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阴间的快递——八一八这几年送快递见过的怪异包裹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29 17:26:07 点击:788655 回复:789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1 下页  到页 
作者:jimcs302 时间:2015-03-30 14:39:00
  留下足迹
  
作者:1023363001 时间:2015-03-30 14:47:00
  马克马马马马
  
作者:hai888hai 时间:2015-03-30 14:51:00
  写的真好啊
  
作者:89416159 时间:2015-03-30 14:59:00
  欲罢不能
  
作者:jiangleo厦门 时间:2015-03-30 15:02:00
  辛苦了月神
  
作者:Atlasera 时间:2015-03-30 15:06:00
  顶,加油!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11:00
  就在这时,我瞥见手腕上的黑色珠串。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似乎这些怪事都是从我戴上这手串开始的。难道这东西有什么邪门之处?邪门的事儿我原本不信,但是今晚接连发生,还有那逼真的梦,满头珠翠对我诡笑的老太婆,都历历在目,让我也不由有些半信半疑了。
  记得听过这样一种说法,一些从古墓里盗取出来的古物,或者一些历史悠久的宝石,都会有一定的灵性,触碰之后就会遭遇邪门的东西。
  比如故宫不断有闹鬼传说,国家博物馆也总是各种诡怪传闻不断。虽然很多传闻都是以讹传讹的夸张说法,但是说明怪事确实发生过,虽然无从解释。
  我将手串取下来,放到灯下看,心想那个叫闫至阳的人为什么要给我这东西?看样子宝石晶莹剔透,很像是价格不菲的黑曜石。如果是这么一种名贵的珠子,为什么放心送给我这个陌生人?他是不是真的是杂志编辑,还是伪造的身份?
  一系列疑问如泡沫一般塞满我的脑子,我不由叹了口气,这个闫至阳肯定有事儿隐瞒着我。我靠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还能不能玩儿了?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12:00
  醒来之后我就没睡着,但是距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于是我决定躺在床上数草泥马。后来发现数到三位数的时候自己数乱了,不由在黑暗中掰自己手指,结果越数越精神,不知不觉地等到了天亮。
  天一亮,我便迫不及待地翻找出闫至阳的电话打了过去。很快地,对方接了电话。但是电话通了之后,我想了想立即挂掉了。我能怎么去问人家,难道自己做噩梦还怪人家送我一串名贵手链?但是没多会儿,闫至阳的电话回了过来,我只好接了起来。
  “怎么,有事么?”闫至阳问道。
  我抿了抿嘴唇,说道:“我说哥们儿,你从哪儿弄的手链,为什么我感觉戴上之后总做噩梦?”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笑道:“你做什么噩梦了?”
  我于是将昨晚做的噩梦跟闫至阳讲述了一遍。讲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这特么比抗日玄幻片还扯淡,人家听了是不是会觉得我瞎编?但闫至阳倒是很耐心地听我讲完,之后说道:“你家在哪里?我们今天见一面吧。”
  “见面?”我心想见面干什么,别是要把我分分钟送精神病院的节奏。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13:00
  “见了再说。”说着,对方挂了电话。我只好赶紧洗刷,看了一眼日历,今天是周日,虽然说快递行业没有周末概念,但是按规定我们周日是休息的,不去上班也不扣工资。于是我干脆不去了。
  在楼下小区门口等了没多会儿,一辆黑色Q7奥迪停在我跟前。车门摇下,闫二代对我笑了笑:“上车吧。”
  “哪儿去?”我讶然道。
  “吃早餐。”闫至阳说道。我俩找了一间安静的西餐厅坐下,由于闫二代表示要请我吃,我便毫不客气地点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吃饭中,闫至阳将几张照片推到我跟前,说道:“你看看这几张照片。”
  我边往嘴里塞东西边摸过照片一看,只见第一张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跟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的合照。第二张,则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的照片。
  我看到第二张的时候愣了愣。确切地说,这不是个老太婆的照片,这就是那天闫至阳给我看的,拥有年轻人的头发和肌肤,但是脸老得跟古稀老人一样的那女人的照片。
  “这都怎么回事?”我问道。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14:00
  . “这女孩儿叫胡蝶,其实只有十九岁。她前阵子被发现死在苏州吴中区那边的明月湾古村村后的一口废弃小水井旁边,一尸两命,死的时候已经有七个月身孕。”闫至阳说道,语气中不无惋惜之意。
  “十九岁怎么会这么老?”我吃惊道。
  “第一张照片才是她真正的样子,而第二张照片是她死前前几天的模样,就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一般。”闫至阳叹道:“这件事发生之后,算是奇闻轶事了,很快就有她认识的人拍照发在网上。我这才去采访她。”
  “她……怎么说?”一夜白头这种事儿见过,一夜头发不白只是脸变老还真是世间奇闻。
  “说是找专家诊断过,她自己只是得了罕见的皮肤松弛症。但是我认为不然。”闫至阳说道:“还记得一个月前被你拆开的包裹么?那包裹就是寄给她,和她的情人的。”
  “对了,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难道是她情夫?”我问道。
作者:安逸晨2013 时间:2015-03-30 16:14:00
  @孙铭苑 楼主好美 好想调戏!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16:00
  “我知道你不一定信。”闫至阳顿了顿,说道:“其实那个男士腰带扣和女士耳环,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东西。我怀疑这俩东西的出处,就是快递单子上那个地址。但是真正的快递单子只有你看过,你还能记得那地址么?重新寄出的快递上并没有寄出人的地址。我问过你们老板,他说因为快递单被撕碎了,所以看不清上面的字迹。”
