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个女友回家过年)小说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05 15:01:45 点击:325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都说女孩喜欢花,这话很对,我所接触的女孩大都喜欢花儿。我是个男孩子,也很喜爱花花草草,还很爱和女生打成一片,按说,我这样整天在女孩堆里厮混,肯定不会缺女朋友。可不瞒大家,我今年已经三十好几了,竟然沒有象模象样的交过女朋友。不是沒有中意的女孩,说出原因,真是让人气愤。

  高中的时候,我看上一个女孩,叫慧慧。慧慧长得清纯可爱,性情天真活泼,我们很淡得来,整天形影不离。我觉得我喜欢上了她,有一天,我鼓足勇气向她表白:“慧慧,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谁知,慧慧竟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做你女朋友,你沒搞错吧!不⋯⋯不行、不行,我们太熟悉了,你只适合做哥们。”

  我靠,我差点沒暈过去。(未完待续)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7-12-05 15:12:49
  那和叫鸡有何区别?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05 16:03:46
  上大学的时候,我又喜欢上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叫林静,林静容貌俊秀,用风华绝代来形容她一点都不为过。这回,我吸取上次的教训,来个迂回战术,为后来的表白做铺垫。于是,我整天变着法的讨好她,今天给她送束花,明天给她送首饰、包包。好在老爸还有点积蓄,供我来挥霍浪费,可我后来却发现一个秘密,我看见林静把我送给她的东西都转手送给了別人。这很伤我的自尊心。有一天放了学,我拦住了她,气愤的说道:“告诉我,你为啥要那样做”。

  林静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我:“干吗?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你少装糊塗,我问你,我送你的那些东西,你为啥转送给別人,难道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林静幽幽的说:“我说啥事呢?就这事呀!可我当你是哥哥呀!”我正喝着水,听她这话,我一口水喷出老远。再以后,我每天交一个女朋友,都以这样的结局收场。以至于,我现在三十多岁了,还是孤身一人。我倒不觉得怎么样,整天吊儿郎当的,根本沒放在心上,可爸妈不干了,他们见我都这么大年龄还沒交女朋友,就整天在我耳边唠叨:“小涛啊!你都这么大了,咋还不交女朋友,你看隔璧你王叔家亮子,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不是就说,小涛哪,我们周家可就你一个独苗,爸妈可等着抱孙子呢!来家,妈给你相中了一个。”情急之下,二位老人使出了杀手锏,逼我相亲。更难应付的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每年回家过年,我都会遭到围功,实在令人头疼。

  这不,又到过年了,我刚刚接到老妈的电话让我放假尽快赶回家,相亲。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在一起,想想都觉得可怕。这几天,我很烦恼,明天公司就要放假了,我不知如何去应对家里给我安排的相亲。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05 21:14:59
  吃了晚饭,我坐在电脑前,无聊的闲逛,看能不能碰个美女聊天,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有地方竟然可以租女友,呵!可以,现在人真会想玄点子。不过,这也是个好办法,于是我灵机一动,对呀!如今很时兴这个,好些年就听说过,我何不拿它来应应急呢?想到这,我问了问帖主,租个女友七天大概要多少租金,得到的回答是一天壹仟元,可回题是就这也沒合适的,人家不是嫌远,就是嫌租金少了,乖乖,我一月工资才七千多,这七天就是我一月工资,这还嫌少。我很沮丧,习惯的点上一支烟,猛的吸了几口,呛得我连连咳嗽,香烟真不是好东西,不知道男人为何都抽这玩意,我看着那吐出来的缕缕烟雾,不禁自潮的笑了:明知不是好东西,你还抽。

  抽完一支烟,我失望的关了电脑,上床睡觉,我把闹钟调到明天八点,合上双眼进入梦乡。

  次日,滴滳滴的闹钟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我揉揉惺忪的眼睛,窗外,一缕温暖的阳光照进窗内,我快速穿好衣服,筒单洗一下,出去到食堂吃早餐,出了门,走不多远,迎面走过来一长发飘飘的女孩,女孩身材适中,五官端正,脸上添上淡淡的妆容,显得很亮眼,黑色夹克内搭白色雪纺,深蓝色牛仔裤,一双浅乳白色高跟鞋,显得她气质尤佳。我看得入了迷,竟沒看到女孩何时转头看向我,并妩媚的笑着,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说道:“小涛哥,看什么呢?。”

