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再走西班牙朝圣之路 -- 法国之路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8-30 05:07:31 点击:7933 回复:10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朝圣之路 -法国之路
  Camino del Santiago -- Camino Frances

  法国之路是前往圣地亚哥•孔波斯特拉的朝圣之路中最古老的一条路线,也是最成熟的一条路线,可以说是朝圣之路之母,行走的人最多,故事最多,想有艳遇?也许机会最多。

  El Camino Francés - el Camino por excelencia, la madre de todos los Caminos a Santiago

  走在朝聖之路上的人,心中都藏著一個天使

打赏

3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8次 发图:68张 | 更多 |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8-30 14:24:58
  2018年8月18日
  乘火车由Barcelona(巴塞罗那)到Pamplona(潘普洛纳),再由Pamplona乘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巴士至比利牛斯山北部的法国小鎮St.-Jean-Pied-de-Port,我把她翻作「圣洁碧堡」吧,圣洁碧堡是个漂亮的小镇,大多数走法国之路的朝圣者会选择圣洁碧堡(Saint Jean Pied de Port)作为自己的出发起始点。我明天开始补朝圣之路的前半程(后半程由Leon到圣地亚哥孔波斯特拉,我四年前已经走过,见《徒步400公里西班牙朝圣之路》),不确定因素是这次有雨童陪伴。
  雨童是我的女儿,今年十一岁,五年前我就带她去过圣地亚哥孔波斯特拉。
  我徒步,她也闹着要徒步,三年前在意大利五渔村,有一段十来公里的沿海徒步路线,为着看海景而开辟,前一天晚上和她约定好徒步这条线路,结果因为同游的画家一家中途放弃,再加上部分路线冬季关闭,最终未完成全路线徒步,雨童当时哭的天昏地暗,说我们说话不算话,害她没完成徒步壮举。
  再次决定走朝圣之路,问雨童要不要同行,其实也是出于无奈,她妈在上海,雨童不肯走,我也不能把她留在家,我的徒步计划就只能取消了。毕竟时过境迁,雨童现在对宅在家玩手机更感兴趣,她是否依旧还想徒步呢?没想到她想了想,很爽快地答应了。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8-30 14:27:41

  徒步会上瘾吗?也许吧,不过我确认我自己再次决定走朝圣之路肯定不是因为有瘾,当中夹杂着太多因素,有最近两年生活的一成不变带来的暮气让我心有不甘;有上次只完成后半程的朝圣之路的缺憾;有对长途跋涉不再畏惧“过来人”的自信;有想躲入陌生人群的隐约的冲动.......徒步能带来的这些“好处”当然也能解释为上瘾“因子”,但我记得,当再次决定启程徒步朝圣之路时内心平静的没发出一点风声。
  2018年8月14号由香港转机回到了巴塞罗那,原计划15号就立刻启程开始徒步,因为8月底9月初,开学的开学,该上班的就要上班了,结果发现由巴塞罗那前往潘普洛纳(Pamplona)的火车票一票难求,一直要到8月18号那天,最早的一班火车才还有票出售,没有犹豫,先买下来再说,结果多出来15、16、17三天,除了对家来个大扫除,就是帮女儿精挑细选户外装备,对于她,或许能够获得各种户外装备才是她此次愿意徒步的动机,这种动机能支撑多久,我心里没底。
  以上次走Leon到Santiago的经验,徒步时行李能少就少,背包越轻越好。可我的背包里必须装两条毯子,两块浴巾,还有各种药膏,防晒霜什么的,毕竟我带着孩子,结果我的背包依旧有十五公斤重,没办法了,只能再来一次“负重前行”了,当爹的,这点重我没想躲。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8-30 14:33:23
  16号晚上开始重感冒,17号持续重感冒,18号早起赶火车,头依旧沉重。中午11:20抵达Pamplona,抓紧时间花20分钟赶到Pamplona长途汽车站,居然赶上了12点整发车前往Sant-Jean-Pied-de-Port的班车,整整节约了两个半小时(下一班车两个半小时后发车),班车司机用力踩着油门,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翻过比利牛斯山,从山南西班牙的Pamplona到达了山北法国的Sant-Jean-Pied-de-Port,而我们将在之后花三天时间徒步完成相同却相反的路程。
  St.-Jean-Pied-de-Port,从罗马时代就是一个重要的大本营,是连接法国和西班牙以及翻越比利牛斯山的重要要塞,罗马人时期就用它进攻,防守,控制伊比利亚半岛;牧羊人通过它翻越比利牛斯山追逐牧草;中世纪基督信徒通过它前往孔波斯太拉.圣地亚哥朝圣,现在它是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中法国之路的起点。St.-Jean-Pied-de-Port的标志景点无疑是“腻味河”上(Nive)的一座建于中世纪的桥。桥的两端就是这个面貌经过了几个世纪都没什么变化的小镇。进入小镇你会发现象征着朝圣之路的贝壳标记时不时的开始出现。我们到达St.-Jean-Pied-de-Port时,当地人都正穿着白衬衫,红裤子、颈上缠着红领巾,围坐在酒吧外大声喧哗着。法国人太爱自己的语言,处处都只讲法语,到最后我也没搞明白今天是他们的什么日子,需要如此盛装。
  晚饭后,我和雨童爬上我们住的朝圣旅社后山上的古城堡,太阳西斜,热度不再炽烈,山风吹拂,我和雨童躺在古堡下斜坡的草地上,两只蚂蚁沿着我裤管爬了上来,雨童兴奋的研究着蚂蚁,话也多了起来,她还唱了一段英语rap,有腔有调。我告诉雨童,今晚要早些休息,明天将会非常艰苦。
  • ty_在网上: 举报  2018-09-10 18:09:45  评论

