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邻居结婚,新娘却因我而死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5 13:27:52 点击:253422 回复:11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1 下页  到页 
  大家好,我正在参加天涯文学2016年年度热帖及年度作者评选活动,欢迎大家投票,如果分享给自己的朋友就更好了!点击下面的文字即可进入投票页面。谢谢大家支持!

2016年莲蓬鬼话年度热帖评选
手机版用户请点此投票

2016年莲蓬鬼话年度作者评选
手机版用户请点此投票



  本帖已授权天涯社区,欢迎洽谈出版、影视、音频改编事宜。
  【合作QQ:906548624】


  我们村子很偏僻,也穷,没有女人愿意嫁到村里来,光棍儿们就从人贩子手里买女人当媳妇。
  那天,人贩子又骗来了个外地的女人,这次是打算把人卖给村里四十多了还没娶上媳妇的豁牙李。
  当时我和村里的一帮人去瞧热闹,在看到人的第一眼我就傻眼了,女人还是个小姑娘,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人长的很俊,身条也是前凸后翘的,在那一瞬间,我甚至还想着,以后要是我也有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就好了。
  那姑娘很单纯,不但不知道自己被拐骗了,还怯生生的跟人打招呼,说自己叫小玉,结果,她毫无防备的喝下一杯水后人就昏倒了,被豁牙李锁到了一间小黑屋里。
  人贩子收了钱很快走了,一群人调侃着豁牙李真他娘的有艳福,买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说不定还是个黄花闺女,豁牙李也是高兴的咧出了一嘴发黄的大豁牙,冲着小黑屋直吞口水。
  还没等到天黑,小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从豁牙李家传了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咋回事。
  过了没一会儿,豁牙李突然黑着脸来了我家,让我过去一趟,他要去张罗明天喜事用的东西,想让我这个邻居帮忙看下人,别让她给跑了。
  碍于邻里的情面,我只能答应,路上的时候我发现豁牙李的表情不对,便问他怎么了,买个这么漂亮的小媳妇还不高兴?
  豁牙李当即没好气的说你个小毛孩知道个屁,那妮子性子烈的很,死活不让弄,咋劝咋打都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豁牙李说没弄成,我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到了豁牙李家一看,小玉紧紧的缩在小黑屋的墙角落里,脸哭花了,头发也乱了,手臂和大腿上都是被豁牙李打的一条条的血痕,看到我,就跟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隔着窗户哀求着我救她。
  看到小玉现在的样子,我的心跟针扎了一样,可是我真救不了她,只能冲她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楼主发言:669次 发图:16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5 13:29:00
  小玉慌了,又说让我帮她报警就行,等她离开这里,一定好好报答我。
  报警?我无奈的苦笑笑,如果报警有用的话,村里就不会有那么多买来的女人了。
  但小玉一直苦苦哀求,我实在于心不忍了,趁着豁牙李不在,悄悄告诉她,等会先先假装屈服,只要不被锁在小黑屋里,就有机会逃,翻过一座山就能到镇上,至于逃不逃的掉,就看她自己的了。
  小玉犹豫了下后就决定按我说的做,豁牙李回来之后便说她不闹了,以后会跟他过日子,豁牙李一高兴,还真就把小玉从小黑屋里放了出来。
  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小玉确实找到了个机会跑了,然而刚跑没多远就被村里另一个买过女人的家伙发现了,第一时间告诉了豁牙李。
  结果,小玉被豁牙李捉了回来,毒打了一顿又锁到了小黑屋里。
  第二天,豁牙李就把喜事办了起来。小玉见来了不少人,又开始在小黑屋里大声呼救。
  可来喝喜酒的人不但不理会她,反而起哄说,让她把力气省下来晚上叫,让大家伙都听听。
  豁牙李担心小玉会不停的闹,面子上不好看,正准备把她捆起来堵住嘴的时候,我连忙上前说,让我去稳住她的情绪吧,今天大喜,不能把事儿做的太难看了。
  豁牙李觉得有道理,就让我去了小黑屋。
  小玉看到进来的人是我,黯淡无光的眼神顿时亮起了一道光彩,小声说让我再想办法救救她,可我先前让她逃就没成功,反而害的她落了个更惨的下场。
  我摇摇头,来喝喜酒的人大部分都是跟豁牙李一样买过女人的,我没办法救你出去的,别喊了,不然等下豁牙李还得动手打人。
  小玉可能也是意识到了此时的状况,沉默了。
  但没过一会儿,小玉忽然拉住了我,红着眼睛让我要了她,她不想让清白的身子被豁牙李那种人给糟蹋了,与其那样,不如给了我这个和她年纪相仿的人。
  • tinnna88: 举报  2016-09-14 21:10:26  评论

    鬼新娘怎么在键盘上敲字?
  • u_113721537: 举报  2016-09-24 23:11:20  评论

    隔壁娶来美娇娘, 誓死反抗不同房。 新郎无计请楼主, 楼主莫非是老王?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5 13:30:00
  我当即一愣,说实话,小玉这么漂亮,说我对她没想法那是瞎话,而且外面乱糟糟喝酒的那群人起码会喝几个小时,豁牙李又反锁了门,要是我趁这段时间悄悄干点儿什么,还真没人会发现。
  在我愣神儿这段功夫,小玉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突然直接抱住了我,让我要她。
  从没碰过女人的我,那里受的了这个,噌的一下燃烧了,哆哆嗦嗦的亲上了她。
  可是很快的,我就感觉到嘴里一阵的苦涩,这一看,才发现小玉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顿时明白了,她心里,其实是不愿意的。
  于是我暗骂了自己一声牲口,连忙从冲动中清醒过来,给小玉披上衣服后一咬牙,说道:“你不用这样,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我决定了,等会就出去把豁牙李灌个烂醉,晚上我亲自带她离开村子,坚决不能让小玉被豁牙李给糟蹋了。
  可小玉却流着泪问我是不是真不要她,我点点头,告诉她天一黑就带她走。
  小玉盯着我笑了,笑的很凄惨,然后说,好,她晚上会等着我。
  但是我又料错了一件事,豁牙李这个狗日的贼精贼精的,似乎是知道喝多了酒弄不成事儿,任谁劝酒都不肯多喝。
  我心里急的不行,这样一来,晚上我就找不到机会救小玉了。
  没办法,天黑以后,我悄悄躲在了豁牙李家的附近,竖起耳朵听着小黑屋里的动静,心想着实在不行就直接冲进去带小玉跑,一旦听到小玉叫就动手。
  可是不久后,小玉的声音没听到,却听到了豁牙李杀猪般的惊叫声。
  我猛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就感觉出事了,急忙跑出来一看,眼前的情形顿时让我的心脏猛的一颤。
  小玉竟然死了!
  • 草民11: 举报  2016-10-23 20:19:04  评论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邪淫者最损福报,邪淫者,体虚多病,诸多不顺,一生灰暗。百度戒色吧,助你摆脱邪淫的魔抓,走向快乐,阳光,成功的人生!
  • wu64292851: 举报  2017-01-23 21:37:59  评论

