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凶灵档案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19 14:26:06 点击:1420315 回复:106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73 下页  到页 
作者:微笑糖S 时间:2016-01-24 08:36:00
  ?????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09:06:00
  小关说完,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过了四十分钟,来了两人,其中一个是个秃子,眼神阴沉。
  小关对董耳朵说,他上去几分钟,马上下来。说完,就带两人上楼了。
  几分钟后小关下来。董耳朵问那两人是哪个,小关说,那个秃子叫廖三哥,石板滩人,是以前小关在石板滩帮白老二看门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廖三哥是白老二手下打手。
  董耳朵问,白老二又是哪个。
  小关一脸惊讶,说,啊,白老二你都认不到?成都男人,哪个认不到白老二?
  董耳朵不耐烦,说,是哪路神仙嘛。
  小关淫秽一笑,说,石板滩白老二猫猫店,成都男人哪个不晓得。
  董耳朵哦一声,给了小关一坨子,骂道,老子就不晓得!
  顿了顿,问,那,那个廖三哥过来爪子。
  小关朝楼上一指,说廖三哥是开放水公司的,他来,是帮石梅查那件失踪案的。
  董耳朵说,啊,放水公司还要查案子?
  小关说,只要给钱,他们啥子都干。
  此后两天无话。
  其间董耳朵找小关打听消息,小关说,关于周X失踪,好像是这样子说的,说的是今年子5月13号,周X上午应该去参加一个发布会,好像是啥子新丝路模特比赛的发布会,她多早就报了名,结果早上公司给她打电话,关机,又去她住的地方找,门铃都按烂了,都没得人,后来就只好找另外一个人顶替。然后,此后三天,给她中了无数八个电话,都是关机,本来公司想报案,结果,第四天,就是17号,她的手机忽然主动打过来。
  董耳朵一愣,说,啊,那她在哪儿?
  小关说,电话头她说,她烦了,不想再干了,现在一个人在外头旅游散心。
  董耳朵说,那,就说明没失踪噻。
  小关说,失踪了。
  董耳朵说,咋个肯定?
  小关说,打了那个电话后,她手机又再次关机,从此就没开过。当时公司肯定气,开玩笑,这个大个公司,又签了合同,咋个能说溜就溜,于是就喊了人去找,但是找焦了都没找到她人,啥子老家,以前上班的地方,朋友三四家,都找了,都没见人,后来还报了案。
  董耳朵点点头,想起一个问题。
  就问,那,那个叫石梅的,为啥子突然想起来查她?
  小关盯到董耳朵,没吭声。
  董耳朵骂,你盯我爪子,问你话!
  小关凑过来,压低声音说,这句话是石梅偷偷给我说的,老董你听了莫说出去。
  董耳朵赶紧点头,说,好好好,你说,我不说。
  小关低声说,石梅说,她快疯了。
  董耳朵一愣,说,啊,她......她快疯了?为啥子疯?
  小关说,因为,这两个月,她天天晚上做噩梦,而且天天晚上,都梦见那个东西。
  董耳朵一惊,说,啥东西。
  小关朝外头一指,说,就那个长条凳。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地下疯油精 时间:2016-01-24 09:43:00
  今天也等楼主直播
  
作者:xiaoyanghuan 时间:2016-01-24 10:15:00
  楼主,你真是够了,每次就更一点,能不能多更一点?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11:00:00
  此事又过了三天。
  其间,小关说,廖三哥好像查到了一个人。
  此人好像姓孙,身份不详,雅安名山人,以前跟周X耍过朋友,周X失踪前一天,有人发现她跟那个姓孙的在百花潭那座廊桥上面扯筋,据说扯得很凶,周X还铲了那个男的一耳屎。
  此外,就没有更多消息。
  又过一个星期,工程结束。
  之后董耳朵没事干,一直耍,耍到11月。
  那个月某一天,他又去那座大厦,上次工程有笔尾款,说好当天支付。
  他进了经历办公室,很快办完手续,领到钱。
  他正要抬屁股走人,经理忽然叫住他。
  经理问,对了董老板,昨晚上的事情,你晓得不?
  董耳朵一愣,问,啥子事。
  经理一笑,说,哦,没事,没事。
  走出办公室,董耳朵一头雾水,于是就去找熟人,就那个门童问。
  门童神神秘秘,说,昨晚上,那边来了几个警察,拉起警戒线,好像在挖一样东西。
  董耳朵一惊,问,在哪儿?
  门童说,就你上次搞装修的附近,听说是一块绿化带,警察一来,就把拉警戒线把它围起,里头不是有根长板凳哇,警察就在底下挖。
  董耳朵身子一抖,问,挖出了啥子?
  门童摇头:不晓得,他们很保密,但据说,跟有个女模特失踪案有关。
  这时走来一个穿制服的人,朝门童吼:上班时间!
  门童脖子一缩,赶紧站回原位。
  董耳朵心头,砰砰直跳。
  他赶紧摸出手机,给小关中过去。
  很快通了。
  小关急慌慌说,老董,我正要找你!
  董耳朵急慌慌也说,我晓得,我现在就在XXXX门口。
  那头小关明显一愣,然后说,哇,那你应该也听说了?
  董耳朵说,听说了点点,咋回事,案子破了?
  小关说,破没破不晓得,但是,那个人昨天跳河自杀了!
  董耳朵一头雾水,问,哪个人?
  小关说,就那个名山人,姓孙,好像叫孙X,他昨天下午,在百花潭公园那座廊桥上头,跳河自杀了。
  董耳朵大惊,说,啊,就是周X的前男友?
  小关说,对头,就是他,他跟周X的失踪,有重大关系。
  董耳朵急问,你们咋晓得?廖三哥查出来的?
  小关说,廖三哥一直怀疑就是他,去查过,但一直查不出东西,但那个孙X不晓得是虚了,还是咋回事,昨天上十点过,他一个人跑到百花潭,一个人瓜兮兮的站在廊桥上,站了三个多小时,当时有个太婆第一个发现他不对,因为十点过的时候,她跟她老几去百花潭耍,就发现一个穿红色羽绒服,黑裤子的人站在那儿,发呆,然后中午一点半他们离开,发现那个穿红衣服的,还在那儿瓜起,她就说,害怕那个年轻人要想不开哦,于是就上去劝,那个孙X倒说了几句话,说得很古怪。
  董耳朵急问,说的啥子喃?
  小关说,具体我也不晓得,好像意思就是他女朋友嫌他穷。
  然后呢?
  董耳朵问。
  小关说,然后,然后就是“咚”的一声,他朝河里头跳,再然后,就看见他那件红衣服一沉,没了人。
  最后呢?
  董耳朵问。
  最后,小关回答,最后,尸体一直没找到。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粉红鸡屁股 时间:2016-01-24 11:10:00
  又没得老呀?
  
作者:不让我整容 时间:2016-01-24 11:19:00
  感觉变味了~……
  
我要评论
作者:不让我整容 时间:2016-01-24 11:20:00
  长椅
  
作者:放生会发财1998 时间:2016-01-24 11:22:00
  不错呀,楼主想写小说呀,有个湖心亭看雪客的博客,里面有很多好故事,可以做素材,。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11:36:00
  本故事结束。
  补充几点,是后来我亲自问董耳朵,董耳朵告诉我的。
  第一点,关于周X失踪后,她突然打来那个手机,后来经调查,是另外一个女人冒打的。
  第二点,至于那晚上在那条板凳底下,到底挖出了啥子,我不敢说。但是据那个门童后来说,当时那几个警察在挖的时候,隔得多远,他都闻到一股臭味。
  第三点,就是关于那副诡异的广告,据说2013年8月份的时候,就已经被撤换了。而上面周X眼睛看人方向,为啥子会发生那种变异,哪个都说不清楚。
  总之一点,广告上,周X的眼睛,其实不是在盯那个长凳,而是整整三个月,一直盯着长凳底下,土里头埋的那坨东西。
  其实,我现在唯一感兴趣的,就是那个穿红色羽绒,黑色裤儿的人。
  就是那个在百花潭跳河的孙X。
  他的尸体在哪儿?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静若闲逸 时间:2016-01-24 11:46:00
  我在新疆给你扎起!
  写的好哦!上班都要偷偷qio两眼!
  
