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江湖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3 18:42:37 点击:55735 回复:16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公子起床的时候,未时三刻。
  伺候公子洗漱完毕,日头快要下山了。
  公子慵懒的上了轿銮,斜靠在榻上。
  公子一阵剧烈的咳嗽,我赶紧递上丝巾。
  公子掩着嘴咳嗽,不一时将丝巾递给我。我一看,丝巾上面的血丝比之前的更浓稠了。
  我说,公子,要不今天不出门了吧?
  公子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去吧!

打赏

21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3 18:43:00
  今日午时,邻县的宝祥赌坊来拜了帖,力邀公子参加晚上的赌局。
  这是一场盛会。
  受邀贵客有七省雀王胡八筒,年初新晋麻雀状元东方四万,病公子张绝,还有一名从未听说过的人物:西门二索。组织者是宝祥赌坊的东家十三幺,并邀请了雀林久负盛名的钟发白作见证与裁决。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3 18:45:00
  我家公子外号病公子,因他身上有从小到大无法治好的咳嗽。
  公子无有其他嗜好,唯爱麻雀。
  只要有麻雀盛会,他必到。
  公子麻雀技术不差,却气运不佳。老爷留下的偌大家产,被公子输掉大半了。
  但是剩下的一小半,仍是富可敌国。
  每逢麻雀盛会,必定邀请公子去参加。谁也不愿放着这座金山不挖。
  坊间笑传,病公子就是一送钱的主儿,逢赌必输!

  公子不理会这些传闻,仍然我行我素。
  只有我知道,公子只有在赌桌上才略有精神,不打麻雀,公子可能早就死了。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3 18:45:00
  宝祥赌坊果如坊间传闻,热闹非凡。
  雀局却是开在后院的阁楼上,清净、优雅。
  够身份进入阁楼观战的,加上我,也就十三个人。
  我本是不够身份进入的,但是谁都知道公子的身体状况,必须有我在场服侍。

  胡八筒,身材魁梧、匀实,长得像八筒。
  东方四万,嘴角有些耷拉,就是常说的四万嘴。
  宝祥赌坊的东家十三幺,竟然有十三个手指头!难怪他叫做十三幺!
  钟发白,一头白发。
  西门二索,一身黑衣服,面无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就有一身寒意。

  十三幺寒暄一番,各自做了介绍。
  介绍到西门二索的时候,十三幺清了清喉咙:“西门公子,毕相爷的高足,这次奉相爷差遣来此,与各位雀中翘楚讨教!”

  众人心中“哦”了一声,原来是毕门听相爷的人,难怪有资格参加这个雀局。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3 18:46:00
  钟发白仔细的验过了牌,宣布雀局开始。
  参加雀局的四位,抽了风位入座。
  东风位,东风四万。
  南风位,胡八筒。
  西风位,西门二索。.
  北风位。病公子张绝。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3 18:46:00
  西门二索抓牌。
  西门二索打牌。
  西门二索:二索。
  公子刚要上,却发现西门二索打出来的是一张红中。
  公子:这是二索?
  西门二索:来了月事的二索。
  我细细看了红中,扑哧乐了,别说,还真形象!

  西门二索抓牌。
  西门二索打牌。
  西门二索:二索。
  公子指着西门二索打出来的五索问:这也是二索?
  我插嘴说:“这估计是没钱买卫生棉的二索。”

  在这个场合,我是没有资格说话的,但是没有人指责我,虽然都绷着一张脸,我却分明看到了他们眼中的笑意。
  公子乐了,呵呵的笑着。精神似乎好了很多。
作者:放縱滴痞子 时间:2016-09-13 23:36:00
  楼主 您老还健在啊……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4 07:40:00
  @放縱滴痞子 2016-09-13 23:36:00
  楼主 您老还健在啊……
  -----------------------------
  还债来了,嘿嘿。
作者:飞飞飞你头 时间:2016-09-14 15:04:00
  呀呀呀,诈尸啦,大家快跑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4 15:55:00
  @飞飞飞你头 2016-09-14 15:04:00
  呀呀呀,诈尸啦,大家快跑
  -----------------------------
  ......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4 15:56:00
  后来我明白了,西门二索之所以叫做西门二索,是因为他把每张麻雀牌都叫做二索。
  南是二索,穿丝袜、丁字裤的二索。
  七筒是二索,翘着二郎腿的二索。
  北是二索,扎马步的二索。
  至于五筒、一万、七索……为什么都叫做二索?我不敢解释,我脸红!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4 15:57:00
  公子今天精神不错,牌运也不错,连胡好几把,盒子里的筹码快堆满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公子这样谈笑风生了。
  胡八筒和东方四万都讪笑着,本想从公子这边赢点钱,看来今晚倒要折本了。
  只有西门二索面无表情,冷得像块冰。

