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头条〗逢凶化惊,说说我家祖传相面术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18 23:13:13 点击:1318168 回复:34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31 下页  到页 
  我叫李初一,今年二十岁整,跟爷爷相依为命,在北方一个小县城经营一家花圈寿衣店,店的门脸是自己的房子,一栋两层的小楼,一楼有我们的住房,二楼是往外租的房子,有四家租户。
  因为我家做的是死人的生意,所以二楼的房子一直租不上好价钱,所以能来我们这里租房子的,都是收入比较拮据,实在没办法了,比如二楼东屋的那个小网管,已经两个月没交房租了,我今天就要去催房租,如果他再不交,我就让他卷铺盖走人。
  这一天上午,我听到那个网管下夜班回来,就从寿衣店的后门进到院子找他要房租,而且我已经做好了发飙,并露出一副凶狠包租公嘴脸的准备。
  这个网管有些胖,戴着个眼镜,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十九岁,正好比我小一岁,平时酷爱网游,因为没钱上网,这才去找了一份网管的工作,可以有免费的上网机会。
  他的脸圆嘟嘟的,五官还算工整,可惜没有发财命,注定一辈子没啥钱,就算他偶尔得了一笔横财,那也会很快败光,否则他就会倒大霉,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我可不是猜的,我这看相的手艺是跟爷爷学的,我爷爷在开店之前是一个算命的,据说还被人们称为神相,可惜后来因为算命得罪了一些人,从而间接导致我父母的离世,之后我爷爷便再也没有帮任何人算过命,这才开了花圈寿衣店做起了死人的生意。
楼主发言:1223次 发图:14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18 23:15:00
  有人看吗
剩余 1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中脉胡茂霖 时间:2015-12-19 00:25:00
  继续写吧,总会有人看的
  
  • 封装泡泡糖: 举报  2016-01-15 12:54:07  评论

  • ny_sz: 举报  2016-07-16 16:11:46  评论

    @中脉胡茂霖 天涯越来越恶心了,天天都是婆婆媳妇,家长里短,戏子流氓,为什么天天天天都是这些鬼东西霸占着头条?头条头条头条说三遍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1 18:16:00
  @中脉胡茂霖 2015-12-19 00:25:00
  继续写吧,总会有人看的
  -----------------------------
  谢谢,这两天我有事没来,抱歉哦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1 18:17:00
  爷爷虽然不看命了,可身上的本事不想失传,所以就私下教给了我,不过他告诉过我,他活着的时候,我不允许靠算命谋生,等他死了,他就管不着了,所以直到今天,我都没有正式给什么人算过什么命,或者看过相,也不知道自己算得准不住,看得灵不灵。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1 18:18:00
  今天我在院子里截住那胖网管后,我就微微惊讶“咦”了一声。
  那网管见到我,也是吓了一跳,多半是猜到我要找他催要房租了,不等我说话,他就说,让我再宽限他一日,明天早起一定给我。
  我摆摆手说:“看样子,你是要发一笔小财了?”
  我之所这么说,是因为我在这胖网管的天庭和鼻子上个看到了一个圆形的红疙瘩。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1 18:20:00
  这胖网管十九岁,按照命理上来说,看流年运势应该看天庭,如果这一年他的天庭饱满,那么他这一年的运势就会很旺,平坦则是运势一般,如果凹陷、歪曲,那运势一定很烂。
  这胖网管之前的天庭就有些凹陷,年纪轻轻,天庭就经常陷下去一道皱纹,说明他十九岁没有好运,可今天那的天庭位置忽然起了一个红疙瘩,说明他近期运势回转,要交一两天的好运。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1 18:21:00
  而我之所以断定他要发财,是因为他的鼻头上也是不偏不倚长了一个红疙瘩,鼻子是人的财星,也叫财帛宫,主财气,我之前断定这胖网管一辈子发不了财,是看到他鼻孔朝天,而且鼻孔又空又大,跟猪的差不多,这种财帛宫是财运最差的,命理说这种人一辈子也积攒不下来财富。
  可在今天,他鼻子上那个红疙瘩,恰好引起了鼻孔旁边有些红肿,让鼻孔的张度变小,代表着敛财,也就是说他最近要发财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1 18:23:00
  所以我的话一说出来,那胖子就惊讶地问我:“你咋知道的?”
  我继续说:“我不但知道你要发财,而且还知道你因为什么发财?”
  胖网管让我说说看,我兴趣也是被勾了起来,便继续道:“很简单,你是打游戏,打出了好装备,而且已经说定价钱,今天晚上就要卖出去了,我说的对吧。”
  胖网管拍手大赞:“房东哥,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就是打出了好装备,不我吹,我出的那把剑能卖四千多,人民币啊,不是游戏币,哈哈,顶我三月的工资了,对了,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啊?”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1 18:27:00
  有人顶贴吗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吃货liang 时间:2015-12-21 18:42:00
  加油↖(^ω^)↗
  • 夏颜一: 举报  2016-07-17 01:49:47  评论

    @吃货liang 买限量版潮鞋加微信:qazqazzq 一个人的工作室,说在天涯上看到的有优惠哦~明星们都在穿,一定有你心动的那款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2 15:02:00
  我知道这小子明天肯定能交上房租,也就没有赶他走,便让他赶紧回房休息,明天记得把房租叫上,他见我给他又宽限了一天,也不多问了,麻溜地上楼回房去了。
  至于我怎么算出他的是打游戏挣的钱,说起来很简单,他酷爱打游戏,除了网管他没有其他的职业,而且他曾经也跟我吹嘘过他打的游戏能赚钱之类的。
  再有就是他脸上长红疙瘩,也是熬夜费神上火的症状,如果单纯的做网管的工作,晚上不会太费神,我听他说过,他晚上不玩游戏是可以睡觉的,如果费神了,那胖网管肯定是熬夜打游戏了,这么推算也就不难推算出他是靠打游戏发出了一笔财。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2 15:04:00
  其实算命就是这样,只要前面大的趋势断对了,后面有很大程度是靠猜的,当然如果前面断错了,后面猜的肯定全错,会被人说成骗子。
  胖网管回屋了,我就从后门回了寿衣店,我爷爷正在一把摇椅上看一部很小的黑白电视,里面播放的戏剧,我没啥兴趣,就把一会儿一个客人要来取的货规整了一下。
  那个客人老板的母亲死了所以他要从我们这里买两个花圈送过去,我已经把花圈都折叠,上面要写的挽联也是一并给他准备好,放进了一个袋子里,只等他过来取了。
  • abc188189: 举报  2016-06-28 21:15:25  评论

    什么年代都有网吧了你爷爷还一台小的黑白电视机?我也想看看
  • 夏颜一: 举报  2016-07-17 01:50:02  评论

    @abc188189 买限量版潮鞋加微信:qazqazzq 一个人的工作室,说在天涯上看到的有优惠哦~明星们都在穿,一定有你心动的那款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2 15:06:00
  我在这边整理了一会儿,我爷爷就说:“你刚才给那个小子断得不错,只可惜你少说了一点。”
  我问我爷爷是什么,他道:“你忘了,他是一个留不住财的人,你应该让他补交上房租后,再交上三四个月的房租,不然他下个月钱肯定花完,还交不上房租,这样对咱,对他都好。”
  我连忙点头称是,我可不想这小子下一个月还拖欠房租,要知道,我现在挣的钱可是我的老婆本,是将来给我娶媳妇用的。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2 15:07:00
  之后我继续整理店里的花圈,时不时到店门口看看那个客户是不是来取货了,他虽然付了定金,可尾款还没给呢。
  我在店门口晃了一会儿又回到店里,我爷爷就道:“别等了,他今天不会来了,他昨天来的时候我看他面相,今天有一劫,怕是他现在已已经吃上官司了,或者进了医院了,所以啊,那定金咱们赚到了,这货也不用给他了。”
  听爷爷这么说,我也就把花圈收了起来,因为爷爷说的话从来都没错过。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2 15:08:00
  我下意识问我爷爷昨天为啥不提醒一下那个人,让他注意点,我爷爷闭上眼睛有些生气道:“你忘记我发下的重誓了,不会再帮任何人,这相,我看了,只留在心里,或者跟你聊一聊,绝对不会告诉当事人,否则我就会气绝而亡,你想我死吗?”
  我摆摆手说:“你不说就不说呗,生气干嘛,好了,看来今天店里没啥生意了,我去找我女朋友玩一会儿,今天小花的妈要我去她家吃饭,说是要说我和小花的事儿,要是她妈同意了,我和小花的事儿就算成了,您就有孙媳妇了。”
  我爷爷笑了笑道:“哦,那你去吧。”
  • 炫蓝菲月艾通寒: 举报  2016-05-23 15:56:04  评论

