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能部胡乱写介绍信:起诉被驳回起诉,转业军人为什么维权之路这么难?

楼主:作家王怀正 时间:2020-11-09 19:43:01 点击:41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为什么起诉广电局?我只知道部队8月1日停发工资,民政局接待时给我说:安置过去的惯例,自己先找单位,现在是市场经济社会,政府也不能全部说了算,实行“双向选择,保底分配”,单位领导自主权是一半的指标,单位领导选择的人,去了双方关系很好,便于开展工作;政府也有一半的权力,国家的安置政策,再给各单位分一半人,不要也得要。

  谁想坐被告席?领导都想着坐贵宾席,坐酒席上座,肯定不想 坐被告席。

  我来安置办几次,有的人就说:“你直接给王主任弄几万元,叫他给你安置一个好单位吧。”

  王主任马上制止说:“不能这么说,安置转业士官,是领导决定的事情,我是为人民服务的。”接下来王主任说:“现在这社会,就是靠关系的,你有关系,就是义务兵,有时候安置工作单位,比你转业士官在部队十多年的人,安置的工作单位还要好,这也是很现实的事情,你有意见也不要说什么。”

  我感到安置办王主任说的这话,不符合政策,哪一个省市县制定文件,也不能这样写出来,说有关系比如说某一个义务兵,因为他的姐夫是县级干部就可以到某单位上班,某一个转业士官虽然你在部队十二年,因为没有什么亲属当处级干部,就必须去倒闭的企业上班,刚报到几天就可以安排你下岗。

  所以我还是不认同安置办主任的话的。但是许多人说,不要那么不相信,安置办主任见到的安置工作的义务兵、转业士官、转业志愿兵很多的,他的话是经验之谈。

  我把广电局起诉到法院之后,就遭遇了一些麻烦。广电局有钱,可以请最好的律师,可以美其名曰“法律顾问,给大家讲依法办事,为大家提供法律保障,为领导提供法律支持,免得领导犯错误”。

  律师拿到钱,就可以支招,有的律师为被告辩护,本来有罪可以写答辩状,最后“无罪释放”。

  广电局在律师的教育后,改口不承认我是转业士官,职能部门又胡乱办事,出了一些不利于我的证明。

  区法院立案前曾给我说:民政局给你介绍信写的是广电局,广电局是事业单位,先去找人事仲裁。

  我找人事局长张局长,张局长说县里没有人事仲裁。法官说每个县都有,你们县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你再找他。

  张局长说,正在组建人事仲裁股。你先找李股长吧。李写仲裁:根据1998年省文件,你提出的申请不属于仲裁范围,不受理。

  98年省文件有士官条款?99年修改《兵役法》才有转业士官安置条款。

  法院立案庭对人事仲裁的结果不满意,转业士官安置,是国家政策,县里如此办事太不妥的。

  立案庭立案后交给民庭审理。

  被告律师说:要看原件。

  我有复印件,人事局编办《本县人事局、编委办财政供给通知》《本县机关事业单位增人计划通知》本县人计273号,2002年11月11日:根据本县组(1995)163号、本县人(1995)30号文件调广电局下属机构,要求2002年12月1日起,自筹支付工资804元。《机关事业单位统分(统配)审批表》有张建某、丁某玺、张保某签字。

  广电局办公室不给原件,她说人事局不叫给法院提供原件。我的复印件是崔某某给的原件,当时广电局叫我办社会保险。

  被告律师说:你部队不是军队干部,应找劳动仲裁。

  劳动局仲裁股长说:转业士官安置在行政事业单位,不应该找劳动仲裁。

  我转业时县长是王某民,本应王某民签字;张保某也不是副县长,本不应他签字。我找王某民,他叫我找保某。我找张保某几次,他总说工作太忙,开会、下乡。

  我说:等你退休不忙,我再来找你?

