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丧人异闻记

楼主:老马长运 时间:2015-02-20 18:14:54 点击:363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坐在尸体旁边,盯着长明灯和那只退了毛的鸡,眼皮越来越沉,我劝自己不如眯一会儿。反正也不会有人发现。旁边那具风干鸡似得干尸更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再说胖子撒完尿就回来了。
  恍惚中我觉得有人在我身边站了一会又走了出去,我想是胖子,这胖哥见我累了,让我休息会儿,于是便没强行的睁开沉重的双眼。我突然被大腿传来的一阵剧痛惊醒,我睁眼一看只见胖子等着双牛眼凶狠的等着我,他见我醒来,骂道:“妈的早上还说自己敬业,现在就偷懒儿,我问你小子尸体去哪了?”
  我揉揉眼向身旁一瞧发现尸体竟没了踪影,想起先前有人在我面前站了一会儿,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那人绝对不会是胖子,那可能是……偷尸人?我向胖子问道:“你出去了多长时间?”
  胖子骂道:“还多长时间?一泡尿能多长时间?”
  我蹭的站了起来向大门冲去,胖子骂道:“你那娘的发什么疯?”
  我头也不回的答道:“找尸体,短短的两分钟,那人一定跑不远。”
  我出了大门登上一棵低矮的树借着天空中毛月亮那暗淡的光向四周望去,我分析那偷尸人绝对不会走有灯光的地方,可是我并未看到黑暗中有人,我心中沮丧的从树上跳了下来。这是胖子站在门口愣愣的盯着马路,我顺着胖子的目光看去发现路灯下一个个子不高身材极其消瘦,而且动作僵硬的人正慢慢的移动,在那人正前方一个小小的身影慢悠悠的走着。
  “那不是死尸吗?诈尸?”我全身立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看着缓缓而行的尸体。我不知道是问胖子还是问自己:“怎么办?他把自己给偷了!”
  胖子抬手给自己了两耳光,骂道:“把它弄回来,要不一毛钱都没了。”
  看着向尸体追去的胖子,我心中虽害怕但是绝不能把自己的地一桩买卖给砸了,于是忙跟了上去。
  我向前紧赶两步拉住胖子道:“胖哥,咱总不能上去就把老头扛回来吧?你入行这么长时间了总有办法吧?”
  胖子停了下来瞪了我一眼骂道:“老子是入行得早,可谁跟似的你这么有福,刚入行就碰上诈尸!再说同行的前辈从入行道退休也没碰上这事呀!你真他娘的是灾星。”
  我顾不上脸面了急道:“总有办法发吧?总有个别的吧?”
  胖子边继续向前走去便答道:“几十年前倒是有,但是也是传说,要是都这样那世界还不乱了!”
  我脑子里回想着老人们讲关于诈尸的的故事,突然脑里灵光一闪说道:“胖哥,咱们先把那尸体前面的猫抓住,然后用它把尸体再带回其家里你看行吗?”
  胖子也不答话直径向尸体跑去,我忙紧紧跟在后面。由于胖子离尸体有七八米的距离,加上他又是全力以赴,好似一颗重型炮弹般窜了出去,只见胖子重重的将尸体斜撞飞了出去,他并未停身继续向前扑去然后一个鱼跃重重压在那小小的身影上。我本准备好和胖子一起抓那尸体,没想到胖子来这一手。当下愣在了那儿。
  胖子爬了起来盯着被压的东西从身上摸出烟点上了根,抽了几口。又看了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然后招呼我过去。指着面前的东西说道:“看看这是啥玩意儿。”
  我蹲下身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布娃娃,不过怪异的是有鲜血从布娃娃身体流出。我被这怪异的景象惊得一时间不知怎么劝自己接受这一现实。
  胖子见状伸手抓起布娃娃双手一扯,一个毛茸茸的动物从里面掉了出来,我一看竟是一只白眉毛的黄鼠狼!
  “完了!完了!”我心中哇凉,说道:“是黄皮子,以后我们没好日子过了!”
  胖子骂道:“去你大爷的吧!你丫的记住除了法律,谁也不能断了胖哥的财路。现在你给我搭把手把那老爷子扛回家,然后妞照泡,舞照跳。”
  “去你大爷的吧!加上地上的老爷子,咱们就有三条警棍,妞在哪儿?”我起身走到尸体前,扛起尸体向死者家里走去。
  胖子起身跟在后面说道:“你这就不对了,你不能幻想一下嘛!我刚才还和我女朋友范冰冰来了个甜蜜两人餐呢!”