    真是网络高手,想得快打字也打得快,和吹牛一样
  • 夏颜一: 举报  2016-07-17 01:50:33  评论

    @炫蓝菲月艾通寒 买限量版潮鞋加微信:qazqazzq 一个人的工作室,说在天涯上看到的有优惠哦~明星们都在穿,一定有你心动的那款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2 15:11:00
  小花是我的女朋友,全名蔡小花,人长得还算可以,就是个头有些矮,不到一米五五,她在县城一家商城上班,帮人家卖衣服,我是一次去买衣服的时候认识了她,然后我俩好上了,不过因为我和爷爷没啥钱,在县城买不起楼房,所以我和小花的交往一直遭到她母亲的坚决反对。
  而我吧,人长得虽然还好,可高中上了两年就辍学了,没文凭,除了寿衣店这份儿活儿,也没其他收入,加上我家也没啥钱,所以能找个女朋友也算不易了,所以我是打定主意誓死捍卫我和小花的爱情。
  只是小花对我的态度最近有些冷淡,为了讨她欢心,我上个星期还大吐血花了五百多块给她买了一条裙子,要知道我身上的裤衩T恤,可全是地摊儿货。
  不过那钱还算没白花,小花终于说动了她母亲,同意让我上她家吃午饭了。
  所以在去之前,我还要好好地打扮一下,把我最好的一面展露在小花和她母亲的面前,当然我还要先去县城的商城里,给小花和她的家人挑选一些拿得出手的礼物。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4:31:00
  小花给我换来这次见她家长的机会不易,我自然精心准备一番。
  我先是去理了个发,然后回家换了一身某运动品牌的T恤和七分裤,又到县城的商场里转了几圈,给小花的父母买了一些补品。
  这些补品的钱花下来,快能顶上我和爷爷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时间差不多到中午了,我就骑上家里那辆大28自行车,带上我买的东西往小花家里去了。
  这大28凤凰牌自行车还是我爸那会儿留下的,爷爷一直舍不得扔,还自己买新零件修了好几次,所以勉勉强强还能骑。
  我自然想要买新的自新车,可我爷爷坚决不同意,他说我要么骑旧的,要么就别骑。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04:00
  我蹬着大28到小花楼下的时候,就看到她已经站在那里等我了,我停下车子,还没开口说一些高兴的话,小花就道:“你怎么又骑着这破车来了?”
  我还没说话,小花又道:“我给你打电话,你咋不接?”
  我从兜里掏出诺基亚“板砖”看了看道:“刚才骑车,没听见了,咋了,打了十几个电话,我这不是到了,这才十一点半,不算晚啊。”
  说着我就把自行车把上挂的两盒补品拿了下来,小花摁住我的手说:“李初一,我们分手吧。”
  “啥!”我以为小花在开玩笑。
  小花继续说:“咱们分手吧,咱们说的是十一点半见面,可十一点半你才到我家楼下,这最后一次的机会你也不知道珍惜,另外实话告诉你,今天我妈叫你过来,就是请你吃顿饭,然后说说咱俩散了的事儿,我是怕你一会儿在饭桌上难堪,这才在楼下拦着你的,咱们就这么分了,东西你拿走吧,以后咱们别见面了。”
  • yzhaoqiang: 举报  2015-12-31 15:03:54  评论

    咋没给小花相一下
  • 夏颜一: 举报  2016-07-17 01:51:01  评论

    @yzhaoqiang 买限量版潮鞋加微信:qazqazzq 一个人的工作室,说在天涯上看到的有优惠哦~明星们都在穿,一定有你心动的那款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05:00
  说着小花就推了一把,我往后一退,就把我的那辆大28自行车给撞倒了,是我的车太破,来的慢了。
  “咣当!”
  一声摔响,小花张了张嘴没说话,进门把单元楼的门关上,只留我一个站在倒地的大28自行车的前面。
  我本想着再给小花打个电话,可拨通电话是小花的母亲接的,不等我说话就听那边嚷嚷说:“行了,我家小花都给你说清楚了,你赶紧走吧,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行,要钱没钱,要学历没学历,要工作没工作,凭啥娶我家小花,赶紧滚。”
  “去你喵的!”
  我大骂了一声挂了电话,然后扶起我的大28自行车,拎着那两盒“价值不菲”的补品走了。
  这补品的小票我还留着,上面写着三天内可以退货,我得回去把它退了,这钱够我卖好几个花圈的。
  • 廷廷宝贝: 举报  2016-01-13 22:40:01  评论

    o
  • 夏颜一: 举报  2016-07-17 01:51:15  评论

    @廷廷宝贝 买限量版潮鞋加微信:qazqazzq 一个人的工作室,说在天涯上看到的有优惠哦~明星们都在穿,一定有你心动的那款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07:00
  和小花分手,我没啥不开心,就是有些心疼,心疼我曾经花过的钱。
  我把补品退了,就直接回了我们家的店里,我进去的时候店里站着两个中年男人,爷爷在摇椅上坐着看电视,也不招呼客人。
  所以我进去后,就笑着招呼他们,问他们家里去了谁,请节哀,不等他们回答,又问他们需要些什么。
  我这么问,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就仔细看了我几眼,然后又看向我爷爷说:“神相前辈,这是您的孙子吗,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咦,这些是什么人,竟然知道我爷爷的以前的绰号?
  我爷爷没吭声,继续躺在摇椅上看电视,说话的中年男人也不生气就对着我爷爷道:“我呢,这次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求的您老人家的一挂,多少钱都可以。”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10:00
  我爷爷这才看了那个中年男人一眼说:“我说过,我封挂了,不会再帮任何人看相或者卜卦了,你去找别人吧。”
  中年人还是不肯离开,对着我爷爷道:“神相,这普天之下相师虽然不少,可卜卦有您这么厉害却难以找出一二来,你让去我找别人,不是为难我吗?”
  不等我爷爷开口,我就上前对那个中年人说:“行了,我们这里只卖花圈和寿衣,不买的话就赶紧走吧,算卦的话,出门右拐,民心河边柳树下,好多摆地摊算命的。”
  说着我就要动手去推了。
  而此时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中年人就要上来拦我,不过却被一直说话的这个人给喝止了:“老秋,别动手,这是神相的家里,怎能胡来?”
  被称为老秋的中年人这才退到一边去。
  而这个中年人转头看了看我和爷爷道:“神相,那我们这就先行离开了,不过我还会再来的,直到你答应帮我卜卦为止,这件事儿只有您能帮我解。”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23:00
  这个中年人这么说,我就稍微留意了一下他的面相,俩眉毛不对称,差异有些大。
  双眉是兄弟宫,这种面相的人命理上说会有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同时他的一对眉毛都比较粗短,命理显示是兄弟不和之相。
  而他的年纪看起来应该在四十岁左右,这个阶段的流年运势一般看双眼之上,眉毛之下,略靠近双眼眼角的少阴和少阳两处,他的这两处均有些阴暗,说明他这两年的流年运势都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糟糕。
  另外如果他三十九岁当属水火之年,运气偏低,处理不好会有灾祸;如果他是四十,那属于火土之年,火生土,土掌握人的初显,是他身上事情要出结果的年限。
  至于结果的好坏,暂时还不好断,因为他面相其他处并无异样,如果不出意外,那多半是一个喜忧参半的结果,当然如果还要断的更细一些,那就要再看看他的掌纹,或者直接给他卜上一卦了。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f篱笆人 时间:2015-12-23 15:25:00
  继续呀·
  • 静权消虽: 举报  2017-04-21 11:41:31  评论