作者:微笑糖S 时间:2016-01-24 13:15:00
  楼主加油,请继续!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14:38:00
  我发现摆这些凶杀案,我还是有点子障碍。
  第一个,涉及到凶杀,有点放不开。
  第二个,我本来就是个粗人,非要喊我推理,只有去推毛线。
  算了,还是给你们摆一点旮旮角角的怪事情算了,那个我这儿还有好多没说。
我要评论
作者:微笑糖S 时间:2016-01-24 14:59:00
  好哒
  
作者:未来亦来 时间:2016-01-24 15:40:00
  老乡来扎起…楼主速度搞快些。
作者:420猫叔 时间:2016-01-24 17:24:00
  @九眼盗 2016-01-24 11:36:00

  本故事结束。  补充几点,是后来我亲自问董耳朵,董耳朵告诉我的。  第一点,关于周X失踪后,她突然打来那个手机,后来经调查,是另外一个女人冒打的。  第二点,至于那晚上在那条板凳底下,到底...

  -----------------------

  尸体就在你之前那个故事里的撒,两个跳河的女朋友名字一样的喃??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18:56:00
  吃夜饭。
  吃完继续鬼扯。
我要评论
作者:冰镇大芒果块 时间:2016-01-24 19:40:00
  大家不要紧到催楼主,楼主写出来也要时间嘛,看了好东西不说感谢人家,还要骂两句整得慢,不老实对噢,嫌慢哇,等个把星期磊起看一伙三。
  
作者:lejia19881123 时间:2016-01-24 19:55:00
  楼主来搞基不?
我要评论
作者:微笑糖S 时间:2016-01-24 20:18:00
  楼主辛苦了,等你噢!!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20:22:00
  第十三回 信
  下面,继续恐怖。
  其实,我马上要摆的这个故事,我一开始听到后,是想写成一部小说的。但是,那个时候,《鬼吹灯》正火,我是想写盗墓之类,就把它搞忘了。
  现在,我从头到尾摆给你们听。
  记到起,听可以,听完后,不准去那个地方问。
  应该是2012年,我那个时间正好没啥子事干,就开始在网上写小说,我就一直想找一个又清净,又有水喝,又可以充电的地方,当然,最好免费。
  后来,有个朋友就说,那你去文庙后街嘛,那儿有个成图,就是成都图书馆,位置多,随便你写好久,没哪个吆你。
  于是我就去了。
  地方确实好,就是有一点,一楼跟二楼的厕所,不晓得咋回事,一直都是阴森森的,我有时候觉得,好像一整天都只有我一个人进去屙尿。
  当然,本故事不是说厕所,而是那年晓得几月份哦,反正在我去之前发生的一件怪事。
  那件事是彭师傅说的。
  彭师傅是个小矮子,在成图守大门,因为有回在八里小区吃面,正好他也在吃,我就帮他给了一回钱,他就把我当朋友。
  有回在门口,好像是个下午,那天我写了一上午,外头正好大太阳,我就到门口找他摆龙门阵,一边晒太阳。
  他就问我,天天跑这儿来干啥子。
  我说,写盗墓小说。
  他说,恐怖的写不写。
  我说,盗墓的也算恐怖。
  他摇头,说盗墓有啥子恐怖,跟死人打交道。其实,活人才恐怖。
  我听他口气,好像想说啥子很恐怖的事。
  就问他,那你有啥子东东,说来听噻,我帮你发到网上去。
  他想了一下,说,其实就在上个月,图书馆出了件怪事,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20:52:00
  他说,事情出在上个月八号,那天下午六点半,按规矩,两个员工上二楼,到那排贮存柜,去收东西。
  那排贮存柜我晓得,我也存过东西,它是一排铁柜子,有无数个小箱子,你要存,就按“存”,然后吐出来一张飞飞,然后“啪”,一个箱门就开开,存好,关,最后取的时候用飞飞去扫描一下,就搞定。
  当然,存可以,不能隔夜。有一回我存了一本《迷药大全》,是写小说要用,结果第二天,飞飞一扫,打不开,只好到办公室领,搞得几个女员工看我的眼神,都很轻蔑。
  后来我才晓得,每天六点半,图书馆准时收存储柜东西,你要取只有去办公室。
  废话多几句,主要是让你们懂。
  妈哟,我这个人就是废话多。
  好,接到摆。那天六点过,两个女的就上二楼取,一开始没得啥子,取了一会儿,打开一个柜门,里头放了一封信。
  其中有个女的,四十多岁,叫罗姐,就说,吔,居然还有存信的。
  就拿起,准备丢进一个筐筐。
  哪晓得她随手一翻,忽然就愣住。
  然后她惊道,吔,写给你的!
  另外一个女的二十多岁,叫王玲。
  她一愣,说,啊,啥子写给我的?
  说完把信扯过来。
  一看,是个白信封,中间写了三个字:王玲收。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羙夢晟黰BH8AJT 时间:2016-01-24 21:19:00
  确实好看,安逸啊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21:23:00
  王玲一下就呆住了,说,我的天啊,硬是给我的!
  罗姐就在旁边笑,说,憋憋是情书。
  王玲说,屁,我没得男朋友。
  然后说,好奇怪哦,咋个给我的信,放在箱箱头?
  罗姐说,证明人家浪漫噻,晓得你这个时候要来收箱箱,吔,越想越浪漫嘞。
  王玲把信封翻过来,后面空空荡荡。
  罗姐怂恿,说打开噻,看是哪个帅哥写的?
  王玲有点脸红,反复看信封,不打开,其实心头已经把图书馆的几个帅哥的脸,在心头过了一遍,开始判断哪个最可疑。
  罗姐又催促。
  王玲也想知道,就扯开信封,里头果然塞了一封白色的纸。
  扯出纸,打开,上面是短短几段话:
  王玲:
  我还是第一次给你写信,你不晓得,我用了好大勇气。
  其实我也清楚,你在那边,肯定收不到,但我还是忍不住。我现在,只要眼睛一闭,我就想到你。
  但愿你能收到。也晓得,这边有个人,还是喜欢你。
  你对面的涛。
  王玲跟罗姐看完,都瓜了。
  过了几秒,罗姐才说,“你对面的涛”,“涛”是哪个?
  王玲说,你问我?我问哪个?
  罗姐喃喃自语,说,涛?我们办公室,好像没得哪个男的,名字里头有个涛啊。
  王玲把信往筐筐头一丢,说,管他哪个,怪头怪脑的,疯子!
  罗姐还在喃喃自语:涛......涛......
  过会儿像想起啥子,张开嘴巴,说,哇,那个人名字头有个涛。
  王玲一惊,问,哪个。
  罗姐说,守车棚的何大爷,他好像叫何良涛。
  王玲给了罗姐一下,骂道,你去死。
  二人嘻哈一阵,又开始收,都没把信当回事。
  回到办公室,有个男同事还没走,罗姐就把此事一说。
  男同事叫老雷,他笑说,这样子小玲,莫灰心,我帮你们查一下我们图书馆,你放心,憋憋有个帅哥,名字里头有涛。
  说完,他又去看信,边看边读。
  读了一阵,他忽然“嗯?”的一声。
  他盯着信,皱眉说,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句话有点怪?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微笑糖S 时间:2016-01-24 21:31:00
  越来越好看,楼主加油!!
  
