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七则

楼主:还是打瞌睡 时间:2017-12-08 08:18:11 点击:47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081017 晴 14~26度 杂谈与杂种
  二者有联系吗?没有。但只所以拟下这个题目是因为,杂谈里不不时的会冒出一些不明国籍的杂种来,他们倒是希望让人称为“世界公民”,可惜的是在大家的眼里永远摆脱不了杂种的命运,因为他没有根,因为他数典忘祖,因为他搞不清楚自己的血统。
  刚才给几个外国老大QQ,,摘其精华,记录如下:
  柏拉图:毫无疑问,我的祖国是希腊,我是希腊的骄傲。
  希特勒:我是伟大的日耳曼民族的儿子,祖我感恩于我的祖国。
  圣女贞德:为祖国而战,我是法国人。
  小布什:出卖美国利益的,不是美奸,是他妈的什么!
  东条英机:我承认你个杂种是我强奸后的遗孽了吗?
  孔子:难道还有一些认为我不是中国人吗?
  上面这个问题来自于杂谈一个东东的提问。当那些名人做了回答时,这个东东,先放了一个法国屁,然后一甩他的中国小辫子,拖着他的日本腔,说出了这样一段美国话:
  诸位,我不知道我的祖先,但我知道我生活在地球村里,是个世界公民。我查了我的家族的历史,大汉时,我们的男性祖先被匈奴俘获,后来为他们效力,所以我的血管里流着匈奴人的血;大宋国时,我们的女性公民被虏到了大金国,我的血脉里有着女真的血统;大元时我的祖先又被蒙古强奸了一把;大清时,又被女真强奸了,我已经搞不清楚我的血统是什么了。八国联军进来时,我的母系又遭到了德、法、俄等联军的强暴,接着,又被日本人狠狠地搞了一回。我他妈的已经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了。谁说我是中国人我给谁急,我他妈的投靠谁,都不能说我是汉奸,更不能说我是狗娘养的。我比你们都强,我是世界公民!世界公民,你们懂吗?土们!
  啊…..呸!众英豪们不约而同的向他飞出了一口痰。然后都大笑着说:
  原来是个他妈的没有祖国的杂种!
  这杂种一脸的浓痰,狠狠地比划着说:在红袖杂谈,没有人敢这么说我,你们等着,儿子敢吐老子……..
  不被人认可的杂种终于灰溜溜的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台阶,消失了。


  081110 晴 2~14度
  在《小绿、坏菜、青砖碧瓦、青衣怀刀请进,研究哲学问题》里的跟帖:
  我想这就给一个人的信仰一样,首先要信。喜欢哲学的人他是信哲学的,相信它的力量,相信它能够解决一些问题;基于此,他就会用哲学的视界去观察、思考。他不说出来倒还罢了,一旦说出来,就很难让周围不十分了解哲学的人感到很费解。而他越是坚持就会越让人感到偏执。我一直认为,喜欢哲学的人与普通的人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平常的时候,各自不相往来,而一旦发生了关联,就很麻烦,很有些扯不清楚的意思。
  老核最有发现权,因为他们家族出了几个哲学博士。我听他给我讲,与这些哲学博士在一起,是要有坚强的意志力的。一般人难以承受,因为在我们看来,那确实很有问题的样子。但他们看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是说你首先要“信”,不信何来力量。我是在说接受哲学的这个人,而不是在说哲学。
  哲学其实与中国的“道”异曲同工,道在哪里?庄子说,道在屎溺中,也就是说,道无处不在,而哲学同样是无处不在。
  任何一个人都生活在哲学中,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有的很惬意,有的很郁闷。我理解的哲学,就是人对人生的一种态度,人的具体实践,就是在履行自己的哲学观。这可能很狭隘,而事实上大多数的人都是这么做的。
  中国古代的那组名诗《古诗十九首》完全可以当作哲学来读、来阐释;而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说的其实更是哲学了,许多人并没有站在哲学的高度去诠释。比如王氏的三个意境说,等等,事实上许多,他说的都是哲学,为什么不去做哲学的理解,而仅只是局限在文学的意义上?
  哲学这个字是个泊来品,因此一些陋人就认为中国没有哲学。简直胡说八道!你可以说他不系统,没有成体系,但哲学是无处不在的。不要拘泥于名词,要看实质。老子的哲学就很令人神往吗?可真正有几个人参的透的?
  举个例子:卡夫卡与老子
  这两个人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而事实上卡夫卡的小说在演绎着老子的哲学。
  卡夫卡一直对老子的哲学着迷,他不止一次的在日记里、在与朋友的对话中阐释着自己对老子的理解。他把老子的哲学运用到了自己的文学创作中。但很少有人做这方面的研究,都在沿袭西方主流媒介的说法。
  你那老子这个哲学武器去剖析一下卡夫卡的小说,那是非常有意思的。卡夫卡就是在说明老子的哲学。


