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平凡的奋斗》(连载之四十九)

楼主:清枫亮剑 时间:2014-03-06 10:08:52 点击:81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生故事】——《平凡的奋斗》(连载之四十九)

  第十三章 改革年代(一)

  众所周知,我国的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为了适应改革开放的需要,税收领域于1983、1984年先后进行了两步利改税,此后又陆续在税收征管等方面进行了一些改革尝试。
  但让我真正有进入“改革年代”的感觉,应该说还是到了1992年的宜昌地市合并行政体制改革。自那以后,改革的大潮席卷神州大地。特别是税务系统,改革的力度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高、范围越来越宽,几乎年年都有新动作、新板眼、新花样,真可谓“改革复改革,改革何其多”。
  我难以也无须尽诉我所经历的所有改革之事,仅就给我带来重要影响并留下深刻记忆、且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几次改革事件,略作记述。

  【合并,合并,合并】

  1992年年初,小平同志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谈话。由此,中国的改革开放便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或许是借了“南巡谈话”的东风,宜昌于这一年的三月来了个地、市合并的行政体制改革。
  所谓合并,就是将地、市两个平行的行政体系合并组建成立为市管县的新的宜昌市。这是一次从领导体制、组织机构到人财物事等全方位的彻底调整与变革,涉及到所属范围的所有单位和人员。因此,给人们带来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
  合并的实施是雷厉风行的,仿佛一次突如其来的军事行动。
  这么跟你说吧。那年三月下旬,我和我的一位部属应邀参加在广州举办的一个全国性学术研讨活动,没想到仅仅时隔个把星期归来时,宜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过去的宜昌市、地区已不复存在——地市合并后的新的宜昌市成立了!过去的宜昌市、地区税务局已不复存在——地、市税务局合并后的新的宜昌市税务局成立了!出去还是“小宜昌市”人,归来之时就变成“大宜昌市”的子民了,变化之快,真是让人始料未及。
  我至今记忆犹新,刚归来时到新的市局机关去参加一个中层干部会议,虽然还是老地方,但感觉却是那么的陌生——一些陌生的面孔、陌生的眼光、陌生的态度……
  在那次会议上,第一次见到和认识了新宜昌市局党组书记、局长一肩挑的一把手。这位原地区局的一把手,那时上身穿着一件旧的草绿色军装,显得很朴素,但讲话的口气却有一种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强势,给人以畏惧之感。散会后,我主动上前向他作了自我介绍,也算是归来后跟他报个到吧。此后长达近十年时间,就是在这位新“主宰”的强势领导下和高压环境中,如履薄冰地走过来的。
  这次合并,从上到下都充满“地区主导”的浓重色彩,给人以“市被地区兼并”的感觉,因而有人在说到原来的宜昌市时常常冠以“小”谓之。
  这种“主导性”在税务系统贯彻的尤为彻底。其他单位多是实行党政正副职分别由原地、市两单位正职交叉担任的办法予以平衡,而新的宜昌市税务局却实行“一边倒”的办法,即党政一把手都由原地区局的主要领导“一肩挑”,原市局主要领导则屈居党政副职。这就无形中给一部分人带来了某种优越感和“门户”之见。
  老实说合并之初的一段时间,走到哪里都能感觉到那么一点火药味儿和紧张气氛,一些人的高高在上、颐指气使、傲慢无礼让人难以接受。
