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二少爷和他那个年代的事儿

楼主:ty_一汪清水1 时间:2017-12-07 17:13:15 点击:134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引言
  一条青色的巨龙,盘踞在河南平原与山西高原之间,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太行山。太行山又名女娲山。太行山地区有众多河流发源或流经,使连绵的山脉中断形成“水口”,其中,有一源水以地下河向东潜流七十余里,到济渎和龙潭地面涌出,形成珠(济渎)、龙(龙潭)两条河流向东,不出济源市境就交汇成一条河,叫水,至温县西北始名济水。后第二次潜流地下,穿越黄河而不浑,在荥阳再次神奇浮出地面,济水流经原阳时,南济三次伏行至山东定陶,与北济会和形成巨野泽,济水三隐三现,百折入海,神秘莫测。西为河东、为晋南;东为河内,为怀川。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ty_一汪清水1 时间:2017-12-07 17:16:01
  怀川,俗名牛角川。在这里,太行山拔地而起,与西面奔腾而来的黄河形成一个犄角,故名牛角川。在雄牛犄角的北缘,翻腾起伏的崇山峻岭拥举下,一座海拔1028米的山峰宛若擎天玉柱,曰神农山。神农山群峰中兀出,直插云天。
  神农山中有一巨峰,曰始祖峰,峰下有一殿宇,曰伏羲殿;山腰有一蜿蜒的深洞,曰女娲洞;洞侧有一石台,曰清歌台。
  民间传说,太上老君曾在此筑炉炼丹,峰顶紫气缭绕。金光闪耀,人称紫金顶。后因历代帝王及怀川官民常在此设坛祭祀,又名紫金坛。
  始祖峰下的伏羲殿和女娲洞,有泥人场和补天台,相传是女娲炼石补天,捏泥造人的地方。
  据说,上古那场大洪水,使得人类死亡殆尽,就只剩下伏羲和女娲他们兄妹二人。为了繁衍人类,延续后代,伏羲提出和女娲结婚。女娲说:“要想结婚,得合乎天意,地理,人情。咱们各自在自己的山上燃起篝火,如果两股青烟能合在一起,才算合天意。”
  于是,他们各自燃起了篝火,但见两股青烟袅袅升起,在云阳河谷上空渐渐互相纠缠,合在一起。算是合了天意。
  女娲又说:“天意已明,还得下顺地理。咱们各在自己的山上滚下一块石头,两块石头如能合在一起,就算下顺地理了。”
  于是兄妹二人又各自从山头滚下一块石头。两块石头又牢牢地合在一起。
  这时,从大洪水中逃出来的神龟跑过来说:“你们兄妹二人结婚是天地之意,我来做个媒人吧!”
  于是二人结合。那两条青烟合成的巨龙,至今还常常在山腰出没游荡,叫“白龙游谷”;那块滚石试婚的巨石,后人叫“合婚石。有诗云:
  缥渺羲皇殿,炉香柱一邱。
  龙蛇骄窟穴,岁月老松楸。
  社鼓千山动,灵风万壑幽。
  尘嚣此地隔,遥想北窗秋。
  伏羲和女娲在这里黄土捏人,炼石补天,使得天地定位,洪水归道,烈火熄灭,四海宁静,造就了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的华夏民族。
  此时,人们的生活摆脱不掉原始的生活方式,长矛狩猎,百草果腹,树叶蔽体,人类生存的活动只为了一个字—吃!人们为了吃,不惜生命的寻找能够果腹的一切食物,寻找过程的艰难只有天知道,百兽之中豺狼虎豹的横野,丛林杂蒺之中毒惑的良莠,强者食兽,弱者兽食,幸者毒不惑,步行者惑于毒。就这样过着混混沌沌、麻麻木木的生活,生有天,死由命。
  为了教化于民,伏羲做了八件事情:一教民养马、牛、羊、鸡、犬、豕六畜;二教民作网罟,捕鱼虾;三画八卦。重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教民决嫌疑,定犹豫,使民不迷于吉凶悔吝之途,开物成务之学,天地秘藏之机,至此而尽泄;四造书契。初作文字以代结绳之政;五制嫁娶。凡欲娶人女,先正姓氏,遣媒妁,说合议定,然后以俪皮(双兽皮)为礼。民始知有父子,男女有别而不相渎。六作甲历。起于甲寅,支干相配,为十二辰;六甲而天道周矣。岁以是纪而年不乱,月以是纪而时不易,昼夜以是纪而人知度,东西南北以是纪而方不忒。为历日之始;七砍桐为琴,以绳丝为弦,弦有二十七根,命之曰离徽。又制桑为瑟,弦三十六根,乐音自此兴焉;八以龙作为官名,将受命创造《甲历》的昊英称为潜龙氏。将管理天下的“五官”即春官称青龙氏,又称苍龙氏;夏官称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天下中央贵重,以黄龙称之,其他四方以四季名称表示)。至此,天地神物类之官有序运行,“天、地、人”三道达到了和合与统一。人类得以繁衍生息,四海升平,安居乐业。
  伏羲之后历经十八帝,出现了一个叫炎帝的神农氏。神农氏思禽兽有限而人民众多,一旦禽兽食尽,民将无以为生。若草木一年可生一次,源源无穷。而草木可以养人者,莫如五谷。于是,神农氏带着臣民从家乡随州历山出发,向西北大山走去,白天到山上尝百草,晚上,生起篝火就着火光详细记载草的苦、热、寒、凉,分辨哪些能充饥,哪些能医病。尝完一山花草,又到另一山,踏遍了山山岭岭,分辨出了麦、稻、谷子、高粱这些能够充饥的食作物,就把种子带回去,让黎民百姓种植,这就是后来的五谷。他尝尽三百六十五种草药,写成《神农本草经》,传授于民间,为天下百姓疗病扶伤。
  这日,炎帝神农氏身患重病,为医治病痛,他带领文武百官,妻室家眷,跋山涉水,广走山乡。在一个秋高气爽,晨气沁脾的季节,神农氏一行来至怀川,当看到绿叶如盖、花团锦簇的美好景色和秀丽奇绝的灵山(今之神农山)风光时,大发感叹:“真乃神仙福地,药山矣!”遂在此辨五谷尝百草,登坛祭天,终得四样草根花蕊和水服之,不日痊愈。又令山、地、牛、菊四官护值,从此,怀川“四大宝”山药、地黄、牛膝、菊花名扬天下。
  “四大宝”成就了怀川,成就了怀川人,成就了一个千年不衰的怀川帮。
楼主ty_一汪清水1 时间:2017-12-07 17:17:05
  第一章:宁往东走一千,不往西挪一砖
  我爹是大别山那边的出来的人,和怀川人七不沾八不连。十八岁的时候,我爹从开封师范学校毕业,遇到了我娘,一路求婚,追
  到了新乡,来到了我娘的娘家,见到了我姥姥,我姥姥说了一句话,让我爹感到莫名其妙。
  我姥姥看我爹眉清目秀的样子,喜欢倒是很喜欢,但是听不出来他是哪里人。
  姥姥对我娘说:“我只有你这么一个闺女,不能让你吃苦受罪,更不能让你找个不地道的婆家去受气,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能嫁到西边,俗话说,宁往东走一千,不往西挪一砖,只要不是西边的,我就同意,若是个怀川(人),坚决不同意!”
