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小意解析《西陲兵事》: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转载)

楼主:秦人郎春 时间:2020-07-14 22:48:29 点击:9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提起新疆,很多人会想到清甜的葡萄、可口的哈密瓜、风干的牛肉、婀娜多姿的妙龄女郎……提起新疆,也有人会想到清澈的天山天池、绚丽的民族花帽、名贵的和田玉以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巴扎(集市)"。

  这里,风景优美、矿产丰富、物资富饶,边境贸易十分发达,从古至今都是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不仅如此,新疆的地理位置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它地处中国最西端的边陲边境地带,是亚洲、欧洲、非洲三大洲的腹地中心,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八个国家接壤。

  自古以来,这里便是兵家必争之地。《西陲兵事》这本自传体小说,写的是七八十年代在西陲边境驻地边防官兵们的故事。

  因为小说里的人物大多是作者郎春先生的战友,从师长到大头兵,都是他最熟悉的人。作者对人物的刻画并不全然讴歌,而是十分贴近生活,用句时髦的话说是"很贴地气"。他们有的为国捐躯,有的成了将军,有的背着"处分"退伍转业,经历各不相同,却更彰显平凡与伟大。

  小说对边防驻地生活和战斗的场景的描写也几乎贴近原貌:喀喇昆仑的皑皑雪山、叶尔芜河的潺潺流水;高原荒漠的执勤和演练、高原雪山的爬冰卧雪……

  一幅幅一幕幕,优美中伴着残酷,宛如电影一样展现在读者眼前。



  边防官兵路遇泥石流徒步爬山

  这群最可爱的人,他们在生命禁区坚守,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中,用信念撑起了一片天,他们是和平年代最伟大的人。读完了这本书,便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洗涤。

  01初识部队,是严厉,也是自律

  小说的主人公李晓剑是一位来自山西的农民兵,为人踏实耿直,聪明好学。高中毕业后他应征入伍,来到西陲服役。在这里,他从懵懂无知的新兵成长为副连职干部。他对部队最初的认识,来自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位导师:高排长和丁班长。

  高排长是他应征入伍时,接他们回部队的老兵,是一位有着过硬军人素养的部队领导,也是李晓剑接触到的第一位正式军人。这是他第一次从高排长身上看到军人的严厉。



  闷罐车外貌

  在开往驻地的闷罐车上,因为排便十分不易,高排长不允许战士打开车门从车上直接一泻千里,因为这样做不符合军人的行为,也十分影响军人的形象。

  于是,16岁的新兵"羊娃子",因为喝了太多水而实在忍不住尿在了棉裤里。战友们担心小羊被冻坏,强行将他脱光,把他下半身卷在了棉被里。那时候,新兵们在心理上还很闲散,认识不到军纪。

  在新兵们的眼里,人比纪律重要。但在高排长的眼里,军纪大于一切。

  高排长大怒:"尿裤子事儿小,影响军队形象事儿大!"说完就让小羊将被子叠成豆腐块。

  同村的战友们看不惯乱发"军威"的做法,便要以"群殴"的方式找高排长挑战。高排长不但不惧,反而用头撞砖头的绝招逼退了"造反"的新兵,还用强硬的态度将自己的棉裤脱下给小羊穿上。

  寒风刺骨,光着腿的他,却像铁打的一样,没有流露出半分惧怕寒冷的样子。他的这一举动给新兵蛋子们上了"第一课",同时也让读者感受到了军人的严明纪律和血气方刚。

  人跟人不一样,狼跟狼一个样。不难想象,在狼性的部队里,新兵们很快便被训练为一支强壮的队伍。

  如果说高排长教给了新兵们严厉,那丁班长便教会了他们自律。丁班长是李晓剑军营生活领路人,带他训练,教他做人,更是他"军营饺子"的导师。



  整齐的饺子

  那是李晓剑入伍后第一次在部队过年,除夕夜丁班长从彪悍的军人无缝变身为厨艺娴熟的大妈,教会了他们包整齐划一的饺子。

  他将包饺子的程分解成合口、捏边、成型三个步骤,喊着一、二、三的口令,让我们一步一来。丁班长的要求是合规范,整齐划一,大家每做一个动作,他都像检查齐步走时抬腿的高度一般认真察看。