作者:好色男人68 时间:2016-01-24 21:50:00
  继续啊,楼主好人。
作者:悲催的空调 时间:2016-01-24 21:55:00
  等你等得好辛苦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4 22:02:00
  王玲跟罗姐都凑过来,问,哪句话。
  老雷朝信上一指,说,就这句话,“你在那边,肯定收不到”。
  罗姐问,有啥子怪嘛。
  老雷皱眉,说,这句话,总觉得有点不通。
  罗姐又问,咋个不通嘛。
  老雷说,你们想,这个人给王玲写信,然后放在箱箱头,是不是想给王玲看?
  罗姐说,废话。
  老雷说,那好,那我们就已经知道两点,第一,他晓得王玲在这儿上班。第二,他也晓得王玲下午要准时去收箱箱,是不是?
  罗姐说,废话。
  老雷说,那好,那我问你们,这种情况下,他咋会说“你在那边”?
  罗姐跟王玲你看我,我看你,没听懂。
  老雷一笑,说,这样子,我换种问法,罗姐,假设你就是那个人,你就在这个图书馆,你暗恋王玲得很,你想给她用这种方式写信,又担心她收不到,你该咋个说?
  罗姐张开嘴,不晓得咋回答。
  老雷一笑,说,你是不是应该说,“其实我也清楚,你在这边,肯定收不到”?
  罗姐跟王玲又互相望,感觉还是没听懂。
  老雷骂,说你们咋个这么笨,好,我再换种说法,我问你们,只有在哪种情况,才会说“你在那边,怕你收不到”?
  王玲一愣,像想起啥子,说,哦,对了,比如我现在在内江,给罗姐写信,又担心她收不到,我就会说,“怕你在那边,收不到。”?
  罗姐还是不懂,问,两种都是写信嘛,有啥子区别。
  老雷一笑,说,区别太大了,一个是在内江写,寄过来。这个是写了后,本人亲自送过来。
  罗姐眼睛挣得多大,急说,哦搞懂了搞懂了!就是嘎,他为啥子会说“你在那边”,好怪哦。
  老雷点点头,说,终于搞懂了,哎呀,看来你的智商还是有三百五。
  罗姐咧嘴一笑,说,嗯,你才晓得哇?
  老雷接着说,总分一万八。
  罗姐笑容定住,然后,想半天,给了老雷一坨子。
  旁边王玲笑。
  老雷却盯着信,盯了一会儿,说,其实,那句话更古怪。
  罗姐叹气,说,哎呀,又是哪句嘛。
  老雷说,就是最后一句话,“这边有个人,还是喜欢你。”
  罗姐说,这句有啥子奇怪?他的意思很明白噻,图书馆这儿有个人,暗恋你王玲。
  老雷一把抓住罗姐手,说,对了,你说对了,应该用“这儿”。
  罗姐没听懂,说,啥子这儿?
  老雷说,如果就是这个意思,是不是该用“这儿”,而不是用这个“这边”?
  王玲哦一声,说,对头,感觉应该用“这儿”。
  老雷点点头,若有所思。
  过会儿他喃喃自语:如果“这边”,代表图书馆,那,“那边”,又是指的哪儿喃?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微笑糖S 时间:2016-01-24 22:08:00
  继续!!!楼主辛苦了!!
  
我要评论
作者:就是喜欢宅在家 时间:2016-01-24 23:08:00
  今晚还有吗
  
作者:小司图1 时间:2016-01-24 23:16:00
  恩,把我绕糊涂了
作者:我已经睡着了吗 时间:2016-01-24 23:22:00
  还有没得?
作者:宝贝悠爷1989 时间:2016-01-25 00:13:00
  等更哦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07:51:00
  俗话说得好: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不被吃。
  开工。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08:24:00
  三个人又商量了一阵。
  最后老雷作总结,说目前情况应该是这样。
  有个人,一直在暗恋王玲,然后他最近可能遇到点事情,比如,要调走,再比如,他暗恋久了,累了,靠是想表白,于是就想给王玲写情书,又不敢亲自交手上,他晓得王玲每天下午要去收箱箱,就把信丢箱箱头。
  所以说起来,不晓得他是浪漫,还是胆子小。
  但是有一点确定,这个叫“涛”的男的,要么,就在本图书馆,要么就住在王玲家附近。
  这么判断的原因,当然就是最后一句话:
  “你对面的涛”。
  所以,老雷最后说,王玲如果想知道那个人,可以回家打听一下,住家附近有没有一个名字头有“涛”的人,图书馆这边,他可以帮到问。
  王玲想了想,说,算了,还是不管他。
  罗姐问,为啥子喃,查一下哦,看到底是哪个。
  王玲摇头,说,你们不觉得,用这种方式表白,好恐怖!
  老雷点头同意,说,就是,感觉这个人,哪根筋不对。
  此后一天无话。
  第二天,整个办公室都晓得了这件事。
  几个人就开始斗,图书馆有几个名字头有“涛”。
  除了守车棚的何良涛,还有两个。
  一个是食堂的陈涛。
  一个是八楼古籍保存室的谢国涛。
  其中陈涛不可能,因为此人有老婆娃娃,而且五大三粗,吃喝嫖赌样样来,不像是干这种事情的人。
  而那个谢国涛,最可疑,此人三十多岁,没结婚,好像有个女朋友,但没人看见过。此人戴一副眼镜,高高瘦瘦,不爱说话,多半就是他。
  罗姐就说,吔,我晓得这个人,有一米七八。
  王玲皱眉想了一下,说,哦,是他嗦。
  旁边有个女的就笑说,走走走,上楼把他抓下来,好生审问一下。
  老雷在边上阻止,说,算了,人家这样子写信,意思就是不想让别个晓得,你们大张旗鼓的,就算是他,他也不得承认。
  说完,老雷像想起啥子,说,对了,我咋个觉得,不是那个谢国涛喃?
  罗姐说,憋憋是他,除了他,我们这儿没得哪个有“涛”字了。
  老雷摇摇头,说不像是他,你们看最后落款,“你对面的涛”,他在八楼,我们在一楼,咋个会是门对面?
  罗姐站起来,大声说,哎呀你们几个猜猜猜,猜个穿花,走,上楼问!
  于是她跟一个女的朝楼上跑。
  王玲拉了一把,没拉住。
  很快,二人下来。
  老雷问,咋样?
  罗姐摇头,说,不是他,他几天前出差去重庆了,要隔两天才回来。
  又对王玲笑说,看来,这个人就在你们家门对面,痴情哦,追到图书馆来送情书啰,嘻嘻。
  王玲把信纸揉一堆,说,他有病。
  此后无话。
  下午六点半,两个女的又上去收箱箱。
  收到一半,王玲尿胀,去厕所。
  回来时候,看见罗姐背对她,一动不动,好像在低头看东西。
  听到声音,罗姐回过头。
  她扬了扬手,古怪一笑,说,又有一封信。
我要评论
作者:左耳的棠 时间:2016-01-25 09:05:00
  快更呀楼主
  
作者:旋转的木马X 时间:2016-01-25 09:21:00
  好吓人,我现在都无法直视成都那几个地方了,哈哈
  特别人民公园那个,想到就细思极恐,一直关注到
我要评论
作者:布拉基米尔洛耶奇 时间:2016-01-25 09:25:00
  长椅子那个故事铺垫的那么凶,结果点都不吓人。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09:39:00
  @布拉基米尔洛耶奇 2016-01-25 09:25:00
  长椅子那个故事铺垫的那么凶,结果点都不吓人。
  -----------------------------
  唉,说实话兄弟,我也有同感。