  不过,牌局未到最后,是无法断输赢的。
  今晚这牌局,打的是五百两一番,上不封顶。若是能胡出几十番的大牌,还能反败为胜。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4 15:58:00
  眼看着已是夤夜。
  胡八筒、东方四万以西门二索的筹码已经所剩无几,公子胜券在握了。
  公子慵慵懒懒的掷出骰子,坐庄抓牌。
  未开牌之前,公子喝了口茶水。
  放下茶水,刚要开牌,公子突然向后倒去!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4 15:58:00
  我猝不及防,伸手去扶公子,公子早已连人带椅子侧倒在地。
  我赶过去,扶起公子。
  公子脸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大口大口喘着气,右手颤抖着,指着桌上的茶杯。
  我惊呼:“茶水有毒!”

  所有人大吃一惊。有人伸手要去拿茶杯。
  “都别动!”钟发白的声音威严而急促。
  钟发白从怀中带出一个黑色的布囊,打开放在桌上。
  布囊展开,里面是一整套验毒的器具。
  钟发白挑出一根纤细的银针,将银针探入杯中,银针瞬时渗为黑色!
作者:飞飞飞你头 时间:2016-09-14 22:54:00
  哈哈,抚楼主,楼雄起
  
作者:xiangjianzhang 时间:2016-09-14 23:02:00
  不懂是什么意思哦。年纪大了就这点也不好,跟不上现代人的思维了。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5 17:51:00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钟发白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下毒!也从来没有人在我面前下毒成功过!”
  钟发白走到公子面前,细细看了看公子。“神医,帮我个忙。”
  钟发白的随从中,走出一名厚道老者称是,扶着公子进内堂。
  在此之前,神医对我说:“旁人无需在侧。”
  “包括我?”
  “包括你!”

  我呆呆的看着神医扶着公子进入内堂的身影。
  耳边响起钟发白威严的声音:“我需要验场!”
  众人面面相觑,却也无可奈何,皆垂手而立待验。
  钟发白一一验过,包括我。

  没人身上藏毒。
  牌桌上的四杯茶水,三杯有毒——除了西门二索的那一杯。
  众人怒目而视,但西门二索仍是坐如冰山。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5 17:52:00
  “不是他!”钟发白的声音吸引了所有愤怒的眼光。钟发白摇摇头:“自始至终,我眼睛没离开过他。他没机会下手。况且他身上没有藏毒。”
  钟发白眉头紧锁着:“我需要时间。”

  胡八筒问了一个所有在场的人都想问的问题:“现在怎么办?是否封局改日再战?”
  十三幺说:“牌局继续。麻雀牌局从没有封局的道理,从来没有。是吧,钟前辈?”
  钟发白沉稳的说:“是。”

  我说话了:“那我家公子怎么办?他现在中毒了,还怎么继续?”
  十三幺指着我说:“你来!”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5 17:52:00
  “我没打过麻雀!”我心里说,去你的!我家公子生死未明,我哪有闲工夫和你们鬼扯,打麻雀!
  我想进入内堂看公子,十三幺挡在我面前,说:“我们不妨问问你家公子的意下如何。”
  钟发白表示同意:“嗯,可以。”

  不一会儿,神医从里间出来。
  我着急的问:“我家公子怎么样了?”
  神医微微一笑:“放心,有我在,他伤不了性命。只是他现在十分虚弱,要时间恢复。”
  钟发白:“所以他现在无法打牌?”
  神医:“是。方才你们的商议,病公子听到了。他表示同意你们的做法。”

  “可以我没打过麻雀啊!”我一阵惊慌。
  钟发白用沉稳的双手将我按坐在牌桌前,对我说:“你家公子信任你,你不可辜负。”他的眼神和双手让我感受到了温暖。
  好吧!死就死吧。
  何况公子赢了那么多筹码,我应该不会输到哪里去。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6 12:38:00
  开局。
  掷骰子。
  抓牌。

  第一局,小相公!
  我暗暗给自己打气,我是没上过牌桌,太紧张了,第二局,第二局就会好了!