  “你⋯⋯你是。”我一脸诧异,手挠着头皮,脑子快速转着,努力回忆,眼前的女孩似曾相识,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來她是谁了。

  :“哎!哎!你真不认识我了,我是翠儿,李翠,去年过年回家,我们同路,怎样?想起來了吧!”叫李翠的女孩满脸失望,似乎对我想不起來她是谁很不满意,可后来她说到我们同路回家时,我分明看到她的脸飞上两朵红云。眼里露出一丝暖意,就象冬日里温暖的阳光一样,又象阵阵清风,柔柔的,很愜意。

  :“噢!我想起来了,翠儿,想不到在这碰到你。”我被李翠一提醒,眼前顿时闪现去年过年回家路上,碰到李翠吃力拖着行李,站在车站出口处,寒风吹打在她冻红的脸上,鲜艳的红丝巾飘在胸前,向他招手的情景。:“那次谢谢你!要不是你帮我,我真不知道我那行李怎么办?那天又打不到车。”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谢什么?能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我暗暗在心中窃喜,我知道李翠在我公司附近另一个公司上班,离这儿不远,平时大家都忙,见不了几面,今天碰到这是不是天意,如果我让她昌充我女朋友跟我回家过年不知她是否愿意,当然我肯定会付她一定的报酬。

  :“哎,你微信是多少?我加你。”

  :“好啊!”我从口袋掏出手机,和她互加了微信,又随后问道:“你吃饭了沒有,要不我请你吃早餐吧!”她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们一同走出公司大门,在马路边,我拦了一辆的士,两人一同坐上了车。

  我们找了家餐厅,外面格调鲜明,内设浪漫別致,服务员把我们带入坐,拿出一本菜单,我把菜单递给李翠,示意女士优先,李翠看了看菜单,又推到我面前,说:你点吧!我随意。”席间,我向李翠说出了我的想法,她沒吭声,似乎很为难,犹豫了好久,提出了一个条件,让我也帮她一个忙,过完年和她一起到她家一趟,我满口答应,并约法三章,第一,我们各自所得的租金,归各自所有,如果表现的好,爸妈给的红包也归各自所有。第二,在春节七天当中,各自自重,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第三,过完七天后,各自不要干扰各自的生活。我们吃了饭,我把李翠送回了她所在的公司。

  第二天,我们早早的把事先收拾好的行李,搬上火车,踏上了返家途中。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06 01:07:18
  列车出了站,像一条飞快的铁龙,一边叫着一边吐着黑烟,在辽阔的田野上向前奔驰。车窗外,一排排的树木向后倒去,我坐在车窗前,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李翠聊天。李翠拿出一包瓜子递给我,我们磕着瓜子,一边说着各自听到的笑话,听到好笑的地方,都忍不住哈哈大笑,旅途是漫长的,一阵阵困意袭来,李翠连连打着哈欠,终于忍不住靠在我身上睡着了,第一次离女孩这么近,她的发丝飘打在我脸上,痒痒的,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我一阵阵心驰神住,心却莫名的咚咚跳起来,感觉脸火辣辣的,幸好这时沒人注意到,我坐直身子,却一点睡意都沒有了,任凭李翠靠着自己,香甜的轻轻打着呼声,那一刻,我竟恍恍惚惚以为她就是我这一生命中注定的人,我为我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想什么呢?她只不过是你租来的女朋友,你忘了你们的约定了,不准有非分之想,要自重。”

  不知过了多久,我浑身麻木,不由动了一下,李翠醒了,看看我,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我,睡着了,”

  “沒事,你睡吧!”“你不困吗?要不你也睡一会。”李翠用手把飘在额前一缕秀发別到耳后,起身为我腾出空位,示意我扒在窗前的小桌上睡一会。我被她一说,真的感到困意袭来,好吧!睡一会吧!于是我扒在窗前的桌子上,不一会就进入梦乡。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06 22:46:56
  呜⋯⋯哐且哐且⋯⋯火车刺耳的鸣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紧接着车内传来女乘务员优美动听的广播声:“乘客朋友们请注意,某某站马上就要到站了,请乘客朋友们携带好你的随身物品,火车马上就要进站了。”