  所以我要吸取两个教训。
  第一:不能事先把话说满。
  第二:不能再说长椅子的故事了,希望各位哥老倌还是对我多抽起。

  下面,我摆一个短椅子的故事。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地下疯油精 时间:2016-01-25 10:04:00
  坐等更新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0:10:00
  王玲一惊,说,哪个的信。
  罗姐笑,说还是给你的。
  王玲一把扯过来。还是白信封,中间还是三个字“王玲收”。
  罗姐催促,说快点打开,看这回写啥子。
  王玲却犹豫,半天,才扯开。
  里头,还是一张折起来的纸。
  打开,罗姐凑过来,边看边念:
  王玲:
  这封信,我本来不想写的。
  但昨天开了一个头,我就忍不住。因为我有好多话,想给你说。而这段时间,只要躺在床上,眼睛一闭,你的脸就出现。
  不光有你的脸,还有你那只浅蓝色乳罩。
  说心头话,每次我躲在你对面,看你那只浅蓝色乳罩,我就黑起想,乳罩后头,你那两团东西,长得啥子样子。
  你千万不要骂我黄。我不说,老天爷也晓得。
  涛
  罗姐一读完,就开骂,说色狼!色狼!
  又说,看来,这个“涛”就住你楼对面,肯定天天偷看你洗澡换衣服!
  王玲却眼神很直,没说话。
  罗姐说,你愣啥子愣,今天我陪你回家,把那龟儿子找出来,好生骂他几句,妈呦!
  王玲却摇摇头,说,这个事情好奇怪。
  罗姐问,啥事。
  王玲说,就这个他看我乳......乳罩的事。
  罗姐不解,说,有啥子奇怪,很简单噻,他在你对面阳台偷窥你。
  王玲说,我是有一只蓝色乳罩,但,早就穿烂丢了。
  罗姐说,那对了噻,就是他。
  王玲摇摇头:但我家那个阳台,对面没有楼房。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1:12:00
  二人心惊胆战,赶紧回到办公室,老雷正要下班走。
  就把信给老雷看。
  老雷看完,问王玲住哪儿。
  罗姐抢先回答,说王玲就住那边,文庙前街,一个老小区,三楼,她去耍过一回,现在也想起来,王玲房间阳台,对面硬是空的,没有楼房。
  老雷问,那对面是啥子喃。
  王玲说,是石室中学。
  旁边有个女同事哦一声,说,对嘞,就是成都四中,王玲对面应该是一道围墙,围墙后头是操场,操场过去才是教学楼,隔王玲他们家就远太多,就算有望远镜也看不到。
  罗姐说,那就奇怪,那个人是从哪儿偷窥王玲的乳罩喃?
  老雷想了想,想到一个问题,马上问,对了王玲,你住文庙前街之前,还住过哪儿。
  王玲说,东兴镇。
  老雷一愣,问,东兴镇在哪儿。
  王玲说,就是内江东兴镇,她老家。三年前她来成都打工,就一直住在文庙前街,是她姑姑的房子,一套二,现在跟一个女娃子合租,但那个女娃子最近想搬走......
  老雷打断她,问,那你在东兴镇,又住哪儿。
  王玲说,住哪儿?我们屋头噻。
  老雷问,一直住你们屋头?
  王玲说,是。
  老雷问,那你们屋头对面,有没有居民楼。
  王玲一笑,说,对面是马路,马路过去是田坝。
  老雷点点头,说,那就奇怪了,这个人到底是在哪个地方,看到你晾的那个乳......那个东西喃?
  几个人面面相觑。
  下了班,王玲回家。
  她走到住的楼底下,朝左右观察。
  然后上楼,进门,包包都没丢,径直走到阳台。
  阳台上,挂满衣服裤儿,其中有一个粉红乳罩,是那个合租小妹的。
  她就站在阳台上,朝外头看。
  楼下是一条小马路。过去是那道围墙,再过去是一个巨大的操场。
  怪了,那个神秘的“涛”,是从哪儿偷看她的乳罩喃?
  不可能,他像鬼一样,停在半空看噻。
  王玲身上起了一层鸡痱子。
  当天无话。
  第二天,王玲整天心神不宁。
  到了下午六点半,罗姐喊她去收东西。
  王玲却不敢去。
  罗姐就一个人去。
  过了半小时,她跑回来,脸色怪异。
  她笑了一下,把一个东西往办公桌上一丢。
  又是一封信,缓缓滑到地上。
  王玲不敢去捡。
  老雷走过来,捡起来,扯开看。
  罗姐凑过来,又准备念。
  她忽然一愣。
  原来,纸上只有短短两句话:
  王玲:
  昨天半夜,我做了一件事情。
  我把那个本子吃了。
  涛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u_104720880 时间:2016-01-25 11:35:00
  顶成都
  
作者:lovemyppc 时间:2016-01-25 12:08:00
  很精彩,留个记号。
作者:echoweiwei 时间:2016-01-25 12:11:00
  Mark------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2:18:00
  第二天,王玲他们几个决定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王玲,罗姐,老雷,小郑,四个人隔半个小时,轮流到二楼,远远监视那个储存柜。
  他们下决心,今天一定要逮住那个怪异的“涛”,只要他敢来。
  于是从早上八点,秘密行动开始。
  上午很快过去。
  到了十二点半,该老雷守候。
  他站在图书室门口,跟里头一个熟人吹牛。
  边吹,眼睛边往那头瞟。
  这时门口警报器忽然“呜呜”响。
  原来一个大爷拿了一本书,没登记,就要出门。
  几个工作人员过来盘问,大爷鼓起眼睛,叽里咕噜骂人。
  一阵闹腾。大爷放下书,气鼓鼓走了。
  重新安静。老雷回过头,去观察那边。
  这时一个人走过来,擦肩而过,朝电梯走,是个小伙子,背了个黄书包,个子很矮,脸很白。
  他走到电梯门边,停住,回头看了老雷一眼,眼神空洞。
  他鼻子右边,长了一块铜钱大小的黑斑。
  电梯来了,他走进去。
  老雷突然发现,他垂在裤子边的右手上,捏了一张白飞飞。
  老雷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马上冲过去,喊:“喂喂喂!”
  电梯门却慢慢关闭。
  老雷几步朝楼梯口冲。很快冲到一楼。
  又几步冲到电梯门,一看,哇,电梯在往楼上开!
  静静一看,电梯在四楼停了。
  那人上四楼了!
  老雷几步冲回楼梯,咚咚咚朝四楼跑。
  到了四楼,挨着挨着找。
  四楼是杂志阅览室,里头一边有一间自修室。
  找完,却没发现那个“黑痣”男。
  他赶紧跑回一楼办公室,在电脑上点了几个键,提前破除了储物柜所有密码。
  然后,他打电话,喊来其余三人。
  四个人上楼,开始一个一个,检查所有箱子。很快,在最里面一个,发现一封信。
  跟前三封,一模一样!
  很快扯开。
  罗姐又开始念。
  王玲:
  那三封信,你收到没有?
  我昨晚上又梦到你,看来,那个办法没得用。
  那个本子有三十几页,前晚上,我一张张扯下来,又一张张丢进嘴巴,嚼烂,吞下去。
  你也不问我,那三十几页纸上,画的啥子。
  我告诉你,全都一模一样,就是你的尸体。
  我还记得很清楚,那天,你在停尸间,躺在那张床上,从头到脚裹了一张白铺盖。我当时就在想,白铺盖里头,你戴那个蓝乳罩没有。
  算了,老是我一个人说,没意思。
  涛
  对了,我今天就要搬了。我想忘记你。
  罗姐结结巴巴读完,四个人都是惊惶未定。
  罗姐张大眼睛,结结巴巴说:好......好恐怖哦,咋会突然说尸体?
  小郑也吓得不轻,说:还有啥子停尸间!我的妈呀,好吓人!
  王玲脸色惨白,一句话说不出。
  老雷盯着信,盯了半天,说,看来就是那个“黑痣”,他现在就在四楼上。
  三个女人同时一抖。
  罗姐结巴问,那,上......不上去抓他?
  老雷想了想,说,此人多半已经发现,躲起来了,图书馆这么大,哪儿去找?
  小郑像想起啥子,结巴说,我的妈!他,他这几天都在我们图书馆?
  老雷死死盯着信,不吭声。
  过会儿他点点头,说,我晓得咋回事了。
  三个女人都一惊,同时问:咋回事?
  老雷说,现在他还没把握,这样子,你们几个先不忙慌,我去一个地方查一下。
  说完,他匆匆离去。
  三个女人面面相觑,脸色都很难看。
  此后无话。
  下午五点十分,罗姐接到老雷电话。
  老雷说,他现在在包家巷XX医院,你们几个搞快来。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浅调调 时间:2016-01-25 12:18:00
  好看,我就在成都,看起好亲切
  
