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以北,那里是西安,也是长安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20-11-27 13:01:36 点击:147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下月出差西安的事终于还是定下来。没惊喜,有平淡,现在基本都还能做到这一点。去也成,工作之余顺便感受一下古都文化;不去也成,以后自己去,不遗憾。
  关于西安,最先想到的还不是兵马俑那些有名气没生气的泥家伙,而是西安铁路局,再其次是华清池,可能都跟女人有关。十年前去当时还叫铁道部的党校学习了一个半月,西安局来的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同仁,班里叫同学,名字忘记,模样还有几分印象,一别多年再无联系,我记得她,她未必记得我。听了郭德纲的相声之后,到底是华清池和是清华池真有点懵,当年李隆基跟杨玉环在里面洗过鸳鸯浴,于是乎变得名声大噪。可惜这玉脂凝肤洗得再干净,也抵不过马嵬坡前的烟尘四起,一代女神就此烟消玉陨,留下几千年来的唏嘘感叹。现在的文化人都看不过去,前几年一部《妖猫传》给我们留下一个安慰和念想,也是继《霸王别姬》之后最拿得出手的作品。在那个男权当道的时代,好一点,女人是帝王的玩物,不好就是政治牺牲品。最主要是杨玉环跟武则天、吕雉、慈禧有差别,不干涉男人和政治的女人是可爱的,让人怜惜。
  唐明皇李隆基是个情种,不顾人伦硬是把儿媳妇变成自己媳妇,以事后诸葛的看法,悄然埋下祸根,百年好合的可能性就不是那么大。貌似是对前头晋王李治迎娶了老爹的女人的一种后世报。多情的男人一般多艺,李隆基虽比不上宋徽宗赵佶,在历史上也留有一笔,组建了宫廷乐队,临朝完毕不只欣赏还亲自参与其中,成为梨园行业的祖师爷,到了乾隆爷时期四大徽班进京汇演达到顶峰。
  宫廷争斗异常残酷,不是你死便是我活,不管你是我姑姑还是二大爷。天下初定,有了开元盛世,放松娱乐都是应该的,但男人特别是帝王,对女人最好有态度端正明朗,拿得起也放得下,会少些红颜祸水。这方面李隆基还得跟他祖爷爷李世民学学,正宫要母仪天下,长孙皇后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贤良淑德,后宫可以佳丽三千,那也只是候补和消遣,武则天能叫媚娘,说明姿色才艺都是极品,但为了李氏天下千秋万代,李世民一样可以下狠手,若不是李淳风劝导已成定局,后面怎么样真还难说。历史要少了武则天那一段,失掉不少乐趣。
  大唐盛世在李隆基这里算是一个拐点,但不影响古长安的繁华和是非。国家不幸诗家幸,李白赶上了好时候,好歹在长安风光了一阵子,后面的杜甫就难过得多,一个成了诗仙,一个成了诗圣,两人要是身份置换,其实可能也差不多。性格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大的背景和个人阅历对诗人来说是主要。地理位置也同样不容忽视,古长安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没有之一,是同时期君士坦丁堡、古罗马、巴格达的数倍,当之无愧的世界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李隆基在位时期,面积近百平方公里,人口过百万,街市纵横交错还分东西两市。就是在平定安史之乱以后,长安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点在TVB剧集《醉打金枝》里面就看得出来。写了《游子吟》的孟郊在连续两次不第之后,终于年近五旬进士及第,欣喜之余写下“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一日”肯定是看不完的,只是用来形容作者轻快畅意的心情,跟李白的“千里江陵一日还”是一样的。
  长安之于隋唐,好比开封、杭州之于两宋,南京、北京之于明清,一个朝代和时代,终究会在一个地方留下烙印。据说现在古城墙保存最好最完整在西安,原本可以是在更为宏大旷世的北京城,建国后被郭沫若一纸上书拆除殆尽,以现在北京的地位和作用来看,也不好说是好是坏,创业发达建总部,适合去北京;想看城墙,那就去西安,冥冥之中各是一种安排。中国版图这么大,民族这么多,各有沉浮和偏好不足为奇,你让久居东北的后金满人去长安建都,想想都不现实,人家祖坟在关外,回去上坟祭祀也方便,气候饮食都不适应,得了天下就得了话语权,都城定在哪里自己说了算。
  中国几大古都之中,西安可能最有历史韵味,但相应也最缺乏时代气息。我没过去,这么说也八九不离十。定都何处,看似根据统治者自己的出身、喜好和特质决定,当然背后还有谋士幕僚结合天干地支、阴阳五行乃至奇门遁甲之术的建议,实则也迎合或者顺应了世界融合趋势的潮流。汉武大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开创了丝绸之路,但真正繁荣还是在唐朝。玄奘法师一路西行,路线不同,比张骞多了孤独,但赢了盛名。我前几天看书,说当年玄奘取经并没的得到唐太宗的同意,凯旋回来还向圣上负荆请罪,也不知道真假几许。我有过迷惑,唐朝是李家天下,以老祖宗李聃创立的道教为国教顺理成章。这就能解释玄奘当初为何偷渡出国,反正不成功就成仁。只是他明显不识时务,好在太宗开明,这才形成了佛道并行的局面。
  城里的似锦繁华终究要被风吹雨打去,谁还记得从咱川渝之地用八百里快马送去的荔枝,走的哪条街道才到的皇城。还是城外的故事更为精彩动人,太宗皇帝到底有没有给他的御弟送行,也不差这一个,主要是无从考证。若像王维和其他诗人那样,送行是送行,留下诗句既是自己情感的抒发,给朋友的馈赠,还为后人留下一段佳话和一笔财富。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在长安送别都不一样,多悲壮萧瑟。人往东去,味道又变了,东南形胜,三吴都会,自古繁华,朋友不劝你多喝酒以抵御风寒,那里有的是,没准还让你少喝,夜泊秦淮,宝马雕车,酒不醉人人自醉。
  昨晚与同事也是微醺,这篇字中途搁笔写到现在。重庆到西安五个小时动车,还得去西站上车,不无麻烦。启程尚早,我也无心费神,最后不管是飞机还是动车,都可,反正目的地就在那里,你去与不去都不等你也不由你,想着一定去大唐不夜城看看,感受千年历史的韵味,手机视频看着气势非凡绚烂夺目。我只乐于徜徉其中,暂时抛却心中杂念,图一个浅笑安然。不是英雄豪杰,没有美人如玉。也不是文人骚客,放下离愁别虚。去一趟至少知道了,重庆以北,那里是西安,也是长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