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回到重男轻女的家庭

楼主:贱婢女 时间:2020-02-04 15:59:52 点击:49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是家里的长女,有一个比我小八岁的弟弟,论年龄,我比他大,从小担负着照看他的责任,有个磕着碰着,大人就对我责骂甚至殴打。我又是个女孩,父母有很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对我花一分钱都是斤斤计较,唠叨个没完没了,家里的一切理所应当都是弟弟的。我从小没在父母身边长大,七岁才被接入家中,对爸妈没有任何依赖感,而弟弟是在他们身边长大的,对他们很依赖,特别讨他们欢心,他们也因此处处看我不顺眼。几个方面的原因让我从小倍受折磨,在人生的关键节点,他们落井下石,把我害的好惨。
  1991年的初春,我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农村家庭,刚一出生,爸妈爷奶就张罗着要把我送人,后来,由于没有找到收养的人家,就把我送亲戚家躲藏,先是寄养在姑奶奶家,一岁半时又寄养在了姥姥家,这是大人后来告诉我的。
  从我记事起,我就吃住在姥姥家,姥姥是我最依恋的人。七岁之前我没有上户口,每次一听大队广播要来查计划生育的,姥姥就带着我到处躲藏。我知道自己没有上户口,和小朋友们在街上玩的时候,老远碰到一群人拿着本子过来,我自己就会偷偷躲起来。爸爸来姥姥家,姥姥心疼的告诉他,我这么小的小孩子就知道自己躲起来了。爸爸严肃地教育我说,要像别的小孩一样,理直气壮的,越躲着,别人越怀疑你!他说的大道理都很对,可是别的小孩有户口,自然理直气壮了,我没有户口,就是害怕嘛。从那以后,我怕爸爸了,怕这个爱讲大道理的爸爸。
  在姥姥家,我很快乐地长到七岁,姥姥把我送到本村的小学一年级读书。虽然没有户口,但那时候入学没有现在这么严格。姥姥每天早起给我做饭,用她的人力三轮车送我上学。
  然而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一年级寒假,爸妈把我接回了家。那些年,他们一直努力生儿子,却一直没有成功。一直到我上学了,他们却又来搅和我平静快乐的生活。
  他们来接我时,我很兴奋,因为我从小一直渴望有爸妈围在身边。但是真回到了家,我却很想念我的姥姥,当时,我已经七岁了,跟父母之间有难以消除的隔阂。那时候,妈妈看到爸爸跟我玩,她会很吃醋,莫名其妙地发火,唠叨。妈妈会哭着说家里风水不好,生不出儿子。爸爸请了一个送子观音,有时候晚上在观音像面前长跪不起,求保佑生个儿子。
  没过多久,妈妈怀孕了,在我八岁的时候,给我生了一个弟弟。爸爸妈妈很高兴,弟弟过满月的时候,家里宾客云集,弟弟在床上撒尿,妈妈来不及把他抱下来,爸爸用两只手当尿壶为弟弟接尿,大家在一旁观看,爸妈一脸自豪,好像在炫耀弟弟是个有把儿的。
  然而,爸妈对我的态度却非常恶劣。我被妈妈吆来喝去的做事情,一刻也闲不住。每天放学回来,我照看弟弟,弟弟一有个磕着碰着,爸妈就责骂我。
  有一次在客厅,弟弟坐在那种两个脚在下面拨地,车子就可以往前走的小车上面。我在一旁看着他,妈妈在厨房叫我,让我给她送个东西,我怕弟弟出了岔子,我就奔跑着给妈妈送东西,没想到,短短的功夫,弟弟的小车碰到了障碍物,弟弟摔倒了,哇哇大哭,妈妈抱起弟弟,心肝儿,宝贝儿的哄起来,我当时很自责,很害怕,妈妈哄好弟弟,过来就狠狠地踢了我一脚,还一直骂我**,什么事都干不好。
  有一次,夏天,爸妈都去地里干活,我在家里照看弟弟,家门口很多邻居在聊天,小孩们在做游戏,我们玩累了,在屋里打开电扇,躺在凉席上睡着了,弟弟睡醒之后,没叫我,直接跑街上去了,我睡得很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听到爸爸的声音,我一下惊醒了,只见爸爸从外面抱着弟弟进来了,他说弟弟到街上去了,我却在家里睡觉,幸亏被大爷撞见了。他让我跪下,很多小孩来我家看热闹,劝爸爸不要打我,他们拉我,让我跑,我不敢跑,爸爸用鞋子一下一下地狠命打我。
  有一次,妈妈让我去邻居家送东西,我送完东西,去同学家玩了一会,听见爸爸在街上叫我,我赶紧出来,爸爸看到我,抬起脚狠狠的把我踢了一个趔趄,还没等我站稳,又是两脚,这时来了一个邻居,劝他不要踢我了,他才停下,一路骂骂咧咧的回家后,他的火气还没有撒完,又用鞋子一下又一下地狠命打我,而妈妈就在一旁幸灾乐祸,火上浇油。我不就是送完东西去同学家玩了一会吗,他们怎么那么不能容忍我有片刻的欢乐?
