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不舍

楼主:u_96828839 时间:2020-11-21 22:03:42 点击:389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依依不舍
  魏钰清
  我叫依依,我的男友叫不舍。一年前,我与前男友互道珍重,一夜之间,白了少年头。我行尸走肉般过了两年视男人如粪土的生活,终于,在一个知了不停的叫着快来快来的夏日里,我遇见了他----不舍。他穿着花衬衫、破牛仔裤,斜叼着烟,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不良青年。他眯着眼睛,像是从我不屑的表情里读懂了什么,说道,有才华的人,多少都有点古怪。那一刻,我原谅了他,这个考验我审美品位的男人。
  我们都在一所大学教育学院代课,他是那所大学的在读研究生。我问他,你本科时读的什么专业,他说中文系,那你现在呢,体育。由大脑转移到了四肢,我心想,角色转换的够大的,去年还在高声朗读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今年壮士就来举哑铃来了。
   不舍抽烟的样子很叼,一副愤世嫉俗、玩世不恭的模样。我抗议道你干嘛一根烟接着一根的抽,我在旁边成了抽油烟机。他颓废的说:麻醉自己。“怎么了?抽烟有害身体,地球人都知道,身体是堕落的本钱。”“地球人也都知道,女人只爱钱。”我瞪着眼睛反驳道:男人重色,女人好财,这也算是生态平衡。你他妈的被哪个好财的女人骗了,一竹竿打翻一船的人。他痛苦的说,“我前女友天天跟我吵架,嫌我赚钱太少,最后跟着一个秃顶大款跑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我心想,我追求爱情,别人追求金钱,无论是太贪情还是太贪财,都没有好下场啊。
  不舍在成教学院代语文课,我没课时便坐在教室一角洗耳聆听。他上课很有激情,时不时妙语连珠。一天,他看见我来了,微微一笑,说道:“同学们,我们今天来学学怎样夸女人的美。我们可以形容女人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也可以描述上了年纪的女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大家看教室后面就坐着一位资深美女。”那些十八九岁的学生都回头看我,大笑起来。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妈的,老娘还嫩的像只花骨朵,不知道多拉风呢。
  事后,不舍买了瓶酸奶跑过来说:“所谓男人重色,重的是好看的颜色,你老穿着老气横秋的黑色,怎么可能让我们有愉快的联想呢?”“我打算将黑寡妇进行到底。”“我劝你还是做小妖精吧,没事吸吸日月之精华,挫挫男人之锐气,逍遥快活,岂不乐哉?”“我的灵魂早已被以前那个人见人爱的唐僧勾跑了,我现在已经是白骨精了。”“白骨夫人,我打算为你滴血复活,这是今天晚上的电影票,专门为你疗伤量身定做的。”
  我穿了件粉红色的裙子如约而至,粉红色,少女梦幻的颜色。坦率的说,我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某种幻想,他是拯救我的超人吗?
  这是一部英雄救美的美国大片,男主角英俊阳刚,俏女神婀娜曼妙。当这对男女终于沦陷情海,在床上激情澎湃时,我听到了不舍咽口水的声音。他扭过头来看着我,朦胧的光线里我发现他的眼睛泛着绿光,就像一只发情的猫充满了渴望。
  我毫不犹豫的落荒而逃,我想这是个阴谋,这臭小子蠢蠢欲动、图谋不轨。电影再看下去,估计他的咸猪手就该跃跃欲试了。太小看哀家的智慧了,吾岂是轻薄之徒可以亵渎的女人。
  第二天,我毫不客气地盯着他的小眼睛说:“你昨天色迷迷地看着我干啥,居心叵测啊。”“触景生情,身不由己。”“你就不能勤练内功,铸造钢铁长城。”
  “我敢想不敢干,也算是坐怀不乱的真君子。”“我看你是色胆包天的伪君子。”“我是伪而不萎也,”他拉长了音坏坏的说道,又画蛇添足的说,“你听懂了吗?”我脱口而出:“是危而不伟吧,危险,伟大。”
  他眼睛一亮,微笑着说:“我还真有点欣赏你了,有点小机智。”我得意的说,“我小学语文可是前三名。”我们俩哈哈大笑起来。
  一转眼,又到了周末,不舍兴匆匆的跑来找我,“今天是我们认识60天纪念日,我请你吃饭吧。”“等6个月纪念日再请吧。”我心想:饭无好饭,宴无好宴,便宜还是少占为妙。他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我,“你的胆子像米粒一样小,上回电影门就让你怕了,老子当你是木乃伊,视你为空气你就满意了。”我有点不好意思了,盛情难却啊。
