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绿花大学篇(一):那年我十八岁

楼主:GreenFlowerGuo 时间:2017-03-15 00:12:08 点击:132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那年我十八岁
  那年我十八岁,参军到了部队。
  10年以后,小华依然不知道2002年他高考志愿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但亮丽的成年人人生就从2002年的第一场酷暑拉开了序幕……
  《高考志愿填报秘籍-专家支招(2001版)》、《高考志愿填报父母必读—给孩子选一个好学校,好专业》、《高考志愿填报九阴真经(2001版)》《决定高考志愿成败的99个细节》……这一堆书名带有显著中国特色的志愿填报材料,是小华住在城里的大姑给送来的,他是一个很节约的人,儿子在2001年考上了交大,她显然认为她对孩子的培养是极其成功的,这一心态一直保持到若干年后的那次事变。那时小华已经博士快毕业了。在小华的二老看来,得到的二手材料好比是梅超风收获了九阴真经,瞎子也可以凭借武功高超牛起来;张无忌看到了九阳秘籍,可以从深渊里面蹦出来,农村娃也可以鲤鱼翻身跳出农门了。
  “工商、税务、银行、计算机这都是好专业啊,以后能挣大钱啊!你看这些书里面的专家都这么说啊!” 小华的父亲华克用始终高调的嗓门嚷道。
  “还是让娃自己选专业,看娃喜欢啥就选啥……”老母亲夏莲还没说完就被华爹打断了:“你个瓜怂,懂个啥!”“我给你说,要么选个好专业以后多挣钱,要么上个军校省钱……”华爹的脑袋里充满了经济学思维啊,也许是几十年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穷苦怕了吧,不知觉间将自己对美好生生活的向往寄托在了下一代身上。多年以后,小华才明白,不是钱的问题,学费再贵,只要为了娃好,爹娘砸锅卖铁卖血也会把娃供出来的。只是这种爱真得是太大太重,还不时带点愚昧和迂腐,让施爱者与被爱者都欲罢不能。
  就这样每天面对着这些垃圾材料,听着父亲的指导和母亲的唠叨,终于到了小华填报志愿的那一天。走到村头,花了1元大钞(后来的小队长爱情才告诉你,真得不要小瞧1元钱)挤进进城(其实是城郊)的小中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破旧的小中巴一晃一晃地,小华的思绪也开始抖动起来,压在小华心里的关于高考报志愿的想法其实只有一句话:要是我考个满分,或者足够高的分,全国无数的大学无数的专业任我选,需要这么麻烦吗?……小华就是一个如此极致的犟人,他以后的座右铭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一信条也影响了他的命运。而事实上,小华高考的分数仅比本省一本录取线高出50分(离满分还差200分),离他的座右铭还差很远啊。
  自从知道自己的高考分数后,小华一直懊恼和自责,他后悔自己不够努力,晚上应该两点以后再睡,哪怕没电,点着煤油灯也应该再学一会儿啊,而不应该凌晨12点多就睡了啊。没能读清华北大成了小华的心病啊 。当半年后,学习完《军人心理学》课程以及和他同宿舍15个五湖四海的兄弟深聊了之后,他才释然一些,毕竟人的智商、情商、能力都有不同,关键是谁知道中国教育水平的地区间及地区内的不平衡是啦么啦么地严重。
  “你咋才来?赶紧,马上就要填了”,教室里已经坐满人了,不知谁喊了一句,可能是班长,记不清了。
  “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填啊,填错了可改不了啊…”小华这辈子最后一任班主任张老师嘱咐同学们到。
  小华一笔一划的写到:
  姓名:华未未。
  性别:男。
  血型:A型(瞎填的)。
  民族:汉。
  出生年月日:1984年12月19 日
  政治面貌:团员
  特长:无(那时很少有孩子将自己会种地、收粮食、能吃苦忍耐作为特长,现在看来,这些是很长的特长,这里面的包含的东西很多。)
  填报学校:J军校(小华莫名地抖动了一下笔尖,鸵鸟墨水差点喷出来)
  “你报的啥?……” 大家在热烈地讨论着,毕竟可贵的青葱岁月即将一去再也不复反了。
  “我爸给我选的某某大学,说这个学校以后出国方便,家里都为我安排好了……”班里的名人李露用他一贯的淑女语言很大气优雅的说道。说李露是名人,只是因为他具有周星驰电影里包租婆的外形,却具有那种典型书香门第的气质,就像谋女郎董洁那样,老师都很喜欢她,尤其是与语文老师王爷爷。那年头,老师很喜欢你,那你就好比基层连队的文书和通讯员一般的符号明显,全连同志都会喊你“亲”的。可惜,自那以后,快二十年了,小华再也没有见过李露,只听说她好像定居到某人那些年待的那个国家了。
  “嗨……我报了某某理工大学,那个学校能贷很多款子,而且奖学金也很多啊!”
