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的可能性

楼主:朴素 时间:2017-12-01 12:39:58 点击:519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诗歌的可能性

  宋代著名诗人苏东坡曾经在海南岛上留下了诗歌的种子,故受琼岛后人的敬重与爱戴。《琼台纪事录》载:“宋苏文忠公之谪儋耳,讲学明道,教化日兴,琼州人文之盛,实自公启之。”应该说海南诗歌的兴盛还有着东坡先生的一份功劳。海南岛阳光充沛,晒黑了创业者的肌肤,催育了繁茂的热带植被,蒸腾着这里街市和乡村一个个激情的日日夜夜。阳光使我们的记忆深处涌动着热烈和明亮,涌动着一种透出阳光气息的文学。在这样的阳光照耀下,海南的诗歌也如野草一般,长势丰美,姿态万千。颇有行走于山阴道上,处处皆是风景之感也。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诗坛渐渐萧条,所谓“诗歌的衰落”之论调甚嚣尘上。其实习惯了表面热闹的公众并不知道,诗歌不再引人注目,更多的是由于它消散了先前的表演性,事实上90年代以来的诗歌正在经历一种阵痛,一种调整和蓄积。诗歌在今天,存在的理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纯粹而深刻——它不仅避开了与强势的意识形态的“亲在”关系,而且也从商品化的社会进程抽身而出(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形而上诗——诗被物化世界有效地甄别出来,回到本分,成为“个人问题”,成为经典的内心生活,成为隐忍的秘史。诗在今天也由此上升为一种信仰或象征,一种不灭的心灵能力:代表美、想象、悲悯与爱。

  海南诗人一直在寂寞中写作,海岛隔断了他们与中原文化交流的密度,但并没有隔断他们对诗歌的热爱。正像诗人孔见所写的那样:“流浪多年的汉子/眼看有了收容的归宿/但我却被告知/这不过是座空空的房屋/从来没有人居住/”在这样的诗句中,作者极为真切地表述了变革时代的诗人与时代境遇的关系,具有某种震动人心的精神深度和强度。而《恕我失陪-为H兄隐退而作》一诗与其说是某种理想的挽歌,不如说是诗人从他所对话的对象身上找到了某种契机,在其间他得以就重压下的诗歌使命和时代的精神境况作出更为本质的思考。诗人自己曾经说过:“我希望自己是用灵魂写作,即使打开肉体的时候,也不要迷失精神的方向,降低存在的维度。”可以说孔见的诗是一种带着某种哲学理念的诗,它显示着诗人对生活本质的艺术描写的把握,从哲理中抵达事物的美的深处。

  李少君以随笔知名,近年来专注于诗歌的写作,有不少精彩的诗歌传世。“抒怀”,字句很短,但写的空灵,犹如一幅山水画,扑面而来的是那种青翠可喜的自然。“树下,我们谈起各自的理想/你说你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写真集/画一幅窗口的风景画(间以一两声鸟鸣)/以及一帧家中小女的素描/当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树下。”“木瓜、芭蕉、槟榔树/一道矮墙围住/就是山中的寻常人家/门扉紧闭,却有一枝三角梅/探头出来,恬淡而亲切/笑吟吟如乡间少妇。”很寻常的诗句,写的婀娜多姿,清淡而有味。其实真正的诗就是要唤醒我们的记忆,使人惊异于熟识之物,让往日熟视无睹的东西又成今日挚友,人终又重新面对基本问题。

  当然诗有各种写法,它是艺术自由的一种最精微最细致的表达。卢炜的诗一直偏重于浪漫主义式的抒情,《星星》诗刊(2003年7月号)上说:“读卢炜的诗,没有人可以忽视她诗中情感的力量。从卢炜的诗中,我们发现激情、爱、痛苦和梦想仍然是诗歌的珍贵元素。”《星星》诗刊说的不错,但我觉得卢炜的诗中更多的是对生活的热爱,而这种热爱使她的诗带有一种近似神秘主义的偏执,偏执形成热爱,而热爱凝化成诗的语言,“必须绑架你,并/剖开你的心/才能找到惟一的/解药/”。在寻找“解药”的旅途上,诗人有可能走的更远。而在走向诗的道路上时,我们理应知道:诗不是放纵情感,而是逃避情感;不是表现个性,而是逃避个性(艾略特语)。

