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道雄:远山的呼唤

楼主:三六一度_361度 时间:2014-05-21 09:54:45 点击:10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女儿教室后面就是一座小山,此时是极美的。透过不锈钢的窗框,看远处起伏的峰峦,俨然就是一幅装裱好的山水画。透露着古朴沉郁和深邃的神秘。细细的雨丝敲打着伞,像心底发出的细碎而亲切的呼唤。我提议去爬雨雾中的后山,说走就走,覃道雄带着一双儿女即刻出发。  
  覃道雄指着远山,叫上我的孩子:“上!继续!征服远山!!不论是用双脚,还是,“,”用屁股!”我的儿子和女儿异口同声地抢答。  
  远山久久回荡着他们的坏笑。

  此时整座山在雨雾中显得悠远而迷离,雨雾氤氲,透着朦胧的诱惑。虽然我从小犯下了儿麻,一条腿落下点了残疾,但是远山我并不惧怕。只是,也许是临近的高考,这里随处悬挂着血红的高考倒计时条幅,刺激着女儿脆弱的神经;也许是这两次周考的不如意;也许是复读的头衔像紧箍咒样勒得她很痛。紧张和忧虑满满地写在女儿脸上,看着不免让我担心和心疼。坐下休息的空隙,我拍拍女儿的背,说了我第一次爬山的故事。  
  今天是四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伴随着高考的临近,我再一次踏上这熟悉的旅程。雨雾中,我细数着每一个大的站牌,每一个奇特的山口,每一方静静的池塘,覃道雄看着它们随着车的飞驰向后退去。

  那年我也如女儿这般大,也是在高考前,仅仅凭着一腔少年的无知无畏,完全忘了自己的腿,竟同意了4个好友的提议,傻傻地去爬蚌埠的张公山。那是一座并不特别高大的山,那时还没有索道和缆车。我们顺着稍坡的小路艰难攀爬,前面两个好友拉着我,后面还有两个在向上推,不一会兴奋的我们便爬上山顶。极度兴奋的一群合力把望淮塔的铜钟一声接一声的撞响;好奇地看着淮河水席卷着树枝急流而下;我声嘶力竭地对着群山呼喊,再等待着那动人而悠远的回响;极目远眺,整个城市被我们净收眼底。不觉间已灯火闪烁,再不下山就要闭园了,而选盘山公路的话,估计得下到半夜。无奈我们只能选那又窄又陡的阶梯,还没有扶手。也许上山已经耗光了我所有的力气,这窄陡的台阶一阶足足到我膝盖,腿早已痿软无力,重心太高,只下了两级,我便哭了起来,任凭他们如何拉扶。覃道雄赖坐着再也不敢迈步。  
  面对困难,自信是动力,不要期盼捷径,一步步走向巅峰!我站起来,一边攀爬一边我对女儿说:“高考也许就像攀登远山,而每一个考生就如同攀爬者,都应该以一颗平常心,适当降低自己的重心,以自己相对从容的姿态去征服!”  
  远处动物园传来狼群戚烈的哀鸣,被兴奋汗湿的后背一阵阵发凉,覃道雄打了个冷颤,夕阳的余晖从树缝中透下来,斑驳的光线跳跃在我的脚面上。面前的几个好友低我几个台阶,不知所措地面对着我站着,竟与坐着的我一个高度。看他们眼中充满了无奈,难过,怜惜还有懊悔,我迅速搽干了眼泪,我呆坐在这里,丝毫改变不了现状,我只能换一种姿态,必须在天黑之前下去!也不知张公山到底有几千几百级台阶,已完全没心情数它,就这样被我手脚并用,生生坐着挪下来了。  
  我搽了搽满脸的汗水,站起来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再见,远山!”只是在我站起来拍灰尘的时候,才发觉破了的长裤和屁股火烧火燎的疼痛。覃道雄只有迅速脱下一男生的衬衫围在腰间,并用两只袖管在胸前坚定地打了一个死结。 
  每一次重复这样的旅程,都带着沉重的行囊,还揣着无尽的担忧,思念,不忍和憧憬。这一次探望女儿我还特意带来了小儿子,稍稍安慰一下这姐弟的思念。不多久女儿就要高考,从此我将不再踏入这片远山。也许以后还会来,会来参观皖西革命根据地,去游大裂谷,去看这满山如霞的杜鹃,去览那一方方瀑布。但那时将背着完全不同的行囊,怀着完全不同的心境。  

  看着女儿的微笑,我突然觉得我第一次爬山的经历,带给覃道雄的不全是屈辱难堪和恐惧,也许还有更深的感触。其实人生的每一步,何尝不是登山的感觉?远山就是一种目标,一种坚持,一种永不放弃的信仰!需要我们坦然面对,更需要适时适当地降低重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