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针文化十讲·第八讲 公司: 肉体不死 战斗不止(转载)

楼主:44号先生 时间:2020-03-13 15:06:07 点击:213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天我们打破一下常规,必须和大家回顾一下我们公司的历史。我作为创始人以单口相声的方式和大家说一说。
  先来看照片,从我这张有秀美长发的照片开始。曾经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目中无人,啥都看不起,谁都不如我,觉得自己能折腾出很多事情来,目空一切。确实也逼着自己做了很多与天斗与人斗的事情。比如说那冬天零下十度穿着短袖短裤在大街上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那么就斗智慧斗智商斗情商,斗得也是其乐融融。
  后来有一个对我来说历史性的转折,就是08年汶川地震,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生命。当时跑到灾区,我旁边哥们儿是南京大学的教授,当时年轻30多岁,我当时20岁,我们背后的废墟下面,至少死了一百多个师生,地点在北川,这是当时在这里留下的唯一照片。
  也是从08年我开始了自己的从教生涯,先是给1-6年级的小学生,做小组工作,做游戏。大家琢磨一下,给小学生讲课内容如果像给大家讲的那么复杂的话,小学生是没人跟你玩的,所以你得把智商拉到跟小孩子一样的水平。这个是在城市里面,这个是在农村里面,这张照片的孩子是初中生。后来还去给高中生上课。所以说从6岁到18岁的孩子,我都上了课,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上课的内容不一样,得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几年的专业实践之后,内心一直想,哎呀,这读书一直读的好像也不咋地,跟曾经的西南联大比起来,好像我这都不叫读书。虽然不能在民国时期上西南联大,但至少将西南联大历史上的三个学校——清华、北大、南开的录取通知书拿到了。
  后来在清华搞区块链,详细提出一个方案,那天是2016年4月14号,当晚在课堂上面发布了一个计划,全球慈善公共账本,并且举了一个例子怎么去实现它。这是2016年6月第二次在清华宣讲,当时整个课堂上的所有人,第一次听说区块链,当时的产品就叫“善圆”。2016年下半年在深圳软件基地找了这么一个场地,租金很贵,但是大家觉得挺正规。怎么办呢?自己找人筹钱呗,然后找机构看有没有感兴趣的。找了那么一个地方,开始了大家非常熟悉的创业过程,研讨,仰望星空,日常坐在电脑屏幕前,该敲代码敲代码,该做设计的做设计,每天晚上人全部走的时候,我望着空空的这个办公室感慨:到底什么是创业?什么是公司?我们这帮人坐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面,到底能干出啥事?不知道。请注意照片左边这个位置,是DNA双螺旋模型,这个时间是16年底。
  当时一般住在软件基地的公寓里面,每次晚上等到这个街道一辆车没有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对着同一个角度拍照留念,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同样的视角,人和车还是非常少的时候,天亮了,再咔嚓来一张。这个角度,这个照片,很多人觉得只拍过几次。不对,是每次都拍,但是拍出来都一样。所以时间就在这样的重复当中度过。
  
  
  这个画面是公司每新进一个人,大家全部站起来,互相介绍认识,其乐融融。兄弟们在一起干事情觉得非常火热,但前提是做完我得发工资啊,其乐融融都建立在发工资的基础上。每天中午和大家打成一片,我和大家一起,十多个人一起去吃饭,排队点菜。17年6月,有几个刚入职没2个月的就赶上了公司第一次团建,团建的地方就是海南,那是我第一次来海南,到五星级豪华酒店,该吃吃,该喝喝。大家在海边觉得未来就是我们的,我们一年市值就要过几个亿。大家笑得多么开心,笑的多么灿烂。我当时在海边心里想,我们就是一个要出海去抢劫的海盗船。最后发现,就我一个人这么想。