    估计内容非常精彩。和我玩红外线透镜街拍美女一样刺激啊。最近某宝买了红外线透镜。要是能算出哪里美女多就好了。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25:00
  另外他面相无其他征兆,只有兄弟宫出现不合,那说明他的灾祸很可能是因为他的兄弟姐妹而起,在所以他这次来问我爷爷的事儿,多半也是这个了。
  我这边多看了那个中年人几眼,他就好奇问我:“小兄弟,你会看面相吗?”
  我愣了一下说:“一点点。”
  他问我:“你看出了什么吗?”
  我转头看了看爷爷,他依旧在看电视,仿佛不关心我这边的情况,我想了一下就把我刚才看出来的一五一十给那个中年人说了一遍,听我说完,他先是一愣然后道:“神了,神了,神相,你的孙子本事也是了得啊,他说的全对,我的确是跟我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闹了一些矛盾,而且……”
  不等他说完,我爷爷就从摇椅上坐起来道:“行了,你的事儿我不想听,如果你想说,那明天再来吧,今天先到这里,你先走吧。”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45:00
  我爷爷说完,那个中年人也不说下去,而是恭敬地点头,然后笑着退出了寿衣店。
  他们一走,我就问我爷爷,那些是什么人。
  我爷爷没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让我把店的门关了,我好奇问,不做生意了?
  我爷爷就道:“不是不做,是今天没生意了,你跟我回屋,我有些事儿要跟你说一下。”
  这是我父母死后,爷爷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跟我说话。
  我只好按照爷爷的吩咐把店门关了,然后跟着他回到屋里。
  回屋之后,爷爷直接让我在我父母的灵位前跪下,也依旧照做,不过我心里已经预感到有事情要发生了。
  我跪下之后,爷爷递给我几柱香,让我上香,等我做完之后,我爷爷就道:“初一啊,我今天就当着你父母的面给你交代一些事儿。”
  我点头问:“爷爷,啥事儿啊,搞的这么正式?”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47:00
  我爷爷叹了口气说:“太多的事情我不好多说,我只能说,你的一些命,我控制不了,也压制不住,该来的总会来,只不过这些事儿,我不能再帮你了,因为我要走了。”
  听我爷爷这么说,我就惊讶道:“爷爷,您要死了,您给自己算了吗?您可不能死啊,我在这世界上就您这么一个亲人了。”
  我刚哭完我,我爷爷就骂道:“你个孬货,谁说我要死了,我是说我要走了,离开这个县城,我不能再跟你在一起了,那样对你不好,如果再和待在一起迟早会害了你,细的我就不多了,也不能多说,总之,你记得,爷爷离开你,是为了你好。”
  我还想说什么,我爷爷就道:“你放心,家里的一切我都留给你,我只带走咱们存款的三分之二,留三分之一给你维持生活,当然以后的房租,花圈店的生意的收入,都归你了,你也可以用我教你的一身本事挣钱,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试图找我,不然会天降大祸,就像当初你的父母一样。”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48:00
  我爷爷要走,我已经很伤心了,他还要带走我老婆本的三分之二,我就更伤心了……
  于是爷爷说完,我就哭了。
  我爷爷也不废话,交代完了这些事情,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然后就离开了,太多的话没告诉我,也没让我去送他了。
  至于明天那个中年人的事儿,我爷爷说让我自己看着办吧,算准了就要些钱,算不准,就自己兜着。
  爷爷走了,小花跟我分手了,在这县城里就只剩下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
  我的命运又该何去何从呢?
  还有我总觉得我爷爷带着我三分之二的老婆本跑了,是为了逃避给我娶媳妇的重担,换句话说,是我逼走我爷爷……
  这么一想,我忽然有些良心难安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49:00
  爷爷走了日子还得过,所以我就先去把寿衣店的门又打开,等了一天的生意,结果跟我爷爷预测的一样,别说人了,连个鬼都没有。
  晚上的时候我爷爷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已经到了外地,让我不用担心,安安心心守住家业即可。
  说真的,我从来不会担心我这个爷爷,因为他那一身算卦的本事,对他不利的地方他是不会去的。
  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只说了一句该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
  这一夜没有别的事儿,第二天一早,我还没去找胖网管,他就兴冲冲跑来补交房租,我也毫不客气地多要了他仨月了,这也是对他好,省得他把钱败光了没钱交房租。
  收了胖网管的房租,我就去吃了早饭,然后开店门准备新一天的生意。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3 15:50:00
  @f篱笆人 2015-12-23 15:25:00
  继续呀·
  -----------------------------
  加油顶贴,哈哈
作者:帅哥你板砖掉了 时间:2015-12-23 17:49:00
  还不错~楼主、是你自己写的么?赶脚民心河好熟悉啊~是不是有现实中的成分呢?哈哈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3:53:00
  平时都是爷爷躺在那摇椅,今天换成了我,至于那小黑白电视我没开,收不了两个台还贼吵。
  我躺在摇椅上没事儿,就开始想我爷爷在的时候的事儿,他说过,我必须要干三件事儿:
  第一娶妻,其实这是每个男人都应该去干的事儿。
  第二攒钱,而且数目要达到一千万,他说有很多事情不能告诉我,只有当我的身价高到一定的地步,才能接触到我现在接触不到的东西。
  第三,找到我父母真正的死因,然后为他们报仇。
  这一点是肯定要去做的,我父母的死当初警方给出的结论是自杀,可每次说到这事儿,爷爷的表情总是古怪的很,显然不认同警方的说法,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所以我一定要找到杀害我父母的真凶。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3:54:00
  而且我爷爷说这三件事让我要一件一件来,不能打破顺序,否则我第三件事儿永远都不可能完成,而那也是这一生最想知道的事儿,我想知道在我七岁那年,我父母到底遭遇了什么……
  这三件事儿听起来跟后面一件事儿毫无关联,可我却相信我爷爷所说的,我只有完成了前两件事儿,后面的事儿才能顺利完成。
  而这三件事中,娶妻这件事,我觉得我马马虎虎能完成,可让我攒一千万,那就有些遥远了,所以我从现在起就必须抠起来,能多攒一分是一分。
  就在我想这些事儿的时候,店门帘被掀开,昨天那两个中年人又过来了,见到我一个人,昨天跟我说话的中年人就问:“神相前辈呢?”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3:56:00
  我躺在摇椅上说:“走了!”
  那个中年人愣了一下:“这么突然?什么病?”
  我说:“没死,是走了,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他让我不要找他,对了,还有你求卦的事儿,我可以帮你完成,当然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听到我的话,那中年人就有些气闷,不过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那就有劳小哥给我算上一卦了,你是神相的孙子,昨天又把我的事儿说的那么准,我不能白来,你给我算上一卦吧。”
  我从摇椅上站起来问:“先生贵姓?”
  那中年男人道了一句:“免贵姓刘,刘文轩,今年四十岁。”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3:58:00
  我点点头继续说:“我可以给你算,但是根据我爷爷给我定下的规矩,面相一卦是送的,我昨天已经给你看过了,剩下的,相手脚、相骨、相气、相形、相神、相肉、卜卦、测字,你选一个吧,这些都是我精通的,其他的我就不太拿手,当然如果你想用其他的算,我也可以试试。”
  刘文轩摇头说:“不用别的,就用卜卦吧,神相前辈二十年前就是卜卦帮我度过了一场危机,也是因为那次转机,我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我站起身一边去拿笔和纸一边问他:“哦,刘先生,你想三个百位数字写到纸上,我给你简单地算一下。”
  听到我说简单算下,刘文轩有些不高兴:“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同小可,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一算呢?”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3:59:00
  我笑了笑把笔和纸往他面前一扔说:“写吧,如果不想算,你可以现在就离开。”
  我之所敢这么说,是因为我通过他面相的流年运势,还有岁数的五行大运已经能推断出,他的麻烦事就要结束了,无需太废干戈去卜算什么。
  见我态度坚决刘文轩只好接过笔和纸,我在旁边提醒他说:“想着你要求的事儿,然后把三个百位数写到纸上,再交给我。”
  刘文轩点点头然后飞快在纸上写下了三个数字“165”、“166”、“126”,我拿到三个数字稍微一推算就算得刘文轩求的是一个井卦,而且这变爻为本爻。
  这算法其实会一些算命本事的人都能做到,三个数字中第一组除以“8”余数对应下卦,既是内卦,第二组数字也除以“8”余数对应上卦,也就是外挂,最后一组数字除以“6”余数对应变爻。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3:59:00
  如果三则数字皆能被除尽,那余数则实为除以的数。
  然后再根据一到八这八个数字对应的“天”、“泽”、“火”、“雷”、“风”、“水”、“山”、“地”八个字起卦,算出本卦,刘文轩的三组数字余数是“5”,“6”,“6”,前面两个可推算出本卦,为风水“井卦”。
  变爻为“6”是本爻。
  按照卦象上解释,刘文轩最近时运将大好,很快就可收获名望,而且财运也是滚滚而来,只不过家宅需要放水,这里水可能是大雨的自然之水,也可能是他家的水管破裂之水;另外卦象还显示刘文轩肾水过涨,肾气不足,肾部可能有恙。
  我这边耐心解卦,刘文轩也不催促。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4:03:00
  片刻之后我就道:“刘先生,这样,你听我的,回去之后你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时来运转了。”
  “你的生意也是往好的方面发展,至于你和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关系一辈子也好不了,我劝你早些和他划清界限,以免日后再受牵连,另外你如果有水边的宅子,最近别去住,如果没有,那就把家中的下水管道都检查一遍,不然会出一些小事故;再有就是你自己,最近劳累过多,肾气不足,需要及时调理!”
  刘文轩听完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之前蒙难是受到我那个兄弟的牵连?”
  我道:“你的面相上有显示,另外你的变爻中本身除了肾一切都还好,不是你本身的问题,自然就是受到了牵连,再结合的你的面相不难算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4:05:00
  听我说完刘文轩对我态度立刻大变恭敬道:“小李相师,没想到你和你爷爷比起来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我赶紧摇头说不敢,我和我爷爷比起来,还差的太远了。
  刘文轩说我太过谦虚了,接着就问我要多少钱,我想了一下,那些河边算卦一卦也就二三十,我比他们厉害点,就凑个整数,收个一百吧。
  想着我就竖起了一根手指,刘文轩二话不说招呼旁边的老秋掏钱,那老秋直接递给我一叠一百元的大钞。
  我当时就傻了。
  刘文轩道:“小李相师,这是给你酬劳,希望你不要嫌少,以后我肯定还会来麻烦你,所以这钱你务必要收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4:06:00
  我则是道了一句:“刘先生,你以后叫我李初一就好了,不要叫我什么小李相师了,怪别扭的,另外这些钱,我真不能要,我只要一百就够了……”
  刘文轩摇头:“我知道你们的规矩,这样,你们这小店的货我全搬走,就当是我照顾你生意了。”
  我看着刘文轩道:“我店里无非是些死人用的东西,也不值钱,你要这些干啥?”
  刘文轩说:“有备无患!我明天会派人来这里搬货。”
  他还真是一个不怕晦气的人。
  说完这些,刘文轩又谢了我几遍后离开了,只剩下一个人捧着这一叠钞票无所适从,我这是发财了吗?
  我这店里总共也就存了几千块的货,如果有人要买货,我一般都现进的,不会存货,这么一来我这店是要空了啊。
  收了刘文轩的钱,我就直接关了店门,然后跑到银行办了一张卡,把钱都存了起来。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4:06:00
  到了第二天,刘文轩果然是派人来把我们这里的货搬了一个干净,都搬完了,我还是觉得有些亏欠他的,就把我爷爷经常看的那个小黑白电视机也送给了他们。
  至于我爷爷经常躺的那把摇椅我没舍得给他们。
  店空了,我就想着再进一批货,可就在拿起手机准备拨电话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为什么还要继续经营寿衣店呢,我开一个算命的小门脸不是挺好的吗,说不定这样还能把我二楼房租的价钱要上去。
  有了这个打算,我就去翻找爷爷以前用过的算命工具,这一翻我不由愣住了,那些东西爷爷走的时候好像都给带走了,如果我要算命,那就要自己置办一套东西。
  我想了想,要开新店,没点投入怎么行,于是就准备到旧家具市场淘一些二手的古中国风家具来,这样才显得有气场。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4 14:08:00
  说起买家具,我还真在县城里认识一个人,他叫宁浩宇,县城东头家具城里有自己一家店铺,人长的白白净净,跟个小白脸似的,他家好多家具都是古家具,听说还有些价值不菲的好家具是从坟地里挖出的棺材板制成的。
  不管怎么说,他也算的一个懂行的人,我去问问他准没错。
  县城东头的家具城不难找,我蹬着大28用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宁浩宇的店也很好找,进门一直往里走,最里面挨着厕所的那家就是。
  我推着28自行车进来,没人给我打招呼,也没人问我要买什么家具,很显然,他们不觉得我能买得起他们的货。
  到了宁浩宇的店门口,我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正在和他讨价还价。
作者:木子小曼2011 时间:2015-12-24 14:26:00
  写不写了呀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00:35:00
  @帅哥你板砖掉了 2015-12-23 17:49:00
  还不错~楼主、是你自己写的么?赶脚民心河好熟悉啊~是不是有现实中的成分呢?哈哈
  -----------------------------
  当然啊,就是有现实的成分呢
  • 囧zzz: 举报  2016-01-14 04:24:13  评论