  张保某拖延了四周后叫找张建某,张建某又是拖延。这时我给军区司令员李某写的信有了回音。

  军区邮寄机要信件:某阳市委靳书记,编号:机2754,兰州军区,兰州730000。

  2005年9月26日,靳书记签:请本县某民、保某、汉某调查解决后告我!

  军区来信件,市书记签字要结果。06年3月县人事局张建某给郭台长说:他等我去。张建某叫我把调动手续给计划股杨运某。手续有靳书记签字,调动原因:副排级【未写转业士官】;工资:自筹变全供。人事局编委办张建某、县长张保某签字,2005年7月。

  06年3月给我的手续,却写2005年7月这个日期,整整提前了8个月【此时我还未到法院起诉】,比靳书记签字时间9月26日,还早了两个月,也忽悠了军区司令员李某。

  区法院2006年3月再次开庭。

  被告律师:新证据,他不是广电局的人,想要工资?建议驳回起诉。律师拿出副排级调动手续。

  法官缪惠某曾劝我撤诉,我不撤诉,她知道我要上诉,就隐瞒此证据未放进案卷内,不给市中院提供!区法院驳回起诉。

  广电局局长十分高兴,宣布说:法院不支持他的无理要求!我们广电局胜利啦!

  我上诉,市中院立案庭刘霖某:你是聘请的人,叫你下岗也合法。

  我去省高院申诉,高院写函叫中院重审,中院立案庭女法官给我说:还叫刘霖某更正吧。

  我说:不回避?女法官说领导会安排他。

  庭长刘霖某傲慢地说:我可以回避,叫李同某审理。李同某是他庭的人。拖延半年仍不更正。

  市中级法院院长王长某说:你去找县组织部长要钱吧。

  我说:要不到,法院给我协调?副院长李德某:今后你就别来法院了!

  我再找市中级法院就无法进法院大门。

  文联秦和某批评我,说常委部长批他了,不让告状。

  我说:市中院说了,有不同意见,去省高院维权。你不准我去告状,你签字。秦不签字。

  民政局安置办主任给我说:调文联很好,我完成我的任务,给你开介绍信了,其他就帮不上你的忙了。太麻烦了,劝你就别告了。

  人事局张建某:法院程序麻烦,你告10年也难有结果。

  工资股李文某:你告到国务院也弄不清。

  当然有很多人支持。

  后来有人说:文联有钱(困难补贴),补给你就别告了吧?

  无人给我说补钱,我问审计局,答:那是补发老干部的工资。

  我问审计局和财政局:补发谁的工资?无人告诉我。

  秦和某退二线,审计局想罚款,秦和某如何应付审计局的付款,如何蒙混过关?我就不知道了。

  我在人事局档案室发现我档案有《本县机关事业单位增人计划通知》本县人计218号,2001年10月21日。我还有《本县机关事业单位增人计划通知》本县人计273号,2002年11月11日。

  杨运某说:2002年的手续是她办的,2001年是当时的计划股长李某平。我找李某平副局长。他看了劳动局《退伍军人安置分配介绍信》说:字迹像苏纯某。

  劳动局办公室的人说:苏纯某退休多年,他说忘了,你和他吵架?

  我拿着2001年10月21日《本县机关事业单位增人计划通知》本县人计218号找民政局,赵纪某打电话给编办:民政局介绍信12月19日,你们增加编制日期怎么跑到前边写10月21日?

  赵纪某局长说:民政局开介绍信前,林某县、某滑县等外县不给工资,本县就不给。

  我说:民政部、总参谋部民发(2000)224号文件规定8月1日后工资有地方接收单位发放。樊燕某说:我们没有见过这个文件。

  赵纪某:现在是法治社会,讲依法办事,我们民政局也请律师了,你今后就不要找我了。办公室主任却给我说:民政局没有请律师。

  编办主任张新某:广电局文件规定你工资是520元,我们认可。

  我向省委书记反映,信访局张书某到人事局查《本县机关事业单位增人计划通知》218号和273号两个存根的事情。结果很意外:一个存根找不到,一个存根却不是我的名。

  273号和《本县人事局、编委办财政供给通知》配合;218号却未办理《本县人事局、编委办财政供给通知》。

  律师说:全供存根被人冒名顶替就给你说找不到?自筹存根他人不要,就给你了。找到找不到存根,都证明他们在骗人!

