗鄙玄学巫术概念体系,堕入思维的地狱之中。因此,神鬼之战永远也不会终结。在世界知识分子群体中,99.999%的人因并不真懂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连一句像样的人话都说不清楚,故十万个人中只有一个人不是鬼。这个群体与其说是令人景仰的知识分子,不如说是宗教教徒。与这些人交流并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交流,而直接是神与鬼之间的交战,是钟馗捉鬼、智力扶贫。我们可以建立工序对角矩阵分析其脑洞,精准统计其谬误率或曰脑洞率。
  学校教育中,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是高中数学教学内容,这种讲授适合于数学应用,但不利于在其他学科领域形成逻辑实战能力。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是分析命题的,数学中的举例使用的一般是复句,对单句未涉猎,学生掌握不了单句中的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也不知道单句表达与复句表达其实是可以等价转换的。实际应用中,命题的成立只需要保证置信度为95%以上,若像数学中那样保证100%,就会沦为书呆子,逻辑学就会堕落为无用的科学,仅仅限于数学领域,故宜用统计学中的“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对数学中的绝对反证法进行制约,消除其执拗,以真正发挥数学对其他学科的领导作用。当我们将“条件论”这个零维概念(+x^0,-x^0)阴阳二分为“统计学中的条件论与数学中的条件论”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条件论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一维(+x^1,-x^1);当我们进一步将“统计学中的条件论”这个概念阴阳二分为“单句表达的条件与复句表达的条件”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条件论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二维(+x^2,-x^2);当我们再进一步将“单句表达的条件”这个概念阴阳二分为“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条件论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三维(+x^3,-x^3)。必要条件的否定是逻辑否定(not),否定的是谓词,俗称形式逻辑否定;充分条件的否定是辩证否定(no),否定的是主词,俗称辩证论理否定。这是两种不同性质的否定。概念几何学第一公理:主词概念一旦阴阳二分为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两点确定一条直线”,概念思维的几何维度得以升级,则谓词悖论自然消解。不懂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像《石头记》第三十七回贾芸那样“男是亲男”语无伦次表达,其正确率不足5%,宜按“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处理。这种人的思维总是“原地三级跳高”,永远也展不开为三段论,既不可能展开为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更不可能展开为亚里士多才双因素分析三段论,满嘴里放出来的都是屁,说的不是人话,想的不是人世间的事情。
  脑残、弱智、低能是读书人的三大原罪,读书就是赎罪。没有宗教情怀,像象牙塔里的大学教授半教授、博士半博士、才子半才子、情痴半情痴那样思维腐败,拒绝赎罪,就会一头钻进故纸堆里终生都出不来,读书反让书给读了。如此一来,知识分子的雅谱就摆不成了,就会堕落为孔乙己,成为事实上的酸臭文人,有呆气无书气。任何一个层次的概念阴阳二分,都需要禁止脑残(斯多葛学派逻辑)、避免弱智(亚里士多德学派逻辑)、避免低能(马克思学派逻辑)三道工序。基于“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0.95≈1,0.05≈0)建立公理化的大前提命题,叫做禁止脑残,禁止脑残俗称“高端”。利用公理化的大前提命题进行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推理(S/M)×(M/P)=S/P证伪谬论,叫做避免弱智,避免弱智俗称“大气”。剥离出科学的研究对象后,利用亚里士多才双因素分析三段论推理∑p1•q1/∑p0•q0=(∑p1•q1/∑p1•q0)×(∑p1•q0/∑p0•q0)对以名举实的概念进行阴阳二分匠造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叫做避免低能,避免低能俗称“上档次”。避免低能意味着一个层次概念阴阳二分的最后完成。概念范畴化后,两点确定一条直线,概念就有了自己的维度,我们是通过提升自己思维的几何维度来成功完成对概念的理解的。当我们完备地完成了对脑残、弱智、低能三大原罪的赎罪后,我们就是名副其实的高大上,而不是插葱撞象的“高大上”。也就是说,“高大上”是可控的,是可以理性地有序地进行的,压根就犯不着装逼。