  第二局,大相公!
  我去,这张多出来牌是从哪里来的?

  第三局,诈胡!

  第四局,清一色,包九张!

  第五局,一炮三响!

  ……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6 12:39:00
  我浑身是汗,干毛巾不知道擦湿了几条。
  我抬头看看钟发白,这个善良的老人别过脸去,不忍心看我。我想他心里肯定后悔让我上牌局了。
  我回头看一眼,我后方的几个人露出了悲惨同情的神色。
  我再打开盒子一看,里面仅剩下一枚筹码孤零零的躺着,像我家公子孤零零的躺在里间的床上。

  胡八筒和东方四万眉开眼笑着。
  西门二索依旧面无表情,但眼神中多了一些鄙视和蔑笑。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6 12:39:00
  我觉得我快崩溃了。
  算了,算了!打完这一局,把最后五百两输掉,就可以回家了。害公子输了这么多钱,我这辈子就给公子打白工还吧。

  心里打定了这个主意,我看都没看牌,随手打出了一张。
  “胡二索!”西门二索的声音缓缓响起。

  胡就胡吧!打完回家!
  但我突然发现,当西门二索将牌推倒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无比惊讶的看着那副牌。
  连钟发白的脸色也铁青起来。
  十三幺的似笑非笑的报着番数:“地和,九莲宝灯。八十番!”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6 12:40:00
  晕死,胡这么大!五八四十,又亏了四万两!
  “不是四万两!”钟发白的声音带着凄凉,“五番双倍底,十番四倍底,二十番八倍底……,八十番,二千零四十八万两!”
  西门二索面前那副九莲宝灯,一个一个的索子牌像一个一个的厉鬼,面目狰狞,张牙舞爪向我冲来!
  我一口鲜血喷出,昏了过去。
作者:飞飞飞你头 时间:2016-09-16 20:12:00
  已阅++
  
作者:叶国公 时间:2016-09-16 21:09:00
  好帖,追到天亮追到底。
我要评论
作者:已封财神 时间:2016-09-16 21:19:00
  好帖。追到天涯,追到海角。
作者:沉余落艳 时间:2016-09-17 04:07:00
  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
  
作者:板砖不拾地板 时间:2016-09-17 05:50:00
  我没来过
作者:自然添活力独 时间:2016-09-17 10:05:00
  谢谢你哦,你是最棒的
  
作者:走马观花滴鲑鱼 时间:2016-09-17 11:21:00
  看后感悟了点,收下了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7 11:52:00
  感谢楼上各位捧场!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7 11:53:00
  我醒过来的时候,神医正翻着我的眼皮。
  “没事,只不过急火攻心而已。”神医灌我喝下一碗药汤,便退到一边去了。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我和公子根本没到这里来。
  公子正在睡觉。
  我正打算去叫醒他。

  但是,这雅间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那副八十番的牌规规矩矩的躺在牌桌上,像在规规矩矩的嘲笑着我。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7 11:53:00
  当二千零四十八万两欠条摆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血都冰凉了。
  十三幺面带喜色的招呼着:“钟前辈应该在这文书上签名。”
  我看到慈祥的钟发白签字的双手有些颤抖。
  十三幺对着我说:“该你签字了。”

  我脑中一片混乱,我嚷嚷着:“我没有权利签字!我只不过是一个仆人!”
  十三幺冷笑着:“虽然你是代替你家公子打牌局,但这八十番确实是从你手中输出来的。”
  十三幺一顿,继续说:“况且,谁都知道,你是病公子的管家。掌管他所有家产。任何账目,都是由你签字才能出入。”
  我闭上眼睛,不让自己的泪流下来。
  但是泪水还是涌了出来。
  输光一切的赌徒,泪水是从眼角两侧流出来的。
  我见过许多次这样的泪水。
  我没想过,终有一天,我也是这样的流泪。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7 11:54:00
  十三幺叹气:“哎!二千零四十八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几乎是病公子全部家产的一半!如果他知道你就这样输掉了他一半的家产,你真别想活着了!”
  我怔怔的听着他说话。
  十三幺继续叹气:“我同情你,但是男人,就该愿赌服输!”
  我傻傻的看着房梁,思想停顿了。

  沉默良久,十三幺开口了:“我有一个建议,希望对你有帮助。”
  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急切的看着他。