  因为丁班长的严格要求,士兵们包的饺子近看横成列,竖成行,斜着也是一条条线大小相当,胖瘦匀称。

  "远看仿佛我们这些年轻气盛的士兵组成的方阵,英姿勃发昂首挺立在戈壁的早晨。一夜的风吹雪扫,一夜的寂寥冷冻,反而让它们变得更加坚硬。"

  从作者的笔端,我们感受到的是他对军营最初体验,他正是通过这小小的饺子,来刻画军人的自律与风骨。

  萧伯纳说过:"自我控制,是最强者的本能。"

  要说这个世界上拥有着最严苛的自律的人,便是部队这一群体了。他们有着最严厉的纪律,也拥有最强者的能力。我想,这群人他们不光拥有主宰自己的能力,更拥有保护世界的能量。

  02过命战友,有竞争,亦有情深

  在部队,也是很现实的。农村兵的出路,要么提干,要么当技术兵,到时候能转业工作吃商品粮。但是自从穿上军装,就没有一个不想入党,不想提干留在部队的。但是,在卧虎藏龙的战友中,能提干的凤毛麟角。

  这里的每一处角落,都有着看不见的竞争。

  战友安子阴和李晓剑是高中同学,也是邻村的老乡。按道理来说,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更为亲密,可他俩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安子阴总是分地表现,夸张地讨巧。他帮领导刷鞋、洗袜子,主动去扫食堂、掏厕所……在部队,所有人都想争好个名声,留下好印象。

  他又攻于心计,不择手段。为了竞争入党的名额,他甚至向组织写过"匿名信"、打过小报告、告过黑状。

  他不看天,也不看地,不看满世界升官发财的,只盯着自己的同学、同乡,生怕别人比他进步快,比他多得到点什么。 你要与他有竞争关系,他就死抱着"弄死对手活一半"的理念,处处使绊子,下阴手。 你要与他没有竞争关系,他就一副酸溜溜的口吻,见面不是挖苦就是让人莫名其妙,让人感觉你八辈子之前就欠着他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安子阴,他的格局也许不那么大,心理也并不那么阳光。他爱对竞争对手使绊子,下阴手;爱挖苦人、爱表现自己。但对于这样一个人物,读者却恨不起来。因为,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潜藏在另一个角落里的自己,看到了普通人的人性



  尽管安子阴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却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他在回部队的路上遇到流氓,依然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以身堵刀救了一个女孩;在漕渡训练中,当排长的他不惧刺骨河水,带着战友向前冲刺。

  他从未辱没过军人的形象,直到为国捐躯。安子阴训练中遇险,被冰河上游冲下来的木头棉絮等杂物卷了进去。李晓剑见到战友遇险,不顾一切地去救他,差点儿连自己都卷了进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冲走。

  但是那个不那么阳光的人已经死了,死在演习场,死在自己的岗位上。他用无私无畏的行为,诠释了什么是一个兵,我对他的一切不满,都随着那场洪水流走了。在我的心底,他的形象,永远定格在纵身入水的那条优美弧线上。

  在安子阴死后,李子健脱下军帽给子阴磕了三个头,并郑重地说道:安子阴,你是安边的安,子夜的子,阴谐的阴,一只在黑暗的夜里为祖国巡边的大鸟!

  李晓剑已然早已原谅战友曾经的伤害,此时的他更多的是被战友无私的奉献所折服,他早已已被军人身上的牺牲所感染。他一定知道自己对安子阴的某种感情,这也许就是最深情的战友之情。

  人有七情六欲,其中亲情、友情、爱情贯穿于人们一生,是人世间不能割舍的情。而对于军人来说,最难忘的、最刻骨铭心的感情却是战友情,它既是友情,又可谓生死情、患难情!

