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力与我何有哉!——读《击壤歌》

楼主:还是打瞌睡 时间:2017-12-04 07:03:56 点击:179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与我何有哉!

  这条被称为《击壤歌》的著名歌谣,最早出现于晋皇甫谧的《帝王世纪》。清人沈德潜在编选那个著名的《古诗源》时,把它排在全书第一卷第一首,可见他对此诗的看重。
  为什么叫做“击壤歌”呢?“壤”是个什么东西?我先找出两条资料,大家一看就明白了。宋李昉等编著的《太平广记》755收录有魏邯郸淳《艺经》,里面这样记道:“壤,以木为之,前广后锐,长尺四,阔三寸,其形如履。将戏,先侧一壤于地,遥于三、四十步,以手中壤敲之,中者为上……古老戏也”,明白了,原来是很古老的一种游戏。
  这个游戏到了宋代竟然使很多大知识分子莫名所以,于是宋代葛立方在其史料笔记《韵语阳秋》(卷十七)中有这样的记载:“初不知壤为何物,因观《艺经》云(下与上面的引文同,不再重复)”,事实上它与宋代的抛堶、明代的打瓦都是一个传承。其实这个游戏在民间从来就没有失传过,只不过是变换了一种方式在玩儿。
  我小时在豫东的一个小村庄生活了好几年,那里的小孩儿也经常玩儿这种游戏,只不过这个“壤”变成了砖头瓦片,把一块砖头(或者瓦片),立在十几米远的地方,然后,小孩儿们手执砖头(或者瓦片),在一道画好的线上站好,把手中的砖头掷向远方的砖头,以击中者(击倒)为胜。这个游戏直到现在,仍然不时的在农村的孩子们中间出现。
  好,壤这个东西说完了,现在再回过头来,说说这首古歌。据《帝王世纪》载:尧登上了帝位,天下太平,百姓无事,有八十岁的老人“击壤”于道,旁边观看的人不禁赞叹说:“帝尧的威德就是大呀!”老人呵呵一乐,边玩边唱出了这首《击壤歌》。
  正因为其流传很久,所以不同的版本略有异文,比如最后一句话《艺文治要》记作“帝力何有于我哉”、《高士传》“力”作“德”、《丹铅总录》卷三、《论衡》下句皆作“帝与我有何力哉”,不管如何改变,意思是一样的。
  老人这样唱道:我每天在太阳出来的时候就开始劳动,太阳落山后就回家休息;自己凿井饮用地下水,耕田吃自己种出的粮食,帝王对于我来说,有什么用处呢?
  这里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认识。那个路人把这一切看作是帝王带来的和谐与安宁;而这个老人显然不这么认为,他用了一个反问就轻松瓦解了路人的政治说教。他绵里藏针的另一层意思是说:封建帝王的存在对我们来说,不但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给我们带来祸患。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反君权的思想。
  了不起的一个老人,见过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把一切都看得很透彻,他毫不犹豫的、非常坚决的彻底否定了“帝尧”这个最高统治者,并且用巧妙的反问给提问者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让他明白,老子的快乐与你所说的那个“帝尧”,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人们读后,给人的感觉非常的怪异,很振奋,感到说出了问题的实质。
  这是什么思想呢,想必大家自己就猜出来了,这不就是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思想吗?更是典型的老庄的道家思想。它否定君权,看中普通百姓的感受,让老百姓看了痛快,这就是它千百年来被人们传送的原因。当沈德潜把它排在第一卷第一首的时候,在他的潜意识里,是否也寄托着这种情怀呢?应该是有的。
  汉成帝时代,有一个被时人尊称为“成公”的读书人,不结交有权有势的人,隐居读书在一个地方。一次,汉成帝出游途中遇见成公,途中的人都拜伏施礼,唯独成公不行礼,很平静的站立在一旁。汉成帝大概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凛然的正气,但又想发一下帝王之威,便在尊敬之中又蕴含杀气的说道:“朕可以一句话让你富贵,也可以一句话把你杀了,您既然知道帝王的权力,怎么还敢不给我施礼呢?”
  成公不亢不卑很平静的答道:“陛下能贵人,臣不做陛下之官;陛下能富人,臣不受陛下之禄;陛下能杀人,臣不犯陛下之法。”你是能让人高贵,但是我不做你的官啊;你是能让我很有钱,但我不受你的俸禄啊,你是能杀人,但我不犯你的法呀。你做你威严牛叉的帝王,我做我自由自在的老百姓,各行其道,你又能把我如何呢!这也是以一种“帝力与我何有哉!”
