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流水茶事(三)

楼主:左民山人 时间:2018-11-02 22:27:01 点击:67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三、己丑茶事

  前些天,接到吴本清先生的电话,问喝过“阳岭云片”无?自然是没有的,也自然想早些喝过的。一年茶事,如此收官,这一年真不平淡。崇义阳岭,向来出好茶,以炒青为主,其色清绿,其香重,其味猛,很具赣南茶的特色。我曾在阳岭山南住过近二年,看阳岭云生云灭,而云片,则从未听说。三泡过后,我说,茶形虽新,茶味仍是,选材精到,茶品则高。

  在传统茶叶产区,从选材入手,做精品茶、新品茶的,似乎是近年来的一种风气。清明后,到宁都琳池茶场,看看那百十亩茶园,看看采茶人,同去的摄影师拍了不少好片子。而我,则喝了不少新茶,归来记“饮白茶、绿茶、手工茶,皆为新制,不敢多喝。”独自的茶园走走。我在阳岭看云的日子,不少同学在琳池听雨,屈指已是三十八年旧事了。琳池再北,是广昌,有广昌共大,有个杜老师,曾在一个尼姑庵里买下四块钱一斤的春茶。四块钱,是那时一个月的伙食费,凭这点豪气,我想起他的时候,就不得不客观起来。杜老师,天堂的新茶涨价了吗?

  农历五月,上宁都莲花山。是青莲古寺大雄宝殿奠基,同朋友一道前来礼佛。上世纪末,每到暑期,都会在寺里住几天,养身养心。藏经楼后,有甘露树,树下,一眼甘泉,介于中泠锡惠之间。“好几年没来了吧?”“快十年了,人生就像一个暑假。”突然记起某个台词,让朋友去崇拜吧!莲花山归来,朋友送了二盒“韶琳顶峰”,毛峰一类,品质上乘。韶,是东韶,琳,即琳池,都是宁都地名。这里有山名琳华,是宁都第一高峰,年初计划说来登山的,看来只好等来年了。这一年,太多的计划没有落实,快得像暑假的某天。

  七月,康师傅游历安徽,送我一罐“猴魁”,并附带一些快乐的故事。无以为谢,回馈一点关于“猴魁”的传说,“知识”我是足够的。

  七月八月,亲自往安徽跑了二趟。皖南山区,路边多是茶园,配以云山岭树,竹林溪涧,非常入画。宣州郎溪,有天子湖,天子好水,不可不游。岸边,朋友们端着杯“天子野茶”,看我浪里黄条。此茶甚好。郎溪有一个极大的茶场,此地宜茶。天子野茶,出自朋友自己的茶园,生态茶。为了保证茶的生态品质,他还劝周边茶农也不要用农药化肥,防止交叉感染。听其他人说,他每年给周边的茶园补贴一些钱,让邻居茶农不吃亏。先富带后富,其实一切付出,都会有回报,就看是以什么形式罢。离开天子湖时,他送我二提“天子野茶”。提着“天子野茶”,由南京而南昌,分赠各路豪杰。雨露均沾,是从曾教授处学来的,此公有东方朔之才,好饮谷雨前之茶,送我一罐“御六”,是上品六安瓜片,留到过年开封吧。

  秋日漂流时,带两包“旭茗碧剑”,上岸找个小茶馆,临风品茗,“开常委会也不去”。其实,说这话的人,也是没常委会可开的,如有,恐怕也不在乎这茶这风。只是这茶,确实不错。旭茗碧剑,“屏山炒青”的升级版,交通方便了,喝蜀茶也不算难事。

  冬夜,朋友来电,说到左庄喝茶,问我有什么好茶。我说,该有的都有!他来,从包里取出 “银骏梅”,问喝过没有。答曰没有。此共是近几年开发的新品种,属大红袍一类。话说某个业外人士,看岩茶多是二三叶,就问,能不能像绿茶一样,选些芽来做。听者有心,当年试验,果然不错。第二年就批量生产,第三年就打开市场。纯芽的,叫金骏梅,一旗一枪的,叫银骏梅。听说这茶很贵,套句流行语,喝的哪是茶,分明喝的就是寂寞。

  想想一年来喝过的新茶,新茶的因缘,该写下这一年的总结了。写下的也不再是茶,大概也就是寂寞吧!好茶,还是得与朋友一道喝,茶三酒四。一个人喝,再好的茶,也泡出的也只是“寂寞”二字。这些年来,因为忙,纵然有更多的好茶,却少了许多的茶趣。有时,还真怀念那些喝粗茶的日子,那些粗野和苦涩的日子。在怀念中,又想,来年第一杯新茶,会有什么故事呢?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