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牛洪:无论什么缘都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楼主:令狐冲6661 时间:2018-05-12 23:31:04 点击:122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向某医术很高的中医小兄弟推荐一个可能很有才的号称几代御医的老中医,给小兄弟提供了老中医的联系方式,建议小兄弟试着联系老中医交流一下。因为练武的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学文的一张口就是有没有。因此我认为中医小兄弟打电话和老中医交流几句就应该能大致判断老中医的水平,并能确定是否要向老中医请教。可是小兄弟却以和老中医根本不认识为由,认为老中医不可能会教他医术。而且说要想学医术就找某总医院的某国师名医去学。因此为小兄弟作下述文章以建议之,供参考:
  这世间无论是男女之间的婚姻爱情,还是男人之间或女人之间的友情,甚至亲人之间的亲情,都有一个“缘”字。亲情、友情和爱情都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无缘甚至还有恶缘成仇!
  一、善缘
  这个善“缘”字有时说得清楚,比如志同道合,共同的兴趣爱好等等。例如我和国防大学的刘明福大哥的善缘,就是志同道合的同志缘分。开始我和刘明福大哥根本不认识,只是我写了个管理学书稿想出版,想找一个高级专家写个推荐的序以便更容易出版,就打电话查号台问到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办公室电话,一个电话打过去,向所长刘明福大哥汇报了我的书稿的大致情况,刘明福大哥表示把书稿等资料给他快递过去看看后给我回音。也就不到一个月,刘明福大哥就来电话通知我序已经为我写好了,让我到他家去取。到刘明福大哥家取序时才和刘大哥见的第一面。而且刘大哥为我的书写的序里把我评价高的我都不敢承受。虽然,我心里对刘大哥的知遇之恩的提携极为极为极为感恩感激,但是我是个很不会来事表现自己的人,所以我第一次去当时还是研究所在职领导所长的刘大哥家取大哥作的序时竟然一点水果都没带。可刘大哥却能从我的书稿和自传等作品中看出我人如其文,没有任何觉得我不懂事的看法。不但如此,尤其是后来刘大哥对我目前的极度困境完全了解的情况下,仍然丝毫不怕收受到我的连累,又连续为我的两部书稿作了超高评价的序,其中的一序还甘愿屈尊为序二。刘大哥曾经对我的一个朋友说:“牛洪是一个任何时候都不会坑人害人的人。”当然后来,我则是以我的微博能力尽一切可能报答刘大哥的恩情:刘大哥的肩痛了很长时间,在解放军总医院等大医院治疗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治好,并且在按摩过程中肩还受伤了,我听说后,就求我的一个关系非常好的曾经为高层首长服务过的中医朋友帮助治疗,因刘大哥上班时间工作很忙只有周六日有时间治疗,所以我的中医朋友二话不说牺牲周末的休息时间为刘大哥进行了多次免费治疗,并且完全治愈。刘大哥写好了一部书稿时,一是我帮刘大哥把我的电子邮箱中有电子邮件地址的将近300个编辑策划给发了刘大哥的书稿广告,取得很大反响响应;二是为了刘大哥以后自己推销书稿方便,把这些编辑策划的邮箱地址,一个一个复制黏贴再标注到刘大哥的邮箱里,上述事情整整干了一整天,后右手腕就可能因短时间内连续用鼠标时间太长,患了腱鞘炎。我还一有机会就把我通过关系从某农场买的特供某首长剩下的绿色有机水果蔬菜给刘大哥送一些,有一次刘大哥的爱人说:“牛洪啊!你没有私家车只能乘公共汽车来,这么多水果蔬菜是怎么运到我家的呀!我拎了拎太沉了根本拎不动呀!”嫂子并不知道我当时的一个手臂正受了较重的伤根本不能使劲儿,这些水果蔬菜都是我靠一只好手咬着牙拎着,走一段就放在地上歇一会儿比较难地拎到刘大哥家的。等等。而我为刘大哥做上述这些服务的时候,刘大哥已早就经从领导岗位退了下来,并退休了,已经应该说是没职没权了。