  弟弟在父母的影响下,潜意识里也开始挤兑我。有一次,弟弟去斜对门的婶子家玩,过了一会,妈妈让我去接他回家,因为婶子家就在我家斜对门,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接他,况且妈妈老是对我吆来喝去的,我很抵触,我就没去。又过了一会,妈妈又让我去接,我只好去了,结果,婶子说他家没有,我弟弟早回家去了,这下,妈妈和我都慌了,开始到处找弟弟,妈妈边找边骂我,怪我没有早点去接,找遍了周围的邻居,都说没有看到我弟弟,我心里害怕极了,妈妈把怨气全发我身上了,邻居们看不下去了,说这也不能怪我。最后在一个邻居家找到了,原来,弟弟故意藏在他家,弟弟幸灾乐祸地对妈妈说,哈哈,我听见你骂我姐姐了,我故意不出来。妈妈抱着弟弟心肝宝贝儿的亲着,对我却依然用很看不起的眼神。
  有一次,我带着弟弟去奶奶家玩,我们三个人坐在凉席上,弟弟玩着玩着没坐稳倒下了,就哇哇大哭,妈妈闻声赶来,抱起弟弟,边哄他边骂我,我当时坐在凉席上,妈妈一个劲戳我脑门,戳的我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站也站不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妈妈抱着弟弟,竟然还有那么大的劲来教训我。一向重男轻女的奶奶在旁边竟然也为我鸣不平了,说这事不怪我,谁也没想到弟弟好好的坐着,竟然摔倒了。
  有一次爸妈都在楼顶忙活,我在院子里照看弟弟,弟弟吵着要上楼,我就扶他上去了,爸妈忙活完,我们四个站在楼梯口准备下楼,谁曾想,弟弟一个跟头从楼梯上滚下去了,我们赶紧往下跑,爸爸把弟弟抱起来检查,我在一旁站着,特别害怕,也很自责,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弟弟。弟弟一点事没有,也没有哭,我长舒了一口气,看到弟弟没事,我终于放心了,让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是,爸爸仿佛使了全身的力气,朝我的大腿猛的打过来,顿时,我感觉大腿里的一根筋像错位了一样,剧烈的疼痛,我站在那里,半天不能动弹,那年我九岁,从那以后,我感觉我走路的姿势不对了,被打的那条腿老是往一边撇,以至于后来身高定格在150厘米。而弟弟已经逼近180厘米。
  弟弟享受着丰厚的物资资源,奶粉,饼干,营养品,鸡蛋,肉,水果……而我每顿饭连个鸡蛋都没有。那时候,爸爸早上起来给我做饭,就用清水煮面条,加点醋大蒜,没有一点油水,我同学来我家叫我一块去上学,我爸妈问她吃的什么早饭,她说吃的方便面煮鸡蛋,然后她过来看我吃饭,我爸故意来一句,快吃,把好吃的都捞完了,就剩面条了,我当时还疑惑,从头到尾不就是面条吗?我那个同学还是她父母拣来的,但是人家既然拣女孩,肯定是想要女孩,对她不能差了,而我父母重男轻女,我又不幸有个弟弟,我的待遇自然没有我同学好。
  有一次,我中午放学回到家,妈妈在地里干活,爸爸让我照看弟弟,他要去邻居家帮忙干活,我找出弟弟的钙奶饼干让他吃,他不饿,而我刚放学回来,很饿,我就吃了几个他的饼干,后来,爸爸回来,发现饼干少了几个,他大发雷霆,骂我馋猫,没让我吃午饭,我又饿着肚子去上学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3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贱婢女 时间:2020-02-04 16:59:18
  我从小是姥姥带的,七岁时回自己家,父母对我也是非打即骂,我跟父母也有疏离感,陌生感,在家也没呆过几天,再加上有个弟弟,他们重男轻女很严重,对我抠门,计较到了极点,现在大了,经济独立了,终于解脱了,小时候没被父母害死,真是万幸。不是自己养大的,怎么都看不顺眼,不打死都算仁义的了,生了小孩,千万要自己带。
楼主贱婢女 时间:2020-02-04 19:11:55
  五年级的暑假,邻村有办英语补习班的,一个月收40块钱,我和同班一个男同学a一块报了那个补习班。a来我家叫我一块去,因为天气炎热,他带了满满一大杯水,那个水杯应该是1.5升的。他也提醒我带上水,说容易口渴。我爸给我找了一个500ml的矿泉水瓶,问我妈家里有没有水了,我妈说没有。我爸挨个水壶掂一掂,发现有一个水壶满满的水,正要往矿泉水瓶里倒,我妈说,别倒,我儿子得喝。我爸还是倒了,矿泉水瓶一烫就缩的很小,我就拿了那点水走了。这就是我的父母,喝口水都要跟我计较的父母。就因为我曾经交了40块钱上这个补习班,我妈就心理不平衡了,后来,到我弟弟上学时,让他上那种一个学期交两千块钱,然后每天晚上补习的补习班,还有每个假期都要给我弟弟交一两千块钱上补习班,关键有时候,交了钱,他也不去。我妈总是说我,你上学的时候不也是上补习班吗?可我就交了40块钱。其实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以后的房产都是我弟弟的,我主要是心疼他们为了跟我比,浪费钱,他们硬给他交钱,无非是跟我比花钱
作者:ty_138920969 时间:2020-02-15 17:45:50
  抱抱楼主,特别理解感同身受,不要回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