作者:微笑糖S 时间:2016-01-25 12:32:00
  好精彩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2:34:00
  三个女人赶紧冲出门。
  包家巷很近,顺着君平街一直走,横穿小南街就到。
  很快跑到那个医院,上了二楼,老雷正站在一个护士站里头,一个女医生坐到起,正盯电脑看。
  三个人走过去,老雷朝电脑一指,笑了一下,说,案子破了。
  三个女人一头雾水,说,破了?咋个破了?
  老雷对女医生说,来,小赖,你说。
  赖医生扫视三个女人,最后盯着王玲,笑了一下,说,你就是王玲?
  王玲张嘴说,啊。
  赖医生盯着电脑,说,她是一周前,就是上个星期五送过来的,说的是被车子撞了,当时就大小便失禁,后来马上抢救,但没得用,伤势太重。
  罗姐伸脖子去看电脑,边问:你在说哪个?
  赖医生努努嘴巴,说,就那个死者,她也叫王玲。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3:25:00
  事情忽然明朗。
  罗姐结巴问:哦,你......你的意思,那四封信,是写给这个王玲的?
  老雷点头,说,憋憋是。
  然后他开始解释,说其实他一开始就怀疑,那几封信的口气,以及那几个用词,不像是写给我们这个王玲的,但是,信又出现在箱子里头,而整个图书馆,又只有一个王玲,所以他就搞不懂,直到今天,看到信里头,突然出现“尸体”两个字,他突然就意思到一件事。
  啥子事?三个女人同时问。
  老雷说,那就是,死人。
  死人?
  三个女人同时惊呼。
  对头。老雷点头,说,那就是,这几封信,不是寄给活人看。
  哇!
  三个女人都惊呼。
  不是给活人看?那是给......给死人看?
  对头。老雷点头,说就是寄给死人看。
  罗姐结巴问:好恐怖哦!咋会还有这种人?
  老雷皱眉说,其实这个人,我分析,他脑壳有问题。
  说完对赖医生说:就像你说的,有恋物癖。
  赖医生点点头,说,不但有恋物癖,还有强迫症。
  老雷也点头,说:对,就像你说的,他憋憋对那个碾死的王玲,有强烈的爱意,所以就算人死了,这种爱意在脑壳头一直挥之不去,于是,他就想了个怪办法。
  王玲抢先说:就是给我写信。
  罗姐说:还说是你?是那具尸体!
  说完喃喃自语:我的妈,世界上还有这么日怪的人......
  小郑忽然问:那,现在我们咋办?
  老雷想了想,忽然问赖医生:对了,你能不能查一下,那个王玲,她死之前住哪儿?
  赖医生一查,很快有结果:
  大石东路XXX小区二棟一单元8号。
  老雷说,走,我们过去看一下。
  于是四个人出医院,喊了个车,朝大石东路走。
  很快到了该小区。
  进去,很快找到那栋楼。
  门卫说,楼上一个礼拜前,就是死了一个女娃子,二十多岁,碾死的,好造孽哦!
  四个人仰头,看着四楼,默默无语。
  老雷忽然扭过头,朝左边看。
  左边,黑乎乎一栋楼,是一棟。
  老雷忽然朝那栋楼一指,说:看,那个人肯定住那儿上面!
  三个女人身子都一抖,转头去看。
  老雷问门卫,说那栋楼是不是住了个小伙子,矮个子,名字头有个“涛”?
  门卫一想,想起一人,说:哦,想起他了,是不是白白瘦瘦,经常背一个黄色书包,对了,他鼻子右边还有一块黑疤?
  老雷赶紧说,对对对,就是他!他现在在不在楼上?
  门卫想了想,想起啥子,说,不在,他走了。
  老雷一愣,问,走哪儿去了?
  门卫说,刚才提了个大箱箱,好像说搬走了。
  老雷急问:搬了?搬哪儿去了?
  门卫摇头,说不晓得,那个人怪得很,没看他说过话,像个哑巴。
  罗姐忽然摸了摸胸口,喘口粗气,笑道:好好好,搬走就好,搬走就好。
  王玲也喘口气。
  大家都喘气,然后开始说笑。
  然后,四个人出去吃烧烤,心情突然都很好。
  八点过时候,有人给王玲打电话。
  是那个合租小妹,她说她今天已经找到新房子了,现在要回文庙西街拿东西,她钥匙交给房东了,喊王玲回去开门。
  王玲就起身离开,老雷三人在后头,还在喜笑颜开。
  回到文庙西街,上三楼,进屋子里头等。
  等了一会儿,门外头响起脚步声,有人在拿钥匙开门。
  王玲一愣,心说:咦,不是说她钥匙掉了的嘛?
  于是跑过去,只见门忽然打开,那个房东,她姑姑走进来。
  边走,她边回头说:你看嘛,巴适得很。
  门外,还站了一个人,是个小伙子,矮个子,脸上捂着一个白口罩。
  姑姑看见王玲,一愣,说:咦?你好久回来的?
  王玲看了小伙子一眼,问:他是哪位?
  姑姑一笑,说,来租房子的。
  说完回头说:进来噻,进来噻。
  那小伙子慢慢走进来,他右手提了一个大箱子。
  他忽然咳嗽一声,缓缓把口罩摘下来。
  他脸很白,鼻子右边,有一大颗黑痣。
剩余 1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可爱不吃鱼 时间:2016-01-25 14:38:00
  编的吧?不如前几个故事吓人!
作者:420猫叔 时间:2016-01-25 14:56:00
  热,正看到精彩的时候就莫得了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5:08:00
  @可爱不吃鱼 2016-01-25 14:38:00
  编的吧?不如前几个故事吓人!
  -----------------------------
  这么说,这里头还是有几个故事吓到你了。
  嗯,也算成功。
  兄弟,莫走,看下一个。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5:29:00
  第十四回 换名
  这几天长故事摆多了,有点累,摆几个短篇。
  现在我坦白一件事情,就是我为啥子对写凶杀案,有点子障碍。
  一个月前,我认识一个人,是男是女不晓得,是在网上认识的,跟我一样,也在莲蓬上面写小说。
  至于他(她)笔名,我就不说了。
  半个月前,他给我摆了一件事,说是他才经历的事情,听完后,我胆子这么大的人,都觉得有点鬼气森森。
  他说他半年前,在莲蓬开始发布一部小说,名字我记不到了,反正是悬疑的,内容是发生在重庆市里头的几件离奇凶杀案。
  当然,他说他全部是编的,但是也不是乱编,而是根据一些报道,比如报纸杂志啊,网上啊,还有听哪个喝茶的吹啊,他就根据这些零零碎碎,开始编故事。
  然后写了三篇故事,反响一般,他就想,是不是有些地名,没写真实,搞得没得真实感,人家读者就不想看。
  于是第四个故事,他就用了真实地名。
  他说了第四个故事的内容,大意是发生在重庆市区,一个叫十八梯的地方,里头一件离奇命案。
  当然,他是胡编的,但是他说,他其实哪年听哪个说过,那儿十八梯出了件事情,死了个女人。
  但至于具体是啥子事情,那个女的咋死的,啥子名字,他一概不知。
  这个也难不倒他,就乱编了一个,大意是十八梯在强拆的时候,死了个女人。
  那女人其实是阻止强拆的时候,自己激动,发病死的,跟拆迁队没关系。
  但后来在拆迁的时候,有几个拆迁队员身上发生怪事,他们背上,全部出现一个黑色手印。
  那个黑手印,有六根指头。
  后来,查查查,案子破了。
  原来,那个女的就是六指。
  故事很老套,反正跟诅咒有关。
  朋友说,那天上午,他在茶馆写完第一二节,就马上发布在莲蓬上。
  吃完饭,他开始写第三节。
  写到一半,他停了,原来有个情节卡住了。
  他就点开莲蓬,想看一下前面的交代,其实,主要是看一下网上关注度,看有没得人发表评论。
  点开,浏览,反正是他自己写的,看的很快。
  忽然,他定住,原来他感觉哪个地方有点异样。
  再一看,顿时有点纳闷:
  原来,里头的女主人公,就是那个死亡的女人,他给她起的名字是“胡某某”,但网上却很诡异的,变成了“毛某某”。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荼靡薄荷1992 时间:2016-01-25 15:34:00
  完了??
作者:可爱不吃鱼 时间:2016-01-25 15:41:00
  @可爱不吃鱼 2016-01-25 14:38:00
  编的吧?不如前几个故事吓人!
  -----------------------------
  @九眼盗 2016-01-25 15:08:00
  这么说,这里头还是有几个故事吓到你了。
  嗯,也算成功。
  兄弟,莫走,看下一个。
  -----------------------------
  人民公园那个故事最好,去年旅游时,到了公园门口了,愣没进去。因为感觉里面阴森,坐公园门口的地铁去别的地方玩了!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可爱不吃鱼 时间:2016-01-25 15:43:00
  楼主写一个关于猫的吧。感觉你们成都的猫都蛮厉害的,喜欢扑人和挠人。至少我没见到一只温柔的!
我要评论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5:50:00
  他就纳闷,咦,我写的是“胡某某”,咋个突然变成“毛某某”了喃?
  他就想,是不是草稿上,不小心写错字。
  但也不对呀,就算写错,最多错一两个,而网上整整两节,里头那女人的名字,全部变成“毛某某”。
  不过,纳闷归纳闷,他还是点开自己的“word文档”,检查。
  一查,奇怪得更厉害:自己的文档里头,那女人名字,全是“胡某某”。
  其实说起来,里头人物叫啥子名字,我觉得无所谓,反正都是假的。
  但我朋友却说不行,原因很简单,他其实是开茶馆的,他们茶馆,有个掺水的小妹,就姓毛,那个毛小妹手里头,有一个网名,经常化装成他的粉丝,跑到莲蓬上,在他写的东西后头发表评论,啥子“哇,太精彩了!”“楼主,继续!”,所以万一被她发现,里头那个女鬼跟她一个姓,她要发飙。
  那,关键是,上面已经改姓了,咋个修改喃?
  他说,很简单,教你一个办法。
  就是找斑竹。
  于是,他说他马上就找斑竹,当天有个斑竹正在线,一开始不理他,后来不晓得他用了啥子办法,斑竹终于同意了。
  于是鼠标轻轻,名字改回来,从“毛某某”,改成“胡某某”。
  他很高兴,就提醒自己,写的时候看清楚,因为那个斑竹说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于是他就继续写,很快写了第三第四节,故事结束。
  他很满意,就开始一节一节发帖。
  发之前,特意检查了一下,那个女人名字,都是“胡某某”。
  他鼠标一摁,发帖成功。
  然后他就关了电脑,出去喝茶打麻将。
  当天他打得很晚,好像凌晨两点才结束。
  于是准备关铺子。
  在小工关的时候,他特意上网,进莲蓬,看一下自己的东东。
  点开,发现评论很多,他很得意。
  但他马上就得意不起了,代替的,是毛骨悚然。
  原来,网上文章里头,那个女人的名字,又全部变成了“毛某某”。
作者:可爱不吃鱼 时间:2016-01-25 15:54:00
  你到快更呀……我等着看呢……
作者:dreamycarrier 时间:2016-01-25 16:05:00
  mark~
作者:mmayy555 时间:2016-01-25 16:06:00
  重庆人 每周都要去成都
  这个帖子好接地气
  赞一个
  谢谢楼主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6:21:00
  这下他彻底瓜起了。
  他马上检查自己的文档,里头清醒白醒,全是“胡某某”。
  他就开始回忆,到底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写,没得问题。
  写完马上粘贴在“草稿箱”,也没得问题。
  然后按“回复”,也没得问题。
  而每次回复上去,他都要再审查一边,当时也没得问题。
  然后,文章就一直呆在“帖子”里头,不可能有人动,也没人有能力动。
  而唯一有这个能力的,就是斑竹。
  他马上给那个斑竹发信息。
  斑竹回过来,说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可能,哪个吃饱了没事干,费力爬神的,去改你一个姓名?
  斑竹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个,其实他也清楚。
  但是,女人名字,又是哪个改动的喃?
  他实在想不出原因,只有猜测,肯定其中某个很隐蔽的环节,出了问题。
  至于那个环节是哪个,他说,他实在想不出来。
  此事就这么过去。
  至于那个名字,一直就是“毛某某”。
  当然,他被茶馆头那个毛小妹,用五种方言骂。
  过了五六天,他开车,路过十八梯。
  他就停好车,沿着坑坑洼洼的梯子,朝底下走。
  底下烂糟糟的,好多房子都拆了,只有极少数铺子,也是半开半闭。
  走过一个卖古玩的摊摊,他看见里头有一串佛珠,有点好看,就蹲下来看。
  摊主是个老头,正在跟另外一个学者模样的人摆故事。
  老头说,哎呀,你不晓得,这件事情最怪的是,那几个拆迁队员,后背上全部都有一块手掌印,黑漆漆的,有六根手指......
  我朋友一下就愣住了,他马上打断老头,结巴问:喂喂喂,你在说啷门哦,啷子六根手指哦?
  那个学者笑了一下,说大爷在摆那年在十八梯发生的怪事。
  我朋友大惊,问,啥子怪事?
  学者笑,说就三年前,这儿拆迁,死了个女人,后来就在传,说拆迁队的人,背后都出现一个黑手印。
  朋友眼睛鼓得多大,问:这个......这个事情是真的啊?
  学者一笑,说:肯定假的噻。
  顿了顿,又笑道:你想嘛,一个死人,又不是鬼,咋可能让活人得病,说起来扯的,呵呵。
  旁边老头急了,说,是是是,那个黑手印的事情说不清楚,但是,那个女人死,总是真的噻。
  学者点点头,说,嗯,那件事倒确实是真事,而且,她右手,确实多出一根手指。
  老头很得意,说,是不是嘛,这个女人我都认识......
  朋友一惊,急问大爷:啊,你都认识?
  大爷很得意,说:是噻,原来她就住我们屋子西头。
  朋友忽然想起一事,急问:她......她姓啥子?
  老头想了一下,说:哦,她姓毛。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粉红鸡屁股 时间:2016-01-25 16:46:00
  咋劲儿
  