  我不知道他嘴里的什么病病是哪家的闺女,也懒得问,心中只想着明天结束后买些纸钱烧给那只被胖子压死的黄鼠狼,那绝对不是一只普通的黄皮子。
  胖子和我把尸体从新安置好后,我从胖子要了支烟点上狠狠抽了两口,走到门口无聊的四处瞎看。这时只听胖子在我身后说道:“我说老大爷呀!你这么淘气可不好呀。只要您老乖乖听话,我让您的三个儿子给您老烧几个岛国女明星伺候您老,您老要是体力好再加上几个法国妞也行……”
  我听胖子在那不着调的瞎白活,心中不由想自己是不是被胖子忽悠了。 我是一名非常职业的哭丧人。是《民间事物有限公司》的副总,当然胖子是总裁。我在这公司里绝对是中流砥柱,因为我同时还担任,秘书,科长……等等多个职务。说白了,这个公司就我们两个人。
  我叫李野娃,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俗话说得好,讨够三年饭,给官都不干。我靠着一副姣好的相貌和可怜无助的表情骗取村里的婶子大娘的同情心来填饱肚子。常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我的内心里极度的鄙视自己,但是自尊,良心,只能排在食物后面。但是每每填饱肚子后,我都在内心发誓以后会好好报答养我的衣食父母们。
  时间如一头拉着破车的老牛,晃晃悠悠,慢慢腾腾的终于将我载到了十七岁!我挺直腰板怀里揣着村里人给我凑的19元钱,和八个红皮鸡蛋。坐上牛三大爷的驴车奔县城而去。
  我终于快要挣到钱了!我盯着前方坑洼不平的黄土路,仿佛一瞬间变成了一条金子铺的路。我从板车上站了起来,心里幻想着年关时我背着大大的包袱,里面全是给四婶,刘大娘,花嫂……她们的礼物,她们高兴的表情。
  牛三大爷看了眼我,轻咳了声说道:“你娃做甚哩,可别摔坏哩。摔坏哩还额村养你娃?”
  “嘿嘿。”我忙蹲在板车上,伸手拿过三大爷肩上的旱烟袋子,为三大爷装上一锅子烟叶,又点上火,递到三大爷嘴前。看三大爷满意的抽了口后。才说道:“三大爷,额忘不了,村里人把额养大的大恩。额刚才不是想到挣了大钱,买了大礼物,回村时给叔伯大爷,婶子,大娘,见到额高兴时的情境哩!”
  “哼哼!”三大爷斜眼看了我眼道:“你娃,想啥哩!额们村的仍,才不要你娃的啥物物哩!只要你娃出息了,莫忘哩额村地任就行哩。”
  我听了心中一阵发热,眼泪快要控制不住流出来了。我拿过三大爷的烟锅子狠狠地抽了一口,浓烈的烟气呛得我大口咳嗽。我擦着泪水道:“这烟劲咋恁大哩!呛得额的泪都出来哩!……”
  我做梦也想不到,现实世界是这么的残酷,工作极其难找,特别是这人满为患的偏僻小城。我连一个饭店的刷碗工的工作都没找到,还是不要工资的那种。九天吃了那八个红皮鸡蛋后,我趴在已失去作用的护城河边喝饱了水后,一摇三晃,听着从肚子里发出的水拍打胃壁的声响。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这时一个身穿一身黑西装,眼戴墨镜,头发和脚下的皮鞋泛着同样的光的胖子,迎面向我走来,丝毫没有看到我般。我心中快速问候了她女性直系亲属后,向一旁闪去。可没想到这死胖子故意和我作对,也改变方向向我走来。我虽叫花子一个,但还是有些脾气的,我见来者不善索性止住脚步右手很自然的伸进挎包里,握住我的贴身武器,3分之1块青砖。然后冷冷的盯着那胖子。那胖子几乎是贴着我的衣服再停下来,他伸着肥肥的脖子把那张大脸送到我的面前,我对着死胖子这么帅的挨板砖的姿势,实在是受不了这么大的诱惑,快速的抽出右手快速的向胖子的大脸拍来。我心中想象着面前这张猪脸被板砖整容后的样子。不由的一阵暗爽。
  可是我并没有看到,因为我的右手被一只肥厚的大手紧紧抓住。那胖子冲着我一阵得意的大笑然后才说道:“野娃子,你这块破砖还留着呀?”