  “不可能撕碎。”我皱眉道:“当时我拆开的时候,还能看到那快递单上的地址。”但是说完这句话之后,我顿时想到佟亮养的那只贱兮兮的干脆面君。
  一颗偌大的汗滴滴落,我满脸黑线地想,该不会是那家伙拉开我抽屉将快递单咬碎了吧?然后还佯装无辜?想到这里,我似乎看到干脆面君那一双佯装无辜的黑眼睛和它内心的无限奸笑。
  “好吧,我记得是河北沽源县草原什么的。”我皱眉道:“下面的字迹连我都没看清。电话号码我记不住,寄件人没有写。”
  “沽源县草原。”闫至阳重复道:“这范围有点儿大啊。”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18:00
  我问道:“你打听这个到底为什么?”
  “我怀疑是那两件东西杀死了胡蝶和陈旭。”闫至阳正色说道。
  我愕然想象着俩人将这古墓的东西戴在身上,然后——被跟我梦里一样丑陋的老太婆给开膛破肚…我立即打了个哆嗦,声音也没了底气:“那,那摸过那俩东西的人会不会有事啊?”
  “我不确定。”闫至阳说道:“我也不敢保证。”卧槽!等于说了句屁话。我无奈地想道。但是让我不解的是,那俩东西再怎么是值钱的古物,外表也太破旧了,谁会戴那玩意儿在身上?
  于是我问闫至阳这个问题。但是他也没详细讲解,只是说那种东西在不同人眼里会出现不同的模样,说的似乎很拗口,不明觉厉。
  吃完饭,闫至阳以一种瞻仰遗容的眼光看着我,语重心长地叮嘱,手上的黑曜石手链千万不能摘,否则不敢保证我的绳命安全。这几天他会找到破解办法,让我暂时不要担心。说完这个,他开车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阳光里直打哆嗦。
  闫至阳走之前,也告诉我一件事:那腰带扣和耳环不见了。现场调查命案的警察表示没见过那俩东西。所以我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心想这俩凶物可别找我家里去。我不想被一个老变态开膛破肚,也不想一夜苍老……我特么还没跟妹子OOXX呢!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18:00
  由于比较怕死,于是我去那个小区送快递的时候,打听了一下闫至阳说的那件惨事。结果事实证明,闫至阳没有撒谎,那俩人确实是惨死了。这事儿确实把我给吓尿了。万一摸过那东西的人都得死,那我岂不是也得完蛋,而且还得死得皱巴巴,让家里认尸都认不出来。
  有了这个认知后,我整天过得够提心吊胆,生怕哪天真的身首异处。而我晚上也没闲着,各种梦境跟幻灯片一样轮播,都特么不就是晚上跟看不见的女鬼吟诗作对,就是自己被关进棺材,那感觉着实让人受不了。
  有时候晚上不想睡觉,或者尽量少睡,第二天工作起来没啥精神,还送错过几个快递,被老板臭骂一顿。这天中午,我又困又累,坐在位置上十分郁闷,后悔当初还不如去蓝翔上学呢,那就不用干快递,也就不用收到这么奇怪的包裹。正郁闷之际,却见一道毛茸茸的影子凑了过来。我抬眼一看,见是干脆面君。这只贱兮兮的浣熊正歪头看着我,手中捧着两只没啃完的花生。
  “死开,我心情不好昂。”我啐道。干脆面君白了我一眼,跳到一旁去了。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1:00
  “怎么,心情不好?”突然地,一道低沉的男声在我头顶响起。我抬眼一看,见闫至阳居然走了进来。
  “你怎么又来了?”我没好气地说道,惊讶地发现干脆面君居然跳到他怀里。闫至阳莞尔一笑,将干脆面君抱在怀里,伸出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毛发。我不经意间瞥了一眼闫至阳的手,见他的手指长得很漂亮,修长匀称,但是手上却有几处厚厚的老茧。
  当记者还需要干重活么?这个想法一闪而过之时,就听闫至阳说道:“我知道你最近睡不好,很想解决这个问题。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去一趟河北沽源县。”
  “去那干吗?等等,这地方咋那么耳熟?”我疑惑地问道。
  “凶物寄出的地方,从哪儿开始,就从哪儿终结。”闫至阳说道。我立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跳了起来:“你知道怎么办?”
  闫至阳说道:“凶物既然从那里寄出,我就有办法查出来。做我这一行的,有很多三教九流的朋友。”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1:00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我狐疑地盯着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可不信这世上有啥天上掉提拉米苏的好事儿。
  “为了我的杂志社。”闫至阳说道:“我上次没有说明白。我不只是杂志社的编辑,还是社长。这传奇杂志社是我开的,由于没什么特经典的文章,销量一直不好。所以我这次打算追查到底,调查后写出来,所以需要一个当事人来增加真实度,而你就是我的见证人。”
  “卧槽,原来杂志社是你开的,土豪做生意做的都是情怀。”我咂舌道。但是他的提议让我有了一线希望,便立即答应跟他去沽源县。
  而有了闫二代的帮忙,老板很顺利地准了一个周的假期,说卖给闫少面子。至于是什么面子,我也不知道,总觉得闫二代很牛逼。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2:00
  说走咱就走,第二天,我便收拾了行囊,跟着他去河北。我俩上了T282列车之后,我跟着他往定好的卧铺位置走过去。
  在我们上车后,就有个制服乘车员跟土豪哥亲切打招呼,随后带着我们去了闫至阳定好的搞基软卧包厢。哦不好意思,是“高级”软卧包厢。
  因为这包厢明显只能住俩人,干净的软卧上下铺,外带一个隔间,一个独立的卫生间,打开一看,里面淋浴器,衣柜,电热水壶,玫瑰花,报纸,杂物皿,一次性拖鞋,衣服挂特么的应有尽有。包厢里有可调节阅读灯,电视,麻痹比我租住的房子还要好。
  我顿时看呆了,哈喇子差点儿落地上。我特么都不知道火车上还有星级宾馆一样的包房。乘车员很礼貌地给我们关上门,闫至阳瞥了我一眼,指了指嘴角:“擦擦口水吧。”
  我这才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这一出门都这排场?”
  闫至阳答非所问:“上下铺随便你睡,隔间我住了。我不习惯跟人睡同一个房间。”卧槽,跟谁稀罕跟你一起睡似的!我心中吐槽,但是却乐不可支。无论上铺还是下铺,这可比我平时坐的硬座强太多了。我盘算着,要不上半夜睡上铺,下半夜睡下铺?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3:00