    评论 草民11 :好
我要评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2:00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被强迫穿上当成嫁衣的红衣服,额头上的鲜血表明她是撞在墙角上死的,只是她的眼睛还在圆睁着,像是在盯着什么人一样。
  死了人,事情就大了,闹不好村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都会曝光,到时候就不止豁牙李一个人吃不了兜着走了。
  很快的,村里的人闻讯赶来,村长问豁牙李怎么回事,人是不是他杀的。
  豁牙李结结巴巴的说不是,刚才他正准备强行办事儿,小玉直接一头撞在了墙角上,自杀了。
  村长显然知道死人的后果,当下就说人不是他杀的就好,眼下最重要的事儿,就是赶紧把小玉的尸体处理了,反正她是人贩子拐骗来的,就算她有家人也找不到我们村来,权当村里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豁牙李听村长这么一说,马上就从惊吓中反应了过来,连夜带人就将小玉的尸体弄到村后的小树林埋了。
  等处理完尸体后,村长又把村里的人集合了起来,严厉告诫谁也不能把这件事儿捅出去,不然就是村里的公敌。
  而且村长单独找到我,苦口婆心的说道:“小觉啊,我知道再过一个多月你就要去城里读大学了,作为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你得懂事,村里的事千万不能告诉外人,别忘了,你娘还得在村里生活呢。”
  而我还在为小玉的死震惊着,我怎么也没想到,小玉会如此刚烈,竟然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命运,宁死也不肯被豁牙李糟蹋。
  在这一刻,我心里充满了内疚,若是那会儿我同意了小玉的提议,给她一个活下去的希望,或许她不会走这条路,也怪我来晚了一步,让她绝望之下走上了绝路。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3:00
  虽然我浑浑噩噩的,但也听懂了村长话里威胁的意思,明白他们是想彻底掩盖真相,若是我把事情说了出去,他们不会放过我们这对孤儿寡母。
  我满心愤怒,但为了自保,只能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的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闭口不再提小玉的事,最让我气不过的是,豁牙李竟然又开始筹钱打算再从人贩子手里买个女人了,还说要赶紧再办场喜事冲冲晦气。
  我肺都要气炸了,娘安慰我说,那些人做孽,人不管老天也会管的,让我别多事,可我心里始终跟吊着块石头一样,总觉得小玉的事儿不应该就这么完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然而还不等我做点什么,村里就发生了怪事,让所有人都开始惶恐不安了起来。
  在小玉死后的第七天,也就是她的头七,那天晚上村里所有的狗就跟疯了一样,冲着村后小树林的方向狂吠不止。
  次日一早,我就听到了村里到处都是议论纷纷的声音,出去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很多人的家中养的鸡竟然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而且头全都不见了!
  开始有人说可能是遭了黄鼠狼,但很快有人提出了反对的看法,说黄鼠狼偷鸡那有只啃个头的,更何况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黄鼠狼,昨天是小玉的头七,怕是她的冤魂回来了。
  说到这个,大家的神色开始惊恐了起来,尤其是豁牙李,脸都白了。
  我特意留意了下,发现那些说死鸡的人,基本都是去豁牙李家喝过喜酒的人,但奇怪的是,我和豁牙李家却啥事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
我要评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4:00

  这时,有人惊叫了起来,抬头一看,前方真的跟村长说的那样,是村后的小树林!
  “糟了,是鬼打墙,她不让我们出村儿了!”一个稍微年长点的人说道。
  此话一出,人群瞬间安静了,全都是一脸的惊恐,特别是豁牙李,吓的双手抱住了头,冲着小树林喃喃的道:“你...你是自杀的,跟我没关系,千万别来找我。”
  我当时心里就冷笑了一声,现在知道害怕了,跟你没关系跟谁有关系,好好的人谁会去自杀?若真是小玉的冤魂作祟,你豁牙李第一个该死。
  但同时我也心里也是直打鼓,真说起来,我也逃不脱干系,尤其是我和豁牙李家也没死鸡的事,让我很是不安。
  最后,那个年长点的人又说,可能是怪豁牙李随便把人埋了的原因,毕竟当时只是裹了个草席子,棺材也没弄一副,怕是不能入土为安。
  人们觉得有道理,于是让豁牙李赶紧打一口棺材把尸体收敛起来,重新下葬,省的冤魂会祸害其他人。
  很快的,豁牙李就让村里的木匠打了一口棺材,但是当他带着人抬着棺材来小树林挖尸体的时候,尸体没挖到,却挖出了一堆鸡头!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些鸡头正是村里死掉的那些鸡的,更令人惊骇的是,小玉的尸体不见了!
  诡异的情景吓坏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很清楚尸体消失意味着什么,片刻后,有人指着豁牙李说道:“这是你做的孽,跟我们没关系,我不管了!”
  经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明白过来了,对啊,说到底,这事都是豁牙李造成的,小玉的冤魂就算报仇,找的也是他。
  于是一帮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工具,表示不再插手这件事,逃一般的离开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5:00
  豁牙李吓惨了,扑通一声跪在了村长面前,痛哭流涕的求村长救救他,再去请先生来,然而村长却一把甩开了他,板着脸说,我该做的已经做了,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他也管不了了。
  说完这句话,村长也慌忙离开了小树林。
  豁牙李彻底慌了,忽然把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恶狠狠的说道:“金乔觉,你也逃不了干系,别忘了,除了我,就只有你跟她接触过,别人不管,你也得管我。”
  我一听就火了,他这是想把我拉下水。
  可仔细一想,豁牙李说的没错,小玉自杀,跟我也有关系,若是我胆子再大一点儿,早点儿帮她逃出去,或者再早出现一会儿,或许她不会死。
  我只好耐着性子问豁牙李怎么管,现在连村都出不去了。
  豁牙李让我再试试,一定得去请个先生来,不过这会儿天都快黑了,要去请人也得明天了。
  回到家以后,娘想到村里的怪事也显得很害怕,估计是想到我还跟小玉单独在小黑屋里呆过,她就一脸严肃的问我有没有做过什么。
  犹豫再三,我还是将那天小玉献身的事说了出来。
  娘听完只后当场瞪大了眼睛:“你真亲了人家?”
  见我点头,娘一巴掌抽到了我的肩膀上:“你个孬羔子!别人都还没碰过她,你竟然亲了人家,她更是饶不了你啊!”
  我顿时吓的后背一凉,怪不得只有豁牙李家和我家没死鸡。
  娘又问我除了那个,我还有没有做别的事儿。
  我想了想,又将答应小玉救她走,结果晚到了一步的事说了出来。