  我娘心知肚明。于是我娘嫁给了我爹。当时我爹还是不知其所以然。
  后来,我娘生下了我们兄妹五个,加上舅舅家的四个儿女,一共九个孩子全由我姥姥带大。孩子们从小耳熏目然,不断地听我姥姥唠叨:“长大了一律不准找西边的怀川(人)成家,要是找了个怀川(人),我可不认你们!”
  记住的就记住了,记不住也不当一回事儿。
  就这样渐渐的我们兄妹九个长大成人,姥姥终没有等到我们兄妹几个该找对象的年龄,早已在地下化成骨水了,也就管不着儿孙们娶不娶什么西边的媳妇,嫁不嫁什么怀川的汉子了。
  其实讨厌怀川人的不仅仅是姥姥,怀川周边的老一辈的人都讨厌怀川人。这一切都缘于怀川人的抠门与精明。
  好了,书说正传。
  怀川指的是先前的怀庆府。这是一个历史概念,是古代的一个行政区域,夏时称“覃怀”,后称“怀州”,元称“怀孟路”,明清为“怀庆府”。它的地理范围大致相当于如今河南省焦作市、济源市及新乡市的原阳县所辖地域。明清民间有“怀府八县”之称:包括河内县(现在分为沁阳市和博爱县)、济源县(现济源市)、孟县(现孟州市)、温县、武陟县、修武县、原武县、阳武县(原武县、阳武县现合并为原阳县)。
  怀川人抠门和精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那一年,我爹得到了我姥姥的允许,终于将我娘追到了手,同时成了一个倒插门的女婿。比我爹先进入姥姥家大门的是我的舅妈,我们新乡这里叫妗子,她是西边人氏,人称怀川。
  妗子是河内人,一口怀川方言,人长的漂亮,一张嘴说活却土得掉渣。
  起初,婆媳二人倒还相安无事,时间长了,不免磕磕碰碰。我姥姥烦儿媳妇,烦到了极点。于是,遇到一点小事,便恶狠狠的数落我的舅舅。
  “这辈子缺女人,哪的人不能找,找来这么一个怀川来做媳妇,要气死恁娘还是咋地?都说宁往东走一千,不往西挪一砖,你这个败兴的孩子,找祸害啊!”
  每逢这样的情形,舅舅不敢言语 ,只默默的在心里揣摩该如何来平息我姥姥的愤怒。
  晚上睡觉的时候在枕头边,妗子嘤嘤的对着舅舅哭啼:“恁娘见了俺整天介忔皱(指不高兴)着脸,不是嫌俺做事澁奈(指不规矩),就是嫌俺佯打耳睁(指磨磨蹭蹭),俺不知道图个啥,恁娘忒孤拐(指性格怪异),辖制(指不合乎道理地治人)人辖制的受不了,天天韶韶刀刀(指数落人)的,早晚,把俺给辖制死了,她才高兴哩!”
  舅舅好言相劝:“俺娘受过你们怀川的伤害,恐怕一时半会儿不能改变对西边人的偏见,让你受冤枉气了。”
  妗子还是哭:“你就背晦恁娘吧,恁娘不待见俺,你也不是个啥东西,说你人齐楚(指形象好)吧也不齐楚个啥,好像俺来恁家是为了打饥荒(指因光景不好而寻谋生路)来了,俺就是气死累死也填还不够恁老朱家对西边人哩偏见!”
  舅舅说:“你咋也成了咱娘,变成个韶刀精了!”
  妗子说:“俺也不是寻趁(指埋怨)你,早晚俺得离开恁家!”
  舅舅好话说了一箩筐,妗子也哭诉累了,加上舅舅的甜言蜜语,就安静了下来。
  小两口在郁闷之中爬进了被窝,在甜言蜜语中化解了郁闷,便悉悉索索,宽衣解带,把一肚子的委屈忘了一干二净,勃交打滚滚到了一起……
  我姥姥受过怀川人的伤害?是什么伤害,这得打我的姥爷朱二少爷说起。
  我姥爷家是一个在新乡开金银珠宝店的商户。朱家的营生属于前店后作坊,弟妹三个,老大负责作坊的打造,老二负责门面的经营。老三还是个学生,只管上学读书。
  上面一个大哥,下面一个妹妹,朱二少爷当然行二了。朱二少爷是个“商二代”,同时也是一个十足的花花公子。
  宣统元年,朱二少爷才8岁。
  正值壮年的朱老爷子,推着一两独轮车,车上搁着几件破衣裳外加讨要生活的一个小小的坩埚和风箱,带着老婆孩子从人称哧溜县的滑县一路西行,走街串巷,靠着一把好手艺,给地主老财,大家殷户打造金镏子手镯子,勉强糊口,一路走到新乡,然后在日渐繁华的新乡落了户。
  8岁的孩子跟着爹娘走街串巷,老两口一个拉风箱,一个锻金打银,顾不得对孩子的教养,由着朱二少爷自由自在地疯狂,散养的结果让这个宝贝儿子养成了一副巧舌利嘴见风使舵的性情,见人说人话,见鬼吐鬼言,不怕事也怕没事,没人管的孩子让朱二少爷成为十足的小老江湖。
  这一日,老两口接到一个活儿。西边菜市街的刘嬷嬷掂过来一兜散碎的银锭,要老两口打造一个汤婆子(即暖脚壶)。刘嬷嬷要的汤婆子特别,样子还是老样子,南瓜型的外观,但是她要上彩刻花儿的。刘嬷嬷拿了几幅花样儿,在样壶上比划来比划去,老两口有些作难。刘嬷嬷说这有啥难哩,不中的话就简单一些,只在汤婆子上刻上阴纹便罢了。
  老两口看刘嬷嬷态度坚决,给的加工费价钱也不低,便决定试一试。
  刘嬷嬷临走的时候,朱二少爷的爹朱老爷子对刘嬷嬷说:“毕竟做彩的汤婆子俺们没有做过,成不成你也甭笑话,俺会下功夫做哩。”
  称了散银重量,刘嬷嬷走后,朱老爷子仔细端详着那几张画认真地琢磨了起来。
  汤婆子早早的就从模子里倒了出来,散银锭做出来的比铜锡做出来的成色就是不一样,光洁,大方,耐看,很有分量。
  朱老爷子看着暖脚壶的雏形,在心里边狠狠的暗骂道:“这娘们儿,一个暖脚哩汤婆子弄成恁主贵的样子,烧包哩不清,还雕啥花哩!”
