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荷悦读:《西陲兵事》——面对高山、雪峰、军人,来一场灵魂对话(转载)

楼主:秦人郎春 时间:2020-07-14 22:30:04 点击:6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疆,现在已经成为人们旅游打卡的重要地方,特别是每年的夏季,这里的蓝天、白云、大草原,葡萄/哈密瓜/烤羊肉……总能吸引人们热烈的目光。


  01

  新疆位于祖国西北边陲,它的总面积占中国陆地面积的六分之一,边界线长度占四分之一,是多民族少数民族聚居地,与多国接壤。自古就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又是军事战略要地,为兵家必争之地。

  在如此复杂而广阔的土地上,保持社会的稳定发展,当然离不开一群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他们为新疆的建设发展付出了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

  虽说保家卫国是每一个军人的天职,但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那些驻守在边防线上官兵们的生活。

  今天,一本反映新疆军旅题材的书——《西陲兵事》,吸引了我的目光。作者郎春,在军中十多年,一直驻扎在西陲边境上,这份经历,让我有种亲切感,他所描绘的新疆景色是我所熟悉且热爱的;他讲述的是边防普通士兵的军旅生活,这也是我愿意了解并为之讴歌的事。

  在书中,我再一次感受到边防战士为了祖国的和平与昌盛,所付出的巨大牺牲精神。读这本书,可以说是在与灵魂对话。


  02

  凛凛寒天,飒飒冷野。生物学家曾经预言:这里是“生命的禁区”。

  进入十月,喀喇昆仑山上,狂风撕扯着雪片,雪花搅和着狂风,风雪一混,好一对暴戾恣睢的魔鬼,进行着无休无止的厮拼!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担负国防公路修筑任务的步兵师,必须赶在封山之前撤出山里。

  然而,在撤下之前,需要留下一个精干小分队驻山留守,一面保养施工机械,一面在来年开春后,迎接大部队进山施工。

  《西陲兵事》里的《守山》,讲述的就是一段守山往事。生活在平原上的我们,是无法想象那里的条件是有多艰苦。恶劣的环境,与世隔绝的生活,小小一个感冒就可能引起肺气肿,永远封在这大山里面。

  留下来的战士活得小心翼翼,还是因为长期吃不到蔬菜水果,缺乏维生素,有人嘴唇蜕皮,眼色发乌,有人长紫癜,有人得了夜盲症。

  更令人心酸的是,一位江西籍战士感冒了,军医寸步不离,喂药、扎针,还是没有好转。师里专门打报告请求军区派直升机接人。不巧那几天天气恶劣,飞机晚来了两天,人没留住,只把一具二十岁的年轻遗体运下去了。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新疆最美丽的一条公路——独库公路的修建。

  从北疆油城独山子,到南疆龟兹古国库车,全长561公里,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山峡谷。被誉为“新疆最美公路”。

  它是由解放军工程某部修建,从1974年开始,到1983年通车,数万名官兵,奋战了十年,使南北疆路程由原来的1000多公里,缩短了近一半路程。

  这条公路全年4个月的通车时间,(6月到10月),其他时间都是封山期。然而,因为雪崩、泥石流等原因,有168名筑路官兵献出了宝贵生命。最大的31岁,最小的才16岁,他们永远长眠于乔尔玛烈士陵园。所以这条路又被称为“英雄路”。

  在新疆,这样的路还有很多。

  每当一首歌曲出现,人们关注的是歌曲好不好听,又有谁会去关心作词者、作曲者是谁呢?来往在美丽的独库公路的人们,会关注路况、会关注沿途风景,谁会关注修建者是谁呢?

  人民子弟兵,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为了人民的安全,默默付出,并不求关注。他们把无私奉献,当成是一种责任,当成是一份工作来完成。


  03

  “国必有边,边必设防。”在祖国的版图上,无论用多么美好的字眼赞美山河和草木,总有一些最高寒的山峰、最偏远的疆域、最危险的岗位,成为军人的枕戈待旦之地。

  “巍巍昆仑,茫茫冰川,高寒缺氧,远离人烟,一直被称为‘生命的禁区’,只有飞得最高的鹰鹫,才可以领略它的壮丽与雄伟。”

  你听到这番话,是不是也会像战士李晓剑一样热血澎湃呢?

  昆仑巍峨,外表高大壮美,一旦接近,你马上就会感觉它的性格乖戾,如同魔鬼。

  充满激情的李晓剑作为领队,带着人马,保护测绘工作队,奉到喀喇昆仑边境地区做地形测绘。原本想所到之处都在军区辖区,不会有大问题,然路上的艰辛是他始料不及的。

  在峰与峰之间穿行,都在海拔5000米以上,车辆过不去,全靠一双脚,徒步行走。一路冰卧雪肩扛手拎之艰辛,只有风知道。

  战士们每天吃抗高反的药,对抗高原反应带来的不适,仍会因为缺氧而寸步难行;同时,新疆那个地方紫外线强是出了名的。他们大量使用防紫外线的搽脸油,一个个还是晒得脸黑似铁,一片一片如同鱼鳞,皮肤是火辣辣得疼。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返回的路上,洪水冲走了两名战士,下落不明。更可惜的是,到了最后离山口不到十公里的路程,他们遇上地震,业务精湛的测绘组长被一块巨石砸中,没来得及叫一声,就告别了这个世界。

  咫尺之间,阴阳两界,悲伤袭击着所有人的心。可是,如果不在冰雪消融洪水到来之前把测绘资料带出山,前面所有人的努力都会白费。

  体力严重透支,无水无粮,而且时间紧迫,道路艰难,不得不简单处理了测绘组长的尸体,继续前行。

  实际上,新疆边防线上的驻守点,大多都在3000米以上。那里不是大漠孤烟那么简单,有的是雪山峭壁、沧海孤礁,战士们常年爬冰卧雪、风餐露宿。

  有一个视频曾刷爆朋圈,视频里河尾滩边防连官兵,在巡逻生命禁区时合唱《我和我的祖国》,相信看过的人都会泪目。

  屹立在喀喇昆仑高原之巅的河尾滩哨所,位于海拔5418米之地,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哨所,这里比运动员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大本营,还高出218米。

  “5418”在普通人心目中,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数字;但当它与海拔高度相联,瞬间就会成为令人望而却步的艰苦险境。战士们去巡逻时,都需要带着氧气袋才行。


  奉献不是豪言壮语,而是他们生活的日常。如果不是把信念当作阳光,把担当视为氧气,恐怕很难坚守。

  《西陲兵事》中的场景接近生活原貌,喀喇昆仑的皑皑雪山,叶尔羌河的潺潺流水,高原荒漠的执勤和演练,宛如电影一样,一幅一幅重现。虽然讲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军旅生活,可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奉献精神,仍是对现代军人的讴歌,是向军人致敬。

  从来没有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可以说,没有军人的无私奉献,就没有人们的幸福生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