作者:碌碌四汐夫 时间:2016-01-25 18:26:00
  接地气,好看~~
  
作者:u_98721132 时间:2016-01-25 18:28:00
  又喜欢又害怕,加油写哦每天都有来抽起!
  
我要评论
作者:来着飞机上高速 时间:2016-01-25 18:28:00
  终于赶上了 记号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18:39:00
  第十四回 假发
  咋个说一说的,扯到重庆去了。
  还是说成都的事情。
  下面这件事是蔡婆婆摆的,当时摆的时候,周围还有几个老婆婆,听完后都说,闯鬼啰,害怕是吹嘞哦。
  但是有个老婆婆说,听说,是真的。
  说的是成都东门新华公园里头,好像从去年年底开始,出现个戏班子。
  那个戏班子只有三个人,一个五十多岁烫发女人,一个五十多岁烫发男人,还有个二十多岁小伙子,样样很俊美。嘴巴也很红艳。
  每天,差不多中午十一点,他们三个就要过来,也不晓得从哪儿来的,来了后,固定在大门南边一个花园头,把音箱一摆,彩色旗旗啊一插,摆上十多根塑料小凳子,然后化妆,然后就开始唱歌跳舞,据说那个烫发女的跳的最好,啥子都会跳,啥子几大样板戏,啥子《夫妻双双把家还》,啥子外国歌剧,都会跳,就像专门学过一样,那个烫发男人负责报幕,换歌碟,有时候也跟到跳。
  但其实,绝大部分人来看,是想看那个红嘴巴小伙子。
  原因很简单,那个小伙子会模仿李玉刚。
  李玉刚就不说了,姓李名玉刚。
  据说那个小伙子每次都是都是化好妆才来的,戴一头栗色假发,又长又密,一直垂到肩膀上,身上穿一件古代贵妃穿的薄纱衣服,粉红色的,胸前弄了两坨鼓东西,跟女人的差逑不多。
  而他的脸上,其实倒没咋个化妆,就涂了一下眉毛,抹了点点口红,腮帮是粉红色的,据说是他的原色,没抹腮红。
  对了,戴了一副假睫毛,显得眼睛风情万种。
  然后他来了后,就站在音箱那儿,摸出一面小镜子,不停照,边照,边用一根木梳子梳头,动作很慢很温柔,跟个女儿家差不多。
  然后,到了十一点半,他们开始表演。
  然后,人马上围起。
  然后,小伙子站得笔直,手拿话筒,开始自己报歌名。
  都是李玉刚唱的歌,啥子《贵妃醉酒》,还有个啥子小小的石头哇,我也记不清楚。
  然后小伙子开始唱。
  就跟李玉刚一模一样,一会儿男声,一会儿女声,都说他用女声,比李玉刚还母。
  但看得久了,有人就悄悄说,咋个,总觉得那个男娃儿唱得有点怪喃?
  原来,有人看多了后,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男娃儿的声音,没大对头。
  好像是这样说的,当然我也没去过现场看过,只是听蔡婆婆这样子讲。好像说,男娃儿唱男声,没得任何问题,麦克风放嘴边,该唱啥子唱啥子。
  但唱女声的时候,很奇怪,他的麦克风,突然就放到他的耳朵边去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地下疯油精 时间:2016-01-25 19:13:00
  等更
  