  我乐不可支地将背包从肩膀上卸下来,正想丢到行李架上去,却见包的拉链一阵抖动,似乎有啥东西要钻出来。我疑惑地打开拉链,顿时一只毛茸茸的脑袋钻了出来,小圆眼盯着我,捂住嘴冲我一笑。
  卧槽,干脆面君!这怎么带上车了?什么时候钻进我包里的?
  “你怎么来了?”我低声道。转念一想,这货应该听不懂我说话哈。
  “你在说什么?”闫至阳看着我问道:“行李包太大的话,放行李架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4:00
  我凑过去,低声道:“不行啊,不知怎么回事儿,干脆面君钻我包里了,我把这东西带上车了。”
  闫至阳哭笑不得:“那你就抱着吧,别让列车员发现了。”我苦笑半晌,想了想,便将干脆面君拽出来,关到洗手间去。
  苏州到河北的路程遥远,而闫至阳是个比较寡言的人。路上我想问问他有什么计划,他也懒得多说,没多会儿,倒是关上门自己去睡了。我觉得没趣,便回想了一下他的穿着和行装。闫至阳算不上帅得惊才绝艳,但是长相不错,尤其是气质出众。单独见的时候倒不觉得,放在人群里,我才感觉这人居然天生贵气,也就是王子相,外加身材高大,放人堆儿里倒是有鹤立鸡群的感觉。衣着很休闲,但看裁剪样式,应该价格不菲。但是就这么一位衣食无忧的富家子弟,为什么手上会有老茧?这茧子不像是画画,写字或者弹钢琴留下的。更像是做体力活什么的留下的。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6:00
  随即,我将目光落到他的行李包上。这包里并不像是装了多少东西,因为比较瘪。但是,包身被撑得左右很宽,像是里面放着挺长一件东西。
  我好奇地上前摸了摸,感觉里面放的东西挺硬的,形状还弯弯曲曲的,不知啥东西,难道是乐器?想到这里,我好奇地想拉开拉链看看。正在我将他的包外链拉开一道缝儿的时候,一只手瞬间压到我的手上。我抬头见闫至阳不知什么时候从隔间里走了出来,神色疏淡地看着我,但语气却有些冷硬:“不要随便碰我的东西。”
  小样,还挺傲娇!我只好缩回手来,但是心头却浮起一阵疑云:为什么感觉包里放着的不像是什么寻常物件,倒像是什么工具之类。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8:00
  没等我细想,我见闫至阳伸手将那行李包提走了,随即关上隔间的门。我冷哼一声,洗刷完毕,爬到下铺上,没多久便慢慢睡了过去。不知睡了多久,我似乎听到耳边有声音传来。
  这声音似乎是说话声,但是又听不清说的是什么。虽然没睁眼,但是我的意识已经慢慢苏醒。此时,耳边的声音更加清晰。这声音像是外语,但是仔细听听,又不像是。于是我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却发现房间里并无别人。本以为自己又幻听了,但是仔细一听,却发现声音貌似是从闫至阳所在的隔间里传出来的。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8:00
  我悄悄下床,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的隔间门前,将耳朵贴在门上去听。因为这声音实在太奇怪,不像是外语,也不是中文,我好奇这货到底在干吗?
  但是,我贴上去没多久,屋里的声音好像就越发地低了下去。于是我下意识地呈壁虎状附在门上。正想继续听的时候,却觉得门突然开了,于是我身子一空,直接扑到前面去。
  扑过去的时候,我见闫至阳正一手拉着房门,一手托住我的下巴,冷冷地看着我扑街的德行。
  “啊不好意思哈哈,我半夜上厕所,但是摸错地方了。”我尴尬地笑道,立即直起身子,顺便瞥了一眼屋里,什么都没有。
  我只好再度回了卧铺上躺下,见闫至阳也关上了隔间的门。我竖起耳朵听了半晌,见那奇怪的声音没有再度响起,便只好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但是我平时虽然睡眠很浅,这一觉却睡得很沉,直到早上被闫至阳拍醒,我依然有些睡意朦胧。
  “到站了?”我迷迷糊糊地起身。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29:00
  “早呢,只是去吃早饭。”闫至阳说道。我跟着他取了饭回来,依然感觉头脑发沉。吃饭的时候,我见闫至阳正盯着一本杂志看得来劲。我瞥了一眼封面,见那就是火车上的那种宣传杂志,很无聊,不知他为啥看得津津有味。
  “看什么呢?”我将头伸过去,还没等细看,闫至阳便把杂志合上,说道:“无聊看看。”说着,居然拿着那杂志进了自己的隔间。
  我撇了撇嘴,觉得这闫至阳自从上了火车之后,就跟刚见面的时候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虽然神情傲娇,好歹看似亲和,现在连亲切都懒得装了么。
  想到这里,我正想继续吃的时候,发现干脆面君也醒了,从洗手间门缝儿里伸出头来看着我。
  我苦笑半晌,将饭里的火腿肠夹给它吃。在看着干脆面君啃火腿肠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哪儿好像有点不对劲。想了想,顿时吃了一惊。我从昨晚七点开始睡,一直睡到今早九点。这一觉怎么能睡这么久?难道平时失眠,现在倒是补眠了?不,从小到大,我最高睡眠记录是八小时,没理由这次一下子睡十几个小时。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30:00
  回想昨晚半夜醒来的时候,其实头就有些发晕,这怎么回事?我边思量着这个问题,边吃完了早饭。可吃完没多久,我居然又困了。
  再睡会儿,我心中暗想,一下子又倒到枕头上去,将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就在这时,我闻到枕头上貌似有一股很暖的花香。
  眼皮很沉的时候,我隐约听到隔间门拉开了,闫至阳貌似走了出来,在我的床铺前站下,随即俯下身扯了被子给我盖在身上。
  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像绿茶一样的香水味,让我脑袋有片刻的清醒,但是想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感觉他好像在我身上几处部位轻轻压了几下,随即,我又沉睡过去。
  我隐约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却没来及多想,便再度被困意吞噬。
  而这次再度醒来,火车已经到了张家口站。到站之后,我跟着闫至阳下车。这时,他倒是恢复了以前的温和态度,说在张家口休息一阵子,再坐车去沽源县。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0 16:33:00
  下午没人看啊
作者:西瓜夹心糖 时间:2015-03-30 16:42:00
  看呢呀
  