  波兰诗人米沃什在一首诗中写过这样的诗句:“全世界都对诗人表示赞美/这消息传到了大江南北/而诗人在冷冰冰的房子里/在鲜为人知的小城里。”这似乎暗示着诗人当下的境遇,与海南青年诗人纪少飞在《蝴蝶》一诗中写到的不谋而合:“我写作的结果是/扑向花丛,而后销声匿迹/”这种诗人自况透露了作为诗人的一种特殊的命运和一种兼具自我忠贞和自我弃绝的心理素质,而这种有别于普通大众的异质性注定了诗人在尘世的无家可归。就像诗人卢炜在《越来越远》里写到的那样:“你的乡音与我的德语都/如此狼狈/我们越来越远/像永远无法对接的抛物线/”这里表达的不仅仅是女性个体对生命漂泊感的无奈,更多的是预示了诗人整体的孤独形象。“永远无法对接的抛物线”以极其冷酷的声音宣告了诗人的悲剧境遇。

  作为海南青年诗人的杰出代表纪少飞,其长兄评论家纪少雄有如下的评价:“纪少飞的诗歌是一种想象型文本,过敏的感觉使他成为一个想象狂,甚至用想象来自虐,以获得写作的快感,想象的快感是纪少飞写作的第一原则。”想象使纪少飞的诗歌在精细的写实中添加了梦幻般的色彩,让诗歌文本以一种更加开放的方式接近大地与天空。纪少雄长袖善舞,诗歌、评论皆有佳作。近期的诗歌《非常男女或玫瑰之约》以冷嘲的风格对“电视爱情”进行了叙述,内中饱含幽默与批判,那种戏剧性的场面描写显示了作者对诗歌艺术的追求。与纪少飞风格相反的是潘乙宁的诗歌创作,他的诗歌用尽量简单的白描抵达情感的深处,在《正午的大海》的结尾他写到:“剩下的事情交给诗人来完成”。在这里,诗人成为叙事文本的帝王,诗人仿佛上帝一般,通晓人世间的所有奥秘。正如英国大诗人雪莱说的那样:“诗人是世界的未经正式承认的立法者。”

  然而我要说诗歌相对其他文体的长处,是赤子般的“心灵真实”和“直抒胸臆”。真实或诚实,实为诗歌的第一品质。这种品质,我们可以在许多世界级的大诗人身上看到。潘乙宁的《写给儿子的诗》就以直抒胸臆的真实表达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在看似随意的句子中却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虽然诗人希尼曾经说过:“从某种意义上说,诗的功效为零……从来没有一首诗能阻挡住坦克。”但诗歌在守护人的精神这一角度来说,必不可少。艾子是海南女诗人中极为突出的一位,她的诗歌也正是以“心灵真实”而照耀人心,让我们沉浸在这样的诗句中感慨万分。“欲爱不能/欲说还休/愈爱愈沉默愈爱/快乐离我愈远。”(艾子·《快乐离我越来越远》)

  整体而论,海南的诗歌比较多样化,在我们熟悉的诗人中还有远岸、洛英、安歌、黄葵等人。远岸的诗如《打火机》,以轻快的调子对打火机进行了精细的抒情,由物的分析进入思想的空间。洛英的组诗《感受云南》以极其诗意的方式为我们提供了云南风景图,内中自有作者对存在的独特感受,“持一份感恩的情怀去好好谈一次恋爱/然后写诗。”诗人并没有脱离大地,而是执著于日常生活,发现日常生活中的美与喜悦。安歌漫游新疆多年,其诗大气而富有冲击力,“你喜欢这样行走/而不到达任何地方。”也许诗人的永久归宿就是不停的行走,在行走中寻找人生的意义。