啥也不说了,求点打赏吃饭,不然今天又得饿肚子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6:00
  娘一听,气的直戳我的脑门儿:“你...你咋这么爱管闲事!现在好了,她肯定连你一起给恨上了!”
  我问娘现在该咋整,娘想了想后突然一抬头,“你也别去请别的先生了,明天一早,去秦村找老瞎子去!”
  老瞎子?
  娘一说我才想起这个人来,以前我就听娘说过,我的名字不是爹取的,而是秦村这个老瞎子取的,以前他也是周围几个村有名的先生,不过听人说他几年前眼瞎了之后就不问事了。
  等到了晚上,娘慌里慌张的拿出了个塑料桶给我,面色凝重的说道:“晚上你要起夜就用这个桶,千万不能去院子里的厕所,听到任何响动也别吱声,就当没听到,知道不?”
  我紧张的结果塑料桶,不用多问我也知道娘这么做的原因,天亮以后才能去找老瞎子,娘担心今晚上就会出什么事。
  我忐忑不安的坐在床上不敢睡,生怕会有什么事,但是我心惊胆战了半天也没见什么动静,到了凌晨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睡到半夜,我突然感觉身上一阵的冰冷,把我从梦中给冻醒了,伸手一摸,发现盖在身上的毯子不见了。
  我睡觉喜欢蹬被子,估计毯子又被我蹬到地上去了,于是我闭着眼睛四处摸毯子。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母亲在里屋喊我:“小觉,娘口渴的厉害,你去厨房倒完水来。”
  我睡的迷迷瞪瞪的,没开灯就准备去倒水,刚从床上坐起来,突然一只手从旁边拉住了我。
  我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喊出声,那只手就捂住了我的嘴巴。
  “别过去,我也听到她的声音了。”
  黑暗中,传来了母亲压低了的声音。
  ?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7:00
  我浑身一哆嗦,等借着透进窗户的一丝月光看清了娘的脸庞后,才松了一口气,当下就悄声问娘谁在说话。
  娘虚了一声,反问我,你说呢?
  我怔了一下,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了。
  娘看到我吓坏的样子连忙又说道:“别管她,装听不见就行,娘守着你,不用害怕,赶紧继续睡吧。”
  我那里还敢睡啊,幸好娘一直在我旁边守着,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这一晚该咋过。
  天蒙蒙亮的时候娘才离开,我索性也不睡了,等天刚一大亮,我便急匆匆的去秦村找老瞎子去了。
  说来也怪,我一心想着去找老瞎子,全然忘了昨天走不出村儿的事儿,等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村子。
  老瞎子就住在秦村村头第一户,到了秦村我就找到他了。
  等我见到老瞎子之后,我稍微一愣,怪不得人都喊他老瞎子,原来他患了白内障,两只眼睛都看不到黑色的瞳孔,全是白眼仁。
  我没绕弯子,直接表明了来意,开口道:“瞎爷爷,救我。”
  老瞎子却摆了摆手:“是小觉啊,你这称呼我可受不起,既然你亲自来了,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我心想老瞎子还真是个高人,听他的口气,不但认识我,而且好像算准了我今天会来一样。
  老瞎子说着话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让我带着他回村里去。
  我本来还想搀扶着他走的,但他说自己能看见,不用我,这让我心里直嘀咕,不是说老瞎子么,眼睛咋还能看见?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7:00
  走在路上,老瞎子让我讲讲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没敢隐瞒,甚至连小玉献身我亲了她的那段儿都告诉了他。
  老瞎子听了之后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村儿的人可真能造孽。”
  我尴尬的不行,村里买女人这事虽然我一直看不过去,但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村里的一份子,当下我就扯过话题问他这事儿该怎么解决,老瞎子说得去看了才知道。
  一路过来,老瞎子闭口不再问小玉的事,反而跟我东拉西扯的唠起了家常,很关心我的样子。
  当我领着老瞎子回到了村里后,村里的人得知我不但走出了村子还请了个先生回来后,都围了上来,问老瞎子能不能把小玉的事给解决掉。
  然而老瞎子直接指着他们没好气的道:“解决掉?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谁也逃不掉。”
  村民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连忙说这是豁牙李造的孽,跟别人没关系。
  老瞎子呵呵一笑,没关系?没听说过见死不救等同于害命么,她生前呼救,那么多人都听到了,却没人救她,以致于她带着极大的怨气自杀了,不止当事人,整个村儿的人都恨上了。
  这话有人不愿意听了,当即跳出来一个人反驳道:“老先生,女人都是我们花了钱买回来的,何况她就是个丫头片子,能多厉害,真能要了全村人的命不成?”
  这人我知道,他也从人贩子手里买过女人,至今还把人关在屋里不让出来。
  老瞎子嗤笑了一声,你们若是真不怕一个丫头片子,请我来干啥?那人立马不做声了。
  村长见状不对,连忙拉着笑脸问老瞎子解决的办法,老瞎子抬头看了看天色,说天快黑了,要到明天去埋人的地方看了才知道。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慌了,豁牙李最紧张,哆哆嗦嗦的说今晚有事儿咋办?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8:00
  老瞎子瞪了他一眼,说今天他会住到豁牙李家,不用害怕。
  不知怎的,我听到老瞎子要亲自去保护豁牙李,我心里还有点不爽,保护他干啥,说道底,就是他害死了小玉。
  不过在去豁牙李家之前,老瞎子又单独找到我,把我悄悄拉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说道:“今天晚上,你再睡觉的时候,记得把鞋尖对着床,一只正着一只反着放,等睡醒了,你的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听得一愣一愣,这就是救我的法门么?
  我刚想再问问这个法门有什么门道,老瞎子却让我别问那么多,照着做就行。
  然而我目光无意的看到,老瞎子在跟豁牙李走的时候,他的嘴角一斜,诡异的笑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但想到老瞎子这样的人本来就神神叨叨的,我便没多想。
  回到家之后,娘担心的问我老瞎子怎么说,有没有什么解决的法门。
  我说老瞎子已经给了我个法门,过了今天,我以后应该就没啥事儿了,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叮嘱我一定要按老瞎子说的做。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将鞋子一正一反对着床放好才放心的睡去。
  刚一睡着,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做一场梦,怪的是,这次我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仿佛梦里的自己跟我是两个人一样,不受控制。
  梦里我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件新郎官的衣服穿上了,一路向村后小树林的方向走去。
  我心里还美的不行,感觉自己要有媳妇了,今晚就能洞房了。
  走到小树林一看,果然有个头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在路边上等着我,身影看起来还很眼熟,但我一时认不出来她是谁。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8:00
  很快的,我接了新娘子来到了一个房间里,但她始终不肯让我揭开红盖头,不让我看她长什么样子。
  我一看这怎么行,都要洞房了还不肯让我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于是我强行揭开了她的红盖头。
  可是在揭开红盖头的那一瞬间,我吓的不由得大叫了起来。
  新娘竟然是小玉!
  我后脊背一阵发凉,惊恐的大喊着逃了出去!
  我在小树林里拼命的奔跑,生怕小玉会追上来。
  可是我刚跑了没一会儿,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又差点吓的尿裤子。
  小玉就站在我面前,瞪着红彤彤的眼睛问我,为什么都成亲了还不肯要她,说着话她就扑了过来。
  啊!
  我吓的失声尖叫,一下子从梦中清醒了过来。
