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姬回忆录》乱世才女的传奇人生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2 21:18:54 点击:177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陈留董祀妻者,同郡蔡邕之女也,名琰,字文姬。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
  适河东卫仲道。夫亡无子,归宁于家。
  兴平中,天下丧乱,文姬为胡骑所获,没于南匈奴左贤王,在胡中十二年,生二子。
  曹操素与邕善,痛其无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而重嫁于祀。

  ——《后汉书。烈女传。董祀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1张 | 更多 |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2 21:19:59
  一.乱世初见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那年,我7岁,我已经记不清具体的时日了,但,他们的呐喊声还依稀回旋在耳边。

  那天,他们烧毁了官府,杀害吏士,四处劫掠。他们有着醒目的标记——黄巾,他们如同一只只暴走的野兽,已经……杀红了眼。

  我紧紧地贴在墙边,四处搜寻人群中熟悉的身影,一遍又一遍,刺目的嫣红和不绝于耳的呻吟声撕扯着我的神经,我崩溃大哭:“娘亲!”

  “别怕!”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我停止了哭泣,茫然地看向来人。

  他站在我的面前,逆着阳光,小小的身子挡住了周遭的嘈杂和杀戮,光线刺眼,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觉得,那一定是天神般的面孔。

  他握住我的手,拉着我快步离开,他的手很小,却莫名的让我有安全感,我就这么没有丝毫反抗的,跟他走了。

  我们坐在小溪边,这里没有血腥和厮杀,我看着水中,他的倒影,鱼儿打碎他的影子,又慢慢重组,一次又一次。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坐着,直到夜幕将要降临,他带我回家,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远,消失在记忆深处。

  我已经记不清他的面容,只知道他的眼神,干净而又澄澈,他的手,小,却有力。

  他交给我一枚玉佩,上面刻着“王”字,他说:“不要怕,它会保护你的。”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8-02-02 21:38:18
  嗯,粗看就很不错哩。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3 21:25:09
  二.再无可能

  “文姬啊,河东世家大族卫家公子卫仲道上门提亲,你看……”
  “可……”眼前浮现6年前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神,我欲言又止。
  “怎么了,文姬可还是不愿?”父亲微微皱眉,似乎有些惋惜。
  “一切……全凭父亲做主。”就在爹爹即将开口之际,我低声应道。
  爹爹松了一口气,似乎担心我反悔,很快便派人去请卫家长辈前来商讨婚事。
  我欠身施礼,一滴清泪滑落,了无声。
  那一年,我12岁,父亲被董卓所征,举高第、补侍御史,又转持书御史、迁尚书。三日之间,周历三台,迁巴郡太守,复留为侍中。
  一时间,高朋满座,宾客盈门,作为父亲唯一的女儿,无数世家公子上门求亲,而我,一直在等,等那个记忆中的小男孩。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有越来越那模糊的记忆,和那枚刻着“王”字的玉佩,也许,这虚无的等待,应该结束了吧!
  次年,我被许配给河东卫家,我在想,如果,我再等一年,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初平元年四月十六日,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我站在屏风后方,看着他——记忆中的男孩,在宾客间对答如流、引经据典。
  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我听父亲说,他是王公之子——王粲。
  “王粲!”他的名字在我的心间来回书写,原来,他就是王粲,那个传说中天赋异能的少年。
  “王公子。”我看见他在独自在花园里散步,我知道,我应该回避,但,我竟不由自主的轻唤出声。
  他转身看着我,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澈,但,我分明看到了他眼底的欣喜和悲伤。
  我们就这么对视着,这一刻物非物,人非人,我们仿佛回到了7年前的初春。
  我想问他,当年所给的那枚玉佩,是否代表着什么?他为什么不早点出现?他……是否还记得我?
  “王公子,这是您的玉佩。”千言万语划过心间,最后,我含泪将玉佩塞到他的怀里。
  问了又如何?我与卫家已定下婚约,与他,再无可能,我没有办法不顾家族的名誉毁亲。
  此生,只能错过。
  我看见他的眼底慢慢划过裂痕,似乎在控诉着什么,我转身快步离开,不敢再看他。
  而这一别,就是十八年。
  • 檀小七: 举报  2018-02-04 10:44:01  评论