  我听到胖子的话,高兴道:“胖娃哥!你……你可算回来了。”
  胖子松开我的手,整了整头型,说道:“老子说普通话,你也能听出来呀!”
  我把砖装进口袋,上前一把抱住胖子激动道:“胖娃哥,你混成了大老板了!你可一定带上我去发财。”
  胖子推开我,拍了拍身上的西服,说道:“我这次回来就是带你去发财的,走哥先带你洗个澡,换身行头,就带你去发财。”
  六个小时后我和胖子坐上了去广州的车,我伸手摸着身上的新衣服,竟有些激动。心中一阵感叹这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穿上新衣服。这是胖子把一瓶半斤装白酒,推到我的面前。笑道:“别发呆了!来,陪哥喝点儿。”
  我拿起酒瓶和胖子走了一个,随后扯下一只鸡腿三口并作两口咽下去后,对着胖子做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妩媚的表情问道:“胖哥,忘了告诉您来人家了。我好像在前两天牛三大爷送我出来时掉过泪,长这么大真还没哭过。这哭丧的事……”
  胖子对着我使了使眼色又扫了扫身边的人,骂道:“野娃,你胖哥不好这口,你别他娘的勾引老子。再说,有胖哥我老人家在。你怕什么?”
  我知道失言忙陪笑道:“那是,那是,我以后就给着胖哥混了。”
  到了广州后,刚出火车站胖子把馋得我口水直流的手机开机后,就接到了电话。胖子用广东话与对方聊了几句后。挂了电话然后笑着对我说道:“你小子就像个招财猫,刚来就接了个大活。明天你就可以挣到钱了。”
  我心里既激动又有些忐忑,问道:“胖哥,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比如……您叫我的那些?”
  胖子眯着眼看着我说道:“明天看了活现定,现在咱哥俩先睡觉,明天要熬夜的。”
  我和胖子来到他的住处,这是一座不错的两居室。胖子把我带到一件有阳台的房间后又交待吃的在冰箱里,随后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不只是那张舒适的床,还是明天就要挣的钱。
  早上五点钟我站在阳台上看着不一样的环境,幻想着要开始的美好的生活。这是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胖子那流利的广东话也随之响起。我忙出了房间,来到胖子门前静静地站着,好让胖子看看他新聘的副总工作态度。
  胖子一开门,我对他投以最温暖最温馨的笑容。没想到胖子先是一愣接着骂道:“娘的,野娃,你他娘的又不是拉皮条的,干嘛做出一副龟公样?”
  我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也是有些上火,郁闷道:“妈的,我不是让你在有个好心情吗!”
  胖子瞪了眼我骂道:“娘的,心情好了,一会怎么干活?别忘了咱是挣什么钱的。好了,说正事吧。死者是个老头,四天前走失了,昨天被人在一座山沟里被发现的。家里人觉得老人的尸体有些怪异,不愿意守灵,给我打电话,给我们两千块,让我们守一夜。到了第二天我们就装做老人的亲侄子到下午就可以点钱走人了。”
  我的脑袋翁的一下,就呆在了那里。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出的门,上的出租车。到了目的地后我才冷下来,问道:“胖哥,咱们怎么来的这么早?不是晚上的事吗?”
  胖子看了眼我,摇了摇头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这一来呢,能了解死者家属的情况,以免出错。二来呢,家属能看到我们的敬业精神会多给些小费的。最主要的是饭是免费的。”
  听到胖子深道的生意经,我跟着胖子来到一家门口挂着白布条的人家。胖子一进门就悲伤的哭泣起来,眼泪哗啦哗啦的流,语言悲悲切切。再问了家族的详细情况后,胖子哭着进了灵堂,灵堂前三个中年男人原本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胖子哭着上前道:“想想小时候咱爹辛苦把咱拉扯大,不为别的,只怕自己驾鹤西去,你有了困难无人商量呀!如今人死为大,什么恩怨都先抛一旁呀,老人家就盼着家和万事兴子孙满堂呀……”
  三人听完后跟着吧嗒吧嗒掉起眼泪来。胖子见状又是一顿劝,谁知三人越劝哭得越厉害,最后两位年长的经昏了过去。不知为什么我也是越来越伤悲,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最后家属都过来劝我和胖子,把我们带到一房间里,沏了壶茶送了些吃的,让我们休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老马长运 时间:2015-02-21 13:12:00
  @老马长运
  胖子走到门口听了听动静,虽后点上一支烟抽了口,冲我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还学得挺快的。真是孺子可教也。不过你日驴的这会儿别掉眼泪了,留点儿晚上祭灵是在用。”
  我伸手抓过一团纸,边擦边骂道:“你个日驴的,你以为我愿意吗?还不是你引起来的头,我这会儿还没刹住闸吗!”
