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勉传

楼主:儿东水寿 时间:2016-06-30 08:21:00 点击:5401406 回复:252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99 下页  到页 
  序章 初次见面的两个人

  一九八一年,江西武功山腹地。一个隐藏在血红色树林中的山洞前,一个一身白衣,看着只有二十来岁却是满头白发的男人,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对面笑嘻嘻的胖子。用带着棱角的语气慢悠悠地说道:“能找到这里来也算你废了些功夫,不过真的很好奇你哪来的自信,我一定会跟着你去那个民调局。就凭你说你叫高亮吗?你又不是我儿子,干嘛让我替你操心。”

  “一个称呼而已,只要您能跟我回去,随便叫我什么都成。哪怕是跟您的姓叫吴亮呢,只要您乐意,咱们认个干亲都没有问题”说话的时候,那个叫做高亮的胖子笑了一下,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恭恭敬敬的递给了白发男人,看着面前的男人接过去之后,才继续说道:“这个物件您认得吧?为了找它,我那个小小的民调局这二年就没干别的……”

  白发男人接触到纸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里面是什么东西。沉吟了片刻之后,他从里面掏出来一个拳头大小几乎于透明的玉石人面像。

  小小的玉石像雕刻的惟妙惟肖,正是这个年轻人的模样。白发人看着玉石人面像的眼神竟然有些失神,仿佛沉寂了多年的心事瞬间又涌现了出来一样。

  白发年轻人的反应在高亮的意料之中,他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直到这个白发人回过神来之后,高亮笑着抓了抓头发,盯着这个人的眼睛继续说道:“吴勉先生,我听说关于这尊冰玉像,好像还有一个关于您的什么传说。比如说谁能把它交到您的手上,您就会满足他一个愿望什么的,也不知道时是不是真的……”

  “不用说废话了,这个我认。”没等高亮说完,白发男人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用眼白瞟了一眼面前的胖子之后,接着说道:“如果你的愿望是想让我去那个什么民调局的话,那么这愿望你算是达成了。不过我提醒你一下,这个誓言只对你一个人管用。如果那一天你不在了,誓言会自动的解除,到时候哪怕你的民调局坍塌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多耽误一秒钟。”

  “只要您不亲自动手,我就争取多活两年。吴勉先生,您看……”见到吴勉松口之后,高亮也跟着暗暗的长出了口气。这句话刚刚说了一半的时候,那个叫做吴勉的年轻男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别说的那么客气,不过我是打算在这里出世的。既然你要我再入世,那么就要之前做个彻底的了断。”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顿了一下,他转回身去最后看了一眼已经记不清楚住了多久的山洞。随后很随意的冲着山洞方向挥舞了一下手臂,就在吴勉手臂落下的时候,他面前的山洞突然“轰!”的一声倒塌。

  吓了一跳的高亮回过神来的时候,吴勉回过身来,看着面前这个目瞪口呆的胖子慢悠悠的说道:“从现在起,吴勉已经跟着这个山洞一起烟消云散了。既然你瞎了眼,敢带我再次入世,便犹如我新生一样。你连我这一世的名字一起取了吧。”

  饶是高亮精明,也这么乖张的提议吓了一跳。当下他一边眨着眼睛,一边笑嘻嘻的试探着说道:“最近没怎么吃肉,耳朵有点上火。愣是听成让我给您起名字了,您说这多可乐……”

  “你的耳朵没聋”吴勉用他那特有的,仿佛藐视世间一切万物的语调继续说道:“当然了,没有名字直接叫我‘喂’也不是不可以。”

  确认了吴勉是让自己给他重起名字之后,高亮苦笑了一声,没过脑子就冒出来一个字:“喂……”

  “你这是在叫我吗?”白头发的吴勉冷冷看了高亮一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四周血红色的树木瞬间挂了一层白霜。高亮打了个哆嗦之后,马上改口陪着笑脸说道:“喂……什么……您不用再说了,我明白了。不过连名代姓的都给您换了我可不敢,要不这样,您的贵姓宝号还留着,后面改成仁义……不太好听,那么德贵……也不是那个意思,要不叫做佩孚,这个好像有人叫过了……”

  虽然说高亮的心眼不少,不过事先没有想到还要给这个白头发起名字,也没什么准备不说,而且由于时代限制,他也没怎么念过书,更谈不上想到有什么特别寓意的名字。

  当下高亮只能将他那老家流行的人名说了一圈,不过这个白头发的姓和这些名字配起来都别扭,越说吴勉的脸色越难看。说到最后,高亮自己都觉得说不下去了。这时候,听到吴勉冷冰冰的说道:“能听你胡说八道到现在,我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好脾气了。不过你要是还想继续试探我底线的话,那就要小心点了,说不定下句话你就要和这一世说再见了。”

  这几句话说的慢悠悠地,不过听在吴勉的耳朵里,却让这个小三百斤的胖子只冒冷汗。最后他一咬牙,看着面前的白发男人说道:“吴人敌,这个您看还合适吧?就算是外号听起来也顺溜……”

  不过高亮想到的吴人敌这三个字,听在吴勉的耳朵里却是另外的一层意思:“吴仁荻……好吧,这也算是个名字了。这次算是你自己救了自己……”

  说话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更了名的吴仁荻抬头看了看西方天空中的一片好像凤凰形状的火烧云,嘴里喃喃的说道:“日子过的真快,我都快忘了出世之前是什么样子了……”
楼主发言:1907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儿东水寿 时间:2016-06-30 08:22:00
  楼主坐沙发
剩余 3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儿东水寿 时间:2016-06-30 08:31:00
  第一章 大方师徐福
  秦朝始皇帝十年(公元前210年),始皇帝为求长生不老之药,授命大方师徐福率三千童男童女东渡蓬莱仙山。为求事成,徐福斋戒祈福百日。在祈福最后一日,始皇帝派遣丞相李斯代天子赶往渤海之滨徐福的驻地,赐下天子剑、玉诀和铜镜为求仙吉物。

  李斯到达渤海之滨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当日祈福的仪式已经结束,虽然早知道丞相代天子到来的消息,大方师徐福却没有亲自出来相迎。只是派了大弟子广仁代为迎接。这位广仁也很是奇怪,看相貌只有三十岁不到,但却偏偏是满头的白发,加上他一身宽大的服饰,更显着有些老气横秋。由广仁带路,李斯众人缓缓进了徐福的讲道场。

  此时讲道场的晚课已经做完,大方师徐福居中席地而坐,手里拿着一卷竹简,借着昏暗的油灯光亮,低头看着竹简上面写着的内容,他的身后规规矩矩地站着三人,这三个人二男一女却看不出年纪,单看相貌都是在二十到四十岁左右,但是和广仁一样都是一头的白发。徐福身前两侧各有二三十名亲近弟子垂手侍立在两侧,道场中人虽然不少但是却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声响。

  在徐福的面前,恭恭敬敬坐着一个头戴高冠的白袍方士。李斯认得此人,这人是宫中服侍始皇帝食用丹药的方士总管,安着惯例,他这是来向大方师禀告始皇帝服食丹药进程和服药之后的身体反应。

  果不其然,就见徐福合上了竹简,抬头看着方士总管说道:“陛下服食丹药之后,是否有溺血的症状?”方士总管愣了一下,随后陪着笑脸说道:“是,大方师离开咸阳的当天,始皇帝陛下就有了溺血之症,只不过赵高大人说这是丹药的药症,只是排出了虚火,不用为此惊动大方师......”