    王粲(177-217),字仲宣,山阳高平(今山东邹城)人,“七子”之一。汉献帝初平元年(190),董卓劫持汉献帝迁长安,其父时任大将军何进长史,王粲随父西迁,在长安见当时著名学者蔡邕,深为蔡邕所赏识。
我要评论
作者:绿波央里鸬鹚 时间:2018-02-04 14:54:35
  蔡文姬是个大才女,红袖又看到好文章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4 21:04:13
  三.嫁做人妇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我穿上亲手缝制的嫁衣,坐在铜镜前,镜子里的自己眉如远山含黛,目似秋水横波。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那个扎着小辫,靠在墙角哭泣的的小女孩。双眼蒙上一层水雾,我微微抬头,不让泪水模糊了妆容。
  娘亲站在身后为我梳发,她念着祝福语,嘴角带着笑容,眼底……却泛着泪光。
  红盖头缓缓地遮住我的视线,埋藏在盖头下的,不止是我的容颜,还有过往的一切。
  那记忆深处的小男孩,注定只能是心头的一粒朱砂。
  初平三年春,我远嫁河东,丈夫卫仲道身体羸弱,药不离身。但,他待我极好,他喜欢坐在案边看我写字,听我抚琴,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
  有时,我在想,若是能与他一起吟诗作画,相伴终老,似乎也挺好的。
  但,这一年,注定是不平静的,新婚不久,董卓被杀,爹爹因为发出一声叹息而被王允下令缢死,娘亲受不了刺激上吊自尽。
  就连丈夫也在此时倒下,他卧病在床,我衣不解带,日夜照料,然而,他终究还是没有熬过那年冬天。
  兴平元年,为丈夫守孝三年后,我独自回到家乡。
  卫家容不下一个克死父母双亲,克死丈夫,无儿无女,无依无靠的寡妇。
  我独居在爹爹生前买的一处小宅里,依靠双亲留下的嫁妆和变卖书画营生。
  日子虽然清苦,却也平静,但,我既生在乱世,便注定无法安然度过余生。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5 19:44:19
  四.匈奴入侵

  兴平二年,董卓部将李傕、郭汜等人伙同北方的胡兵进犯长安,他们四处烧杀抢掠,一时间,死伤无数,民不聊生。
  原野上,旷无人烟,不时看到一具具无人认领的尸体,纵横散落,隐约还能听见豺狼的嚎叫声。
  而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如何逃脱魔爪?
  很快,胡骑闯入小宅,所有财物皆被搜刮一空,他们将我丢在马车上,车上载满了汉族女子,她们哭喊着、挣扎着,却始终无法逃脱。
  马车边挂着无数颗汉族男姓的头颅,鲜血从空洞的脖颈滴落在地,在马车后方留下无尽的血痕。
  我知道,我们要么沦为玩物,要么成为奴隶,而这两种下场,对于汉族女子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
  马车在郊外停下,胡人扔了一些干粮给我们,我味同嚼蜡,难以下咽。
  这时,一名少女悲鸣一声,猛地撞向车檐,离她最近的胡人士兵一把抓住她,将她狠狠地摔在地上。胡人拿起椎杖,砸向少女的背部,一下又一下,少女很快便昏厥过去。
  当时已经入冬,冰凉的湖水泼在她的身上,她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着,那几个胡人士兵似乎想绝了我们寻死的念头,他们不停地抽打着那个少女。
  他们的眼中没有一丝温度,仿佛自己虐待的,并不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原本哭喊着的女人们紧紧的抱在一起,不敢做声,我扔掉手中的干粮,大喊一声:“住手,你们想打死她吗?”
作者:杨韶明 时间:2018-02-05 19:46:43
  莹莹薪火传万家,只为守护心中玉。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6 21:00:40
  五.势不两立

