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极端天气

楼主:绿色行者叶榄 时间:2018-01-08 16:17:07 点击:3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几日,遍及全国数个省的大雪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了极大的损失,各地都在齐力抵抗雪灾,让“瑞雪兆丰年”一词不见了踪影。

  什么是瑞雪,那是不大的雪,适度的雪,而不是当下正在我国局部地区纷扬的暴雪,这种暴雪,轻的损人财物,重的要人性命,没有一丁点瑞象可言,带来的是多半是伤害和毁灭。这样的雪不是我们需要的,我们需要的雪早已经因为气候异常,跑到爪哇国去了!

  算上这次暴雪,农历的鸡年,我已经在信阳经历了两次极端天气,都是几十年不遇的。2017年九月十月,连续近两个月的阴雨,导致很多原本丰收的粮食霉烂出芽子,千万农民损失惨重!行走在豫南大地,到处都是在水中浸泡的庄稼,我写了篇《天下最苦是农人》的文章发给市委主要领导,呼吁关注气候灾难给农业带来的巨大伤害,尽最大努力减少农民损失。

  细细数来,从2000年至今,四处行走的我经历过不少极端气候。2000年年初,我在海南宣传环保,一次寒潮导致海南和雷州半岛农作物损失惨重,一路上看见大量被冻死的连片菠萝,种植户们欲哭无泪。据当时的小道消息说三亚还有百岁老人因为寒流来得太快,预防措施滞后,被冻死了。

  2000年夏天,我在北京宣传环保,遭遇了北京有史以来的最高温,媒体报道说王府井大街的地上能够烤熟鸡蛋。2002年春天的一个上午,也是在北京,我在位于车公庄的国家环保总局宣教司和林处长聊开展环境宣传教育的事情,这时候,整个天空忽然暗了下来,从楼上望下去,车公庄大街上的汽车全部亮起灯,空气中弥漫着土腥味。林处长赶紧把办公室的窗子关严实了,他边关边对我说:叶榄,我们还宣传什么环保啊,这是大自然用它特有的方式在宣传!在打我们人类的脸啊!第二天有媒体报道说,北京经历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场沙尘暴,平均每个北京人头顶降下了一公斤沙尘。

  2013年元月,我在北京宣传绿色餐桌理念,有一天圣清法师邀请我到龙泽去听一位大德讲佛法。记得那天雾霾很重,整个北京灰蒙蒙的,我嗓子难受得厉害,原来当天是北京自从公布PM2.5之后,污染最为严重的一天,又被我给赶上了。还有一次我坐飞机夜里从长沙往北京飞,因为雾霾太重,差一点没能降落首都国际机场。2015年冬天也是在北京,我遭遇了最冷天气,那个北风啊,像刀子一样。有天夜里,我遇到一位滴滴代驾,他哭丧着脸说,天气太冷了,半夜接了一单,冻成了重感冒,花的药费比挣的车费还要多不少。

  以上只是我个人经历的一些极端天气,如果要扩展到全世界,那就更多了。这些极端天气的出现,很多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比如城市热岛效应,比如沙尘暴,比如雾霾等等。还有些比如极寒极热天气的出现,也和人类活动有着隐秘的联系。为此国际社会也磋商不断,为了应对气候异常带来的伤害,并制定了巴厘岛路线图、巴黎气候协定等,可惜的是,特朗普太不靠谱,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给世界带了一个坏头,如果评选全球最不环保领导人的话,特朗普一定能够入选。遗憾的是,有全球环保领袖之称的戈尔先生,官运不佳,一直未能问鼎美国总统宝座,否则,美国会在气候变化上承担更多责任,因为温室效应正是戈尔力推的,他还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再过几天,媒体会铺天盖地地报道这次雪灾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情况,很多人看了也就看了,可能不会有什么思考。而我们这些关注环保和气候变化的人则不同,我们会试图从中找到人类活动和气候异常的因果关系,并呼吁人们,节约资源,极简生活,把温室气体排放降下去,减少极端气候和灾害天气的出现。

  叶榄

  2018年1月7日于息县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