  骂归骂,做好活计才是一个工匠的本分,于是朱老爷子一头扎到作坊子里鼓捣起来那副让他头痛的雕花来。
  一直琢磨了七七四十九天,朱老爷子脸色苍白,胡子刺啦地走出了作坊。
  朱老爷子在汤婆子上雕刻的是“九九消寒图”。图中素梅点缀八十一格,格格有阴有晴,上阴下晴,谓之“九九消寒表”,日涂一格,红为阳,白为阴,涂满则寒消,则春暖而花开。点睛之处是,素梅之下,独立一座清雅庭阁,阁内和衣沉睡一美人,美人睡姿沉静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并镌刻题诗如下:砌雪无消日,卷帘时自颦。庭梅对我有怜意,先露枝头一点春。
  一个匠人,能把这样一个暖臭脚丫子的物件做成这个样子算是真动了脑筋。
  后来,我在我姥姥的压箱底里看到过这个东西,这个汤婆子的确做的很精致,但是有瑕疵,瑕疵应该在这首诗上,既然图为美人春睡,何来卷帘自颦呢?当时我的年纪小,还区别不出美人春睡与卷帘自颦中的瑕疵来,只知道落款中那个“宣统三年顿丘朱氏□团造”才是一个值得让人炫耀的夸口。
  当刘嬷嬷兴匆匆的来到朱家作坊取货的时候,朱二少爷带着一帮小厮跟在后头,一边拍着巴掌,一边嘻嘻哈哈的挤兑着刘嬷嬷:
  菜市街,
  胭脂巷,
  叽叽喳喳怀川帮,
  怀川话,
  怀川腔,
  腰里别着两杆枪,
  男人窟窿插烟枪,
  女人窟窿插个鸡巴枪……
  一遍又一遍念得挺顺溜,羞得刘嬷嬷一边挥舞这手绢,一边恶狠狠的轰撵着这帮小兔崽子,直到刘嬷嬷来到朱家作坊,朱二少爷他们这才一散而开。
  菜市街和胭脂巷是当时新乡最繁华的两个地方。菜市街怀川人多,顾名思义多以卖菜为生,却不仅仅是卖菜;胭脂巷妓女多,花红柳绿,以笑为生,卖笑也卖身。一街一巷紧挨着。白日里分不清道不明街与巷的不同,只有到了晚上,街巷之间的功能便格外分明开来。
  菜市街的山药卖的有名,山药是怀庆府出产的怀山药。
  《神农本草经》中有记载:“怀山药有补脾养胃、生津润肺、补肾涩精作用。”《本草经读》中有记载:“山药,能补肾填精,精足则阳强、目明、耳聪。凡上品之药,法宜久服,多则终身,少则数年,与五谷之养人相佐,以臻寿考。”
  老百姓传说:“怀山药神仙食,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男人女人都吃了,床受不了,楼上吃了,楼下受不了;地种多了地受不了。”你说怀山药神不神?
  传说中的怀山药神不神,胭脂巷的女人说了算。胭脂巷的女人把怀山药当成了宝,紧挨着菜市街为的就是借光。
  男人们把胭脂巷的女人当成了宝,闲来无事,就来胭脂巷尝鲜,一碗用怀山药熬成的养生粥下肚以后,不管管用还是不管用,算是壮了一身豪气,肾精上升,胆气冲天,直做的胭脂巷的女人骨头发软,浪语柔绵。
  坊间既然对怀山药强大的作用夸张到如此地步,还能不让那些食色男女不为之一动吗?因此,新乡的老人们都说菜市街专门为胭脂巷而开,胭脂巷专门为菜市街而生。
  怀山药和胭脂巷的女人成就了菜市街卖山药的怀川帮。
  怀川帮赚足了钱,却不大方,拿一句话来说就是抠!抠自己更抠别人。
  据说,朋友聚到一堆儿,怀川人少有自己掏腰包请客的,嘴上说的好,就是不行动,讨价还价是个家常便饭。
  这里的人们嫌怀帮抠,嫌怀帮人精明,于是编排了很多关于怀川人的笑话和故事。
  最为经典的一个笑话新乡人上到老人下到孩童都听说过并口口相传至今。
  故事的主人是两个怀川商人,一个唤做老精,一个唤做小精。
  一次,老精去小精家里谈点生意,坐下后,小精乐呵呵看着老精,边倒水边客气地问:“叔,还是不哈(喝)水?”
  老精一时没有缓过神儿来,眨了眨眼回道:“哦?哦!哈(喝)过了、哈(喝)过了!”
  生意上的事谈完后,小精又客气地问:“叔,还是不吃饭都走嘞?”
  “娘咦!不唤老汉哈(喝)水,不管老汉饭吃诌(就)骞(是)了,还哄人嘞!好你个小精精……”老精在心里骂了一通小精便悻悻而去。
  后来,小精有事去找老精,刚走到老精家大门口,老精就高兴地迎了上来,让着烟客气地问:“小精,还是不吸烟?”边问边把递过去的香烟收了回去。
  小精一只手应经神了出来却没接到烟,为了化解尴尬,便连忙比划着两个手指对老经说:“叔,俺都戒两年了!”
