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天,我们在柬埔寨

楼主:纪晓伯 时间:2019-02-13 19:56:32 点击:998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满怀期待的柬埔寨吴哥之旅终于成行,在会计们最忙碌的一月,报税期还没有结束时就出发了,是在19年的1月11日。

  这个一月的报税期充满了混乱、无奈和焦虑。会计们为 报税系统的持续性的缓慢、反应迟钝和间接性的崩溃、完全不能操作而头痛。短暂的报税期,日复一日,没有任何向好发展的状态加剧了大家的恐慌。于是,很多人跑到税务局的办税大厅排队等待报税,可想而知的是——税务局的办税大厅就如春运般的拥挤,个别区的办税大厅里竟然出现了号贩子,一个号开价叁佰元,这着实又把大家给吓着了。另一部分是企业众多的财务代理所的会计,大厅排队报税的可能都没有,因为一个号只允许办理一个企业的税务,他们只能加班,在办公室里打地铺,在非工作时间工作,为了不超期,在半夜报税,过着通宵达旦的日子。

  柬埔寨,在我的脑海里是个神秘的所在,她原始、粗狂又充满了信仰,简直就是个令人仰望的地方。吴哥的微笑,我想要身临其境地体会那出世脱俗的微笑。我想要荡涤自己的心灵,清除内心的雾霾。

  虽然是跟团旅行,我还是挺喜欢的。因为可以结识不同的人,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团队里,可以看到不同性格的人。从最初的拘谨、不了解到行程结束前的熟悉、有了不舍,还是个奇妙的过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纪晓伯 时间:2019-02-14 15:35:46

  

  
楼主纪晓伯 时间:2019-02-14 15:47:00
  星期五的下午,一点半后,我们按要求在机场集合。其实航班的起飞时间是四点半。

  同行的人是三十个人,有近一半是天津人。有中年夫妇两人;母亲带一个女儿和两个外甥女组合;老年夫妻两人带鳏夫亲家组合;父母带子女和奶奶的五口之家。其他的是本地人,我们母女俩;老姐妹俩,大约七十岁左右;另外还有两对老年夫妻,其中一对一眼就能看出是经常出门玩的;两对年轻夫妇,两家人的丈夫是好朋友;最后的四人组合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带着五十开外的母亲及母亲的两个好友。从年纪来看,这个团队近一半是老年人。

  领队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微胖,脾气还比较温和。这样的国内领队到了国外之后,就变得几乎没有存在感了。到了旅游当地,地接的导游几乎都是华裔,交流起来没有任何障碍。

  交护照,贴两寸照片,买航空意外险,领取登记牌,托运行李、过安检、过海关,候机,一切都是按流程走着。航班没有晚点,时间观念颇强的小童叫上我排在登机队伍的最前列,我们两个人也是最早进入机仓的人。

  澜湄航空。机上的空姐有中国人,也有外籍的。空姐们的妆容很有热带国家的特色,色彩较浓,服饰的颜色也是饱和度很高的。
楼主纪晓伯 时间:2019-02-14 16:22:24
  经过四个小时的飞行,当地时间晚上八点多钟,我们到达目的地暹粒。暹粒机场非常小巧,下飞机走两三分钟就到了办理落地签证的大厅。映入眼帘的建筑物是单层的,非常有东南亚特色,屋角细细的、尖尖的往上翘着。恍惚中还以为是泰国。

  同机抵达的有三四个国内的团队,所以在不大的厅厅堂内,聚集着好几群中国人。此外,办理签证、等待通过海关的几乎都是西方人。

  通关,走出机场。当地的导游迎接并安排我们上旅行车。他自我介绍是第三代的华裔,是高棉和岭南的混血儿。这个混血华裔导游个子不高,肤色健康,身材是东南亚式的精瘦,满脸是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的中文名字是刘福合。

  车程不过二十分钟,我们就到达了酒店。我想每个人都有着出乎意料的欢心和喜悦。在交通拥堵的国内,绝大多数的城市从机场到市区都要走高速公路,怎么也要历时四十多分钟吧?没有高速、没有高架桥、没有宽阔的双向四车道的柬埔寨初次见面就给了人简单的舒心感,回归质朴,真的很好!

  有些昏暗的酒店大堂,笑容可掬的大堂经理。全木质装潢、外表柬埔寨式风格、内里法式风格的四星级酒店——Angkor Hotel.站在大堂里,最直接感受到的是浓浓的木质本来的味道以及混杂在其中的异域香薰的味道。我们走过长长的纯实木地板的走廊,经由电梯到达四楼,楼体并不高,好像总共也就五六层。推开沉重的木门,面积不大,陈设简单朴素的双人间就呈现在面前,洗手间内的洗漱台面对亚洲人来说有些高,浴盆也又大又深。拧开水龙头,我感受了一会儿国内领队提到过的“滑溜溜的水”,他说:洗澡的时候要注意,特别是年纪大的团友们,小心滑倒!水质确实独特,香皂洗手后总是感觉没有冲洗干净。
楼主纪晓伯 时间:2019-02-14 16:29:06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