  火车缓缓慢了下来,离站不远了,李翠象个孩子一样兴奋叫道:涛哥,到了吧!我答应着,一边看向窗外,窗外,几个接站的乘务员笔直的站在那里。我远远的张望着,早上临上车时我给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老妈:“喂!是小涛啊!坐上车沒有,晚上啥时到呀!”我嘻哈的笑道:“哈哈,老妈,该杀鸡杀鸡,该宰鸭宰鸭,儿子今天给你个惊喜。”

  :“你个臭小子,又哄你妈不是,你哪次回来不是说给我惊喜,可哪次不是让我失望,我跟你说,我再不听你白话了,赶快给我回來,相亲!”老妈在电话开始唠叨起来,说起相亲两字时还拉长声调。

  :“这次不骗你!真的,老妈,你和爸谁来车站接你未来的儿媳妇,要不让玲玲来接吧!玲玲放假沒有?”我收起嘻哈的笑,一本正经的答道。

  :“你说的是真的?我不信,別又骗我?”

  “这次真沒骗你,你老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包你满意。”

  “那就好、那就好,让你爸⋯⋯不!还是我去接吧!可我还等着准备晚饭呢?,我看还是让你妺妹去接吧!还是让你爸去接吧!你看是我去还是你爸去接合适呢?”老妈在电话里欣喜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她还在为谁接而拿不定主意。这是兴奋的,我忽然心里感到难受起来,想到这样骗自己的母亲很不应该,可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到这里,我尽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淡淡的说:老妈,你们谁都不用来接,让玲玲来接就行了。搞得多隆重的样子,你儿媳不会介意的,你和爸就安心在家做饭吧!”

  说服了老妈,让妹妹来接我们,我不想让二位老人跟着太过操劳,毕竟也不是正牌女友,骗他们心里总觉得不自在,怯怯地,很不舒服。

  火车在黄昏时终于停了下来,我和李翠拉着两个行李箱走下火车,外面寒风刺骨,却围满了拉客的出租车司机,他们看见从出站口出来的人们,立刻围上来,问要不要坐车,我摆摆手,说不用,却四下张望。远远的,我看见妹妹玲玲在一辆出租车前,向我挥手并大声喊道:“哥——并迎着我们跑过来。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07 21:53:53
  “来多会了,看脸冻的,都红了,还不把羽绒服拉链拉上。”我看着我这个妹妹,带着怜爱关切的口气。一年不见,她似乎又长高了,个子快赶上我了。她是个疯丫头,从小到大和个男孩子一样,夏天到水里摸鱼、上树掏鸟,和男孩子打架,在学校不好好用功,可不知怎的,她功课却出奇的好,毎次考试都名列前矛,我曾经很好奇,问她有啥决窍,她只是笑,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许是渐渐长大的缘故,自从上了高中玲玲竞变得婌女起来,穿上了高跟鞋,留起了长发,以前她都是一头短发,从不打扮的。

  :“嘿!哥,我来好一会了,你知道吗?刚才有个小混混,想要来租我这辆车,被我赶跑了,这车是我借来的,我说不拉人,他偏要坐,被我三下两下揍跑了。哈哈!好玩。”玲玲哈哈大笑起來,一边笑一边接过李翠手中的行李,“来,行李给我。”又对我说“哥,你也介绍介绍,这位是嫂子吧!”

  我忙给她俩介绍认识,说李翠是我同学,让她喊她姐姐,又严肃的说道:“玲玲,说过你多少回了,你咋就不听呢?以后不许和人打架了。”谁知玲玲又笑起来“哈哈哈,怕什么?你是沒看到,刚才那人跟个傻逼一样,还想跟姐过招,我拿个大扳手,给他吓的,哈哈⋯⋯”

