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海水江豚”不得不说的故事

楼主:lvyun_201061 时间:2021-01-31 09:25:32 点击:4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和“海水江豚”不得不说的故事

  父亲生前是中石化胜利油田的第一艘海上溢油回收船的船长。有关海水江豚的事情,最早是父亲告诉我的。他跟我说的是渤海湾里有很多海猪,十多年前,船航行的时候,在海面上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海猪跃出水面。

  一直以来,对“海猪”的印象来自父亲,他30多年来的航海历程中,无数次见过“海猪”。直到2012年11月23日,网络上爆出“寿光渔港20多头江猪被贩卖”的负面信息,我才下决心对“江猪”的关注。通过多方协调,与当地渔业主管部门及公安部门取得联系,了解到更多真相,12月4日,我特地到事发现场做公众调研,无巧不成书,发现此“江猪”正是国家二级野生水生濒危保护动物,由此引发了诸多思考。

  于是,我业余时间正式开始着手做“海水江豚”保护的系列工作。跟熟悉的民间环保界老朋友开玩笑,“让鸟事随风,我要移情别恋于海水江豚了。”

  从2000年开始,我业余时间自费关注环保公益。2003年,成为目前中国最全的环境生态信息网湿地版的版主。2007年,发起了一个人的“临澜环保公社”,已经自费走过了十多年的历程。作为机构发起人,我希望有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到关注青少年环境教育、天然湿地生态、滨海潮间带生态、以及海洋生态、鸟类栖息地、河流生态等等诸多方面的问题的行列中来,共同关注身边各种环境污染问题,参与环境公益诉讼及环境问题社会监督环节。

  多年来,对滨海潮间带生态、以及海洋生态的现状关注,让我对海水江豚这个物种特别关注。当“长江淡水江豚保护”被进入公众视线之后,沿海各地“海水江豚”的死亡现象依然络绎不绝的发生,相关媒体对“海水江豚”保护意识不到位,绝大多数公众对“海水江豚”没有概念,更谈不上有多少实际的保护行动。日前,随着沿海各地的经济开发、建设速度越来越快,滨海潮间带出现严重生态危机,海水江豚的生活环境正在日益被人类的生产生活所打扰。如果再不呼吁公众关注,那从北往南,整个沿海岸线的“海水江豚”作为国家二级保护物种的未来堪忧。

  根据不完全、不科学统计资料,每年仅在山东沿海至少有500-1000头海水江豚死于非命。在全国的海岸线上,到底有多少头海水江豚死于非命?这个数据无从查找。
  2014年12月20日-25日,入围当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正义中国”人物评选之后,检察日报的记者和我一起在山东烟台、青岛等地的滨海潮间带、浅海海域进行了系统的走访和观察,以我为主角的环保纪录片《大海守望者》,于2015年5月底在全国124家电视媒体进行了系列播出。呼吁社会各界关注海洋环境保护及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5年年初,就海洋生态、天然湿地破坏问题,我专程到中科院地理所拜访了相关的教授,交谈的结果让我内心更加有紧迫感。长江江豚的命运已然成定局,而海水江豚保护还没有被提到日程上来。总不能等到长江江豚全部灭绝了之后,才想起海水江豚的存在吧?

  于是,在2015年度,我继续利用业余时间寻找机会在山东沿海各地进行相应的海水江豚生存状况的调研和保护宣传,看到的依然是不容乐观的现象。多次到访山东省海洋渔业厅野保处、海域管理处等部门咨询、反应相关问题,但很多时候是失望而归。

  2015年4月底,在东营国际马拉松现场,我跟公众们互动,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海水江豚”保护公益宣传。11月中旬,在临沂国际马拉松比赛的现场,作为“迷你5公里”的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及结束后,做了较大规模的“海水江豚”保护宣传,先后上千名运动员参与了宣传。“海水江豚也是江豚”这条横幅,成了当天马拉松比赛现场最抢眼的风景之一。