    出门右拐能到民心河边柳树下就不在县城啦哈哈。。。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00:36:00
  他们的旁边还放着一张纯黑色的书案,那个中年男人时不时在书案上拍几下,然后对着宁浩宇絮叨一阵。
  大概意思就是说这个书案不值宁浩宇说的那个价钱。
  宁浩宇虽然长得书生气,可脾气却很臭,一听对方这么说,他就道:“不值这个钱,你到附近再转转吧,如果有比我价格还低的,你就买他们的,如果没,你再回来,还是这个价,一分不能少。”
  那中年男人也是一个急脾气,冲着宁浩宇嚷嚷了两句不会做生意之类的话,然后扭头就走了。
  那中年人走的时候,宁浩宇看到了我,就笑着给我打招呼:“李初一,好久不见了,你爷爷还好吧。”
  我把车子停下说:“我爷爷走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00:46:00
  宁浩宇愣了一下道:“这样啊,那你节哀啊!”
  进了他的店我推他肩膀一下道:“节哀个屁啊,我爷爷没死,就是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对了,你这里有没有新到的老家具,我要弄一两件。”
  宁浩宇问我干啥用的,我说,我准备把寿衣店关了,开个算命的小店,以后我就靠算命过日子了。
  听了我的话,宁浩宇“哈哈”大笑两声说:“就你小子,行不行啊?”
  我瞅了宁浩宇几眼说:“你今天财帛宫晦气太重,如果我没猜错,你从今天开门到现在还没开张吧。”
  宁浩宇摸摸自己的鼻子道:“算你小子猜对了,也罢,看看吧,我这新货都在这里了,库房现在空了,过几天我也准备换行当了。”
  我一边看他这店里的家具,一边问他为啥换行当,这店不是开得好好的吗。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00:47:00
  宁浩宇说:“我舅舅在市里开了一个更大的店,让我去帮忙,我过去算入股,这古家具这行吧,在咱们县城不好干,有钱人还是太少了,市里有钱人多,而且我舅舅门路多,好干。”
  说着他又问我看上啥了没,我转了一圈下来,也就看中了门口那个纯黑色的书案,指了指道:“喏,就那个,多少钱。”
  宁浩宇看了看说:“那玩意儿?你要想要,我骑着电三轮免费给你送过去,不过我作为兄弟,我得提醒你一下,那玩意儿可有点邪乎,到了晚上老是‘啪啪’都响,就好像有谁拿着惊堂木在上面敲一样,怪渗人的。”
  “啊?”听到宁浩宇这么说,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然后就觉得他是在吓唬我了,我和爷爷做死人生意这么多年,也没见着有啥鬼怪出现。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00:49:00
  见我露出了不相信的神色,宁浩宇继续说:“我说真的呢!”
  我反问他要是真的,干嘛刚才不把这书案卖给刚才那个人,宁浩宇苦笑着说:“生意人,谁不想多赚点,我这不是看他看上了吗,就想把价钱往高处抬一抬,这是我们做生意贯用的手法,你不懂。”
  我笑他:“我是不懂你做生意的手法,把客人都赶跑了。”
  宁浩宇让我少废话,问我到底要不要,要就给我送过去,不要就选别的,不过要掏钱。
  我这个人在钱上面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能省一分是一分,既然宁浩宇免费送我书案,还免费给我送上门,我岂有不要之理?
  所以我就一拍大腿说:“要了!”
  接着我又在宁浩宇这里买了一把椅子和一个老书柜,花了四百多块钱。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00:49:00
  这些东西,宁浩宇骑着电三轮一并给我送了过来,还帮着我把屋里布置了一下。
  至于宁浩宇的店,直接关了门,反正他准备换行当了,也没准备好好干完这几天。
  布置好了我的小店,我和宁浩宇就在我家附近的一个烧烤摊上吃起了烤串,喝起了瓶酒。
  我酒量不行,七八瓶下肚就开始有些晕了,宁浩宇比我强点,还能扶着我走路,不过说话也开始变得没把门了。
  他告诉我,他今天送我的那个书案,是从一户死了老人的家里收来的,听说这书案是死者生前最爱的舞文弄墨的地方,所以死之后,这桌子每晚上都响,他家里人受不了了,这才把这张桌子给处理了。
  宁浩宇当时看着桌子是古松木的,木质好,没问清楚情况,就花钱收下了,可后来才发现其中的蹊跷,找人打听之后,再想反悔已经晚了。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00:51:00
  而且自从收了这书案之后,宁浩宇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差,有时候一连几天都没生意,他也想着把这书案给扔了,可每当有这想法的时候,他心中又会觉得舍不得,毕竟那是拿钱收来的。
  我晕晕乎乎问宁浩宇,那桌子是不是每天都响,他说:“也不是,有时候连着几天都响,有时候半个月都不响一次。”
  说着话就到了我家,宁浩宇今晚要住这里,我爷爷走了,正好他睡我爷爷那屋。
  不过他有些不愿意,说是不喜欢老年人的屋子,要睡我的屋,让我去睡我爷爷的屋子,宁浩宇是客,白送我一个书案,还帮了我不少忙,所以我就顺他一回。
  乘着酒意我俩很快就睡着了。
  大概到了后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我就听着院子里传来一阵模糊的声音,像是开门的声音,又像是有人挪动桌子的声音。
  “咯吱!”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00:52:00
  @木子小曼2011 2015-12-24 14:26:00
  写不写了呀
  -----------------------------
  更了,快来
作者:屠狗不器 时间:2015-12-26 01:02:00
  好看 快更
作者:包子不是豆沙 时间:2015-12-26 10:50:00
  楼主啊,能不能更新快点,这么点不经看...好看,不错!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39:00
  我翻了一下身子继续睡,我想可能是二楼的某个租户回来了,因为在二楼除了那个胖网管,还有一个夜猫子型的租户,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长得一般,不过线条很好,在KTV上班,经常想着用身体来抵偿房租,不过都被我拒绝了。
  我的第一次可不想就这么随随便便交代了。
  可我睡下没一会儿又是一声“咯吱”的声音传来,而且这一声比上次的要大几个分贝,而且十分的刺耳,让我身上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我睡的正香就对着院子喊了一声:“大半夜的回来不能轻点?不知道大家都睡下了?”
  我喊了这么一嗓子了,半晌外面就没声音了,可我刚要睡熟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一阵“咯吱”声,而且这一次是连续好几声,我听得真切,不是开门的声音,而是有人擦着地板拉桌子的声音。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42:00
  我“噌”的一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这时想起了店里放的那张书案的事儿,不会跟宁浩宇说的一样,真的闹鬼了吧?
  我透过窗户往外看了看,院子里什么也没有,楼梯位置也没有半个人影,外面黑漆漆地,只能勉强辨识出物体的形状。
  就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一道黑影“嗖”的一声从我面前闪过,我吓了一个激灵,不由倒退了几步,同时喊了一声:“谁!”
  没人回答我,那黑影飘过的方向好像是我的那间小店。
  我开了院子的灯,然后拎着手电就从屋子里慢慢走了出来,我心想,会不会招贼了。
  而此时宁浩宇也是从屋子里出来,看见我之后就小声问:“你也听见了。”
  我说,我还看见了一个黑影进了我的店里,我估计是招贼了。
  听我这么说,宁浩宇就压低声音道了一句:“贼,那咱们去抓。”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43:00
  我用手捂着手电筒,勉强露出一些光亮照路,然后和宁浩宇一起走到了小店的后门口。
  这本是整块的木板,没有窗户,我们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而且我检查了一下门锁是完好的,没有任何被撬动过的痕迹。
  宁浩宇道:“初一,你是不是搞错了,这门锁得好好的呢。”
  我心里也是纳闷,难不成我刚才看花眼了,要不就是那贼上了二楼?