  总管的话音未落,徐福的脸色就已经沉了下来。“啪”的一声,他将竹简摔在地上:“赵高......他是什么东西?一个阉人什么时候他也做了方士了?药症……他是鹿是马都分不清,知道什么是药症?”说到这里,徐福顿了一下,眼睛盯着方士总管,再说话的时候语气阴沉了几个调门:“你们以为换了我的丹方,改了陛下的药石症候录,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徐福这几句话一出口,整个讲道场的空气顿时凝固了下来。方士总管脸色吓得雪白,匍匐在地,一边向不停地徐福磕头,一边说道:“大方师慈悲,这都是赵高大人的主意,小的官卑职小实在是不敢违背。大方师您慈悲,大方师......”

  这时的李斯在门口已经看了半天,他没有让广仁进去通报,只是一脸冷笑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等到方士总管吓摊之后,他才冷笑了一声之后,背着手走进讲道场内,看着徐福直接说道:“大方师就是这么待客的吗?李某虽不才也是代表始皇帝陛下,用不着借着赵高给李某下马威吧?”

  突然多了一个人说话,讲道场中几乎所有人都看向李斯这里。徐福微微地一笑,他的身子冲着李斯的方向微微一弓,算是行了个半礼,随后这才说道:“慢待丞相大人了,本来以礼是要出去迎接大人的,只是斋戒百日不敢私离祈福之地,还望大人见谅”说着,徐福手一摆,指着面前的蒲团说道:“大人请坐”原本在那个位置匍匐的方士总管很是识相的向后爬了几步,让出了位置。

  看着李斯不太情愿的坐了下来,徐福微微一笑,从身边取过来一把陶壶,说道:“这里不比咸阳,实在没有什么东西招待大人。也就是这种掺了蜜水的甜酒还算入得了喉,大人请……”说着徐福已经将陶壶举了起来。大方师亲自斟酒今天之前闻所未闻。就算是和始皇帝同饮,也没有风闻过徐福执壶,李斯虽然贵为丞相也还是急忙将身边的酒杯拿到了陶壶的下方。

  淡黄色的酒浆慢慢地倒入水杯之中,眼看着酒水越来越满,但是徐福没有一点要停手的意思,李斯抬起眼皮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位大方师,也不出言制止,只等着酒满出之时看徐福的笑话。

  令李斯万万意想不到的是,酒斟满十分徐福还有没有停手。随着他手上的倾斜,甜酒源源不断的倾泻到李斯的酒杯之中。杯中之酒已经高出酒杯一倍有余,却没有一滴洒出来,李斯心中大骇,只是他坐上丞相之位多年,早已经对任何事情都处变不惊,心中虽然惊诧,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显露。

  这时的徐福像是没有看到酒满一样,继续源源不断的将酒倒下去。转眼之间,酒水已高出酒杯数倍,就像是一座九层宝塔一样,颤颤巍巍地看着随时就要倾斜下来,但是李斯在惊愕之下,手也开始慢慢的发抖,却不见一滴酒水溅落出来。

  直到将半壶甜酒完全倒入李斯的酒杯之中,徐福才停手,看着李斯微笑着说道:“这种甜酒要一口气喝下去才痛快,大人请用。”

  惊愕之后就是暴怒,李斯也顾不得丞相的威仪,突然从蒲团上站了起来,盯着徐福说道“李斯虽然不才,但也是苟子门生,圣人门徒。大方师何必用幻术这种微末伎俩来试探李某!”说完,李斯将酒杯高高举起,猛地向着地面摔去。“啪!”的一声脆响,酒杯被摔得粉碎。

  徐福李斯四目相对,两人都不说话。一时之间,讲道场众人无人敢出言相劝,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直到半晌之后,徐福才微微一笑,看着这位大秦皇朝的丞相大人说道:“大人,你说这是幻术?”李斯冷笑了一声,说道:“不错!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是大方师若以幻术欺我。那么李某只能据实禀报陛下,请陛下裁决。”

  李斯几句话说完之后,想不到徐福哈哈一笑,随后看着丞相大人说道:“大人若以为刚才那是幻术,那么你再看看这是什么?”最后一字出唇的时候,徐福双手一摆,一条碗口粗细火蛇从他的手中凭空窜了出来,火蛇在半空中转了一圈之后,张开獠牙直奔李斯的面门飞驰过去。

  李斯惊恐之下急忙抬起双手护住头部,眼看这个丞相大人就要命丧火蛇之口的时候。徐福不声不响的换了个手势,火蛇在即将触碰到李斯面皮的瞬间,化作无数个火星四溅,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大丞相额头的毛发还是被轻微的燎过,整个讲道场都弥漫着一股焦臭的气味。

  看着李斯狼狈的样子,徐福浅笑着说道:“请问丞相大人,现在你还以为是幻术吗?”李斯盯着徐福,缓了一阵之后,他才咬着牙说道:“你就算让日月颠倒,星辰无光。也不过是以幻术欺骗世人而已!只可惜李某不是愚人百姓。大方师这次找错了对象了!”

  说完,李斯猛地一甩袍袖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徐福已经出现在李斯的身后。李斯愣了一下,他想不通就是一瞬的功夫,徐福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身后,就在丞相大人愣神的时候,徐福的手已经抬了起来,并手如刀,对着李斯的心口插了进去。

  李斯完全没有防备徐福会这样,他眼睁睁的看着徐福的右手插进了自己的胸膛里,诡异的是李斯的胸膛却没有流出一滴鲜血。李斯甚至能感觉到这只手在自己的身体里抓来抓去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李斯想要后退,挣脱徐福的控制,但是他的四肢僵硬无法行动,好像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

  片刻之后,徐福的手从李斯胸口撤了出来地时候,手心多了一个鲜血的心脏。这枚心脏在徐福的手里一跳一跳的,这时的李斯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阵压迫感袭来,他瞪大了眼睛盯着徐福手中的心脏,想要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只能变成“嘎嘎”的音节从嗓子里面蹦出来。

  徐福的目光从手上捧着地心脏转到了李斯的脸上,格格一笑,对着李斯一字一句的说道:“大丞相,这个也是幻术吗?”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徐福突然攥住了心脏。跳动的心脏被攥的静止下来。李斯感觉随着心口猛地一紧,随后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想伸手向抓过心脏,但是手还没有伸出来,他已经失控的倒在地上,就像抽风一样抖个不停。

  徐福冷冰冰的看着李斯,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大丞相还认为这个也是幻术吗?”。李斯想说话却无论如何也发不了声,最后他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微微的摇了摇头。

  徐福这才微微一笑,手上用力捏动心脏。有了外力的刺激,本来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再次跳了起来。徐福蹲在李斯的身前,将这颗心脏重新的送还到李斯的胸口。这一番折腾之后,李斯身上的大汗淋漓,沁湿了里外三四件衣服,看着就像被大雨浇透了一样。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不爱忧伤的加菲猫 时间:2016-06-30 08:32:00
  这是后续吗??我之前用了一整个暑假看的,我觉得很好看,然后推荐给室友了,都觉得好好看
  
  • 天平下的双鱼: 举报  2016-07-02 16:43:50  评论

    律师斗小三,收贪官,降恶警,伏讼棍的技术文《死磕律师秘闻》(全本),欢迎大家前去欣赏http://ebook.tianya.cn/book/78057.aspx 同时,墙裂支持楼主好贴!十分冒昧,借了楼主宝地一用~~感谢!o(^▽^)o最后祝楼主及涯友们想什么得什么(●ˇ?ˇ●)
  • 玄乐鬼飞: 举报  2016-11-09 10:23:47  评论