  胖子走过来坐在我旁边说道:“你这样是好现象,咱们挣这钱的,眼泪一定要多。要做到随时都能哭,而且是真实的悲痛地哭,发自内心的哭。说实话我早想把你带出来干活,就你的出身,那眼泪还不跟黄河似的。”
  我心道,你个日驴的我的眼泪早在大旱之年时干枯了,不过你,爹壮娘年轻的哪来的悲伤事呢?不由问道:“是什么事让哥你这么悲伤的?”
  胖子狠狠地抽了口烟后,才说道:“二丫就是我的痛根,没想到她离开我时的那神情我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我快速的回想关于这个叫二丫的女孩,但好像没印象。于是便问道:“哥,那个二丫?我咋没印象?”
  胖子红着眼圈道:“你认识,老大,她妹妹!”
  “什么!”我惊奇的问道:“你不会是说刘大爷她妹妹,二丫姑吧?”
  看着胖子神情悲伤的点了点头,我如看怪物般的盯着盯着胖子说道:“二丫姑家的大妮还比我大一岁呢!”
  胖子头也不抬的答道:“那时就是我太小了,还没来得及向她表白,她就出嫁了!知道吗?那天我足足哭了整整一天。家人都以为我中了邪呢。”
  我的脑海中显现出一副画面,一个穿着肚兜的鼻涕娃,望着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二丫,哇哇大哭!这情景真是……他妈的娃子看着亲妈转嫁——真他娘的悲惨。我拍拍国宝级的如此“早熟”的胖子,转移他的话题,问道:“哥,还有别的悲伤地源泉么?”
  胖子又点了支烟,盯着我意味深长道:“还有,就是我的一位同行好兄弟。他在结婚的第二天就死了!我去哭的灵。”
  胖子神情悲伤的抽了几口烟后接着说道:“他长得很帅,都是穷地方出来的人,做梦都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脱贫是唯一的道路。虽说哭丧钱来得快,但毕竟传出去不好听。后来我俩再一次工作时他被一位老富婆看上,随后两人坠入爱河。他找我辞了职,我俩痛快的喝了壶,她告诉我他一定要把父母接过来享福。唉!谁知他结婚当晚就中毒进了医院,最后因为毒性太强,不治身亡。”
  我好像发现了些问题,于是皱眉问道:“那老富婆,是不是年纪很大,我猜你们是在她老公的葬礼上认识的吧?”
  胖子瞪了我一眼,骂道:“别装狄仁杰了,这还用你说吗。难道还是在大街上么?”
  我解释道:“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那老富婆肯定有儿子吧,会不会是他的儿子们……”
  胖子打断道:“当然有孩子喽!好几个呢,最小的都比我大七岁。不过你放心,老太太是美国人,孩子们都在美国,他们可不像咱们思想陈旧。”
  我纳闷道:“那他是怎么中毒死的?”
  胖子盯着我道:“后来化验结果是食物中毒,喝了太多的过期奶导致死亡的。”
  我瞪了眼胖子骂道:“日驴的,你那朋友是在们公司的副总吧?涮你大爷我呢?”
  胖子笑道:“哈哈,哥哥不是任你放松些吗……”
  我起身走到窗前,不再听胖子瞎白话。
  晚上胖子带着我跪在灵棚前又哭了一阵,不过我却没挤出多少眼泪,因为胖子一哭我就想起先前的画面,心中极是纠结。
  哭完灵后,死者家属陆续回去,偌大的二层小楼只剩下胖子和我,我无聊的坐在那干尸身旁打起了瞌睡,随后也就有了先前的事。
  我正在回想的时候,胖子走了过来碰了碰我说道:“你先睡会吧,一会我顶不住了再叫你起来。”
  我看了眼胖子问道:“你不怕一会儿有黄鼠狼来为那老婆报仇吗,你可是直接把人家老婆压死了呀!”