    评论 漂在巴塞罗那:楼主继续啊
  • johnson172: 举报  2018-09-26 23:59:45  评论

    评论 漂在巴塞罗那:你的这个所说的贝壳标志 我深有同感,因工作原因 这段时间每天要开车翻越 马德里和 segovia间的海拔1800米的高山,每当看到这贝壳标记 就表示已进入连续急转弯的爬山路段,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8-30 15:29:54

  
  
  
  
  
  
  
  
  
我要评论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8-30 15:38:57

  
  
  
  
我要评论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1 17:30:33
  2018年8月19日
  5:40~15:00 St.-Jean-Pied-de-Port至Roncesvalles
  当日笔记:(早晨5:40出发,下午3:00抵达,耗时九小时多,(标准耗时应为八个小时),朝圣之路法国之路第一段从法国出发翻越比利牛斯山抵达西班牙Roncesvalles的路线可以排在整个法国之路31段行程的难道系数高值的前两位)

  雨童上床和起床从来就没有那么爽气过,不论是晚上上床,或是早晨起床,对她来说能赖几分钟就尽量赖几分钟,一寸光阴一寸金,赖到的时间倒像是她赚到的金钱。但昨天晚上9点我让她睡觉,她没讨价还价,坚决执行,她睡在我临床的高低床的下铺,我另一侧临床上铺还睡着一个小男孩,来自于西班牙亚伦西亚。
  临晨,5点刚出头,我上铺的西班牙兄弟就窸窸窣窣闹起了动静,先是上厕所,后是找东西,大通房里一片漆黑,但这哥们装备齐全,他头上顶着个头灯,LED的,他的头转向哪,头灯便扫向哪,阵势丝毫不输探照灯。我这个人睡觉最怕光,我的睡眠像一切心理阴暗的挫气鬼,完全见不得光,见光就死,我家床头柜里光眼罩估计就有一打,防抢防盗防见光。我上铺的兄弟大概颈部肌肉发达,肌肉指挥着脑袋做无规律的随机运动,头灯高频率的扫过我的双眼,既准又狠,比集中营里操控探照灯的德国鬼子高效多了,黑暗中的探照灯果然能使气氛惊悚,我在惊悚的光照下醒了,我对自己说,既然醒了,就起吧,这个季节早出发倒可以躲避正午后的烈日。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1 17:31:53
  就着探照灯我穿上衣裤,然后照规矩去厕所报个到,从厕所再回到大通房,这里的黎明没有黑暗,只有灯火辉煌。多么令人纳闷的事情,这个点还不至于开大灯,除非大家都起床了,环顾四周,我差点笑出来,所有人都正在整齐划一的穿衣服?看来徒步开始的第一天,大家都内心紧张兴奋,都不想输在徒步的起跑线上,又或者大家都像我一样,见不得光吧。

  说实话,5点多出发太早了,还要过一个小时地平线上云层的反射光才能扫除黑暗,日出可能还要再多等至少半小时。黑暗里徒步有可能会迷路,得不偿失,这可是我的经验之谈。我想放慢动作,延缓节奏,再磨掉些时间,可雨彤起床起的非常果断,一眨眼的功夫就坐在那里整装待发了。我去,大通房里的老驴们,各个都抱着同我相同的心思磨着洋工,我却在雨彤的监督下不得不加快了动作,当老爸的心里不能有消极思想。结果五点半出头,雨彤和我就头一个冲出Albergue(朝圣者住宿营地)开始徒步了。街上居然挺热闹,喜欢过夜生活的当地人正在互相打着招呼告别回家,也象是在为我们送行。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1 17:48:53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1 17:50:56
  夜色中,背着沉重包裹的我穿了三件衣服,感冒还没彻底好,小心为妙。雨童很兴奋,高频率的甩动着登山杖,我心里却在打鼓,一方面,出了小镇后就是开阔地了,每一个分岔路口都得格外小心,要避免丢了路。另一方面,今天要攀登的高度,我之前也没尝试过,但我自己有一个理论,宁愿多走一公里路,不愿登一百米高的楼。