    今天算的全科,清玄师傅算得挺准的,条条都在理,分析什么都很到位,我的情况分析很到位,尤其的姻缘,事业财运方面很对,挺耐心的,服务态度也很好。老师微信号前面是qxdz68谢谢老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不爱忧伤的加菲猫 时间:2016-06-30 08:32:00
  楼主,我是你的书迷,喜欢吴勉~~
  
我要评论
作者:用尽余生诅咒你 时间:2016-06-30 08:37:00
  一环,板凳
  
  • p12345p: 举报  2016-11-01 21:02:02  评论

    xxss3、℃〇M 我的百度云都放不下了,来这里看吧!!
  • 侯占彬album: 举报  2017-09-25 13:09:37  评论

    我之前很好奇这些东西,自从阳伟早谢以后,心浮气躁,根本没心情研究这些。还好后面在《谷昔春博客》按图索翼的看好了。现在的我又开始探索各种奇葩事情
我要评论
作者:冰原青 时间:2016-06-30 08:51:00
  啊呀,楼主开新帖啦,太高兴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今晚天上没星星 时间:2016-06-30 08:55:00
  赶紧顶贴占楼,民调局啊,神书!摸下大神占占仙气!
  
我要评论
作者:夜阑风雨听小楼 时间:2016-06-30 09:01:00
  @儿东水寿 :本土豪赏(10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溜溜PP 时间:2016-06-30 09:03:00
  哎呀,大神又发贴了好开心。民调局很好看,占座加油
作者:夜阑风雨听小楼 时间:2016-06-30 09:03:00
  大神的贴,第一个打赏我当仁不让了啊!可惜我的另一个号"今晚天上没星星"没法打赏,只好换这个来了。大神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讶英 时间:2016-06-30 09:09:00
  心爱的吴主任。给你点赞
作者:莲蓬 时间:2016-06-30 09:17:00
  欢迎新作!
我要评论
作者:521爱忧伤 时间:2016-06-30 10:22:00
  好久不见
  
作者:绝非善类 时间:2016-06-30 10:50:00
  楼主开新贴了!
  强烈支持!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6-30 10:50:00
  喔。。。涛哥!
  
作者:绝非善类 时间:2016-06-30 10:51:00
  这都几年过去了!
  楼主这回千万沉心静气、不要跟那些无聊谩骂缺德之人计较!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6-30 10:51:00
  @儿东水寿 :本土豪赏(10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6-30 10:51:00
  涛哥加油!
  
作者:落叶7鲁 时间:2016-06-30 10:56:00
  新坑么,果断收藏
  
作者:落叶7鲁 时间:2016-06-30 10:57:00
  @儿东水寿 :本土豪赏(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三色堇爱加菲猫 时间:2016-06-30 11:07:00
  终于等到涛哥开新篇啦,好期待
作者:ty_114163506 时间:2016-06-30 11:17:00
  前两部都看了、男主真是从头到尾都没啥大作为、二杨也没开始那么牛逼了、害得靠吴主任
  
我要评论
作者:禾子 时间:2016-06-30 11:20:00
  @儿东水寿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新帖庆贺!!!【我也要打赏
作者:各种吃喝嫖赌抽 时间:2016-06-30 11:25:00
  勉传开始更了?我看到归流
  
作者:秘载 时间:2016-06-30 11:31:00
  楼主终于出现了,说不得,激动的顶顶!
作者:闲鱼青青 时间:2016-06-30 11:38:00
  前排占位,好激动!
  
作者:891632192 时间:2016-06-30 11:47:00
  楼主终于出新作品了,等的好苦啊。
  
作者:暧昧的妖冶 时间:2016-06-30 11:54:00
  @儿东水寿 2016-06-30 08:31:00
  第一章 大方师徐福

  秦朝始皇帝十年(公元前210年),始皇帝为求长生不老之药,授命大方师徐福率三千童男童女东渡蓬莱仙山。为求事成,徐福斋戒祈福百日。在祈福最后一日,始皇帝派遣丞相李斯代天子赶往渤海之滨徐福的驻地,赐下天子剑、玉诀和铜镜为求仙吉物。

  李斯到达渤海之滨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当日祈福的仪式已经结束,虽然早知道丞相代天子到来的消息,大方师徐福却没有亲自出来相迎。只是派了大弟子广仁代为迎接。这位广仁也很是奇怪,看相貌只有三十岁不到,但却偏偏是满头的白发,加上他一身宽大的服饰,更显着有些老气横秋。由广仁带路,李斯众人缓缓进了徐福的讲道场。

  此时讲道场的晚课已经做完,大方师徐福居中席地而坐,手里拿着一卷竹简,借着昏暗的油灯光亮,低头看着竹简上面写着的内容,他的身后规规矩矩地站着三人,这三个人二男一女却看不出年纪,单看相貌都是在二十到四十岁左右,但是和广仁一样都是一头的白发。徐福身前两侧各有二三十名亲近弟子垂手侍立在两侧,道场中人虽然不少但是却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声响。

  在徐福的面前,恭恭敬敬坐着一个头戴高冠的白袍方士。李斯认得此人,这人是宫中服侍始皇帝食用丹药的方士总管,安着惯例,他这是来向大方师禀告始皇帝服食丹药进程和服药之后的身体反应。

  果不其然,就见徐福合上了竹简,抬头看着方士总管说道:“陛下服食丹药之后,是否有溺血的症状?”方士总管愣了一下,随后陪着笑脸说道:“是,大方师离开咸阳的当天,始皇帝陛下就有了溺血之症,只不过赵高大人说这是丹药的药症,只是排出了虚火,不用为此惊动大方师......”

  总管的话音未落,徐福的脸色就已经沉了下来。“啪”的一声,他将竹简摔在地上:“赵高......他是什么东西?一个阉人什么时候他也做了方士了?药症……他是鹿是马都分不清,知道什么是药症?”说到这里,徐福顿了一下,眼睛盯着方士总管,再说话的时候语气阴沉了几个调门:“你们以为换了我的丹方,改了陛下的药石症候录,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徐福这几句话一出口,整个讲道场的空气顿时凝固了下来。方士总管脸色吓得雪白,匍匐在地,一边向不停地徐福磕头,一边说道:“大方师慈悲,这都是赵高大人的主意,小的官卑职小实在是不敢违背。大方师您慈悲,大方师......”

  这时的李斯在门口已经看了半天,他没有让广仁进去通报,只是一脸冷笑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等到方士总管吓摊之后,他才冷笑了一声之后,背着手走进讲道场内,看着徐福直接说道:“大方师就是这么待客的吗?李某虽不才也是代表始皇帝陛下,用不着借着赵高给李某下马威吧?”

