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奇谈:万物的命运皆有其缘由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06 10:51:44 点击:3104042 回复:558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45 下页  到页 
  碎片奇谈之时间沙漏
  时间,是一切奇妙之所在,而万物的命运却在时间的流转中不停的演绎着光怪陆离的故事。
  乔婆婆和华二爷离开乌镇已经有段日子了,新搬入的小姑娘和梁汗已经熟悉起来。小姑娘姓佘名雨燕,有次和梁汗闲聊,怯生生的说起自己名字的来由,小姑娘自己说出生的时候天在下雨,恰好有一群燕子飞落在了家里的屋檐下,所以家里人给自己起了雨燕的名字。
  佘雨燕很奇怪,每个下雨天总站在门口屋檐下,似乎蹙起眉眺望着什么,一蹙眉就牵动着脸颊上俩浅浅的酒窝,而她的母亲总在这个时候,就在一旁搓着手仿佛有些心事一般。
  梁汗开始没注意到这些细节,然而次数多了就留意到了,于是不觉地奇怪起来。这母女俩自打来到桃林住下,除了那些桃树花草被精心修整外,华二爷和乔婆婆的屋舍就被收拾的干净整洁,尤其雨燕的母亲更不时整出各色极其可口的饭菜,招呼梁汗来大快朵颐,山地貂小虎可就沾光了,在美食的滋润下彻底滚圆肥胖起来,渐渐的便对梁汗的花生米心生嫌弃,偶尔梁汗掏出花生米来讨好它,那家伙只是嗅嗅就扬头而去,只气得梁汗牙痒痒的:小子,以后饿的时候别想再啃俺的花生米。
  ……
  “恐怕华二爷喝红尘大爱就是这般滋味吧!”梁汗这晚照例吃完可口的饭菜后巴咋舔舔嘴唇,忍不住又是这般惯常地腹诽下,“不知道远方,华二爷被俺每次如此的念叨会不会喷嚏连连哈。”梁汗摸摸鼻子,想了想咧嘴有些坏笑起来。
  伴随着冬天脚步的迫近,一个寒假眼看就要来临。而几场寒雨已经提前降临,今日傍晚,暮色里寒雨打得屋檐沥沥哒哒,饭后佘雨燕又再次定定的出神望着天空,屋檐下燕子在结窝,过年的脚步也在接近。
  梁汗有些百无聊赖,这小子每次看到佘雨燕的观雨表情,心里就想发笑。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791次 发图:1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06 11:09:00
  搬张凳子,手里捻着七寸小桃木剑,梁汗也坐在门口把玩着桃木剑,陪着佘雨燕看看暗暗的天空,虽然是看的无聊,天空只有乌云,然而无聊有时候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尤其身边是位好看的小姑娘而不是那只山地貂。
  “小佘”梁汗惯有的小嘻哈又起:“俺觉得你老是抬头看看空空如也的天际,到底在看啥?不如教俺画几幅铅笔画还好了。”
  梁汗嘻哈的语调里有些好奇的探究,问的有意无意的。
  这佘雨燕比梁汗小2岁,下课放学后就帮着母亲干活,华二爷这有两开间,一间被梁汗占了修习术法,另一间被佘雨燕要去作画室,除了雨天望天空外,其余时间佘雨燕帮忙母亲打完下脚后就躲进开间作画去。
  所以梁汗对那小开间特别特别好奇,到底画的啥。可是每逢梁汗别有用心有意无意的套话,小姑娘只是微笑,露出一对洁白的门牙和两个酒窝,眼睛熠熠里满满的向往——就是,不回答梁汗的问题。
  梁汗虽然好奇,可也不好意思直接用术法去窥测人家一姑娘的秘密,再说,学术法也不是干这无聊的活,梁汗这点心里极有分寸的。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06 12:17:00
  吸引梁汗好奇的还是小姑娘画过的两张画,那铅笔画一张微妙微翘的画着一个清纯的少女,带着头冠,头冠就像电视上饰演皇后娘娘的珠冠,只是这冠子前端是一只鸟的造型,冠子四周是珠帘垂落于面,直到下巴。那画里少女一手轻轻的撩开珠帘,眼神里充满了一种妖异带着期待,使得整幅图画有着一种奇妙的吸引力在撩动人,充满了立体的骨感。
  另一幅却是简约,梁汗没想平时看佘雨燕清雅小巧,这画却换了现代风格,简约的画风里,少女一眼闭一眼睁,有些顽皮的表情,只是这个——梁汗摸摸下巴,画的有些让人血脉奋张哈,少女正在脱衣服。
  “哈哈,穿的骨感,脱的有肉哈,哈哈,有趣!”梁汗那时坏笑道:“不如送俺可好?”这幅图一看人物的原型就是佘雨燕本人了。
  那时是三月前的一个秋日傍晚,佘雨燕坐在水池边上那块大大的假石上,双手捧着脸支在搁着双腿的书包上,正入神的看着水池,不知道想着啥,书包上摊着的就是这两幅铅笔画。
  不知道是不是刚来不久和梁汗不熟的缘故,佘雨燕那会被这小子凸凹出现吓了一跳,有些惶恐,把画塞进书包起身一溜烟就跑不见。
  自此梁汗就再也没看过小姑娘的画作了,小姑娘神秘的开间画作都画了啥?