  今天的行程必定会艰苦异常,在朝圣之路的法国之路(关于法国之路的详细介绍我写在前一篇文中)的第一段从法国St.-Jean-Pied-de-Port出发翻越比利牛斯山抵达西班牙Roncesvalles的路线可以排在整个法国之路31段行程的高难度系数分值的前两位,长度不稀奇,但徒步向上攀爬1250米翻越横担在欧洲大陆和伊比利亚半岛之间的比利牛斯山的确是个巨大挑战。我经常这样打比方吓唬自己,上海的最高楼上海中心总高六百多米,电梯坏了,入夜我发现我五克拉的钻戒忘在顶楼办公室里了,徒步爬上去后发现办公室钥匙没带只得下楼拿了钥匙再爬一次,第二次爬上去后,天已经亮了,我不但拿到了钻戒,也翻越了比利牛斯山,我想我还会对这枚戒指恨之入骨。

  路分岔口不多,想迷路并不容易。但两三公里后,上坡路段就逐渐开始了。一开始,雨童还兴致盎然的研究一路上不断出现的青蛙,软体虫的尸体,它们有些是被车碾压死的,车祸现场别无二致的悲惨和恶心。但很快,我想雨童就意识到,研究死青蛙并不会让时间过的更慢、她今天的日子也并不比那些已经死了的虫子所经历过的好多少,上坡路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能使人恐惧的恶魔。雨童开始越走越慢。

  我看了看手表,计算发现,虽然已经出发了两个多小时,但爬坡路还只能算全部行程的一个零头,此刻雨童的步伐完全变成了小碎步,象电能即将耗尽的玩具娃娃,随时可能完全停步。为了催促雨童走快些,我总在她前面30米远的地方领走,但我发现30米的距离越来越难控制,我需要不断的停步等待,才能让雨童不至于被我拉的太远。我开始担心,这个强度的徒步对于十一岁的雨童有可能会勉为其难,我甚至在考虑我们今天退出徒步后,该怎样返回巴塞罗那。
我要评论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1 18:06:25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6:59:14
  @yamahatianya 2018-09-11 22:46:19
  楼主写得不错啊
  -----------------------------
  多谢!!;-)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7:01:59
  要解决问题,首先得先找到问题,我问雨童,为什么越走越慢,她的答案很简单,肚子饿了。

  是我太疏忽了,竟然忽视了吃早饭这事,其实我自己也饿了。先前在Sant-Jean-Pied-de-Port的朝圣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已经详细告知我,今天翻越比利牛斯的山路一共有两个补给点,第一个是位于山腰处的山上餐厅,另一个是后半程的一辆流动汽车。在到达第一个补给点前,只能吃自带食品了,于是父女两停在路边,打开背包开始吃东西,我们随身背了将近两升水,吃完东西后就只剩一半了。吃了东西继续爬坡,坡源源不断从天上降落到脚下,没完没了,大腿肌肉开始随着每一步挪动剧烈的疼痛,身体能量不断流出,体力不断的耗去,我们只是机械的不断走着,当体力几乎耗尽时,终于来到了第一个补给点。

  补给点其实是一家开在小山顶上的小酒吧,依旧坐落在法国境内,酒吧提供咖啡,各种食物,热茶以及能远眺比利牛斯山谷的室外大棚,棚下放着桌椅。

  山里的早晨天气有些寒冷,然而出发时我穿的三件衣服,此刻却全被汗水浸湿了,脱掉浸满汗水的外衣,在卫生间我还脱去了贴身穿着的棉质短袖汗衫,汗衫浸满了汗水,沉甸甸的。我换了件速干长袖衬衫,再次来到棚下,坐进椅子里伸展着双腿,吹着山风,太阳温润的照着我们,喝着滚烫的热茶,惬意极了。之后我和雨童也经常在早晨的半途喝热茶,但雨童说,茶再也没有这次这样美味过。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7:09:42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7:10:21
  再次上路,终于到达山上的位于法西边境的平台处了,路边停满了汽车,在比利牛斯山腰的平地上,聚集着大量的人群,人群簇拥着坐在立在人群中的神父的四围,有人再唱赞美诗,神情虔诚,一场宗教仪式正在进行,这让我想起了丐帮开会的场景。昨天在St.-Jean-Pied-de-Port,那些盛装的男人应该也在庆祝相同的节日,之后我查出来,原来是“收获节”。
我要评论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7:13:02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7:13:50