  突然多了一个人说话,讲道场中几乎所有人都看向李斯这里。徐福微微地一笑,他的身子冲着李斯的方向微微一弓,算是行了个半礼,随后这才说道:“慢待丞相大人了,本来以礼是要出去迎接大人的,只是斋戒百日不敢私离祈福之地,还望大人见谅”说着,徐福手一摆,指着面前的蒲团说道:“大人请坐”原本在那个位置匍匐的方士总管很是识相的向后爬了几步,让出了位置。

  看着李斯不太情愿的坐了下来,徐福微微一笑,从身边取过来一把陶壶,说道:“这里不比咸阳,实在没有什么东西招待大人。也就是这种掺了蜜水的甜酒还算入得了喉,大人请……”说着徐福已经将陶壶举了起来。大方师亲自斟酒今天之前闻所未闻。就算是和始皇帝同饮,也没有风闻过徐福执壶,李斯虽然贵为丞相也还是急忙将身边的酒杯拿到了陶壶的下方。

  淡黄色的酒浆慢慢地倒入水杯之中,眼看着酒水越来越满,但是徐福没有一点要停手的意思,李斯抬起眼皮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位大方师,也不出言制止,只等着酒满出之时看徐福的笑话。

  令李斯万万意想不到的是,酒斟满十分徐福还有没有停手。随着他手上的倾斜,甜酒源源不断的倾泻到李斯的酒杯之中。杯中之酒已经高出酒杯一倍有余,却没有一滴洒出来,李斯心中大骇,只是他坐上丞相之位多年,早已经对任何事情都处变不惊,心中虽然惊诧,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显露。

  这时的徐福像是没有看到酒满一样,继续源源不断的将酒倒下去。转眼之间,酒水已高出酒杯数倍,就像是一座九层宝塔一样,颤颤巍巍地看着随时就要倾斜下来,但是李斯在惊愕之下,手也开始慢慢的发抖,却不见一滴酒水溅落出来。

  直到将半壶甜酒完全倒入李斯的酒杯之中,徐福才停手,看着李斯微笑着说道:“这种甜酒要一口气喝下去才痛快,大人请用。”

  惊愕之后就是暴怒,李斯也顾不得丞相的威仪,突然从蒲团上站了起来,盯着徐福说道“李斯虽然不才,但也是苟子门生,圣人门徒。大方师何必用幻术这种微末伎俩来试探李某!”说完,李斯将酒杯高高举起,猛地向着地面摔去。“啪!”的一声脆响,酒杯被摔得粉碎。

  徐福李斯四目相对,两人都不说话。一时之间,讲道场众人无人敢出言相劝,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直到半晌之后,徐福才微微一笑,看着这位大秦皇朝的丞相大人说道:“大人,你说这是幻术?”李斯冷笑了一声,说道:“不错!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是大方师若以幻术欺我。那么李某只能据实禀报陛下,请陛下裁决。”

  李斯几句话说完之后,想不到徐福哈哈一笑,随后看着丞相大人说道:“大人若以为刚才那是幻术,那么你再看看这是什么?”最后一字出唇的时候,徐福双手一摆,一条碗口粗细火蛇从他的手中凭空窜了出来,火蛇在半空中转了一圈之后,张开獠牙直奔李斯的面门飞驰过去。

  李斯惊恐之下急忙抬起双手护住头部,眼看这个丞相大人就要命丧火蛇之口的时候。徐福不声不响的换了个手势,火蛇在即将触碰到李斯面皮的瞬间,化作无数个火星四溅,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大丞相额头的毛发还是被轻微的燎过,整个讲道场都弥漫着一股焦臭的气味。

  看着李斯狼狈的样子,徐福浅笑着说道:“请问丞相大人,现在你还以为是幻术吗?”李斯盯着徐福,缓了一阵之后,他才咬着牙说道:“你就算让日月颠倒,星辰无光。也不过是以幻术欺骗世人而已!只可惜李某不是愚人百姓。大方师这次找错了对象了!”

  说完,李斯猛地一甩袍袖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徐福已经出现在李斯的身后。李斯愣了一下,他想不通就是一瞬的功夫,徐福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身后,就在丞相大人愣神的时候,徐福的手已经抬了起来,并手如刀,对着李斯的心口插了进去。

  李斯完全没有防备徐福会这样,他眼睁睁的看着徐福的右手插进了自己的胸膛里,诡异的是李斯的胸膛却没有流出一滴鲜血。李斯甚至能感觉到这只手在自己的身体里抓来抓去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李斯想要后退,挣脱徐福的控制,但是他的四肢僵硬无法行动,好像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

  片刻之后,徐福的手从李斯胸口撤了出来地时候,手心多了一个鲜血的心脏。这枚心脏在徐福的手里一跳一跳的,这时的李斯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阵压迫感袭来,他瞪大了眼睛盯着徐福手中的心脏,想要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只能变成“嘎嘎”的音节从嗓子里面蹦出来。

  徐福的目光从手上捧着地心脏转到了李斯的脸上,格格一笑,对着李斯一字一句的说道:“大丞相,这个也是幻术吗?”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徐福突然攥住了心脏。跳动的心脏被攥的静止下来。李斯感觉随着心口猛地一紧,随后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想伸手向抓过心脏,但是手还没有伸出来,他已经失控的倒在地上,就像抽风一样抖个不停。
  ......
  -----------------------------
  勉传写完了?真好!
  
作者:蓝莲花2020 时间:2016-06-30 11:58:00
  [xyc:火钳留名]
作者:牛笔宝宝 时间:2016-06-30 12:14:00
  马克

  
作者:王梓橦 时间:2016-06-30 12:32:00
  勉传又要开始更了麽,支持支持
  
作者:沐月之华 时间:2016-06-30 12:37:00
  是本人吗?好巧正在黑岩追这本书
  
作者:老鼠爱吃鱼2014 时间:2016-06-30 13:50:00
  吴主任驾到。,欢迎
  
作者:老鼠爱吃鱼2014 时间:2016-06-30 13:52:00
  老大有更勉传了
  
作者:LeParfume 时间:2016-06-30 14:08:00
  涛哥好久不见!强烈支持啊!
  
作者:阿凤和阿凰 时间:2016-06-30 15:17:00
  @儿东水寿 楼主 2016-06-30 08:21:00
  序章初次见面的两个人

  一九八一年,江西武功山腹地。一个隐藏在血红色树林中的山洞前,一个一身白衣,看着只有二十来岁却是满头白发的男人,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对面笑嘻嘻的胖子。用带着棱角的语气慢悠悠地说道:“能找到这里来也算你废了些功夫,不过真的很好奇你哪来的自信,我一定会跟着你去那个民调局。就凭你说你叫高亮吗?你又不是我儿子,干嘛让我替你操心。”

  “一个称呼而已,只要您能跟我回去,随便叫我什么都成。哪
  —————————————————
  终于等来了。。。终于等来了。。。终于等来了。。。终于等来了。。。
  
楼主儿东水寿 时间:2016-06-30 15:19:00
  第二章 吴勉
  这时的李斯再没有一点丞相的威仪,他挣扎着匍匐在地,好不容易爬起来之后,对着徐福施了大礼。这还是因为大惊之下短暂失声,才没有开口向大方师谢罪。不过徐福的脸上却显得有些落寞,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陛下不可一日无丞相”说完之后,他挥手叫过自己的两个弟子:“丞相大人的身体微恙,你们俩跟随丞相大人的仪仗回咸阳,一路上要小心照料丞相大人,不可以有丝毫怠慢......”

  打发走李斯之后,一直在地上跪着的方士总管跪爬几步,再次跪到徐福的面前,一脸谦卑的说道:“大方师术法通神,这样的法术当真的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有大方师在此,陛下何必再求海外仙方?大方师就是当世的活神仙......”