  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那小店里就“啪”地发出了一声轻响,这声音很明显,就是有人拿着东西在敲打我新买的那书案的案面。
  宁浩宇一脸惊恐,极力压低声音道:“就他娘是这声音,渗人不。”
  我点点头开始掏钥匙,宁浩宇拉住我的手问我干嘛,我道:“光听声音怎么知道是不是鬼,我要亲眼看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44:00
  宁浩宇拉着我的手不放,小声急道:“你疯了?要真有鬼,咋办?”
  我想了一下,就咬破手指在自己的印堂上画了一条竖线,然后又在宁浩宇的印堂上也画了一条。
  他问我干啥,我就道:“印堂是容易被邪物侵入的相门,所以谁要招惹了鬼物,都会印堂发黑,我现在用阳血封住印堂,那鬼就上不了我们的身,也就害不了我们了。”
  说着我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不过这些都是我爷爷教给我的,我以前从来没见过鬼,管不管用,我自己也不知道。”
  宁浩宇想了一下,就道:“我也没见过,要不咱们就去看看,实在不行咱就跑,你这院子里住了这么多户人,咱们也没必要太害怕,对吧?”
  商量妥了,我们俩就相互簇拥着把小店的门打开了,门一开,我大着胆子拿手电往里一照,就看到我们放在正中央的书案已经被“人”扯偏了一大截。
  而在书案的一条腿角儿边上还蹲着一个黑影。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46:00
  见到那黑影我和宁浩宇同时叫了一声:“谁!”
  那黑影没有回答,而是“噌”的一声,躬身蹿到了我这小店的一个墙角去了。
  他的速度极快,一点也不像猫腰能跑出的速度。
  一看对方跑了,我和宁浩宇胆子也大了,一并往那墙角追去,一边跑我嘴里还骂了一句:“他娘的,偷到老子这里,知道这里之前是干嘛的吗,寿衣店!”
  我一说寿衣店三个字,不知怎么着,我后背也是忽然凉了一下。
  宁浩宇在旁边轻推了我一把道:“你吓唬他,还是吓唬我呢?”
  说着话我和宁浩宇一左一右就把那黑影堵到了墙角,拿手电照了一下,就发现他是面向墙角蹲在那里。
  这黑影一头的白发,穿着一身黑糊糊的棉衣,等下,棉衣,现在可是夏天啊,难不成是——寿衣!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46:00
  不光是我,宁浩宇也是想到“寿衣”,于是我俩人都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你谁啊?”我拿着手电晃晃悠悠照了那黑影几下。
  此时我静下心来一看,妈呀,我手电的光已经穿过他的身体,照到墙角去了,而墙角还没有留下他的影子。
  就在我惊讶得合不拢嘴的时候,那黑影动了起来,他双手忽然扒住墙,然后如同壁虎一样贴着墙壁就爬了上去。
  这还不算,他在爬到房顶之后,整个身体就钻进了天花板里,再就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我和宁浩宇呆呆地站在原地。
  宁浩宇咽了一口吐沫说:“你看见了没,初一!”
  我也是咽了一口唾沫说:“看见了,我没瞎!”
  我俩在这里站了一会儿都觉得脊背发凉,便急匆匆从我这小店里退了出来,把门锁好了,宁浩宇问我咋办,我摇头说:“这情况我也没碰到过,刚才那家伙应该是鬼吧。”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52:00
  以前我只听我爷爷说过鬼怪怎么着,从来没有亲眼见到鬼,总觉得那是爷爷编的故事,可如今我自个碰着了……
  我心里正乱想的时候,宁浩宇在旁边碰了我一下问:“你说那家伙钻进天花板里,会不会到二楼,你小店上面的房间是你哪个租户的?”
  宁浩宇这下提醒了我,那家伙不是跑了,而可能是钻到了楼上的房间里,那房间的租户是在KTV上班那个女人的。
  我这么一说宁浩宇就问我:“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别你这里再死了人,你的房子以后怕是再也租不出去了。”
  “呸!”我打断宁浩宇说:“别瞎嘚嘚,跟我上楼看看去,断我财路,就算是鬼,老子也要会一会。”
  宁浩宇还想拉我,可我已经迈步上了楼梯。
  见拉不住我,他也只好跟了上来。
  很快我俩就到了那个KTV女人的门前,屋里的灯是黑的,很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也不知道出事儿了没。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54:00
  宁浩宇小声问我咋办,我想了一会儿就敲了下门,很快里面就传出KTV女人有些惊恐的声音:“谁啊?”
  我小声道:“我,房东。”
  KTV女人的声音恢复了一些说:“原来是房东小哥啊,我今天不方便,来那个了,你改天再来吧。”
  看来她是误会我了。
  宁浩宇在旁边看着我问:“你经常来?”
  我着急回了他一句:“放屁,这是第一次,呸呸呸,什么第一次,我们今天是来这里抓鬼的。”
  我和宁浩宇说话有些急,估计KTV女人在房间里也听到一些,就问:“房东小哥,你旁边还有人?你们刚才说抓什么,鬼?你家有鬼?”
  我赶紧解释说:“不是,你听错了,我们刚才说的是捉贼,刚才有人跑到下面的小店偷东西,我上来问问,看你们这儿有没有招贼。”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55:00
  我既然这么说了,就把二楼的租户都喊了起来,每一个都正常得很,没有看到那个黑影,折腾了一阵,我就说,那贼应该是跑了,顺便让大家检查下有没有少东西,明天好报案。
  大家都说没少东西,这件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下了楼宁浩宇不敢一个人睡了,说跟我一起睡,我其实也不敢一个人了,于是我俩就在我爷爷的房间挤了一晚上。
  这一晚我俩都没怎么睡,一直在想那黑影的事儿,但凡是有点动静我俩就会疑神疑鬼,差不多天快亮的时候我俩才迷迷糊糊地睡熟。
  等我们再睡醒已经到了中午。
  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跑到我的那个小店去看看到底啥情况了。
  进去之后我和宁浩宇就发现,那张昨晚明明被拉偏的书案竟然又回到了小店的正中央,而且几乎跟我们昨天摆放的一模一样,仿佛昨晚我俩看到的事儿都是一场梦似的。
  宁浩宇围着书案转了两圈说:“咋回事儿?”
  我摇头,宁浩宇就继续说:“初一,不然这样,咱们把这桌子烧了吧,太邪乎了,哥们不想害了你。”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56:00
  我走到书案旁边也是转了两圈说:“这东西烧了,我估计麻烦更大,那鬼是依着这书案而生的,如果咱们给它烧了,他非得缠咱们一辈子不可,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个家伙给送走了。”
  宁浩宇问我:“你还会这个?”
  我白了宁浩宇一眼说:“我爷爷教过我,不过我以前都是当故事听的,没当回事儿,所以没太上心去记,能不能成,我也不知道,不过在准备送走他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儿。”
  宁浩宇问我啥事儿,我深吸一口气说:“给他看相!”
  “你疯了,给鬼看相?”宁浩宇推了我一下。
  我苦笑着道了一句:“这是我爷爷给我定下规矩,他说我以后若是遇到了鬼,要是想着把鬼送走,那必须先给鬼看上一相,我那会儿以为他说的疯话,可现在,我觉得我自己都他妈快疯了。”
  宁浩宇拍拍我的肩膀一脸同情问我:“你爷爷以前到底是干啥的?”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4:59:00
  这个我还真回答不了宁浩宇,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爷爷他之前到底是干啥的,他说他只是一个算命的,而且很厉害,可算命的咋还跟鬼扯上关系了呢?
  就在我和宁浩宇在小店里聊天的时候,就听着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有人在拼命地踩地板。
  这声音让我有些烦躁,仰头就喊了一句:“疯了?”
  我这一喊,上面那位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跺脚的节奏更快了:“咚咚咚……”
  这下就把我给气坏了,这都敢和房东叫板了。
  我和宁浩宇直上二楼,然后就冲着KTV女人的房间走去,声音就是从她房间出来的。
  上楼之后我们就发现,其他房间的门都是锁着的,只有她一家的门开着,而且开得特别敞亮,她一个人站在门口,双手扶着门框,然后垂着头,头发挡在前面,双脚不停地在门口附近的地板上“咚咚咚”地踩着。
作者:含含的老公 时间:2015-12-26 15:09:00
  顶一下,写的很好
  