  说话间,老精又搬来一个小凳,小精刚要坐下来,老精又客气道:“还是习惯站着说说事情?”
  小精又连忙直起身来说:“习惯改不了,站着说、站着说!”
  末了,正赶上中午,老精斜眯了一下小精,眼里透着一丝亮光,笑迷迷地问:“小精呀,还是吃罢饭来嘞?”
  此时有些饥肠难耐的小精,忍不住道:“叔,啥时了?么(没)吃嘞!”
  老精晃着脑袋点指着小精笑道:“娘咦!吃了就吃了罢,还哄俺嘞!”
  小精哭笑不得地想:“娘咦!从北京到南京,人(ra)都说怀川儿精,老精精到底还是比俺小精更精呐!”
  这个笑话儿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年,直到现在,新乡这边,不对,是河南这边,两个人见了面依然还这么开玩笑。
  “你还是吃罢饭来了?”“你还是不抽烟?”“娘咦!吃了就吃了罢,还哄俺嘞!”“娘咦!抽就抽罢,还哄俺嘞!”然后才话入正题。
  东边人和西边人,尤其是怀川人在性格上的确是格格不入。
  刘嬷嬷是怀川人,菜市街怀川帮里卖山药刘老能的老婆。
  刘嬷嬷原本叫刘桂花,随着丈夫刘老能来到新乡做生意后,这个脾气有些怪异的怀川娘们总是找些麻烦事儿,不是找街坊邻居的,就是找自己家的事情,每日里扯的刘老能没有脾气。刘老能认为都是这个娘们闲来无事太空虚了,需要找些事情来弥补弥补,便领着自家的娘们到附近的高村找到天主教堂入了教,一来是期盼自家娘们在这个地方接触一些教友,相互之间释放释放内心的郁闷;二来让自己家的娘们也学一学那些修女们慎言慎行的规矩,不要整日里的咋咋呼呼到处找事儿;三来这个地方本是个洁净的场所,也不怕自家娘们被身边那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给污染了脑子。
  刘桂花在天主教会和教会的的修女、嬷嬷们呆的时间长了,修女们的玉树临风和其中的内秀没有学会,倒是和一些老嬷嬷的泼辣尿到了一个壶里,渐渐地刘桂花真正的名字便被街坊邻居们忘记掉了,刘嬷嬷就成了这个婆娘的代名了。
  刘老能也只是一个外号,真正的名字大家也不甚明了,和其他怀川人比较起来,刘老能在家里家外不算抠,但很精明。
  宣统元年,社会动荡不安,接下来的两年内,各地连续爆发了的起义,孙先生在日本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平均地权,建立民国”为纲领,把个大清朝逼到了绝路上,辛亥年八月十九日,武汉新军发动起义取得了胜利,废除了宣统年号,眼看大清王朝气数已尽,刘老能在心中估摸着改朝换代,宣统退位是早晚的事情。于是把手中的银票换成硬通货,然后把折下来的散碎银两打造成大一点的物件,兵荒马乱的年头这样做也便于收藏和携带。所以,每积攒够一笔碎银,刘老能便让自己的婆娘拿到朱家作坊里化零为整,刘嬷嬷是朱家的老主顾,隔三差五的到朱家作坊打造金银首饰或者挂件、摆件乃至实用器物,这些年也积攒了不少物件。从这一点上来说,刘老能的确很精明。
  刘嬷嬷来到朱家作坊,朱老爷子正陶醉在自己倾心打造的那把银质的汤婆子里呢,见老主顾来取货物,一向木讷不善言谈的他破天荒的对刘嬷嬷开了句玩笑:
  “你还是吃罢饭来了?”
  刘嬷嬷气不打一处来,媚着眼冲着朱老爷子喊道:“恁龟孙儿(le)子埋汰人(ra)你也埋汰人(ra),大小老少都没个正经!”
  朱老爷子莫名其妙起来,一张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那股少有的兴奋劲儿一下子跌落到了冰窖子里去,脸上的表情又重新回到了木讷上来。
  刘嬷嬷只顾喋喋不休的唠叨,把先前朱二少爷和小伙伴们编排的谣儿一字不差的学给朱老爷子,看到朱老爷子的脸色沉阴到了极点这才罢了。
  刘嬷嬷从朱老爷子手里接过刚刚打造好的汤婆子仔细端详着心中好生喜欢,脸上却不动声色。
  朱老爷子上称称了汤婆子,告诉刘嬷嬷:“本银原是二十四两,按老规矩,刨除两成的加工费,还余十九两二钱,刘嫂看清楚我给你包好。”
  刘嬷嬷说:“别慌,怕是俺听错了,按老规矩在刨除两成加工费,余下的零头还要折去半成,你还需找给我四钱的零头才是。”
  朱老爷子说:“这一次说好了的,你要的器物是镌镂雕刻,我是尽了心了的,这个价钱恐怕没有哪个会做的。”
  刘嬷嬷说:“说是说好了,俺也不昧你的功夫钱,这个花色比起老凤祥来缺了些精致,俺也不甚喜欢这个样子,如今造也造好了,俺也不说啥,只是图个便宜,若不是这样,俺何苦来你这个破门小店哩。”
  朱老爷子本来就不善言谈,刘嬷嬷灵牙利嘴这么一绞缠,便无话可分辨。
  刘嬷嬷不由分说地从货柜上拿了个银戒指戴在手上:“不如绕上这个戒子算了,俺也不计较四钱两钱了!”
  言完便一扭着屁股夹起来汤婆子离去。
  朱老爷子心里暗暗的骂道:“死娘们儿,沾光沾哩磕碜人!”
  一个晌午,朱老爷子心里窝着一股气,别别扭扭地一直挨到了晚上。
  而朱二少爷和几个混账的小伙伴一整天却不知疲倦的斯跟在从菜市街和胭脂巷那边出来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屁股后边,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小孩子们念叨的谣歌:
  菜市街,
  胭脂巷,
  叽叽喳喳怀川帮,
  怀川话,
  怀川腔,
  腰里别着两杆枪,
  男人窟窿插烟枪,
  女人窟窿插个鸡巴枪……
  直到日落西山,朱二少爷一身汗臭泥猴一般回到了家。
  往常这个时侯,朱老爷子已经是筋疲力尽躺在堂屋里的床榻上休息去了。今天不是,白天朱老爷子听了刘嬷嬷告的状,同时受到刘嬷嬷的指桑骂槐的奚落,最后又赔上一只银戒指,肚子里憋的窝囊气一时发不出来,正等候着要发落儿子的恶行呢。
  朱二少爷一进家门,就被娘悄悄地拉到了一边。娘说:“你这个千刀万剐的祸害精,不学好在大街上胡闹腾啥嘞,刘嬷嬷都告诉恁爹了,今晚有你的好看!”