  梁汗深深的被这想法吸引住。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06 12:24:00
  ?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06 12:44:00
  @爻叔 顶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06 14:19:00
  @爻叔 ?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16 08:59:00
  哈哈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18 15:40:00
  顶起
作者:戈九天 时间:2015-09-21 21:54:00
  顶一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22 10:09:00
  ……脑海里正忆起这些的时候——“你,想跟俺学作画?”佘雨燕忽然眨眨眼,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一丝惊奇,明净清透的眼睛里有上下打量梁汗的味道,充满了不信。
  只是片刻后佘雨燕迅速收回了打量的神色,想了想眯起小嘴眼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俺师傅乔婆婆说术有专攻,啥都想学的话啥也学不好,婆婆还说,特别到了桃林,那个叫梁汗的小家伙一定会要你教他画画,千万别答应哦,切记,切记!”
  为什么?
  梁汗脸上肌肉一僵,有些失落!随及这小家伙顿时又恢复了嘻哈,“不教就算了,不过那天空有啥啊,那么好看么,就大块乌云的,你家伙到底在看啥子呢?”
  憋了大半年,梁汗终于有些憋不住,直接了当的把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丫的看你怎么回答!”眨着眼梁汗等着佘雨燕的下文。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22 10:10:00
  “你不是也藏着掖着好多秘密么!”佘雨燕嘟起了嘴巴,颇有些委屈似乎梁汗冤枉了她一般,有些个楚楚可怜。
  “哇!哪有哇?”梁汗挠挠头,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藏着掖着了?!怨死,自己比窦娥还怨哈。
  “你想哇,你跟华二爷学艺,你那后院开间里一进去就大半夜才出来,想想都知道有天大的秘密,怕是有什么宝贝藏着瞒着俺,还好意思说俺。”
  佘雨燕继续有条有理的说道,忽然伸出一根手指竖在梁汗眼前,有板有眼的模样有些小萌,委屈里带着些理直气壮。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24 21:24:00
  看到眼前那根纤细的小手指梁汗忽然有些晕眩的感觉,似乎眼前那纤指上有种金灿灿的光线在晃动,时间变得缓慢而轻柔。梁汗揉了揉眼睛,浮起了困倦,困倦中闪过一丝熟悉的疑惑。
  但是这疑惑的感觉是哪里有过的呢?!
  在梁汗的身后,是那位看着热情慈祥的中年妇女——佘雨燕的母亲,平日这时都会安静专注的收拾好饭桌,打扫干净屋子后通常就在屋里方桌上研磨制作一种异香:桃花香,梁汗曾经问过这是什么——制香这事和佘雨燕莫名其妙看天空一样的令人发迷,这香是用晒干的桃花和着一种不知名液体混合而成,每次制作时暗香阵阵若隐若现的,充满了雨后的清新又有一种令人陶醉的安宁。然而佘雨燕母亲面对梁汗的探询,微笑的回答:桃花香,传说中忘川之舟上的忘情之香。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24 21:29:00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26 21:34:00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27 09:30:00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27 09:31:00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29 22:39:00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30 16:46:00
  “这香很名贵吗?”