我要评论
作者:星光满天1 时间:2015-03-30 17:08:00
  继续啊
  
作者:曹荣 时间:2015-03-30 17:41:00
  继续不能停啊啊啊
  
作者:博怀归 时间:2015-03-30 21:52:00
  次奥!好快啊,大神带我飞吧~
我要评论
作者:深夜的孤行者 时间:2015-03-31 03:31:00
  哈哈 新坑留言
  
我要评论
作者:红莲令 时间:2015-03-31 07:39:00
  感觉好恐怖啊,作者文采不错,可出书了
  
作者:zhufan398 时间:2015-03-31 09:57:00
  楼主快更啊,等得很捉急
作者:liuzz20 时间:2015-03-31 10:18:00
  一直追着楼主的书再看。。表示楼主一直很厚道~~喜欢你的风格~加油~
作者:画羊 时间:2015-03-31 10:19:00
  这就没了?干脆面君一定是个世外高人!因为我认识一只,他还教会了功夫熊猫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manderila 时间:2015-03-31 10:38:00
  楼主写的我喜欢么么哒
  
我要评论
作者:神州王中 时间:2015-03-31 10:46:00
  被吸引住了,好看!
  
作者:kakakal2012 时间:2015-03-31 10:51:00
  冒个泡,跟了楼主几个月,从灵异警察那过来的,
  
作者:wenzhoufy 时间:2015-03-31 10:56:00
  今天就更新这点么。。
  
作者:donghai588 时间:2015-03-31 11:03:00
  以往的故事都很有看点 期待这一部的成功
  
作者:ggmfx 时间:2015-03-31 11:06:00
  楼猪又开楼了 先来顶一下
  
作者:m827366733 时间:2015-03-31 11:12:00
  期待新的精彩
  
作者:lvyl121001 时间:2015-03-31 11:18:00
  我在论坛打滚这么多年,所谓阅人无数,就算没有见过猪走路,也总明白猪肉是啥味道的。
  
作者:泡菜大闹天宫 时间:2015-03-31 11:21:00
  继续,关注中~~~
  
作者:七七不语 时间:2015-03-31 11:23:00
  干脆面君…很萌……那男的~应该是个盗墓贼…
  
我要评论
作者:snowy1527 时间:2015-03-31 11:28:00
  开新贴啦。来顶个!
  
作者:wwhhtt_82 时间:2015-03-31 11:36:00
  又写新书了,好棒
  
作者:465583372 时间:2015-03-31 11:41:00
  真佩服楼主的文笔,又要进入苦苦等待中
  
作者:emmaswift 时间:2015-03-31 11:45:00
  赶上楼主直播喽
  
作者:MC善良 时间:2015-03-31 11:50:00
  好看,这个帖子要火呀!
  
作者:everaimei 时间:2015-03-31 11:54:00
  前排马,很好奇
  
作者:你那么2我那么爱 时间:2015-03-31 11:58:00
  马
作者:花宝宝2005 时间:2015-03-31 12:01:00
  好吧,,,我默默的蹲在这个贴子里看了。。。
  
作者:今天以后的明天 时间:2015-03-31 12:05:00
  哎哟!!楼主快点儿更新嘛!最喜欢听人讲真实经历了 加油加油
  
作者:隼惜人 时间:2015-03-31 12:10:00
  楼主,我都自备小板凳洗好耳朵了
  
作者:清风韩雪 时间:2015-03-31 12:14:00
  楼主快更,嗑瓜子等候
  
作者:myfish2933 时间:2015-03-31 12:22:00
  没有了吗????快更新哦
  
作者:zhou0217 时间:2015-03-31 13:11:00
  楼主,能不要太监好么
  
作者:xie101800 时间:2015-03-31 14:02:00
  新书呢,很喜欢。
作者:pk520l 时间:2015-03-31 15:11:00
  这要追多久才能讲完故事啊!我好心急!楼主快更!
  
作者:bigbired 时间:2015-03-31 15:18:00
  然后勒看得正起劲没了
  
作者:welike4123 时间:2015-03-31 15:23:00
  看着挺真实,快……更
  
作者:yangfangggg 时间:2015-03-31 15:28:00
  收藏,好看,快更
  
作者:liangtian246 时间:2015-03-31 15:33:00
  啊!没啦???楼主更新吧
  
作者:98行者 时间:2015-03-31 15:41:00
  先马,等待养肥
  
作者:kunkun5475 时间:2015-03-31 15:46:00
  好看 LZ加油更
  
作者:270217 时间:2015-03-31 15:55:00
  哎,男主又是二逼型的,哈哈
  
作者:zhch国产 时间:2015-03-31 15:56:00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美!
  楼主这是玩的古装诱惑么?
  
我要评论
作者:VictorLin家胜 时间:2015-03-31 15:59:00
  上一部写的太好了。相信这一部也是很精彩的。
  
作者:58P57 时间:2015-03-31 16:04:00
  各种悬念,跟完灵异警事就来跟这篇
  
作者:zhch国产 时间:2015-03-31 16:05:00
  @孙铭苑 126楼 2015-03-30 16:33
  下午没人看啊
  -----------------------------
  怎么会呢?
  
作者:月光如水0511 时间:2015-03-31 16:12:00
  一路跟过来了,美女有点腐啊
  
作者:一世长安秦晋远 时间:2015-03-31 16:20:00
  楼主慢慢更, 不急不急. 每次多写点儿哈.
  
作者:jacweidjh 时间:2015-03-31 16:25:00
  很好看,快点多更些,吊胃口的说
  
作者:悼念逝去的昨天 时间:2015-03-31 16:32:00
  好紧张 怎么在这个节骨眼没了!
  
作者:夕夏千风 时间:2015-03-31 16:33:00
  干脆面君还喜欢吃麦丽素……
  
我要评论
作者:破晓85 时间:2015-03-31 16:38:00
  哇,看看,搬个凳子坐等楼主
  
作者:515160337 时间:2015-03-31 16:45:00
  先收藏快点更新
  
作者:silbi_cy 时间:2015-03-31 16:50:00
  赞一个 从宋炎追到了这里
  
作者:zclzqy 时间:2015-03-31 16:57:00
  跟着搜楼主名字过来的,
  
作者:忽然说再见 时间:2015-03-31 17:01:00
  坐等更新哈!楼主加油!
  