  胖子抬手拍了我一巴掌骂道:“你个日驴的,你咋知道那只黄鼠狼是母的?就算是母的,那公黄鼠狼说不定正冲着我磕头作揖呢!它终于可以它的小三转正了。”
  我对胖子是一点脾气也没有,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到长沙发前躺了上去,不一会便睡着了。我走了些毫无联系的怪梦,什么胖子娶了二丫,我成了那个喝了过期奶的人。胖子成了那死去的母黄鼠狼的小三,我一看这哪行呀,二丫姑怎么办?我好歹把胖子劝的回心转意,我又觉得自己很累,又睡在了沙发上,恍惚中觉得那干尸老头竟坐在我的面前。我想从沙发上起来,可是怎么也动不了!我看到老者那两排黑黄色大牙正向我的脖子咬下。不行,我还没挣钱,报答村里的父老呢!我猛地一用力,一下子坐了起来。我见面前的干尸还静静地躺在那,不由得长长的出了口气。四下一瞧却发现胖子没在屋内。
  “胖哥。”我叫了声,却没人回应。难道又尿尿去了,真不知道胖子流了那么多的泪,竟还有这么多的尿!我起身走到门口,发现胖子正向大门外走去。不过他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对,难道……我忙悄悄追了过去。我走到胖子身后轻轻地拍了拍胖子的后背,却发现胖子竟一点而反应都有没有!我忙蹲下来透过胖子走动时连腿之间的间隙看到一个半米高的,两腿走的动物不急不慢走着。
  坏了!那黄鼠狼果然来报仇了。我大脑飞速的转动着脑细胞,制定最佳营救方案。慢着,我还是不要中了这畜生的调虎离山之计。我悄悄转身返回院子,四下寻找,在墙角有一大捆大拇指粗的铁链子。当下走过去把它拖进房间里,然后把干尸加到顶梁柱前,然后把干尸面朝柱子站定,双臂平伸。而后用铁链子捆了起来,又用大锁把铁链锁住。随后拍了拍干尸的肩膀说道:“大爷,您老别见怪。我也是没办法呀,谁让您老招黄皮子呢!”
  随后我从胖子送我的公文包里摸出我的压箱底的武器,那般块青砖。深吸了两口气,压了压心中的恐怖感。向大门跑去,出了大门,我发现胖子竟走出了近三百来米了,这速度可比先前的干尸快多了!我见状脚下加速,向胖子追去。可是胖子却突然四肢着地飞奔起来。我直接愣住了,这孙子竟那么的灵活。娘的,不对,这孙子竟向远处的环山跑去。
  “胖子。”我大叫一声,在后面狂追下去。
楼主老马长运 时间:2015-02-23 00:57:00
  我越追越心惊,这胖子好比一头发疯的野牛般狂奔。我这次总算领教了两条腿与四条腿差距。我追到山脚下时胖子已消失在了山上。我不由得一阵懊恼,要知道先救胖子了,只顾他娘的那死尸“财神爷”,却把活的财神爷丢了!
  但这时不是我反思写检讨的时候,我的赶紧把胖子从那大黄鼠狼手里解救出来,要不等他们洞房花烛后,胖子就不一定能舍得新娘子了!我拿出在老家时多次帮张叔找那头发情深夜乱蹿的叫驴(公驴)时的经验,顺着胖子踩踏的植物向山上追去。翻过山头,约有五十米的地方,我停来下来,盯着脚下一道一米宽的裂缝,深吸了口气,用双手撑着两旁的石头,用双脚瞪着石壁慢慢的向裂缝深处移动。所幸的是这裂缝虽深,但直到底部宽度也没有超过一米半。我除了双手有些擦伤外,其他零碎的一样没丢。面对漆黑的空间我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我蹲下身子用鼻子闻了闻空气中的气味成分,一股淡淡的汗味夹着脚臭味被我捕捉到。确定了方位后,顺着脚臭味爬行。这是我多年钻獾洞的经验,在黑暗里爬行无疑是最好的方式,危险性降到了最低。
