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形世界——视角演绎录》一部关于无结构生物的小说

楼主:超验幻术家 时间:2017-12-07 08:46:50 点击:2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楔子
  在一个夏季的傍晚,在苦井巷子里的倒影世界门店前,一个身披黑袍、腰间挎着一把树根一样的刀的男子遇到了一个提着铁笼子的裸男,黑袍男子想请裸男喝一杯,但却被他拒绝了,他说他要等一个女鬼,她被这个世界偷走了,而如果她不回到他铁笼子里,他就会毁掉这个世界。听他这么说,围观的人都笑了起来,觉得他是个来自异乡的智障……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超验幻术家 时间:2017-12-07 08:48:20
  目录
  上卷
  一、锥形铁帽 3
  二、参事之死 8
  三、成立仪式 19
  四、来自异乡的裸男 36
  五、笼中女鬼 41
  六、黑乎乎的人 57
  七、苦闷的守候 67
  八、绿眼男子 78
  九、逃到大树上的少年 86
  十、栖于目光深处 95
  十一、肚子里的乌鸦 107
  十二、直立起来的猫 118
  十三、追随者 130
  十四、黑教法师 138
  十五、半透明蜘蛛 143
  十六、秘密 152
  十七、太子楼的男妓 161
  十八、额上梅花 166
  十九、苟合与抓捕 172
  二十、绿光之逝 177
  二十一、他睡醒了 187
  二十二、独力对抗 192


  下卷
  一、赌局 202
  二、超验视角 205
  三、执政官之死 215
  四、完形体 219
  五、关于永生系统的精神试验 226
  六、戴着铁皮面具的棕熊 230
  七、黏糊糊的影子 239
  八、完全军事化 244
  九、裸男们的集体梦境 248
  十、黑色巨塔 253
  十一、募兵记 259
  十二、倒影世界 266
  十三、没有投影的完形体 274
  十四、黑夜中的撕咬 283
  十五、女鬼之死 285
  十六、吃掉整个世界 292
  二十、不明来源的契约技术员 297
  二十一、胖子的表演 301
  二十二、结构同胚 314
  二十三、山脉上的巨型骷髅 324
  二十四、多级完形体系 334
  二十五、蒲公英计划 342
  二十六、三次南征 353
  二十七、第四次南征 365
  二十八、一体两面 376
  二十九、悠游余生 387
  三十、物化森林 403

楼主超验幻术家 时间:2017-12-08 09:29:17
  一、锥形铁帽
  在靠近石头城中心区域的地方,也就是那棵巨大的枫树之下,有一条小巷子,一到晚上,巷子里灯火通明,人群熙熙攘攘,往来过客,络绎不绝。这条巷子被石头城的居民称之为“苦井巷子”,是一条充满女人和酒精味道的巷子。在巷子南边尽头处,有一栋看上去很普通的灰白色楼房。楼房正门对着巷子的另一侧,上边歪歪斜斜地印有“醉生梦死楼”几个暗红色大字。破旧的铁门前通常矗立着几个敏感的黑衣警卫。路人只要一不小心看了这栋楼或者他们本人一眼,他们便会冲上前来盘问、搜身、驱赶、殴打……因此,大部分人路过那里时都保持垂头看路的姿势。醉生梦死楼是一个半行政化的场所,是石头城官员休憩娱乐的场所,也曾是石头城最神秘的地方。
  十月中旬的一个傍晚,一个身穿制服、头戴锥形铁帽的中年男子一不小心看了其中一个警卫一眼。那警卫当即吐掉嘴里的半截白色卷烟,凑上来皱着眉头问道:“你看啥呢?”