  然而我睁开眼才发现,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正蹲在地上摆弄着什么,我连忙问娘在干什么。
  娘说她担心我晚上蹬被子着凉,就过来看看,结果发现我的鞋子摆乱了,一只正一只反,于是就都给我摆正了过来。
  看到我神情不对,娘问怎么了,出了一头的汗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擦了一把汗,点了点头,刚才的梦境实在是太可怕了,怎么就梦到跟小玉成亲了呢,现在想想仍然心有余悸。
  就在这时,我猛的想了起来,老瞎子教我的法门!
  娘刚才......
  我急忙往床下一看,被我特意摆放的鞋子果然都被娘摆正了!
  我心中大骇,急忙说这是老瞎子教给我的法门。
  娘顿时慌了,焦急的说她不知道啊,当下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6 15:38:00
  可我怎么知道中间被打断了会发生什么事,只能明天把情况告诉老瞎子,问问他。
  娘觉得自己闯了祸,就说今天她不睡了,今晚她守着我。
  我当下拒绝了,说我不睡了,让娘去休息,昨天就守了我一夜了,今天再熬身体会吃不消的,再说我也敢继续睡了。
  娘一愣,昨晚?疑惑的说她没守我啊。
  我怔理论下,连忙说,你忘了?昨天有人冒充你让我倒水。
  娘不解的道:“娘昨天睡到半夜头疼口渴的厉害,想起来身上又没力气,就喊你给倒碗水喝,不过你睡的太死......”话还没说完,母亲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道:“你听见我喊你了?”
  娘的话一说完,我差点儿从床上跌倒地上,心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
  这么说,昨天晚上确实是娘喊我给她倒水喝的,可那个捂住我的嘴,还守了我一夜的人是...?
  ?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1:00
  我头皮子一阵的发麻,整个人都懵了,我敢肯定,昨天晚上绝对不是在做梦,确确实实看到了那个人的脸庞是娘,声音也是。
  娘这会儿比我还要惊慌,问我昨晚到底是咋回事,我只好把昨晚的事告诉了她,娘听完之后脸色彻底变了,喃喃的道:“这下可咋整啊,你真被缠上了。”
  到了现在,我也知道咋回事了,心里害怕的不行,但还是强行镇定了下来,安慰娘说,老瞎子不是教了我法门嘛,应该没事了。
  娘这才恍然的点点头:对,老瞎子的办法肯定行,不过明天一早你还得去找他问问去,可不敢出了岔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事儿必须得找老瞎子说个明白。
  次日一早,我便去了豁牙李家去找老瞎子,谁知见到老瞎子我还没说什么,他就眉头微皱,问道:“你昨天没按我说的做?”
  我心中一惊,连忙说做了,想了想,我又将娘无意中把鞋子给我正过来的事说了出来,紧张的问他有没有关系。
  老瞎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怪不得,看来我有点儿心急了。”
  我一头的雾水,摸不着头脑,刚要再问问,老瞎子又说放心吧,你没事了,先跟村里的人去小树林看看再说。
  村长他们显然也惦记着这事儿,不一会儿他就领了一帮人来了,当下一群人都朝村后小树林走了过去。
  刚走到小树林,老瞎子脸色就变了。
  村长看到老瞎子神情不对,连忙问咋了?
  老瞎子指着小树林说道,谁让把人埋在这里的,不知道树林里种的都是槐树吗!
  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村长,这个主意就是他出的。
  村长问槐树怎么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1:00
  老瞎子叹了一口气,槐树阴气最重,人又是带着极大的怨气死的,埋在这里不出事才怪!
  村长急忙说这都是豁牙李干的好事,是他动手埋的。
  我听了村长的话后暗地里冷笑,若不是他让豁牙李这么干,借给他俩胆子也不敢把人连夜埋到小树林。
  老瞎子没理会村长,指着地上的鸡头又说道,一般的阴物最怕的就是大公鸡,因为鸡血阳气重,然而她连阳气最重的鸡头都不怕了,不用我多说你们也知道她的厉害。
  这时,那个买女人的家伙又跳了出来:“老先生,不是我说,她再厉害能怎么样?也没见村里的人有啥事啊,连豁牙李都活的好好的,我觉得没必要怕她。”
  被他这么一说,一群人下意识的都松了口气,对啊,虽然这两天整的人心惶惶的,但确实没有可怕的事儿发生。
  只有我不这么认为,因为这两天我亲自经历了可怕的事情,但有一点我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如果小玉来找我报仇的话,她为什么要冒充娘来找我呢,而且守了我一夜啥也没干。
  或许,真正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果然,老瞎子说道:“谁说豁牙李活的好好的,你们再去看看他。”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开始用目光寻找人群中的豁牙李,但是,人群中压根儿就没有豁牙李的影子!
  我也是直到这会儿才意识到,从我去豁牙李家找老瞎子开始,就没见到豁牙李,起先还以为他躲在屋里,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那样的。
  “不用找了,他在家,你们回去一看便知。”老瞎子又说道。
  在村长的带领下,一群人又返回了豁牙李家,我正准备跟着去瞧瞧的时候,老瞎子又拉住了我,让我先等等。
  我疑惑的问怎么了,但是老瞎子却瞪着他那双白眼一脸严肃的问我:“小觉,你今年多大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2:00
  我说十八了,怎么了?
  老瞎子点点头:“好,十八了,也算是个男子汉了,我来问你,如果你有个媳妇,而别人却要玷污她,你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问的我很是奇怪,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老子先阉后杀了他!”
  老瞎子笑了,似乎对我的答案很满意,接着说了一句,好,记住,从今以后,你们村里的事就靠你解决了,我该走了。
  我有些听不懂老瞎子说的话,但是还不等我再问,他就跟着人群走了。
  我紧随其后,可不管我再怎么问,老瞎子都是摇头笑笑,不肯再多说什么了,我只好作罢。
  到了豁牙李家才发现,这家伙一直躲在小黑屋里没出来,发现他的时候,他正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
  村长问他怎么了?
  然而这个时候的豁牙李整个人都不正常了,任谁喊他都不答应,双手抱着头不停的喊着:你别过来!
  我注意到,豁牙李眼中充满了恐惧,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村长急眼了,冲过去大声质问他咋了!
  就在这时,豁牙李突然大叫了一声,挤开人群跑了出去,跑的贼快,撵都撵不上。
  “这狗日的不会是疯了吧。”片刻后,才有人反应过来说。
  老瞎子摇摇头:“他没疯,只不过是遭了报应。”
  村长有些惊慌,“老先生,你可得救救我们呀,可别让她祸害了村里的其他人!”
  老瞎子一摆手:“放心吧,那天没参加过喜宴的人不会有事。”
  “那参加了呢?”有人问。
  老瞎子指了指豁牙李跑出去的背影,他就是下场。
  不少人跟着慌了,求老瞎子一定得救救他们,要多少钱都行,他们不想变成疯子。
  可老瞎子只有两个字:没救!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2:00
  这下有人不乐意了,很快的有人把矛头指向了老瞎子:“昨天你住在这里,好好的人变成了这样,是不是你搞得鬼。”
  他们这会儿根本不再尊重老瞎子了,说话的语气也是咄咄逼人。
  老瞎子笑笑不回答。
  “金乔觉,你从哪里请来的先生?不但不想办法解决事,尽说些风凉话,不会是个骗子吧。”又有人说道,这次连带着把我也捎上了。
  我赶紧说老瞎子是秦村的老先生,你们都应该知道啊。
  “屁,我看他就是个骗子,滚出我们村儿,咱再找个厉害的先生去。”当即就有人反驳道。
  我还想再解释,但是老瞎子拦下了我,悄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小觉,记得你说过的话,我走了。”
  随后,在人群的谩骂声中,老瞎子走了,他也不让我送,自己向我们村外走了出去。
  我心里急的不行,村里的人怎么能这样呢,但村长马上站了出来:“人走了,咱就别骂了,还是去县城请个厉害的先生来吧。”
  我知道,他们心里其实还是怕的。
  “对了,去几个人找找豁牙李去。”不久后,村长才想起豁牙李发疯跑出去的事。
  可是,一群人在村子里转了好几圈,村里几乎每个角落也都找遍了,还是不见豁牙李的人影,甚至有几个人大着胆子一起去了小树林都没找到人。
  最后,村长决定先不找他了,趁着现在时间还早,得先去县城请先生来,说不定豁牙李天黑之前自己就回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说是豁牙李没找到,却在村口发现了老瞎子。