  我们都被她逗笑了,李翠刚才还被玲玲喊她嫂子羞红着脸,不知咋回答,这会也笑了,“哈哈,真有意思,我们一边笑说笑着把行李搬上车,玲玲坐进驾驶室,发动了车子,我这个妹妹实在厉害,上高中利用假期时间拿到了驾照,现在练的那车技扛扛嘀!连我这个哥哥都自愧不如,我们家邻居大妈经常打趣说:“这兄妹俩性格完全相反,哥哥象个大姑娘文文静静,妹妹象个汉子毫爽野性。
作者:古不为 时间:2017-12-07 22:33:45
  别说,有天赋的文字,喜欢!
我要评论
作者:凌风舞雪 时间:2017-12-07 23:20:57
  欢迎常驻
我要评论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08 15:17:13
  车子拐上了乡村公路,沒多大一会就到家了,大老远就看到爸妈在村口寒风中站着,许是接到玲玲电话来村口接我们的,爸妈身后跟着家中那条大黑狗,狗好象知道我们回来似的,在爸妈身边撒着欢儿,回到家的感觉真好,好温馨!

  “到家喽!爸爸⋯⋯妈妈⋯⋯儿子回来啦!”我拉开车门,奔向二老,也不顾被我晾在一旁的李翠,象个小孩子一样一只手拉着爸爸,一只手拉着妈妈,一个轻的撒娇卖萌,

  “哥,你真不够意思,把嫂子晾在一边,只顾自己和爸妈亲热。快来帮我搬行李。”玲玲拖着两个行李箱,冲着我大声喊叫,李翠上前去帮她,她却逞強不让,一手拉一行李箱,胳肢还夾着自己的包包,我看了不由笑道:“傻丫头,有哥在呢!一边歇着,让我来。”

  “玲玲,让你哥搬吧!这丫头就是这样好逞強。”老妈笑眯眯的,一边伸手拉住李翠的手,端详着她,不住的夸道:“哟!多好看的闺女,累了吧!快!走,进屋,暖和暖和,外面冷。”李翠被她夸的不好意思了,红着脸叫了声“阿姨好!叔叔好!”爸妈答应着,却笑得合不拢嘴。我跟在后面不停地向李翠挤眉弄眼,示意她配合好。李翠冲我微微一笑。

  进了屋,才感觉屋里好暖和,屋中火盆里燃烧着通红的炭火,几间臥房里全都开着空调,桌子上摆满了鸡鸭鱼肉,高脚杯里盛着红酒,还有几瓶啤酒和饮料,看来老妈真是了血本了,平时她很节省的,绝不充许房间里沒人还开着空调,这次房间沒人不但开着空调,而且几个臥房全都开着空调,屋里温暖的如同春天。“呵!屋里好暖和,我说老妈,你今个咋嫩舍得!这一天得多少电?”玲玲随手脫下羽绒服,搭在椅子上,冲老妈做了个鬼脸,老妈伸手在玲玲脑袋上使轻敲了一下,“这丫头,胡说啥?妈啥时不舍得了。”老爸在旁边笑着说:“丫头,到老爸这儿,爸爸护着你。”

  玲玲有点夸张的大叫“哎哟!好疼,老妈⋯你真打呀!爸!我抗议,你也不管管你老婆!”看着玲玲那搞笑的样子,我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在温馨的气氛中,坐下开始吃饭。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08 23:48:49
  席间,老爸拿出一瓶多年珍藏的好洒说:“来,儿子!陪老爸喝两杯,今天老爸高兴,”我说,“爸,你能喝吗?你血压高医生不是不让喝吗?”妈拿过酒说“还是喝点红酒吧!老爸和妈商量说少喝一点,说喝红酒沒意思,不过瘾,我也附和着爸说那就少喝点,这时,玲玲接过爸手中的白酒建议大家先喝两杯红酒,然后接着再喝白的,李翠接过话说,“我可不会喝酒,我喝饮料行吗?”