  最近《海拔》诗丛的出版,让我们看到一些新生代诗人浮出海面,譬如邹旭的“树”(树在自己的体内打水/秘密运往高处/有时是花/有时是果实)、田一坡的“惊梦”(只是惊于梦。惊于黑色里展开/一些断续的细节,一些变形的光阴/梦着,我可以是透明的老虎)、贾冬阳的“冬夜”(他想为冬夜写一首诗/他希望/当他刚刚写下冬夜/这两个字/天就迅速的暗下来)、翟见前的“风”(是谁把风的骨头抽去/让它在人间行走/像喝多了的醉汉/东倒西歪)、楚天舒、鱿鱼。正是这些新生代的诗人把海南诗歌带到一个高度,预示着“诗歌海军”的崛起。

  网络时代的写作是一种开放式的写作,写作不再成为极少数人的特权。然而过度的增殖与泛滥也导致了写作的灾难。现在有些诗人表现为“只知有文,不知有道”,在写作与思想、文化、伦理和历史之间,既无发现更无创造。海南的诗人远离了诗歌创作的主流地域,反而能够在一种平淡的环境下写作。德国大诗人保罗·策兰说过:“诗歌是一种语言的表现形式,并通过对话表现其本质,因此它可以是一个玻璃瓶邮件,付邮于信念——诗歌就是用这种方式旅行:它漂向什么方向。”海南的诗人在未来的时间里会以怎样一种方式漂流呢?诗自有它自己的生命,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断的写作,只有在写作中才能寻找诗歌的可能性。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笑敖风月 时间:2017-12-01 12:43:54
  只知有文,不知有道
作者:徐不老 时间:2017-12-01 12:44:45
  紧跟大潮,谈诗,挺好的。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7-12-01 12:47:36
  @朴素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7-12-01 12:48:21
  朴素沙发上欣赏海南派诗歌的精妙。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7-12-01 12:50:25
  诗是想象的翅膀,更是心盛宴与灵魂的拷问。
作者:陆小凤 时间:2017-12-01 12:51:50
  @徐不老 2017-12-01 12:44:45
  紧跟大潮,谈诗,挺好的。
  -----------------------------
  不老兄好。
作者:陆小凤 时间:2017-12-01 12:52:05
  @笔随意走2017 2017-12-01 12:47:36
  @朴素 :本土豪赏1个 赞 (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 我也要打赏 】
  -----------------------------
  感谢兄弟的支持。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7-12-01 13:03:50
  老师对诗歌的剖析真的让人很有感触。所举诗人中除了安歌我其余一个都没听说,但并不妨碍我从自身内心的角度来欣赏他们的作品。诗歌既是一种内心的感觉,也是情绪化的表达方式。它需要激情来完成,还需要理智来重新构建。正如老师所说,诗歌写得好的诗者,那么他一定也是个知识丰富并能灵活掌控的人。没有博学之才是无法撑起诗歌内部骨架的,所以不断诗写的过程也是持续学习的过程。点赞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7-12-01 13:05:00
  @朴素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朴素 时间:2017-12-01 13:06:54
  @诗情画意过一生 2017-12-01 13:03:50
  老师对诗歌的剖析真的让人很有感触。所举诗人中除了安歌我其余一个都没听说,但并不妨碍我从自身内心的角度来欣赏他们的作品。诗歌既是一种内心的感觉,也是情绪化的表达方式。它需要激情来完成,还需要理智来重新构建。正如老师所说,诗歌写得好的诗者,那么他一定也是个知识丰富并能灵活掌控的人。没有博学之才是无法撑起诗歌内部骨架的,所以不断诗写的过程也是持续学习的过程。点赞
  -----------------------------
  海南是一个适合写诗的地方。
我要评论
作者:江湖在北 时间:2017-12-01 13:30:33
  兰波的话拿到现在就不那么成立了,上世纪少女拜倒在诗人脚下,现在恐怕是像躲精神病一样远离。因此,当我不知道如何去拒绝一个美女示爱的时候,就会告诉她我其实是个诗人,非常有效。
楼主朴素 时间:2017-12-01 13:31:11
  @江湖在北 2017-12-01 13:30:33
  兰波的话拿到现在就不那么成立了,上世纪少女拜倒在诗人脚下,现在恐怕是像躲精神病一样远离。因此,当我不知道如何去拒绝一个美女示爱的时候,就会告诉她我其实是个诗人,非常有效。
  -----------------------------
  哈哈,这个好。
作者:督印将军 时间:2017-12-01 14:08:05
  写的很朴素,是个好文章。说某地适合写作什么的这种看法不能让人理解,“人民生活”就是最好的写作地方。连诗人都跑到安静的地方去寻找灵魂了,那这热闹喧嚣没有灵魂的地方就给谁呢?诗人嘛就应该在热闹中寻找安静,那才是心的安静。
作者:碧箩春水 时间:2017-12-01 14:26:37
  @朴素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爻叔 时间:2017-12-01 14:53:21
  只知有文,不知有道
作者:爻叔 时间:2017-12-01 14:54:51
  这句说到了核心了,文以载道哦,赞~
作者:尔郎罢蛋 时间:2017-12-01 14:58:00
  诗歌是放飞那时那刻灵魂的躁动不安。好帖!
作者:雪殇2017 时间:2017-12-01 15:02:43
  现代诗最显著的特点自由,正是自由,又没有诗坛巨匠出现引领,才显现出百花齐放,各自争鸣,各自探索的繁杂之境,虽然目前鱼龙混杂,稻稗不分,但终将会大浪淘沙,迎来诗歌盛世。谢朴素拿来好诗歌与我们分享与学习。
作者:心善言慢 时间:2017-12-01 19:47:27
  学习下。
作者:黎明人在江南 时间:2017-12-01 21:51:40
  一路寻找一路探索一路前行
作者:九舞27 时间:2017-12-01 21:57:42
  诗歌是记录社会侧影的人文体现的艺术。
作者:巨大猫头鹰 时间:2017-12-02 04:01:17
  这个归于散文这个分类下确实很合适,因为这些根本就不是诗。。。。只是分成了一句句写的散文。。。
  过去的诗歌是有音律美可以唱出来的,凡有井水处皆歌柳词么。。。现在这些所谓的诗??别说唱,念出来都嫌黏牙。就这个水准,还能指望点啥?
  如果非要说,过去的诗人大概略等于好的作词家,现在的诗人大概就略等于一群无病呻吟的神经病。。。。所以现在根本出不了也不可能出诗歌巨匠,指望一群精神病去当天才作词家,这个未免难度太高了。
  哦,对了,很多所谓的新诗又或者现代诗的作者可能并不知道,新诗也是要讲平仄押韵的,早期的新诗更类似词曲的变种,不信的可以找些民国时期的新诗来看。哪怕是西方的十四行诗,那也是要讲究音律美的,你看到的中文版不讲究这个那只是翻译的缘故。
作者:南狼坨子 时间:2017-12-02 05:25:59
  诗人是种子,需要合适的土壤才能生根发芽……论环境的重要性!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12-02 09:30:07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
  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作者:风卷尘去 时间:2017-12-02 10:01:17
  时间:2017-12-01 12:39:58 点击:304 回复