  走在去饭馆的路上,不舍大步流星,把我甩在后面,我叫到:“走慢点,我的灵魂都跟不上了。”他回答:“影子跟上就行。”随之,放缓了脚步。到了饭店玻璃大门前,他用力一拽,哧溜进去了。我走到跟前,玻璃门正好关上,差点撞着我的脸。待我怒气冲冲的跟了进去,只见他自顾自地拉开自己的椅子径直坐下来。我只好自力更生挪开椅子落座。“你真有绅士风度啊。”我挖苦道。“绅士通常泡不到美女。”他头也不抬地看着菜单。“美女与野兽的桥段早已经过时了。”我抱怨着。“好吧,天仙妹妹,绅士哥哥请问你要吃什么?”“要吃满汉全席。”“口袋里只有50块大洋,你随便点。”“基围虾一盘,螃蟹六只,武昌鱼一条。看我多为你省钱。”我恶狠狠地说。“好,恭敬不如从命。服务员,来,点餐。”一个妙龄女郎走了过来,明眸皓齿,眉清目秀,不舍很欣赏地看着她,说话都温柔起来。我毫不客气地瞪着他,他鬼鬼的一笑,和服务员暧昧地研究着菜谱。
  当我说的菜端上来时,我惊恐地叫道:“你怎么当真了,我只是信口一说而已。这几样菜不算太贵,但也不便宜,你那骨瘦如柴的钱包要抗议了。”“你姑且一说,我就姑且一点,小公主,你今天是主角,放心享用吧。”听到这些,我很满意,我恶作剧式地想象着他付账单时拉长的马脸,盘算着这顿还是我来请客吧。
  看到色香味俱全的大菜端上桌来,我胃口顿开,立刻抛开淑女的矜持敞开肚子海吃山喝起来。他不解的端详着我的吃相说:“猪八戒和你是什么关系?”我舔舔淌着肥油的嘴说“斯文,斯文能当饭吃吗?”他乐开了,与我哄抢起来。一顿大餐在热烈欢快的节奏中进行。
  其间,他自称要开闸放水去洗手间,我心领神会地想这家伙结账去了,果然革命全凭自觉。饭后,他拉起我的手果断迅速地离开。走到门口,只听见里面有人喊:“哎,小伙子,你等等。”不舍拽着我的手飞跑起来,边跑边说:“跟着我亡命天涯吧。”当我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时,我感到刚吃饱的肚子有些疼痛起来。“你跑什么跑,赶着去投胎啊?”“我们没付钱,别人拿着棍子棒子撵上来怎么办?”“你说什么?你上洗手间不就是结账去了吗?”“那泡尿撒得酣畅淋漓,我口袋里只有50块,囊中羞涩啊。”“你这个地痞流氓,你居然吃霸王餐?”我一跺脚,气急败坏,心想以后真没法见人了。“你刚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样子挺可爱的嘛。”他笑嘻嘻的说道,“你给老娘滚。”我骂道,我们俩不欢而散。
  我又走回饭店,不好意思的对收银员道歉,准备付钱,她诧异地说,刚才不舍已经付过账了呀,一共是312元。“那你们干嘛还在后面追着,要我们等一等啊?”“噢,那是因为我们老板与不舍有项目上的合作,不舍在帮我们老板做广告策划,我们想知道明天星期天他能不能再过来商议一下。”那一刻,我百感交集,这个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成功的耍了我一下,耍得那么帅,那么酷。
  就这样,我们走到了一起。他在我面前从不掩饰,将最真实的一面表现于眼前。挖鼻孔,说粗话,拖着人字拖,扯着花裤衩。我说:“你什么时候能精装修一下,别老像毛坯房一样不加修饰。”他说,最真实的就是最美的,你就欣赏一下毛坯房的朴实美吧。
  我们也无数次的争吵,当我被他气得眼泪直流时,他会故意把我的泪水和鼻涕抹得满脸都是,还会假惺惺的说:“你哭的样子真美。”
  我们一起在晚霞下流连,在星光下歌唱,一起穿情侣装,他说,我做饭不洗碗,我说,我洗碗不做饭。我们互相取笑,他说你真丑,我说你真穷。就这样,我们彼此相伴,从他硕士到博士毕业,过去了五年。
  当七月的烈日奴役着大地,分手的季节来临了。不舍要去远方追寻他的梦想,而我秉持着“父母在,不远游”的理念不愿南下。当我们最后一次拥抱时,我们都落泪了。我说,很高兴你来,不后悔你离开。他说,相聚离开,总有时候,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美女,你笑的时候,很美。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雁丘雁丘 时间:2020-11-22 05:24:33
  为什么这样动人的故事,结局是这样的,这只是一个故事,好遗憾呀!
楼主清子拈花一笑 时间:2020-11-22 08:53:25
  ∴这是我原创的幽默小说,还没有结束,会连载,请继续吴注!
作者:宣纸玉 时间:2020-11-22 23:02:50
  一个女子的才华,最是不经意间就那么出众。可能只有用心才能感受作者内心那纯洁的灵魂。愿如你所愿,得偿所愿。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