  经常夜深人静的时候,干到凌晨,产品的思路需要突破,基本上就不回公寓了,直接在小会议室里面床一搭就睡觉。我们也邀请过外面的人来参与我们的研讨,当时也跟业内在一起碰撞,这个是当时千千世界的一个产品分析。但是也有遗憾的时候,比如说非常信任的一些同事在碰到一些困难和难题的时候没有跨过去。这个场景,坐着的这个人,他即将要离职,在给他办离职手续,离职的时候,由于他电脑里面存储有公司的信息,所以一条一条监督他不能把公司的机密信息带走。这一张看这里,右上角的时间是18年3月11号,当时在业内第一次提出用DNA计算机的理念去解决区块链不能解决的问题,所以说我们搞探针计算机不是心血来潮,是有历史渊源的。
  18年过完春节,打算把基地从深圳迁到北京,找了两个清华博士三个清华研究生加一起有6个都是清华的。当时在清华南门旁边的一个咖啡厅,叫柏拉图咖啡,每天面试、谈工作最早是在这个咖啡厅里面,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后来我们在北京的上地汉王大厦一楼,租了自己的办公室,这些座椅都是深圳寄到北京的。我们参与了一些政府的项目,也跟国内顶尖的垃圾回收的企业谋划过垃圾智能回收,区块链怎么应用也设计进去了,但不了了之,这在初创企业当中是常态。像类似架构,光出自我手的至少有5个,架构只是一个非常粗糙的图纸,落地运行落到封装是个长期的过程。后来参加一些大型活动推介我们在做的事情,告诉这个世界我们是谁,告诉同行我们在做什么。说白了参加这个会就是告诉大家我们多牛逼。如果说对区块链钻研比较透,会认识到她有一个很深的意义,解决世界的贫富差距问题。刚好当时我是一个诺奖项目的中国研究员,去了孟加拉和印度这两个穷人比较多的国家,去了之后更加觉得技术能做的事情,有些时候真的很无力。这位就是尤努斯,全球的小额贷款之父
  从印度回来之后,我们当时设计了通过区块链,直接用2G和3G手机通过发短信的方式,让全球接近40亿人——这些人要么不能上网要么没有银行卡账户——通过发信息的方法组建社群获得数字资产。我们当时设计了一个交易平台,希望这些人能够通过短信跟我们交易所对接,能够通过自己的日常行为获取自己的数字资产,这是一个闭环。18年7月,我转战到了海口,这是当时我们海口第一批员工入职之后,我拍的一张照片。当时在那边情况差不多,大家经常坐在一起讨论产品,原型图一张一张地过,有些时候为了赶一个时间进度,加班加点都很正常,但是我想这里面的同事很少有人去思考,我在这个公司,我要什么?大部分人无论加班也好,无论日常工作也好,他们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工资——只要发我工资,其他都好说。
  这是我们18年11月第一次把自己的公链跑起来,有自己的共识机制,POR随机证明,这是当时出了第一个块时的截图。我们当时也参与了推进海南的区块链,网信办组织的区块链管理办法研讨,当时站在代表这个行业的立场提出了自己的意见。18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没有去团建,以一种聚餐、喝酒、K歌的方式让大家觉得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我那时候觉得人的大脑非常好欺骗,觉得吃过饭就是哥们儿吗?喝了酒就是能够干嘛了吗?唱个歌就是你能够和大家打成一片了吗?不是,全是假象。在欢乐的背后,每个人各怀鬼胎。这是我们现在这个地方,18年12月30号,马上跨年的时候,我们在这栋离岸大厦是第一个进驻的。