  村长也看出了来人的神色不对,眉头一皱:“他怎么又回来了?”
  来人急忙摇摇头:“他...他死了。”
  什么!
  老瞎子死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3:00
  我急忙跑向村口,到了村口一看,眼前的情形让我不由得心头猛的一紧。
  真的是老瞎子。
  他死了。
  他就盘腿坐在村口唯一的那条大路上,堵住了村口那条路,两只白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村里的方向,嘴角上还挂着一丝奇怪的笑容。
  ?
  老瞎子的死没有让我有太多的恐惧,因为我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痛苦的神色,反而有一种很安详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寿终正寝,没有了任何遗憾的老人过世一般。
  但是村长那帮人却吓坏了,毕竟老瞎子是一个先生,现在连先生都这么蹊跷的死了,肯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瞬间,恐怖阴影又笼罩在了每个人的头上。
  尤其是那个先前跳出来骂老瞎子是骗子的那个人,说话都打结了,一个劲儿的嘀咕着这可怎么办,连先生都死了,他们还跑的掉吗?
  我看着就来气,要真是小玉的冤魂作祟,千万别放过他这种人。
  不过隐隐中,我总觉得老瞎子并不是被害的,而是与我有些关系。
  村长很快的从恐惧中冷静了下来,脸色一沉道:“大家别担心,咱先把先生的尸体收敛起来好好安葬了。”
  在场的人都表示同意,出了小玉那档子事,可不敢随便埋人了。
  在收敛尸体的时候,村长问我秦村还有没有他的亲人,我说没有,老瞎子是一个人。
  得知了这点后,村长说那就别土葬了,火化吧。
  我想了想,没反对,土葬的话村里根本没有给老瞎子下葬的坟地,火化了倒是可以把他的骨灰放到祠堂里。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3:00
  不过在我们村有个习俗,一旦老人过世,晚辈都要去守上三天灵,为了表示对老瞎子的尊重,其实是怕老瞎子会像小玉那样,村长决定选几个人去给老瞎子守灵。
  不过考虑到情况特殊,村长说守一晚上就行了,但是没人敢应这份差事。
  最后,我率先站了出来,说到底,老瞎子是我请来的人,而且老瞎子给我的感觉也跟长辈一样,这个灵,我必须去守。
  有了我带头,村长又指派了两个人跟我一起去,包括那个骂老瞎子骗子的人,这家伙叫陆仁甲。
  安排完这事儿,村长便走了,让我们再坚持一天,等明天天一亮,他就带着先生来。
  我先回了趟家,把守灵的事跟娘说了一下,娘表示我该去,但是晚上如果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千万别搭话,赶紧跑回家来。
  被娘这么一说,我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觉得今晚很有可能会再发生点儿事。
  我们三个人都没在家耽误太长时间,很快就在祠堂门口碰头了。
  祠堂在村里的中间位置,早些年里面供奉的都是祖宗牌位,不过在以前破四旧的时候就被捣毁了,至今没有修过。
  我进去一看,祠堂年久失修,里面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蜘蛛网,怪不得平时村里的小孩子都不愿来这里玩耍。
  祠堂里没通电,等到天黑以后我们第一时间把蜡烛点了起来,胡乱的聊着天打发时间。
  我跟他们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尤其看不惯陆仁甲,便自己收拾出了个角落坐着。
  夜越来越深,我开始打起了瞌睡,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我突然感觉一股凉风吹了进来。
  我睁开眼一看,祠堂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蜡烛火苗被风吹的来回摆动。
  陆仁甲骂骂咧咧的去关门,然而刚走到门口,他突然又跑了回来,脸都绿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4:00
  另一个人问他怎么了,陆仁甲全身都发抖了,结结巴巴的道:“门...门外有...有人!”
  我和另一个人陡然间紧张了起来,“你可别吓唬我们。”
  陆仁甲急了:“不信你们去看看。”
  我和那人对视了一眼,大着胆子悄悄走到门口,往外一看,什么都有。
  “哈哈!你们还真信啊。”这时,陆仁甲大笑了起来。
  “狗日的,你真他娘的贱,开这种玩笑。”另一个人反应了过来,当即黑着脸骂了一句。
  “我这不是看气氛太紧张了,活跃下气氛嘛。”陆仁甲不以为然的道。
  “呜呜......”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门外有个女人呜呜的哭。
  我吓的猛的抖了个激灵:“你们听,有人哭。”
  他俩一愣,“金乔觉,你也来这一套是吧。”
  我说是真的,没开玩笑,但他们两个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转脸瞪着我没好气的道:“真你个屁,你就别闹了。”
  “呜呜......”
  可哭声不停的传进我的耳朵里,我听得很真切,当下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但陆仁甲他们两个根本不相信我,顺手关上了门,又坐了下来,自顾自的扯开了淡。
  我急的不行,刚要再解释下,然而哭声却在这时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我总感觉那里不对劲儿,但又说不出来,当我看了看陆仁甲他们又看了看自己,终于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祠堂里,竟然有四个人!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多出来的那个人就站在陆仁甲他们俩身后,我看不清他的脸,但能依稀看出来是个男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4:00
  我吓的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们,犹豫了片刻,我朝他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看看身后。
  他们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儿,连忙朝身后看了一眼,结果,他们当即又大骂了起来:“金乔觉,你还有完没完!”
  说来也怪,被他们这么一骂,我发现那个人影突然消失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估计我解释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算了,反正没出事,索性不管了。
  看看时间,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钟了,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继续熬吧。
  为求心安,我也过去跟他们坐到一起,不停的往火盆里扔纸钱烧。
  又过了一会儿后,他俩熬不住了,不停的打瞌睡,不大一会儿后,他们俩的脑袋同时一歪,睡着了。
  我也困,可我总感觉祠堂里的暗处有双眼睛在盯着我,让我不敢睡。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浑身一阵冰冷,点燃的蜡烛猛烈的跳动了起来,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快离开祠堂。”
  我陡然间紧绷了起来,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了,哆哆嗦嗦的问:“你...你是谁?”
  她没说话。
  我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这会儿我脑子很清醒,肯定不是幻觉,于是我又大着胆子问了一句:“你,你是不是小玉?”
  她又开口了,只是她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用一种焦急的声音说道:“快,快离开这里,天亮以后就来不及了。”
  我这次听得很真切,她说话的声音就是小玉,我立马吓的向祠堂外面跑了出去,结果,我刚出门,就被绊了一脚,摔倒在了地上。
  我慌忙从地上爬起来,感觉双手在地上摸到了一滩黏糊糊的液体,闻着味道还很腥。
  我没心思管这些,急忙朝家里的方向跑去。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5:00