作者:让妇女和孩子先走 时间:2015-03-31 17:03:00
  悄悄的顶一下
  
作者:pk520l 时间:2015-03-31 17:08:00
  美女楼主加油,一直支持你!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09:00
  吃午饭的时候,我问闫至阳,是不是会什么韩语啊马来语之类。闫至阳说道:“我对语言不是很感兴趣,这两种都不会。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只是火车上听到你好像是在用外语打电话。”想起在隔间外听到的声音,我说道。
  “那你听错了。”闫至阳说道:“对了,你对这里没有任何印象么?”
  “印象?”我有些茫然。闫至阳则伸手指了下饭馆斜对面的民俗客栈。那客栈外墙是用灰扑扑的砖石砌成的,门外竖着民俗客栈的匾额,但是看那客栈的样子,明显是后来修建的,是一处仿古建筑。
  我笑道:“你问的问题很奇怪啊,我从来没来过河北,更别说看到过这家小客栈了。”
  闫至阳似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好吧,一会儿准备走。”
  “等等,到了沽源县,你真的能有办法让我摆脱那奇怪的梦境,破除什么诅咒?”我还是不怎么信任地看着他。
  闫至阳笑了笑:“这一路上你做过噩梦么?”
  “那倒是没有。”我疑惑地说道:“并且很能睡似的。”
  “因为我送给你的珠子慢慢起了效果。”闫至阳指着我手上的珠链说道:“但是真正摆脱梦魇的办法,是要到沽源县找到那两个东西的来历。”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但是闫至阳则神色淡定。我心想这人可能就是一个钱多人傻的富二代,为了追寻什么传奇传说非要带着我进沽源县。那其他目的呢?如果只有这一个理由,似乎根本不需要带上我。或者,他真的那么好心,要帮我找到那所谓的诅咒的源头?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10:00
  闫至阳笑了笑,说道:“我是真的想调查那两样东西,也真的想帮你。当然,也有其他原因,但是以后我会告诉你。”
  我撇了撇嘴,心想这货果然会读心术么,我想什么他都知道。转念一想,我没什么好图的,穷人一个,怕什么呢?
  想到这里,我果断跟着他上了去沽源县的汽车。可没想到,这一次的旅程,并不是我想象里那么单纯美好。
  我原本以为沽源县只是一个小城镇,但是到了之后才发现,这地方居然有十分广阔的草原。秋冬交接,草场已然变成一片金黄。我跟闫至阳站在草原上,夕阳的余晖落在我们身上,将我俩的影子拉得很长。晚风吹来,我见他仰起脸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你在想什么?”我笑问道。
  “你对这里还是没有什么印象么?”闫至阳睁开眼睛,突然问道。
  “怎么可能有印象?说过很多次了,我没有来过这地方。”我苦笑道。
  “是么?”闫至阳笑了笑,指了指草原远处一处影影绰绰的建筑:“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么?”
  我张望半晌,只看到一处像是蒙古包,又像是小城堡的建筑。但是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是什么。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闫至阳说道:“那是今晚我们要去的地方。”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17:00
  “半夜到草原上?”我问道:“那是什么?为什么草原上只有这一处建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梳妆楼,你听说过么?”闫至阳问道。
  “没听说,听着好像还蛮诗情画意。”我笑道:“可这周围什么也没有,怎么会叫梳妆楼?”
  “走过去看看。”闫至阳说道:“你见到的那两样东西,就是从梳妆楼里来的。”说着,闫至阳招呼我往前走。他一边走一边跟我讲了讲梳妆楼的事情。这梳妆楼是沽源县这片草原上唯一的古建筑。原本传闻这建筑是辽国时期萧太后在草原上建造的梳妆楼,是为了度假所用。但是后来的某一年,考古人员到来,发掘了这梳妆楼陵寝,才知道这地方不是什么萧太后的度假地,而是一处墓葬。
  发掘之后,发现那梳妆楼地下有深坑,埋葬有人骨。整个梳妆楼没有地基,地下埋着三口棺木,都是人形棺。这种人形棺材,其实属于树棺葬,是由挖成人形的大树做成的。考古学家说,这是元代蒙古贵族的墓葬形式。
  而当年的蒙古贵族为了防止墓葬被盗掘,一般都采用密葬的形式。蒙古人去世后,先用树棺深埋。然后会率领万马踏平。而蒙古贵族墓葬附近一般会安排守陵人。直到来年春天,青草再生,便消除了墓葬痕迹。在那之后,看墓人才可以离开。
  我听到这里十分佩服闫至阳,不禁赞道:“你们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啊,这都知道?”
  闫至阳笑了笑:“我祖先就是守陵人。我们家是最古老的守陵人世家。”
  “毛线?”我无语道。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25:00
  “毛线?”我无语道。
  “我不是汉人,我是满族人。”闫至阳说道:“满族正红旗,曾经是皇家御用守陵人。而跟一般的守陵人世家不同的是,我们家在满清之前,便是蒙古贵族陵寝的守陵人。所以对于蒙古墓葬,有一定的了解。”
  “难怪到现在没找到成吉思汗墓,原来蒙古墓葬这么隐蔽啊。”我咂舌道:“可这个什么梳妆楼既然是后代误传,你说的蒙古墓葬都要隐蔽,为什么这墓葬上面要树一座这么明显的楼?”
  “这个梳妆楼其实是祭奠用的响堂。”闫至阳说道:“原本蒙古贵族的墓地不会出现任何明显的地上建筑物,但是这个墓主人不同。”
  “呦,这墓主人咋这么个性,搞特殊,不怕人盗墓?”我好奇地问道。
  闫志阳笑了笑:“这倒不是。说起这个,可以跟你讲讲梳妆楼下埋葬的墓主人。梳妆楼墓葬群埋葬着的人是蒙古的阔里吉思亲王。他们一家都信奉景教,跟一般的蒙古族信仰有所不同。蒙古多信奉佛教。他是元代成宗的驸马,汪古部,也就是西域突厥人的首领。1297年曾经率领一千精兵大胜叛军,威震朝野。忽必烈奖赏阔里吉思,委以重任。而这位将军也没有令忽必烈失望。他精通军事,儒学,文武兼备。后来,新疆叛乱,阔里吉思多次克敌,在御敌之战中深入敌后被俘,叛军诱降不成,在新疆被杀。他死后,下属将他的尸体运回河北沽源县老家,葬在这片草原上。”
  “厉害,说起这些历史,你倒是如数家珍啊。”我顿时有点小崇拜。
  闫至阳说道:“这有什么,我祖上是蒙古和满清皇族的守陵人,这些东西,从小就耳濡目染。”
  我们俩人说着,脚下却没停步子,眼见着便到了那梳妆楼附近。我见那梳妆楼跟我想象的还不相同,居然造得跟清真寺似的,白色墙体,青色瓦片。但是说像伊斯兰教的风格,又有些不同,好像是伊斯兰教建筑风格跟蒙古包风格的混血似的。可见这位将军的信仰有多纠结,整体像是个多面体的构造。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35:00
