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子成龙 文冠当庭 文官入院 金榜题名

楼主:马成福 时间:2020-02-10 13:06:08 点击:22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马成福

  早在12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开始认识文冠果。

  昔唐德宗(公元780年~805年在位)幸奉天,民献是果,遂官其人,故名。”后来,文官都按照文冠果开花的次序穿袍,以此区分官阶的大小。这就是“文官果”之名的来历。

  宋高宗(公元1127年)时,胡仔篡集的《笤奚渔隐丛》后集,卷第三十五记载:上痒录云“贡士举院,其地栖广勇故营也,有文冠花一株,花初开白,次绿次绯次紫,故名文冠花。花枯经年,及更为举院,花再生。今栏槛当庭,尤为茂盛。”由此得知,文冠果在宋朝时叫文冠花,当时的文官,首穿白袍,次着绿袍,再穿红袍,最大的官才穿紫袍。

  自宋代开始,文官花作为祥瑞树种在文人士大夫家中广泛种植观赏,“文官当庭,金榜题名”一时成为风靡京都的吉祥树。受到文人学者的喜爱,留下诸多诗词赞誉文冠果。宋代慕容彦逢《贡院即事》诗,题下原注:“自崇宁癸未(二年,1103)叨备从班,距今十有四年间,五知贡举。文官花在试厅前。”诗曰:“文官花畔揖群英,紫案香焚晓雾轻。十四年间五知举,粉牌时拂旧题名。”他所歌咏的,当即崇宁时“特起”的礼部贡院,文冠果在试厅前。文冠果作为贡院特有吉祥植物受到文人学子的喜爱。

  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在《水龙吟·寄题京口范南伯家文官花》曰:花先白次绿、次绯、次紫、唐会要载学士院有之。词曰:倚栏看碧成朱,等闲褪了香袍粉。上林高选,匆匆又换,紫云衣润。几许春风,朝薰暮染,为花忙损。笑旧家桃李,东涂西抹,有多少、凄凉恨。//拟倩流莺说与,忆容华、易消难整。人间得意,千红百紫,转头春尽。白发怜君,儒冠曾误,平生官冷。算风流未减,年年醉里,把花枝问。

  译文:身倚栏杆,看碧绿的山色转为丹红,在悠然之间就褪却了香袍的脂粉而成熟起来。上林苑选美一样选上的,忙匆匆的又换掉了由紫云润色的衣裳。枉费了多少个春天啊,从早到晚的又是薰又是染,花儿都为此凋零了。可笑那些庸常的桃花李花,尽管乱涂乱抹地打扮自己,最后还是留下无限的凄凉。且与那些流莺说去吧,切记世间的荣华与富贵,最容易消散而难以保全完整。人世间的得意,就像那自然界的花儿,尽管也有千红百紫的时候,可是转眼之间就到了尽头。白头老人的时候回想平生,是年轻时的少年意气耽误了自己,官场冷酷与无情。如果风流的禀性还没有磨灭,那么就尽情地欢娱在酒中吧,要问人生的意义,那就去看那一年又一年的花枝吧。

  故宫的树很少,但在宁寿宫养性门外有一块园林石,石头之后有一株文冠果,是整个紫禁城中,也是以前老北京非常罕见的一种树,它又叫文官果。

  康熙皇帝为了让皇太后颐养天年,于康熙二十二年建造了宁寿宫,后花五年时间扩建成如今的格局。那么为什么在戒备森严的宫中栽植文冠果呢?

  皇家向来是个引领潮流的所在,于是故宫选择文冠果更加符合祥瑞了,皇帝是真龙天子,皇太后栽植文冠果在园中,正迎合了“望子成龙,文冠当庭。”于是文冠果在美好的寓意下,一代代呵护下成长,这就是今天故宫绝无仅有的这棵文冠果。

  北京八大处的大悲寺始建于元代,原名隐寂寺。寺内有两棵古老的文冠果,康熙皇帝降香时,见其有感而发,御笔写下“大悲寺”,寓文冠果为普度众生之树,大悲之树。寺内文和尚常在树旁读经作诗,每当他围着文冠果树转圈后,就激发创作灵感写出好诗词。

  文冠果象征着官运亨通。在古代,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们,在应试完等待发榜时,考生们就会涌到京城西山八大处的四处大悲寺两棵文冠果下,借着“文官果”的喻意,在这树下吟诗作画,并祈求文官果能给他们带来好运。山东莱芜刘庄曾经有一棵古文冠果树,传说是清代的一个县老爷从北方带来的。县老爷认为,文冠果有保佑文官官运长久的作用。

  座落在北京宣武门外教子胡同内的法源寺,是北京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名刹之一。该寺始建于唐代,蜚声中外,名闻遐迩,至今国内外佛教徒和各界人土,络绎不绝地前来参拜访问。鼓楼前有一株文冠果,在清乾隆年间已成高树,当在300年以上,至今仍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历代文人墨客都感慨系之,留下了不少寓言深远,脍灸人口的诗篇。只可惜,这样的百年大树上,仅仅挂了三五个果子,让我们感到非常遗憾,此可见文冠果“千花一果”的特性了。

  清代有名诗画家,“扬州八怪”之一的罗聘为之诗云:“首夏入香刹,奇葩仔细看。僧原期得‘果’,花亦爱名‘官’。朵朵红丝贯,茎茎碎玉攒。折来堪着句,归向胆瓶看。”此诗为时人赞赏,刻留石碑上,和另外七首诗并名《法源寺八咏》

  清初大诗人吴伟业(梅村),也为这株文冠果题诗:“近世谁来尚,何因擅此名?小心冰骨细,虚体绿袍轻。味以经尝淡,香从入手清。时珍夸罪口,肴核太纵横。”

  民间流传:“闻到文官果,当官不用悉:摸到文官果,升官在眼前:吃到文官果,当官一辈子”。在晋北,文冠果具有某种象征意义,当地人取其谐音,称之为“文官果”。农户喜欢把文冠果栽在土窑洞的脑畔上,成熟的文冠果落下来,他们会说:“文曲星降临了”,“文官入院了”。

  我自2000年写作《流血的石羊河》开始研发文冠果,并写下了如下诗作,现奉献给大家,愿与热爱文冠果的朋友们共勉。

  我是棵孤独的文冠果

  我是棵孤独的树

  千百年来都在默默忍受着

  干旱贫瘠的煎熬

  冰刀霜剑的刺割

  我欣赏肥田沃野的庄稼

  花红柳绿的风景


  然而我毕竟是树

  伟岸挺拔的树

  我的家在广袤的北国

  我纵横的天地是戈壁荒原

  但我毕竟只是一颗种子

  更需要阳光雨露的滋润


  从来就不曾拥有

  何必还要在乎失意

  我只愿无私地奉献

  这样才会变得富有

  我愿遍撒文冠果种子

  再造山川秀美大西北

  马成福与他培育的高产文冠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