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平凡的奋斗》(连载之四十八)

楼主:清枫亮剑 时间:2014-02-26 10:02:48 点击:124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生故事】——《平凡的奋斗》(连载之四十八)

  第十二章 弃武从文(二)

  【舞文弄墨】

  学会,顾名思义,就是做学问的地方。做学问搞研究,就得跟文字工作打交道,就得“舞文弄墨”、以文为业,尽管对于我这样的“工农兵”有点赶鸭子上架——勉为其难,但还是得尽力而为了。不为别的,就为这份责任和使命吧。
  意识到自己必须有所“文”,还得感谢局里一位老兄的一句玩笑话。那是来学会两三个月后,我到局里办事与他见面打招呼时,他跟我开起了玩笑:“老吴,你现在是‘文人墨客’、‘理论家’了,怎么没看到你的大作呢?”就他这有意无意的说笑,深深刺痛了我的自尊心,也让我猛然醒悟:原来还真有人“关注”着我在学会岗位上的沉浮,我必须现在就“文化”起来,就“理论”起来。
  也就是自那时起,我改变了“做好组织协调工作就行了”的想法,开始花一些时间和精力来学习钻研税收理论与调研写作。
  客观地说,学会的学习环境和条件还是不错的,有藏书上万册的图书资料室,有相对宽松安静的环境,有较多的闲散时间。
  这也许原本就是上苍给我创造的一个大好学习机会吧。
  思想决定行动。有了学习的愿望和决心,钻研理论的热情和积极性也就被大大调动起来,我开始抽出大量时间用于读书学习了。
  那时,学会有全国各地兄弟单位定期交流来的数十份税收学术期刊,以及上级税务机关发行的各类税务杂志。这正好成为我进行税收理论学习充电的最为实用的速成教材。
  任何事物都是利弊相伴。听不见喧嚣,没有人打扰,冷清之所这时反倒为我提供了最佳的读书学习环境!每天上班,除了处理必要的工作事务外,我的另一项安排就是沉下心来埋头读书:把那些税收刊物杂志抱来一本一本地翻看,将其中那些理论文章一篇一篇地用心阅读……正常情况下,几乎天天如此;只要有时间,就是这样的阅读。
  阅读是单调的、枯燥的,需要耐得寂寞、心无旁骛。最初一段时间,也有些静不下心来,总觉枯燥乏味,难以集中精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心态调整过来以后,我慢慢对这种阅读产生了兴趣,以致后来简直把这种阅读当作一种生活需求和乐趣了。
  阅读,阅读,阅读……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阅读着。在学会工作的四年多时间里,我读遍了各地交流及订阅的那些学术理论期刊杂志。毫不夸张地说,那几年阅读书量之大、文章之多,都堪称我参加工作以来的人生之最。
  开卷有益,阅读有效。正是在这样坚持数年的阅读中,我对理论研究及论文撰写的规律和“门道儿”渐渐有所领悟。文无定法,但万变不离其宗(即共性和一般原理)。比如,主题鲜明,立论准确;又比如,论据充分,有说服力;再比如,逻辑严谨,条理清晰;还比如,分析透彻,见解独到,如此等等。当然这一切,又都必须建立在对事物、对问题的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之上,“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那几年的潜心阅读,让我头脑开窍、获益匪浅。正如我后来谈起这段经历时所说,在学会工作的那几年,简直就相当于上了几年成人大学!