作者:神经猫baby 时间:2016-01-25 19:49:00
  嘿嘿 四川话蛮逗的,我看了好几回 就会说四川话了,四川话不难懂的啦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20:52:00
  才吃了夜饭,接到摆。
  说的是啥子喃,哦对了,说的是那个红嘴巴小伙子,唱李玉刚的时候,唱男声,完全正常,唱女声部分,不晓得咋回事,每次都把麦克风朝后放,不是左耳朵,就是右耳朵。
  有人说,这个就不对头,照理说,你唱歌,麦克风把把,随便你横起竖起,但麦克风嘴嘴,肯定是对到人嘴巴的,这个是常识,没得说头。
  但红嘴小伙,就是要对到耳朵。
  就好像,唱女声的时候,嘴巴长到后头去一样。
  这个其实一开始,也没人在意,本来嘛,来就是听他唱歌的,他有时候还要边唱边扭屁股,那个腰肢,那个大屁股,嗨呀,比好多女人都妖媚。
  后来,围观的人多了,就越围越近,本来也是,那个小花园就这么大,来公园的人天天都很多,一围,圈子就越来越小。
  然后,就有人发现,还有一个地方不对。
  这个就引起人好奇了,那就是,红嘴巴唱男声部分,还是正常,但唱女声,好像,竟然是假唱。
  再说清楚点,就是音箱头,声音出来了,比如那首《新贵妃醉酒》,“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女声出来了,看小伙嘴巴,口型也对,但总感觉,他没发声音。
  莫非,他在对口型?
  但后来,有人发现,又不像对口型,因为他的喉结,唱的时候,咕噜咕噜动,你要对口型,那个地方,是绝对动不起来的。
  那咋回事?
  没人晓得咋回事。
  但说实话,也只是好奇,毕竟你围到起看,就是看个稀奇,人家又不是大明星,免费要你几爷子看,你还阴五鸭五,要得毛线!
  于是尽管有人好奇,但也没去追究,每天反正到了中午,那个小花园就围起堆堆。
  但后来,还是出事了。
  这件事情一出,红嘴小伙的假唱真相,好像突然就被揭穿。
  说的是今年年初,新华公园要整改,说的是要迎新春,庆佳节。
  然后,就用这个借口,把那泼人吆了出去。
  那泼人是哪泼人?就是跳坝坝舞的,摆卡拉OK的,还有几个戏班子。
  其中当然包括那红嘴小伙三个。
  吆出去后,那泼人就各自寻找去处,有的回人民公园,有的跑到八里庄菜市场旁边那块荒地,有的就在附近,乱找块地方摆起,反正每天主要任务,从此变成躲城管。
  这个就不多说。
  至于那三个人,就在新华公园前门外头,一个烂花园,安了摊摊。那个花园其实不是花园,是一个菜市场多出来的一块,原来搭了一个烂蓬蓬,有个老太婆每天一早在哪儿卖小笼包子,后来被城管吆起跑了。
  然后红嘴巴三人就在那儿安了家,也不是安家,就是每天在那儿开工,唱歌跳舞,也算闹热,好多老顾客就跑过来看,又是每天大堆堆。
  这就引起了城管当局的高度重视。
  于是相似的一幕又上演。
  车子开过来,城管走下来,袖子找起来,坨子挥起来,太婆爷爷些跑起来,少林武当打起来,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的花朵被摧残......
  算了,我这个就这样子,塞边打网的话太多,各位听完就算。
  总之那天城管来了,然后就是鸡飞狗跳。
  然后,一个老城管拔了那赶彩色旗旗,双手一拉,膝盖一卷,就想拦腰顶短。
  哪晓得,红嘴巴突然跟疯了一样,扑过来,照着那个老城管就是一锭子。
  这个说来有原因,据后来说,那杆彩旗旗,是他们戏班的“祖师旗”,据说是他们哪个老辈子传下来的,他们三个,都是那个老辈子徒孙徒重孙,那杆彩色旗,在他们心目中,那就是吃饭的碗,跑江湖的脸,你龟儿个烂城管,你敢弄断它!
  于是红嘴巴扑过来,抢过“祖师旗”,顺便给了老城管脸上一坨子。
  然后他就跑。
  老城管好久吃过这种亏?拔腿就追。
  二人一个跑,一个追,跑进一个小巷子。
  中国的城管,那都练过铁人五项,追你个小戏子,那还不轻而易举?
  于是几步追上,眼看追到,红嘴巴拼命跑,一头假发剧烈抖动。
  说时迟那时快,老城管大吼一声,伸出鸡爪,一把抓住那坨假发。
  然后他一扯,假发豁然扯下,露出小伙子的后脑勺。
  老城管忽然定住,眼睛也忽然鼓得溜圆,就像突然看到一个女鬼。
  • 你的诺言喂了狗: 举报  2016-08-24 02:56:16  评论

    @九眼盗  车子开过来,城管走下来,袖子找起来,坨子挥起来,太婆爷爷些跑起来,少林武当打起来,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的花朵被摧残...... 批娃娃,给我笑安逸咯,搞得半夜发神经一样
  • 幽玄玄: 举报  2016-09-21 14:02:23  评论