  “看他有啥意思,”我笑道:“说起来,你们有钱人真是任性,就为了搜集传说资料——”我刚说到这里,突然觉得脚下一空,身体前倾,差点儿掉下去。幸好闫至阳拉了我一把,我才稳住身子。
  我吓了一跳,定了定神低头一看,吃惊地发现面前居然是一个很深的大坑。更诡异的是,坑洞的形状是个人形。不仅如此,环顾四周,居然遍布这种大坑。此时,圆月初上,映亮那座诡异小楼上的三个字:梳妆楼。
  黑漆漆的楼口,像是一张满含着冷笑的嘴。围绕着这座楼,数十个人形坑洞放射形排列着,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森然感。
  “这,这坑是什么?”我吃惊地问道。
  “这些都是殉葬坑,里面曾经埋葬的是殉葬用的人。”闫至阳说道。我顿时冷汗就下来了。刚才如果不是他拉我一把,也许我就掉进这殉葬坑了,不摔死也得摔个骨折。
  我刚要道谢,却听闫至阳问道:“你记得这里么?”
  “我?”我惊讶地看着他,见他也正严肃地望着我。一路上,闫至阳问这个问题不下三遍。但是,我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说,老子从来没来过这破地方。如果不是收到那奇怪的快递包裹,我特么根本就不会知道沽源县这个地方。
  “不可能来过。”我奇怪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闫至阳叹了口气,似乎十分失落。我见他沉默下来,正想询问缘由,却见他突然抬起头来,脸上神色一变,冷笑道:“那我帮你回忆回忆!“说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手突然一抖,我见一张透明薄膜纸一样的东西便贴住了我全身上下。还没等我明白过来,闫至阳居然一下子将我推进那深坑中。
  我头皮一麻,身体立即歪着掉了下去。而这时候,我见干脆面君也没来及逃脱,在我耳边不停地唧唧叫着。没等我从震惊和恐惧中反应过来,我便已经摔到那人形的深坑里,摔得我七荤八素,浑身酸疼。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46:00
  几秒钟后,我慢慢回过神儿来,却见自己已经躺在深坑里。眼前貌似覆盖着一层透明的东西。我豁然想起刚才闫至阳给我套上的保鲜膜一样的玩意儿。我心中惊慌,感觉自己好像被他坑了。动了动手脚之后,才发现那透明的东西如一道透明的茧子外壳,将我包裹在里面,但是我不知这保鲜膜一样的东西是什么材质,居然挣脱不掉!
  麻痹,这货当老子是冰箱的食物么?
  “闫至阳!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我挣扎着坐起来,对站在坑洞边缘,低头漠视着我的闫至阳喊道。
  “现在你记起来了么?!”闫至阳喝道。
  “什么?!”我怒道:“你他妈有病吧?!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老子从来没来过这地方,卧槽!”
  虽然我毅然决然地否认来过这地方,但是闫至阳却似乎不肯相信一样毫无反应。半晌后,我见他居然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只折叠铲子来。
  我一看那东西,顿时吃了一惊。难道这富二代想在这里杀人灭口?不对啊,他灭我口干吗啊?我特么哪儿碍着他了??
  我紧张地盯着他,看到他弯下腰铲了一铲子泥土,冲我扬了下来。我赶紧闭上眼睛屏住呼吸,感觉到那泥土扑到我身上。
  我的心顿时凉了:麻痹这货是想活埋我啊!我特么到底碍着他什么事儿了?!看样儿还不打算让我做个明白鬼!
  情急之下我破口大骂,但是闫至阳却完全不理会我,只是不断地往大坑里填土。也不知道他是用了啥类型的保鲜膜,居然让我挣脱不了,只能维持坐在地上的姿势站不起来。那透明的袋子虽然不让我觉得有窒息感,但是却跟有脉搏和生命一样,死死箍住我的双腿和腰部。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47:00
  在这怪袋子的包裹下,我居然站不起身来。如果说要填满整个大坑,就凭闫至阳一个人,估计填到天亮也完不成。但是,如果只在我附近填上土,而现在我又是蹲坐在地上而非站立的姿势,他这动作又不慢,估计没过多久我就要被他填土活埋了。
  我心中暗骂,卧槽富二代不是应该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么?怎么这货像是经常干这种活埋别人的活儿似的,动作又快又狠。我突然想起他手上的老茧。麻痹,这货难道经常把看不顺眼的活埋么??
  被埋在这种地方,会不会十天半月都没人发现?四周荒无人烟,连个鬼影都特么看不到!
  此时,那泥土已经埋到了我的腰部。我也骂得累了,懒得继续开骂,不咋灵光的脑子开始转悠,首先想的是怎么脱身。可这时候,干脆面君似乎也不敢动了,缩在我肩膀上瑟瑟发抖。我忍不住一阵心酸:“干脆面君,你说我们这是不是遇到变态杀人魔了?果然有钱人就是任性,兴致来了亲自活埋个人来玩!我特么就是傻,跟着他来这荒无人烟的草原!”
  干脆面君这回也不叫了,一副已经吓尿的节奏。我挣扎半天已经有些精疲力尽。这种奇怪的透明袋子太难挣脱。事到如今,我有些心灰意冷,眼见着泥土埋到我的胸口,我见闫至阳停了下来,喝道:“想起来没有?!”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50:00
  “大哥,老大,你到底让我想什么啊?!”我几乎要哭了。
  闫至阳一听这话,又继续埋土。我一见慌了,立即嚷道:“我重新回答!!我说老兄,你到底让我说什么啊?!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你很帅很有钱又有型!行吗行吗?!”
  结果,一铲子泥土兜头盖脸地扑了下来。我闭了闭眼,发现泥土并未扑到我脸上。随即一想,也是,我外头裹着保鲜膜呢。这种裹尸布还真挺特别。
  可就在这时候,一道念头闪过我脑海,我不由一怔。没错,今时今日的场景真的十分熟悉,似乎我以前就见过,或者亲身经历过。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还是——我活埋过别人,或者是闫至阳的朋友,他回来报仇?!
  想到这里我再度努力回忆,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但是,刚才那熟悉感确实真真切切地一闪而过。我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强烈的疑惑。
  可具体的情况我却怎么也记不起来。而这时候,土已经填到我的脖子位置,干脆面君已经被埋到泥土下面了。
  • BellringJ: 举报  2016-05-09 16:31:39  评论

