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缘起

楼主:兔乖 时间:2008-07-16 14:24:23 点击:1855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顾小乔和程羽结婚已经五年了,在外人看来,小日子过得比周围很多人都强。
  
    顾小乔家里有点门路,大学毕业后,就到了现在这个中型内陆城市里唯一的医科大学里当老师,每周只上两次课,月收入近2千。程羽在一家药厂做市场推广,月收入也3、4千元。这样的收入在他们这个人均月收入800元,平均房价每平只有2千多的城市里,也算得上丰厚了。而且他们还已经拥有了两套房子,一套是顾小乔单位里分的福利房,一套是程羽父母给他准备的婚房,虽然都只有60多平米,但他俩这辈子的生活是有保障了。
  
    然而顾小乔并不觉得快乐或幸福,其中的原因其实简单,就是因为她和程羽的婚姻并不是建立在慎重的经过考虑或考验的感情基础上。——注意哦,不是爱情,要婚姻幸福的话,感情有时候其实也不必达到那样的高度。在遇到程羽之前,顾小乔谈过一次恋爱,那次恋爱虽也并不如意,却好在无疾而终。因为不圆满,所以让人回味
  
    顾小乔的初恋自然也像许多人的初恋一样,发生在大学里。笼统想来,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凡上过几年大学的人,谁不谈谈恋爱?或者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爱情与众不同,最是纯情别致、天长地久。但一到了毕业分配,现实摆在面前的时候,能经得住考验的就不知道还能剩下几个。
  
    顾小乔的爱情也许是与众不同,区别却不在与如何天翻地覆,而在于那个男生从一开始就表现的若即若离。那男生虽然没有别的女朋友,却也没有给过顾小乔什么承诺。温柔体贴他是做得到的,可惜并不能长久。他对顾小乔倒是尊重体谅,但却没有谈恋爱的人应有的热切。顾小乔为了这个深感辛酸。
  
    女孩子么,不管是为了虚荣还是为了占有,自然希望能得到一份明明白白的所有权证明,可是无论她怎样为他读书上进,为他熬药写诗送花,对他剖肝沥胆,他也不该其常。为此,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顾小乔在宿舍里也曾无声饮泣,为的是如此的付出竟得不到回报,为的是以爱竟换不回爱来,她不愿意相信这个真理!
  
    闺蜜路小雨哂笑她:“你何必?他根本配不上你。”
  
    可顾小乔不改初衷。
  
    毕业后,顾小乔和那男生两个人各栖良木,虽没有断了书信,但也没什么实质性突破。冬去春来,望见校园里繁花锦簇,人影成双,春意盎然,顾小乔不由心中暗叹:“难道真叫我这如花的青春,虚耗于这似水的流年?”
  
    女孩子的青春不像男孩子的那样经得起岁月折腾,俗话说的好:“十八无丑女”,自然有肌肤的滑润,青春的光泽来弥补眉眼的不足。过了好时候,就难免被上“人老珠黄”、“徐娘半老”的名声。
  
    谁吃肉不捡嫩的?喝茶不捡新的?赏花不看鲜的?爱女人不爱年轻的?!
  
    她顾小乔如果为这个男子等上十年,结果会怎样?
  
    哼哼,那男子会不会因为感动而爱是说不准的,敢肯定的是——顾小乔肯定老了。
  
    顾小乔现在已经不想让别人只是出于感动而爱自己,也不愿意把青春的娇美容颜和鲜嫩的身体付给走虫飞灰,所以她决定:昨日之日不可留,立刻开始新生。同时她还有点酸溜溜地想:“那个人知道这件事后,或许还会想起来我的好处”。
  
    究其实,顾小乔心里知道,虽然她脑子里并不明白:那个人也并不是她真正要爱的人。她曾经的不舍有几分是出于得不到,有几分是出于已习惯,还有更大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更好的。
  
    趋利避害,若论及这个,人的潜意识实在远比人的头脑要聪明得多。
  
    程羽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原文作者所属博客:一个女人的荒唐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兔乖 时间:2008-07-16 14:27:00
  第二章 其实是个误会
  兔乖
  
  
    顾小乔和程羽的相遇其实是个误会。
  
    顾小乔有位姓郝的同事,她儿子正在医科大学旁一所重点小学读书,因为儿子读书的事,这位郝老师和儿子的班主任有所来往,那位班主任觉得医科大学女生很多,便托郝老师给自己年近三十尚无伴侣的儿子介绍个对象,这个儿子就是程羽。
  