  在收获节徒步一定会有收获,到下午三点,经过将近十个小时的攀爬,我们终于完成了翻越比利牛斯山的第一段行程。在比利牛斯南侧,Roncesvalles 的Albergue(徒步者营地)里的工作人员热情的向每一位刚抵达的徒步者打着招呼,放下沉重的背包,脱下满是灰尘的靴子,当赤裸的疼痛的双脚触碰到凉爽的石头地面,这里甚至给了人家的感觉。

  对于十一岁的新驴雨童能够不打折扣的只用一天时间就翻过比利牛斯山,顺利完成徒步的第一段,还是让我感到吃惊和满意的。因为过了这道坎,后面的行程就无需担心她的徒步能力了,后面主要是增长见识,培养意志和锻炼身体了。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7:17:17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7:18:20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14 17:19:04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25 03:45:27
  2018年8月20日 6:30~13:30
  Roncesvalles - Zubiri
  当日笔记:(今天乳酸君做道场,腿痛到不行,徒步里程总算按计划完成,享受运动后的平静中。)

  今天的标准行程不过区区21.5公里,由Roncesvalles 到Zubiri,总体是下山路,爬坡不算太多,所以我们计划比昨天晚些出发。

  我决定晚些出发还因为其他一些因素,首先昨天的确出发的太早了,今天拨乱反正。第二.我上嘴唇昨天晚上生出了一个大火泡,大火泡不影响走路,但会影响心情,心情不好可以通过自我妥协晚出发来补偿。第三.我腿疼,双侧大腿外侧,应该是乳酸分泌过多的结果,这比我上次徒步小腿大腿一起痛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作为老驴,我知道今天应该对自己宽松点。至于雨童,她只负责走,不关心行程安排。

  中午雨童忽然和我谈到昨天早晨那个头顶头灯的家伙,她告诉我那家伙用头灯多次扫过她的眼睛,最终将她扫醒。我忽然有种感觉,那个头戴头灯的家伙,大概是由一个青春期的天使装扮的。

  和昨天的路相比,今天的路的确简单许多,中午过没多久我们就已经来到Zubiri,早早的安顿下来,休息是徒步旅程中对自己最好的奖励。今天雨童和我在午餐和住宿两件事情上产生了分歧。

  首先是住宿,按照之前的经验我更愿意选择Albergue Municipal (政府办住宿营地),这样的住宿营地通常床位多,价格也便宜,而且我很享受能在大通房里和大家一起交流的感觉。而雨童对睡大通房有些排斥,在她的思想里,大通房是流浪汗待的,她甚至问我能不能每天住酒店,她想要更私密的空间,我告诉她,我们是在徒步,不是在旅游,她想要的宾馆不应该是我们徒步者该追求的。但无论如何雨童对我们入住的这家Albergue Municipal颇为不满,她告诉我,里面的南美人说话声音太响。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25 03:48:09
  另一个分歧是在午餐餐厅里发生的。对于我们下榻的Zubiri小镇,镇子外围我除了见到养羊,好像没有什么其他产业了,整个小镇给人的感觉就是偏僻而稍显萧条,徒步者无疑是小镇的重要财源,位于小镇中心位置的餐厅又无疑从朝圣者身上获益最丰,进入餐厅后,老板娘态度懈怠,并想当然认为我们是韩国人(徒步的亚洲人大部分是韩国人),在我郑重声明我是中国人后,她却无所谓的态度。我们点了套餐,却被分配在一张用来喝咖啡的高脚小圆桌上,而旁边的方桌明明空着(老板娘想留给之后可能到达的客人),我依靠自己的生活阅历和经验(无法证明,不一定可靠)觉得老板娘可能认为亚洲人的语言有问题(韩国徒步者大部分没有语言沟通能力)而故意轻慢了服务,故此我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并提出那张小圆桌太小无法让我们正常享用我们的午餐,最后我们获得了一个更受欢迎的室外方桌。但雨童却认为我不应该如此强硬的表达自己的不满,她觉得小圆桌可以接受。可我觉得,想被尊重,你就得先自我看重。

  之后付账时再次进入室内,我发现一对韩国情侣被安排在了一张小圆桌上,另一张小圆桌被一个欧洲人单独享用着,而方桌旁边坐的都是欧洲人。也许只是巧合,我无法证明那位老板存心欺负亚洲人,所以关于这家餐厅,我和雨童的争议依旧存在。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25 03:52:04

  
  早阳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25 03:57:10

  
  
  
  
  
  
  今日沿途风景
我要评论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09-25 04:16:49
  在ubiri小镇的入口处有一座石桥,具传这座石桥有魔法,是一座神秘的“连接天堂之桥”,在石桥下清澈的河水缓缓的流过,晚饭后,朝圣徒步者们都聚集到了桥下,赤着双脚步入凉彻的河水中,让河水治愈着胀痛的双足,我和雨童也被河水吸引,笈着拖鞋步入河水中,落阳斜照着头顶上方的“天堂之桥”上,时间缓缓流去,天堂仿佛降落在了身边。