  徐福冲着方士总管摇尾乞怜的样子摇了摇头,回头扫了一眼自己的众弟子说道:“你们呢?你们怎么看?”除了他身后的三名弟子之外,两侧的众弟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大方师术法玄妙,乃惊世骇俗之神技......”

  就在这一片的歌功颂德之中,突然多了一个异样的声音:“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神技,手段再漂亮也不过还是幻术。”这人说的有些刻薄,更显得刺耳。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在他的身上。

  说话的人徐福并不认识,他是跟随方士总管负责搬抬竹简的杂役。刚才他刚看到徐福倒出犹如九层玲珑宝塔一样的甜酒时,还略显惊讶,但是随后的火蛇凭空而出,李斯的心脏被掏出来之后,这名杂役脸上的表情也开始逐渐变得不屑起来。

  “大胆!”徐福还没等说话,旁边的方士总管已经吓得脸色煞白。杂役是他的人,就算徐福气量大不跟杂役一般见识,也难免不会迁怒他这个方士总管。连丞相李斯都不放在眼里的大方师,除掉他这个小小的人物不费吹灰之力。

  “闭嘴”徐福微嗔的看了方式总管一眼,随后将目光有转到了那名年轻的杂役身上,仔细的看了几眼,这名杂役的年纪不算大,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这个年纪在徐福的眼里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虽然这杂役长得眉清目秀,但正是这眉宇之间却透露出一丝刻薄的神色。

  还有件事情让徐福微微的感到有些意外,这名杂役的身上竟然佩戴着显示方士身份的玉诀,只不过这块玉诀的成色太差,说是玉诀,倒不如说是石诀更恰当。

  徐福看着这名杂役说道:“你也是方士?”杂役抬头看了徐福一眼,还没等他回答,那位方士总管大人又非常不合时宜的插嘴道:“他本是个宫奴,因为祖辈上是都方士出身,故而我才抬了他的奴籍,招到我那里做个试药的小小方士”

  “小小方士......”徐福轻哼了一声,没理会方士总管。继续对着小方士说道:“你凭什么说刚才的是幻术?”

  方士总管又一次的抢在前面向着小方士申斥道:“在大方师的面前,你也敢......”不过这次没容他继续放肆,徐福伸出手指对着方士总管虚指了一下,总管大人仰面栽倒,他挣扎着还想要爬起来,但是身上就像压住了千斤巨石一样,无论总管大人怎么挣扎,都无法移动分毫。

  极度的惊恐之下,方士总管想要向徐福求饶,但是话已经到了嗓子眼,转了一圈就是不能从嘴里说出来,当下他只能不停地以头触地,希望能得到大方师的慈悲。

  可惜徐福就像没有看到他一样,他继续饶有兴致的看着小方士,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说罢,你凭什么说刚才的是幻术?”

  小方士看了一眼还在地上做着挣扎姿态的总管大人,他的眼神多少有些轻蔑,绝对不该是对待顶头上司应有的态度。将目光从方士总管转到大方师的身上,小方士仰着头看了一眼徐福之后,才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大方师只是迷了李……大丞相和我们这些人的五感,酒还是一杯酒,也没有火蛇,挖心什么的,大方师做了做动作,大丞相被迷惑住了,负责配合而已。”

  小方士的话说完之后,讲道场里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徐福的脸上。有了方士总管的前车之鉴,倒是没有人再敢在大方师的面前放肆,所有人都在等着徐福的反应。

  徐福似笑非笑的看了小方士一眼,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向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方士顿了一下,他不明白徐福这是想干什么,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说道:“勉……我叫勉”

  “勉?”徐福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明白了这个单字姓名的意思,方士总管刚才介绍小方士的时候,说出了他宫奴的出身,大秦律例奴隶有名无姓。勉就是他的名字。

  听到小方士勉的口音捎带吴侬软语,徐福淡淡的笑了一下,再次看着他说道:“你是吴人?”勉只是点点头,没等他说话,大方师身后的广仁已经向前一步,在徐福的耳边恭恭敬敬的说道:“大方师慎言,吴已灭国百年,现今天下一统皆为大秦子民,再不分吴人楚人。”

  广仁看似是在劝告大方师徐福,但是眼睛却冷冰冰得盯着还在趴在地上的方士总管。徐福明白他的心思,始皇帝统一天下之后颁布律令,凡再有以亡国之民自居者,皆以反叛之罪论处,自称吴人就有被灭族的罪过了。

  徐福冷哼了一声,他没有理会自己的大弟子,继续对着小方士勉说道:“既然你入了方士之道,就已经脱了奴籍。从来没有过有名无姓的方士,我送你一个姓,从今天起,你就叫吴勉——方士吴勉”说完之后,徐福转身看了一眼地上的方士总管,他伸出手指虚画了一个圈,方士总管身上的千斤压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徐福看着没有敢爬起来,还是匍匐在地的方士总管,说道:“明日就是我率船渡海,为始皇帝求取仙药的吉期。你带人留下来观礼,等到船入大海之时你再回始皇帝身边,照顾陛下丹药饮食。”

  逃出升天的方士总管立即叩首说道:“谨遵大方师法喻,能亲眼见到大方师渡海,为陛下求取长生不老之仙药。是小的九世修来的福气,等到小的回到咸阳之时,一定向陛下……”

  总管大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徐福已经不耐烦的一挥手,对着道场众人说道:“现在要开始为陛下祈福,吴勉你留下清洗祭坛……其他的人都退下。”

  大方师此言一出,包括吴勉在内,道场众人都面露不解之色,徐福的弟子众多,怎么算看守祭坛的差事也轮不到一个低级小方士的身上。但是大方师发话,又不敢不从。众人只得鱼贯而行走出讲道场大殿,最后出来的是大弟子广仁和其他三个白发男女。

  这四人为祈福祭祀护法,要分别镇守讲道场的四方位。眼看四人走出道场大门就要分手,回到各自的护法镇守之位时,四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四十多岁男子突然说道:“大方师看错人了……”

  这人此言一出,其他三人同时收住身形,目光都落在这人身上。四人都没有再说话,场面一时之间静的连各自的心跳声都能听到。半晌之后,广仁看了这个人一眼,随后冷冷的说道:“广孝,不要乱说,大方师的心思不是我等之人可以妄自揣度的”

  那名叫做广孝的年长男子无所谓的笑了一声,说道:“广仁师兄,我和你们不一样。大方师早就说过我是暂投方士之道。迟早要另投他教的。你们不敢说的话,就让我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

  广孝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逐一在其他三人的脸上扫过。他看着这三人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说道:“眼看明日就是大方师的出海吉期,请问三位师兄师姐,大方师安排你们三位当中,哪位接了大方师的道统?”

  看着默不作声的三人,广孝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只怕那个小方士,正在道场里面接受大方师的道统。用不了几年,只要大方师出海未归,你们就要尊他为下一任的大方师了。”

  这话一出口,场面又是一阵寂静,那三名白发男女各怀心事,却不愿将心腹事表达出来。突然,另外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白发男子哈哈一笑,拍着巴掌广孝说道:“好手段,难怪大方师说,当初如果你广孝弃了方士之道,专修合纵联合之术,哪里还有苏秦、张仪的出头之日?恐怕现在大秦一统天下的局面也要改一改了。”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发女人回头看着徐福和吴勉所在的方向,嘴里幽幽的说道:“这种程度的幻术只是微末小技而已,凭它来归属道统,儿戏了吧……”

  广孝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口中带着几分嬉戏的语气说道:“广悌师姐,你在那个小方士的年纪,也能看穿这种微末小技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儿东水寿 时间:2016-06-30 15:20:00
  我又回来了,哈哈哈哈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雪里青骓 时间:2016-06-30 15:33:00
  刚看到后传你就回来啦,加油!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6-30 15:52:00
  曾经我追的帖子里,
  民调局是看的最欢乐的。
  衷心感谢,
  祝好涛哥。
  
我要评论
作者:鸡蛋精 时间:2016-06-30 16:04:00
  涛哥加油!
  