  诗歌的可能性,楼主:朴素辞颜楚情。
作者:静山岚 时间:2017-12-02 10:33:17
  但愿更精彩*^_^*
作者:碧箩春水 时间:2017-12-02 15:16:40
  诗在今天也由此上升为一种信仰或象征,一种不灭的心灵能力:代表美、想象、悲悯与爱。
  --------
  说得真好
作者:碧箩春水 时间:2017-12-02 15:19:37
  其实真正的诗就是要唤醒我们的记忆,使人惊异于熟识之物,让往日熟视无睹的东西又成今日挚友,人终又重新面对基本问题。
  诗不是放纵情感,而是逃避情感;不是表现个性,而是逃避个性。
  ----
  点赞
作者:搬砖妹 时间:2017-12-02 21:47:13
  下半身、垃圾派、低诗歌、屁诗歌——中国21世纪网络先锋诗(欢迎讨论2015)
  作者:砖妹er

  下半身写作的3个特点:
  1.伪禁区
  21世纪,网络时代,妓女遍地,A片横行——性写作谈不上禁区写作。
  2.伪民间
  下半身写作的中坚力量是北师大毕业的一帮教授和商人,他们是以民间的名义向官方献媚,是宋江式的为了诏安的造反,所谓终南捷径是也。他们进入体制内以后,就再也羞于提及自己下半身的经历。
  3.伪先锋
  伪民间、伪禁区的特点决定了他们是伪先锋。
  性诗写作自古就有,现、当代也并不鲜见,好多诗人都比他们写的早、写的好。
  就是体制内那帮小说家都比他们写的早、写的好。比如:贾平凹、陈忠实、莫言等等。
  他们不谈政治,因为政治才是真正的禁区。