  “继续赌!”十三幺缓缓道来,“运气好的话,你可以把这些钱赢回去。当然,像这种八十番的大牌也许百年都难得一见。因此,我提议,将番底改为五千两,这样回本才快!现在收手只有一死。继续赌却有一线生机,你看着办!”
  钟发白看着十三幺,欲言又止,暗暗叹气。
  极少说话的西门二索开口说道:“是否征求一下病公子的意见?”他的语气颇为恳切,眼中却是满满的挑衅。
  “别说了,我赌!”
作者:yuzhenmo 时间:2016-09-17 19:56:00
  好帖,鉴定完毕,谢谢您了
  
作者:nu3ygt8i 时间:2016-09-17 20:02:00
  参考参考,我认为很好,大家说说
  
作者:放縱滴痞子 时间:2016-09-17 21:23:00
  坏玉出产 必是精品
作者:east0092009 时间:2016-09-18 11:27:00
  我也想了解,谢谢发帖的人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8 13:34:00
  五千两一个番底的麻雀,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打得起的。
  胡八筒和东方四万打了几局,筹码就输光了。
  两人同时表示,不再开牌了。
  而这几局,我又输了几十万。
  看着他们不打,我急了,恨不得跪下来求他们继续打。
  十三幺说道:“不妨老朽来陪几局。”
  那边钟发白一脸不忍的看着我,说:“我也陪几局吧!”
  十三幺道:“难得钟前辈雅兴!”
  我嚷嚷着:“开!快点开!”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8 13:35:00
  我以为钟发白是来帮我的。
  我错了。
  上家西门二索顶张。
  下家钟发白喂牌。
  对家十三幺连碰带杠。
  我连牌都没摸到,西门二索自摸了。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掉入了一个陷阱。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钟发白,他低头看着牌,哼着小曲。
  十三幺谈笑风生。
  西门二索看着我,等着我打出去的牌喊胡。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8 13:35:00
  我想明白了。
  西门二索是十三幺请来的高手,钟发白是十三幺买通的裁决。胡八筒和东方四万是不明就里、被蒙来的陪客。
  十三幺的目的就是要在一个晚上坑光我家公子的家产。而我这个笨蛋,成了十三幺的帮凶!
  我、我、我该怎么办?
  我逃吧?
  可是四周都是他们的人,而且公子在他们手里。

  继续赌吧?
  可是就这样我永远也不可能胡牌啊!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8 13:36:00
  看着盒子里的筹码剩下一千一百多万,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公子最后的这些钱。
  于是我把心一横,喊道:“我要插水!”说完,我把一千万的筹码拍在牌桌上。
  西门二索看着气急败坏的我,撇着嘴角,哼了一声。
  钟发白说:“没有插水数额高于番底百倍以上的规矩。”

  我知道没有。我故意这样做。我就是要耍赖。目的就是让牌局玩不下去。
  我要保着这一千一百多万,还给公子。之后,我死也罢,活也罢。总之,我不能让我家公子变成穷光蛋。
  所以我站起身说:“那就不打了!”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8 13:37:00
  十三幺呵呵笑着:“是没有插水数额高于番底百倍以上的规矩,但规矩是为人所设定的。今日且开这一先河,日后也许就是雀坛一美谈也未可知。钟前辈,您说呢?”
  钟发白略一沉吟:“也有几分道理。那就让你插水吧。”

  我一下子跌坐在座位上。
  胡八筒和东方四万看着我,心里想着:不作死就不会死。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9 16:35:00
  打骰子。
  抓牌。

  我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看着码在面前的麻雀牌。我一动也不动。我不想开牌。
  “到你了。”西门二索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我抓了一张牌。将它平放在右侧的牌旁边。
  抓了两个骰,在牌前面打了点。
  七点.
  我从覆盖着的十三张牌中,数出第七张,翻牌,打出去。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9 16:35:00
  抓牌。
  打骰子。
  翻牌。
  打出去。