  “这香称为治愈系之香,三年为一小成,可治愈忧思离乡思念之苦。七年为一大成,可解男女藕断丝连之痛,时间沉淀的越久,效果越好,尤其这有天龙泉水为引,熬制出来的可是极品哪。”
  但是此时此刻,这位满满慈善的中年妇女却是很诡异,整个人双手紧紧拽住一根点燃着飘散着暗绿烟气的香,双眼透放着橘黄色淡淡一层的光芒,时间似乎定格,中年妇女整个人似乎定格,而烟气在袅袅婉转升腾四散着,謦入梁汗的脑里,謦入山地貂的鼻子里。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30 16:47:00
  似乎两只饿狼出现一般,佘雨燕看着已经有些昏沉的梁汗,忽然咧开小嘴笑了,露出一对小门牙,眼睛里闪烁着皎洁而炙热的光,脸颊一片粉红,如一匹发情的小母狼望着梁汗,伸出小舌头上下舔舔嘴唇,模样有点紧张和兴奋。
  而愈发诡异的,中年妇女在梁汗困倦而迷茫的眼神升起后,双眼橘黄色的光芒里却出现了一匹狼的影子,披着一身红毛的狼,在橘黄里倍显妖异。
  小手指轻轻托着梁汗的下巴,佘雨燕此刻动作温柔莞尔声音里却是无尽的蛊惑:“梁汗,来!先放下桃木剑,嗯,放下~宝贝,对头,就这样放下~”,顺从这诱惑的声音,嘴角流着哈嗒神情呆滞的梁汗象听话的孩子,乖巧的轻轻放下手中的桃木剑。
  纤细的手指尖轻柔的划过梁汗的脸庞,“乖,听话啊,去开间取来那盏沙漏!”
楼主爻叔 时间:2015-09-30 16:48:00
  http://ebook.tianya.cn/book/73460.aspx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0-02 13:57:00
  咚!屋梁上一个身影跌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板上,是那只凶悍的山地貂小虎,同样在异香里失去了抵抗,轻轻踢了踢小虎,肥胖的小虎竟然熟睡的打着呼呼,中年妇女从袖中掏出一根奇怪绳子,蹲下身把小虎捆了个四蹄朝天,话语里带着嘲讽“你们鬼谷门的兵法不是说过“欲将取必先授”,这真是好验证啊。”
  可怜凶悍机警的小虎在好吃好喝里丧失了警惕,现在成了俘虏,“我来收拾它,你快驱使这灯灵去取那时间沙漏,莫要被这小子碰到那盏雀尘灯。”中年妇女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布袋,提起小虎顺手就丢了进去。
  倒霉蛋的梁汗此时象木偶一般神情呆滞,在佘雨燕兴奋而紧张略微变调的声音里被她象玩偶一般指挥着一步步迈进了开间……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0-02 13:57:00
  “一盏香的时间差不多要到了,这小子还没出来!”中年妇女皱起眉头,身边的佘雨燕在轻轻的咬着手指,神色有些琢磨不定的。
  这家伙在开间拿沙漏要这么久?中年妇女同样神色也露出捉摸不定。
  “姨娘,您不是说他是一头狡猾的小色狼吗?不会有啥不妥吧?”佘雨燕轻声说道。
  “不会,这迷幻香连神仙都能迷倒,中了此含忘情蛊的异香足一刻钟,那忘情蛊就能深入骨髓,令人不知不觉被控制。”
  “如果不唤醒,两个时辰后中蛊者会自动恢复如以前,可惜此后只要我们触动药引,那中蛊者就会又迷失意志,接受下蛊者的指令行事的。”中年妇女重重的说了句。
  听这中年妇女那么一说,佘雨燕小身板一顿,眼珠转了转脸上浮起复杂的情绪,又用力咬了下手指:“姨娘,我想——”顿了顿,似乎下了决心:“过二个星期就放寒假了,现在带走他恐有些不方便哈,既然他中了忘情蛊,随时都可以被我们控制住,要不等寒假到了再带他走?”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0-02 20:59:00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0-02 21:03:00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0-05 12:22:00
  说归说,中年妇女到底还是耽心梁汗迟迟没出来,又怕这开间另有古怪不敢进去正有些焦虑烦躁,现在听到佘雨燕在一旁这么一说,忽然心里一动,扭头奇怪的上下打量起佘雨燕,似乎要看透这小丫头一般。
  “你对他……你表哥可是看你看的紧呢。”中年妇女语气里有些忧心。
  佘雨燕咪起嘴,神色有些不对:“姨娘,您这是瞎说啥呢?!”