  我一口气跑到了家,可还没来得及喊娘起来开门,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打到了我的头上,当即我的眼前一黑,昏倒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得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我揉了揉还在疼的头,起来一看,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了,想来应该是娘发现了我,把我给拖了回来。
  我刚要喊娘问问她之前的事,就看到娘手里拿了个包袱,慌里慌张的走了过来。
  “小觉,你可醒了,快,拿上行李赶紧跑吧!”娘一脸焦急的说道。
  跑?跑什么?我一头的雾水。
  “还愣着干啥,快起来跑啊,被村里的人发现,你就跑不掉了。”
  我更加疑惑了,急忙问娘出了啥事,这么着急让我跑。
  “你...你杀人了啊,昨天和你一起守灵的那两个人,都被你杀了啊!”娘惊慌失措的指着我道。
  我当场被惊呆了,忙说我没有啊!
  可娘指着我的身前,“那你身上怎么沾满了他俩的血
  只是我一低头,就看到了我身上的衣服和手上,满是已经发黑了的血迹!
  ?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5:00
  娘告诉我,跟我一起守灵的那两个人被人发现的时候都吊死在了祠堂门口,吊死他们用的不是绳子,而是铁丝,头都掉了。
  现在村里的人还不知道我还活着,若是被他们知道,肯定会认为是我杀的人,毕竟连娘看到了我一身的血,都以为是我动的手了。
  想想昨晚的场景,也不像是小玉干的,不然的话她怎么还出言提醒我快点儿走呢。
  可除了小玉,我实在想不到还会有谁害死了那俩人,别人对他们似乎也没这么大的怨恨。
  但是不等我多想,娘担心的事发生了。
  有几个人来了我家,原本是打算跟娘说我失踪了的,但在他们看到我满身的鲜血后,眼神立马就变了。
  “金乔觉你没死!?”当即就有人指着我紧张的喊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把昨晚的事又对他们说了一遍。
  但我说的话他们都不相信,三个人一起守灵,死了两个,我却好好的,还满身的血迹,谁也不信我是无辜的。
  似乎是处于恐惧,也没人敢上前来接近我。
  我有口难辩,身上的血迹在他们眼里就是铁证。
  我娘都急哭了,拼命跟人解释她发现我的时候就昏倒了,但那些人根本不听娘的。
  最后,我主动跟他们了村口,等着村长一回来再说。
  快中午的时候,村长回来了,身边还有个身穿道服,嘴上留着八字胡的道人跟着。
  村长一来便看到我们都围在村口,便问怎么了,是不是又出事了?
  有人急忙上前把陆仁甲他们死了的事情说了一遍,看着我道:“肯定是金乔觉干的。”
  村长听了之后也是满眼的恐惧,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等等,你说他叫什么名字?”
  这时,八字胡道人拉住了说话的那人,指着我问道。
  那人又把我的名字说了一遍,八字胡道人走到我身前上下仔细打量了我一眼,轻轻咦了一声后转头对村长道:“我可以证明,人不是他害的。”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6:00
  村长一愣:“于道长,这...”
  八字胡道人立马拉下了脸:“糊涂!如果是人害人,你们请我来做什么,我说不是他就不是,是你们村里不干净的东西干的。”
  我抬头一看,心想这道人还挺霸气,不过有了他这话,我总算是清白了。
  被八字胡道人这么一说,村长他们纷纷反应了过来,脸上的表情也更加惊恐了,当下就问于道人怎么办?
  于道人让人领他去祠堂看看情况,到了地方之后他的脸色也变白了,嘀咕了一句:好凶的东西。
  能不凶吗?把人头都给弄掉了。
  “道长,这是不是那女鬼做的?”村长小心问道。
  八字胡道人摇摇头,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反而朝我深深的看了一眼。
  我一怔,连忙说真不是我干的,又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八字胡道人听完之后惊讶的问道:“你真看到了他们身后有个人影?”
  我点点头,看的很清楚。
  八字胡道人眉头一紧,低下头开始思索了起来,片刻后他又问道:“那个害死小玉的人找到没有。”
  在场的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豁牙李,还没找到。
  我这才想起来,豁牙李自从发疯跑了之后就一直没见他回来,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先前都把注意力放到老瞎子身上了,倒是把他给忘了。
  经于八字胡道人这么一提,这才想起来豁牙李的事。
  八字胡道人说找不到就对了,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
  我们都听不明白道人说的话,问他什么意思,然而八字胡道人却摆摆手,别问那么多,让我们赶紧准备两样东西,晚上要用。
  村长问都准备什么东西,八字胡道人一个一个的说了出来:柳树枝,玉女尿。
  玉女尿?童子尿我知道,玉女尿还真没听说过,其他人也表示不知道玉女尿是个啥。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6:00
  八字胡道人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道:“六十岁以上处女的尿。”
  啥?
  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
  这玩意儿,真的存在?
  村长尴尬的说玉女尿怕是真找不到,不是都说童子尿最克不干净的东西么,咋要上玉女尿了?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对付女鬼才用阳气重的东西,而那些男性的恶鬼,必须要用阴气重的东西。”八字胡道人解释道。
  众人更加不解了,小玉就是个女的啊?
  八字胡道人有点儿火了,谁说要对付她了?找不到玉女尿,就用独身老太太的,也能凑合用。
  还别说,独身的老太太村里倒是有几个,都是几年前老伴儿去世的。
  当这两样东西准备好之后,于道人便让村民们都回家,今天晚上都不要出来。
  现在刚到中午,村长请于道人去他家吃饭,但他却拒绝了,直接开口说要去我家。
  我当然不会拒绝,这个道人看起来懂得挺多,我正好有许多疑问问问他。
  娘刚才见于道人替我说话,也表示欢迎,等到了我家之后娘就去做饭了。
  这会儿四下没有别人,我问他那个害人的东西既然这么凶,仅仅用柳树枝和玉女尿就能解决吗,何况玉女尿也不是真的。
  于道人摇摇头:“当然不能解决,今晚要对付的,并不是那个作祟的东西。”
  我一惊,还有别的东西?
  于道人不再往下说了,而是让我讲讲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我问他村长没跟你说吗?
  于道人笑了,“你们村长告诉我,那个豁牙李好心收留了个沦落到这里的女子,那女子精神不太好,自杀了,这事儿是真的吗?”
  我一听就火了,村长明显就是在掩盖真相,编了个故事,于是我当下就将事实说了出来,连带着村里那些其他人买女人的事都告诉了于道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7:00
  于道人听完之后脸色也不大好看,顿了下后突然说了一句:“怪不得你会出生在这里。”
  我一愣,不懂他的意思,怎么这事儿还跟我的出生扯上关系了?这不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嘛。
  接下来,于道人又让我详细讲讲这两天发生的事。
  就在他听到我将鞋子一正一反睡下后做的那个奇怪的梦的时候,他又打断了我,“这么说,梦没做完就被你母亲无意中给打断了?”
  说到这里,于道人的目光朝着娘做饭的厨房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
  我点点头:“是的。”
  于道人叹了一口气,连续说了两句,“可惜啊,可惜。”
  我不解的问可惜什么?
  于道人说,可惜了一场好姻缘。
  越说越没边了,这咋还跟姻缘扯上关系了?
  见我眼里满是疑惑,于道人笑着说道:“听说过鞋对床,鬼上床,一正一反入洞房么?”
  啥?!
  我先是一怔,猛的想到了什么,当即瞪大了眼睛:“你...你是说老瞎子是有意教我那个法门的?”
  于道人点点头,我说这怎么可能啊,老瞎子没理由会害我啊,可于道人却说老瞎子并不是在害我,而是在帮我。
  我有些不爽,故意让鬼来找我,还说不是害我?
  于道人反问我道:“她生前你想过人家没有,再说了,你怕她吗?”
  我愣了,说实话,第一次见到小玉的时候,我就有点儿心动,要不然也不会对她那样,而且自从她死后,我恨不得替她报仇。
  于道人说这就对了,不过可惜的是,你们俩还是有缘无分。
  我心里有点乱,不知道该如何搭话,良久后我才问,接下来该干什么,他会不会把小玉给降服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7 11:27:00