  03军人旅程,有委屈,也有机遇

  每一个农村兵都想提干,包括李晓剑。所以,他也一直在默默地努力着。在第一次的入党名额中,理应有他的名字。但是指导员与班长却以考验为名,将其名字拿下。

  在军营里,他也委屈、也失落过,但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一如既往地努力。在一次对抗演练中,他为了不给敌军留下任何物资,将放电影的机器设备埋在了三棵树下。可等他反攻回来时,却发现"三棵树"已经被炸得不翼而飞了。



  丢失设备,犹如丢了枪。为了弥补这个过失,这位文艺兵想遍了所有的办法,终于用滚铁桶寻找设备里的磁铁的方法,找到了设备。

  幸福来得太突然,连队对其进行了嘉奖。可他的幸福,到了上上级那里,却换来了批评。因为作为士兵没有想出第二套、乃至第三套"应急预案"。不过还好,在历经希望到失望之后,他又迎来更大的突然,他差点儿被幸福砸晕:他急中生智的点子,获得了领导的青睐,被提升为副连职参谋。

  他终于实现了提干的梦想,离留在部队的愿望也近了许多。

  人生这一段旅程,我们不断上车、下车,所有的终点都是起点。人生的旅途,有得意也有失意,有委屈却也有机遇。只要我们坚持自己,不断拼搏,不改初心,总是收获圆满。

  04保家卫国,有奉献,也有牺牲

  驻防部队总是要面临严峻的考验,他们不仅要保卫人民的安全,还要在去测量边防准确的测绘数据。李晓剑所属的"昆仑之鹰",曾在昆仑山脉艰苦地进行测量数据。很多时候,他们不仅需要测量祖国河山的准确的数据,还要应付极端环境的挑战。

  当他们完成班公湖的测量后,一路向西来到"冰山之父"的慕土塔格峰下时,汽车便不能再前开了。李晓剑和战友们不得不带着测绘装备徒步穿越慕士塔格峰、公格尔峰和公格尔九别峰之间的峡谷。



  这三山高峰海拔都在七千五百米以上,如同擎天玉柱,屹立在帕米尔高原上。到了五千米的冰层上,说下雪就下雪,动辄就是暴风雪,气温断崖式从零下几度下降到零下三十度。

  "昆仑之鹰"一路爬冰卧雪、肩扛手提,这其中的艰辛,只有高原上的风和雪知道。在排除万难登上峰顶获得准确高度之后,他们依然面临着生命的危险。在下山途中,气温回升,冰消雪融,下山的路上很快便出现山洪。

  橡皮舟都在营地的车上,我们只好扛着仪器和资料涉水通过。冰冷的水里不时有冰块、冰棱,小的如刀尖利,戳到哪里哪里疼,大的如斗沉重,碰上谁就会砸倒谁,不小心就要命。走

  了一程,我发觉水越来越深,甚至没过腹部,越急,旋涡也越来越多,刚要提醒丁副连长注意,这位老兄在前面站住了:"堰塞湖!"

  堰塞湖里全是大大小小的冰块,他们乘着像房子一样大小的冰块前行,却因为中途冰块的碎裂而痛失两位战友。好不容易走出洪水区域,李晓剑和战友们又遇到了地震,碎石不断坠落,砸伤了电报员,砸死了测绘组长。

  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能舍命往前奔,九死一生才回到营地,连组长的尸体也没法带回来。

  李晓剑和他的战友在一起,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生与死的考验。也许,这就叫保卫祖国的军人吧!在战争年代,他们冲锋陷阵、出生入死;和平年代,他们地震救援、抗洪抢险,哪里危险就去到哪里。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当你安享和平盛世时,别忘了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郎春先生的这部《边陲兵事》极其真实地向我们展示了边防驻军的生活,也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军人的奉献和牺牲。

  在这样的繁荣盛世里,我们更应该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你说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