  批判性思维技术的实战应用需要完成两种否定:否定谓词的逻辑否定(not)和否定主词的辩证否定(no)。针对zhongguoxuezhe的“学术”这个概念(衍生品有学术界、最高学术委员会等),科学红学予以逻辑否定(not),故有“巫术”一语并有用“出类&拔萃”计算机盲检法以99%的汗水其次辩证求解在者的可入性正在者VS反在者辩证否定(no否定主词)以去低能,使其学术化而非巫术化。针对zhongguoxuezhe的“学术”这个概念,科学红学予以辩证否定(no),故有“科学”一语并有用“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以1%的灵感首先唯物判定存在的有限性存在PK非在逻辑否定(not否定谓词)以去弱智,使其科学化而非玄学化。思维维度、思维工序和思维科学的建立,离不开像zhongguoxuezhe这样极端反动、落后、没落的对手。对付这种骨灰级“战”友,只有在哲学上干掉才是真正干掉。当然,在干掉“战”友的过程中,我们的思维得以进一步厘清,表述也会更上一层楼。帖战之道,重在锁定最脑残、最弱智、最低能的对手,因为只有这种人才能使我们的论战上升到哲学级别,从而推动自己的哲学素质有效提升。
  概念是没有独占性知识产权的。一个概念会遭受逻辑否定(not否定谓词)和辩证否定(no否定主词)双重否定,如“学术”这个概念就能通过否定派生出“巫术”“科学”“玄学”。只有柏拉图命题和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才能昭示自己的版权,如科学红学基于“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所建立的“无人批书不批全部完璧”公理、“无款非人”公理、“司马见异思不可能隔世落款于汉书”公理就有威加于敌、拔山盖世的命题版权,相应地,“原书与内在续书”(《石头记》前十六回【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与《石头记》后六十三回【今作“《十二钗》”之书】)、“吴带体裁文本与曹衣体裁文本”(第五回《红楼梦》十二判词十二判曲与第六回至七十九回小说)、“庚辰本康熙时期皇室成员讷尔库原抄部分与庚辰本乾隆中期外戚成员富察·明义补抄对清部分”(《石头记》前七十回与《石头记》后九回)等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就有笑傲江湖、BOOK一世的范畴版权。也就是说,独占性知识产权或曰版权这个概念也应阴阳二分为“命题版权与范畴版权”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若不进行阴阳二分,就连“版权”这个概念我们也会失去版权、失去控制、失去发言权,并进一步地,失去外衣、失去内衣、失去短裤头、失去安全套——尿不湿,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11:30:25
  按:没有高(禁止脑残)大(避免弱智)上(避免低能)就没有学术,且有了高(禁止脑残)大(避免弱智)上(避免低能)就有了学术。学术是高(禁止脑残)大(避免弱智)上(避免低能)的同义语,高(禁止脑残)、大(避免弱智)、上(避免低能)是学术性思考的三道必备工序,可美其名曰学术三部曲。当我们将高(禁止脑残)、大(避免弱智)、上(避免低能)固化为一种雅致思维习惯后,我们就成了卓尔不群、无可争议的学者。很显然,学者是需要分步使用斯多葛学派逻辑学、亚里士多德学派逻辑学和马克思学派逻辑学的,并非简单博览群书,成为书橱、书呆、书痴、书魔就能成就的。因为真正的学者是书的主人而不是奴才,须确保自己是在读书而非反被书给读了,问题没解决反被问题给解决了。学术成果一般最终表现为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或范畴体系。统计学上,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是列名水平数据,它是最低计量水平的数据,但只有实现了计量,数据具有了可计量性,我们才能将学术成果进一步数学化。马克思引云:一种科学只有成功地运用数学时,才算达到了真正完善的地步。