  081208 晴

  1,关于甘地
  甘地主义要想成功必须选择好对象,对民主的可以,对独裁的绝不可以。我们实质上一直都是独裁政府,尽管民主和独裁没有绝对的,但我们没有那样的社会基础与民主意识的积累,这个应该是最主要的。这个和我们的传统有很大关系,与一个民族的思维惯性很有关联。那就是社会的体制在变,但民众的思想没多大的变化,只是表现的形式不同? 变的只是形式,正如我国的宪法,说得很好,公民有自由结社的权力,但它决不允许你自由结社。只是形式,骨子里仍然是专制。比如宪法规定每个公民有自由结社的权利,可这个权利谁敢使用?你一结社,马上就会给你扣上反动组织的帽子,你的成员就会秘密的消失。甘地一旦面对独裁,就显得很蠢,那一套是根本行不通的。再给你一个资料,你就可以看出他的愚蠢:
  随手翻乔治奥威尔的随笔集《我为什么写作》关于圣雄甘地一篇,发现甘地的一些很极端的看法。
  一,在德国残杀犹太人时,甘地有言“欧洲的犹太人应该全部自杀,以换取全世界对犹太人的同情”。
  二,甘地后来素食,言称,宁可他的妻儿死去,也不喜欢他们吃动物。
  三,甘地后来禁欲,认为常人的男女之事只应为了繁衍后代,其他时候应该禁欲。
  印度人的抽象思维发达是出了名的,此种在普通人觉得极端的看法,多半是形而上推理的结果,其情形如同我这等男生中学时候的高谈阔论。在第一条的推理逻辑上,甘地其实已经与希特勒如出一辄。希特勒藉由种族学说,甘地藉由非暴力学说,但都视千万生命之死为抽象之数字。
  在这一点上,他们是同代人,

  2,关于萨科奇接见达赖是否抵制法货
  萨科奇接见达赖那个,抵制法货,你咋么看哈?
  萨科奇就是个政治流氓,不要怨别人;愿我们的政府太没头脑。别人需要你时就对你好,不需要你时就把你一脚踢开。不抵制法货,为什么抵制?目的是什么?法货何罪?政府太无能,没有远见,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问题是,别人就干涉你的内政了,不但一次的干涉,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干涉。那么,你的这个政府是干什么的?你在国际上是个什么角色?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要问自己?是啊,我们国家几乎没有什么国际形象,一个个都是软皮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强硬,你就没有见它强硬的时候。政府非常的无耻,其智囊团都是些目光短视的恐西方分子,一见西人就眉开眼笑、直不起腰来的。作为我们清醒的大多数,最好不要作他们的工具。看看俄罗斯!强硬起来了。你一旦强硬起来;他们只有害怕的份儿,一群软皮蛋。尤其是那个无耻的×××时代,别人把咱们的大使馆给炸了,他竟然躲了三天不敢露面。国内汉奸很多,汉奸太多,尤其是网络上。现在有些强硬了,比上届进步多了。一个政府,一旦对外稀屎团,又软又矮;对内干屎橛,又臭又硬,那它就会很没出息,不但外国的政府看不起它,国内的人民更是看不起它。