  在此,不得不谈一下我这个人一个“比较不好”的习惯,就是我见不得一起共事的人是傻逼,浑浑噩噩,感觉除了工资就不关心任何东西!所以到哪都发扬我一贯的折腾精神,同大家进行思想的深入交流和内省,看,大家签字画押,我们是不是坚信我们不一样,我们要给我们的组织创造价值,而不仅仅是为了工资而做事,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实现自己的个人价值,进而实现了组织的价值。所以在原先单位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当时来海南的时候,咱们江西和我老家的领导把我正式送出学校,送出体制内,送到海南来落了一个基地。这是在西湖大学里召开了第一次对DNA计算机的学术论证,请注意,所有的一切不是说你拍脑袋,提一个概念出来玩,从来不玩概念,就要来真刀真枪干。19年6月,当时整个团队所研发的产品销路不好,对海口团队进行了调整,调整完之后,自己想去思考一下人生,跑到大西北无人区去,搞了一辆车从白天开始开,开到凌晨,路上什么人也没有,也不知道开哪了,边思考公司是什么。这些年埋头做了好几款App,一个个团队,一波又一波的人,按照这个游戏规则进来了、走了、进来了、走了。几乎所有人最终都被证明只为拿一份工资来公司,可能有人会想,别跟我说一些什么价值观层面的东西,你管得着吗?对不起。我不是能够坐视不管的人。我从年轻开始,从我未成年的时候,就爱管闲事,有谁受不了可以提出来。所以在无人区的时候,我深刻去思考这个问题,为了找到价值观一致的人值得不值得?公司将就一下不行么?就把大家当成一个工具来用,每个月正常给工资,干了出活,像搬砖工人一样行不行?不行!还是那个问题,你没有海盗精神,你上船之后,你对于整个船反而可能会有破坏作用。我宁愿多找两三年,今年是第五个年头,我宁愿不惜代价,骑驴找马,用十年找到十个志同道合的人,我觉得值,一定能干成事。去年从无人区回来后,九月份去了立陶宛,这是跑去跟人家顶尖激光科学机构专家一起交流,他们会觉得你的想法你的创意是符合原理的,也是有可能实现的,并且给出了他们专业领域内的可能解决方案,而不是像在国内跟很多人提的时候,甚至有杠精,问我你想它干嘛?你能做出来吗?不异想天开吗!兄弟们,我们是在创业,不是守业。你创都没创出来,你一天到晚把自己搞得假装稳定拿工资过日子。要过好日子,要过清闲的日子,别来千千世界,别来善圆科技,别来探针这种创业型公司。
  
  回到深圳,在莲花山脚下,在深圳第一高楼108层的平安大厦旁,探针集团落下了中国总部,吸引了一些人,也邀请了立陶宛代表团过来见证,启动了一系列合规程序。今年1月份的时候,咱们高管层的组织架构基本确定。这条船上的兄弟姐妹们必须要了解,你们所认可的这个创始人,到底是啥人?我就是那种宁愿花五年时间去找五个志同道合的人,也不愿说将就着你跟我不是一类人,我还假装跟你每天混在一起吃喝玩乐。注意,曾经干过这事,兄弟们,曾经就是这么干的——喝酒团建、住豪华酒店、一起吃饭K歌、称兄道弟,最后遇到困难的时候,遇到一个月工资发不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告诉你1、2、3不好意思啊,1、2、3对我来说没意义。在这个层面,我的要求和很多求职者是一样的——很多求职者非常辛苦,工作很辛苦,就赚点辛苦钱,只希望能够养家糊口,这是生存的底线——我也一样,只要我这个人还在,还有办法,人还活着,战斗就继续,公司就不死。探针每天还会+1,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分手看德行,过去咱们有的员工在离开时,内心就诅咒公司尽快倒闭,以证明他离开是明智的,可真的非常遗憾,他们忽略了这一点,除非把我肉体干死,否则公司永远不可能倒闭。上轨道后,公司做大了,即使我肉体没了,公司也不会完蛋。这是我的底线,也是公司的底线。如果说你认可我说的,心想我也希望在这样一家公司,大家抱团抱死在一起绑定,我的利益和公司的利益始终是绑定的,公司有口肉吃,咱们大家包括你们的家人就有肉吃,公司给了我安全感,我也愿意竭尽所能,尽管可能技不如人,但是我愿意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为公司创造价值,来证明我值得拥有这样的战友。那么这个时候,对公司来说,其他都不重要了。