  
  
  
  当天徒步数据及地形图
我要评论
作者:乘先生 时间:2018-09-26 17:19:48
  想去
作者:ty_137416868 时间:2018-09-26 21:30:33
  路过看一看,顺便盖楼点赞
作者:RainManiii 时间:2018-09-26 22:10:58
  赞
作者:房产空头一号 时间:2018-09-26 22:31:22
  不错的旅程
作者:ailny 时间:2018-09-26 23:02:29
  不错,谢谢分享
作者:独歌墨梅 时间:2018-09-27 04:58:15
  当然了,做不了天使的肯定是希望天使帮忙,多数人是这样呀,呵呵
作者:愚愚愚愚也 时间:2018-09-27 07:21:13
  @漂在巴塞罗那 2018-09-11 17:48:53
  
  -----------------------------

  图文并茂,
  楼主有才。
  美国老鱼,
  献花表爱。
  
作者:企鹅出击 时间:2018-09-27 09:00:16
  浪漫的法国
作者:twtofn86 时间:2018-09-27 09:27:53
  今天点了,是22.69我晕今天多了
作者:职场小明白 时间:2018-09-27 14:19:00
  @漂在巴塞罗那 2018-09-25 03:57
  
  ------------------------------
  这创意,够抢眼,大赞。
作者:田涯幕后老板 时间:2018-09-27 16:41:51
  MARK
作者:自由足球 时间:2018-09-27 20:03:27
  好帖,顶了。
作者:ty_134454103 时间:2018-09-28 16:34:09
  超赞??,期待更新,图太美
作者:K线门 时间:2018-09-28 19:59:24
  一路顺风
作者:ty_2018科技 时间:2018-09-29 14:37:51
  点赞,盖楼。。回赞哦
作者:祥媛小妮子 时间:2018-09-29 14:50:36
  支持
作者:涩咪咪 时间:2018-10-03 23:05:12
  很不错啊。喜欢风景
作者:涩咪咪 时间:2018-10-03 23:05:18
  还有人文
作者:简单多一些 时间:2018-10-03 23:37:31
  有点意思
作者:简单多一些 时间:2018-10-03 23:38:33
  挺美的
作者:xxbv4261 时间:2018-10-04 00:12:34
  生活贴子接地气,楼主更新不容易,顶顶你也应该地。
作者:老李看看花灯 时间:2018-10-04 00:17:12
  看过电影《朝圣之路》,景色拍得一般般,楼主拍摄角度不错,很美。
作者:愚愚愚愚也 时间:2018-10-04 00:50:26
  @漂在巴塞罗那 2018-09-25 03:57
  
  ------------------------------
  @职场小明白 2018-09-27 14:19:00
  这创意,够抢眼,大赞。
  -----------------------------

  颇有创意的路标,
  被楼主镜头抓到。

  美国老愚下载了。
  谢谢!
作者:ty_137416868 时间:2018-10-04 13:46:59
  路过看一看,顺便赞一赞
作者:twtofn86 时间:2018-10-05 12:21:27
  路过看一看,顺便赞一赞
作者:happyyxm123 时间:2018-10-08 10:34:56
  。。。。。。赞
作者:ty_老顽童791 时间:2018-10-10 13:59:54
  厉害
作者:ty_老顽童791 时间:2018-10-10 16:09:23
  @漂在巴塞罗那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11 16:54:41
  2018年8月21日,6:20~12:25
  ubiri -Pamplona
  当日笔记:(6:20出发,12:25抵达Pamplona,实际徒步行程21公里,中午带雨彤去吃Wok(中餐自助)想把两个人都喂饱点,结果只顾着喝水了,只吃了两个寿司,在欧洲这么多年第一次吃Wok,战绩不佳。
  Pamplona前年来过,匆匆一瞥,今天再来依旧是一瞥,令海明威迷醉的奔牛城,到底还没共鸣。)


  相比于昨天的下山路,今天徒步经过的都是锯齿型地形,我管它叫上上下下的享受。现在雨童已经总结出了完整的徒步经验:“老爸,往上爬坡也不好,往下下坡也不好,上坡太累,下坡腿不舒服,最好最好是走平路”。雨童说的很对,今天的山路特色就是“膀子酸痛”。因为要保护自己的膝盖,上坡下坡我都用足了登山杖,力都吃在了膀子上。

  十二点半就来到了Pamplona,徒步结束,住进Pamplona的Albergue de Jesús y María后,雨童来找我谈话,态度认真恳切:“老爸,我们今天只停下来休息了两次?”,我仔细想想回答她,说的很对,停了两次,早餐45分钟,桥上休息10分钟左右,一共耗时大概一个小时。

