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年华流水茶事(五)

楼主:左民山人 时间:2018-11-05 22:18:05 点击:70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五、甲午茶事
  茶不宜隔夜饮,茶事却可隔年记,盖其味或更醇厚。去岁今日,马祖岩宝兴禅寺法会,瑞印法师即主持位,法席隆盛。择时找一安静处,喝过一品“正山小种”,茶一般,水也一般,只是场所不一般。马祖岩是赣州名胜,当年马祖于此建道场,山中有马祖洞,马祖曾于此打坐参禅。洞后山头有井,井水清冽,极宜泡茶。故此茶事,其实也只是一个引子,今后自有机缘,引马祖泉沏当下茶,听瑞印法师用浓重的石城口音讲经开示罢。
  去年端午前,匆匆往洛阳公干,事毕,浮生半日,携一瓶一壶一杯,独访白马寺。近年来,对寺院有种特殊亲切,礼佛之余,若有安静处,喝一杯茶也是别致的,所谓“茶禅一味”,倒也不作如是想。白马寺自是皇家寺院,常日也是一样香火旺盛,入大门,一路礼佛如仪。后见接引殿前转角处,有一年轻僧人,趺跏坐于台阶上,一经书一保温杯,庄严寂静,让人心生羡慕。转入路亭中,把旅行茶具取出,铁观音依旧清香,太阳下,五月的杨花一朵一朵地飞过。
  庐山欲热未热时节,正是一年中最好光景。避暑胜地,真到了避暑季节,避人就难了。因此提议,带小外孙女上山去转转。有人告诉我,小孩要三岁以后才会记得,我想,即便如此,那也是我的记忆是我的记忆罢。家是什么?也就是一些共同财产的所有权人,共同记忆也是共同财产的重要部分。推着婴儿车,走过如琴湖,走过东谷,走到仙人洞,走在牯岭,是很舒心的时刻。在美庐,我说以前看过,就不进去了,不过还是值得一看。内子带着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又带着她的女儿就买票参观去了。我独自在外,也非徘徊,此处有店经销庐山云雾,遂要了一杯,试喝,但质量太次,庐山云雾茶会有更好的选择。不久,参观者们出来,说给小孩拍了一些在美庐的照片,那也就够了,总有一天,她可以回忆起“我在美庐的时候”。
  八月,赴满洲里学习,火车火车火车一路转去转回,史称“八千公里云和月”。如果不赶时间,我其实是很喜欢坐卧铺的,看看闲书,看看风景,想想心事,随手微信一下打油诗,倒也让人羡慕得一塌糊涂。朋友送了一套“快客杯”,在旅途中品茶,就有点喝茶人的范了。乘务员看了又看,说还从来没见过在火车上喝功夫茶的,就差要点要让我出示身份证了。因走齐齐哈尔、呼伦贝尔一线,随手带上叶圣陶《日记三钞》,时隔五十二年,踏上他曾走过的土地,感谢他真实地记下了在公元一九六一年的美食。文字的美食,就是用再浓的茶也消解不了。
  十一期间,琼海数日。于文昌椰林中,一壶茶,却记起当年西沙茶事,则听天风海涛都波澜不起了。于海口老街,买得白马珠雾、白马红茶,归酒店煮矿泉水一一冲泡,似觉平常。江湖行走,买点当地茶,也是一种小趣味罢,自然,也没有什么大趣味的。某夜独坐屯昌亲家屋顶,听村里广播播放的琼剧,只是热闹,一句也没听懂,茶却淡了又浓。海南星空,不知能否看到南十字在闪烁。
  冬至前一日,有朋友召集去七里窑故址学习传统文化,此地已文物保护起来,故无古让考亦无墓可盗,一行人则悻悻然说找个地方喝茶。遂有人提议,此地离“四号仓”近,何不光顾一回。四号仓是主做普洱的,见面才知曾与其主人一道露营,也曾听其说过做茶事,对其每年进山收购老树茶叶很感兴趣,听他说茶,说地名,西双版纳、景洪、勐海,基诺、布朗……茶叶江山如在眼前,喝茶有时还真不如听人说茶。他走高端路线,收得茶叶后,再自己压饼,做自己品牌,也邀请我们有空来压点普洱。几道茶后,送每人一块“一个疗程”的茶饼,说是用布朗山茶加三十年老陈皮压的,这个冬天喝喝,顺气。
  更多的时间是在左庄喝茶,日长如小年,安安静静,一种福气。一日朋友电话,问我在干嘛。答曰,在家喝茶。则问,一个喝有什么味道。答曰,一个人喝有一个人喝的味道。如果不在左庄,便有周教授的意闲斋。教授有好茶,而且有考究的茶具,上品沉香,明清粉彩,又是一种别样繁华。某夜归,以小行楷记其茶事于八行笺上,打油词云:意闲斋约夜话,红烛沉香紫砂,命中无大事,贪看雪里梅花。喝茶喝茶,莫传领导八卦。

打赏

1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