  081209 晴 关于鲁迅的一个跟贴
  荼毒后世一文革(我的打油诗里的一句)
  想到就觉得很无语,我们中学用书上基本上除了鲁迅,其余同时期作家的文章都不选,因为很多都被鲁迅骂过………比如胡适、粱实秋…(云海尘清语)
  这件事情的发生,不怨鲁迅,而是那些有所用心故意打鲁迅旗的人所为。想起一件事,有人问老人家,如果鲁迅生在这个时代会怎么样?老人家沉默片刻说:要么他不说话,要么到他改到的地方去。可见鲁迅从头到尾都在被利用。这与儒家文化的遭遇一样,被统治者取其糟粕弃其精华的利用了,于是后世的人再骂孔子如何如何就太不道德了。只要你稍微了解一点情况,孔子的思想在当时是被统治者排挤的,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那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利用鲁迅达到自己的意图,结果却适得其反,无谓的让鲁迅做了牺牲品,让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对鲁迅起了反感,这实在是一个误会,一个被有意营造起来的误会。人们的矛头都冲鲁迅去了,而真正需要鞭挞的却躲在了背后,鲁迅成了一面盾牌,掩盖了问题的实质。真正的罪犯跑了,鲁迅成了替罪羊,成了人们发泄郁闷的排泄筒。因为他不在了,无法辩解,这实在是非常可悲的事。
  鲁迅是一个伟大的人,也很有自知之明。这读读他的遗言就可以明白,他的头脑很清醒,不让自己的后人做空头文学家,他真正看到了空头文学家的危害。要想真正了解鲁迅,一定要回到他的那个时代里去,不然,就永远不会理解他为什么要说“一个都不饶恕”。人们记住了他骂的人,却忘记了那些人联合起来对他的围攻。因为鲁迅是一个人,而那些人是一大堆。博弈到最后,那些人的徒子徒孙成群的站出来了,为自己的老师辩诬。沉默的鲁迅就这样被一再的误解了。但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被颠倒了的东西总会还被颠倒过来的。 你读读被鲁迅骂过的人对他的回忆文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包括林语堂,对鲁迅都是极为的佩服,这才是真正的交手。
  -------081209天涯应侯范雎《杀戮书.八王之乱》与云海尘清的跟帖


  081211 阴 -1~12度 一段对话
  •我不喜欢一切奢华,没有情趣,好东西会被我糟蹋的。
  •呵呵,都是在玩儿,不要太在意。
  •呵呵,我没有玩的境界。
  •你总是很悲观、很忧郁,要有信心一些,对生活、对朋友、对周围环境,不管对任何事。
  •我适合去修行,事实上,我开始去教堂了。
  •呵呵,中国人是什么都不信的。
  •我需要。
  •问题是你是在找一种出路,一种需要,我很担心你的这种精神状态会影响自己的孩子。中国人信什么往往功利性很强,需要决定论,因此有时上帝也显得很可怜。中国人需要他似乎是让他解决实际的问题,心理的或者其他的。
  •是的,就是因为孩子,我觉得靠我教育孩子很可怕,我需要有帮助。
  •要让孩子健康成长,要让他对生活有信心,对人有信心。你现在的这种心态不是太好。
  •因此我找到上帝,我正在和他交流,我希望他给我力量和方向。
  •可孩子呢?也要给他一个上帝?中国人要依靠自己,也只能依靠自己,任何人也无法拯救自己。
  •我希望孩子更是如此,如此,就不是我一人在教育孩子。上帝教人的方式很有艺术,他让人对自己对生活有信心。我觉得还好。是的,信的人很虔诚,很慷慨。
  •呵呵,我只信自己,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自己为自己的生活掌舵;但我尊重别人的信仰。
  •是的,目前我我也是唯心主义的上帝,在我心里,他还没有和自己分离。
  •如果信一样东西只是为了解脱某些事,大可不必,调节的方式很多。
  •我要找最可靠的。
  •你认为什么最可靠?
  •我希望自己最可靠,但不是,所以我希望是上帝。
  •你为什么对生活、对自己这么失望,你对自己的家庭很失望吗?对爱人?
  •我从小是个听话努力的孩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家长教师周遭对我的根本的教育。而事实我学习有了障碍,天天向上,很让人困惑,我对家庭,爱人的不满其实是次要的,根本还是对自己不满。对自己不满无可宣泄,只好拿爱人撒气,其实他好还是坏对我影响不大,我并不在乎。
  •你现在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又是在首都,有自己的房子、车子,在外人看来,已经很不错了,为什么对自己不满?要知足呀,知足者常乐,你还是应该从中国古老的传统智慧里找资源,找自己需要的寄托。你现在主要是把孩子教育好,还有,调节好自己的生活,这很重要。
  •恩,我都知道。谢谢你对我这么说,我面上做得还过得去,内心是有这么些阴暗的。别人不知,自己知道。
  •很感谢你对我吐露心声。但我希望你要负起责任来;你现在不止是为了自己活着,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丈夫,一个家庭。一定要让孩子健康的成长,你要保证你自己不出任何问题,你一旦垮了,一切都完了。
  •恩,我在努力啊,你们应该可以看到的,我写童话,去教堂,都为此。我要去散步了,再见!不会的,我是不会有那样的意外的。
  •好的,再见!祝你快乐!