  我找过徐慧某、刘纪某、李海某,李说:你说我不称职也可以,反正我给你解决不了这问题。

  民政局说转业士官,劳动、编办、人事、广电局全部团结一心都说我退伍。

  区法院曾叫我提供广电局显示520元工资文件(2002年3月4日文件),广电局不给。副局长张卫某在本县接访大厅将该文件给群工部长李林某。我要文件却不给。

  张卫某听赵纪某说过安置政策超16年全供,就说:你应该全供,谁叫你来广电局吃自筹?

  《关于某某反映问题的处理意见书》上广电局说7名退伍兵,把我说成退伍兵,民政局说我是转业士官!广电局办公室主任郭祥某、民政局王天某写证明:我是转业士官,在派出所落广电局集体户口。这证明广电局曾承认我是转业士官!

  广电局看到我的介绍信不准我上班,2002年3月4日局长副局长们才制定文件:02年4月上班、工资520元,上班交一万元集资款。

  部队说:交集资款当然违法,但是不交就不准上班,先交吧。

  会计刘改某:先发520元,审批工资后还给你补发呢。

  等到 03年底,也没给我补发。广电局又叫自己办社保,我发现人事局张建某、编委丁某玺、县长张保某的《本县机关事业单位增人(统配)审批表》,把我2001年4月转业,写2001年退伍。入伍:1966年10月。我其实是84年10月入伍。

  该错误信息,广电局、劳动局、民政局这三个单位哪个人谁提供?难道是人事局、编委办、县长等领导乱写?

  我档案里本来有《某某省接收安置转业士官登记表》,省退伍军人安置办审查档案后填写此表,装入档案直接交本县,安置办主任王天某把档案给我,我给劳动局,劳动局看也不看,又叫我把档案交给广电局。

  人事局编委办增加编制、审批工资不看档案?郭祥某写证明:我是转业士官。社保局收据:500元,个人30元,单位470元。但广电局局长签字仅同意报销81元。

  我要求报销470元。广电局会计不同意,至今未能报销!

  调文联后档案又交人事局,市区划调整2016年底交北关区。现在档案里《某某省接收安置转业士官登记表》已经丢失!

  倒卖指标?市民政局孙国某倒卖转业士官安置指标已被判刑。

  我到文联并未落实副排级工资标准。财政局长签字:录入广电局工资信息。过去遗留问题没人管,文联叫我考高级工。即使根据部队志愿兵工资套改文件,服役满15年不满20年执行四级工,我在部队超17年,转业就应执行四级(技师),我在部队拿副营级工资。

  2002年广电局叫我考中级工,降我几级工资?

  1999年《兵役法》修改后有士官。人事局编办却根据本县组(1995)163号、本县人(1995)30号文为我增加编制。95年《兵役法》是志愿兵。人事局和编委办都是领导身边的红人,他们有权就任性,不承认我是转业士官!

  北关区组织部给我说:你交来身份是中级工,退回本县?

  我说:本县人事局编委办张建某、县长张保某签发我从广电局调文联,是副排级。现在变成中级工,我同意退回,但本县拒接。

  北关区:过去问题我们不管。我向省市领导反映情况。

  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民政局)樊燕某:祝振某副市长市政府大楼14楼会议室开会说,区划调整人员本县不管。如上访北关区第一责任人。

  北关区:不怕当责任人!