    先来道十八夸加迷魂汤,可是敌人太强大,不吃这套哈哈哈。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50:00
  我心想这下完了。这次真的要“含笑九泉”了。眼见着泥土要埋过我的脖子,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在使劲儿往下拉。
  我低头一看,震惊地发现双腿的位置突然有两双煞白的手臂破土而出。那一双手臂干瘪得只剩下皮包骨,指甲乌黑像是中毒一样,着实不像是一双人手。
  当然,动脚趾头想想,这也不可能是人手。我见这一双手突然又扎入泥土里,似乎在不断地往下拉我的双腿。不仅如此,我见不断地有鬼手从泥土中生出,又重新扎入泥土中。与此同时,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在被人往下拉。
  这时,虽然闫至阳已经不再填土,但是我却觉得我的身体被不断地往下拉,慢慢地,下巴已经没入泥土中。我抬头去看闫至阳,想让他把我给拽出去,却见他并没看我,而是侧身看着旁边。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居然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人冲着他慢慢走了过来。
  月色下,我见这女人风姿绰约,衣服很奇特,像是白纱汉服。长发及腰,戴着白色面纱,所以看不清样貌。但是她这样子着实很像一个女鬼。
  还没等我细想,我便眼前一黑,被莫名其妙的力量拽入了泥土中。隐约中,我闻到一股奇怪的臭味,脑海里突然闪过噩梦中出现过的那个老太婆的样子,也不知道是想起老太婆的脸太恶心,还是那股臭味太恶心,我顿时觉得头晕目眩,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我想起一个问题:是不是我就此就要长埋这土地里?下辈子投胎,一定要记得不要叫韩笑这个名字……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周围有人的说话声。慢慢地动了动身体四肢,感觉全身一阵酸疼,更有些手脚发冷。慢慢睁开眼睛,我见自己躺在一个有些破旧的小屋里,身上盖着毛茸茸的毛毯。不由自主伸手一摸,发现这东西居然是动物毛皮,乌黑发亮,像是狗熊皮。
  这时,貌似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我侧过脸一看,见一个穿着蓝布衣服的高挑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走到我的床前,低头看了看,笑道:“你醒啦?!”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51:00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的模样,见她扎着很长的马尾,瓜子脸,一笑两个酒窝,齿若编贝,眼睛很亮,是个十分甜美的妹子。
  我一瞬间被她的甜笑吸引住,但下一秒,我突然回忆起来自己被闫至阳活埋的场景,立即起身坐起来:“对了,我怎么来的这儿?你又是谁?”
  “说到这个啊,我晚上睡不着,去草原看星星,走到梳妆楼那边的时候,看到你养的小浣熊在草丛里跑。”说着,少女指了指我脚边沉睡的干脆面君:“我从来没见过浣熊,就将它抱起来了,结果小东西带着我去救你,我跟着它跑到一处深坑前,看到你倒在里面,就赶紧找来哥哥帮忙,把你救上来啦。”
  “是吗?”我疑惑地看着她,却见她笑容坦诚,一点儿没有说谎的样子。可是,闫至阳呢?昏迷前那个白衣女人呢?我不是被他埋在泥土里么?为什么这个女孩说我在坑洞里?
  于是我试探地问了问她是否看到闫至阳和一个白衣女人。妹子说没看到过,只有我一个人和干脆面君。
  我看了看干脆面君,随即一脚踹过去。这货立即惊醒,直愣愣地盯着我看了半晌,突然明白过来似的,两步蹿到我跟前,上下嗅了嗅,睁着无辜的眼睛冲我眨半晌。
  “可惜你不会说话。”我摇头道:“否则就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妹子看我对着一只浣熊说话,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跟小熊猫说话啊?对了,这东西好像不让养哦,你哪儿弄的?”
  “你问题真多,不过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笑道。
  “陈清姿。”妹子笑道。
  “清姿?这名字很好听啊。”我咂舌道。眼前的妹子长相甜美,气质不俗,虽然穿着土布衣服,但是实在不像是乡下猎户农民。
  陈清姿还没来及说话,便有人挑了布门帘走了进来。我见进门的是个高大粗壮的汉子,长得着实其貌不扬。
  “哦,这是我哥哥陈前,给你端药来了。”陈清姿接过男人手中的碗:“这边比较偏远,没什么医院,不过我们这边有赤脚大夫,你就凑合喝点儿中药吧,好像你躺在坑洞里受凉了,但是倒是没有其他的伤,不要太担心。”
  那叫陈前的汉子笑着点了点头,神色有点僵硬。将碗递给陈清姿后,他转身就出去了。我问陈清姿,是不是刚才那位是她亲哥哥。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51:00
  “废话,当然是亲哥哥。”陈清姿将药碗递给我:“怎么?”
  “长得一点儿都不像啊。”我屏住呼吸喝完药,不由自主地吐槽道:“你哥哥那么难看。”
  “你说什么——?!”陈清姿一改刚才的温柔态度,伸手掐住我耳朵一扭:“我跟我哥哥救了你,你这什么态度?!”
  “疼疼疼!”我苦笑道:“不是那意思,我就是说你很漂亮!”
  “这还差不多。”陈清姿放开手,冷哼道:“你再睡会儿吧,完全康复了再说。”说着,端着药碗走出门去。
  特么的,长得倒是好看,就是脾气太差了。我揉着耳朵想道。不过陈清姿跟她那哥哥长得确实天差地别,一点儿也不像村姑。看来鸡窝里飞出凤凰,还真有这种事儿。
  喝完药之后,干脆面君居然很老实地缩在我身边再次睡了过去。我也困得不行,随即也睡着了。等再度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全黑,时间已经是晚上。
  睡了一觉,我的精神好了许多,于是下床走到外屋里,见外面空无一人,桌上摆着一副碗碟。扭头一看,却见陈清姿坐在门槛上背对着我,双手托腮看着星空。
  我看着她的背影,十分苗条多姿,不由愣了愣,随即想起被她扯耳朵的事儿,心中突然升起捉弄之心,扑过去捂住她的眼睛,笑道:“我悄悄蒙上你的眼睛,让你猜猜我是谁......”
  刚唱到这里,我突然感觉身子一飘,居然被陈清姿突然探出的双手抓住,一个过肩摔摔了出去。
  我妥妥滴躺在院子里的土地上,后背一阵发疼,半天没回过神儿来。还没爬起来的时候,我看到陈清姿悠然地走了过来,双手叉腰:“干什么对我动手动脚?!”
  “我靠,你功夫这么好……”我躺在地上半天没起得来。
  “我们家世代都是猎户,当然有点拳脚功夫了。喂,早知道你喜欢动手动脚,我就不救你了!”说着,这货居然一脚踩到我胸口上。虽然没特别用力,但是也踩得我够呛。
  “疼疼疼……要死要死要死……”我立即嚷道,陈清姿这才将脚挪开。
  我从地上爬起来,陈清姿冷哼一声:“正堂里有吃的东西,给你留的。”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51:00