  我们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但裁判员并不需要一定是自然人,它也可以是法人。“裁判员”这个概念,应阴阳二分为“自然人裁判员与法人裁判员”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原始创新学者正确的独立思考进程中,我们不能自任裁判员,但可以自带裁判员——就像Excel文件自带Excel程序打开它一样,自带的裁判员就是法人裁判员。【基于“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匠造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用公理性大前提命题(斯多葛学派逻辑学)】之“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就是匠造亚里士多德单因素分析三段论用公理性大前提命题的法人裁判员。【以1%的灵感首先唯物判定存在的有限性存在PK非在逻辑否定(not否定谓词)以去弱智,使其科学化而非玄学化(亚里士多德学派逻辑学)】和【以99%的汗水其次辩证求解在者的可入性正在者VS反在者辩证否定(no否定主词)以去低能,使其学术化而非巫术化(马克思学派逻辑学)】的法人裁判员是数学恒等变换式,分别为上升为逻辑格的顶针修辞格的(S/M)×(M/P)=S/P和上升为逻辑格的语义反切修辞格的∑p1•q1/∑p0•q0=(∑p1•q1/∑p1•q0)×(∑p1•q0/∑p0•q0)。可以看出,即使是亚里士多德和马克思这样伟大的自然人裁判员,也须“翻译”为法人裁判员才能消除其神圣感,使裁判接地气,具有可操作性。《石头记》中,无款非人的吴玉峰、曹雪芹也并不是自然人,其吴其曹典出吴带当风、曹衣出水。显而易见,它们是法人而非自然人,吴曹乃画学历史学派之姓而非现实伦理之姓。
  " 作书人采用了自我批评的作书方法,并不意味着作书人与批书人是同一个人(“作者与批者”这对范畴指石头与情僧,与“作书人与批书人”这对范畴可代数性地对应,但有差别)。这是因为,作书人(【梅溪】)的自我批评使用的是人格化的方法,其自我批评是内隐的;而批书人(【脂砚斋】)的批评使用的是去人格化的方法,其批评是外显的(当然,批书人的批评是对作书人自我批评的对译,并不实质上地增加信息量。这就在逻辑上保证了脂批的正确性)。例如第二回“冷子兴”(号),作书人的人格化公式为冷+子兴,而批书人的去人格化公式则是(冷+子)×兴,意为“以冷风味起兴开场”,涉及的是“赋比兴”手法问题。朱熹《诗集传》:“赋者,敷陈其事而直言之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者以引起所咏之词也。”
  作书人的自我批评必须人格化,他不能使用批评术语行文。例如,“伏笔与应笔”是批评术语,正文中是不能谈什么伏笔应笔的。但“应笔”可用谐音修辞格人格化为英莲(第一回【“应”伶也】)和迎春(《太上感应篇》),二角为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的总应笔,故原版原著第七十九回与八十回是不分回的。第三十一回下半回标题“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之“伏”,不能理解为伏笔,其意为被作书人伏言,其应言在第三十二回中,为用典李白《白头吟》“一朝将聘茂陵女,文君因赠白头吟”杜甫《奉酬薛十二丈判官见赠》“志在麒麟阁,无心云母屏。卓氏近新寡,豪家朱门扃。相如才调逸,银汉会双星。客来洗粉黛,日暮拾流萤。不是无膏火,劝郎勤六经。老夫自汲涧,野水日泠泠。我叹黑头白,君看银印青”的宝玉“你放心”一语。红外学家搞不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这些区别,故狗血探佚所谓宝玉与湘云的80后庸俗故事。同理,批书人批书也不能错位使用人格化的方法。
  在章法问题上,科学红学采用的仍是正反非三相划分法:不批评、自我批评、批评。现代文学作品本身是不批评作品,文学评论是外在于作品本身的,且多取长篇大论的形式,独立于作品之外。《石头记》正文则用分兼人物角色的人格化隐喻方法进行自我批评(如甄士隐、贾雨村,吴玉峰、曹雪芹等等),版本学上,原稿奉旨批书人采用去人格化方法进行批评,形成依附于正文的尺牍体议论文,因此,《石头记》原著(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既有原著作书人的自我批评也有原稿奉旨批书人的批评,读者只要掌握了其哲学方法,阅读起来就比现代文学作品要容易得多,可以无师自通。
  《石头记》正文因使用了章法人格化的自我批评作书方法,所以文本的整体风味是幽默的。每一个人物角色名都是一个幽默学所谓“焦点概念”。幽默有自己的逻辑,那就是孙绍振《幽默基本原理》所谓概念错位与概念复位。作书人玩概念错位(人格化,类似于计算机“虚拟硬盘”技术),批书人就玩概念复位(去人格化,类似于计算机“虚拟内存”技术)。因此,那种主张文本可以脱脂的人必然对文本一窍不通,他们试图像阅读现代小说一样对《石头记》正文进行长篇大论画蛇添足的外在批评,以取代脂砚斋的地位。