  “我是来找人的。”中年男子说。
  “找啥?”警卫愣了一下,将耳朵贴上去。
  “找你们楼主。”中年男子对着他耳朵小声重复道。
  “喂,你们都过来,这里有个人想要见我们楼主。”警卫对门边的其他警卫招呼道,因为他第一次遇见有人想要直接见他们楼主的情况。
  “什么?”其他警卫涌了过来,围住头戴锥形铁帽的男子,怀疑他精神可能有问题。
  “哈哈哈,想要见我们楼主,这得多狂妄啊!顺便问一句,你有证件么?” 警卫们打量着这个奇怪男子,决定先取笑一番之后,再殴打他。
  “证件?”中年男子整齐的小胡须抖了一下,迷惘地嘟哝道。
  “对呀,我们至少得看看你的证件,你明白证件的含义么?”警卫们抱着双手说道,耐心正渐渐耗尽,强忍住不要殴打他。他们望着他头上的锥形铁帽,不知为什么,越来越感到莫名其妙的恶心。事实上,警卫们心里都清楚自己口里的“证件”的潜在含义,他们真希望对方是一个明白人,交流起来不用那么费劲。对于需要“证件”这个事情,他们一般只对试图进入者强调三次,三次之后便会失去耐心,而在那之后,他们就会动手了。
  “喔…原来如此…你们倒挺有原则的……我明白了哈。”中年男子恍然大悟地说道。接着,他耸起肩部,弓着腰,将右手伸进了他那宽大的黑色领口里,在胸前掏了半天,也没有把手伸出来。警卫们眼巴巴地盯着他胸部,似乎是在等待他从某个神秘的衣兜里取出能够证明他身份的“证件”,这让中年男子感到无比尴尬。
  中年男子在胸部来回揉了很久,也没有把手伸出来,脸上开始显现出烦躁和焦虑的神情了。警卫们依然死死地盯着他胸部,但耐心正渐渐耗尽。
  “你在掏什么呢?要不要把衣服脱下来呀?”警卫们带着关切的语气吼道。
  “没有,我只是在挠痒痒而已,这里实在痒得厉害。”中年男子满脸通红地说道。
  听他这么说,警卫们感觉自己被耍了,齐刷刷地抽出铁棒,准备敲破中年男子戴在头上的锥形铁帽。可就在这当头,中年男子突出呼出一口气,把手伸了出来,伸到了昏暗的灯光下,之后摊开手掌,向警卫们使了个眼色,仿佛是为了让警卫们看清他手里的东西。警卫们聚了过来,拉长脖子,把头凑在一起,认真打量着他那苍白的手掌,但他们看见的只是手掌,除此之外什么也没看见。警卫们感觉自己第二次被耍了,叫骂着凑上来准备揍他。
  中年男子后退了一步,低下头,才发现自己手掌里确实什么也没有。他有些诧异和揾怒,骂道:“操,钻袖子里去了。”说完,便使劲抖了抖袖子。这会儿,从他袖子里传来了密集的吱吱的刺耳叫声,接着,从袖子里爬出了一个暗红色的小东西,如同蜥蜴一般。警卫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打量了很久,才辨认出那竟是一架小骷髅。他们脸上充满了惊惧的表情,呆立在那里,不知进退。
  “血骷髅,你是大将军。”其中一个警卫似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扔掉铁棒,跪了下来。其他警卫见状,腿也软了下来,有的甚至直接瘫倒在地上了。
  “不,我不是大将军,我是二将军。”中年男子说。
  “可我们从不知道石头城里有二将军。”
  “现在你们不就知道了吗?”
  警卫们沉默着,不敢再说话了。
  “哈哈哈……守大门的一般都死得快!”中年男子突然笑了起来,又说道:“血骷髅好久没吸血了,平日里都是我养着它,现在该你们了。”说完,他把血骷髅放在了地上。血骷髅蹦了几下,便闪电般的跳进了其中一个警卫的嘴里。警卫感到一阵恶心,接着便是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烈绞痛,接着他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中年男子本想杀掉所有的警卫,但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感觉无比的厌倦,同时内心深处充满了深深的悲悯和负罪感,甚至让他后悔刚才杀了那个警卫。他狂吼一声,抓住另外一个还活着的警卫的衣领,嘟哝道:“对不起,我杀了他,对不起……可是,你们为什么要给我杀你们的理由,你们一开始就让我进去不就得了吗,而你们又是这样的无能,一杀就死,却让我产生沉重的负罪感,但凭什么要让我背负这种沉重的负罪感,凭什么……凭什么……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带着破碎而又悲伤的语调说完了这段话,之后便拧断了警卫的脖子。最终,他还是杀掉了所有的警卫。
  他杀人之后,深呼吸了几次,头皮深处闪过一丝痉挛般的疼痛,于是又使劲抖了抖身子,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好久之后,他抬起头来望了望天上的月亮,摸了摸头上的锥形铁帽,充满诗意地慨叹道:“今晚月光很好,可惜照不进这喧嚣的巷子里。”说完,他便闪进了铁门里。
  从进门那一刻,他暴躁地打倒了所有试图拦住他的警卫,之后穿过大厅,沿着那旋转楼梯,爬到了顶层楼房。顶层楼房有一个巨大而又阴暗的接待室,门口依旧站着两个警卫。守门的警卫看见中年男子走过来时,赶紧打开门,闪到了一边,但还是被中年男子揪出来打倒在了地上。他走进那阴暗的接待室里,感觉自己是一个苦闷而又暴躁的债主,总喜欢打人,却又不知道别人到底欠了自己什么。接待室里空空如也,一片宁静。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依然没有人理他,他便没耐心了,走到窗前,对着墙壁猛砸了一拳,整栋楼房似乎都在晃荡。
  这时,从阴暗的墙壁里传出了几声嘶哑的咳嗽声,接着,从墙壁里又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抚摸了一下中年男子罩在头顶上的锥形铁帽。中年男子感觉自己被调戏了,袖子一抖,放出几只血骷髅,钻进了墙壁里,发出刺耳的吱吱的叫声,如同小老鼠一般。不一会儿,一个黑影从墙里走了出来,穿透中年男子的身体,之后身子一偏,坐在了后边的沙发上。
  中年男子转过身去,望着卷缩在沙发上的那一团若有若无的黑影,笑了两声,说道:“楼主近来可好?”