作者:含含的老公 时间:2015-12-26 15:10:00
  收藏了,楼主加油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5:11:00
  见状,我一把上去拉住她道:“你干嘛,疯了?”
  我拉住她手腕的时候就感觉到她的手腕一阵冰凉,所以我把她的手从门框上扯下来后,就赶紧松开了。
  KTV女人被我这么一扯也是停了下来,不过她的头依然低着,不吭声,也不动弹了。
  宁浩宇在旁边道:“我看她不对劲儿啊。”
  不用他说,我也是看出来了,所以我不敢对她大喊,只能心平气和地去问她:“喂,美女,你咋了……”
  我话还没说完,她忽然一下就把头给抬了起来。
  她的脸化了一半的妆,半边看着白乎乎,另一边有些发黄,乍一看我还以为是阴阳脸。
  我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差点没当着她的面喊出“鬼”字来。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5:13:00
  另外她的眼神也是看着十分奇怪,平时她看我都是笑嘻嘻,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线了,可今天,她直愣愣地瞪着我,眼睛里充满的是愤恨的表情。
  最主要的是,她还当着我的面不停地磨牙,仿佛要吃掉我一样。
  而此时我已经把她的面相看了一个遍,印堂黑得厉害,霉气冲天,阴邪入侵之象,换句话说,这KTV女人被鬼上身了。
  还有,他两眼之间,鼻子靠上的疾厄宫出现了很多细小的相纹路,这是大病之相,说明这次鬼上身会给她带来一场极大的病患。
  而她的眉毛,也是五官中的保寿官已经有些脱落的迹象,这表明接下来的那场病患很可能会缩减她的寿命,甚至直接要了她的命!
  越看她的面相我心里越惊。
  • 我喜欢天吖: 举报  2016-01-28 09:58:51  评论