  这天晚上,朱家作坊的后院里里传来惨烈的杀猪般的嚎叫,朱二少爷被他爹朱老爷子打的皮开肉绽。
  朱老爷子发狠的将儿子整治了一番,同时从内心深处埋下了对这个怀川娘们刘嬷嬷人的愤恨,继而让他对整个怀川人也产生了许多戒备,这种耿耿于怀久久不能释放开来。因此,朱老爷子放出狠话,从此朱家的人不能和怀川人攀缘,尤其是儿女婚事。
  “宁往东走一千,不往西挪一砖”成了朱老爷子后人不可逾越的一道门槛。
楼主ty_一汪清水1 时间:2017-12-07 17:17:37
  第一章:宁往东走一千,不往西挪一砖
  我爹是大别山那边的出来的人,和怀川人七不沾八不连。十八岁的时候,我爹从开封师范学校毕业,遇到了我娘,一路求婚,追
  到了新乡,来到了我娘的娘家,见到了我姥姥,我姥姥说了一句话,让我爹感到莫名其妙。
  我姥姥看我爹眉清目秀的样子,喜欢倒是很喜欢,但是听不出来他是哪里人。
  姥姥对我娘说:“我只有你这么一个闺女,不能让你吃苦受罪,更不能让你找个不地道的婆家去受气,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能嫁到西边,俗话说,宁往东走一千,不往西挪一砖,只要不是西边的,我就同意,若是个怀川(人),坚决不同意!”
  我娘心知肚明。于是我娘嫁给了我爹。当时我爹还是不知其所以然。
  后来,我娘生下了我们兄妹五个,加上舅舅家的四个儿女,一共九个孩子全由我姥姥带大。孩子们从小耳熏目然,不断地听我姥姥唠叨:“长大了一律不准找西边的怀川(人)成家,要是找了个怀川(人),我可不认你们!”
  记住的就记住了,记不住也不当一回事儿。
  就这样渐渐的我们兄妹九个长大成人,姥姥终没有等到我们兄妹几个该找对象的年龄,早已在地下化成骨水了,也就管不着儿孙们娶不娶什么西边的媳妇,嫁不嫁什么怀川的汉子了。
  其实讨厌怀川人的不仅仅是姥姥,怀川周边的老一辈的人都讨厌怀川人。这一切都缘于怀川人的抠门与精明。
  好了,书说正传。
  怀川指的是先前的怀庆府。这是一个历史概念,是古代的一个行政区域,夏时称“覃怀”,后称“怀州”,元称“怀孟路”,明清为“怀庆府”。它的地理范围大致相当于如今河南省焦作市、济源市及新乡市的原阳县所辖地域。明清民间有“怀府八县”之称:包括河内县(现在分为沁阳市和博爱县)、济源县(现济源市)、孟县(现孟州市)、温县、武陟县、修武县、原武县、阳武县(原武县、阳武县现合并为原阳县)。
  怀川人抠门和精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那一年,我爹得到了我姥姥的允许,终于将我娘追到了手,同时成了一个倒插门的女婿。比我爹先进入姥姥家大门的是我的舅妈,我们新乡这里叫妗子,她是西边人氏,人称怀川。
  妗子是河内人,一口怀川方言,人长的漂亮,一张嘴说活却土得掉渣。
  起初,婆媳二人倒还相安无事,时间长了,不免磕磕碰碰。我姥姥烦儿媳妇,烦到了极点。于是,遇到一点小事,便恶狠狠的数落我的舅舅。
  “这辈子缺女人,哪的人不能找,找来这么一个怀川来做媳妇,要气死恁娘还是咋地?都说宁往东走一千,不往西挪一砖,你这个败兴的孩子,找祸害啊!”
  每逢这样的情形,舅舅不敢言语 ,只默默的在心里揣摩该如何来平息我姥姥的愤怒。
  晚上睡觉的时候在枕头边,妗子嘤嘤的对着舅舅哭啼:“恁娘见了俺整天介忔皱(指不高兴)着脸,不是嫌俺做事澁奈(指不规矩),就是嫌俺佯打耳睁(指磨磨蹭蹭),俺不知道图个啥,恁娘忒孤拐(指性格怪异),辖制(指不合乎道理地治人)人辖制的受不了,天天韶韶刀刀(指数落人)的,早晚,把俺给辖制死了,她才高兴哩!”
  舅舅好言相劝:“俺娘受过你们怀川的伤害,恐怕一时半会儿不能改变对西边人的偏见,让你受冤枉气了。”
  妗子还是哭:“你就背晦恁娘吧,恁娘不待见俺,你也不是个啥东西,说你人齐楚(指形象好)吧也不齐楚个啥,好像俺来恁家是为了打饥荒(指因光景不好而寻谋生路)来了,俺就是气死累死也填还不够恁老朱家对西边人哩偏见!”
  舅舅说:“你咋也成了咱娘,变成个韶刀精了!”
  妗子说:“俺也不是寻趁(指埋怨)你,早晚俺得离开恁家!”