  于道人冷笑了一声,之前我是想捉鬼的,但是现在,我要让你认清真相。
  真相?什么真相?
  于道人摇头不语了。
  ?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于道人递给我一根柳树枝,让我和他一起再去一趟祠堂。
  我有些不愿意,昨晚的事我还心有余悸,今天我真不想再接近祠堂了。
  就在我想理由拒绝的时候,娘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当即说道:“道长,你还让他去干啥?他什么也不懂,别再出啥事儿。”
  于道人笑笑说:“大嫂,你放心,我保证他没事,村里其他人我信不过,只能让小觉跟我去了解下情况。”
  这话一说,娘就不好意思阻拦了,我也只好答应,接过来柳树枝便出门了。
  因为白天于道人交代过,村里的人没人敢出来,家家户户都是大门紧闭,整个村儿都是静悄悄的。
  走在路上,于道人问我知道不知道村里都有那家是买过女人的。
  我想了想,每次人贩子骗来个女人我有去看过,差不多有十来户人家,这点儿我记得很清楚。
  于道人说那就好,现在先去这些人的家门口转一圈。
  我领着于道人挨个走了一遭,到了他们家门口后他就让我和他一起用柳树枝原地抽三下,然后再在门口撒点儿玉女尿。
  我问他这是做什么?于道人冷哼了一声:“做个记号。”
  我很是奇怪,问他这这种记号有什么用,于道人说:“明天一早你就知道了。”
  等把那些人家挨个做了记号后,于道人才让我领着他去祠堂。
作者:三月醉山 时间:2016-09-07 11:45:00
  楼主快更
  