  胡兵愣住了,他们那令人生呕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来回游走,我隐隐感到不安,却仍倔强地瞪着他们。
  随即,我被粗暴地拉下车,推倒在地,几个胡兵淫笑着看着我,他们撕扯着我的衣服,我越反抗,他们越兴奋,就在我临近绝望的那一刻。
  “住手!”深沉而有力的声音响起,胡兵的动作随之停止,他们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
  我衣衫不整,发鬓散乱,此刻,我是多么的狼狈,一股前所未有的耻辱涌上心间,我几乎想要就此了结自己的生命。
  我紧紧地抱着衣服碎片,泪水无声无息地流下。
  骏马我我的身前停下,一个身穿战袍,手持马鞭的男子,坐在马背上看着我,他挡住刺眼的阳光,仿佛多年前的那一幕重演。
  他指着我,说:“这个女人,是我的。”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匈奴的左贤王去卑。
  那天深夜,我就像货物般,被梳洗干净,送到他的帐内。
  烛光摇曳,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的眼神很柔,完全没有白日的嗜血和冷硬,他说:“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我要封你做王妃。”
  不知幸还是不幸,我遇见了他——匈奴的左贤王。
  他粗鲁而又霸道,战场上冷酷而又无情,但,在我面前,他始终如同孩子般,他傻傻的对我好,十二年,一直不变。
  但,他是匈奴,他让我的国家血流成河,我身上流着的,是汉人的血液,我们注定只能势不两立。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7 22:18:36
  六.身陷胡地

  建平元年,我随左贤王回到匈奴,他不顾众人反对,封我为王妃。
  起初有一些奴仆不服,暗地里讽刺我是一个不详的女人,他闻言大怒,当着众人的面,亲手砍下他们的头颅,手起刀落,鲜血四溅。
  自此,下人们对我再无半点不敬。
  不久后,我有了身孕,他高兴得像个孩子,大手轻抚我尚未隆起的腹部。
  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与胡人的孩子,他就在我的腹中。一开始,我甚至想过亲手了结这个罪恶的产物,直到他第一次踢我的肚子,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他的存在。
  他踢散了我对他的所有的怨恨。
  我日夜盼望着回归故地,这一盼,就是十二年,盼到我几乎已经忘了京都长什么样,就连双亲和丈夫的面容,都已经一片模糊。
  小女儿昭嫣奶声奶气的叫道:“娘亲,抱抱。”
  我将她抱在怀里,细细的为她拭去额头上的薄汗,她拍着小手,为她正在射箭的哥哥鼓掌,只有两颗牙齿的她,话都还说不全。
  远处,珩儿正在专心致志地射箭,他已经成为一个小战士了,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左贤王为我披上披风,笨拙的环抱着我和嫣儿,我知道,他的小心翼翼都是因为担心伤到我跟孩子。
  我看着身前,他宽厚的手掌,微微发愣。我承认,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只是,我不能放下国家间的仇恨,也绝不能允许自己爱上一个沾满汉族百姓鲜血的杀人凶手。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8 21:50:43
  七.汉使到来

  建安十三年,汉使携黄金千两、白壁一双,奉曹丞相之命,前来赎我归汉。
  我明白,左贤王不会轻易放我离开,我本已做好在胡漠之地度过余生的准备,没曾想,他竟允了汉使的请求。
  那夜,他独自站在月下,背影孤独而又寂寞,我知道,他不缺那点黄金,他也不怕汉族来袭,我不明白,他为何愿意让我离开。
  我在他身后停下,静静地看着他。
  他似乎感觉到我的到来,转身抱着我,他的力气那么大,大到我几乎不能呼吸,他说:“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快乐,我不想看到你失望的样子。”
  “我……”我的声音哽咽了,他不等我说完,抱得更紧了,“答应我,如果在那边过得不好,记得回来。”
  我不知他对我的爱,竟如此深沉,这一刻,我们不再是水火不容的敌人,我环抱着他精壮的腰身,鼻间萦绕着他身上那熟悉的青松味。
  “夫君!”这是我第一次叫他夫君,我的声音在颤抖。
  我感觉到他身体僵了一下,随即轻微的颤抖,我知道,他哭了,他为我而流泪,只是……我不能留下。
  我要回到故地,我要为父亲正名。
  父亲平生著述数十种,是举世闻名的学者,却在蒙冤死后,被冠上汉贼的骂名,而我作为父亲唯一的血脉,必须为父亲洗刷冤屈。
  何况,我与左贤王本是异族,我们之间隔着血汗深仇,就算是为了那些枉死的百姓,我也不可以留下。
  我跟他紧紧相拥,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知道,这一别,此生都不能再相见了。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09 21:38:56
  八.骨肉分离