  随着脚臭味越来越浓,我的手摸到一只皮鞋,我抓起来一摸知道是胖子的无疑,这家伙的脚臭味能熏死蟑螂。我放下鞋向前摸了摸,并未摸到胖子,但两道爬痕清晰地被我感觉到。我知道这可能是进入了一个洞,因为在此前我没有发现。我抬手慢慢向上摸去,果然我的手刚高过我的头,就碰到了石头。我知道里那黄鼠狼的老巢不会太远了!我决定改变行进方式,采用摸獾崽的方式,右手神在脑袋前,把身体贴紧地面爬行。
  在转了两道弯后,我竟看到远处有一丝光亮。娘的,莫不是有爬出来了吧?嗯!不对,我仔细的盯着那亮光,那不是自然光,像是灯光。难道进了别人的家?管他呢,还是救胖子要紧。我慢慢向亮光处爬去。爬到洞口前我小心探头打量这地方,发现这应该是一座墓室,而我所在的洞口正处于墓室上方,这墓室很大。光亮来自十几个大的矿灯。胖子一副痴呆的模样,坐在地上,他身旁还有三个男人。一只身形跟狗大小浑身雪白的的黄鼠狼,卧在一具坐在一张石椅子上的干尸膝盖上眯着眼,一副病怏怏之状。我认出就是那只带走胖子的家伙。在它的正前方,有一个很大的未打开的石棺。
  我决定,趁它病,要它命,于是悄悄地摸出板砖,瞄准那老黄鼠狼的脑袋,准备给它来个天外飞砖。就在这时几个家猫大的黄鼠狼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到老黄鼠狼面前,吱吱的叫了几声。那老黄鼠狼摇了摇尾巴。这几个黄鼠狼转身冲着我的方位一阵叫,吓得我忙缩回了脑袋,心脏敲起了一阵黄河腰鼓。准备以最快的速度撤退,这么诡异的事件前,我决定牺牲小胖,为祖国保存我这个革命主义火苗。就在这时一阵流水声自我的下方传来,随后竟传来人的洗澡搓身体声。我心道:“谁他娘的在这里洗澡?太屌了!”同时知道那几只黄鼠狼并没发现我。于是我再次小心地探出脑袋,观察敌情等待时机。
  只见一个光着身子的男子从我的正下方走到石棺前,抬双手按住棺盖翻身上了石棺,接着便躺在了石棺上。
  我看在眼里心道,看来这是那只母黄鼠狼的后宫,看这石棺上的小哥,长相潇洒,身材修长健硕。如此看来以我那胖哥,的相貌和一身的板油,绝对转不了正,搞不好就是个内务府的总管!我看还是等那老黄鼠狼临幸了这小哥后,趁它休息时再救出胖哥,毕竟人民需要他这个民国孝子。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那几只黄鼠狼竟直起身子学者人的样子开始围着石棺转圈儿!这下可把我吓的不轻,先前黄鼠狼盗干尸,和迷走胖子,我并不觉得诡异。因为这种事我早听村里老人讲的耳朵都磨出糨子了。但现在这种情景,我是从无耳闻。随着几只黄鼠狼举行仪式般的转动,躺在石棺上的小哥竟有了反应,他浑身不停的冒汗,而且排出的汗水越来越大,最后汗水变成了红色!小哥的身体快速的凹陷干枯,一眨眼的功夫,竟和被我捆在柱子上的干尸老头一个样!
  我见状不由得缩回脑袋,不敢再看,同时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这么热的环境里老头怎么成了干尸。我用力握了握手里的板砖,第一次觉得这武器到了淘汰的边缘。同时后悔我在老家时把从住的破庙里找出来的那把换了九个肉夹馍的青铜剑。要是现在在我手里就好了!
  有一阵洗澡声传入我的耳朵,我心中又是一阵惋惜,不知哪个小哥又要遭殃了。我此时是有救人之心,但却无破敌之策。心中苦恼无比,过了一会儿好像那人已洗漱干净。我慢慢的探出头,向下看去,发现那人已躺在了石棺上,他竟然是胖子!
  这可怎么办?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胖子变干尸吧?就在我焦急万分时突听下面传来一人的怒骂声还夹杂着黄鼠狼的惨叫声。我忙望去,只见一个老头手持一把青铜剑正在那黄鼠狼当地瓜剁。老者解决了那几只小黄鼠狼后,向老黄鼠狼走去。只听那老者狠狠骂道:“孽畜,这次看你往哪里跑,我的人不会白死的。”