  记得有那么一次,我在二马路原市税务局门口,偶然与新市局的那位主要领导不期而遇,见他坐在一辆“巡洋舰”副驾驶的位置上,我赶紧上前向他打招呼……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位“主宰”坐在那里把两腿翘搁在挡风玻璃前的平台上,对我的礼貌之举视而不见、无动于衷,让我遭遇了一次一生都少有的尴尬和难堪。
  上有此风,下必效之。那是刚从广东出差回来不久,我到市局去办理经费之事,在某科一位中年女科长的办公室,那位女科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副冷漠表情,对我的到来连一句“你好”、“请坐”之类的客套话都没有,竟一直让我站在那里等她把我的事办完直至离开。
  不要说中层干部了,就连跟领导开车的司机也是那样嚣张跋扈。我们学会的一位女同志到局里给各个科室送发我们那张小报时碰上了那位司机,他竟当众出言不逊,对我们那张报纸无端进行侮辱性攻击,说是“你们那张报纸,只能用来擦屁股!”
  那是一段忍辱负重的岁月。这样的合并给一些人带来荣耀和机遇的同时,却给另外一些人带来了遭受歧视、排挤、打击的无妄之灾。原宜昌市局的主要领导,年纪轻轻,正是大展宏图之时却遇上如此变故,合并后一年左右他就自谋出路调离宜昌去了深圳,后来做了该市国税局的一把手。还有两位中层干部,也因不甘受辱一气之下辞职远走他乡。
  学会虽少了合并那些“磨合”的烦扰之事,但还是没能逃脱稍有不慎就遭无情“修理”的命运。
  那是一次由学会负责的外来接待,对象是中国税务学会来宜调研的一位处长和《中国税务》杂志的一位编辑。名曰调研,其实不过是借在武汉开会之机顺便看看三峡而已。对京城大员的光临,市局“一把手”十分重视,将此看作向上宣传宜昌税务、争取支持的一次难得机会,因此亲自来到两位大员下榻的宾馆看望并设宴款待,末了还陪坐交谈到很晚,最后意犹未尽地提出要于次日下午向两位大员做一个正式的工作汇报。
  不巧的是,我因那段时间家里老人需要照顾,便在陪坐了一阵后就向在场的分管领导请假提前离开了宾馆,对次日活动安排的变更自然不得而知。更不巧的是,分管领导也始终未将这项变更安排告知于我。
  第二天,虽计划早已改变,我们却浑然不知地仍然按照原计划由学会两名同志陪着两位大员到三峡大坝、宜昌县等地游览观景去了。直至上午下班“一把手”碰上我时的一句“下午上班时间准时在宾馆向总局领导汇报”的叮嘱,我才知道这项变更安排,而此时,两位大员还在几十里外不知什么地方观光游览着!
  我自感大事不妙,赶紧进行联系。然而,那时没有手机,甚至连呼机也很稀罕,我通过电话找到宜昌县局的同志询问情况,他们告知我们的客人和两名陪同人员早上去过,但早就离开了,现在也不知在什么地方。
  没有任何联系的办法,只能束手无策地等待,等待我们的陪同人员能在下午上班前将两位大员带回来……
  上班时间到了,市局那位“一把手”很准时地来到宾馆,但总局那两位大员却没能如我所愿地出现在眼前!此时的我如坐针毡,也预感到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
  不出所料,只见那位“一把手”先是坐在房间里阴沉着脸,大约这样等侯了半小时,见仍无动静,他终于坐不住了,一气之下提着公文包离开房间走向宾馆大门……
  该来的迟早会来。就在宾馆门外,他朝紧随其后的我发怒了!一通劈头盖脸地训斥,如火山爆发,似疾风暴雨,训斥中还夹带着那么点因合并而起的某种积怨和情绪,然后,钻进自己的座驾扬长而去……
  尽管当时的我有些狼狈和难堪,但我的头脑却异常清醒。我没有作任何辩解,而是硬着头皮忍受着,并连连检讨自己的失误,以此来缓解他的雷霆之怒。幸亏当时没有更多的人在场,不然我的底子可掉大了。
  这是合并以来我所遭遇的第二次无妄之灾。当然,客观地说,“一把手”的这次恼怒和训斥,也有我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谁让我头天晚上没有坚持陪坐到最后而是提前离开了呢。
  有了这次严重教训,我从此便更加谨慎小心了。而且,我并没有因为这次被“修理”而对那位“一把手”采取消极回避态度,相反却硬着头皮主动找其汇报工作、增进接触与了解。因为我十分清楚,为了工作也为了生存,就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时常在心里用以色列人那句“为生存而战”的格言来鼓励自己。