  “你是谁?”那一团黑影问道,声音嘶哑而阴沉。
  “他们都叫我二将军。”中年男子也在黑影对面坐了下来。
  “我只听过大将军。”黑影说。
  “大将军也叫我二将军。”
  “你为何而来?”那黑影的身形渐渐明晰了起来
  “我是为那只乌鸦而来的。”良久,中年男子说道。当他提到“乌鸦”这两个字时,他的眉头皱了皱,表情越来越严肃了。那黑影也变得愈发沉默了,仿佛在沉思什么。
  “乌鸦只是他的表象。”良久,黑影说道
  “那他到底是谁?”中年男子追问道。
  “据后来调查,他至少有三种身份——他是契约技术联盟的创始人,也是一名强大的具物医生,而现在你可以把他看成食人族的首领,因为当他被献祭给食人族首领而被它吃掉之后,他已化为一股阴暗的意识流,控制住了它的身体。”
  “那天晚上,你与他交手了?”
  “对,我几乎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
  “如何?”
  “他的实力让人无法想象,而我之所以能活下来,只不过是因为他的目标不是我而已。”此刻,他依稀记得那个面孔苍白、目光冷峻的年轻人的身体里所散发出的致密力量几乎令人窒息。
  “那他的目标是什么?”
  “他要毁灭整个食人族,并且他似乎确实也做到了,自从那一战之后,食人族几乎消亡殆尽,仅剩下我们几个老怪物了。”黑影叹息一声,又开始咳嗽起来。
  “他何以能够在一夜之间几乎摧毁整个食人族呢?”中年男子支着额头,沉思着。
  “我也不知道,但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控制住了食人族的首领尘蛮的身体。”那团黑影说。他依稀回忆起,在那个血腥而又喧嚣的夜晚里,透过一片薄薄的枫叶,他看见一头触手般的怪物在石头城中翻滚着,吞噬掉所有食人者的身体,并渐渐显形为一只巨大的怪物,之后则翻进了东边白塔下面的深渊里。
  “我听说,楼主当日也重创了他。”中年男子抬起头,望了一眼对面那团安静的阴影,此刻,他依然看不清他的面孔,就仿佛他的面孔已经融进了他的身体里,继而消散在了这间同样阴暗的屋子里。
  “是因为大将军出手了——大将军用实体对称之力,牵引住了他的部分意识和力量,我才有机会从从那片枯叶中挣脱出来与他再次交手,最关键的是,那会儿,他已经没有心脏了,身体因失血过多而虚弱不堪。”寅化说。
  “他没有了心脏?”二将军感到有些诧异。
  “是的,我也不知道他那会儿为什么会没有心脏,似乎是他自己掏出来的。”
  “他受伤之后呢?”
  “逃走了,与那个小女孩一同逃到了石头城南部的丛林里。”寅化说。
  “还有个小女孩?”
  “是的,那小女孩似乎是他女儿,因为她叫他‘空心爸爸’。”
  “一个身负重伤又去了心脏的人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逃到了丛林里,或许,现在正是追杀他的好时机。”良久,二将军又说道。
  “哈哈哈哈……”一直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的那团暗影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中年男子问。
  “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他,他是那种已经觉醒了的人。”
  “大将军让你我联手成立一个独立追杀团,专门追杀他,此人一日不除,石头城一日不安宁!”中年男子突然道明来意。
  “我已经受伤了,并且本质上,我是一种宅居动物,比较懒,不擅长追杀。我将在这堵荒废的墙壁里度过余生,除此之外,我会每天为你祈祷。”那暗影说,之后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又钻进了墙壁里。
  “我并没有指望你,你反倒会成为我的附庸,但至少得走一下程序。”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冷笑着说道。似乎准备离开了。
  “你不用激我,我是不会与那只乌鸦正面对抗的,但从此刻起,除了我之外,整个醉生梦死楼里的人,你都可以用。”从墙壁里传出了慵懒的声音。
  “三天之后要举行独立追杀团的成立仪式,你有兴趣来看一看么?”中年男子邀请道。 “我不会来的,我现在很虚弱。醉生梦死楼里还有一小股白军,到时候会代替我来参加你们的成立仪式,同时,你可以把这股白军收编了。除此之外,我这边已没有什么可用的人了。”寅化说。
  “他叫什么名字?”在即将踏出房门时,中年男子突然折身问道。
  “谁?”