  垃圾派的3个特点:
  1.不大气
  在下半身的大本营诗江湖受排挤的一帮民间诗人,创建北京评论论坛,成立垃圾派。
  垃圾派自从诞生之日至解散,一直与下半身恶斗,与其说是诗歌之争,不如说是意气之争。
  气度决定格局,你自己都垃圾了,还反什么下半身!?
  垃圾派名字取得好,但没用好,垃圾派应该涵盖更多的东西——借用后现代主义的一句话就是——以垃圾对抗垃圾!
  正是因为垃圾派的不大气和太多的意气之争,垃圾派内部也常常闹分列,分列出垃圾运动、垃圾左派等,还有一些人游离于北京评论之外,更有一些人退出垃圾派。
  2.无理论
  垃圾派没有诗歌理论家,什么是垃圾诗?如何定义?垃圾派内部莫衷一是,看热闹的更是想当然耳。
  3.不彻底
  垃圾派的创始人是个宋江式的人物,垃圾派内部三教九流、各怀鬼胎。
  垃圾派的创始人加入《中产阶级写作》,彻底暴露了垃圾派的投机本性,等于宣告了垃圾派的终结。

  低诗歌的3个特点:
  1.注重理论建设
  低诗歌的重要理论家有:斯如、张嘉谚、丁友星等,主张:崇低、审丑、反饰,等等。
  2007年,低诗三书(《低诗歌代表诗人诗选》《低诗歌批判》《2007'低诗歌年鉴》)横空出世,是中国21世纪网络先锋诗的一个里程碑。
  可惜,计划连续出版的《低诗歌年鉴》再也没有下文了,低诗歌退潮。
  2.包容性
  低诗歌涵盖了一些诗歌流派和诗歌运动(包括下半身、垃圾派等等)以及一些个体先锋诗人,具有一定的包容性。
  3.局限性
  当然,低诗歌也有一定的局限性。
  先锋诗、中国21世纪的网络先锋诗,不是一个“低”字所能概括的。
  先锋诗可以低,但不只是低。

  屁诗歌的3个特点:
  1.屁民路线
  屁诗歌不是诗歌流派,也不是诗潮。屁诗歌是一种观念、一种思想、一种哲学。
  屁诗歌运动是为了实现天下诗人乃至天下人自由平等的写诗乃至自由平等的发出声音而发起的诗歌文化屁民运动。
  屁诗歌运动既是诗歌运动,又是文化运动,更是屁民运动。
  2.无所不诗
  屁诗歌是对诗的无限扩张。
  其他的诗歌运动、诗歌流派归根结底都是对诗的限制,即使它们一开始时候或许拓展了诗的领域、具有一定的开创性。
  屁诗歌不反对下半身、不反对垃圾、不反对崇低,屁诗歌反对把诗歌局限于下半身、垃圾、崇低,屁诗歌没有局限。
  第三代诗人韩东说:“诗到语言止”,垃圾派诗人杨春光说:“诗从语言始,到政治止”,屁诗歌运动发起人江海雕龙说:“诗到屁止”。诗有形,屁无形,屁无止境,“诗到屁止”的实质是诗无止境。
  3.最先锋
  众人不屁,我屁。众人屁,我牛屁。——《屁经》第二十章
  先锋诗是指最新的、具有革命性的诗歌。——江海雕龙:《中国先锋诗》
  牛屁即先锋。
作者: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7-12-03 14:49:13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阅文广博,知真见灼。

  
作者:好网名很重要 时间:2017-12-03 14:58:49
  诗太多,诗人太少!
作者:laoying123456789 时间:2017-12-06 14:04:42
  @朴素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虎哥哥abc 时间:2017-12-07 12:33:07
  @朴素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大玲小芳 时间:2017-12-11 05:34:46
  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