  舅舅好话说了一箩筐,妗子也哭诉累了,加上舅舅的甜言蜜语,就安静了下来。
  小两口在郁闷之中爬进了被窝,在甜言蜜语中化解了郁闷,便悉悉索索,宽衣解带,把一肚子的委屈忘了一干二净,勃交打滚滚到了一起……
  我姥姥受过怀川人的伤害?是什么伤害,这得打我的姥爷朱二少爷说起。
  我姥爷家是一个在新乡开金银珠宝店的商户。朱家的营生属于前店后作坊,弟妹三个,老大负责作坊的打造,老二负责门面的经营。老三还是个学生,只管上学读书。
  上面一个大哥,下面一个妹妹,朱二少爷当然行二了。朱二少爷是个“商二代”,同时也是一个十足的花花公子。
  宣统元年,朱二少爷才8岁。
  正值壮年的朱老爷子,推着一两独轮车,车上搁着几件破衣裳外加讨要生活的一个小小的坩埚和风箱,带着老婆孩子从人称哧溜县的滑县一路西行,走街串巷,靠着一把好手艺,给地主老财,大家殷户打造金镏子手镯子,勉强糊口,一路走到新乡,然后在日渐繁华的新乡落了户。
  8岁的孩子跟着爹娘走街串巷,老两口一个拉风箱,一个锻金打银,顾不得对孩子的教养,由着朱二少爷自由自在地疯狂,散养的结果让这个宝贝儿子养成了一副巧舌利嘴见风使舵的性情,见人说人话,见鬼吐鬼言,不怕事也怕没事,没人管的孩子让朱二少爷成为十足的小老江湖。
  这一日,老两口接到一个活儿。西边菜市街的刘嬷嬷掂过来一兜散碎的银锭,要老两口打造一个汤婆子(即暖脚壶)。刘嬷嬷要的汤婆子特别,样子还是老样子,南瓜型的外观,但是她要上彩刻花儿的。刘嬷嬷拿了几幅花样儿,在样壶上比划来比划去,老两口有些作难。刘嬷嬷说这有啥难哩,不中的话就简单一些,只在汤婆子上刻上阴纹便罢了。
  老两口看刘嬷嬷态度坚决,给的加工费价钱也不低,便决定试一试。
  刘嬷嬷临走的时候,朱二少爷的爹朱老爷子对刘嬷嬷说:“毕竟做彩的汤婆子俺们没有做过,成不成你也甭笑话,俺会下功夫做哩。”
  称了散银重量,刘嬷嬷走后,朱老爷子仔细端详着那几张画认真地琢磨了起来。
  汤婆子早早的就从模子里倒了出来,散银锭做出来的比铜锡做出来的成色就是不一样,光洁,大方,耐看,很有分量。
  朱老爷子看着暖脚壶的雏形,在心里边狠狠的暗骂道:“这娘们儿,一个暖脚哩汤婆子弄成恁主贵的样子,烧包哩不清,还雕啥花哩!”
  骂归骂,做好活计才是一个工匠的本分,于是朱老爷子一头扎到作坊子里鼓捣起来那副让他头痛的雕花来。
  一直琢磨了七七四十九天,朱老爷子脸色苍白,胡子刺啦地走出了作坊。
  朱老爷子在汤婆子上雕刻的是“九九消寒图”。图中素梅点缀八十一格,格格有阴有晴,上阴下晴,谓之“九九消寒表”,日涂一格,红为阳,白为阴,涂满则寒消,则春暖而花开。点睛之处是,素梅之下,独立一座清雅庭阁,阁内和衣沉睡一美人,美人睡姿沉静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并镌刻题诗如下:砌雪无消日,卷帘时自颦。庭梅对我有怜意,先露枝头一点春。
  一个匠人,能把这样一个暖臭脚丫子的物件做成这个样子算是真动了脑筋。
  后来,我在我姥姥的压箱底里看到过这个东西,这个汤婆子的确做的很精致,但是有瑕疵,瑕疵应该在这首诗上,既然图为美人春睡,何来卷帘自颦呢?当时我的年纪小,还区别不出美人春睡与卷帘自颦中的瑕疵来,只知道落款中那个“宣统三年顿丘朱氏□团造”才是一个值得让人炫耀的夸口。
  当刘嬷嬷兴匆匆的来到朱家作坊取货的时候,朱二少爷带着一帮小厮跟在后头,一边拍着巴掌,一边嘻嘻哈哈的挤兑着刘嬷嬷:
  菜市街,
  胭脂巷,
  叽叽喳喳怀川帮,
  怀川话,
  怀川腔,
  腰里别着两杆枪,
  男人窟窿插烟枪,
  女人窟窿插个鸡巴枪……
  一遍又一遍念得挺顺溜,羞得刘嬷嬷一边挥舞这手绢,一边恶狠狠的轰撵着这帮小兔崽子,直到刘嬷嬷来到朱家作坊,朱二少爷他们这才一散而开。
  菜市街和胭脂巷是当时新乡最繁华的两个地方。菜市街怀川人多,顾名思义多以卖菜为生,却不仅仅是卖菜;胭脂巷妓女多,花红柳绿,以笑为生,卖笑也卖身。一街一巷紧挨着。白日里分不清道不明街与巷的不同,只有到了晚上,街巷之间的功能便格外分明开来。
  菜市街的山药卖的有名,山药是怀庆府出产的怀山药。
  《神农本草经》中有记载:“怀山药有补脾养胃、生津润肺、补肾涩精作用。”《本草经读》中有记载:“山药,能补肾填精,精足则阳强、目明、耳聪。凡上品之药,法宜久服,多则终身,少则数年,与五谷之养人相佐,以臻寿考。”
  老百姓传说:“怀山药神仙食,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男人女人都吃了,床受不了,楼上吃了,楼下受不了;地种多了地受不了。”你说怀山药神不神?
  传说中的怀山药神不神,胭脂巷的女人说了算。胭脂巷的女人把怀山药当成了宝,紧挨着菜市街为的就是借光。
  男人们把胭脂巷的女人当成了宝,闲来无事,就来胭脂巷尝鲜,一碗用怀山药熬成的养生粥下肚以后,不管管用还是不管用,算是壮了一身豪气,肾精上升,胆气冲天,直做的胭脂巷的女人骨头发软,浪语柔绵。
  坊间既然对怀山药强大的作用夸张到如此地步,还能不让那些食色男女不为之一动吗?因此,新乡的老人们都说菜市街专门为胭脂巷而开,胭脂巷专门为菜市街而生。
  怀山药和胭脂巷的女人成就了菜市街卖山药的怀川帮。
  怀川帮赚足了钱,却不大方,拿一句话来说就是抠!抠自己更抠别人。
  据说,朋友聚到一堆儿,怀川人少有自己掏腰包请客的,嘴上说的好,就是不行动,讨价还价是个家常便饭。
  这里的人们嫌怀帮抠,嫌怀帮人精明,于是编排了很多关于怀川人的笑话和故事。
  最为经典的一个笑话新乡人上到老人下到孩童都听说过并口口相传至今。
  故事的主人是两个怀川商人,一个唤做老精,一个唤做小精。
  一次,老精去小精家里谈点生意,坐下后,小精乐呵呵看着老精,边倒水边客气地问:“叔,还是不哈(喝)水?”