    恰恰郝老师正好有个关系亲密的学生刚刚毕业,独自一人在省城打工,做的是医药代表,和程羽是同行,她觉得不妨给他俩沟通一下,便约好两人来办公室见面。
  
    程羽来的那天,还没有走入办公室,就在门口遇到下了课要回办公室的顾小乔。
  
    程羽两只眼睛瞬间爆发出炽烈光芒。
  
    女人特有的敏感让顾小乔一下子意识到:这个男人对自己很有意思。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有了对比,才能看出区别。程羽眼里的光芒是顾小乔在那位大学恋人的眼里从未看到过的。
  
    两人走进办公室后,程羽殷勤致意,嘘寒问暖,郝老师看出端倪,自然起身找借口去阻拦住原先定好的那位学生,给程羽留下发挥的空间。
  
    顾小乔虽然看出程羽有意,但开始也并不太留心,她认为世上的男子大多俗人,心里只有“吃穿”二字,开口后不外:“你多大了?学什么的?平常喜欢干点什么呀?”等等老套话题。却不料程羽偏能跳出窠臼,立意新颖,说出一番使她意外的话来。
  
    程羽之所以能说出让顾小乔意外的话不是因为他聪明,而是因为他紧张。和顾小乔的相遇也太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他以前从来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个命,能遇到有顾小乔这般人才的女子。
  
    程羽的父母都出身农村,在他们18、9岁才通过招工或考学来到省城,多少年周转下来,程母做了小学老师,程父做了中学老师。二人育有二子一女,前两个都是男孩,程羽是家中老二。
  
    老大程化从小不知为什么个子矮小,成年后也不足1.5米,一直被父母当作残疾人看待,程羽因此觉得自己应担负起实际的长子的责任。无奈程羽头脑并不聪敏,自小虽然还算用功,学习成绩却总上不去,三番四次努力,最后也只磕磕绊绊读了个自考医专。自考班里的学生虽然也有类似程羽愿意苦读的,但更多的还是家里非富即贵,搞不明白父母为何非要自己来读书的少爷公子们。
  
    看看他们,比比自己,程羽就不由得非常自卑。他认为像自己这样的人,没什么浪漫的资格,但他还是有梦想,希望自己未来的伴侣首先长得漂亮,谈吐得体,让自己面上有光,其次最好挣钱也比较多,可以分解自己的负担。“人生不外是吃饭穿衣生孩子,再有就是努力过得比别人好一些”,程羽就是这样想的。
  
    没想到能遇到顾小乔。
  
    程羽甫一见顾小乔,只觉得此女子有如天仙化人,她不施脂粉,眉目清丽,气质洒脱,婷婷袅袅沿着幽暗的走廊走来,满走廊里仿佛都被照亮,她开口向他说话,只听得语声清丽婉转,词语轻响,仿佛碎玉明珠跳跃溪。程羽心上什么厚厚的东西“噼啪”一下就裂了,嫩绿的新芽拱出了头。顾小乔说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见,莫名其妙只知道跟着她走进屋内。
  
    “这是个只有书本里或电影上才会有的人”,程羽想,他也遇到过不少女人,不论是打过交道的医生护士,有过来往的各家医药代表,上学时同窗的小姐丫鬟,那些纯朴的、精明的、妖艳的各色女子都不如眼前这一个,他不由自主想得到她。
  
    程羽并没有怎么认真谈过恋爱,真正动了心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幸而在人才市场找工作的经验和为做医药代表曾受过的培训在指挥中枢---大脑----遇到紧急情况后开始自动运行,于是他没有像普通人那样从对方简况问起,而是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自己的经历,推销自己的优点,恨不能把自己所有的长处都放大100倍来诱惑对方。
  
    以下就是程羽谈话的节选。
  
  
楼主兔乖 时间:2008-07-16 14:29:00
  第三章 迷住人的自我介绍
  兔乖
  
  
    “我是一个有追求有理想的人,我对人生的理解就是不断完善自我,不断挑战自我,攀登高峰。”
  
    “我从中学时代起就勤工俭学,曾经参与过学生宿舍的管理工作(书者按:其实是给学生宿舍看大门),曾经为了实践中医技能进行了按摩推拿等社会实践(书者按:经过调查具体是在一所洗浴中心做按摩工),此外还承包过某所学校的清洁工作(书者按:后来证实不过是给他妈妈的班级扫扫地)。”
  
    “大学毕业后家里希望我能开一个个体诊所,可是这不符合我的理想与追求(书者按:其实是暂时筹措不到资金,以及无法通过审批),于是我不顾家人反对,独自去北京闯荡。”
  