  临别前夕,我守着两个孩子,彻夜未眠,我细细地描绘着孩子们的轮廓,我想把他们的样子刻在灵魂里,永远都不要忘记。
  原本无比漫长的黑夜,转眼间消散,本想悄悄离开,却还是忍不住抱过刚满周岁的嫣儿,她揉着我的脖子,好奇地看着远处的马车,声音糯软:“娘亲,去哪里?”
  我不知该作何回答,一名使臣应道:“你娘亲要回家了。”
  “娘亲不要嫣儿了吗?”她死死地抱着我,豆大的眼泪滴落,我无声哭泣,而她见我不言,竟哭到抽噎。
  抱着嫣儿,看着她稚嫩的脸庞,我心如刀绞,几乎就要选择留下。
  但,我必须离开,我咬牙将嫣儿交给奶娘,转身离开。
  嫣儿大声地哭喊着,我不忍心再听,捂着耳朵小跑着。
  “母亲!”我看到珩儿向我飞奔而来,我刚要转身,他追上来死死地抓着我的手,喘着气,眼底满是焦急,“母亲真的不要珩儿了吗?”
  “对不起,珩儿。”我哭着掰开珩儿的手。
  我不能带走他们,他们是胡人的孩子。留下他们,是我归汉必须付出的代价。
  下人们拦住珩儿,我趁机坐上马车,马车出发,我看到珩儿将几个下人打倒在地。
  “母亲,不要走!”珩儿飞快地跑着,但,人怎么可能追得上马车,我们之间渐行渐远,我看到他猛地摔倒在地,他向我伸手,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母亲!”
  我在马车上崩溃大哭,耳边还萦绕着两个孩子的声音,我知道,这一生,都不可能再看见我年幼的孩子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久到我已经听不见孩子们的哭泣声。我看向来处,远处的山坡上,一个熟悉的身影骑在骏马上,逆着阳光,一如当年。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10 22:35:50
  九.人去楼空

  建安十三年,我回到故地,然而,当年的小宅早已一片狼籍,原本繁华的小镇也已沦为山林,就连当初的亲朋好友大多都已不在。
  不过短短十余载,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看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我感到无所适从,心就像被浸在寒冰中,悲凉到无法呼吸。
  我站在院子里,看着水面上的残枝浮冰,看着水中自己孤寂的倒影,过往的一切,好的坏的一齐涌上心间,我依在栏边,无所顾忌地放声大哭。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早已学会如何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痛快地哭过一场以后,我收起眼泪起身,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般,上街请来工匠将小宅修缮一番。
  因为战乱,父亲的著作几乎荡然无存,藏书也几经损毁。
  我将自己关在小宅里,专心整理父亲的著作和藏书,闲暇时,便看书弹琴,偶尔想起过往的一切,心里一阵唏嘘。
  不久后,曹丞相念我无亲无故,将我许配给屯田都尉董祀为妻。消息传来,我那如深潭之水的心,起了一丝丝波澜。
  董祀与我乃是同乡,听闻其一表人才,能文通史。
  我自知鄙贱,不足以与之相配,在胡地生活十二年,生下两个孩子,名节已失,嫁给董祀,于他不公。
  但,在这乱世之中,我无依无靠,孤苦伶仃,嫁给他,那怕同床异梦,那怕他再纳妾室,我只要一个容身之所,一个亲人,忘记过往,重新开始,就好。
作者:简德森 时间:2018-02-11 09:28:36
  才女的故事,让人唏嘘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11 21:12:44
  十.付之一笑