  《石头记》文本因以幽默为战略风味,故红学研究很容易出现论题错误(这种概率在95%以上),也就是说,读者可能连提出问题都提不准。因此,红学争鸣不应该把注意力集中于论点、论据和论证上,而应该高度关注论题。论题出错,会使论点、论据和论证的错误呈现出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切换论题,对真理的澄明则呈现出蝴蝶效应。"
  " 就像《资本论》中商品具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二重性一样,《石头记》正文中的人物角色均具有方法性(交换价值)和对象性(使用价值)二重性,故脂砚斋可以进行双重批评,而读者则需要甄别脂批进行的究竟是那种批评。脂评共有方法性、对象性、既非方法性也非对象性(即只有说明性),既是方法性也是对象性四种性态。脂批畸记中繁文缛节的修辞(如顾名、拆词、藏代等)多因方法性(交换价值)而来,文本的难度和趣味也恰恰在这个问题上,科学红学称其为“‘名’堂”。名著因著“名”而著名。不明白《石头记》的玩人技巧,即使著作等身、大名鼎鼎、封神为红学大师,也最终会堕落为无“名”鼠辈,因为你的思维维度压根就没有正常展开,没有任何超凡拔俗之处,高维智商会无碍碾压低维智商。
  当我们将“《石头记》脂批”这个零维概念(+x^0,-x^0)阴阳二分为“《石头记》原版脂批与《石头记》盗版脂批”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脂批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一维(+x^1,-x^1);当我们进一步将“《石头记》原版脂批”这个概念阴阳二分为“方法性批评(如第一回【“应”伶】)与对象性批评(如第七回【应憐】)”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脂批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二维(+x^2,-x^2);当我们再进一步将“方法性批评”这个概念阴阳二分为“伏笔方法性批评(如第七十一回【一提甄家,盖直事欲显,假事将尽】)与应笔方法性批评(如第一回【“应”伶也】)”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我们的科学脂批学分形几何思维扩展至第三维(+x^3,-x^3)。《石头记》伏笔与应笔都有其幽默人格化修辞形式甄士隐和英莲,二人共同出典于宋代苏轼《数日前梦一僧出二镜求诗,僧以镜置日中,其影甚异——其一如芭蕉,其一如莲花。梦中与作诗》且在作品中被特设为父女关系"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11:30:36
  按:读者的地位,不是凌驾于作书人之上越俎代庖替作书人作书,或凌驾于批书人之上越俎代庖替批书人批书,而在于与作书人、批书人相配合,反演推出大前提——或典故或熟语或民俗或常识。一切阅读都是反演推理,不做反演就不是阅读。第八回【甲戌夹批:亦钱开花之意。随事生情,因情得文。】按:从正文“独有一个买办名唤钱华”到脂批“亦钱开花之意”是缺省型谐音幽默三段论推理,而非谐音判断。缺大前提“买办是钱开花之意”;但小前提“钱华是买办【者】”偷换了概念,故脂此推理是幽默推理。作书人完成小前提,批书人完成结论,读书人完成大前提:作-批-读书人三位一体,共同完成三段论游戏。三段论不缺省是个小概率事件,而缺省则是个大概率事件。逻辑学中三段论推理在实战运用中多使用省略大前提的表达,故从小前提和结论反演推出大前提,就是索隐。大前提都是常识,人所共知。语文学中三段论推理在实战运用中多使用省略超前文的表达,故从当前文和后文反演推出超前文,就是索隐。超前文不是典故就是熟语,雅俗共赏。《金瓶梅》中的好事之徒车淡(扯淡)、游守(游手)、郝贤(好闲)就是这种命名,因此,《姑妄言》并不取道于尚未传世的《石头记》——更非《石头记》取道于《姑妄言》,而是取道于早已传世的《金瓶梅》。
  " 若涉及到的是双因素概念,我们就需要进行亚里士多才转基因艺术互文反切概念乘法指数双因素分析二维复方三段论出类&拔萃审“丑”容“错”幽默混血推理∑p1•q1/∑p0•q0=(∑p1•q1/∑p1•q0)×(∑p1•q0/∑p0•q0)。第十八回【己卯(庚辰)夹批:归到主人方不落空。“王•《梅隐》”云“咏物体又难双承双落,一味双拿则不免牵强”,此首可谓诗题两称,极工、极切,极流离妩媚。】按:《石头记》原书序书人棠村相国梁清标(1620-1691)《东郊园池》:“池塘傍郭草青青, 凫鸭群喧乱浅汀。曲折雕栏芳芷发,主人是缀护花铃。”宋代俞琰《席上腐谈》卷上:“古之承溜,以木为之,用行水,即今之承落也。”
  宋代王炎有《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王•《梅隐》”在此典故藏代修辞,指作书人梅溪——张英(1637-1708)长子张廷瓒(1655-1702)。批书人“脂砚斋”高士奇,字澹人号江村。“江村”典出宋代王炎《张德夫园亭八咏•渔村》“闻道江村好,人家罨画中”。高士奇的字“澹人”和号“江村”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一个淡泊的人。