  有时又说不清楚。例如,我和我妻子的婚姻。找女朋友时,曾经发誓要找一个志同道合的爱人。结果遇到文静秀美的华,被她的忧郁的美所吸引,缘分到了,心甘情愿地做了爱情的俘虏。我性格开朗,妻子内向;我爱说,妻子却话很少;我是有鸿鹄之志的人,而妻子只是一个喜欢化妆品、漂亮衣服小女人,单位能不让我下岗,甚至我想辞职领导都不同意,对于她来讲就感到极其满足。尤其是婚后,我和妻子因 从小生长的环境有很大不同等原因,因此有许多观点分歧很大甚至正好相反,有时她觉得是很丢人的事我却根本不在乎,有时我觉得很窝囊的事情她却无原则地忍受没有脾气。她还经常有点暴力倾向;曾经因为我在QQ聊天时给某个女孩发了一个花的图案(我已经忘了什么原因发的)被她突查看见,她立刻暴怒非说我是精神出轨,然后小小暴力倾向一下;我喜欢说话沟通交流,她却嫌我啰嗦唠叨;等等。看似很不和谐,不太可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我妻子却在我被组织上极其严重地误解被抓起来明面上看肯定要身败名裂没有任何翻身的希望时,不顾可能因我的极其严重的“问题”甚至会影响她继续服役和前途,为了能给我以咬碎牙也要为了父母妻女活下去的希望,妻子毅然决定不上班了,在夏天酷暑的天气里连续4个多月里,在每一个探监时间乘公共汽车来回4、5个小时,准时赶到我被关押的地方探望我,以她柔弱的双肩撑起来我拼命也要活下去的希望。而我结婚前从不逛商店,可婚后为了妻子高兴,也为了妻子不被商家“宰”,还为了妻子不好买鞋的43码的大脚,我竟从陪妻子逛商店中找到些许乐趣,经常为给妻子买到合适的大鞋、价廉物美的衣服而窃喜。虽然,妻子碗基本不刷饭菜基本不做,但只要妻子一在家我就觉得温暖踏实自在,甚至和妻子有时有分歧时都是这个感觉。甚至因为妻子的领导田原教导员无任何缘由刁难我妻子两次不批准我妻子的有正式假条的病假,妻子单位上级机关领导有没有及时公平公正地解决时,我偶遇田原时敢于当面以直报怨指出他的错误,甚至在田原根本没有一点修养却因此对我大打出手时,我一个50岁的老头敢对这个不到30岁的年轻健壮小伙子领导进行拼命反击,本来田原已经被单位同事劝架拉上班车,我已经准备离开离开班车回家时,田原又拿起班车上的灭火器钢瓶狂吼着“砍死你!”要冲过来砍杀我时,我却因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中国老兵的血性迎着冲上去准备拼死捍卫中国老兵的尊严,但他一看我又往班车上冲要拼命就被吓得放下了灭火器钢瓶,这时我才罢了带着老婆回家。并且在我的要求下,老婆从此就干拿全工资不上班至今。我为我妻子承受这些委屈,我愿意!!!!!!!!!!
  二、恶缘
  恶缘有时说得清楚。恶缘也有时说不清楚。我是一个极其与人为善开朗阳光灿烂有亲和力的人;虽然我没职没权,我接触过的送过我的两本书和作品资料光盘的绝大多数人,从新兵甚至拓荒者再到上级机关的首长,甚至有的年龄比我长、兵龄比我长、级别比我高的首长都表示“为表敬重”,亲切地称我为“牛哥、牛兄”;有的朋友就因为快递给他了我著的两本书获奖畅销书和作品光盘,结果已经连续两年每年给我快递一箱至少价值上千元一箱的澄阳湖大闸蟹;可以说因为我的大仁大智大勇大慈大悲,仁者无敌,随处都是善缘。可是,我遇到原海司直属工作部干部处干事田原却是实实在在的恶缘。虽然我之前曾经和当时在海司直工部干部处的干事田原有过一面之交时,同样赠送给他了我的两本书和作品光盘。可是,田原在我爱人单位代职教导员时,和我一见面就不可理喻地指责我:你是一个有问题的人物,如果不是靠你的(已经退休20多年80岁)老父亲,你早就被处理转业了,等等。我为了妻子不但全忍了,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敢说,可是田原不但没丝毫感觉到我的善意,反而不久后连续两次没有任何缘由不批准我妻子休有医院正式全休假条的病假,并向上级写报告和要召开全体党员大会讨论处分我妻子。最终在我偶遇他以直报怨告诉他(不到30岁),这么不尊重在年龄上都可以说算是他的长辈的快50岁的老干部(我的妻子)是不对的时,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不但没有丝毫良心良知的愧疚,反而对我破口大骂大打出手。我至今也想不明白这个号称官三代(爷爷据说是中将)、海军战略学博士、曾在海军机关干部处任干事的这么一个看似层次很高的、职务相对于年龄职务级别很高的年轻少壮派领导,为什么对我这个自认为有着圣人人品的人和与世无争出了名的老实厚道本分的已是50岁老人我妻子有那么大的仇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