作者:卡拉的拉卡 时间:2016-06-30 18:30:00
  加油
  
作者:月影舞霓裳 时间:2016-06-30 18:32:00
  涛哥,你是12年更民调局,我在13年离开。16年我回来了。民调局全部看完,外传也买了回来。你终于开始更勉传 而我也将继续追贴。祝好。
  
我要评论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6-30 20:26:00
  顶帖。^O^
  
作者:殷久 时间:2016-06-30 20:34:00
  许久不逛天涯了,不经意之间又看到民调局了。当初追后传的时候感觉自己还好年轻呢
  
作者:bwom 时间:2016-06-30 20:40:00
  终于看到啦,祝贺祝贺!
  
作者:cq-twin 时间:2016-06-30 22:17:00
  一不小心,抓住你了!哈哈哈!
  
作者:佛前莲心 时间:2016-06-30 22:59:00
  涛哥,你出现了???哈哈哈哈哈
  
作者:我是杨小羊 时间:2016-06-30 23:01:00
  勉传终于在天涯开贴了 我在黑岩一直追哦
  
作者:hkrosemary 时间:2016-07-01 02:21:00
  从民调局看起,一路追到此,真是太精彩了……!估计每天都要等更新了,有点虐但是又好期待~涛哥,能把这更新加火箭炮吗?
  
作者:looopz 时间:2016-07-01 03:13:00
  前排 占位 瓜子花生矿泉水啤酒二锅头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7-01 08:01:00
  涛哥早上好。^O^
  
作者:zwei445 时间:2016-07-01 08:34:00
  哈哈,又开始啦,太棒啦,养肥了再杀
  
作者:tufei007008 时间:2016-07-01 11:10:00
  我靠,终于开始更新了
作者:tufei007008 时间:2016-07-01 11:11:00
  就等勉传了
作者:zwei445 时间:2016-07-01 11:13:00
  忍不住啊,先睹为快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7-01 11:43:00
  顶帖。^O^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7-01 12:27:00
  顶帖。^O^
  
作者:吐吐123 时间:2016-07-01 13:13:00
  又入冷坑了
作者:浅暖花开l 时间:2016-07-01 13:38:00
  @儿东水寿 2016-06-30 15:20:00
  我又回来了,哈哈哈哈
  -----------------------------
  期待很久了。
作者:duduwei418 时间:2016-07-01 14:27:00
  @儿东水寿 :本土豪赏(10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duduwei418 时间:2016-07-01 14:30:00
  前传后传跟了几年了,楼主大材,人物刻画入木三分,个性鲜明,孙大圣活了。第一次回复,期待楼主大作
  
作者:49356509 时间:2016-07-01 14:52:00
  加油
作者:怪兽饼饼酥 时间:2016-07-01 14:55:00
  顶帖。^O^
  
作者:波拉克斯 时间:2016-07-01 15:16:00
  顶!
作者:风云老西 时间:2016-07-01 17:12:00
  必须要顶!
作者:水流心境 时间:2016-07-01 17:39:00
  30号晚看完后传,当晚居然看到勉传登场,涛哥太给力了,感谢楼主一直以来的辛苦付出!
作者:江南20130718 时间:2016-07-01 18:48:00
  总算是开始更新了
作者:klinchao 时间:2016-07-01 18:52:00
  涛哥重写勉传么
作者:迷茫的女孩@ 时间:2016-07-01 19:01:00
  又开始更新了啊?顶下
  
作者:SPHS101 时间:2016-07-01 19:23:00
  呦,楼主开新帖啦!我又找到组织啦!
作者:我是也许注定孤单 时间:2016-07-01 20:34:00
  吴冕那个不是写完了?
作者:我是也许注定孤单 时间:2016-07-01 20:35:00
  ........这是来卖书啊 顶顶吧
作者:猫的毛的猫 时间:2016-07-01 20:49:00
  终于复更勉传。马克
楼主儿东水寿 时间:2016-07-01 20:57:00
  第三章 不死药

  被叫做广悌得白发女人之前就和广孝有些恩怨,她回头冷冷的看了广孝一眼,本来垂到腰间的白色长发慢慢地向四外飘散开,这个动作让她身边的三人脸色大变,除了广仁之外,广孝和剩下一个白发男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站定之后,广孝脸上的表情还是阴阳不定,看的出来,他对广悌的举动非常的忌惮,犹豫了一下,广孝又斜着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了广孝的身后,才止住了脚步。

  广仁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广悌,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广孝和另外一个白发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时间不早了,大家各回本位,开始为祈福护法。”

  广仁的这句话算是给广孝解了围,白发女子的目光终于从广孝的身上移开。几个白头发都将目光转到已经关上门的讲道场,几个人都再没有说话,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几乎同时离开,去了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与此同时,讲道场的内部,留在里面一老一小两个方士在进行另外的一番对话。

  众人出了道场之后,徐福重新倒了两杯蜜酒,自己拿起来一杯之后,将另外一杯递给了吴勉。大方师的这个动作,让吴勉有些不太适应。

  勉生下来就是宫奴,虽然做了宫廷方士,但是由于身份太低,平时也只是做一些杂役的事情。自从吴勉的父母过世之后,几乎就没有人给过他好脸色。加上他生性刻薄,人缘差到了极致,别说朋友,就连能说上话的人都没有几个。

  现在方士中的顶尖人物屈尊绛贵给他倒了一杯蜜酒,还亲手递了过来,吴勉看着满杯的蜜酒愣了一下,没有马上伸手接过去。徐福看着眼前的小方士哈哈一笑,说道:“蜜酒是喝的,你这么看是尝不出来味道的。”

  吴勉这才伸手接过酒杯,浅浅的尝了一口之后便将酒杯放下。徐福也不在意,反而问道:“这可是我亲手酿造的,怎么样,味道如何?”吴勉抬头看着徐福,半晌之后才不冷不热的说道:“大方师的航海术若是和造酒术一样,那也不用出海去寻找仙人了。直接去找海龙王去求转世投胎的灵药吧”

  吴勉的话让徐福怔了一下,他虽然看出来吴勉生性刻薄的面相,但是也想不到他会刻薄到这种程度,竟然敢当面讥讽自己。徐福微怔之后,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吴勉说道:“你这脾气秉性也算是万里挑一了,还好你是遇见了我……”

  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脸上的笑容稍敛,话锋一转,换了种语气继续说道:“知道为什么单单把你留下来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吴勉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徐福反问道:“大方师一开始想留下的真是我吗?”。徐福看着吴勉的眼神有些异样:“继续说……”

  “大方师想留下来的人是李斯”吴勉迎着徐福的目光继续说道:“所以才有刚才的三次相试,可惜李斯与大方师缘浅,三过其二功亏一篑。吴勉自不量力,说穿了术法。大方师才改了主意,弃李斯换成了吴勉。”

  吴勉说完之后,徐福只是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蜜酒一饮而尽.,才漫不经心的说道:“刚才的幻术并不算是高明得术法,不过只有特定体质的人才能看穿。本来是看准了李斯的,但是想不到最后却便宜了你”说到这里,徐福微微的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论起资质来讲,李斯的天赋还在你之上。只可惜他的心智已经被大丞相的帽子遮盖住了,就算看穿了幻术,迷了心智,也不敢肯定看到是不是真实的存在”

  听了徐福的话之后,吴勉还是有事情想不明白,他再次说道:“那么大方师那几位白头发的高徒呢?他们总不可能也看不穿吧?”