  “这沙漏实在对我们意义太重大了,时间也紧迫!哼,更重要的是必须要在这灯灵手里才能完成那个秘密仪式,哎!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寻访这灯灵的转世之身,现在总算寻访到,离那解开最后枷锁的时间也还有年许……”
  中年妇女橘黄色的眼睛渐渐恢复了黑白,望着佘雨燕有些耐人寻味的表情,“时间尚有一些,此时这小色狼在大家眼皮底下离奇不见,确实会是一件麻烦事,不说这俗世的社会,单是惊动这鬼谷门俩老家伙也是大麻烦,你这样说也对!等寒假到了,名正言顺控制这小色狼陪你回野狼谷。”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0-15 21:39:00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1-07 10:42:00
  出差刚回来,继续更新哈
作者:月在中庭 时间:2015-11-08 11:08:00
  好文,就是更新慢,鸡屎人了,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2-10 16:29:00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2-16 16:12:00
  说话之际,梁汗已经老老实实的双手捧着那盏沙漏出了开间,此时他依旧嘴角流着哈达,神情木呐显得愈发的憨厚令人发笑。
  站在佘雨燕面前,梁汗老实的双手捧着那盏沙漏,佘雨燕咬着嘴唇,侧头望望梁汗,眼睛里又闪动过一丝神采,“怎么看都不像小色狼啊!”自语嘟囔了一句,“姨娘——”佘雨燕转头喊了一声,就见中年妇女从布袋里倒出小虎,解开捆绑的绳索。
  “拿着,黑的那盒是唤醒药,红的那个是控制这家伙的迷药,一捏碎后闻到了就能触发他中的忘情蛊。”中年妇女递过两个瓶子,一黑一红,“别弄反了,那就麻烦了!”
  “我现在就暂时解了这小子的迷幻,让一切暂时恢复从前一样,等寒假一到,寻个时间让他乖乖的带着沙漏跟我们离开这儿,也不会弄出太大动静,惊动他叔婶和鬼谷门的纵横双煞,等他到了我们那……一切就由不得他了。”
  中年妇女望向梁汗,眼里又有了一丝饿狼的神色,捏碎了一粒黑色的药丸,一股醒神的香味就弥散在屋子里。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5-12-21 19:20:00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1-22 21:19:00
  顶下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1-23 13:18:00
  佘雨燕似乎还有话要说,听得中年妇女这么一说,转回头又仔细打量着梁汗,看着这小子此刻的模样,忽然有些想发笑。
  忍不住莞尔一笑后,佘雨燕竖起了手指:“回去开间,放回原位,忘了刚才的事!”
  ……
  天空依旧铅云如幕,雨点渐渐有些大起来。
  一滴水珠随风狠狠滴落在梁汗脑门上的时候,梁汗打了个寒颤猛地醒了过来,摸了摸额头,狠狠的把水珠摔在地上,一旁佘雨燕似乎没留意到梁汗的举动,依然如故望着黑沉沉的天际。
  揉揉眼睛,梁汗有些疑惑,刚才那是做梦?!
  怎么会酱紫,好久都不做梦了,自从头痛的顽疾消失后,噩梦就走远了,这回在小姑娘旁边,居然犯困作了个奇怪的恶梦,真是的。
  梁汗猛地回头有些警惕的一望,中年妇女依然心无旁骛配着桃花香,根本没啥奇怪的动静,小虎倒是呼呼在桌腿边酣然大睡,一切安静而正常,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那我先回开间去了”梁汗吩咐了一声后,打了个哈欠很困倦的模样踱回开间。
  齐齐目送着梁汗迈进开间,佘雨燕和中年妇女眼神里都是期盼之色。对视了一眼,这俩人各自忙开自己的事儿去了。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4-19 18:47:00
  开间里,梁汗点燃了雀尘灯,灯下的桌面上摆着一面木牌,赤红枣木牌面是个日月的古篆体,围绕着古篆体日月二字是北斗七星形像的蝌蚪文,每个蝌蚪文凹凸间隔,木牌四周是密密麻麻的星星之形。
  梁汗拿起了沙漏,沙漏上凡目在雀尘的辉光照耀下光芒四射,射在木牌上,就像月光照射海边沙滩的沙子上,折射着各种光芒。
  木牌此刻呈现出来的就是一副奇异的星空图像,浩浩渺渺立体而流光四溢,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光彩。
  “沙漏有大秘密?”