  昨天晚上,钱朵朵微信和我聊天,我讲起了餐厅的遭遇,钱朵朵建议我调整徒步行程,不需要按标准行程驻留,钱朵朵是徒步高手,去年暑假完成了整条法国之路的徒步,我猜测,钱朵朵是建议我每日再走长些,我以女儿作借口说,每日路程只可调短不可调长。

  女儿今天和我算停留次数,是事出有因的。昨天她没走多久就闹着休息,我告诉她,你看,这一路上只有别人超你,你有超过谁吗?我不要你超别人,但也不希望你老被别人超。我说的话逻辑上没问题,道理也对,但我说话时心态有问题。

  上次我从Leon走到Fenistera,400公里的山路只用了十三天,这个可以是骄傲的资本,但只能针对“走路”,事实上,上次完成徒步之后,我有很多的遗憾,我对自己双脚踏过的这条路上的故事到底了解多少?历史到底了解多少?文化到底了解多少?人又了解多少?而走朝圣之路,走得快不错,但走的有见识,走的舒心有感悟或许才是最高境界。

  我还是会要求女儿徒步时控制休息频率,但我不会再批评她老被人超了。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11 17:05:23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11 17:11:21
  潘普洛纳是个不大的城市,却名气响彻全球。老城中心848米长的街道每年7月吸引着来自全球的几十万人前来狂欢,来玩命。在每年7月6日至7月12期间,每早会举办奔牛活动,人们高呼着“圣•费尔明万岁”的口号,希望潘普洛纳的保护神圣•费尔明能保护自己的城市平安,这就是奔牛节。

  因为海明威在《太阳照常升起》的传神描述,更因为海明威个人对奔牛活动的热爱和推崇,奔牛节早就成了全世界男人展示雄性风采和提升肾腺上激素分泌的代名词,如果退回到二十来岁的年龄,我也一定会搏命奔一次牛,这话我说出来颇能显示我也有些无赖本质,有些事,做不做是被冲动决定的,预谋和智慧并不会让你多分泌荷尔蒙。

  前年我来潘普洛纳,特地买了根象征奔牛用的红领巾私藏,这次再来,我连个WOK都没吃出风采。

  对于住在哪,雨童已然和我有了分歧,在来潘普洛纳前,我已经向她承诺,今天住什么样的Albergue由她来选择,结果到了潘普洛纳,我还是自作主张选择了位于大教堂内的Albergue de Jesús y María,一家Municipal(公办)的朝圣者营地。“还好我们到的早,否则这里肯定没有床位了”,我不无得意的指着Albergue入住登记处前排在自己身后的长长队伍为我的擅作主张和不信守诺言寻找着理由,而雨童显然浑身的不满意,负气的坐在大堂地面上,用咸菜脸表示着抗议。“身为老驴,我必须选择对的”我在内心为自己辩护着。

  我对Albergue的选择我现在依然认为明智,但要把我的理念灌输到雨童那儿,还得慢慢来。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11 17:18:28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11 17:22:40
  来欧洲那么多年,我从来没去吃过WOK,我一直觉得那种付了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吃饭方式很象喂猪,有失“用餐”的体面。但今天实在是太饿了,所以对于在哪里吃午餐,我脑海里跳出来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去吃WOK,可见我所尊崇的“用餐体面”只不过是我自我抬举的借口,可骨子里,我也不过是对捡实惠,占小便宜稍显矜持的虚伪家伙,不过我的吃WOK的提议很得雨童的人心,这个号称不爱吃中餐的家伙,对于我吃WOK的提议尽然少有的全力支持,因为对住宿选择不满意而产生的不快气氛也一扫而空。

  在Pamplona这种城市,一定有WOK餐厅,中国人开饭店的精明嗅觉绝不会让我们失望,找到WOK很容易,网络信息显示,800米外就有一家。父女两笈着夹趾拖鞋满怀憧憬的向WOK进发,浑身散发的饕餮气息如果被WOK老板看见,他一定会暗叫“大事不妙”。WOK内的食物品种果然不负所望,整整几大溜,可我此刻最渴望的除了水就是西瓜,当吃下整整两大盘西瓜及水果,喝完我另点的水后,我发现自己的胃部空间已被挤占的没什么余地留给其他食物了,勉强吃了两块寿司后,我的首次WOK之旅便草草收兵,我的“第一次”,竟是满满的遗憾。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11 17:23:18

