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说我的“组长”之缘 原汽车31团 徐建中

楼主:绿波18 时间:2019-07-28 01:27:39 点击:707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闲说我的“组长”之缘
  原汽车31团 徐建中

  因工作、学习需要而构成的最小单位,就是“组”了。
  因此,无论机关、团体或厂矿企业及其属下部门,组级单位多为最小的一级。
  至于那某某工作灵岛小组,性质不同,另当别论。更有那数十年前一度声震环宇的所谓温歌小组等,均不在本文闲说之列。
  *****
  “组”一级负责人,基本属带头做具体事情的人,说不上大众意义上的灵岛,大都不在甘布编制。
  学校里,学生甘布起点是班长,往上走是学生会 和各大委员。班级里的组长,充其量就是为老师收收发发作业本而已,不算学生甘布。很荣幸,读书期间的我就曾有此经历。
  M小组里,常有甘布甚至灵岛,组长却不是官,谁都不屑一顾。所以,他们会谦虚而热情地推让给身份低微者,还煞有介事地说:在本小组,你就是灵岛。
  你若信以为真,真就“不解风情”了。
  十分幸运,我在某部的一年多时间里,说是推荐,实际是灵岛一锤定音不由我分说地将“M小组长”这顶乌纱放到了我头上。结果每次活动我都没理由缺席,因为我是M小组灵岛。实际上,就是做做记录,组员们有没发言,记录簿上可不能空着,要有内容,这个至关重要。其它,没我什么事。
  之前,农村生产队队长下面也有组长,当时年纪太小没当上。但却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百分之千的不属队甘布,没有工分补贴,职责是以身作则带领全体组员拼命多干农活。但毕竟与什么都不是的普通社员相比那也算是有职务的吧。
  有实权的队长们才是真真正正的队甘布,种什么庄稼,谁干什么农活皆由其定夺。社员请假能否批准他们说了算。为自己或家人弄点轻工巧活,或避开众人躲到某角落打个饨,抽口烟,睡个懒觉,那更是小菜一碟,不值一提。
  重要的是谁家建房、生日或婚娶类庆典,乃至砌个猪圈,弄个厕所啥的,座上宾必是他们无疑。有人说这不是多吃多占吗?我呸,那可是密切联系群众,给群众送温暖,给面子的事啊。
  ……
  说偏题了,我想表达的是相比之下的组长,呵呵!

  当年工厂里的组长,或许有点小权,特别是大型企业。但仍然不算正式甘布,例如车间主任下面的组长。

  单位集中学习,或作风整训啥的,灵道动员报告过后,往往分成若干小组讨论表态。瞬间,N个组长天女散花般诞生,负责召集、记录和汇报。不过,这类组长头衔来得快,去得更快,任职一天时间就不短了。不好意思地说,我也当过。
  乌乎哀哉!我咋就与这类组长之职有如此之缘?
  *****
  我继续着我的组长之路。
  终究“期不过三”,当上了一个大“组长”。
  “组”小何以却“长”大呢?
  我这里说的大,非指级别、规模和人数等等,而特指这一组长乃甘布性质,有编制的。管着饭呢!那可不就“大”了。
  生活中,人们企盼不如意的事别总让自己遇上,故一旦走运,就会用“期不过三”解释或自嘲。当然,似确有 “期不过三”现象,但非必然规律,只可能是当事人注意了,努力了,或环境改变了等多种原因的结果。而我当上这个组长更有偶然因素。

  先说说什么组这么利害?
  你可能想不到,是一个小小的电影放映组,简称电影组,是部队的。
  咋叫电影组而不是电影队呢,那时公社里放电影的,县里流动放电影的也就1-2人,撑死不过2人,有的那个机器小的象手提包似的,幕布比桌面也大不了多少,不都叫电影队吗?还一队,二队、三队什么的,感觉队伍相当庞大。
  而部队放映员人数配备往往还多一些(正常3人,新老兵衔接期间4人);放映设备配备的是解放103A型双机, 2000W氙灯光源,独立的电子管还音扩音机,2000W发动发电机,明显强于地方;工作任务还不象地方电影队那么单一。这怎么还不能与地方一样称之为“队”?