  梁汗眯起眼睛,这个沙漏和木牌古怪甚重,都是鬼谷门千年传承下来的信物。
  梁汗想了想,如往常一般坐好闭眼,意识渐渐入境:一朵莲花状灯芒融入了木牌,接着这沙漏在感觉里就似一个太阳放着暖热之光,这光投射在木牌上似乎带着一种吸力,将梁汗意识所化的莲花拉扯过去。
  这世间最大的秘密就是时间秘密,时间推移能让折叠隐秘的空间裸路出真相,逆转回放又能朔本追源,窥见每个事物的因果根源,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了解时间的秘密,万事万物之间的际遇必然有迹可寻。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4-19 18:48:00
  梁汗的意识——如莲的灯芒,随着这沙漏的光线由木牌上循着变幻莫测的流光在吸力里逆光而去……
  开间里,梁汗静静坐着,然而意识所化的莲花此刻已经投射在一个和沙漏紧密关联的幻象世界里。
  莲花忽然分解,化为符文,化为一个个闪耀着奇异光芒的符号,流淌如水进入了这迷幻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有个高大的背影,手里执着沙漏,沙漏里金色的流液正从容器上端缓缓的流淌到容器的下端,这是——那盏沙漏!也就是凡目沙漏!这沙漏上凡目此刻在闪闪放射。
  似乎如沙滩顽童堆砌起的沙堡在海浪的拍击下随风而逝,一个广囊世界在渐渐风化,带着无奈的呻吟,风化为尘埃渐渐消散而去……
  梁汗忽然有了一种心悸,一股苍凉和无奈的情绪浮了起来,却是无力回天无法阻止眼前这溃殇的一切。
  绝美而凄凉,落日黄昏一般的幻境今晚出现意味着什么?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4-19 18:50:00
  http://ebook.tianya.cn/buke/73460.aspx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4-23 10:08:00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7-06 10:14:00
  @爻叔 2015-09-06 11:09:00
  搬张凳子,手里捻着七寸小桃木剑,梁汗也坐在门口把玩着桃木剑,陪着佘雨燕看看暗暗的天空,虽然是看的无聊,天空只有乌云,然而无聊有时候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尤其身边是位好看的小姑娘而不是那只山地貂。
  “小佘”梁汗惯有的小嘻哈又起:“俺觉得你老是抬头看看空空如也的天际,到底在看啥?不如教俺画几幅铅笔画还好了。”
  梁汗嘻哈的语调里有些好奇的探究,问的有意无意的。
  这佘雨燕比梁汗小2岁,下课放......
  -----------------------------
  顶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7-20 10:04:00
  陡然一惊,梁汗有些心神激荡。“这不是你现在该来的世界”一个声音忽然起,随着声音,浸入幻境里的那些流淌的符文忽如流水倒逆,聚回了那朵莲花,然后在一片炫目的光影中倒退出来,回到现实,回到梁汗的脑袋里。
  轻轻睁开眼,梁汗若有所思。
  拿起木牌,梁汗小手指轻轻叩了叩桌面,乔婆婆临走的场景浮现在眼前:“梁汗,这木牌要保管好哈,是我们门中人的木牌才能合为一体的,那才是自己人。”那时乔婆婆说着随意,脸上却是有了莫名其妙的一丝怪异表情盯了眼梁汗,独眼熠熠生辉。
  梁汗那时有些不为意的马大哈,现在思议起来,乔婆婆这莫名其妙的表情还有含义哦。梁汗脸上浮现了一丝坏笑的狡黠,熄灯!夜已黑,黑夜里似乎有口黑漆漆的棺材忽然咧开嘴很有城府的也在发笑。
  一墙之隔的开间里,佘雨燕也熄灭了灯火,桌上还有几张墨迹未干的人物画,画面里全是梁汗,手执沙漏流着口水的梁汗,表情有些顽皮的猥琐的梁汗……
  佘雨燕今晚久久未入睡,翻来覆去滚着床单。
  “隔壁这臭小子讲话嘻哈,好令人讨厌,有种暧昧的语调,讨厌死~”佘雨燕一个侧翻,又寻思起来“这寒假也没几天了,不知道带着这讨厌的家伙回去,这小子会不会……”心里升起一丝矛盾,叹了口气佘雨燕又翻了个身子,出门前祖奶奶的叮嘱浮现在眼前:“小燕啊,我们佘族能否突破这千年的诅咒封印就看你的了,你可不要让奶奶失望啊。”
  哎!长长的叹息了一下,各种浮光掠影一时全都闪现在脑海里,族里一张张期待的面孔和眼神浮现又消失,接着是梁汗那无赖的形像嘻哈的出现眼前,佘雨燕内心顿时有些纠结起来。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08:51:00
  假冒着乔婆婆的弟子,带着仿冒的鬼谷门木牌信物,佘雨燕和姨娘以母女的身份来到桃林,来到了梁汗身边,为的就是带梁汗去那先祖的墓地空间,借沙漏凡目之力回溯时光,唤醒沉睡的灵魂,解除世代被诅咒的烙印之痛。
  佘族,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和鬼谷门又有什么纠葛呢?为何能制出如此契合的木牌,又为何如此了解梁汗和鬼谷门的一切呢?