  老精一时没有缓过神儿来,眨了眨眼回道:“哦?哦!哈(喝)过了、哈(喝)过了!”
  生意上的事谈完后,小精又客气地问:“叔,还是不吃饭都走嘞?”
  “娘咦!不唤老汉哈(喝)水,不管老汉饭吃诌(就)骞(是)了,还哄人嘞!好你个小精精……”老精在心里骂了一通小精便悻悻而去。
  后来,小精有事去找老精,刚走到老精家大门口,老精就高兴地迎了上来,让着烟客气地问:“小精,还是不吸烟?”边问边把递过去的香烟收了回去。
  小精一只手应经神了出来却没接到烟,为了化解尴尬,便连忙比划着两个手指对老经说:“叔,俺都戒两年了!”
  说话间,老精又搬来一个小凳,小精刚要坐下来,老精又客气道:“还是习惯站着说说事情?”
  小精又连忙直起身来说:“习惯改不了,站着说、站着说!”
  末了,正赶上中午,老精斜眯了一下小精,眼里透着一丝亮光,笑迷迷地问:“小精呀,还是吃罢饭来嘞?”
  此时有些饥肠难耐的小精,忍不住道:“叔,啥时了?么(没)吃嘞!”
  老精晃着脑袋点指着小精笑道:“娘咦!吃了就吃了罢,还哄俺嘞!”
  小精哭笑不得地想:“娘咦!从北京到南京,人(ra)都说怀川儿精,老精精到底还是比俺小精更精呐!”
  这个笑话儿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年,直到现在,新乡这边,不对,是河南这边,两个人见了面依然还这么开玩笑。
  “你还是吃罢饭来了?”“你还是不抽烟?”“娘咦!吃了就吃了罢,还哄俺嘞!”“娘咦!抽就抽罢,还哄俺嘞!”然后才话入正题。
  东边人和西边人,尤其是怀川人在性格上的确是格格不入。
  刘嬷嬷是怀川人,菜市街怀川帮里卖山药刘老能的老婆。
  刘嬷嬷原本叫刘桂花,随着丈夫刘老能来到新乡做生意后,这个脾气有些怪异的怀川娘们总是找些麻烦事儿,不是找街坊邻居的,就是找自己家的事情,每日里扯的刘老能没有脾气。刘老能认为都是这个娘们闲来无事太空虚了,需要找些事情来弥补弥补,便领着自家的娘们到附近的高村找到天主教堂入了教,一来是期盼自家娘们在这个地方接触一些教友,相互之间释放释放内心的郁闷;二来让自己家的娘们也学一学那些修女们慎言慎行的规矩,不要整日里的咋咋呼呼到处找事儿;三来这个地方本是个洁净的场所,也不怕自家娘们被身边那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给污染了脑子。
  刘桂花在天主教会和教会的的修女、嬷嬷们呆的时间长了,修女们的玉树临风和其中的内秀没有学会,倒是和一些老嬷嬷的泼辣尿到了一个壶里,渐渐地刘桂花真正的名字便被街坊邻居们忘记掉了,刘嬷嬷就成了这个婆娘的代名了。
  刘老能也只是一个外号,真正的名字大家也不甚明了,和其他怀川人比较起来,刘老能在家里家外不算抠,但很精明。
  宣统元年,社会动荡不安,接下来的两年内,各地连续爆发了的起义,孙先生在日本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平均地权,建立民国”为纲领,把个大清朝逼到了绝路上,辛亥年八月十九日,武汉新军发动起义取得了胜利,废除了宣统年号,眼看大清王朝气数已尽,刘老能在心中估摸着改朝换代,宣统退位是早晚的事情。于是把手中的银票换成硬通货,然后把折下来的散碎银两打造成大一点的物件,兵荒马乱的年头这样做也便于收藏和携带。所以,每积攒够一笔碎银,刘老能便让自己的婆娘拿到朱家作坊里化零为整,刘嬷嬷是朱家的老主顾,隔三差五的到朱家作坊打造金银首饰或者挂件、摆件乃至实用器物,这些年也积攒了不少物件。从这一点上来说,刘老能的确很精明。
  刘嬷嬷来到朱家作坊,朱老爷子正陶醉在自己倾心打造的那把银质的汤婆子里呢,见老主顾来取货物,一向木讷不善言谈的他破天荒的对刘嬷嬷开了句玩笑:
  “你还是吃罢饭来了?”
  刘嬷嬷气不打一处来,媚着眼冲着朱老爷子喊道:“恁龟孙儿(le)子埋汰人(ra)你也埋汰人(ra),大小老少都没个正经!”
  朱老爷子莫名其妙起来,一张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那股少有的兴奋劲儿一下子跌落到了冰窖子里去,脸上的表情又重新回到了木讷上来。
  刘嬷嬷只顾喋喋不休的唠叨,把先前朱二少爷和小伙伴们编排的谣儿一字不差的学给朱老爷子,看到朱老爷子的脸色沉阴到了极点这才罢了。
  刘嬷嬷从朱老爷子手里接过刚刚打造好的汤婆子仔细端详着心中好生喜欢,脸上却不动声色。
  朱老爷子上称称了汤婆子,告诉刘嬷嬷:“本银原是二十四两,按老规矩,刨除两成的加工费,还余十九两二钱,刘嫂看清楚我给你包好。”
  刘嬷嬷说:“别慌,怕是俺听错了,按老规矩在刨除两成加工费,余下的零头还要折去半成,你还需找给我四钱的零头才是。”
  朱老爷子说:“这一次说好了的,你要的器物是镌镂雕刻,我是尽了心了的,这个价钱恐怕没有哪个会做的。”
  刘嬷嬷说:“说是说好了,俺也不昧你的功夫钱,这个花色比起老凤祥来缺了些精致,俺也不甚喜欢这个样子,如今造也造好了,俺也不说啥,只是图个便宜,若不是这样,俺何苦来你这个破门小店哩。”
  朱老爷子本来就不善言谈,刘嬷嬷灵牙利嘴这么一绞缠,便无话可分辨。
  刘嬷嬷不由分说地从货柜上拿了个银戒指戴在手上:“不如绕上这个戒子算了,俺也不计较四钱两钱了!”