  两相对比,我挺为部队放映单位“组”这个级别名称感到困惑和不平。
  “队”当然要比“组”好听很多,感觉在层级、规模上至少比“组”大去不老少。小队、分队、中队、大队、总队乃至纵队都是队,从名称上便大概齐知道规模大小。可人家电影队就含混地叫队咋的?至于级别大小,猜去吧,您啦。
  当然,部队电影组的同志们谁也不会为此较真,能进电影组就欢天喜地了,还在乎什么什么“组”啊“队”的嘛,也就是我信马由缰的瞎想而已。

  不过,你总不能说我的想法一点道理没有吧。我努力开动脑筋,打开思路,终于找到了解释:
  地方上,一旦进入县里或公社电影队,那就是有了正式工作,从此就有了铁饭碗,这是何等利害!称之为“队”的做到了。
  部队放映员属普通士兵,退役后并不安排工作。进公社或县里电影队工作?一般人想都不要想,没有点背景,那无异做梦,做了也是黄粱美梦,白日大梦。
  既然你这个“组”管不了饭碗,那么名称上比管饭碗的“队”低一级别也就无可厚非了。
  这样一想,还有什么不通的,罢了,罢了。
  *****
  刚想通了“组”与“队”别扭,又发现了“组”与“班”的矛盾。
  网上“百度汉语”曰:
  班——为了工作或学习等目的而编成的组织。
  组——为工作、学习需要而结合成的较小的集体。
  看看,组显然比班要小点。
  而且,班为“编成”,组为“集合成”。啥区别?要我理解,前者为事前设定、设置并形成固定的体制。后者为事中或临时(包括随时)划分或聚拢起来的。分量不一样。

  进入正题。
  还说学校,班下面才是组,班大组小。
  人们用词习惯上也是班在前,组在后,如各“班组”如何如何,而没有称“组班”怎样怎样的。这也间接表明组比班小一些。
  再说部队,军师旅团营连排班,班是编制中最基层单位,根据各兵种不同,通常有十多人不等。班长虽是兵头儿,但不是甘布不算官。
  可怎么凭空冒出一个只有两三四人,比“班”要小的“组”来,小组长凭什么竟然还是甘布编制?同在军旅,这让怎么说也统领十多人的班长们情何以堪?
  这个不好随意解释,建制大事,自有其道理,岂容我辈随便议论!

  当我当了几年放映员,又侥幸荣登电影组长宝座之后,自然屁股决定脑袋,位置决定想法,终于为电影组长的甘布身份找到了理由。
  首先,电影放映工作涉及机械、电工、无线电、光学等多学科基础知识,当一名合格放映员,并非人们想像的挂一下银幕,扳扳开关那么简单。
  特别是对广播扩音设备的操作维修,需要掌握一定的无线电技术,要懂电路原理、会看电路图、熟悉电路结构,没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垫底那可真是不行。
  那年月,乡镇级以下区域基本没有交流电电源,放映单位自配发动发电机,那就必须掌握结构、原理和一般维修技能,这同样需要文化基础。否则,一旦发生故障就傻眼。
  其次,按照部队传统,放映前要进行幻灯宣传。这是一个先收集资料,后文字加工,再绘制幻灯片和最终放映的全过程。所以,要有基本的活动能力和文字组织能力,还要能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幻灯片上的文字总不能歪歪扭扭,甚至要让人去猜测是什么字吧,那可也是部队的门面噢。
  电影组归属宣传部门,团机关大型会议和宣传活动所需要的会标制作,标语书写,会场布置,甚至墙报黑板报宣传栏等等相关工作,基本都是电影组的任务。所以,具有美术字和绘画特长常是挑选放映员的硬件条件之一,不是任何人都能轻易过关的。
  还有,电影组同时负责团部广播室,常要播放部队好人好事类稿件,加之放映前播放幻灯节目,都需要说普通话。若是操着一口乡音土语,让官兵们听得云山雾罩,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因此,要有一定普通话基础。
  此外,电影组同时还兼顾政治处的文体器材管理,图书保管及日常借阅等工作,对工作责任心、人品等方面都有基本要求。
  这样一来,挑选电影放映员的条件自然不低。有些技能,通过短期培训即可获得,而放映员所需要的如书法、绘画和普通话基础,皆非一日之功可以成就。
  可以说,部队电影放映人员就是本部队范围内具有一定技艺特长的人材,是人材或多或少免不了就有点个性或傲气,在这小小人材集中之地,作为放映员之首的组长,不但自身多少也要有点相关特长,起码还要有点管理能力,那可不就要求更高了?
  所以,根据这一职务的特点和要求,予以甘布性质还说得过去,这也是我D尊重知识尊重人材的一贯政策的体现。
  当然,并没哪个班长真的对这个甘布组长身份之设定提出过异议,那就是笑谈而已。
  *****
  最后聊聊我的电影组之旅
  那年,新兵连结束,人家大都去当了驾驶员,我却留下来当了一名文书,心里很失落,为此郁闷了好几天。可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没办法。闹情绪,在部队可不管用。
  没想到,团部原定放映员人选因故缺席。新放映员不到,老放映员年底没法退伍。团里认为新兵连自己留下的文书理应不差,经考察,我的专业特长不算强,但能凑合,人品自然没有大问题,那就将就着用吧。于是,被调到电影组。
  不情愿地当了文书,却又因此而意外地当上了放映员。放映员当然不错,甚至比驾驶员更好。这倒是歪打正着,我的郁闷心境一扫而光。
  来到团部,营区内 “嘀,嘀嘀,嘀嘀嘀”充满神秘而紧张的电台声,让我仿佛置身于战争年代的谍战氛围;省城热闹喧嚣的繁华,让我这个乡下佬新兵目不暇接,心花怒放。兴奋、激动的心情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平复下来。