  时间沙漏,莫非真的藏着一个惊天之迷?
  这些天一直阴雨连绵,从那晚下开后就没断过。
  单调而浪漫的日子依旧,时间在他曲折幽暗的神秘里渐渐展现着神奇,佘雨燕望天空,梁汗作陪,中年妇女制香,似乎一切没变,然而平静里伏藏着波澜。
  当寒假的最后一道放学铃声响彻校园,最后一位离开教室的梁汗收拾好书包迈出了教室,走到学校大门口回头看了看空寂的校园,梁汗心里有些落寞。
  门口边上负责收信的老头从传达室出来,远远看见了梁汗招了招手,“梁汗,这大半年的你老跑我那里,莫不是在等谁的信?”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08:52:00
  准备每日更新~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10:05:00
  @cuqsoi18436 2016-08-06 09:45:00
  继续顶
  -----------------------------
  好的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10:14:00
  梁汗摸了摸脑袋,我去!自己都没留意有这习惯哈,乔婆婆华二爷离开了,刘雪梅李程思也离开了,梁汗有些不习惯,于是总是期盼着能收到他们的信件,不过一封信都没,今天最后一天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心里有些小纠结,加上这天气阴雨连绵带着寒意,世界好似张着一张苦哈哈的脸,象那个书本上说的诗句: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嗯,是想看看谁给我来个信,一个学期都没有一封呢!”梁汗叹了叹气,“大爷,俺回去了,放假了,您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一阵寒风吹来,梁汗加紧了脚步赶回了桃林,今天有些异常,早早的中年妇女就把饭菜弄好了,饭桌上可能因为天冷的缘故,梁汗吃的狼吞虎咽的,上了几次茅厕。
  今夜是个阴历十五的日子,传说中狼的故乡在漠北,传说在猎猎的寒风中,狡谲的头狼就会在滚滚尘沙的大漠高岗处,凄凉的对月长嚎,那是一种习性,这莫测的习性里有着不为人认知的秘密——那是在呼唤远祖以及对回归神秘故乡的思恋。
  “黄沙明月可涂鸦,断肠人依旧在天涯。”
  佘雨燕依旧瞭望着远空,低低自语了一句,有风吹过了及腰的长发,似乎飘动起一丝辽远的情绪,中年妇女此刻如常在配制桃花香,那香此时在潮润里飘扬,如暗夜里那残留的暗香。
  梁汗倒是大煞风景,这小子跑了几次茅厕,没心思理会这一切,没一会就躲进开间去了。
  而望着梁汗闪进开间的背影,佘雨燕猛地回头,那明眸清澈的眼神深深的盯了梁汗一眼,仿佛要在梁汗身上烙上某种印记,宛如在狂奔的时间中截取一段永恒于此瞬间。
作者:enyjgf26967 时间:2016-08-06 11:05:00
  强贴!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12:55:00
  是的
作者:暮染晨窘al 时间:2016-08-06 14:19:00
  热火朝天的
我要评论
作者:百无一用是真理 时间:2016-08-06 14:54:00
  是不是不回复就没有看的呢
我要评论
作者:看我宠辱不惊 时间:2016-08-06 16:12:00
  支持一个,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16:20:00
  @看我宠辱不惊 2016-08-06 16:12:00
  支持一个,楼主加油。
  -----------------------------
  必须的哈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16:20:00
  @私爱明少皆 2016-08-06 15:34:00
  刚睡醒一觉,上来看更新,顺便顶一下贴。
  -----------------------------
  好感激哈
作者:没日没夜打篮掳 时间:2016-08-06 16:56:00
  快更啊
我要评论
作者:布加迪仙 时间:2016-08-06 18:10:00
  再顶,楼主加紧挤呀!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18:18:00
  @没日没夜打篮掳 2016-08-06 16:56:00
  快更啊
  -----------------------------
  嗯,必须的啊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6 18:32:00
  这一望后转头又瞭望着远空。
  “去国千里,忧思难忘的人们最起乡愁了。”佘雨燕又叹息了一句,转头对中年妇女说:“姨娘,这儿的天龙水和我们故乡的灵泉颇有些通源类似,今晚我想畅快一番,可否?”
