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中考会考 看教育

楼主:梅园居士 时间:2020-10-10 16:08:21 点击:69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是一名从教三十多年、且有着二十多年高中考监考经历的教师,期间也曾参与过中考及会考的组织和监督工作。若说平时的教学只是对自己所在学校的教育教学情形有所熟悉的话,那么通过监考则是对全市区学生状况的一种很好的了解途径了。

  以前监考,考场都会发一个学生准考证册子,上面印着学生的照片及信息,监考老师闲余就会把学生信息遮盖,只看照片,猜测这个学生来自于哪里,是城市还是乡村?如果是城市就进一步猜测是来自于哪一所学校,其结果往往是相差无几。

  那时候的学生衣着、肤色和气度大多都是非常鲜明的,很容易进行判断。用现在时兴的一句话就是“你读过的书都写在了你脸上”。再后来,考场里发的是一张学生电子图片签到册,判断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但是仔细回想一下,通过比较还是能够进行分辨的。

  其实,不管判断的结果如何,一些现象的确存在着。这里我就略作一个比对,以资将来有需要的人能够看到。

  一、答题现象

  过去的学生考场上答题的时候,没人抬头乱看,东瞅瞅西望望的很少很少。没人说话,只听见“嗒嗒嗒”的笔尖在桌面上的敲击声和翻阅试卷的哗哗声。即便是一时思维受困,也绝没有嘴里发出恶语的不文明的表现的。学生的思想全部沉浸在知识里,即便是外面大雨滂沱,即便是窗口站着巡视领导,即便是室外热浪滚滚,抑或是汗水湿透了衣衫,但学生们真的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气磅礴。

  现在呢,不少学生面对试卷一脸茫然,仍是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对考场不是心存敬畏,而是当作了一个“过场”,就像是路过一个“路口”一样的随意。现实里路口可以随处,却不知人生里这样的“路口”并不是随处的。

  年轻人的态度,决定着未来社会的状态。我不敢说这句话的对错,但至少会有一定的道理。

  学生,是要以学习为目的的,如果说考场上的“漠然”是态度的话,那么不如说是学生对所学知识的陌生。这种知识的陌生,势必造成未来社会人口总体素质的下滑。这种效应的严重危害,更是不言自明的。前几天,在媒体上看到一个报道,大致内容是对在美国一所学校的中国留学生的考试情况进行了一个比对,发现现在中国留学生的成绩已普遍低于十年前。

  二、书写现象

  过去学生书写只用两种笔,钢笔或圆珠笔。特别是钢笔书写的,很多试卷看着就是一种对书法的享受。字里行间透着一种书卷气、一种文化感,即便是英语的考试,也是行云流水一般,给人一种整体的书写美。若是理科的考试,一张草稿纸是断然不够的,即便是草稿纸也是展示得步步清晰,很有层次。当然 更不用说交白卷或近似于白卷了,这样的情况更是极为罕见,那个时候倘若发现一两张白卷便是教师闲时交谈的话题呢。

  但现在,学生试卷上理科的计算类、思考类或者文科里稍微难一些的问答类题目,便经常会出现空白,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了。学生在考场上,把草稿纸当作画纸涂鸦的亦不是个案。

  还有书写笔的使用,极大的方便了使用者,但也很少能从这样的书写里发现出书法的美来。

  所以,方便里也丢失了些许美的东西。这也应该是一种遗憾。书法本是中国文化传承的根本,却在“快餐”里、“方便”里渐渐要消失变异了。这样的“快捷”真的应该引起社会的重视了,生活里需要“快餐”,但快餐不能成为“文化”的主流,因为它不具备细嚼的品味,更没有传承的价值。好在有一些人已经认识到了这个危害,并开始开办书法课,但要引起社会重视,仍然需要长久时日。

  三、睡觉现象

  过去考场上睡觉的,那是奇葩,现在则是正常。过去是个别的男生,现在女生也是常态。不是监考老师不问,刚发现的时候,监考老师会轻轻地敲击桌面提醒,如果反复睡觉的,监考老师再“打扰”他们,学生就可以投诉老师了。如今监考已不是什么好活。以前,学校会对监考教师进行筛选,能去监考是学校对教师的肯定和奖赏。现在很多教师却不愿意担负这样的任务,所以,上级也就不得不下个文件明确“教师中高考监考是义务”。这样所有人便都逃不掉了。