  081212 阴 -1~12度。一个问题的回答
  大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们男人是不是即使有女朋友了,还很容易喜欢上别的人。对不起啊,这个问题可能很冒昧,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特别从男的角度看这个问题。男人是不是很容易变心?
  这个问题不是一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基于我对一些男人的了解,当他们有了女朋友后,仍不妨碍他们再去与别人做爱,说做爱比较好,因为做爱不一定是喜欢这个女人,做爱只是性,差不多与爱无关。而自己的女朋友他应该是爱的。与别的女人做爱可能就是一种排解吧,一种证明自己力量的表现(对于一些男人是这样的,他们想通过不断的与不同的女人做爱来证明自己能行,事实上这种男人往往可以归为对生活不是太自信的那种)。因为现在的社会给男人提供了一个可以随时随地做爱的环境,所以他们也就把这些看作一种可以接受的必然。而女性就不一样了,一旦爱往往非常的专一,这就是对女性的一种不公平;但奇怪的是,这种不公平却是女人自己强加于自己身上的。在这之前是传统美德,这之后,却一再的成了被社会世俗嘲讽的对象。她们不断的迷失在现代社会里,不知道究竟如可去做。而对于男人来说,他们一方面需要女人的忠诚来证明自己的魅力,一方面又需要不断的追求其他的女人来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与生理需求。你知道吗?现代社会色情场所非常的多,在外面的男人很难抵抗得住诱惑的。一般的家庭妇女离这样的场所很远,不清楚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做什么;而一旦知道了,对她们心里的冲击将是灾难性的。当有了更好的选择时,男人与女人重新选择的机会应该是相同的,除非有着牢固的情感基础。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二者不在一起,两地分居,更是危险,两者分离的可能性更大。现代社会给男人与女人的放纵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天地,没有人在特意指出里面的不道德了,大家都在漠视。社会上大量的通奸行为的出现就是证明。而互联网更是通奸的同谋,许多女大学生的第一次都是这样失去的,尽管100个里面有99个都是很失败的。道德观没有了,社会在沉沦,人也在沉沦。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你看看我写的那首《卓文君》也是再说这个道理,自古痴情总遭弃,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