  老者骂罢挥剑向那黄鼠狼斩去。就在此时突然从两侧窜出许多的干尸,一具干尸快速的将老者扑倒在地。老者也不含糊,躺在地上挥动手里的剑顿时把冲上来的干尸斩成两段。但又有更多的干尸扑了过去。而这个过程中那老黄鼠狼竟连眼都没睁一下,仿佛死了般。我本想下去帮忙但掂量了掂量自己的这副身板,估计还不够一具干尸划拉的。只好精神上支持这位老英雄。大约十分钟后这场战争才结束。那老英雄浑身的衣服都被干尸抓成了布条,老英雄好像受了伤,走路都有些不稳。他在离那老黄鼠狼三米处止住身形,突地把手里的青铜剑投向黄鼠狼,青铜剑毫无悬念的插进黄鼠狼的身体内,那黄鼠狼还是没任何的反应。
  老者见状一阵大笑后骂道:“原来这孽畜早已死了,只可惜我没亲自送你一程。”
  老者说罢向前取自己的剑,就在老者探身拔剑时,那黄鼠狼突然尾巴一翘,老者身子一晃仰面栽倒。
  那黄鼠狼一下子来了精神,眼睛里冒着黄光,冲着地上的老者直呲牙。我一看心想,老头子这是阴沟里翻船。这下子要彻底完了。命要交代了!但我也不能看着胖子成了干尸,我探出半个身子,咬牙卯足了劲狠狠地将手里的板砖扔了出去,板砖直接被镶进了黄鼠狼的脑袋里,黄鼠狼连叫都没叫一声,就垂下了脑袋。我怕它又诈死,没敢下去。可等了一袋烟的功夫,黄鼠狼还是一动不动。最后我一咬牙从洞里窜了下来,闭住一口气冲到黄鼠狼前抡起手里的板砖就是一顿狂拍。直到我把这黄鼠狼脑袋拍成了浆糊。我才起身快步走到一旁换气,但是这老黄鼠狼的屁太厉害了,我离这么远还觉得头晕目眩的。我突然想起老人们说童子尿能接黄鼠狼的屁,于是忙拾起胖子的背心,解开裤子往上尿了一泡,然后用背心捂住了鼻子。还别说老人的偏方就是管用我的脑袋顿时清醒了许多。
楼主老马长运 时间:2020-02-06 20:20:23
  这种邪的事虽跟中彩票的心情一个天上一个地底下。但是机率差不多,这次我从干这一行的前辈那里听到几个,分享给大家。讲得不好,但是在这种困在家里熬时间的日子里就算解解闷。
  下面讲个挖树的事。这档子事发生在两个月前也就是19年年末时。
  事情是这样的,青岛胶南王台有一个村子正在拆迁。我们得到消息来到那个村子后发现已经到拆迁已经到尾声了。我们只能买些花草和造景树那些东西。那天我们三人卖了几棵大凌霄树,一人分了三头二百的。商量好明天开个平板车来多买些花草树这类东西。
  谁知第二天下起小雨,我偷了个懒儿就没去。我师兄他们和我一个干花卉的伙计(花总)他们去了,他们说下雨好挖树,省力儿。
  到下午三点来钟时,师兄打电话让我帮忙卸车。这种事我肯定会去,因为卸完车后会给我个洗面钱儿。我来到花卉,大老远就看到满满一大车,心里也有些小兴奋。
  和几人打过招呼后,我们开始卸车。很快我发现了一“好货”那是一颗好几十年的老树桩的石榴树,这棵树不但树型好给人一眼就觉得非常古朴,从里到外散发着“灵气”。让人看上去觉得很神圣的感觉。
  “呵呵,怎么样?好吧!”花总看着我满脸得意的问道。
  “真好!这树真会长!”我由衷的赞叹道:“这树有灵性给人感觉好像那些寺庙里大殿外那些老树似的,当你身神关注走近它时感觉从心底满满窜出一股微弱电流似的身上麻嗖嗖的!”
  “呵呵呵。”那伙计笑着和我师兄对视了又看着我说到一下说道 :“还真让你蒙对了,就是在那村里奶奶庙里挖的。不过是在正殿后边的院子里挖的。”
  “你知道什么?”我师兄说道:“那庙以前很大,后来大殿偏殿都扒了建小学了!现在那个庙其实是以前的庙门!”
  “是吗!”我伙计叹道:“那这树我不能卖了,我自己养着。”
  “不卖,给你几千,几万?”我师兄眯着眼笑着问我伙计。
  “几千?几……万嘛……也不买。”花总沉吟一阵嘴里嘟囔道。
  “呵呵……打脸了吧!”我和师兄相视一笑又看着他笑道:“不是钱的事……是看谁能结缘喽!”

