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怀想

楼主:兔豆儿 时间:2008-08-28 10:50:31 点击:1773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个季节,在杭州或许还是酷暑,而长春已渐入秋境。
    虽然白天仍有暑气,却已不再逼人灼热,入夜后,宁静之中早已有了凉如水的月光和清风。
    时光在这座东北的城市里是缓慢的,以极其缓慢的节拍在向前行进着。
    明朗的秋阳里,天是湛蓝的,轻盈的浮云凝固在高远的天空,白色永远是天空最美的点缀。
    空气是干燥而清新的,如透明水晶般的纯净。
    时常于闲暇之际仰望天空,这高远的天幕总是教我想起杭州的秋,带一丝燥热却温润的秋天,有荷花在西湖里恣意绽放着自己的妖冶身姿,大片大片的红色荷花艳丽得教人心旌摇曳,沉浸在无边旖旎
    北山路,总是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景,四季变换中常常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记事起便固执的爱着这条路,幽静而热闹。曲折绵延的路两头,一边连着闹市,一边连着清幽的山林,更有路边的无尽湖光山色,人行其间如入画中。
    湖中三岛林木葱郁,画舫缓行穿梭,更有小船慢摇橹。路两边的悬铃木低垂枝条,将阳光割成斑驳的细碎陆离,跳跃着洒在每个路人身上,明晃晃的光斑总教人忍不住抬头仰望,透过挂着小毛球的叶片,天空愈发明亮得令人向往。
    初秋伊始,悬铃木努力举向天空的枝条间便有了细碎的金黄晕染叶脉之间,待到北山路北侧玛瑙寺前桂子飘香时,路两边悬铃木的明黄便生动起来,渲染得天空格外明朗,阳光也异于寻常的明媚起来了。
    一个人,在湖边咖啡馆,陷在宽大柔软的沙发里,透过落地玻璃看风景,想心事。纷至踏来的往往是无边的静默,心事没了,感叹没了,只有纯粹的静默。
    心底是静谧安详的,眼前种种恍如隔世。
    
    清晨,路上行色匆匆的人流自西向东,由幽静处涌向热闹的市中心。待晚间,这股人潮又自东向西没于葛岭、灵峰、茅家埠、三台山、天竺山等群山之中,在幽僻之处生起俗世烟火,开始寻常百姓的五谷生活。
    时常在晚霞铺满天幕时,一个人缓缓行于西山路。
    如果说北山路的风景是人间烟火般世俗而精致飘逸的白蛇传场景,那么西山路是带着遗世的孤伶和清冷性子的苏小小。
    西山路两侧已难得一见湖水,偶一瞥之也仅是林木掩映的空濛水色,如未完成的画一般支离,却能管窥着想象完整的美好形态。
    若是秋天的薄暮里起了一丝微凉的雾气,西山路的静美便是带着幽凉的诡谲,路侧山林间传来的白鹭鸣叫,间或在人不注意之际从头掠过,扑啦啦的振翅声在雾色里让人的心莫名惊跳。
    西山路上白鹭大量聚集之处,便是盖叫天之墓,这完美演绎武松打虎折子的一代大师,被人冠以“江南活武松”之名,和西泠桥畔后人新建的武松冢遥遥相对。
    新建的武松冢只为博一个虚无的名声,空占了湖边的好风光,只为了给游人一些叹息罢了。而隐于山林的“江南活武松”墓却是货真价实的盖叫天长眠之所,好风光匿起了一个真汉子的灵魂。每每漫步于此总会感叹,叹息那个令人疯狂扼腕的十年间,铸就了太多难以挽回的痛惜。
    
    而今,只能在东北辽阔的山水间遥望故乡,入梦的却从来不是如烟似画的西子湖。或许心里要盛装的太多,已容不下对故土的怀念。
    东北的城市有着最纯朴的本质。少见高楼大厦,住所外墙亦无太多粉饰,有些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房子甚至仍是红砖墙,夹杂其间的一些老房子却色彩浓重,红艳艳的外墙,黑沉的人字顶,檐下有着江南少见的装饰,斑斓着却没有岁月的痕迹,仿佛上世纪初至今一直是这般形容艳丽。
    每次坐车从这一区前往市中心,总是能看到沿途的这些古朴艳丽的建筑,心便一动,会想起某位朋友总是在意一些建筑的细节,心内便记下,寻个懒散闲日扛相机来拍些墙体檐角的细部装饰,却常无法寻得一丝空暇。
    忙碌着一些不知所谓的忙碌,日子便流水般淌过。
    流年渐逝,留在心头的时常是一些细小的无奈或是惘然。
    倒想起一句话来:只是当时已惘然。
    是的,时空停留的瞬间,当下的心总是看不透当下的事和人,于是过后看清了,明了了,顿觉之前的惘然让人与机遇擦肩。
    千丝万缕间种种擦肩,常令人在过后扼腕叹息。
    
    窗外带着凉意的轻风透过帘幔拂上我的长发。秋天里,微凉的风吹起的发丝竟让人莫名感喟。
    我不是一个记忆力良好的人,总是在岁月前行间忘却一些重要或不重要的事情,甚至会忘却他人带给我的伤害,能记住的时常是美好的片段。
    这样的人生或许不完满,但却快乐。
    此刻,想起了青葱岁月里那些最美好的时光。西湖边漫坡的山花烂漫着,林木掩映里是一群漫步着的少年,抱着植物学穿梭在一些未知的物种间,直至最后将每一种植物的特性都深印脑海,甚至于十多年后仍会不经意的想起,植物园内某处有一株树冠繁茂的高大枫香树。紧挨着它的是一株鹅掌楸,如汉服般形状的叶片在深秋时节随风飘零。
    灵隐路上,从白乐桥至灵隐寺的那条小径上,暮秋时铺天盖地翻飞着金黄的银杏落叶,如蝶起舞,而想起这一幕时,总会不争气的想起当时经过树下的我,脚上打着石膏,胳臂底下架着拐杖,身边有聚着许多的同学,替我拿书包的,扶着我的……
    还记得当时,阮胖子不止一次的自告奋勇:豆儿,我来背你吧!
    高两级的学长们也因着拐杖而对我格外照顾,放学回家的车上,总是会有那样一个座位是给我预留的,并有着种种理由让我无法推却。
    时值今日,我那些可爱的同学诚挚的笑脸仍在我面前清晰浮现。
    唯心存感激,感激那些在我年少困顿时一直不离不弃陪在身边的朋友们。
    
    
    
  
原文作者所属博客:携壶藉草亦天真·兔豆儿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睫毛弯弯 时间:2008-08-29 01:16:00
  :)))
作者:雪天妖精 时间:2008-08-29 11:12:00
  小妞心思就是细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