  吃完午餐后,整个下午雨童和我都在潘普洛纳(pamplona)老城的各个角落游荡。上一次走从Leon开始的朝圣之路,我从来就没有那么早就结束过行走,这次有雨童陪伴,降低了我的每日徒步行程,也让我有机会深吸沿途气息,这气息或能让我更久的体会朝圣之路的美妙。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11 17:31:34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16 14:51:51
  2018年8月22日
  Pamplona - PUente la Reina
  当日笔记:(一直觉得,朝圣之路只要来,每天就一定有故事。昨天晚上临床上下铺睡了两个“呼噜”兄弟,睡了一晚凹糟觉。早晨雨童起床不再利索,出发一小时后开始罢走要回巴塞罗那,在路边耗了将近五个小时,在晓之以理加威逼利诱后,12:20重新上路,雨童坚决主张完成今天计划的全部行程,19:15分才入住Albergue。通过沟通,雨童希望剩下的假期还要留时间同同学玩,此次徒步将由十天减为一周)。


  “如果有人问我,你觉得什么样的人不适合走朝圣之路,我会说有,如果你打呼噜,我建议你最好就别去朝圣了。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心情不好,我心情不好是因为我昨天晚上没睡好,不对,不是没睡好,而是整晚都被折磨着,严重的被呼噜折磨着。

  昨天选择的这个Albergue de Jesús y María,坐落在一个古老的大教堂里,可以精心安排114人入住,上百人睡在同一屋檐下,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似乎唯二的两个呼噜王就凑巧都聚在我和雨童的高低床旁边。下铺的呼噜舒缓,声音分贝值高而有力,仿佛高潮中的“1812”交响曲。上铺的呼噜又是那种声声带杀气,如神风战机呼啸而过,一声紧追着一声,直到窒息到接近死亡后又忽然喉门爆开,重新再来一波攻击的神风特攻队自杀式呼噜。按照概率,上百人中,把这两个完全陌生的人高低铺凑在你身边打不同风格的呼噜折磨你,难度高于四人斗地主,你一副牌拿七把炸弹。

  按照心得,政府或教堂开设的Albergue能容纳更多人入住,而且屋子的空间高大,空气好,更有感觉,但……我靠,上铺在说梦话了,‘Miquel,seguimos’(米盖尔,我们继续)”。

  我上面写的这段文字,是那晚无法入睡,拿手机写的现场纪实文字,我幽怨的输入文字时,旁边高低铺的上铺正在打着呼噜说梦话。

  “如果打呼噜,拜托你就別去朝圣了,因为你是所有朝圣者的噩梦,我好像听到呼噜另一边的人也在叹息。”

  天明,微信里我向钱朵朵抱怨了半天打呼噜的人,结果钱朵朵轻描淡写的问我,有不同的耳塞,德国产的耳塞隔音效果更好,你要哪款,总有一款适合你。我瞬间沉默。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31 23:50:46

  
  

  大概因为没睡好觉,雨童今天起床很不利索,出发后勉强跟走了一个小时,步率越来越慢,远远的跟在我身后,走到Pamplona边缘的一个公园,我停下来等她,找她交流思想,没想到她居然直接闹起了“罢走”,原想小孩闹情绪,哄哄就没事了。就顺势让她在路边的公园里坐下,安抚一下再继续上路,然而她态度果断而坚决,宣称除了巴塞罗那哪都不去了。

  我猜测她可能是因为Albergue的选择不和她心意,结果晚上的呼噜扰她没睡好,将怨气归结到我对Albergue选择的专权,早晨又被迫着起床上路,连着几日的徒步新鲜感尽失,只剩下无尽的辛劳和疲惫,所有怨念即刻爆发,铁了心不再上路了。我心急,见一时说服不了她,就打电话给她远在上海的妈,好在她妈态度坚决,极力要说服她不能中途放弃,结果光国际长途就打了两次,每次耗时将近一个小时。

  长途电话没能解决问题,她依旧坚持罢走。我的耐心也逐渐丧失,我想,拉她站起来,强迫着走走或许就不耍性了,我手上握着两把登山杖,她手上也握着两把登山杖,我拉她时四把登山杖有如拼刺刀般,路边的年老晨练者以为有凶案正在上演,竟然打电话报了警,警车,警用摩托车,呼啦啦一帮警察即刻就赶到了现场,团团将我围在当中,向对待恐怖分子似的对峙恫吓着我,我一鼠胆良民哪里见过这种阵式,立刻由老子转变成了孙子。好在警察弄清真相后并不追究,只是劝我,“她要回巴塞罗那,不如就回巴塞罗那吧”。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0-31 23:53:44
  警察撤了,老子的威严也散了,父女两坐在公园里的石条凳上都默不作声。不再沉默中死去便在沉默中重生。我对雨童说,你知道老爸我是愿意讲道理的人,我让你继续徒步,因为你已经证明了你有这个能力继续走下去,这是我不同意你放弃这次徒步的原因,因为放弃是有惯性的,如果 惯了放弃,你将来做任何事情都会很轻易去放弃,但这是我劝你继续走下去的理由。我也愿意听你和我说说你要中断徒步的理由,如果你能有很好的理由说服我,我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放弃继续徒步,你就来说说吧。雨童说:“有”我说:“好,你说吧,我听着”雨童忽然流出了眼泪说:“我新学期换了新学校,放假又一直在中国,我一直想和我老学校里最要好的朋友暑假见一面,一起玩,如果照你的计划,我就没有时间和朋友见面了。”