  实践证明,采取这一积极主动的“接触”之策是完全正确的。随着接触和了解的增多,我与那位领导虽然谈不上有什么私交,但工作关系还算相处的不错,学会很多工作的开展都得到了他的支持和肯定,比如我们那张小报更名换报头、《新税制与国税实践》的出版,以及后来在发票所工作时购车等,如果没有取得他的点头同意要办成这些事则是不可想象的。
  更值得庆幸的是,合并后他们没有向学会“掺沙子”,使原班人马得以保留不动,因而少了很多科室都曾发生过的摩擦和麻烦。你可别笑话我要求太低,要知道在那个“合并”的特殊环境下,对于我们这样一些人来说,只要能不遭刁难地正常开展工作,就已是十分幸运的了。
  那场“合并”之变,留给人们的记忆与思考是深刻的、长久的……
  合并之变有如一面镜子,照出了一些人的丑恶嘴脸。他们俨然以主宰、霸主、王者自居,玩弄权术,狐假虎威,目空一切,甚至有些得意忘形。有这样一位某局之长,就颇具代表性。那时每次市里开大会,都会看见坐在 台上的他打扮得与众不同、别具一格:那样的油头粉面大包头,那样的花里胡哨不伦不类,像港商,又有点像洋人,一副春风得意、傲视群雄的派头,让人看了不仅感叹:这还是共产党的干部么?原来,此人有后台和靠山,是当时坊间议论的市里几大“金刚”之一。仗着后台硬,他硬是将时任党组书记兼副局长的原市局局长排挤走人,由自己独霸“天下”。有人这样形容他,在市里除了市委书记,他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凡事物极必反。就是这样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狂妄、贪婪之徒,随着恶行的不断暴露和时移世易,后来竟落得个因贪腐锒铛入狱的可耻下场。
  “合并”之变也暴露出一些领导者过于温良老实的弱点以及决策力、行动力的不足。比如原市税务局,赶在合并前匆忙下文任命一批中层干部,合并后即遭否定,还被批为顶风违纪。其实,这完全是因为缺乏决策力和行动力所造成的。据我所知,上述提及的任命中,大多数干部都是条件具备早该任命的,只是由于领导层议而不决优柔寡断,才使本该早已了结的问题拖了下来。那时,市局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就是每有决策之事都要向学会一些退下来的老同志征求意见,也因此,学会曾一度被人戏称为“第二税务局”。
  就因为这样的征求意见和“宁缺毋滥”的拖沓,耽搁了这项本属正常的人事任命。到地市合并前夕,却又闻风而动、仓促补救,自然只能是弄巧成拙了。当然这样的教训,当时在其他一些单位乃至市里都发生过,令人唏嘘感叹。
  不过,合并之变也给学会工作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和舞台。合并后的市税务学会,其单位会员和个人会员的发展自然要由城区向各县市延伸,工作联系的范围更大了、单位更多了。这给我们的工作增加了难度,也创造了更多有利条件。我们办的那张小报,过去囿于城区那么个狭小范围,常常感到稿源不足,但随着合并后读者范围的扩大,这种局面就得到彻底改观,我们便不再为稿源发愁了。组织开展群众学术研讨活动,其规模、声势和效果更是以往难以企及的。就拿1995年围绕新税制的贯彻实施所组织开展的那次理论研讨活动来说吧,那真是一呼百应,所属会员单位特别是各县市局参与活动的积极性、提交调研论文的数量和质量,都超乎我们的预期,取得了不少优秀调研成果,为《新税制与国税实践》一书的出版奠定了基础和条件。
  平心而论,学会工作有较好发挥和作为,真正让我有成就感,应该说还是合并后的那几年。
  啊,合并,那一言难尽的合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夏二小姐 时间:2014-03-06 14:15:00
  合并就是改革,改革肯定会有阵痛。。
楼主清枫亮剑 时间:2014-03-06 15:55:00
  @夏二小姐 1楼 2014-03-06 14:15:00
  合并就是改革,改革肯定会有阵痛。。
  -----------------------------
  当然!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