  就我而言,阅读的目的全在于应用。从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快在“文化”和“理论”方面有所作为以后,我就开始一边坚持阅读,一边尝试着写点东西、做些文字工作。
  我清楚地记得,最初写的是一篇不到千字的散文,发表在1992年1月出版的《税收宣传》报上,那要算是我的散文处女作了。后来,还被收入了由市国税局主编并公开出版发行的散文集《那些温暖我们的岁月》。
  这篇“豆腐干”短文的写作说来有趣。那是刚来学会那年冬天,宜昌下了很大一场雪,市区郊外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一派北国风光。我从伍家岗坐公汽到翁家堰学会上班,一路欣赏着车窗外那赏心悦目的壮丽美景,一种想写点什么的冲动也随之在心中涌起。
  回到办公室,我就立即趁热打铁忙活起来,酝酿、构思、动笔,准确地说是将途中的所思所想进行整理、充实和完善……许是心有灵犀、有感而发吧,就在当天,一篇千字不到的散文《咏雪》写成了。又经过两三天的斟酌修改后,就送给了我们的小报编辑部。
  有意思的是,那位雇请的杜老师在编辑这篇稿件时,却将题目“咏雪”改成了“赞雪”。这显然改的太平淡乏味了!于是,我在版样审稿时就将其改了过来。没想到在后来送审的报纸小样上,他仍坚持己见,我不得不再次予以明确否定。我不知道这位前辈当时何以如此坚持,但可以肯定地说,以“咏雪”命题,远比“赞雪”来得有味道、有意境。可以咏梅、咏竹、咏荷……为何就不能咏雪呢?也许是这位前辈有些多虑了吧。
  我在学会的论文“开山之作”,是发表在1992年5月号《税收宣传》报《税务探讨——税收与经济》专栏的《以城市工业为依托,与大中企业协作配套求发展》一文。那是根据我在分局工作期间所了解掌握的一些情况,并随市局有关领导后来再做调研后,对我市乡镇企业的健康发展提出的一些思考和建议。虽肤浅、粗糙了些,但还是很有针对性,思考方向和路子的正确性也为实践所证明。
  今天重读上述两篇东西,让我倍觉亲切,感慨系之。也许在那些文人大家眼里实在有点“小儿科”,但对于我来说,它却有着特殊的标志性意义——标志着我开始了由“武”向“文”的实质性嬗变。
  行动起来以后,“有所作为”就成为奋斗目标和鞭策自己的原动力。
  1992年8月,当第25届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圣火刚刚熄灭,我就有感而发地写了一篇《从奥运会说到开放意识》的随感杂谈,试着投給了《三峡晚报》。那是一篇抨击僵化保守观念、鼓吹树立开放意识的千字文,没想到很快就见报了,而且还登在了头版的《今夕谈》短论专栏里,只是对原文有不少删减。
  这是一次“舞文弄墨”的成功尝试,尽管美中不足,但却使我受到了很大鼓舞。
  《税收宣传》是学会“会刊”,也是面向纳税人、面向社会开展税收理论、税收政策以及税收工作宣传服务的重要阵地和平台。如何适应地市合并后的新形势新任务要求?我意识到必须在办好这张小报上有所突破和改变。
  改变是从报头开始的。1993年3月学会重新组建成立后,我就为报纸更名换报头张罗着。先是提出新的报名,请示市局同意,报经市、省新闻出版部门批准。然后是选取、确定报头字样。
  老实说,根据报纸的特点,以“税收宣传”做报名确实有点不伦不类,于是我们将原《税收宣传》更名为名副其实的《宜昌税务报》。用什么字做报头呢?那时领导人题字题词流行成风,有人主张请上级领导或书法家来题写。我斟酌再三,决定谁都不请,自己想办法。于是,我查找有关书法字帖资料,最后从一家刊物和两家报纸的刊头上找到了较为理想的字样,经过拼接弄成清样后,果然效果不错,并得到了市局主要领导的首肯。
  原来,《宜昌税务报》中“税务”两字取自《中国税务报》的报头,那是周总理的手书;“宜昌”和“报”分别取自《宜昌社会科学》刊头和《三峡晚报》报头,均出自宜昌书法家蔡静安老先生手笔。出于尊重,我们为此特地带上酬金登门拜访了蔡老,也算是“买”他这仨字的版权吧。
  哦,还没交代为何不请人题写报头呢,现在可以告诉你其中原委了。第一,请领导者题写,很担心字不行,报头是脸面,字体难看岂不大煞风景!当时市局有个内刊,不知是谁题写的刊名,那四个字写的让人实在不敢恭维。前车之鉴,我的确是怕被人搞砸了。不要小看报头那几个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张报纸首先得给人以美感才行。第二,若请书法家或是外单位什么书法名流题写,得花重金,我又觉得没必要,况且即使花钱请人写出来也不一定就能令人满意,说不定还有得罪本单位领导的危险。正是基于这些考虑,这才有了由自己来弄的打算。从各种字帖、报刊刊头找寻合适的字样进行拼接组合,既省钱省事,又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设计并取得公众认可、时间检验的满意效果,还避免了不必要的得罪人,