  当我告诉雨童,我们可以把徒步周期缩短几天,这样回到巴塞罗那她还是能有时间和好朋友见面后,她欣然接受,我们重新上路。

  时间被耽搁了整整五个小时,但我觉得都值得,对于成熟,这只是一瞬间。

  说实话今天的路并不很好走,今天的行程和时间主要就是要消耗在翻越一座小山上。
  再次出发不多久就是午餐时间,我们就近进入一家餐厅吃午餐,我对雨童说,今天出发晚,外面日头太猛,我们走差不多就就地找Albergue(住宿营地)休息吧。雨童却回答,我们还是到原计划的目的地吧,然后她又掏出一张Albergue(住宿营地)清单补充道,今天我们还是住那个Municipal的Albergue吧(公办营地)。没想到一早晨的周折,她竟然主动开始和我喜欢的Municipal Albergus(公办住宿营地)亲近了起来。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1-01 00:04:27

  
  
  

  午后的烈日,烤的大地仿佛都在冒烟,人在冒烟的地面上行走,仿佛时刻都有被蒸发掉的危险。如果不是雨童的坚持,我是很想缩短当日行程的,不过我很欣赏雨童的坚持,那是意志力的表现,所以我坚定的支持她走到原定目的地的想法。

  路上很难再遇到其他徒步者了,除了--竟然有美女在烈日下穿梭,一名年轻的韩国女孩,昨天晚饭时还碰见过。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这么晚才出发,她解释,一早晨都在邮寄行李,寄完行李才出发,行李会寄到下一站。这女孩是在英国学英语专业的,也想利用暑假剩余的时间体验一下“朝圣”的感觉。女孩的起点就是潘普洛纳(Pamplona),今天是她开始徒步的第一天。她的徒步很不“认真”,走走停停,几乎所有美景都会受到她的特别关爱,池塘边,树丛中,向日葵田边,她都会驻足伸颈停留发一会儿呆,不同于其他韩国女孩,对于太阳她是无视的,黝黑的肌肤尽显青春气息。一开始我想以她的这种方式如何能完成这漫漫长路,但无论如何驻足,她总能时而前时而后的和我们相伴,我不知道最终这女孩是否会改变自己的行走方式,但我很赞成她能为朝圣之路增添不同的行走方式,她自己就是路上的一景,青春,健康,性感。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1-05 19:01:07
  烈日下翻越山头有如愚公移山,漫漫长路充斥着满满的艰辛。


  
  


  最后当我们终于抵达Uente la Reina时,已接近傍晚,我们都觉得不错的Municipal(公办)住宿营地Albergue de los Padres Reparadores已经没有空床位了,在Albergue de los Padres Reparadores我们遇到了阿贝托,那个昨晚在隔壁铺位大打大呼噜的人,他见了我们高兴的向我们打着招呼,并热情的指点我们该如何可以找到另一家Albergue。于是我们依照指点住进了更偏的Albergue Santiago Apostol朝圣营地。价格、位置、舒适度都不甚满意,我对雨童说:“这就是蝴蝶效应”,雨童说:“不过这里没有‘呼噜王’”我们相视而笑。


  
  
  
  
  
  

楼主漂在巴塞罗那 时间:2018-11-05 19:03:05
  2018年8月23日
  Puente la Reina- Estella/Lizarra
  当日笔记:(uente la Reina- Estella/Lizarra 7:05-12:30,今天按部就班,顺利抵达Estella。雨彤行走越来越有韧性。
  Estella小镇据介绍是随着11世纪朝圣之路兴起后逐渐壮大的,当地人说巴斯克语,没想到因朝圣而建的小镇现在规模如此宏大。都是老物件值得一游。)

  昨天在Albergue Santiago Apostol入住,Albergue老板告诉我们,他们的Albergue还预备有单间,价格稍贵,我让雨童选择是睡单间还是睡大通房,雨童犹犹豫豫,她正在努力让自己全方位成为一名朝圣者,全方位的朝圣者通常睡大通房,但昨天晚上没睡好,我代替她果断要了个单间,雨童很满意,对于她的旅程,只有睡在属于自己的房间里,她才显得自在。关起门,熄灭灯,没有呼噜打扰,没有光线的刺激,果然睡了个好觉。
作者:过路儿 时间:2018-11-05 21:21:33
  顶个!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