  “干活……快干,这酒还哈不哈了?”花总假意崔工,来掩饰自己的失态。我们几人再说笑中不多时把那些盆景栽好,而后便在花卉里喝起了酒‘。
  那晚我们四人喝了七瓶白酒,随后我被我家老大打电话遥控回巢,留下三个醉醺醺的酒鬼在花卉。
  转天过来我师父车载着还浑身酒气的我,又把在花卉过夜的师兄一同拉着去拉乡。在车上师兄着跟我说,一会儿到底儿了,他现在车上眯会儿再收货。我问他还没醒酒?他摇头说酒是早醒了,就是昨天半夜花总作妖儿累了他半晚上。我细问才知道。感情昨天在我走后三人又哈起了茶,边喝茶边借着酒劲规划以后的人生,我师兄要连夜要去美国让川普尝尝“胶东庄户揍”另一位仁兄嚷嚷着让安倍晋三尝尝“关东王八拳”
  就在两人商议着合伙坐那艘“复联”空中航空母舰先揍安倍再揍川普时,花总起身说去德国总理家借个茅房便起身出了屋子。等我师兄两人都聊到和他们和秦始皇合伙带着兵马俑大败胡夫的木乃伊大军后,又和埃及艳后行酒令时,那花总还是没回来。
  这时我师兄以为花总可能是在铁娘子家厕所睡着了(回卧室睡觉了)也没在意。直到他实在是吹不过那位仁兄后,败下阵来起身上厕所。师兄来到院子后发现花总正弯着腰满院子跑,看那样子好像在捉什么东西。我师兄便问道:“花总,干……啥呢?”
  “老严,快……帮忙……快……你看这地上好几只兔子呢!”花总边追便招呼我师兄。
  师兄一听来了精神,忙跟了上去,结果却是什么也没看到。就看着花总对着空地和花树之间跑。师兄以为自己喝得多没看到,便又问花总白兔子在哪?此时花总正好转身对着师兄他急急地招呼道:“快些截住这兔子,快点儿,冲你跑过去了。”
  这边师兄是什么也没看到,此时师兄感觉有些明白过来了,感情是花总这小子耍自己呢!于是上前一把抓住花总的胳膊说道:“你小子以为我喝多了吧?这兔子会隐身?”
  此时花总气喘吁吁地指着一片空地焦急的说道:“你没看到吗,看!看!不是在那儿吗!”
  我师兄见花总竟一头大汗,在皎洁的月光下他身上的热气正顺着脖子往外冒。这情景不像是假的。但自己有确实看不到那些白兔子。思索一番便拉着花总向屋里走,他边走边说道:“走,先回屋,那些兔子等到明天天亮再抓吧。反正它们也进不到花棚里边。再说,保不齐一会儿这些兔子就会顺着原路跑出的!”

  “跑哪跑!我看它们是从那棵老石榴树上跑下来的!”花总还悠悠道:“真是好运气,没想到买棵石榴树还送窝兔子!”
  当时我师兄醉醺醺也没把他的话当回事,便边应和着便拉着花总回了屋。他把花总按床上后花总便睡了。就在他和另一位仁兄准备睡觉时。花总却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瞪着两人,尖着嗓子说他们无故给自己搬了家,来到这生门理道的,自己都不说了。这本想出来溜达溜达熟悉一下,却不想被这小子追了大半天!要是不收拾收拾你你就不知道头顶上面还有个天。花总说完后便上蹿下跳起来,还不时学兔子各种动作。师兄两人觉得花总可能是酒精刺激道大脑了,两人也不敢睡了便直勾勾一直看守着花总。直到四点来钟时花总才不在闹腾老实睡去。
  听师兄讲完我笑的好一阵,说要知道这么热闹就违抗军令一次留在花卉凑热闹了!师兄听完也是一阵笑。简短截说在我们收完货正准备出去吃饭时,我师兄接到一电话,挂电话后,我师兄笑着说道有管饭的了。原来是花总打的电话,说是备了几个菜让过去吃饭。我们说笑了几句便驱车来到了花卉。进了屋后我发现这菜有些不对但一时想不起来那里不对。我师父便冲着花总笑骂道:“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大方,感情是要我们吃剩食儿呀!”
  师父这么一说我忽地明白了过来这菜不就是请神的菜吗!我正要骂花总时,却见大师抬腿进了屋。这时花总不好意思的笑道:“昨天一夜都木木怔怔的,老严和老西儿走后我浑身酸痛,还不想起床,本想等我老婆来给我买些药。谁知大师来了。他一进屋看我的模样,说我被仙家迷了。我一想便想起昨天晚上那从石榴树上跑下来的白兔子,你们谁见过兔子上树的!那肯定是仙家!”
  花总一顿又说道:“大让大师一瞧,大师说这棵树不一般。最好请它们一顿,祷告祷告,既然做邻居了就敬这点儿。”
  那天的饭吃的很没滋味,我心里觉得花总应该就是酒喝大了……
  后来我特意看了那棵老石榴树,那树心是空的。
  举报 | 收藏 | 20楼 | 埋红包 | 点赞 | 打赏 | 回复 | 评论
  楼主:马长走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