  牌桌边的人看着我,心里默念:为何放弃治疗?
  谁都知道我,已经自暴自弃了。

  这局牌仿佛打了一千多年。
  我觉得我应该看牌的时候,牌墩只剩下最后四张牌了。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9 16:36:00
  钟发白抓了最后一墩牌的第一张,沉吟半晌,交换了手中的牌,打了出去。
  十三幺似乎有些不解。他看看牌海,又看看三家的倒牌,西家西门二索,大三元的倒牌。单吊将。
  北家是我,门前清。
  东家钟发白,大四喜的倒牌。单吊将。
  犹犹豫豫的抓了第二张牌,看半天,打了出去。
  西门二索,抓了牌,用力的搓了搓,一脸泄气的打出:“二索。”
  最后一张牌。
  我漫不经心的看着最后一张牌。
  我抓牌。
  我用拇指搓了搓。
  我将最后一张牌盖在最右侧。
  我用双手把十四张牌立了起来。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19 16:36:00
  “海底捞月,北风北,绝张十三幺。八十番。”
作者:dsaasdasd 时间:2016-09-19 17:03:00
  。。。。。。
作者:铁凯子 时间:2016-09-19 18:43:00
  2333333333333333333
作者:shuijingjixuan 时间:2016-09-19 19:32:00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450589968 时间:2016-09-19 23:46:00
  来看一下
作者:wxdjy2008 时间:2016-09-19 23:59:00
  哇塞有才厉害??赞
作者:luhualiang2010 时间:2016-09-20 00:26:00
  我加你了,马上就可以收到了,期待哦
  
作者:风清若沐 时间:2016-09-20 01:07:00
  我已经加你了啊,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动力,马上就到货了,我要开始自己先用
  
作者:TY_Liong 时间:2016-09-20 01:08:00
  给你32个赞,厉害哟
  
作者:ss890512 时间:2016-09-20 01:14:00
  我已经加你了啊,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动力,马上就到货了,我要开始自己先用
  
作者:shodo404 时间:2016-09-20 01:42:00
  我已经加你了啊,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动力,马上就到货了,我要开始自己先用
  
作者:狂乄潮 时间:2016-09-20 01:59:00
  我要好样的,你一定会更加成功的
  
作者:feigoallan 时间:2016-09-20 02:11:00
  一直很羡慕像你这样的人,有目标,有追求
  
作者:shodo404 时间:2016-09-20 03:09:00
  我加你了,马上就可以收到了,期待哦
  
作者:mmmmen 时间:2016-09-20 03:58:00
  好帖
  
作者:笑之 时间:2016-09-20 07:15:00
  看了,感觉不错,谢谢您提供
  
作者:新大都饭店 时间:2016-09-20 08:24:00
  我见过的最好的帖子了,谢谢楼主
  
作者:chai2001 时间:2016-09-20 11:12:00
  还是喜欢看老朋友有深度的文字,呵呵,赞一个,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作者:okay5758520 时间:2016-09-20 11:21:00
  哈哈哈 好故事啊 好故事 麻雀江湖
作者:rehord 时间:2016-09-20 12:26:00
  赞一个
作者:马梓涵 时间:2016-09-20 12:30:00
  马
作者:疯维尼 时间:2016-09-20 12:33:00
  好故事啊 来看看顶一下 不错啊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20 14:04:00
  近百年来,在大牌局上,能够作出十三幺的人不少。但是胡十三幺的人屈指可数。
  十三幺,正名国士无双。
  除非天缘机巧,否则,一眼就被看穿。
  其余三家早就把一色牌打光。比如幺九牌,风牌,字牌。
  所以做十三幺的成功率……几乎不存在。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20 14:04:00
  而做成的只有三个人。
  十三幺的师父。
  十三幺。
  我。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20 14:05:00
  十三幺汗如雨点。
  番底五千两!
  八十番!
  五百一十二倍!