  我想成公这样说的真正用意是要让汉成帝反思,我这样一个很有学问的人为什么不做你的官、不受你的俸禄、不犯你的法。弄清了这个原因,就有可能找到当时的弊政,找出你帝王的问题,对治理这个国家有些益处。
  史载,汉成帝这个人很有些黑白的,有时很昏聩,比如,为了取悦赵飞燕姐妹,竟然杀死了自己襁褓中的亲生儿子;有时又似乎很明白,如他雅好学术重视图书收集与整理、下诏减天下赋钱、下令禁奢靡。但总的来说,谦恭有余,豪爽不足,委权外戚,政绩平平,他执政期间,光大了文化,也为汉帝国留下了很多隐患。
  成公之所以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有力的一抹,还是得益于这位皇帝爱好学术的嗜好上,他从成公的行为语言上判断出这应该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回去后就派了两个郎官拜成公为师,把成公的思想学说记录了下来,录成了12篇《政事》(已失传)。至于汉成帝是不是从成公的学说中悟到了治理国家的道理,就无从所知了。
  回到我们所深入其中的这个老大帝国,几千年所未遇的巨变正在向更深的层次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关口,严酷的现状是:中央利益法制化,省级利益制度化,市级利益合理化,县级利益暴力化,镇、村级利益流氓化。老百姓的利益呢,到了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程度,逐渐在被日益损害中边缘化。“帝力”所堂而皇之、铺天盖地宣传的大道理、大工程与他们所生存的实际越来越远。老百姓管你什么登月登火星呢、老百姓管你什么这个那个“形象工程”呢,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周围所生存的环境,所享受教育等的权利是不是得到了真正的改善。
  那些打着人民的名誉把大把大把的银子打水漂、贪腐掉的行为,都是凭借“帝力”的威势进行的,完全失去了老百姓的参与、剥夺了老百姓的话语权。“帝力于我何有哉”,成了一个梦寐以求的的远古景观,成了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海市蜃楼。强拆、一胎的断子绝孙政策正在把他们生存的居处、希望化为泡影,三千万失独老人将会面临最悲切的境地……“帝力”在以最强暴、残忍的方式向弱势群体挤榨,何处还有“帝力于我何有哉”的逍遥?
  老百姓希望安宁的生活,希望受到统治者的干扰尽可能少一些;他们始终的认为安宁与和谐是自己给自己带来的,从来不会轻易把这个功劳归功于统治者,他们也不寄希望于统治者,他们渴望不受干扰的生活,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然而,又是几千年过去了,老百姓感到的只是越来越沉重的“帝力”压迫,那个老汉自由自在的生活是多么的让人羡慕呀;他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了,帝尧的时代对人民的管理是松散的,不然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击壤的老人在那儿悠闲地歌唱呀。
  080926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还是打瞌睡 时间:2017-12-04 07:05:04
  转眼间,这篇小文写了十年了,皇帝换了两茬,是不是十年后也会被屏蔽呢?
楼主还是打瞌睡 时间:2017-12-04 07:06:12
  有一个别字,应该是:帝力于我何有哉
作者:鱼小溅 时间:2017-12-04 07:08:15
  好帖,喜读,学习:)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雪殇2017 时间:2017-12-04 07:15:01
  兄弟,我们还是老乡呢!豫南,天涯相逢幸会。
我要评论
楼主还是打瞌睡 时间:2017-12-04 07:20:50
  于今十百千万字,
  十有八九在箧中。
  君问何至于斯也,
  只因我有中国梦。
作者:简德森 时间:2017-12-04 07:46:36
  一种古老的逍遥生活。品读。
我要评论
作者:逛逛2018 时间:2017-12-04 23:46:31
  论吊书袋,坏菜在红袖堪称第一。
  以前刚认识你时,读过你的系列诗评。何不拿出来以飨诗会新友们?
作者:李云凤ty 时间:2017-12-05 21:18:21
  “吾不臣天子,不友诸侯,耕作而食之,掘井而饮之,吾无求于人也。无上之名,无君之禄,不事仕而事力”(《韩非子.外储说右上》)
我要评论
作者:松鼠的姐姐1 时间:2017-12-05 22:50:33
  那些打着人民的名誉把大把大把的银子打水漂、贪腐掉的行为,都是凭借“帝力”的威势进行的,完全失去了老百姓的参与、剥夺了老百姓的话语权。“帝力于我何有哉”,成了一个梦寐以求的的远古景观,成了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海市蜃楼。强拆、一胎的断子绝孙政策正在把他们生存的居处、希望化为泡影,三千万失独老人将会面临最悲切的境地……“帝力”在以最强暴、残忍的方式向弱势群体挤榨,何处还有“帝力于我何有哉”的逍遥?
我要评论
作者:徐不老 时间:2017-12-06 21:36:12
  是篇力作。
  顶回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