  说到徐福的几个徒弟,大方师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停顿了片刻之后,喃喃地说道:“他们都没有这个福气”说完这句话之后,徐福有意无意的岔开了话题,眼睛看着吴勉说道:“既然命中注定是你看穿了幻术,那么索性就错到底,本该是留给李斯的就由你来继承。”

  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吴勉的呼吸也开始微微的有些急促。刚才徐福散了众弟子,只单单把他留下来的时候,吴勉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大方师将话挑明之后,他反而有些不适应起来。吴勉犹豫了一下之后,安耐住自己‘彭彭’的心跳声,看着徐福说道:“大方师—你不是要传我方士一门的道统吧?”

  徐福表情古怪的看了吴勉半晌,嘴角上翘,半调侃着说道:“你倒是看得起自己,可惜你虽然占着方士的名份,却没有在我门下学到一丝半点的方士之术。也难为你怎么能惦记上方士一门的道统”说到这里,大方师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虽然与道统无缘,不过跟我倒是有点缘分,有几样小玩意儿要交给你……”

  话音落时,徐福已经从袖筒里面掏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蜡丸,说道:“这是我们方士一门的秘密”说到这里,大方师的两只手指捏碎了蜡皮,露出来里面黑色的药丸。看着这颗漆黑的药丸,徐福接着说道:“这是上一代的大方师根据上古仙方炼制出来的不老丹药,可惜这种丹药的药性独特,只有极少数独特体质的人才能承受得了……”

  徐福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脸上的表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他的目光从药丸转移到了徐福的身上,看着大方师说道:“那么始皇帝呢?陛下的体质能承受得了这药性吗?”

  对于吴勉突然发问,徐福倒是没有恼怒的意思,他的嘴角微微一扬,似笑非笑的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哦,看样子你是明白什么了……”说到这里,大方师顿了一下之后,右手的食指一弹,一道黑影对着吴勉的面门飞射过来。吴勉反射性的伸出手掌一挡,掌心顿时有了异物感,攥在手中一看,正是原本出现在大方师徐福手中的不老丹药。

  见到丹药到了吴勉的手中,徐福微微的一笑,说道:“你猜的倒是没错,始皇帝和你、还有李斯的体制一样,甚至比你们俩都要适合这药性……”

  吴勉还是没有等到徐福说完,再次用他特有带着些许刻薄的语气插嘴说道:“明明已经有了长生不老的丹药,那大方师你还出海找什么?”吴勉本来最后还有一句‘去找转世投胎的灵药吗’,好在顾忌徐福的身份,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这句话又咽了回去。

  不过就是这样,吴勉脸上表情的变化也还是没有逃过徐福的目光。大方师似笑非笑的看着吴勉,说道:“就你这千载难逢的脾气,怕是给了丹药,也没什么太大的活头”

  说到这里,徐福看了一眼吴勉握着药丸的手,顿了一下之后,重新将目光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想知道就告诉你,我是在避祸,始皇帝的大限就快到了。如果我还没走的话,到时候就会逢急召赶到始皇帝身边,不管能不能救回始皇帝,对我们方士来说,都是一件灭门的祸事。怎么样,能听懂我的话吗?”

  吴勉略微的点了点头,回答着说道:“救不回始皇帝,会给赵高对付大方师的口实,到时候会连累我们方士一门。救回始皇帝,就是说长生不老药有了效果。有了这种神药,还要出海去寻仙山,在赵高那帮人的眼里,大方师你不是准备谋反还能是什么?”

  徐福听了之后,微微的一笑,说道:“你猜的倒是差不太多,不过关于不老丹药的事情,还有是要和你说一下。就算有了你这样的体质,也不见得都能过了最后一关。你见过我那个叫做广仁的徒弟吗?他的体质和你一样,但是服药之后,还是有了药性相斥的状况,是我花了一些外力,广仁才能保住他那条小命。本来还有一件小玩意是要他来继承的,现在他是不敢奢求了。看来也是要便宜你的”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儿东水寿 时间:2016-07-01 20:58:00
  第四章 种子和地图
  徐福说到这里,吴勉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说道:“这么说外面那几个白头发的都是吃了这不老丹药,体质发生了变化,头发才变白的吧?”

  徐福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包括我在内,但凡服下不老药改变体质的人,身体机能都会保持在服药的那一刻,外伤的恢复能力远超常人,只是发色都会变白。这也是算是服药之后的共性了。”

  听了徐福的话之后,吴勉微微的叹了口气,同时将药丸藏进了袖筒之中。这个动作出乎大方师的意料之中,徐福说道:“还以为你会趁着我在的时候服下这药丸的,起码就算药性相斥,我也不会坐视不理,好歹会保住你的性命。”

  吴勉将药丸收好之后,有些无奈的看着徐福,用他特有带着些许刻薄的语气说道:“大方师明天就要出海,八成也不会带着我走。您走了之后,恐怕就连您那几位白头发的高徒,也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就更别说那位方士总管大人了,他今天在这里吃的亏,事后找茬一定会发作在我的身上。明天看到我的头发变白了,就算他的本事不济,对照您白头发徒弟的模子,也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到时候忌我之心更胜,大方师,吃了这药丸之后会长生不老,但不是死不了吧?”

  徐福笑了一下,说道:“倒是有点小看你了,原来你也不是只有嘴巴毒,心里面也能装点东西的。”

  说到这里,大方师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眼睛看着吴勉却没有说话。半晌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现在就把这颗种子给你,还是有些早了……”就在徐福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件散发着五彩流光的物体。凭着吴勉能看穿幻术的目力,竟然连固体还是液体都分辨不出来。

  徐福将这散发着五彩流光的物体递了过去,吴勉赶忙向前一步伸手去接。没曾想眼见着就要接到的时候,大方师的手突然变向,向着吴勉的胸膛伸了过去,那团发光的物体接触到吴勉胸膛的一刹那,竟然瞬间从徐福的手上消失。就在同一时刻,吴勉只觉得胸前一凉,身体里面已经有了异物感。

  看着吴勉惊讶的表情,徐福微微的一笑,说道:“这颗种子是我力量的本泉,本来是要留着广仁的。可惜他的体质和不老药有冲撞,已经不适合接受这颗种子。索性今天我就好人做到底,再让你捡个便宜吧。我已经将种子暂时封印起来,等到你服下不老丹药之后,这颗种子才会活跃起来,不过至于这颗种子会成长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时吴勉惊讶的表情已经慢慢恢复,他深吸了口气,感觉到身体中的异物感没有什么不适之后,才抬头看着徐福,也不用大方师的尊称,直接开口说道:“那么你怎么知道,我服下不老药之后,不会和广仁一样出现药性相斥呢?他有你保着才不至于丢掉性命,那么我呢?一旦我运气不好,死在了不老药的药性中,你这颗种子不就流逝掉了吗?”