  听闻了这话,手里制香的活干的七七八八的中年妇女停下手,微微低头沉吟了下,片刻:“也好,只是不可让人窥见了。”
  “要姨娘陪你去吗?”中年妇女有些不放心道,语气里气息低沉。
  “这儿本就有遁甲的阵法遮蔽,我会小心的,再加多布个幻境结界,一定未有人这等阴寒天气到那里的。”佘雨燕轻轻的回了姨娘的话,“所以,姨娘,您今晚安心收拾好行李,明日我们就照计划行事安排好后启程。”
  “也好,那你自己小心点啊!这个毕竟不是咱野狼谷。”
  “嗯,我会的。”佘雨燕回了句后便回到自己的开间去,只余淡淡体香混着桃花香的残香气息在风里化了开去。
  中年妇女鼻子嗅嗅,似乎皱了皱鼻子,也离开了厅堂。
  微雨夜的寒意里,那口水池里,池水清碧雾气盎盎,袅袅处佘雨燕正一丝不挂的浸泡在池子里,纤手轻轻的泼洒几下,全身碧玉凝珠般水珠轻轻滚落,水池边上是一袭碧绿的衣裳整齐的摆在一边。
  原来这水池里的水竟是佘雨燕和中年妇女口中的天龙水啊。
  开间里梁汗很烦躁,有些心绪不宁。放假的自由并没带来喜悦,那天气和等待信件未有收获的失落让他有些情绪,或许还有其他原因吧,反正梁汗修心所需要的空灵心被破坏个干净,几次入静都被一团莫名之火浮起所干扰,这是心灯修炼的一个小瓶颈,也是个小劫的来临,犹如树的年轮,这是心灯的第一个印记。
  到那水池去泡下,清醒清醒脑袋!梁汗忽然这般决定了,于是踱出了开间……
作者:valen16 时间:2016-08-06 18:48:00
  看了一半先顶下 楼主是真正的作家 而不是什么签约写手 睿智浑厚
我要评论
作者:lwrdiw13759 时间:2016-08-06 19:28:00
  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拒绝了我端 时间:2016-08-06 20:04:00
  更新太慢啦。。。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淩忯傢嗾倮 时间:2016-08-07 07:57:00
  好近
我要评论
作者:一蓑云雨任平韵 时间:2016-08-07 08:21:00
  这就完了??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7 08:35:00
  这个……路,熟悉的路怎么有些绕人啊?梁汗对着水池不远处出现的五六条岔路迷惑起来,不对哇,奇门遁甲阵所布的路没这么怪异的情况,熟悉了华二爷所布置的路后,梁汗是闭着眼也能走到要去的地方。
  望着眼前五六条岔道,还有岔道前方的迷雾,梁汗迷惑起来。
  挠挠脑袋,“二爷啥时候布置的,怎么多出这么多变化,这迷雾又没听他提起过哈,难道是在考验俺或者防贼防盗?”梁汗嘀咕了两句后,突然一拍脑门,不去想那么多,掐着小手指,一幅九宫八卦的奇门阵图就了然于心,这多出来的岔道显然有一条是正确到达水池的路,依据推算此时梁汗已经离水池很近很近了。
  “防贼防盗防色狼,不用这么考验俺吧!”梁汗自语着,他以为那是华二爷临走前在桃林布置的,原因简单啊,要不怎么多了如此的变化呢?这水池可是块天龙吐珠的穴眼之地,水质特别是生气所聚的精华之所,但凡梁汗心烦意乱时泡上那么一下,人就顿时清明。
  今晚就是到了该去水池里泡泡的时候,这是华二爷吩咐过的,梁汗本是灵火体质,水火即济就好,不合适长久浸泡,水能克火也!要是换成了喜欢水的体质,那真如鱼得水了!