    楼主,虽然你是在写小说,但是我很相信印堂发黑有霉运之说,因为我遇到过一个熟人,感觉他脸上有黑气,是不是印堂发黑不记得,只是一种感觉,觉得好久不见,他怎么一下子脸变黑了,但是又不是那种晒黑的感觉。几个月后,此人暴毙。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 我喜欢天吖: 举报  2016-01-28 10:01:39  评论

    还第六感过一个人会交好运,莫名其妙的感觉。难道人的福祸真的是天注定?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5:14:00
  @包子不是豆沙 2015-12-26 10:50:00
  楼主啊,能不能更新快点,这么点不经看...好看,不错!
  -----------------------------
  更啦更啦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6 15:16:00
  @含含的老公 2015-12-26 15:09:00
  顶一下,写的很好
  -----------------------------
  谢谢
作者:小猪小猪z 时间:2015-12-26 15:49:00
  写的太棒了,加油
  
作者:木子小曼2011 时间:2015-12-26 22:17:00
  这么一点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2:53:00
  宁浩宇推推我说:“咱们下楼吧,她不对劲儿。”
  我“嗯”了一声,可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忽然回头用自己的拇指使劲点在那KTV女人的人中上。
  人中是清醒的相门,可以唤醒人的灵智,我这么一点就是想着把她的真实意识给点醒了。
  而且我这一点,也不是普普通通地点,而是含着一股气,这也是爷爷交给我的气功法门,只不过我现在连“气”都不能完全感知清楚,所以这一点显得有些勉强了。
  还好,那女人没有防备,被我点下后,她虽然没清醒,但是也没有再继续发疯,而是身子一软瘫了下去。
  宁浩宇问我:“你把她打晕了?”
  我则是道了一句:“少废话,帮我把她抬进屋子里,我要试试我爷爷教给我的法子灵不灵。”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2:54:00
  我让宁浩宇帮我抬那个KTV女人,他有些不大愿意,估计是怕惹麻烦。
  勉强动了手,他嘴里还一直问我:“你给我说实话,她是不是你打晕的?”
  我白了宁浩宇一眼道:“你眼瞎啊,我点的她的人中,而且没怎么用力气,我只是用气贯通的她的相门,她的意识和上她身上那鬼的意识碰撞,然后暂时昏迷了而已。”
  宁浩宇估计不懂我在说啥,我俩一起把那KYV女人抬进去扔到床上,然后宁浩宇就站到一边说:“初一,你可想好了,别干啥犯法的事儿。”
  我说了声知道,然后提了一口气,就准备去点那KTV女人的印堂,可我的手指还没点过去,那女人躺在床上忽然又睁开眼,然后“嗖”的一声对着我的手腕就打了一巴掌。
  “啪!”
  这娘们劲儿可真大,打得我手腕尖疼。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2:56:00
  “你俩干啥,小心我报警!”KTV女人忽然开口。
  我愣了一下去看她的表情,她好像已经清醒了,只不过她的印堂还是黑得厉害,我估计那个脏东西还在她的身体里,只是暂时放弃了去控制她的身体。
  不等我说话,她有开口说:“咦,我记得我在化妆,我怎么躺在床上了,还有,你俩怎么进来的,想对我干啥?”
  我直接告诉她,她被鬼上身了,似乎不太好,若是被人知道我家有鬼,那以后我的房子还怎么往外租啊,就算能租出去,恐怕比现在的房子还要便宜。
  不等我开口宁浩宇就想说话,我赶紧拉住他说:“那个美女……”
  KTV女人打断我说:“我叫向丽,你叫我丽丽就好了,房东小哥,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是不是对我下什么药了,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报警告你俩强奸。”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2:58:00
  向丽这么一说宁浩宇的急脾气就上来了:“啥,你要告我们啊,你个骚……”
  我把宁浩宇扯到身后说:“别吵,越吵越麻烦!”
  而后我再转头对向丽说:“你在我这里租房也有快一年了吧,我为人咋样,你清楚吧?”
  向丽毕竟是我的房客,也没太无理取闹,也就点了点头说:“算是了解吧,不过今天的事儿,你得给我说清楚,你俩人怎么在我房间,还有,我怎么在床上。”
  现在再想其他的解释已经不靠谱了,我就实话告诉了向丽,包括我们昨天经历的事儿,等我说完,向丽愣了片刻,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说啥,我被鬼上身了,你说这话骗鬼呢,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我反问她:“那你告诉我,你化着装为啥忽然啥也不记得了?”
  “你们下了药。”向丽一口咬定。
  我心里的气也是上来了对着他道了一句:“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报警吧,看警察怎么说,如果检查出你体内没有药物残留,你立刻从我这儿搬出去。”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2:58:00
  一听说我真要找警察,宁浩宇就怕了,毕竟这撞鬼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楚,到了警察那里就更说不清楚了,所以换成他拉住我说:“我说美女,你说吧,这事儿你想怎么了吧?”
  向丽看了看我和宁浩宇说:“免我五个月房租,不然我就报警。”
  五个月房租?
  我刚准备反对,宁浩宇就拉住我说:“你别说话,好,就五个月房租。”
  说完他不等我说话,就拉着我下楼。
  下了楼,他有把我推回到我的房间道:“你疯了,这事儿你报警,你给警察说有鬼,人家会信吗,这事儿听我的,就这么了了,我知道你小子抠,这样,那娘们的房租我出,就当我倒霉,谁让那书案是我给你的呢。”
  我虽然爱财,可还是有原则的,宁浩宇已经帮了我,这钱我肯定我不会要。
  我深吸一口气道:“算了,算我倒霉,咱们还是想想怎么解决那鬼的事儿吧,总不能让他一直在我家里住下去吧。”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3:01:00
  宁浩宇点点头说:“这样,咱们去把那书案扔了,扔得远远的,说不定,谁捡回去了谁倒霉。”
  这东西扔了,如果被捡回去,那就是害人,害人的话可是会影响到自己的以后的流年运势的,我可不想自己倒霉一辈子,所以我摇头表示反对,并向宁浩宇说明了缘由。
  听到我的话,宁浩宇反问我:“不能烧,不能扔,那咋办?要不你去我家住一段时间,这里就让那鬼闹吧,说不定闹腾一阵子他就消停了,就跟以前在家放的时候一样了,只是弄点声响出来,不害人。”
  宁浩宇的这话倒是提醒了我,以前这书案在他店里的时候,这鬼也没出来害人,反而是到了我这里开始了,难不成是昨晚我和宁浩宇惊扰到了他,他是着急了才害人的?
  我这么想就抬头往向丽房间那边看了看,宁浩宇推了我一下道:“你别想着再自己来了,这样,我舅舅做古家具这行当时间长,肯定碰到过这样的事儿,我找他问下,看看他能不能想到啥好办法。”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3:02:00
  宁浩宇这么一说,我也是点了点头。
  我只会一些简单相门之法驱鬼,灵不灵我自己都不知道,若是宁浩宇真能找一个道儿上的人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想了一会儿我就问宁浩宇,请师父的钱谁出,宁浩宇斜愣了我一眼道:“你个抠货啊,行了,这家具是我送你的,事儿也算我惹出来了,我出这钱。”
  我笑着拍了拍宁浩宇的肩膀说:“够哥们!”
  接着宁浩宇就当着我的面给他在市里做生意的舅舅打了一个电话,把这边发生的事儿简单说了一下。
  说完之后我就听到宁浩宇舅舅在电话那头儿吵吵了一顿,大概是骂宁浩宇没脑子,不打听好的东西都敢收之类的。
  宁浩宇这边唯唯诺诺半天才道了一句:“舅,你骂够了,就给指条明路呗?”
  宁浩宇的舅舅在电话那头说了一会儿,就让宁浩宇挂了电话,然后又给他短信发来一个电话号码。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3:03:00
  我凑过去看了看,短信的内容是一串电话号码,然后表明号码主人的身份是王道长。
  看了这号码后,宁浩宇就说:“我舅舅说了,这人是一个高人,求他这事儿肯定能解决。”
  我让宁浩宇赶紧打电话问问,行不行,什么价钱。
  我心里也是盘算,如果太贵的话,就不让宁浩宇破费了,我就去试试爷爷教给我的相门的法子,爷爷说那些法子对鬼有用,那肯定就有用,只是冒险了一点。
  宁浩宇拨通了电话,然后按下了免提。
  那头“嘟嘟”了几声后就听一个如洪钟一般的男人声音传来:“你好,找哪位?”
  听声音对方也就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我和宁浩宇都愣着没说话。
  “喂!?”
  对方又问了一声宁浩宇才反应过来说:“您好,是王道长吗,我是是熊九的外甥,我这里出了点事儿,是我舅舅把您介绍给我的……”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3:04:00
  接着宁浩宇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就一股脑地把我这边的事儿告诉了对方。
  等着宁浩宇说完,那个王道长就道了一句:“大致情况我了解了,你们这个事儿不难办,这样,一会儿你们把地址编辑个短信发给我,我这就过去,对了,看你这个号,好像不是市里的啊,要是离得远的话,我是要加钱的。”
  我对钱比较敏感就问他加多少,他道了一句:“近的报销我车的油钱,远的话报销来回的交通工具的钱。”
  这道士还算人性,我便道了一句:“那行。”
  接着宁浩宇问那个道士,我们现在需要做些什么,他道了一句说:“什么也别做,我估计那鬼不是一只恶鬼,不会太害人的,别去主动招惹他,等我到了再说。”
  谈妥了,宁浩宇就挂了电话给对方发了我这儿的地址。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3:34:00
  发完了地址,宁浩宇长舒一口道:“好了,这事儿应该能解决了。”
  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来的是一个江湖骗子咋办?
  所以我就往宁浩宇的脸上看了看,碰鬼虽然触发了霉运,可他的面色却好得很,印堂位置也是光亮得很,这说明他要遇贵人了,贵人,难不成就是那个道士吗?
  这么一想我也是稍微放心了一些。
  接着我和宁浩宇就躲在屋里没敢出去,没过一会儿向丽就从楼上下来,打扮得花枝招展,我知道她这是要去上班儿了。
  临走的时候她还敲了我窗户几下说:“房东小哥记得哈,我的房租,免五个月的。”
  我没好气地应了一句:“我知道!”
  同时又瞅了向丽一眼,印堂上的黑色退去了一些,只不过保寿官依旧有脱落的迹象,疾厄宫也是阴暗得很,这说明那鬼已经不在她身上了,只是她会得一场大病。
  所以我就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向丽,我劝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下身体,我看你面相是,是大病之兆!”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3:35:00
  向丽对我笑了笑说:“刚才说我撞鬼,现在说我有病,房东小哥,你就别逗了,我健康得很。”
  说完,向丽摆摆手就出门了,根本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宁浩宇在旁听道了一句:“你管那娘们干嘛,好心没好报。”
  向丽出门之后,我心里一直很气闷,本来我和宁浩宇算是去帮她的,可结果却让我赔了五个月的房租。
  此时家里就剩下我和宁浩宇两个人,向丽走的时候,那个鬼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
  换句话说,那个鬼还在我家里某个角落躲着,想到这里我便看了宁浩宇一眼,他也是很默契地看向我。
  不等我说话宁浩宇就道:“初一,咱们别在你家里等着了,太邪乎了,出去等吧,那个道士到了自然会给咱们打电话。”
  我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就跟着宁浩宇出门去等了。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7 23:37:00
  我俩先是去吃了点饭,然后沿着民心河转了几圈,差不多大半天就过去了。
  路上碰到几个算命的问我要不要算上一卦,我免费送了他们一人一卦,说的他们哑口无言。
  说完他们之后我顿时感觉心情好了很多,宁浩宇一直在旁边絮叨:“初一,你刚才说的头头是道,我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个啥水平,那些算命的都被你说的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啥水平。
  按照爷爷曾经所说,我们这一派的相师分为天、玄、地、黄四阶,每一阶段的相师穿的相服都不同,黄阶的穿浅黄色的相服,与道服差不多。
  地阶的穿金黄色的相服,样式也同道服相差不大。
  玄阶和天阶的相服与道服大不相同,颜色也与地、黄二阶不同,可究竟是怎样的不同,爷爷却没有细说。
  我想得入神,就忘记回宁浩宇的话,他推了一下就问我想啥呢,我随口道了一句:“想我爷爷……”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00:04:00
  我话还没说完,宁浩宇的手机就响了,他立刻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激动道:“王道长打来的。”
  我“嗯”了一声示意他赶紧接。
  宁浩宇按了免提就道:“王道长,您到了吗?”
  王道长那边还是那如同洪钟一般的声音:“是,不过这门是锁着的,你们不在家啊。”
  我抢过宁浩宇的电话说:“我们这就回去,马上到家门口,王道长你等我们一下。”
  王道长那边“嗯”了一声,说了声让我们快点,也就挂了电话。
  我和宁浩宇也是赶紧跑步回去。
  很快我们就到了我那家已经关门的寿衣店门前,在门口我们就看到个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的男子,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跟他衣服很不搭的老式棕色公文包。
  虽然他是背对着我们,可我依旧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过人的气质,不出意外,他就应该是王道长了。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00:07:00
  @小猪小猪z 2015-12-26 15:49:00
  写的太棒了,加油
  -----------------------------
  谢谢,我会加油的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00:08:00
  @木子小曼2011 2015-12-26 22:17:00
  这么一点
  -----------------------------
  我会加油的
作者:昆仑之后 时间:2015-12-28 07:25:00
  楼主你好,这是新开的帖子吗?还是在别的网站已经有了很多更新?很好看,就是太少了!
  