  “那不行,我跟你说,嫂子,我们全家都能喝,老爸一人能喝二斤白洒,哥也能喝一斤,就连我和老妈都能喝个半斤七八两,你也学着点,这喝酒嘛!都是练出來的,慢慢练练就能喝了,哈哈⋯⋯”李翠还想推,可架不住玲玲会劝,又加上我在旁边鼓励着说“沒事,少喝点,喝酒解乏,等喝醉了,倒头一睡,那滋味,啧啧!就好像飘在云里一样舒服、愜意。李翠眨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听着我的描述,听我把喝酒说的如此美妙觉得很不可思议,只得乖乖地端起了杯子。玲玲拿起酒瓶挨个给我们酙酒,并监督着谁沒喝起,酒过三巡,我们渐渐都有了醉意,再看李翠,小脸红扑扑的,象三月的桃花儿,甚是好看,当玲玲再次给她酙酒时,她摆着手,有点语无论次的说,“涛哥⋯我⋯我⋯不能再喝了,不⋯不行了。”“嘿!嫂子,不行,这才哪到哪,再喝一杯。”玲玲还在劝她。李翠忙说,“不行啦!不能再喝了”老妈这时接着说“玲玲,算啦!別再劝了,马会把人灌醉了。李翠,孩子別光喝酒,多吃菜。”老爸端起杯子对我说,“来,咱父子俩接着喝,不醉不休!”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10 00:26:04
  我和老爸又接着喝了好几瓶啤酒才作罢,这时我只觉得头晕目旋,走路象踩在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云里雾里中,恍惚觉得被人搀着走进温暖如春的大花园里,花园里到处盛开着五顏六色的花儿,红的、粉的、白的,就象一条绚丽的彩带。阵阵微风吹来,那花丝中的花蕊就象细细的丝线,不停地顫抖,鲜红的花朵在绿叶的映衬下,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我走在花丛中,心里感到很诧异,“耶!现在不是冬天吗?哪来那么多花儿,这是那儿?我揉揉眼睛,忽然,发现前方花丛中一妙龄女子,女子灿烂的笑着,象花儿一样,女子如花,花如女子,我如沭浴在温暖的阳光下,心里暖暖的,觉得很满足放松心情,加上旋途劳累我觉得我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倒头一睡,什么都不想了,于是我倒在绿茵茵如地毯般的草地上,闻着花儿淡淡的芳香香甜睡去,草地上好柔软,好象我家的床一样,睡着舒服、安心。
楼主浅色夏沬 时间:2017-12-11 11:24:28
  我就这样香甜的进入了梦乡⋯⋯并且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我来到一个三面环水的小村庄,村子环绕的水塘里盛开着娇艳欲滴的荷花,碧绿的荷叶丛中,亭亭玉立的荷花,象一个个披着轻纱在湖中沐浴的仙女,含笑伫立,清香阵阵,沁人心脾。而在这时,从湖水中划出一条小船,船中坐着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孩子,女孩子手中拿一大捧刚折掉的荷花和莲蓬,娇艳欲滴的荷花花瓣上还滳着水珠儿,一棵棵青青的莲蓬圆鼓鼓的,看得人直流口水,忍不住想要去品尝。我看着女孩觉得很熟悉,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一样,女孩走到我面前,笑盈盈的看着我,很亲热的拉着我的手,叫着我的小名,说很想念我,说在这里等了我好久好久。她这样一说,我心中豁然开朗,一下子找到了和她久別重逢的感觉。于是压抑很久的思念就如潮水一般汹湧而出。女孩清纯如水的眼睛深情的看着我,我从她眼里读出了那种久別重逢后的期待,不由自主的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女孩灼热的唇吻上了我的唇,一剎那间,仿佛通上电流一样,我浑身颤抖,就像一片干涸的土地想要一场暴风雨,我忘情的飘荡在这虛幻的仙境里,身体里有种强大的欲望就象山洪将要暴发⋯⋯

  又是梦,又是梦,梦里的情景如此清晰,又如此真实,就好像真实发生过一样,曾经无数个夜晚我都做着这个虚无而又感到很真实的梦,困惑、迷茫、期待、喜悦、激动。还有痛楚。此刻用这些词来形容我的感受一点都不过。我不知道我为何如此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梦中的地方是哪里,梦中的女孩又是谁?我在哪里见到?我和她是什么关系?发生过什么?这一连串的问題时常困惑着我,一度折磨着我,我曾经试探性的找过哪个梦中的地方、梦中的人无数次,可都无功而返。我为我愚蠢的行为感到很好笑,那不过是一个梦、一个梦而已你竟当真了。可有时我又固执的认为,这不是梦、不是梦,这世上肯定有这么一个地方,一个女孩。我要去寻找,我要等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