  定下神来,环顾四周,才发现都是人材,我那点特长算什么,什么都不是。
  先说那71年的川沙老兵国敏,放映技术的炉火纯青自不必说。我连电阻、电容尚不知为何物,他当时已经常被团长、政委,甚至其它部队首长请去修理收音机了。
  要知道,扩音机构造和原理是放映员应当掌握也最难掌握的,而收音机工作原理与之略有关联但更为复杂,他却能如此熟练掌握,可见其钻研精神和程度非同寻常。在当时,作为业余爱好,能到这个水平是相当了不起的。
  国敏十分谦和,从不摆老兵架子,与任何人都能友好交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品质。难得的是还拉得一手好二胡。让我非常佩服。
  不过,我们相处时间很短,年底他就退伍了。不久后曾给组长写过一封信,说到当地经济建设形势非常好,似乎还用到了一个“莺歌燕舞”的形容词。此后,便再不知他的任何信息。实话说,直到如今,我还常会想起这位和蔼可亲的兄长。

  再说另一位73年老兵青浦的大捷,中午身材,面庞英俊。为人有原则,有个性,严肃当中透着活泼,也同样对无线电蛮有兴趣。可让我震撼的是他的绘画技艺。
  无论你坐着、站着甚至走动着,他只要看在眼里,三划两笔,几秒钟时间,便能让你的姿势和神态跃然纸上,还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后来才知道这叫速写,既是一种基本功,也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再细致一点的叫素描。
  因为有他这一超群技艺支撑,电影组的幻灯制作水平可是上了一个大台阶,在众多兄弟电影队组里一直遥遥领先,不光为电影组,甚至为我们部队都争了光。但凡部队系统举办相关创作或联展活动,大都会邀请他参加。
  几家军报和一些地方杂志上常能见到他的作品。
  1976年的金秋十月,在那锣鼓喧天,举国欢腾的日子里,大捷被部队内外不少大单位请去作画——绘制伟人画像。
  那是一件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光荣是说明绘画技艺的高超得到认可。艰巨是不容半点马虎,伟人像不是谁都有资格画的,画走了形弄巧成拙就是政治事件。
  可大捷的水平,那画出来的效果几乎能与照片媲美啊。自然不辱使命,凯旋而归。
  大捷的退伍,我始终认为是部队的损失。这样人才去哪里找?就凭他这专长,司政后机关那么多职位中随便找个位置甚至挂个名份在我看来都不难,就看伯乐愿不愿意,留住人材才是硬道理。谁不服就比比?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得了!团级机关不行,师级机关不行吗?
  结果还是退伍了。不过也罢,鸟回森林,虎归深山。对于有真本领的人来说地方上那就如一代伟人所说的“天高凭鸟飞,海阔凭鱼跃”,发展空间大着呢。
  果不其然,如今,大捷早已是上海市知名画家,其作品虽不说价值连城,但也是一画难求了。且这一技艺人家依然作为业务爱好。他的主业却是司法系统的一名不算太小的官员岗位,与美术、绘画毫不搭界。事业、爱好两成功,利害吧!