  中秋佳节,我如期与董祀成婚,婚后,我们相敬如宾,虽少了一分温情,但,我已满足,至少,我不再是一个人。
  同年,曹丞相大军南下,刘表病卒,子刘琮投降,王粲遂归曹操,深得曹丞相父子信赖,赐爵关内侯。
  不多时,侯府举行宴会,邀请官员庆祝升迁之喜。
  我看着手中烫金的请柬,心里一阵恍惚,记忆深处的那个小男孩打破尘土,穿越时空长河,睁着大大的眼睛,浮现在请柬上,看着我。不知不觉间,一滴清泪滴落,男孩的面容渐渐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宴会当日,我与夫君准时赴约,关内侯夫人亲热地拉过我的手,说是先父曾对关内侯有举荐之恩,愿与我交好。
  我看着她,衣着华丽,举止优雅,雍容华贵,眼角虽带着浅浅的细纹,却也不难看出年轻时的风华绝代。
  我正发愣间,她的身后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我一眼便认出,他就是多年前的那个小男孩,他似乎也认出我来了,脚步微滞,愣愣地看着我,相视间,时间仿佛定格般。
  那一瞬间,眼前浮现太多太多的事情,檐下相遇,溪边相伴,还有那年月下,他控诉般的神情,还有……
  恍惚间,我看到他对我微微一笑,与记忆中的他慢慢重合。
  再看向站在一边笑意盈盈的关内侯夫人,不知为何,我瞬间释怀,心头的那一抹朱砂也慢慢淡去。
  似乎放下了什么执念,我坦然地看向他,付之一笑。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12 23:24:12
  十一.一生一世

  大漠的风早已将我的心吹得支离破碎,看惯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我只想要一个家,不敢再奢望一生一世的爱情。
  夫君官职尚可,置有家产,于我而言是个好归宿。若能如此将就着活下去,了却残生也好。
  但是,生活还是不肯停止对我的折磨,夫君犯了罪,依律当斩。
  半生漂泊,终归故土,是夫君给了我一个家。夫君亡,这个家也要亡了。我必须救他。
  来不及梳妆,顾不得换衣,我就这样衣衫不整,发丝凌乱,来到曹丞相的军营。
  士兵告诉我,曹丞相正在宴请宾客。
  我接到丞相的传令,赤足进入账内,满堂宾客皆惊,我顾不得其他,走到曹丞相面前跪下,哭求他放夫君一条生路。
  丞相看着我,道:“文书已然送出,又怎么追得回呢?”
  丞相此言便是不想放过夫君,只是,即使惹怒丞相,我也必须救夫君,我坚定地看着他:“丞相指挥千军万马,手下又怎缺救人的一卒一骑呢?”
  曹丞相神色复杂地看着我,我不知他内心所想,倔强地看着他。
  曹丞相与家父交好,既是师生亦是好友,故花重金将我赎回。于我而言,他是长辈,是恩人,他为我跟夫君做媒,给我一个家。我只求他赦夫君一死,来世做牛做马,当报答他今日救命之恩。
  夫君回来了,经历了一番生死,夫君变了许多,他的眼中多了一些温度,对我敬爱有加,他与我一起整理父亲的著作和藏书。
  我从未想过,在经历沧桑之后,还能遇见爱情。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13 18:14:55
  十二.一如既往

  建安二十一年,匈奴使臣左贤王来访。
  时隔八年,我再一次听到了他的名字,左贤王,那个霸道而又痴情的男人。
  不知他这些年过得如何?还有我们的孩子,珩儿如今已有十九岁,不知娶妻与否?嫣儿,应该已经长成一个能说会道的小丫头了吧!
  嫣儿和珩儿如今与我离得那么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们的呼吸,听到他们的呼唤声,我多么想看看他们,只是,我没有勇气,我害怕看到他们冷漠甚至厌恶的眼神。
  我是一个失败的母亲,我残忍地抛下了年幼的他们,当时,嫣儿才刚满周岁,我甚至不能看着她学会走路,学写字,还有珩儿,他应该不想再看见我这个狠心的母亲了吧?
  但,这次,如果我不能与他们相见,这一世,可能都无法再见了。
  我坐在窗前,回忆着嫣儿跟珩儿幼时的模样,他们凄凄切切地喊着“娘亲”,一下又一下地揪着我的心,我多么想再见见他们。
  “去见他们吧!”夫君将手搭在我的肩上,他附在我的耳边,“你是他们的娘亲,他们也很想你的。”
  我不再胡思乱想,回握着夫君的手,轻依在夫君身上。
  明天,明天我就去看我的孩子,不管他们是否恨我。
  多年后,我还是见到了他,他看着我,他说:“他对你好吗?”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只是多了一些沙哑。
  我眼眶湿润,微微笑道:“他对我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他喃喃道。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14 21:01:39
  十三.恍如隔世