  2016年春天以来,在山东省日照市附近海域,先后通过媒体爆出来10多头海水江豚死亡的事件,每次报道我都倍加关注。5月27日星期五下午三点,给农业部资环处打了咨询电话,询问关于“海水江豚”保护的相关事宜,并以邮件的方式寄去了相关的现场资料。5月30日上午,收到了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的回信:
  转发原文如下:
  任增颖,你好。看到你的材料很受鼓舞,也很感动有你这样的海洋生物保护的志愿者,并且做了大量的江豚保护宣传工作。
  我是做渔业资源调查、调研工作的,在这个过程中看到和了解到捕捞对江豚的损害,就开始关注江豚,现在正在做黄渤海江豚种群数量与分布的研究,以期在江豚的繁育海域建立保护区,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祝好!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
  2016年5月30日

  2016年6月1日及8日,“世界环境日”及“世界海洋日”来临的档期,我在龙口的渔村进行了海水江豚保护的宣传,当地胜利油田第六十中学的40多名学生及家长,当地社区居民30多人,以及陆续的20多名热爱环保的老年人分别到“临澜环保公社”进行了参观,我给大家讲解了海水江豚的生活现状。一些老渔民深有感触。

  2016年6月12日,利用出差机会,去了日照的海洋渔业局,找到负责部门咨询相关情况,拿到了官方《关于近期日照海域发现数起死亡海水江豚的报告》,以及《传媒学院保护海水江豚实践队前往日照调研》的大学生社会实践报告。该社会实践是2014年7月,由我进行指导并自费组织济南山东师范大学的学生们在青岛、日照海域进行的暑期社会实践调研。次日,我独自到海水江豚死亡的现场之一“山海天景区”的海边进行了相应观察,跟当地景区管委会宣传部门工作人员讲了在海边发现的相关问题。紧接着,去到青岛胶州湾湿地的生态破坏问题现场,回访了自2012年12月之后开始关注的几个生态破坏现场。这些年,沿海各地入海河道的污染问题严重,导致海水江豚已经极少有可能出现在入海河道的淡水区域。

  在通过了四年多时间对山东沿海及各地滨海潮间带湿地生态破坏现场进行实地调查,查找海水江豚被误捕或者售卖案例,关注现实环境生态破坏和污染问题之后,我更加清晰的认定:“海水江豚”保护必须提到日程上来,否则无论是对这个物种本身,还是对学界对公众都将成为遗憾。


  类似海水江豚的死亡报道,对我来说是屡见不鲜。但是心痛的程度不一样。现在,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四年来,我想尽了能够用的办法,做了很多努力,但真是抵不过海水江豚的无辜死亡事故带给公众的漠然。

  每年,中国的海岸带,无数头海水江豚被死亡,我们公众所能看到的是什么?是零零星星的媒体报道,今天这里死了头海水江豚,明天那里死了头海水江豚。看完之后,社会各界似乎毫无行动和深度思考。大家都在等什么呢?生态文明了吗?

  为“海水江豚”保护的事情,我在山东民间折腾,进行各种形式的宣传,山东省海洋渔业厅野保处和环境管理处以及海域处等部门经常被我造访,几个沿海地市的海洋渔业局和市委宣传部,我也经常去谈,把“海水江豚”打造成城市名片,但效果甚微。有民间的野保界的朋友甚至嘲笑我,就知道天天讲“海水江豚”的事情,还给我起了个绰号“护豚女神”。

  山东沿海各地海岸带的生态现状,这些年,我相对来说基本上比较了解,为此,“没事别填海,有事也别填海”这句话,成了我在很多地方传播的心事。

  一个从小在三面环海的地方长大的人,亲眼目睹了周边的海域被荒山填埋的情景,看着故乡的母亲河被非法挖沙之后,淡水河道入海处将近六公里的河道里全是从海中引上来的海水,心不痛是不可能的。不知,我的心痛会不会传递给大家。希望能。希望我所能传递的是正向的力量,是改变的力量。以往,我的所有行动,基于对自然对家乡的热爱,不愿意做个熟视无睹的旁观者,不愿意随波逐流。

  和“海水江豚”之间的故事还有很多,有的甚至是切肤之痛。从海水江豚的命运轨迹,我们可以看到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父亲在2014年3月中旬,临终前的那几天,跟我谈了很多关于海洋溢油对生态造成的影响,以及当年他航行在海上见到海水江豚追逐浪花的情景。这些年,有的时候,我是觉得自己在完成父亲的遗愿。所以,会很用心。

  内心也清楚,2012年11月23日之后,我移情别恋到“海水江豚”保护的领域,是因看到了太多海洋的悲剧。未来,还是会尽力去呼吁吧。

  任增颖
  2016年6月20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