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迷彩(每周一篇,不定时更新)

楼主:千月龙门 时间:2018-01-23 04:52:19 点击:8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言
  楼主已经退伍,同年兵也基本回来了,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给我们自己留下些纪念。写的内容简单,基本是从入伍到退伍的琐事和一些杂想,期间也会省略一些别的东西,故而,请大家看看就好,勿喷。
  1.茶

  都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我的指导员曾这么解释:后悔两年是因为你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后悔一辈子是因为你连挑战磨砺的勇气都没有。说得对,也不对。
  不管在部队,还是在社会,都看了许许多多关于军旅的电视剧,像特1、特2、或者士兵突击。电视剧里的剧情总有那么些夸张,又或者很多违心的心理描写。对于我们来说,遇到电视里的情况很少。毕竟亲身体验了两年。训练对我们来说,就像玩一样,拿命去玩。我不否认,也不是恫吓那些想去当兵的朋友。我们挨过操练,受过委屈,但还是会给家里说我过得很好。偶尔也会和老同学抱怨一下,也是让他们长记性,好好学习,工作。对于那些一直和家里人抱怨的战友,其实我心里是鄙夷的。平常稀稀拉拉对自己要求不严格,还吆三喝四,真到要对自己狠的时候,他又下不了手,而部队就是这样的地方,你不肯对自己狠,别人就会对你狠。这让我想到了职场法则“要么狠,要么忍,要么滚!”。
  其实,在那里都是一样的。路走得好不好,只有你知道,我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不留遗憾。人生如茶,先饮难咽,再饮苦涩,毕后回甘。在部队,说苦也苦,说不苦,还凑合.
  最后,奉劝那些正适合当兵年龄的朋友都来部队走上一遭,收获,颇丰。

  2.起始

  我去当兵完全是一个意外。
  大一下学期五月的某一天,我的高中同学泥巴和蚯蚓来找我玩。(泥巴本名叫黎华,蚯蚓本名叫邱志英,在高中我们是一个宿舍的,为了方便就起的外号,他们俩在一个学校。)在大学一起玩除了上网打牌,就是溜冰唱歌,要散的时候就是喝酒。中国人喝酒有个陋习——吹牛。我们三光棍在一起自然就是胡侃海吹,聊着聊着就聊到当兵上去了,说什么男人就要去当兵之类的话语,正巧2013年是征兵改革,大学生在只要在报名期间随到随检方便得很。喝大了的我们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走!明天报名参军去!”我就记住了这句话,接下来只记得去开了房睡觉。第二天,蚯蚓和泥巴都走了,我迷迷糊糊的去了学校的武装部报名,报完名才反应过来,要是他俩把这事忘了岂不是坑我?给他们打电话却显示关机,想了想,反正到时还有体检,以我这天天熬夜的体质肯定过不了,心中释然,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里了。
  到了暑假,七月半的时候,学校给我发来通知,说要体检了,回学校一趟。我给蚯蚓和泥巴打电话,他们说已经在学校了,问我去不去他们那玩。我以为他们也是体检才去的学校,和家里打完招呼,随便收拾几件衣服就搭车去往学校了。到了长沙我就给他们打电话,问他们有没有收到学校的体检通知,他们说收到了,我就以为他们也会过来,由于我们不是在一个市区读书,所以就没问了。第二天清早学生处的唐老师给我打电话,带我们去体检。去的学生有我们同一届的,也有学长和学弟,但数量不多,也就8个。
  就像网上流传的那样,除了血尿常规和一些普通的检查外,还要检查一些其他的项目。没错,陆陆续续检查其他项目后,我们每十人一组,被叫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去,在房间里有两个看起来四十多的男医生,他俩叫我们把衣服都脱了,一件不留的那种。
  对于南方的人来说,没有集体沐浴或者泡澡的经历,我们十个大小伙子此刻显得十分扭捏。带眼镜的医生很有经验,说:“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别扭的?看了又不会少你们一块肉,再说了,这是检查,赶紧脱了,都脱了。”另外一个稍微胖一点的医生也搭腔,让我们赶紧弄,毕竟大家从早上检查到现在还没吃饭,早点体检完就可以回去了。听了医生的话,有一个很利索的大个子带头脱衣服,接着我们就陆陆续续脱衣服,站成一排,谁也不挨着谁,悄悄地用手挡着点身体的某些部位。
  毕竟是四十好几的老医生,在他俩的指示下,我们很快完成了检查,无非身高体重、毛发伤痕、身体比例和协调性之类的。当最后一个人检查完,医生让我们穿上衣服离开,顺便叫下一组进来。出去之后,我准备吃点东西,唐老师叫住了我,说,等最后一个同学检查完了,他请我们去吃饭。
  当最后一组出来的时候,刚好是中午十二点,唐老师很客气的带着我们去了学校附近的饭馆。等上菜的功夫,学长和学弟纷纷散烟,说以后大家就是战友,是同年兵了,要相互照顾之类的话。唐老师没有搭话,从办公包里掏出一沓钞票,每人发了三百,说这是误工费,让大家安心收下。有人笑道,这征兵体检还有钱拿,早知道,他去年就来了。也许是收了钱的缘故,这顿饭吃的更开心了,相互之间都是敬语称呼,好不融洽。吃完饭,自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去熟悉的网吧玩了会游戏才想起泥巴和蚯蚓俩货,正准备打过去,就接到了泥巴的电话。
  “喂,龙兄,在学校还是在哪?”
  “刚体检完,在打游戏呢。”
  “体检?你们学校也要招飞行员?”
  这时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问:“你们不是征兵体检吗?”
  “卧槽!”泥巴好像明白了什么,“你不会去征兵了吧?!”
  “上次你们来我这边玩的时候,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的……”我反映过来了,“你们不会把这事儿给忘了吧?”
  电话那头开始疯狂的笑,接着是两个人笑,我喊什么也没人应,于是绝望又气愤地挂掉了电话。
  大概一支烟的功夫,泥巴又打电话过来。
  我抵不过心中无名火,怒吼:“你还有脸打过来!啊?!把我坑死了不说,还要看我笑话是吧?”
  “抱歉,抱歉。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实在的人,”泥巴咳了下,语气正经起来说“这样吧,我给你发个地址,在那等你,有什么话见面再好好聊,好不好?”
  听到泥巴正经的语气,我也平静下来,舒了口气“行吧,再坑我,我就把你当初那点破事给揭出去!”
  “好好好~~我的哥呐!~这次绝对不坑你好不好?”
  “就这样,挂了。”
  之后,我按照地址过去,地址上是一个火锅店,我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泥巴和蚯蚓都在,而旁边还有三个女生。
  我坐下,他俩就默默看着我,一个眼中带着忍不住的笑意,一个带着些许安慰,而女生的目光则被我忽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