    “在北京我经历了一段艰苦的生活(书者按:这倒是真的,哪个北漂不是这样过来的)。我母亲只给了我两千元钱(书者按:从中学就一直勤工俭学的孩子到了大学毕业都没有一点儿积蓄,还向家里拿钱,有点脑子的人就该看出这人没有他自己吹得那么玄),我好不容易租到一间平房,月租金600元,要交三个月的钱,我就只剩二百元吃饭了。我当时还没找到工作,每天就只吃一个馒头…….,后来饿得受不了了,向家里要钱,我妈很生气,在电话里骂我:“老子挣的钱不是让你造的,还不到三个月就花了两千?”她摔了电话,但是我依然没有失去打拼的勇气”。
  
    “公司里很重视我,委我重任,但还没有安排宿舍,我每天带着两个手下从通县骑好几个小时的自行车到朝阳做工作(正好顾小乔没去过北京,对地理无甚概念),后来累得尿血,但终于被调到市里。”
  
    “经过努力,我开创出了一番局面,公司营业额达到….,我被提拔成地区经理,去年被派回来开拓咱们这儿的市场,我负责推销的品种主要是低分子肝素钠,现在它的销量已经是全华北第一!”
  
    “我还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我喜欢文学(书者按:这年头身不认识几个字?只要有空能看两本书的都敢这么说),曾经背诵过莎士比亚全集(书者按:还是很诚实,忽然想背背哪本书,是人都有过这种兴致;最后背没背下来就是另一说了),“啊,生存还是死去?!”
  
    程羽滔滔不绝地演讲到这里,紧张稍微好了一点儿,他偷眼看看顾小乔,她正在微笑,眼神中充满了鼓励和欣赏,他这下放了心,把刚才一直固定在顾小乔所坐的椅子背上的目光转移到顾小乔的脸上来,心里不由又赞叹一句:“啊,她是多么脱俗清丽!”
  
    程羽并不知道自己自己的高谈阔论已经歪打正着的扣动了顾小乔的心弦,他如果能看到顾小乔现在的心思,一定会心花怒放!
  
    原来顾小乔以前遇到的只是校园里普普通通的男孩子,那些男生常做的是在宿舍里睡睡觉,在操场上打打球,在一起喝喝酒吃吃饭,到外面去旅旅游,考试前抓紧看看书;从没有哪个有程羽这样曲折、复杂的经历,和他所宣称的这样的人生追求。
  
    程羽基于事实的夸张让顾小乔觉得这个人是那样优秀!他不但勤奋、刻苦、有理想、敢实践,而且还对文学有这样的热情!
  
    “他居然还会背莎士比亚,真了不起,比我还强!小时候学到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GCZY接班人就是这样的吧?”,顾小乔边想着,边觉得程羽的形象慢慢高大光辉起来,原本1米70的身高缓缓向穆铁柱看齐(那个时候姚明兄弟尚未世界知名,顾小乔那篮球白痴的水平还对他无从了解),普普通通的相貌也渐追汤姆克鲁斯。顾小乔对他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对别的男子产生过的敬佩之情。
  
    可顾小乔怎么会知道程羽的心理活动,哪里想得到,程羽所说的一切都只是带有艺术性的夸张呢!顾小乔这个蠢蛋,因为自己老实,所以没有想到别人竟会不老实,她并不知道男人这种生物,是很有夸张和讲故事的天赋的。或者也可以说,欺骗了顾小乔的不是程羽,而是顾小乔自己臆造出来的假象,——就像隆美尔在北非,放着许多真实的情报不肯采信,唯独相信符合自己愿望的那一份,他相信有段路径并非软沙,而是适合他机械化部队通过的硬地,从而导致车损兵折,注定了德国在北非沙漠的败绩。
  
    因为顾小乔潜意识里一直期望遇到程羽描述的这样一个人,在程羽描述出来后,她就不经分辨的相信了。
  
    “你相信,是因为你愿意相信”,心理学的描述果然不错。
  
  
楼主兔乖 时间:2008-07-16 14:40:00
  怎么这个帖子不能编辑和删除的吗?
作者:雪天妖精 时间:2008-07-18 23:23:00
  好帖子
  要修改什么地方告诉我一声,我帮嫩修改~:))
楼主兔乖 时间:2008-07-20 21:32:00
  谢谢楼上的姐姐或妹妹~
  我觉得好像放在这儿不合适,已经移到舞文弄墨里去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