  “那就凭你的造化了”徐福看着吴勉抿嘴一笑,接着说道:“退一步说,就算你的时运不济,真的过不了最后一关,你身体里的种子也不会因此消失。你以为广仁他们几个会眼看着这颗种子流逝掉吗?”大方师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角嘴边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

  说完这番话之后,徐福将吴勉带到了讲道场的尽头。里面是一间小小的内室,外面看着好像是大方师休息的所在,但是进去之后,里面只有四面石墙,一眼看过去空空荡荡的,除了地面上摆放着的几卷竹简和笔墨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

  徐福径自走到竹简摆放着的位置盘腿坐在地上,仰脸看着吴勉说道:“这里除了我之外,你是唯一一个进来的人,最后一样要给你的就在这里了”

  吴勉看了一眼地上的竹简,看到徐福没有阻拦他的意思,便弯腰捡起来一卷竹简,打开一眼,上面竟然连一个墨点都没有。

  愣了一下之后,吴勉接连又打开几卷竹简,里面依然找不到一个字迹。徐福看着吴勉的样子哈哈一笑,说道:“这就叫无字天书了,我不写字,你在上面能看到什么?”

  说完之后,大方师不再理会吴勉。他打开一卷竹简,平摊在自己的腿上,也不用笔,直接将手指头沾上墨汁,在竹简写写画画起来。不大一会,大方师将竹简递给了吴勉,说道:“背下来”说话的时候,徐福已经重新拿过一卷竹简,继续以手做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吴勉接过竹简,就见上面画着一幅地图。地图的上方歪歪扭扭的写着五个字—辽东郡燕山。还没等吴勉开口询问这是什么地图。大方师的第二卷竹简已经递了过来:“都被背下来,你只有这一晚的时间。”说完之后,他再次拿起来一卷竹简,低着头在上面描绘着第三幅地图。

  就这样,大方师一连画出了九幅地图,全部交给吴勉之后,甩了甩沾满墨汁的手,片刻之后,他手上的墨迹消失的干干净净。看着正在对竹简皱眉头的吴勉说道:“上面的九处地点里面是我留给你最后的东西。你按着顺序把地图背下来,如果你过了不老丹药的最后一关,也要按着顺序去这些地点。记住了顺序不可以乱,否则就算你长生不老,也难保进得出不得。”

  吴勉的目光从竹简转移到徐福的身上,一脸狐疑的对着大方师说道:“地图标识的地方里面到底有什么?”

  徐福笑呵呵的说道:“进去了你就知道了,还有件事要你办,如果见到一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家伙。什么都不用说,先给他一巴掌,然后再告诉他,是我让你来找他的。”

  最后一句话让吴勉莫名其妙起来。这时徐福脸上的笑容收敛,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如果你的运气好,能平安的化解了不老药的药性,也按着顺序到达这九个地点,你身体里面的种子也许就能成长为连我都要仰望的参天大树。到那时你记住我的一句话,不要妄想用你的能力来改变时代的走向。国与国的更替,民族之间的消亡。一切都是天意使然,我们这样超脱生老病死的人本来就是逆天而行,再妄想改变天意的话,只会招来天谴,到时候就是我们方士灭门的时候了”

  徐福的突然转变,让吴勉一时有些错愕。片刻之后,他对着大方师说道:“这话应该是对着广仁他们几个人说吧?”

  这时,大方师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说道:“如果广仁他们能明白,我也不用把这一切交付给你了。你也不用多想,该明白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说完之后,徐福留下吴勉在内室里面背诵地图。他自己先行离开了内室。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色微亮,吴勉头昏脑涨的将九幅地图生生的硬记下来。就在第一抹阳光照下来的时候。竹简上的字迹和地图竟然同时消失,只留下了九卷光板的竹简。

  这时,内室里面想起来徐福的声音:“时辰到了,记住多少就是你的造化了。现在出来吧,始皇帝那边已经有了变化,你和那位总管大人一起去吧”

  吴勉转了一圈,也是只闻其声不见大方师其人。心里明白这是徐福的神通,因为牵扯到了始皇帝,当下不敢耽搁。出了道场之外,就看到那位总管大人带着人正一脸焦躁的走来走去。

  看到吴勉终于从道场里面出来,总管大人狞笑着指向吴勉的方向,大声吼道:“小兔崽子!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吗?过来!”

  吴勉走过去之后,总管抬手就是一巴掌。吴勉躲闪不及,当场被打翻在地。总管还不依不饶的连踢带打,嘴里骂道:“吴勉……我呸!你一个小小的宫奴,凭什么有姓氏?小兔崽子,就你本事是吧?就你能看穿大方师的把戏是吧?爷被人戏弄,你看着哈哈笑是吧?贼骨头,别以为还有人能替你说情。明白告诉你,天亮之前,大方师就带人出海了。呸!什么大方师,姓徐的已经把大方师的道统传给了广仁大人”

  吴勉平时是被他打惯了的,当下也不还手,只是捂着头护住了要害。总管打的正起劲的时候,远处突然跑过来一人,这人直奔总管的位置而来。

我要评论
楼主儿东水寿 时间:2016-07-01 20:58:00
  抱歉,来晚了
我要评论
作者:桑琪亚白花 时间:2016-07-01 21:03:00
  吴勉和张起灵,哪个厉害?
  
作者:李跳河 时间:2016-07-01 21:08:00
  刚注册的号,第一次回贴,火前留名
作者:空中吊兰123 时间:2016-07-01 21:12:00
  是新开贴了么?太好了,可以从新看一遍了
作者:yidao1122 时间:2016-07-01 21:15:00
  终于开勉传了,大神好样的!
作者:xyd2014 时间:2016-07-01 21:19:00
  好戏开场了
作者:零度雨2001 时间:2016-07-01 21:19:00
  勉传啊~~~~~~~~~
  
作者:冰河之二 时间:2016-07-01 21:22:00
  注册占位
作者:思念20140107 时间:2016-07-01 21:29:00
  好期待!追了好久的帖子!每次都害怕看完了再也没有东西看了,现在终于又出新的了

  
作者:陶陶828 时间:2016-07-01 21:43:00
  不错 ,好看,
作者:桀骜无依 时间:2016-07-01 22:07:00
  居然看到了前传。。。先顶再看
作者:婵坐茗玥 时间:2016-07-01 22:19:00
  没了?
  
作者:assap 时间:2016-07-01 22:30:00
  可爱的无人敌回来了
  
作者:穿花踏月饮村酒 时间:2016-07-01 22:32:00
  M
作者:风舞竹摇 时间:2016-07-01 22:44:00
  盖大楼
作者:ty_114163506 时间:2016-07-01 22:45:00
  @ty_114163506 2016-06-30 11:17:00
  前两部都看了、男主真是从头到尾都没啥大作为、二杨也没开始那么牛逼了、害得靠吴主任
  -----------------------------
  那倒没看、就看到沈辣做主任就以为结局了...
  
作者:念迟迟 时间:2016-07-01 22:53:00

  记一个号。很高兴又有看的了
作者:丁若飞 时间:2016-07-01 22:55:00
  马克
作者:tcsy2015 时间:2016-07-01 23:00:00
  留名
作者:172999032 时间:2016-07-01 23:00:00
  留个记号
作者:轩辕二公子 时间:2016-07-02 00:03:00
  试探李斯那几个梗,好像很久以前在哪儿看到过。。。。想不起来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正版任平生 时间:2016-07-02 00:10:00
  先占楼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9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