    哈哈 那句吃夜饭……简直地道到家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健忘宁采臣 时间:2016-01-25 20:54:00
  好看,四川话看得过瘾,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健忘宁采臣 时间:2016-01-25 21:01:00
  哇,第一次离离楼主那么近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21:02:00
  后来据说,那个老城管突然中风,搬到医院,抢救了一梗天,到黑了,终于保住命。
  但命保住,嘴巴从此说不了话,直到现在。
  而那三个戏子,跑得无影无踪,从此找不到人。
  后来,有人问老城管,说你那天扯脱了那个伙子的假发后,看到了啥子,咋个吓得中风了喃?
  老城管每次,都会要来一张白纸,一支笔,然后每次,都会画出同样一个图案。
  那是个古怪的图案,先画一个大椭圆,就像一个大鸭蛋。
  然后在大椭圆里头,靠底下部位,再画一个小椭圆。
  那个小椭圆是横起的,看上去,就像一个人的嘴巴。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21:41:00
  第十五回 影
  再摆个蔡婆婆说的事。
  其实是她儿子给她摆的,她儿子姓啥子我不晓得,反正都喊他三哥子。
  说的是三哥子家头去年子有一回,来了两个人。
  他们是两口子,男的姓俞,叫老俞,女的姓沈,叫小沈。老俞是三哥子老朋友,好像快五十,他老婆小沈就年轻的多,只有二十几,听说才跟的老俞,莫法,人家男的有钱。
  于是三个就在家头耍,加上三哥子老婆,喝酒吃肉打牌,耍到半夜一两点,三哥子本来说喊他们就将就在家头睡,老俞淫笑,说还是外头好办事,好办事......
  于是就出去给他们找宾馆。三哥子也住八里小区,好像在华房苑,就在周围找,在新风路口子找了一家,老俞嫌太撇,于是又朝双建路那头走,走了一截,小沈瞌睡来了,抱住老俞,眼睛闭起,不停打哈欠。
  三哥子就淫笑,说还是莫走了,将就找一家,再走,人家妹儿都要睡了,你办事?办个逑的事!
  于是就在前头口子找了一家,上去看了一下,是二楼,房间还可以,于是把小沈往床上一丢,下楼办手续,摸钱,就不用赘述。
  当然,三哥子识抬举,说了一句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说好带两个人去宽窄巷子耍,三哥子就跑到宾馆,喊两个人走。
  两个人慢慢走下来,看脸色,都有点不对。
  三哥子也没多心,心头想,多半昨晚上弄凶了,人家女娃子不高兴。
  于是就去宽窄巷子耍。
  其间老俞还正常,说说笑笑。
  但小沈就完全不对,眼睛直勾勾,吃饭的时候,还掉饭渣渣。
  三哥子就取笑,说你个老鱼头,老实说,是不是昨晚上业务做多了?
  老俞干笑一声,瞄了小沈一下,没吭声。
  小沈也干笑一下,脸色很不自然。
  三哥子就不好再问。
  一天无话。
  到了晚上,吃喝一顿,送二人回宾馆。
  到了吧台,三哥子就说,明天带你们两口子去玉林小区,那儿的王妈烤兔,全世界都有名,明天好生整几只。
  老俞说,好好好。
  小沈却板起脸,对老俞说,我想换宾馆。
  老俞一愣,说,现在才说?要多给钱。
  小沈脸一板,说换不换,不换,你住,我走。
  老俞只好投降,二人退了房,问三哥子哪儿还有。
  三哥子只好把他们带到新风路口子,说这个要撇得多哟。
  小沈却爽快说,莫来头,走,进去开房间。
  于是那两口子进了宾馆。三哥子照旧离开。
  第二天一早,三哥子手机忽然响。
  一看,是老俞。就接通,说,吔,你还起得早嘛,咋个,昨晚上弄兴奋了?
  老俞却急慌慌说,糟了,小沈吓昏了。
  三哥子吓一跳,说啥子吓昏了?
  老俞说,你快过来,我们床上,出现了一个东西。
我要评论
作者:微笑糖S 时间:2016-01-25 21:47:00
  今天还有吗?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21:53:00
  有。
  先烫个热水脚,写了半天,两只脚冰欠。
  妈哟,今晚上成都害怕是又降了两度。
  手也冰欠。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遗落的小茶 时间:2016-01-25 22:08:00
  又怕又想看。希望楼主不要讲到起我们这边的鬼故事。。
  胆小-_-#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22:22:00
  三哥子跑过去的时候,小沈躺在门口吧台边一个沙发上,已经醒过来。
  老俞站在旁边,手足无措。
  三哥子问,到底咋回事。
  老俞把他一拉,说,走,上楼,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完二人爬楼梯上楼。
  上到三楼,进入一个房间,门是开起的,一个男的站在床边边,盯着床铺发愣。
  二人走进去,老俞朝床上一指,说,你看嘛,就那团东西。
  三哥子一看,只见大床中间,白色床单上面,出现一个极其古怪的灰印。
作者:地下疯油精 时间:2016-01-25 22:26:00
  成都这几天冷哦 穿热火点再摆 坐等更新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22:26:00
  @遗落的小茶 2016-01-25 22:08:00
  又怕又想看。希望楼主不要讲到起我们这边的鬼故事。。
  胆小-_-#
  -----------------------------
  你成都哪边?
  这样子,如果你每天给我回复,我就不讲。
  开玩笑的,兄弟,我现在手头还有二十多个鬼故事,可能要写到过年去了。
  过年就不写了。
  我们过,人家鬼也要过。
作者:苏蝉児 时间:2016-01-25 22:35:00
  咦。。。咋木有了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22:39:00
  下面,就是三哥子的形容。
  说的是那团灰印,大概有半米长,一手掌宽,位于大床的正中央,晃眼一看,还以为是哪个人半夜屙尿,屙在床上,没干。
  而灰印的形状,仔细一看,我日他鬼!有头有手有脚,整个轮廓,竟然像一个睡觉的婴儿。
  这就奇怪了,好端端的,床上咋会出现这团东西?
  三哥子就问。
  老俞说,其实,这团东西,是跟过来的。
  三哥子一愣,说,啥意思哦,啥子跟过来的?
  老俞古怪一笑,说,这团东西,昨天在那边那个宾馆,也是床中央,也出现过。
我要评论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5 22:53:00
  老规矩。
  明天早上等公鸡叫,一叫就爬起来写。
我要评论
作者:下雪天卷铺盖 时间:2016-01-25 22:57:00
  今天还有更新吗?楼主
  
作者:不让我整容 时间:2016-01-25 23:04:00
  好烦躁,我也姓毛??????
  
我要评论
作者:粉红鸡屁股 时间:2016-01-25 23:14:00
  楼主,我想爆粗口老
  点点点点的像是在挤牙膏样
  锅子动作还是搞快点 r>
  
作者:杨柳岸边的树 时间:2016-01-26 00:02:00
  @九眼盗 老乡这个可以带你名字转载吗,感觉好亲近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6 00:04:00
  锅子快不起来。
  快起来就要变成铲子。
我要评论
作者:撒旦的妹妹撒娇 时间:2016-01-26 00:06:00
  沙发
作者:不让我整容 时间:2016-01-26 00:11:00
  看的不过瘾
  
作者:九柱擎天 时间:2016-01-26 00:40:00
  好贴,顶起!!!
  
作者:mmayy555 时间:2016-01-26 08:05:00
  看起安逸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6 08:36:00
  @杨柳岸边的树 2016-01-26 00:02:00
  @九眼盗 老乡这个可以带你名字转载吗,感觉好亲近
  -----------------------------
  你说了算。
作者:不让我整容 时间:2016-01-26 08:58:00
  ??????????????
  
作者:看别个吹牛皮 时间:2016-01-26 09:19:00
  强烈支持。
  
楼主九眼盗 时间:2016-01-26 10:33:00
  三哥子赶紧问,咋回事哦。
  老俞说,前天半夜,那边那个宾馆,他上楼后,本来想喊醒小沈弄一炮,结果她睡得跟死猪儿一样,他也就睡了。后来好像五点过的时候,外头院坝子里头,有只公鸡黑起屁儿叫,他就醒了,一看,好像小沈也被闹醒了,醒的正好,两个人就开始“双抠”,弄完,他先去洗澡,正在洗,忽然听外头小沈尖叫了一声。
  他就打起光胴胴,冲出去,小沈已经躲在窗户边,一手拉窗帘,一手指到床,一脸惨白,不停说,那个是啥子!那个是啥子!
  他就朝床上一看,床单中央,不晓得好久,出现一团灰印。
  床铺盖,斜在一边。
  据小沈后来说,她当时也想起来洗澡,铺盖一撩,顿时发现。
  说到这儿,老俞又朝床上一指,说,你看嘛,就是这坨东西,形状大小,一模一样,就像个奶娃子,睡在妈老汉儿中间一样。
  三娃子问,对了,前晚上你睡之前检查没有,会不会,床上本来就有。
  老俞摇头,说当时他上楼,进去后,小沈衣服都没脱,斜躺在床上,他就给她脱衣服,盖铺盖,当时床单上光光生生的,啥子都没有。
  三娃子哦一声,说,难怪,昨天你们两个古里古怪的,又不说原因。
  顿了一下,他又问,对了,那这坨东西,你们又是好久好久发现的?
  老俞说,就今天早上起床,小沈先起来,去屙尿,我爬起来,打开电视,坐在床头看新闻,看了一会儿,感觉右边大腿底下,凉幽幽的,就撩开铺盖看,一看,我日你哥的敲哦,又是这团东西!
  三娃子后来说,当时听老俞说完,就感觉太鬼扯鬼扯了,你说床单上出现个印子,其实很正常,比如两个人在床上,弄凶了,汗水多,又没洗澡,弄出个印子很容易,或者小娃娃半夜阑尿,阑出个印印,也司空见惯。
  但这坨灰印就太诡异,第一,它居然形状像婴儿,第二,竟然,就像幽灵一样,从双建路口子宾馆,居然一路尾随,跟到新风路口子宾馆来了。
  这就有点黑人了。
  三娃子就上前,弯腰摸了一把那坨东西。
  感觉,像是尿印子。
  他就说,老俞你们先莫虚,这样子,喊老板扯下来,那洗衣机搅一下,再拿出去晒,看晒得掉不。
  说完就走到门口,朝楼道喊:老板!老板!
  房里头,那个一直没吭声的男人忽然说:莫喊,我就是。
  三娃子赶紧说,那好,扯下来,先洗。
  那老板是个秃子。
  秃子却说,没用,洗不脱的。
  三娃子跟老俞都是一愣,就问,啊,你咋个晓得。
  秃子冷冷说,这团印子,五年前出现过。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7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