  不过,这也反映出现在学生的学习质量、学习态度等问题。也有教育中面对“未成年人人权”的保护问题,作为教育的实施者应该怎样引导和保护学生应有的权限以及应该怎样区分学生接受教育的正确训导问题,已成为业界常常议论的话题了。放纵和保护不应该是等同的概念。教育应该有教育人来管理,而不是让媒体告诉我们该怎样去管理。教育应该有自己的法规,而不是按照社会舆论的方向来选择教育的方式。教师考场上提醒学生不能睡觉,反而成为被投诉的理由,这些都不应该成为教育里该有的事情。

  四、交卷现象

  过去,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一人交卷,这是高考,甚至于中考也是这样。那时监考老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总是会等到下课铃的最后一响才向学生宣布停止答题,为的就是给学生争取最多时间。高考、中考中,学生不停地作答,能提前五分钟做完试卷的亦算是好手了。一场试考下来,个个是大汗淋漓,血脉喷张。似凯旋的战士,等临检阅。直到走出考场的瞬间,才会爆发,跟同学进行交流、毫无拘束地进行讨论或抒情。

  现在交卷,一到规定的时间(中考开考一小时;高考离结束半小时)中考一个考场里可以交三分之一;高考,以前提前交卷,几乎没有,现在也是司空见惯。这些提前交卷的人里,做完了题目的几乎不可能,多是未做的,甚而是近似于白卷的。这样的数量也在一届届渐渐地增多,不能不说这是教育的伤疼。

  我们的教育受社会的制约太多,媒体说教育要产业化,于是全国兴起大办教育之风,办职业教育、办专科教育、办三本教育,继之又兴起大办基础教育、高中教育、幼儿教育,囊括了教育层次的各个级别。现在私立教育已经是不少地方教育的主体,公立教育则沦为辅助。办学已经成为财团模式。媒体说教育要“以人为本”,于是教育不敢惩戒、不敢严苛,甚而连严格也不敢了。于是教育中的低分、白卷现象,也就年年攀升,这肯定是教育的痛苦,也是教育的伤悲。做教育的决定不了教育的方式和途径,不做教育的却可以对教育指手画脚。以前也有教师补课,利用课外时间,对落后学生进行“补差补缺”,或者对成绩较好的学生进行辅导,那时候称之为“开小灶”。学生的接受能力总是存在着差异的,“补差补缺”和“开小灶”也是因人而异的灵活教育方式。现在,却也被说成是教师“功利”的一种。诚然,教育里不都是“蜡烛”,也有“白炽灯”,但在教师这个群体里,白炽灯一定是极少的一类人。教育应该是一个奉献行业,而不应该是一个“功利”化的场所。

  五、缺考现象

  过去,缺考几乎是零,除非特殊情况,哪怕是病着也会带病考试,每年都有家长背着送进考场的,说明家长、社会对考试的重视。现在社会对考试的重视度依然很强,但是考场内缺考现象也在逐年增加,不能不说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问题了。学生一部分进了职业学校,一部分走向了社会,而走向社会的肯定是未能正常毕业的群体。这样的一部分学生,谁来监管呢?

  此外,学生带妆、男女比例、佩戴眼镜等等现象都在标示着我们教育的变化。

  学生,是教育的主体,但不是教育的全部。教育,过多地站在了保护的角度,就忽视了对学生独立人格和意志力的培养。

  教育应该有一个永远不能变更的方向,这个方向是从中国传统文化里提取出来的根本,可以有旁枝的生长,但不能扭曲主干;教育应该按照教育的规律做事,而不应该过多的接受外部的干扰;教育还应该是干净的,尤其是作为教育主体的施教者,更应该是纯洁的人,当然教育的干净还应该包括教育的环境。就像一个大园子,园丁专心于花草,施肥、浇水、掐枝打叉,而不是浇着水呢被喊去劈柴,不是打着杈呢被喊去接待。园丁不能专注于管理,花草何能生长得美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梅园居士 时间:2020-10-23 14:29:51
  顶
作者:寂寞剑客迷 时间:2020-10-25 21:29:01
  写的很好,我是上班了12年,除了带毕业班的那几年,几乎年年都监考,看了你写的,很有感触,现在的学生确实没有之前的爱学习,也没有以前的学生懂事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