作者:昆仑之后 时间:2015-12-28 07:27:00
  不够看!哈哈!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14:52:00
  “王道长?”我试探性问了一句。
  那人转过头看了看我,又瞅了宁浩宇两眼,然后点头说:“是我,你俩谁是雇主?”
  我赶紧说:“我是,这是我家。”
  王道长冲我“嗯”了一声,然后对我伸出手道:“你好,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王道长,全名王俊辉,你们还是叫我王道长就好了,我刚才在外面转了一圈,那鬼物就在这间屋子里,很安静,看来不是什么恶鬼。”
  我也是赶紧和王道长握了一下手,把我和宁浩宇的名字说了一下。
  这王道长一边说话我就一边把他的面相看了一遍,他五官端正,除了兄弟宫显示他是家中独子外,其他部位均是上好之相,而他额头两端的“山林”相门光彩熠熠,宛如道光普照。
  按照他面相上显示的年纪,应该在二十九之末,三十之初,而这个年纪流年运势显示的地方,就是左右两处的“山林”相门。
  也就是说,这王俊辉在二十九和三十两年会行大运。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14:53:00
  我只顾着帮他看相,就忘记答他的话,宁浩宇就在旁边推了我一下替我道了一句:“王道长,那我们该怎么办,你多久能收了他?”
  王俊辉没回答宁浩宇的问题,而是看向我说:“你看人的眼光很像是一个懂‘相卜’的人,你会看相吗?”
  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一股威严向我压来,所以我很谨慎地点了点头说:“懂一些,跟爷爷学的。”
  王俊辉看了看我没有再细问,而是忽然转头对宁浩宇说:“你刚才问我怎么办是吧?那你就先去把他的家人找来,你在电话里不是说,里面的书案是你收来送给你朋友的吗,那这书案到底是哪家的你应该知道吧,去把他们的家人叫来吧。”
  宁浩宇一脸疑惑看了看王俊辉道长,又转过头看了看我。
  我对他耸耸肩膀说:“照做吧。”
  宁浩宇“哦”了一声说:“这天都快黑了,人家会跟我来吗?”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14:54:00
  我忽然想起我爷爷曾经说过的一番话,灵机一动就换成自己的语气对宁浩宇说:“你把这里发生的事儿告诉他们,他们的先人不安,等于祖坟不宁,这段时间家里的运势肯定遭的一塌糊涂,你告诉他们,如果想要扭转运势,那就必须过来安抚先灵,不然他们还会继续倒霉下去。”
  王俊辉看了看我带着一丝惊异道:“你还懂这些?”
  我“嗯”了一声说略懂,跟我爷爷学的。
  等着宁浩宇离开了,王俊辉并没有立刻让我打开门,而是跟我一起在这小店门口闲聊了起来。
  他开始问的话都是围绕着我爷爷,而我的回答很简单,就是我爷爷走了,他大概也误会我的意思是说我爷爷死了,就没再问下去。
  转而问我一身的本事咋样,还问我刚才从他的面相上看出了啥。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14:57:00
  我想了一下,还是把刚才我看出来的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他听我说完就道:“哦,面相上你看的挺准啊,我这一年来运气是不错,虽然接了不少案子,不过都很顺利,还挣了不少钱。”
  我见我们的话题扯的有些远了,就问王俊辉屋子里的鬼到底怎么弄,他看了一眼这小店的房门说:“这鬼是典型的心愿未了,不肯走,是因为他家里还没有实现他的一些心愿,等把他家里叫过来了,事情说清楚了,这鬼心愿了了自然也就自己散了。”
  我好奇问王俊辉怎么知道的,他笑了笑说:“你们回来之前我已经和那鬼谈过的,他虽然不肯多说,可依着我以往的经验,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我和他说着话,这天就渐渐黑了下去,我问他要不要先吃点饭,他摇头说:“先办了这正事儿再说。”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14:57:00
  见宁浩宇还不回来,我就打电话催了一下,宁浩宇那边道:“催我也没用啊,这一家人都没在家,问他们邻居也说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在他们门口等半天了,要不我先回去?”
  不等我说话,宁浩宇又道:“对了初一,你不是会算吗,帮我算算他们一家人去哪儿了?”
  我没好气说:“你当我是神仙啊,啥线索没有,我拿啥算……”
  说着我忽然顿了一下,脑子闪过一丝灵光就对宁浩宇说:“你在那里再等一会儿,我这就算一卦,一会儿再给你打过去。”
  挂了电话,我立刻对王俊辉说:“王道长,能不能让我见一下这屋子里的鬼,我需要借他身上的气算一下他的家人现在在哪个方位。”
  王俊辉愣了一下道:“他可是鬼,你借着鬼气能算到活人的事?”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15:01:00
  这些法子爷爷跟我提过,他说人死了,命却没有结束,命会在“尸”、“魂”,甚至是“鬼”上面继续延续,而这些命气无论阴阳都会和生前的人、事、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能读懂这些命气,自然就可以算“它们”的的命了。
  这些话我没有跟王俊辉细说,只是道了一句:“我有我的办法。”
  王俊辉“哦”了一声依旧没有细问。
  他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他对所有的问题都不太感兴趣,因为他总是把一个问题问到兴趣点上的时候忽然不去追问了,一副对背后的答案不以为然的样子。
  又或者说他也懂我们“相门”的一些事情?
  我正在想王俊辉这个人的时候,他就对我说:“你想见这屋里的鬼,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按照我说的来,不要惊吓到他,这鬼的品阶不高,冲撞他,他会乱跑,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我点点头,之前我和宁浩宇把他吓的跑到二楼已经让我损失了一个租户五个月的房租,这次我绝对不会再吓唬他了。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15:03:00
  王俊辉“嗯”了一声,捏了一个奇怪的指诀,然后嘴里“嗡嗡”念叨一阵我听不懂的咒诀,再接着他用手指在我两眼前面一晃道:“急急如律令——开!”
  我问他这是干啥,他就对我说:“我这是给你开灵眼,你们昨天见到他是机缘,今天如果不开灵眼,你不见得能看着他。”
  我明白了,这大概就是道家所谓的开眼吧,我听我爷爷说过。
  只不过按照爷爷所述,多数道士给人开眼都需要借助符箓、符水、柳叶等工具,能不借助工具直接给人开眼的,一般都是道家的大能之辈。
  想到爷爷的这些话,我心里对王俊辉也是肃然起敬,按照爷爷所说,我面前的这个王俊辉道长应该是道家的佼佼者了。
我要评论
楼主骑马钓鱼123 时间:2015-12-28 15:04:00
  见我站在原地不动,王俊辉在旁边就催促我说:“你最好快点,我给你开的灵眼只有十五分钟,再愣着不开门,效用过去了,我暂时可不会给你开第二次,因为没有道行的人灵眼开多了,损阳气,容易得阴寒类的疾病。”
  我点点头就赶紧去取钥匙开门。
  等我打开了锁子,王俊辉在我旁边又是一阵“嗡嗡”的念叨,之后他才让我推开门。
  我问他刚才念的啥,他说,是安魂咒,这样可以避免屋里的鬼受到惊扰。
  门推开之后,我就伸手要去开灯,却被王俊辉给拉住了:“不能开灯,这只鬼品阶不高,怕光,你开了灯会吓到他的。”
  王俊辉这么说我就有些为难说:“不开灯我如何开清楚他的面相,如何辨识它身上的命气啊?”
  我正说着话的时候,就发现这小店的房门“咯吱”一声给关上了,这就吓了我一大跳,险些叫出声来,回头一看发现这门是王俊辉关上的。
  我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道:“王道长,你这是干啥,关上门这屋里就伸手不见五指了。”
  王俊辉解释道:“有一种光鬼魂是不会怕的,那就是香烛之光,我这就点一根蜡烛,你借着这根蜡烛去看他。”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3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