  我至今都认为那是一种最佳选择方案。
  改了报头,如何使报纸坚持正确导向的前提下,办的更有内容些、更生动活泼些、更有可读性些,就成为我们反复琢磨和不断探索的重要课题。
  这时候的我,除了处理学会日常事务和阅读外,就是经常与编辑人员在一起,学习、研究、探讨办报业务。我们找来学会订阅或交流来的那些大报小报,与我们自己的报纸进行比较,以查找差距、寻求借鉴。此外,我们还向读者和税务基层单位广泛征求办报意见。
  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和目标,我还亲力亲为地学习干起了编辑,在实践中探索、总结办报经验。到后来,这张小报的要闻版和理论调研版就基本上成了我的“实验区”和“责任田”了。充当编辑,就得干组稿、改稿、排版、校对等具体事儿,那可是名副其实的“文字”工作。那些年办公尚未实现信息化,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技术,编辑工作只能靠手工完成,因此方法原始、费时费力、效率低下,可谓寒碜。比如,稿件都是通过邮寄来的纸质稿件,只能在纸质稿件上删改,排版时又得一个字一个字地数字定版面,成版后还得送承印单位打印成为正式版样,再行照排、制版,很是复杂繁琐。不过这很锻炼人,对学习提高业务技能很有帮助。虽然条件有些简陋,但我们却是怀着极大的热情,精心组织编排每一期报纸,力求一期比一期有所进步和改变,用我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拓宽稿源,增大信息量;活跃版面,丰富内容;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就这样不断地探索创新,使这张小报不断有了新的改变,赢得了读者的广泛好评,也成为宜昌税务对外交流宣传的一张名片。
  或许一位领导者的评价能够反映我们这张小报当时的情形吧。
  那是1995年2月上中旬的一天,时值春节临近,我们突然收到时任省国税局副局长,不久即升任局长、党组书记的刘楚汉同志写给编辑部的亲笔信。忐忑中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封表扬勉励信,不妨抄录于此:
  “寄来的《宜昌税务报》,我几乎每期必看,无论是指导工作或积累知识,都有所获。我认为此报办得不错,小报不小。诚望诸位编辑再接再厉,下决心争创小报一流水平。”
  就因为这张小报,我以报会友地结识了不少朋友。长阳县局有个叫李军的小伙子,爱好写作摄影,是我们这张小报的热心读者和投稿人,他的来稿也常被我们采用。如此一来二去,我和他便彼此熟悉成为文友,后来他还带着礼物“慕名”找到我家以“老师”相敬。还有秭归县文化馆的那位爱好摄影的老王,不但经常投稿,还成了我们学会和编辑部的常来常往之客。
  的确,办报让我以报会友,也让我享受了不少乐趣。当辛勤创作变成散发着墨香的崭新报纸时,当自己的“作品”获得读者认可和领导肯定时……那份喜悦和成就感就会在心中油然而生。
  说起来我与这张小报还真是有缘。1996年初学会工作并入市局办公室,我到发票所干了七年多,后又于2003年秋回到了被重新分立出来的学会秘书处。从此,我又重抄旧业继续干起了这张小报的编辑,直至退休才离开了她!
  感谢这张小报,就是她为我提供了“|舞文弄墨”的园地和平台。在这张小报上,我亲自操刀写评论,写杂谈,写调研文章,留下不少练笔之作,也使自己的文笔有所长进。
  在学会期间,先后在市、省的有关刊物发表了《审批制减免税是税收刚性弱化的重要成因》、《新时期税务学会地位作用的理性思考》、《敬业.务实.开拓》等调研论文,《税务代理必须具备三个基本条件》一文还被省局以及重庆、武汉等地的税务期刊转载,并被收入《中国税收文库》。此外,还执行主编、出版了《新税制与国税实践》一书,并获省国税局税收科研著作奖。重回学会后,还担任总纂参与承担并完成了《宜昌税务志》(1840——2007年卷)的编撰及统稿整合任务。
  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工农兵”,一个行伍出身的“半路出家”之人,就这样被阴差阳错地打入文人之列,干起了“舞文弄墨”、“咬文嚼字”的差事,岂不让那些文人大家们贻笑大方!这是历史跟我人生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夏二小姐 时间:2014-02-26 12:08:00
  呵呵 是命中注定吧
楼主清枫亮剑 时间:2014-02-26 16:41:00
  @夏二小姐 1楼 2014-02-26 12:08:00
  呵呵 是命中注定吧
  -----------------------------
  也许吧!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