  “你屋人(指父母家人)啥意见?”
  “嗨…屋里人也不懂,都是我自己弄的”。
  这是朴实的杜涛和同学们的几句聊天。两年后的寒假,已有两年兵龄并已成预备党员的的小华再见到杜涛的时候,看到杜涛很轻松的样子,便问道:“读地方大学不累吗,贷了多少钱,有压力吗?”杜笑呵呵的说道:开玩笑,每年贷6000元,学费5500元,剩500我还邮回家里呢,平常学校随便打点工,生活很好,咱现在不缺钱啊,哈哈……”小华当时被杜sir(受当时港式警匪片的影响,这是小华对杜涛的昵称)的经济学思维以及孝心触动了一小下。同时小华也准备以后常给家里打电话问问家里缺钱不,虽然大二的他当时每个月的津贴仅90元而已。
  ……
  志愿表都交了,大家也都聊得差不多了,在班长和学习委员的组织下,找了几张纸记录了一下每个人的联系方式:××村(镇)×组×队××号,条件好的留下了家里的座机,小华留了村东头村长家小卖部的电话。抄誊了几份,班长刘飞用充满热情希望的眼神缕了大家一遍,然后分发,人手一份。2006年1月,也就是小华这批同学大学准备毕业前的那一个春节,班长通过QQ和CHINAREN上的同学录组织回家过年的同学们在省城进行了一次同学会。那次小华了解到,抄誊的那几张纸,很多人脑子里面早都没有了概念。而小华一直保留的那张纸,说句实话,几乎从来没有打过上面的电话。为什么呢?生活总是这样,当离别时分,总要说一句:常联系哦,然而十之八九都联系很少了。要不是网络伴随着80后的成长而迅猛发展,很难想象那次聚会到的那么齐,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意想不到。
  ……就这样,同学们散了,散了。
  别了,18岁,别了,中学。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歌曲《老男孩》
  从学校的大门出来,小华直奔汽车站,没想到迎面飞来了骑着28自行车的父亲。
  “你咋来了?你不说我一个儿就行吗?”
  “我不放心,怕你胡报啊,报了吗,报的啥?”父亲依旧大嗓门。
  “嗯……J军校”
  父亲迟疑了一下,好像思考着什么。
  “嗯……好。军校是提前录取,要是不录咱,咱还能上地方大学嘛”
  “不可能!!!”小华斩钉截铁。
  华爹那天那刻好像很平静,喝了一瓶2元钱的好啤酒,抽了一根劲儿很大的烟。然后和小华分别回家了。
  …….很短的时间,录取通知书来了,J军校Q指挥专业,那几天,小华全族人都沉浸在简单而盲目的激动兴奋心情之中,华家村二大队甚至是杀猪宰羊,鞭炮从村头放到村尾,连一贯作威作福的村主任都来道贺了。那些年村子里面一年也难出一个大学生,还是军校。他这一下子是光宗耀祖了,而对于上军校是干嘛的,以后会怎样,他毫无概念,也没想法。
  2002年8月的那一天,小华带着小心呵护的录取通知书,背了一个装着很少衣服的行李包(华父听人说部队院校什么都发,所以导致小华出门的时候连条多余的内裤都没带),在华父的带领下,小华第一次进入了X火车站的候车大厅,第一次坐上了火车去T市(一个很大的城市……不是铁岭),想着马上就能上大学了,没有了高中三年那对孩子来说非人的生活状态,而且听说大学可以选课逃课,可以在很大的图书馆读自己喜欢的好书,可以在微机房里玩电脑,可以参加很多的社团和组织,琴棋书画、刀斧棍棒、哼哼哈嘿都有,还可以和MM聊天谈朋友……小华心里泛起了惬意甚至是兴奋。不过很快小华就将发现,他的这些想法没有一个与实际相符。也许是高三班主任为了安抚痛苦的学生们,将大学编织成天堂,作为鼓励孩子们好好学习的手段,这造成了恶果。也许,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事实上,现实将告诉你,它永远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整个旅程,小华一边啃着临行时华母给他包里揣的锅盔和鸡蛋,一边目不转睛盯着窗外的风景,以至于腰都坐疼了屁股都没怎么动一下。其实,何必着急呢,这一路上的风景,小华将连续看很多很多年。
  从来不怨命运之错
  不怕旅途多坎坷
  向着那梦中的地方去
  错了我也不悔过
  ---歌曲《人在旅途》
  亲,真正的美丽的你估计从未经历过的故事,就此开始了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雄霸浦江 时间:2017-03-28 14:58:00
  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