  言完便一扭着屁股夹起来汤婆子离去。
  朱老爷子心里暗暗的骂道:“死娘们儿,沾光沾哩磕碜人!”
  一个晌午,朱老爷子心里窝着一股气,别别扭扭地一直挨到了晚上。
  而朱二少爷和几个混账的小伙伴一整天却不知疲倦的斯跟在从菜市街和胭脂巷那边出来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屁股后边,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小孩子们念叨的谣歌:
  菜市街,
  胭脂巷,
  叽叽喳喳怀川帮,
  怀川话,
  怀川腔,
  腰里别着两杆枪,
  男人窟窿插烟枪,
  女人窟窿插个鸡巴枪……
  直到日落西山,朱二少爷一身汗臭泥猴一般回到了家。
  往常这个时侯,朱老爷子已经是筋疲力尽躺在堂屋里的床榻上休息去了。今天不是,白天朱老爷子听了刘嬷嬷告的状,同时受到刘嬷嬷的指桑骂槐的奚落,最后又赔上一只银戒指,肚子里憋的窝囊气一时发不出来,正等候着要发落儿子的恶行呢。
  朱二少爷一进家门,就被娘悄悄地拉到了一边。娘说:“你这个千刀万剐的祸害精,不学好在大街上胡闹腾啥嘞,刘嬷嬷都告诉恁爹了,今晚有你的好看!”
  这天晚上,朱家作坊的后院里里传来惨烈的杀猪般的嚎叫,朱二少爷被他爹朱老爷子打的皮开肉绽。
  朱老爷子发狠的将儿子整治了一番,同时从内心深处埋下了对这个怀川娘们刘嬷嬷人的愤恨,继而让他对整个怀川人也产生了许多戒备,这种耿耿于怀久久不能释放开来。因此,朱老爷子放出狠话,从此朱家的人不能和怀川人攀缘,尤其是儿女婚事。
  “宁往东走一千,不往西挪一砖”成了朱老爷子后人不可逾越的一道门槛。
作者:乃涛 时间:2017-12-07 21:59:21
  没人喜欢看吗?
我要评论
楼主ty_一汪清水1 时间:2017-12-11 09:25:32
  第二章:朱二少爷和琴儿
  朱家二少爷头上戴着一顶礼帽,手中拄着一根文明棍,金丝墨镜架在鼻梁上,身后跟随者两个小伙计,威风排场地来到胭脂巷。
  十九岁的他不能说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但是对于男女方面上的事情肯定不会陌生。
  朱二少爷的造访,让胭脂巷的老鸨们一半是欢喜,一半是忐忑。欢喜的是朱二少爷出手阔绰,粘不粘腥都会甩上几个子儿从不吝啬。忐忑的是朱二少爷太闹腾,闹腾起来天翻地覆,普通丫头们伺候不住,名花在别人眼里是名花,但是在朱二少爷眼里是残花败柳,主要原因是他是在这一片街里混大的,谁家的筐里有几颗杏了如指掌。
  朱二少爷在这方面有一个信条,饿死不吃二馍,既然是不吃二馍,朱二少爷来到这个地方也就是图个表面上的快活闹腾闹腾罢了。
  最近一段时间,朱二少爷来胭脂巷的次数勤了一些,闹腾却少了,他看上了一个叫琴儿的姑娘。
楼主ty_一汪清水1 时间:2017-12-11 09:26:23
  入了青楼的琴儿和其她窑姐不同,家道中落没有办法让他爹抵押给了胭脂巷瑞安楼的老鸨“大烧饼”,说是来年就给赎回去,“大烧饼”与她爹也是熟门熟户的老朋友了,所以搁在堂里没敢轻易让人破身。
  严格地说,朱二少爷和琴儿也是从小相识的,琴儿家就住在菜市街,怀川帮里的一个小怀川,如今已经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
  朱二少爷每每来到琴儿这里,便安分许多,相互之间不仅没有什么青楼里的非礼,相反却多了许多客套,他们俩有的是说不完的话儿。
  朱二少爷平日里的桀骜不驯以及所作所为,一直是他爹朱老爷子心中的痛。
  这小子虽然打8岁就跟着自己走南闯北,在城里长大的他既有见识又聪明伶俐,却没有个正经样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瘦弱的身板也不是个干活的料。
  朱老爷子苦心经营十年有余,终于在新乡有了立足之地。先是在新民街买下了临马路的一溜门面,后来又扩大了经营规模,招了几个伙计,前店后坊倒也凑合,生意不热也不冷,日子却过的红红火火。
  眼看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但是朱老爷子的心结却散不开来。
  于是,朱老爷子从老家把大儿子也安置到了新乡,想把自己锻造金银首饰的技艺精心传授大儿子,以期帮助自己打理日常生意。
  大少爷和二少爷不同,从小在老家吃惯了苦,憨厚也耐劳,出个蛮力倒没得说,但整个的加工手艺一套下来,大少爷怎么也学不来,最后只把化珠和浇铸两项粗活掌握住了,至于花丝、烧蓝、錾花、点翠、打胎、蒙镶、平填等等细发一点的活计,从大少爷手里出来怎么看也不像那么回事儿,朱老爷子无奈,每当看到从大少爷手里做出来的玩意,总是先叹一下气,然后便不停地数落着:“我的儿吔,这一辈子你也就是个打金镏子做银耳环的粗匠人喽!”
  二少爷脑瓜子灵光,却不肯做。朱老爷子更没有办法,只好把细发一点的活计交给大徒弟润生,后坊有大少爷照应着,前堂有大徒弟支撑着,生意做得倒也顺当,朱老爷子心里却不顺当。
楼主ty_一汪清水1 时间:2017-12-11 09:33:21
  写豫北风情的小说,第一次在天涯发文,欢迎各位朋友围观并提出宝贵意见!
  • 小谢青蛙: 举报  2017-12-11 10:09:23  评论

    写的挺好,本来以为是调侃我们这里猪二进来的,但看看还一直看下去了,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花落红尘香如故 时间:2017-12-11 10:07:22
  欣赏佳作,感佩才情!更新篇幅不宜太长,太长没时间细品。个见 *^_^*顺致问候!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