  统计学概念乘法指数双因素分析表达式为: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王•炎= 王•梅隐/王•炎×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 王•梅隐。可以看出:在《石头记》批书人眼中,作品本身也是有姓有名的。宋代王炎的作品《张德夫园亭八咏•梅隐》中,俗称主标题的“张德夫园亭八咏”就是作品之姓,而俗称副标题的“梅隐”则是作品之名。作品本身因此人格化了。作品本身的人格化,就导致了脂批中幽默的姓名——【王•《梅隐》】的产生"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11:57:23
  要努力学会玩转文本一词半句,一词半句都玩不转,就想着什么专家、裁判、学术、高大上了 @弹指123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13:20:21
  《石头记》贾芸“男是亲男”(P/S)是不懂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的语无伦次标准式。它只有不足5%的置信度,可被“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无碍证伪。贾芸情商较高,第二十四回【靖藏:“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复不少,惜不便一一注明耳。壬午孟夏】按:“探”庵指的是第三十七回秋爽居士探春的秋爽斋,第二十三回则名“秋掩斋”。【芸哥仗义“探”庵】即第三十七回贾芸送白海棠。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卷二十:“自己只是在家中广行善事,仗义疏财,挥金如土。”贾芸的“芸”字名色因成语“舍己芸人”而来。【“探”庵】用典陆游书斋名“老学庵”。【“三十年”】用典宋代邵雍 《三十年吟》“比三十年前,今日为艰难。比三十年后,今日为安闲。治久人思乱,乱久人思安。安得千年鹤,乘去游仙山”。但很显然,贾芸是脑残的典型,智商很低,与玩“东宫是太子宫”的刘心武差不多。第六十八回中“你死了的娘阴灵也不容你”之娘,是指才死去的姨娘尤三姐,因与尤二姐有牵连故王熙凤有省略表达的此语,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们就可以说娘是姨娘。《石头记》中,对“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用得最出色的是第四十六回探丫头:“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便知道,也推不知道。”红学研究者中,因不懂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之别,不懂形式逻辑谓词否定(not)与辩证论理主词否定(no)之别,主宾囫囵、语无伦次,三百年来,齐齐玩不转56万字作品正文、脂批、畸记、棠序、御题或红外文献的一词半句,这其实再正常不过的了。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无一人能独立玩转文本一词半句,哪里来的学术、专家、学者、大师?更别提什么红学学术委员会了,就算有那也是红学治丧委员会。正如韩粉所言:什么坛到头来都是祭坛,什么圈到头来都是花圈。 @弹指123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坏鸟315 时间:2020-10-30 16:00:51
  概念几何学第一公理:主词概念一旦阴阳二分为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两点确定一条直线”,概念思维的几何维度得以升级,则谓词悖论自然消解
  概念几何学第二公理:概念分解为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后,同因对偶的概念成为原概念的两个充分条件,原概念成为两个同因对偶概念的必要条件
  • 坏鸟315: 举报  2020-10-30 16:01:24  评论

    @弹指123 学会公理化
  • 坏鸟315: 举报  2020-10-30 16:05:11  评论

    委员会分解为红学学术委员会与白学治丧委员会后,红学学术委员会和白学治丧委员会就成为委员会的两个充分条件,委员会就成为红学学术委员会或白学治丧委员会的必要条件 @弹指123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piscator315 时间:2020-11-13 15:31:54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