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旧事

楼主:午后斜阳1987 时间:2008-04-27 14:12:32 点击:134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朱丫,是我在叔叔店里认识的女孩。她是给叔叔打工的,性格很开朗,口无遮拦,做事情爽快地一塌糊涂。我们很谈的来,仅仅两天时间我们就成了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并且住到了一起。
  
  临近春节时,哥哥的茶庄需要人帮忙,我就过去了。白天分开,晚上相聚,睡觉前,我们都会把当天的的见闻讲述给彼此,睡梦中依稀荡漾着彼此的笑声。
  
  一天晚上,我抱着枕头,趴在床上打游戏。她也凑了过来,缓缓地说:“明天我就回家了。”我没有吃惊,分开是迟早的事情,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不过半真半假地问了一句“这么快?”她没有回答。在是淡淡地说,家里给她介绍了对象,要回家一趟看看。“长得怎么样啊?”“我也不知道!”“不想再多玩两年了?”“我和你不一样,当初挑挑捡捡耽误了这么多年,不能再拖了,其实只要对方能够说得过去就成!”随后,她也趴了下来,把脸架在胳膊上。神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其实,许多女人的生命就是等待,等待一个男人来爱她,等待下一次相遇、约会,那么执着地等,许多光阴在等待中流失。
  
  我瞧了她一眼,继续玩游戏,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还可以做什么事情。
  
  “我喜欢蔡俊的!”她缓缓地说。“你也喜欢——”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纠正“人家有老婆哎!”她似乎没有注意,继续说:“今天晚上本来以为他会来的——”神色有些失落。
  
  “噢,五叔不是去绍兴了吗?他让他帮忙接我的。当时,他去的时候还有几个顾客,他就给帮忙了。”“你是说他给你帮忙的?对吗?”她突然坐起来,抓住我的胳膊。“就是包装茶叶之类的琐碎小活罢了。”我抽出她手中的胳膊,继续玩游戏。
  
  她沉默了,不再说话,空气中只有游戏的声响和彼此的心跳。
  
  她离开那天,我没有去茶庄。
  
  我们逛了几个超市和些服装店。
  
  “男人,都是一样的。别指望从中能够挑出一个好人,一切都只是徒劳。其实,只要对你好就成了,其他无所谓!”
  
  我只是笑,不曾回答。
  
  给顾客介绍、称取、收钱,一连串琐碎而机械的动作,台起头来,蓦然发现门外的车和车内的人。
  
  茶庄面对西湖,冰波荡漾,化开冰冻的湖面上飘荡着游船数点,后背倚靠着隐隐青山,积雪初融。难得的一个雪后晴天。
  
  他从车中下来。
  
  透过玻璃门,看到阳光中的他,和他身后的阳光,总觉得此时此刻应该暗示些什么,但究竟是什么,我始终没能想象的出。
  
  他白润的肌肤似微冷的水意。我想到了光泽圆润的青花瓷,犹似未曾谱写完精美的曲子。如此一个精美的男人如何让她不动心,还有那个渺茫在画中的女子?一阵风过,抖落了树棱上的积雪;荡过他的衣衫;略过他的发丝眉间。
  
  回去的途中,他不断地介绍沿途所经过的环境,他对整个城市了如指掌。他是生意人,有着生意人独有的灵敏和睿智。可是这些与他奶油小生的面容一点也不靠谱。城市的黑夜没有星星,更找不到月亮。只有闪耀的路灯和川流不息的庞大车群,从黑暗中急驰而来,又飞速钻如黑暗之中。
  
  可以有黑暗,但不可以太贪婪。
  
  黑暗中,我想起了朱丫,今生或许是见不到了吧,当然还有面前的他。
  
  为什么女人喜欢的东西,总和伤痛有关!
  
  
  
原文作者所属博客:午后斜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雪天妖精 时间:2008-04-27 17:10:00
  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