  十三幺突然抬头看着我,眼神几乎崩溃:“你是谁?”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20 14:06:00
  “病公子张绝,专胡绝张。”
  我并没有开口。说话的人是公子,他从里间风度翩翩、神采奕奕地走出来,一点也不像是中毒的人。
  “你胡说!”十三幺的近乎狂乱的指着我,“他哪里像是有病的人?”
  公子说:“他病得相当厉害!总是以为自己是仆人,侍候我这个公子。总是以为自己不会打麻雀。总是以为自己很软弱。总是又哭又笑。他得的是神经病!当然,他的病是间歇性的。有时坏,有时突然好了。比如现在,他胡出了十三幺。”
  公子继续说:“十三年前,你下套诱骗了你的师父高貔虎,以海底捞月,十三幺的番数胜了他,逼死师父,得到十三幺的称号。但你绝对不知,你师父有个少他五十几岁的同门师兄弟:病公子张绝!”
  十三幺握紧着双拳,咬牙切齿的问:“你又是谁?”。
  公子道:“我叫张全,病公子的管家,身体康健,却得天天藏着鸡血,天天假装咳嗽出血,天天被侍候得快要崩溃……”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20 14:07:00
  十三幺额头凸起的筋脉在沉没。
  涨红的脸色在消退。
  脾气在收敛。
  十三幺在恢复理智中。
  十三幺露出冷笑:“你以为我输定了吗?”
  十三幺向后一招手。
  几十个保镖瞬时来到跟前。
  钟发白叹气道:“男人嘛,愿赌服输!我这两亿多的银子,怕是十辈子都还不了了!只能卖身给病公子了!西门弟兄,你还差多少?”
  西门二索:“我也差一些,可能要请人帮忙。”
  西门二索转向窗外:“弟兄们帮忙筹一点。”
  雅间四周的暗布被撤开,数百名兵丁持刀弓剑戟斧钺钩叉伺窗外而立。齐声喊道:“大哥要多少银子?”
  西门二索说:“我问一下哦!”然后转向我:“要多少?”
  我说:“给我买份早点就好了。天都快亮了。”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20 14:07:00
  天已经蒙蒙亮了。
  十三幺的眼前却反倒黑暗了。
  一个他所布的局,却成为了包裹他的网罗。
  我把两亿一千四百八十万的欠条放在十三幺的面前,像之前他把二千零四十八万两欠条摆放在我面前一样。
作者:laishanren 时间:2016-09-20 17:49:00
  没看懂⊙0⊙码住认真看
  
作者:m309983502 时间:2016-09-20 17:53:00
  好故事,谢谢楼主分享
作者:juxife1990 时间:2016-09-20 18:00:00
  有才
作者:wm8316 时间:2016-09-20 20:25:00
  6666666
作者:lufei5277 时间:2016-09-20 20:39:00
  谢谢分享
作者:yancjia 时间:2016-09-20 21:31:00
  好帖哈哈哈
  
作者:longxian98 时间:2016-09-20 21:34:00
  顶起
  
作者:caisi01 时间:2016-09-21 00:16:00
  不玩麻将还看不懂呢233333
作者:凡尘旧事 时间:2016-09-21 04:31:00
  哇哈哈哈!!!!!++++
  
作者:碎雨如烟 时间:2016-09-21 05:57:00
  谢谢了。。。 我很赞成,继续努力吧
  
作者:ac梦 时间:2016-09-21 06:04:00
  好贴阿楼主,代表大家谢谢您
  
作者:月光198l 时间:2016-09-21 06:40:00
  请楼主继续发好贴,支持你
  
作者:小豆和虫子 时间:2016-09-21 06:48:00
  非常酷哦,不顶对不起良心
  
作者:海的柠檬心 时间:2016-09-21 06:49:00
  好多啊,哈哈,谢谢您
  
作者:深色红唇 时间:2016-09-21 08:36:00
  经验之谈,谢谢楼主了,请继续努力
  
楼主坏玉 时间:2016-09-21 12:29:00
  离开宝祥赌坊的第二天,我听说十三幺疯了。
  九月的秋风,刮在脸上隐隐的痛。
  我裹了裹身上的单衣,对嘉禾岛的季候仍然不习惯。
  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是张全。我一直称呼公子的人。
  那时他刚从夜晚的集市回来,伸手递给我一壶酒。
  张全:“西门二索回京复命了,他是御前带刀四品侍卫。”
  我:“我不想知道。”
  张全:“你早已知道?”
  我:“知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张全喝一口酒,无奈的点点头。
  我问:“钟发白呢?”
  张全:“他在你师兄坟前,跪了一夜,哭了一夜。”
  我:“他得叫我师叔。”
  张全笑了。
  他一想到一个花白老头要叫我师叔,他就笑了。
  笑够了,他问我,两亿一千四百八十万两银子怎么要账?
  我:“十三幺是毕门听相爷的私生子,怎么要银子,西门二索会跟他大佬说!抄了他家,银子就有了。话说,这不正是他大佬想要的吗?”
  张全说:“宝祥赌坊怎么处理?”
  我:“交给胡八筒。”
  张全:“哦……”
  我:“把牌子砸了,改成施粥棚。”
  张全笑了:“下一局去什么赌坊?”
  我:“我日前接到了蓟城天风宝局的邀请函。但去之前,我得跑一趟沛县。”
  张全:“去沛县做什么?”
  我:“寻访一位故人之子。”
  张全:“谁?”
  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只听说,他是一个爱吃回锅肉的和尚。”
  (完)
我要评论
作者:wzliushan 时间:2016-09-21 12:32:00
  感觉楼主很高深的样子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