  “哐当!”巨大的撞击声吓了我一跳,我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少年呆呆地看着我,脸上满是震惊。
  他……他就是珩儿,我的孩子。虽然,眼前的少年比记忆中的珩儿要高许多,也壮很多,但是,我知道,他就是珩儿,一个母亲,是不会认错自己的孩子的。
  我痴痴地看着他,我多想抱抱他,但是,我不敢,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神,我怕看到里面那怕一点点厌恶,那会让我生不如死。
  “母亲!”我落入一个怀抱里,他紧紧地抱着我,“母亲,珩儿好想你。”
  “珩儿!”我哭着抱着珩儿,我的孩子,我终于见到了我的骨肉,他就在我的怀里。
  “你是娘亲吗?”绵绵软软的声音响起,我看见一个小姑娘站在门边,歪着头,好奇地看着我。
  “这……这是嫣儿吗?”我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是的,母亲,这是嫣儿。”珩儿应道,他拉着嫣儿来到我的身边,轻声道,“嫣儿,这是娘亲呀!”
  “娘亲!”嫣儿的声音是那么的稚嫩,她的眼神是如此的干净而又澄澈。
  我抱着小小的她,放声哭着。
  匈奴使臣来访期间,我几乎每天都会去看嫣儿跟珩儿,他们并不恨我,因为,那个男人对他们说,是他霸道地圈禁了我十二年,并不是我残忍地抛下他们。
  如果,我跟左贤王之间,不曾有民族间的血海深仇,我们的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他们最终还是走了,珩儿已经长大了,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跟嫣儿了,只要他们平平安安的,我就放心了。
  那个男人,离别前,他说,他随时等我回去,那一刻,恍若隔世。
  只是,我再也回不去了。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18 12:48:04
  十四.幡然醒悟

  建安二十二年,王粲从曹丞相南征孙权,北还途中病逝。
  得到消息的那一刻,我瘫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回神。
  记得最后一次相见,他是那么的意气风发,不过短短数月间,他便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我总以为人生还很长,死亡离我还很远,即使父母几乎在同一时间离去,即使流亡的途中尸骸堆积如山,我也从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也会死去。
  那天,我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想了很多,很多。
  我回想自己的前半生,似乎都在为他人而活。
  我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放弃等候,将童年的小男孩封锁心间,我嫁到河东卫家,为早亡的丈夫守孝三年,为他背负不详之名。
  我因国仇家恨,一直抗拒左贤王,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他,却不知,所谓的复仇,只是让彼此两败俱伤罢了。
  我为了替父亲正名,为了所谓的血海深仇,抛弃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我听从曹丞相的安排,嫁给夫君,即使,当时,我并不爱他。
  我一直在整理父亲的著述和藏书,一直在为曹丞相修史,我可曾为自己活过?
  当生命戛然而止,我真的不会后悔自己的抉择吗?
  我跟夫君彻夜谈论了很久,我们似乎都幡然醒悟。
  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生命会在哪一刻停止转动,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不想让自己再被束缚,我想为自己而活。
  夫君也早已厌倦了官场的尔虞我诈,他辞去官职与我一起隐居山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
  我们生育了一儿一女,女儿嫁给司马懿的长子司马师为妻,我将自己收集整理的大量文史资料作为女儿的陪嫁,送入司徒家。

楼主檀小七 时间:2018-02-18 12:48:20
  完结撒花!●v●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