  还有那稍后入伍的安徽籍放映员史进,进组不过一年多时间,那普通话朗诵水平就突飞猛进到了一个相当高度。
  象谁呢?当年的早中响?就那慢条斯理的温甜吞水样儿,不象。当下的杀必灵?语速过快,满台乱窜的没个正形样儿,也不象。
  对了,五、六、七十年代过来的人应有印象,每当重大节日,或有重要事件,广播电台里播报新闻或几报几刊社论的那种震人心魄的声音,这么形容吧——嗓音宏亮,字正腔圆。大气磅礴,气贯长虹。对,就那种。

  再说说我们的领导——70年入伍的安徽巢州籍倪怀青组长。
  虽说芸芸众官中,组长乃一小级别灵岛,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他作为上级的威仪。
  其人身材挺拔,走起路来噔噔作响。平静的面容中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颇有军人气质与风度。当我第一次面对他而诚恐诚惶不知所措时,其已对我心境洞若观火,立时放下身段,主动地亲切招呼,化解了我的惶恐不安。
  他工作条理性强,做事细致。对下属极其严厉。
  在我等工作不顺,情绪低落时,会及时主动进行谈心,找出问题所在,给予鼓励。
  但若骄傲自满,忘乎所以,更会毫不留情地兜头一盆冷水,降降你的温,扫扫你的兴。
  在放映技术上,他是我的第一个师傅,机器怎么摆放,怎么架设,怎么装片,怎么操作,最初是他亲手所教,并强调每一个细节。
  他还是一个多面手,美术字,绘画,普通话,无线电技术等方面都有几把刷子。
  在他严格要求之下,我们这个电影组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放映质量并成为传统,放映中做到从头至尾不跳片,不断片,双机交接无痕迹,不露片头片尾,光线明亮,声音清晰。
  *****
  我当组长,实属偶然。
  那是几年后的事情了,我已在另一部门工作。
  当时,原任组长去意已决;城市兵回去可以安排工作,对组长一职没太大兴趣;而其他放映员又火候未到。在这青黄不接之时,领导想到了我。我呢,因对放映技术尚有兴趣故也乐意。于是,带着组长头衔空降到了电影组。
  此后数年,先后有过不少优秀、出色的放映员。例如:
  嘉兴的邹拥更, 1978年入伍,放映技术很好,爱好无线电。普通话还不错。本分、善良,品质好,做事认真负责,为人相处有原则。
  杭州的邹军,1980年入伍,活泼好动。有绘画、美术字特长。1981年退伍。
  南京的蒋坪,1980年入伍,为人谦虚,性格温和,做事踏实而让人放心,综合素质非常好。且爱好吉它、绘画,美术字、普通话皆达到一定水准。1984年退伍。
  居容的岱潮青,1981年入伍,为人诚实,做事认真。绘画、美术字、普通话水平进步很快。1983年退伍。
  浜海的王茂盛。
  安徽的小潘、小胡。
  浙江的小吴。
  ……
  在我任组长的数年里,要说成绩就是在大家共同努力下,保持和延续了电影组良好放映质量这一光荣传统,圆满完成了部队的电影放映和其它相关工作任务。
  但我那时年轻气盛,少不更事,缺少工作方法,不善交流和变通,要求过于严格和死板,让他们少了许些温暖,多了不少委屈。多少年来,我一直为此深感愧疚和不安,在此向他们表示真诚的歉意,对不起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比那些放映员们多当了几年兵,后来也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部队。我的组长之“缘”也就此告一段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PSYCHE_SENATOR 时间:2019-07-28 15:22:48
  组长好。
楼主绿波18 时间:2019-08-01 08:01:42
  更正:文中涉及部队配备放映设备应该是解放103系列型放映机(双机),放映光源由最初的白炽灯泡升级为溴钨灯及750W氙灯。发动发电机为解放10A型,电力输出1200W。
作者:PSYCHE_SENATOR 时间:2019-08-01 17:38:11
  祝一切公正与正义的悔罪者在建军节安康与幸福。
楼主绿波18 时间:2019-08-08 20:01:08
  文中的“居容”应改为“句容”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