  如鱼得水~
  还真的有美人鱼,墨黑长发湿辘辘的披在肩膀上,水珠顺着雪白的脖颈滑下,饱满的胸随着水流荡漾,好像就要从水里出来了。
  梁汗目瞪口呆,口水瞬间落了一地,下意识的咪了咪嘴唇,咽回口水,哇!好美哇!身体迅速有了反应~
作者:布加迪仙 时间:2016-08-07 08:43:00
  感谢楼主!好文!加油!加油!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lwrdiw13759 时间:2016-08-07 10:57:00
  写得确实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白爷无言梦 时间:2016-08-07 12:11:00
  支持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valen16 时间:2016-08-07 13:01:00
  貌似是才写的,慢慢看吧
我要评论
作者:zsxhw 时间:2016-08-07 13:25:00
  第一次来天涯有木有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7 14:33:00
  满头瀑布汗的梁汗全身热血沸腾,双眼发直移不开,盯着水池里的佘雨燕,腹部升腾起一股炙热的冲动,被突然出现的梁汗一盯,这突如其来炙热目光顿时吓得佘雨燕也滞住。
  如一头发情期的小母狼,佘雨燕满脸绯红,那道充满原始情感的目光炯炯有不可抗拒的无名火热的引力,吸着佘雨燕,忘了时间,忘了此刻被一头小色狼一览无余。
  “好美哇!”梁汗目光热切里有着肆无忌惮,饱含着贪婪上下其眼仿佛目光要吃掉这眼前的尤物,哇呜,秀色可餐!
  佘雨燕已经手足无措,反应过来后惊叫了一声,手遮住上遮不住下,这第一次居然就是这么个情形下被一览无余,而被一览无余后竟忘记转身或蹲下藏身水里。
  看着一步步上前有些扑上来味道的梁汗,“你……你不要过来!”佘雨燕彻底慌乱起来,浑身感觉热气腾腾象蒸熟的虾米一般滚烫,一下子蹲下水池里。水池潋滟,而雾气一下散开又合聚,迷幻而美妙。
  佘雨燕蹲下身满脸通红,可是还是不由自主狠狠地的盯了梁汗那儿一眼,带着羞涩与欲火。
  这一下梁汗浑然有些奋不顾身,只觉得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上哈。
作者:百无一用是真理 时间:2016-08-07 14:45:00
  757575757575
我要评论
作者:拒绝了我端 时间:2016-08-07 15:33:00
  楼主坐等更新!
我要评论
楼主爻叔 时间:2016-08-07 16:07:00
  “咕咚!”一声响,梁汗一个踏空“璞!”跌进了水池,伴随着佘雨燕的惊叫声“小心”。
  春色无边,水波潋滟。
  孤男寡女,共浴一池。
  然而梁汗被这清冽的池水一个刺激,全身舒张的毛孔顿时全部收缩,一个激灵!醍醐灌顶般清醒过来。
  “俺……俺这是梦游,嗯,绝对是梦游哈!”这家伙反应其快,顿时装出一副呆傻状,只不过眼珠忍不住又偷偷狠狠上下“咬”了几眼佘雨燕那儿有些贪婪,转身就想爬出这水池,逃命去也!
  生气,佘雨燕好生气哦,无名火起!
  这啥都被梁汗看了个精光,人家长那么大还是初次被一个陌生男子瞧个透彻哦,小无赖!小色狼!转身就想跑~佘雨燕顿时反而升起一丝莫名其妙的恼意。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之不俏,远之又怨。
  “三清祖师爷,太上老君,鬼谷先祖在上……”梁汗心里发苦,念念叨叨“流年不利哈,俺是正人君子哈。”
  “你还正人君子,刚才那个瞧的地方……”佘雨燕好恼火,脸上又起绯红一片似云霞。
  哼哼!小姑娘冷静下来,这亏不能白吃哈。
  顾不得全身一片空白,啥也没穿,佘雨燕扭动小蛮腰,有种古老原始的舞蹈姿势,似乎在诱惑又似乎在向天而祷,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妖异。
  光影似乎穿越历史,神秘的虚影重重叠叠展现在佘雨燕身后——圆月篝火,一丝不挂的绝美少女在圆月之夜下跳着天殇之舞,充满了献祭充满了无尽的魅惑,似乎要和那苍茫洪荒中某个伟大的主宰沟通,光影中围绕着少女的是手足舞蹈的雄壮汉子,唱着茫茫悲沧的歌,和着整齐划一的节拍翩翩应合,这是天祭之殇的绝舞。
  巫殇之舞,失传于几千年的巫殇之舞!
作者:enyjgf26967 时间:2016-08-07 16:56:00
  我的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4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