  081214 晴 -4~12度 游行示威与爱国热情
  群众的这些表达自己愿望的行为,真的就是暴力吗?那萨特走向街头与警察对峙是不是更暴力?我们是不是应该在维持秩序上做文章,做到有秩序、有礼节的抗议。难道群众公开表达自己的愿望就与暴力有缘?群众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愿?当外部力量的拳头向你打来时,你该如何去做?国与国之间的博弈难道让群众回避吗?家乐福事件我觉得是好事,它说明群众也在思考一些问题,何况只是在抗议,表明自己的一种态度而已,怎么会与暴力有关?难道中国人只配被人欺负、并且还要对被欺负着叫好?当一个国家面临危机时,什么更重要?群众的呼声难道就那么可怕吗?那么如何才会有一个更加民主和谐的社会,让他们都不吭声吗?诚心的向老先生请教,晚辈对那些看起来很聪明的人实在搞不明白。
  在西方一个群体对某些事要表达自己的愿望,游行示威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为什么在我国就会与暴力有关联,难道我们真的就是一个劣等的民族,只知道窝里斗?当外部力量一步步对我上紧绞索时,我们自己还要互相责难,喋喋不休。我很不理解,我们的国人怎么会这样!没有了民族的概念。你只要一表达自己的愿望,就给你扣一个民族主义的大帽子。没有了国家的概念,你只要表达一点儿有益于国家的言论,就会被扣上某党的代言人的帽子。请问,有这样一个古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到时候,天塌地陷了,谁能拯救你?外来的神仙是不会拯救你的。理想永远是理想,现实永远是现实。好多情况下都是空谈误国的!中国这样的教训太多了。
  我也读了那些所谓的“民主”人士的言论,他们总是在夸大其词,再处处说着别人的愚蠢,宣扬者自己的聪明,制造着一种可怕的氛围。他们总是在破坏,淋漓尽致的畅言着自己的破坏计划,而真正的建设性的东西就很少,只不过是一些西方的一些人嚼过的东西的翻版而已,真正的空谈是要误国的。这些人在关键的时候是没有大局观念的,只是为了自己那点儿可怜的思想,而不管国家所受到的威胁和人民愿望的表达,这就是知识人的无道德、无廉耻!
  我们能不能站在一个相对公正的立场上说说话,比如这些问题的发生首先是双方意识形态的不同、文化背景的不同、相互的缺乏了解所造成的隔阂;通过这些一系列的摩擦有可能在共同理解的目标下前进一步。法国这么做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法国人对西藏问题惊人的不了解?那些个所谓的西方这些年来在背后对中国在做着什么?我们的政治体制是需要改革,但那些不分场合、不论轻重的喋喋不休是不是更讨厌?好像这个国家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天塌下来,他都不管不问,只是跟个神经病似的时时刻刻念叨自己的那几句烂话,这种人是不是更垃圾!
  近百年中国的现代史证明了一些人总是在利用群众的爱国热情作自己的文章,甚至不惜让某些局势失控、浇油。先生的担忧不无道理。但也应该看到,一百年来,国民的素质还是在一步一步提高中的。这要感谢那些清末民初的启蒙者,他们把大量的思想传布到了国内,后人从他们那里吸取了无比珍贵的精神资源,我们对之应该感恩!我个人认为,国家概念、民族观念还是必需要有的。五千年的存在必需要对未来的历史有所贡献,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都粉碎,一定要把精华留下来,西方的许多思想都可以在我们的春秋战国的思想大解放时找到源头,我们应该捡起那些统治者因为害怕而摒弃了的珍贵的思想资源,让它们一直流传下去。很少有人在这方面下功夫,一提到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否定,把无知当学识,把谩骂做思想,张口闭口“工具理性”、“西方文明”,却看不到自己的优势,我觉得这些人实在没有什么出息。
  突然想起了德国汉学家顾彬的一句话:互相之间不能完全的理解,无论如何不是个灾难;忘记了我们习惯性的缺乏了解,这才是灾难。我想,这也是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的人民之间总在敌视的一个因素。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燕言行 时间:2017-12-08 10:07:51
  血淋淋的见地
作者:魔皇2013 时间:2017-12-08 18:19:20
  经历了文革,五四启蒙都泡了汤。
作者:黎明人在江南 时间:2017-12-08 20:01:27
  分析的很到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