  大家想一想,经历这些产品,经历这些人,经历这些事儿,你们认为公司还会在乎任何一个员工的思想吗?你的思想能够被公司吸引来,认可,你加入,不认可,你离开,大家各自祝福。真正认识什么是公司的人,他会主动来寻找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像我们这样因为有血性,因为有斗志,能够在市场里持续存在的公司,而不是看短期我钱没赚到,算了吧,大家各自散了,该找工作找工作。我这里不是一个小作坊,我这个地方希望多一些奇人异士。什么叫奇人异士?高手在民间。希望吸纳一些有本事的,但名气不怎么大的,过往经历不怎么亮丽的,但进公司后爆发出惊人火花的,公司在早期就希望吸引这种。如果说还没吸引足够,那就继续吸引,公司只要我在一天,这个理念不会变。
  
  经历了太多员工,经历了太多产品,经历了太多欢笑,经历了太多内耗,我也经历过给从小学到大学6岁到22岁的学生上课,经历过带大家一起发疯喊口号,经历过曾经的信誓旦旦在遇到一点小问题面前就不堪一击。我想要告诉大家,公司到今天为止花了很多钱,给员工发工资从来没有舍不得一分钱。但这些年很遗憾,大部分员工只把公司当做一个拿工资的地方,这是一种遗憾,我觉得也是这个时代的失败,但一定不是我们公司的失败。我们的成就会证明我们公司在走一条正确的路,特别是早期创业公司应该走的正确的路。什么叫做“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大家去想一想。
  曾经有过形式上“海誓山盟”的兄弟,并非真正价值观上的认可,最后没走下去。这些年如果我纯粹为了挣钱,那我就是个傻逼,在正常人眼里,累计所花的钱能买多少豪宅豪车能泡多少美女,尽管我不好这口,把钱发给一群大多数只是为了拿工资的员工,同时产品一个又一个被废弃,躺在代码库里面,没用!我为什么继续这么傻逼?因为我对公司不离不弃,我想公司对我必生死相依。如果这条路上,越来越多的人也是这样看待公司,这样对事业进行选择,这样对自己所要追随的人进行选择,就能够慢慢看明白我这个人过去十几年为了啥做了啥,为什么今天还能这么亢奋说这些“屁话”,老子就是这么一个人,有史可查,我干的所有事情我负责,说过的所有话我负责。
  如果咱们公司的员工对我说,何总,我觉得我在探针能够学到很多,确实进步很多,感觉收获很大,我希望跟着公司一起成长,也相信公司壮大了有钱的时候不会亏待我们。没错!公司有钱阔绰的时候,不让大家日子过得好,让谁日子过得好?不让那些跟着公司死心塌地干的人日子过得好,让谁的日子过得好?反过来,你只是在这个地方为了拿一份普通的工资,干着一份普通的业绩,公司凭什么让你过得更好?公司其他的战友愿意献身的时候,没有把自己当战士和海盗船上水手的普通员工不愿意,那么,公司凭什么让这样的普通员工上一个台阶?凭什么对你不离不弃?凭什么跟你生死相依?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什么是公司么?这是我的经历了那么多产品,那么多员工,发了那么多钱,说过那么多话,开过那么多会,喝过那么多酒,搞过那么多团建,和一个又一个员工谈过话,认识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员工之后,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之后,今天,跟大家说了几句真心话。
  目前是“战时状态”,抗疫期间,我非常有必要结合今天课的内容,和每一位员工聊一聊,谈几句我认为有必要谈的话。每个人看着我的眼神,我跟你谈,你把自己当一个顶天立地的人,而不是一个每个月你正常发我工资其他啥都可以的普通员工。这个谈话,在这个时间,这个课程推进到这个阶段的时候,非常有必要。谈得好,会成为你们人生当中难忘的一幕,谈不好,很多人谈完可能就不干了,我乐于看到这样的分化。

  今天的课没有耽误大家时间,后天是最后一次课,大概也是一个小时,整个系列课程讲完。但大家要知道,真正的企业文化,在你们工作的一举一动当中,在公司未来每一步的发展当中,我这些课程所说的所有内容,只是插曲,只是将未来呼唤呐喊出来的一个集结的号角而已。什么是号角呢?当当当!起床啦!起床啦!出操!战斗啦!这就是号角。快醒醒!都醒醒!我想把大家都唤醒!能唤醒一个是一个。注意,对于一个在灾区见证了那么多生命死亡的人来讲,自己的生命也曾差点没了的人来讲,我已经不是愤青了,我说的一切,只是希望大家在公司活出自己的精彩,如果有员工被我唤醒了——欢迎来到探针!
  今天的课到此结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