  编办主任张新某:补发9个月工资。赵纪某马上否定说:民政局开介绍信12月19日后,补3个多月。广电局副局长张卫某说:广电局有原局长签发的广电局文件,安置文件现在仍然有效,广电局不补一分钱。

  我说我是党校本科文凭,从广电局调文联副排级干部。张新某说:张保某签错了,不应该是干部。不承认党校文凭。

  我说:那你就叫已经提拔成市人大副主任的张保某给我写检查,承认错误。

  李林某叫我回避。原计划接访人王红某县长,但王红某未在场!

  后来李林某就说:你还得去法院。

  北关区法院已驳回了我的起诉,市中级法院不再理,林某州法院不立案,某阳市中级法院不立案。

  某些人看我四处维权效果不佳,等着我自己放弃维权。

  省级大老虎靳绥某落马,新官要理旧账“潜规则”该完

  2019年春,县人事局李慧某说:民政局王天某瘫痪了。

  我说:他瘫痪,我也要维权!想找本县组(1995)163号、本县人(1995)30号文件。李慧某给我说:163是组织部的。

  本县组织部有162号、164号,没有(1995)163号,组织部叫找人事局。李慧某:时间长,本县人(1995)30号文也没找到!

  有人说:广电局请律师找关系花钱不少!丁某玺、张建某、张保某在《本县机关事业单位增人(统配)审批表》上写你是2001年退伍,你就是退伍!张保某是副厅级,市法院不敢管。靳绥某是副省级,省高院也不敢管。请律师也白花钱,别叫律师骗你的钱了。

  据说靳绥某在位时有个“潜规则”:签过字,改过一次了,即使还是错了,也不再更改。

  2019年靳绥某落马!区法院缪惠某已被免职,刘霖某调离!律师指导我向最高法院举报缪惠某、刘霖某、李同某及市中级法院!

  还原安置指标分配:赵纪某说过超16年全供。因为只有我一人超16年。某县官说:他不是军转干部,全供指标不给他。其他小官不敢反对,不敢抢全供指标了,就去占差供、自筹指标,剩了企业指标。王天某就给我一个剩余的企业指标,写占全员劳动合同制指标分配。广电局看到是企业指标,就叫我回家等通知。我找广电局局长多次,他约我和李某面谈,叫我回家继续等。广电局研究:先交一万集资款,工资520元。审批工资时人事局、编办看我超16年应全供指标,给企业指标不妥就给自筹。写《机关事业单位统分统配审批表》,拿给刚当县长的张保某,张保某签后写2002年11月10日。丁某玺、张建某写11月10日,没有写哪一年。

  真相需要民政局王天某、王素某;政府办申海某;劳动局苏纯某;广电局某某瑞;人事局李和某、杨运某、张建某;编办丁某玺和县长张保某来说!

  有人说:张保某县长不是故意骗你!肯定是被手下人给忽悠了。“灯下黑”领导身边的红人忽悠了领导。

  有人说:军区司令员不来信件,靳绥某不批示,张保某能给你变全供?

  经和省市军转安置部门沟通,学习省政府(2000)73号、市政府(2001)10号文件,发现本县政府(2001)34号文件篡改省市文件精神,一是未列入计划行政事业指标数额,二是未把服役满10年以上转业士官和10年以下退役士兵及时安置到位,漠视服现役满10年士官较大的贡献,侵犯符合国家安置的转业士官合法权益。

  经过几个月新冠肺炎的“足不出户”,我的“答辩状”如期打印出来了。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出台文件,查处一切违法犯罪问题,我给省政法委、主管退役军人事务厅的副省长邮寄了快递。领导批示,纪检委监察委介入,曾经是县编委办、人事局、劳动局、民政局,为了不让被告广电局局长在法院法庭丢面子,出具了“自相矛盾的伪证”,法官驳回起诉了。

  我手里有复印件,领导相信了我的“答辩状”,这一次在纪检委、监察委办案人员面前,需要自圆其说就难了,他们这一次不但丢自己的面子,而且还要负起法律责任。感谢纪检委监察委的领导,我的维权之路,跨上了一个新台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