  “你这一说,我还真饿了。”说着,我立即冲进屋里。桌上放着烧饼,粥跟两盘小菜。狼吞虎咽吃饱后,我才发现陈清姿一直坐在一旁盯着我看。
  “你也想吃?”我打了个饱嗝儿:“早说啊,要不我从牙上剔点食物下来给你。”
  “真恶心!”陈清姿啐道。
  “吃饱了也不知干点啥好。”我叹道。身体恢复之后,我想起自己遭遇到的事情,不由觉得这世界太奇妙。可到现在我脑子里一团乱,各种问题不断地浮现出来。闫至阳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恨到活埋我?
  我收到的快递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凶物真的可以杀人?
  我明明被人活埋了,可陈清姿却说没有,难道是后来出现的那个白衣女人救了我?可她是个陌生人,为什么要救我?这附近都是草原,那白衣女人怎么会突然出现?
  想到这里,我不由叹了口气。陈清姿见状,问道:“喂,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韩笑。”我懒懒地说道。
  “含笑九泉?”陈清姿立即补充道。
  “靠!我就知道是这样。”我苦笑道:“因为这破名字,我被人喊九爷喊了很多年。”
  “好吧九爷。”陈清姿笑道:“你有什么麻烦事,不妨说说看。反正长夜无聊,我又睡不着。”说着,她一把拽起我,跟我一起坐到木门门槛上。我望着夜空,不由郁闷不已,于是将前前后后的事情跟陈清姿说了一遍。
  “就这样,但是我觉得你应该不会相信。”我苦笑道。
  陈清姿果然很诧异地看着我:“不是吧,有人活埋你?难道你以前跟他有仇啊?”
  “有个屁仇,我从来没见过他。不过他倒是不断地问我,是不是记起这个地方。我特么从来没来过河北,我猜他是认错人了。”我苦笑道,但是转念一想,又有些犹豫:“不过——有一瞬间我好像还真有点熟悉感,对梳妆楼那地方。”
  陈清姿沉默半晌,说道:“这样吧,反正我们也睡不着,我带你再去梳妆楼看看,指不定你能想起什么呢。”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52:00
  “现,现在啊?”想起那附近曾经是墓葬群,我有点怂。
  “你不会怕吧?”陈清姿轻蔑地看着我问道。
  “这有什么好怕,呵呵。”我立即否认。
  “那就去吧。”陈清姿说道。
  “好……”我只好硬着头皮上。此时,干脆面君也跟了出来。
  正是初冬时分,草原空旷,虽然风不是很大,但吹在脸上,也吹得我脸皮有点发疼。我穿着御寒的野外登山服,这还是闫至阳留给我的那件。但是我却见陈清姿只穿着挺单薄的棉衣。衣服穿在她身上有些空荡荡的,好像大了不只一号。
  “你不觉得冷么?”我忍不住问道。
  “草原长大,早就习惯了。”陈清姿笑道:“我不觉得冷,你穿这么厚,别告诉我你还怕冷,是男人嘛?”
  我撇了撇嘴,转身看着她,觉得这姑娘着实跟她哥哥长得不是一个风格,要说是亲生兄妹,差太多了。而且,她说是在大草原长大,但是我见她肌肤吹弹可破,白皙得很,一点儿不像是在旷野间风吹日晒过,简直换身儿衣服就能走秀去了。
  “你盯着我看什么?!”陈清姿冷哼道。
  “看你好看嘛。再说了,我是男人啊,我哪儿不是。”我突然起了促狭的心思:“要不你摸摸?”
  “摸你个大头鬼!”陈清姿怒道,我立即就跑,转身见她捡起一块石头冲着我丢了过来。我一缩脖子躲过,听到那大石块滴溜溜落到草地上,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尼玛,这姑娘太狠了,捡这么大的石头,躲不开会被砸破头的靠!
  干脆面君原本跟在陈清姿左右,见了刚才一幕,灰溜溜地钻到我身旁来了。
  我俩一路笑闹着到了梳妆楼附近,我立即停下脚步。想起被活埋的事儿,有点头皮发麻。但是,远远地看着那怪异的梳妆楼,我突然觉得那一缕若即若离的熟悉感再度涌上心头。
  “你在想什么?”陈清姿问道:“是不是害怕?没事,这次你掉不进去的,我看着你。”
  “掉进去?”我下意识地重复道,看着不远处的坑洞,我越发觉得一种熟悉感涌上心头。与此同时,貌似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口,就要涌上舌尖。
  一阵冷风袭来,我激灵灵打了个寒噤,脑中突然涌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诗词:“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卧槽,什么时候我变身闫至阳了??以前语文课总不及格的好么。
  陈清姿拍了我一下:“喂喂,想到什么了?”
  “说了你也不信,我想起一句古诗。”我回忆道:“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我是不是很有文化?算了,说了你也不懂。”看陈清姿身手利索,从小长在这农村,也许没上过几年学文化水平不高,古诗什么的更够呛能懂了。
  “哎,这好像是白居易的《长恨歌》,描写的是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你怎么会想起这句?还有没有别的?”陈清姿问道。
我要评论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52:00
  我惊讶地打量着她:“你这都知道啊?我就想起这一句,也不知为什么。对了,你干吗比我还紧张?”
  陈清姿怔了怔,啐道:“什么比你紧张,我是觉得好奇而已。你到底能不能想起别的?想不起来就算了,笨。”
  我愕然看着她,心想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翻脸比翻书还快,这还真是。但是我再回想,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还是走吧,我想不起什么了。”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墓葬坑,我有点发憷。自己可是差点儿被活埋在这古人坑里的人。
  “那好吧。”陈清姿似乎有些不高兴,扭头往回走。我不明白她这不高兴从何而来,见她走了,也赶紧跟上去。干脆面君也立即扭头跑了。
  我往回走了没几步,总觉得后脊背发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后似的。我打了个寒噤,忍不住回头一看,差点儿尿了。晦暗不明的夜色下,我见一个“人”正趴着坑洞的边缘,直着身子望着我们离开的方向!
  虽然看不清那东西的模样,但是,却让我想起在被闫至阳活埋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死命地拽我的脚踝的情形。难道就是那东西?是坑洞里徘徊不去的冤魂?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加快步子,一把拉住陈清姿的手就往前跑。
  陈清姿骂道:“干什么你?!动手动脚的!”
  “有,有东西在后头!”我哆嗦着说道。
  陈清姿往后看了看,啐道:“胆小鬼,什么都没有!”
  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这次却真的什么都没看到,草原上空荡荡一片,只留萧索的风声。
楼主孙铭苑 时间:2015-03-31 18:53:00
  明天继续 谢谢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