  “那只乌鸦……”
  “具物医生杨云瞳!”那慵懒的声音答道。
  中年男子刚踏出大门,一直白手从墙里伸了出来,拦住了他,与此同时,从墙里传来了楼主病怏怏的声音:“这几只小虫,别忘了带走。”他刚说完,几只血骷髅从那只白手里钻了出来,跳进了二将军的胸膛里,吱吱地叫着。之后,那只白手摸了一把二将军的锥形铁帽,又缩进了阴暗的墙壁里。


楼主超验幻术家 时间:2017-12-09 11:08:57
  二、参事之死
  赵参事本是石头城里的史官,在石头城中以博览群书、深入研究和反思食人族的习性而出名。他的研究得出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结论,譬如:“食人族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会吃掉他们自己,食人族的胃也会消化掉食人族的胃本身,事实上,如果食人族在吃掉他们自身的过程中没有任何浪费和损耗,他们依靠吃他们自己便能永久活下去,因此,每一个食人者都有可能成为一个自足的永生的循环系统”、“食人族的政治理想是要建立一个覆盖所有民众的有机联结体,其实质是一只无限膨胀的触手。”“契约技术员都是极端分子,潜意识里都有种族灭绝的倾向”、“食人族的即是官方的,官方的即是食人族的”、“大将军是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食人族的首领是一个智障”……等等,最后一个结论是所有结论中最大胆的结论,不过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
  自从那个深秋的夜晚,杨云瞳袭击石头城之后,他开始很愤怒,后来又感到忧郁,但更多的还是愤怒,因为他觉得自己年纪已经很大了,忧郁情绪很难调起来了。那天晚上,他感到整个石头城都在晃动,之后则被一股致密的力量禁锢住了,那会儿,他正起床,披着棉被去上厕所,可他刚刚蹲下,便被杨云瞳的力量封锁住了,再也动不了了,连尿滴也挂在了半空中。他几乎蹲了一晚上,后来,当醉生梦死楼楼主出手赶走杨云瞳之后,他双腿一麻,便栽倒在了茅坑边缘上,半天也没有爬起来。自从那次冲突之后,这一段隐秘的私人经历让他感到无比屈辱,虽然别人并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在他个人身上的鸡毛蒜皮的事情。内心深处的屈辱感让他有了强烈的危急意识,他决定投笔从戎,到一线去面对那些极端分子,为此,他向大将军提议要建立一个独立追杀团,专门用来抓捕杨云瞳。大将军闭着眼睛思考了整个上午,后来就同意了他的想法,并任命他为独立追杀团的总参事。后来,大将军望着眼前这个面容干瘦胡须稀疏的小老头,觉得他不可能完成追捕杨云瞳的任务,于是便把右手伸进衣领口里,又揉又掏的,很久之后,二将军便从他怀里钻了出来,赤身裸体的,满身粘液,让赵参事感到无比恶心。之后,管后勤的那些人给二将军戴上了锥形铁帽,穿上了紧身衬衫和宽松的黑袍,那时,他看上去精神多了。
  “二将军是我的分裂体,他的具身之根与大地相连,因此,他能够洞察杨云瞳在丛林中的行动轨迹。我现在让他做独立追杀团团长,你辅佐他,同时,我会把我的右侧卫——巫师狼王调回来,帮助你们,务必要杀死杨云瞳。”大将军一边嚼着血淋淋的生肉,一边吩咐道。
  “对了,巫师狼王跑哪里去了?我好久都没看见他了。”大将军突然停止了咀嚼,抬起头来,有些愕然地望着赵参事。
  “据传言,在杨云瞳袭击石头城的那个夜晚,他跳进了石头城东郊的那个深渊里去了,那个深渊里有一条暗河,与大海相通,他会不会被冲到大海里去了呢?”赵参事犹豫了很久说道。
  “他为什么要跳进那个深渊里呢?为什么呢?”大将军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竟没了食欲,于是又感到一阵懊恼。
  “也许是因为恐惧。”
  “恐惧?幼稚!他就是一架骷髅,何来恐惧之有?谁让你回答这个问题的?”他站起来,瞪了一眼赵参事,赵参事便低头向后缩了一步,让大将军忍不住上前去踹了他一脚。
  “算了,我待会儿把他捞起来,你去筹备独立追杀团的事吧。”大将军向他挥了挥手,依然感到很恶心,总感觉自己上颚粘了一块西红柿皮,舌头舔不到,指头扣不着……
  离开大厅之后,他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是错的,因为大将军不只是个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还是一个严重的肉体分裂症患者,不然二将军何以会从他胸部里冒出来呢。
  https://zhuanlan.zhihu.com/c_146905639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