作者:sweet_zt 时间:2016-09-07 11:58:00
  坐等
  
作者:ty_阳光男孩11 时间:2016-09-07 12:04:00
  速度更
  
作者:如果你也听他说 时间:2016-09-07 12:06:00
  楼主加油更,想知道到底咋回事
  
作者:ty_小狼53 时间:2016-09-07 13:01:00
  速度
  
作者:是陈相识 时间:2016-09-07 13:01:00
  记号!
作者:ty_小狼53 时间:2016-09-07 13:01:00
  坐等楼主
  
作者:u_109238669 时间:2016-09-07 14:05:00
  记号,楼主快更……
  
作者:sweet_zt 时间:2016-09-07 16:52:00
  又沉贴了?
  
作者:偷颗白菜d 时间:2016-09-07 19:19:00
  mark
  
作者:濮阳云龙 时间:2016-09-07 20:37:00
  精彩,养肥了看
  楼主加油
  
作者:三月醉山 时间:2016-09-08 09:33:00
  太监了?
  
作者:家常豆腐88 时间:2016-09-08 09:42:00
  后悔追了,五分钟看一次,楼主快更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4:00
  @家常豆腐88 2016-09-08 09:42:00
  后悔追了,五分钟看一次,楼主快更
  -----------------------------
  不要这样哦,我马上更哈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5:00
  @三月醉山 2016-09-08 09:33:00
  太监了?
  -----------------------------
  怎么会呢,更慢啦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5:00
  @濮阳云龙 2016-09-07 20:37:00
  精彩,养肥了看
  楼主加油
  -----------------------------
  好的,不更要记得回来看哦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6:00
  @偷颗白菜d 2016-09-07 19:19:00
  mark
  -----------------------------
  谢谢支持啦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6:00
  @sweet_zt 2016-09-07 16:52:00
  又沉贴了?
  -----------------------------
  没有哦,现在更呢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7:00
  @ty_小狼53 2016-09-07 13:01:00
  坐等楼主
  -----------------------------
  你的等待是值得的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7:00
  @是陈相识 2016-09-07 13:01:00
  记号!
  -----------------------------
  记得回来看哦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8:00
  @ty_小狼53 2016-09-07 13:01:00
  速度
  -----------------------------
  好的,来啦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8:00
  @小女香香2016 2016-09-07 12:21:00
  没了 坑 留个记号!
  -----------------------------
  我不坑哦,现在更哈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9:00
  @如果你也听他说 2016-09-07 12:06:00
  楼主加油更,想知道到底咋回事
  -----------------------------
  好的,马上更哈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09:00
  @三月醉山 2016-09-07 11:45:00
  楼主快更
  -----------------------------
  来更啦,久等啦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0:00
  我发现随着离祠堂越来越近,于道人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神情也逐渐凝重了。
  我心里有些害怕,虽然陆仁甲他们两个的尸体已经被他们家人收敛起来了,但我仍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到了祠堂门口后,于道人让我点上蜡烛,然后直接推门进了祠堂。
  我咬了咬牙,拿着蜡烛紧紧跟在了他身后。
  进来之后于道人就将目光落在了老瞎子的骨灰盒上面,“这就是老瞎子的骨灰?”
  我点头嗯了一声,于道人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说道:“幸亏你们把他的骨灰放在了这里,不然非出大事不可。”
  我连忙问咋回事,于道人冲着骨灰盒鞠了一躬,然后直接移开供桌,指着地上道:“挖开就知道了。”
  接下来,我忐忑不安的和于道人一起挖开了供桌下面的土。
  片刻后,我的瞳孔不由得紧缩了一下。
  我们竟然挖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
  尸体已经发黑,显然已经死了不短的时间了。
  可尸体并没有散发出腐臭的味道,更加奇怪的是,尸体的姿势居然是坐着的,给人的感觉,尸体是自己跑来这里的。
  我吓懵了,问于道人这里怎么会有一具无头的尸体。
  于道人皱着眉头道:“你仔细看看这无头黒尸是谁。”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大着胆子仔细观察起来,当我认出尸体上穿的衣服时,不由得喊了起来:“这是豁牙李!”
  我记得很清楚,豁牙李失踪的那天就是穿着这件衣服跑出去的,怪不得到处都找不到他的人,原来是死在了这里。
  我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于道长让我先别我呢这么多,现在马上用柳树枝沾上玉女尿抽打尸体。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0:00
  我不敢怠慢,慌忙扔掉铁锨拿起了柳树枝,然而柳树枝还没落到尸体的身上,我惊骇的看到尸体竟然动了起来!
  我不敢动了,“道长你看!”
  于道人一看,脸色大变:“糟糕,上当了,快躲开!”
  说着话,于道人一把将我拉开,只见无头黒尸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直接跑出了祠堂!
  我吓出了一身的汗:“道长,这是什么情况?”
  于道人黑着脸道:“我被算计了,原来这无头黒尸已经成了半截缸。”
  半截缸?
  这个词我并不陌生,小时候我就听过有关半截缸的恐怖传说,据说那是一种没有头的怪物,专门晚上出来吃人,一度是我的童年阴影。
  现在想来,豁牙李那无头的黒尸可不就跟传说中的半截缸一个样么。
  接着,于道人告诉我,他一进村就发现祠堂这里阴气特别重,而且死的那两个人的死法也很古怪。
  先前听我提到有个黑影在他们身后出现过,于道人当即就判断出那是半截缸的杀人方式。
  我有些不理解,于道长解释说,所有的阴物中,只有半截缸能主动害人,一般的阴物只能利用陷阱引人自杀,当时他听到陆仁甲他们虽然断了头,但头还在,还以为豁牙李没彻底变成半截缸。
  现在看来,那个炼制半截缸的人是故意设下的陷阱,骗我们把半截缸放出去。
  等等,听到这里我终于意识到了不对:“道长,你是说半截缸是被人炼出来的?”
  于道人点点头:“当然了,如果是真正的天生半截缸,我们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就算是炼制的半截缸,恐怕也会带来一场灾难。”
  我的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问谁会炼这玩意儿。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1:00
  于道人摇摇头说不知道,紧接着他又叹了口气:“唉,半截缸,半截缸,黎民要遭殃。”
  这句话我也听说过,据说半截缸出没的地方,所有人都活不成。
  我问于道长现在该怎么办?
  于道长低头思索了一下,然后拿起老瞎子的骨灰盒递给我,“拿回家去,三天之内如果我们能找出炼制半截缸的人或许还有转机。”
  我说要是找不到呢。
  于道人瞳孔一缩:“那到时候连我也逃不出你们村了。”
  事情好像严重了。
  于道人让我先回家,他要去找村长去,今晚会在村长家过夜,得把这件事的严重性通知村里的所有人,做些预防措施。
  半截缸虽然恐怖,但是只要在晚上不出家门,它就害不了人,不然的话它每多害一个人,就会厉害一分。
  所幸的是,今天提前通知了村民晚上不要出来,不然还得出事。
  于道人将我送回家后转路去了村长家,叮嘱我今天晚上千万不要再出家门了。
  回到家以后,娘见我抱着老瞎子的骨灰盒回来了,惊讶的问我咋把它拿回来了?
  我说这是于道人吩咐的,顺便把半截缸的事告诉了娘。
  娘听完之后好像也吓坏了:“这可咋办呐!”
  我安慰娘说没事,道长说了,三天内找到背后那人就没事了。
  娘忽然说道:“不行,这个于道人还没老瞎子厉害,我看他根本找不出来,小觉,你别听他的,听娘的,明天一早你就离开村子,别趟村里的浑水了。”
  我说这怎么行,就算我走了,你也要在村里啊,我怎么能撇下你独自逃啊。
  娘有些着急了,“小觉,娘求求你了,你就走吧,放心,娘不会有事的。”
  我从没见过娘这么惊慌失措的样子,知道她肯定是被半截缸给吓坏了,连忙道:“那咱们一起走。”
我要评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1:00
  其实要不是因为娘在村里,我早就不愿意在村里待了,因为村里买女人这事,我一直觉得做为本村的人是一种耻辱。
  谁知娘听了我的话后更加着急了:“娘不能离开村子,家是你爹留下的,娘不能扔了啊。”
  我不可能丢下娘不管,于是我劝慰娘,明天看看情况,要是事情没有一点儿进展,我再离开村子。
  娘见说不动我,只好同意我的决定,过了一会儿,娘面色挣扎了下后突然小声对我说道:“小觉,娘觉得于道人也不像个好人,他的话不能全信,跟他一起办事的时候,你要留个心眼儿。”
  我愕然了一下,觉得娘太过紧张了,当下敷衍了一句:“行。”
  临睡觉前,娘又找到我,我以为她还想再劝劝我,结果我还没开口,娘就开口道:“小觉,要不咱再试试老瞎子教给你的那个法门?”
  我一愣,娘不说我倒忘了,于道人都告诉我了,老瞎子这个法门是故意让小玉找上我的,他还说睡醒一觉就没我啥事儿,结果不但把我又牵连了进去,还多出了个半截缸来。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老瞎子是要害我还是救我。
  但是娘却十分肯定的说道:“老瞎子绝对不会害你,你就再试一次吧。”说到这里,娘伸手指了指外面,压低了声音说:“也许她能保护你。”
  我明白,娘指的是小玉。
  我想了想,在给老瞎子守灵的时候她就出言提醒过我,现在想来,她是在救我。
  难道老瞎子一开始就知道,小玉会保护我?
  可想到这里,我的脑子就乱了,整件事情,都是因为小玉引起的,可现在要害人的那个并不是小玉了,我实在想不通前因后果。
  我索性也不想了,决定今晚再试试,反正小玉也不会害我。
  于是我又将鞋子一正一反的对着床放好,过了一会儿,我迷迷糊糊的睡着的时候,果然又做梦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1:00
  我又来到了那间新房,小玉就做在床边,似乎一直在等我一样。
  看见到我后,小玉眼中有些惊喜,直接跑过来抱住了我,这一次,我没躲。
  就在我以为她还会说让我要她,我该怎么办的时候,小玉把嘴巴凑到了我耳朵边,焦急的说道:“谁的话也不要相信,现在就逃!”
  ?
  小玉说完这句话后,猛的一把推开了我,让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我睁开眼一看,娘还守在我旁边,看到我突然醒来,她惊讶的道:“怎么刚睡下就醒了?”
  我从床上坐起来,问娘我睡了多久,娘说还不到半个小时,难道老瞎子的法门不管用了?
  我摇摇头,管用,刚才在梦里已经见到小玉了。
  娘急忙问道:“她能保护你吗?”
  我没隐瞒:“小玉让我现在就逃。”
  娘顿时一怔,慌忙道:“连她都让你逃了,那还不赶紧走,娘现在就给你收拾行李去!”
  说完这句话,娘转身就要去收拾东西,我连忙喊住了娘:“深更半夜的,我怎么走啊。”
  娘这才意识到此时的时间,也觉得我现在不能走,但她叮嘱我,等天一亮,马上离开村子。
  我嘴上答应,但心里还是没打算离开,让我丢下娘一个人逃,我做不到。
  况且村里总共有上百人呢,要真有事儿,不可能专门冲着我来吧,连间接因我而死的小玉都不会害我了,其他的东西,压根儿没理由害我啊。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2:00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天亮以后,就算我想走都走不掉了。
  这一夜,我反反复复想继续睡,可是刚躺下,就被一阵凉风给吹精神了,一直折腾的天亮,我都没睡着。
  我顶着黑眼圈起来的时候,娘已经收拾好了一个包袱,告诉我学费已经装在里面了,现在离我大学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娘让我直接去城里等着去。
  我刚一拒绝,娘的眼圈就红了,着急的道:“你要急死娘啊!”然后她就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往外走。
  然而刚走到村口,我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着了。
  村口到处都是背着包袱的人,而且每个人都是一脸惶恐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
  我赶紧拉住旁边一个年轻点儿的人问了问,他咽下一口吐沫,不安的道:“你没听村长说啊,咱村儿闹半截缸了,再不跑就没命了!”
  我这才明白,于道人肯定是让村长把半截缸的事通知下去了。
  要搁以前,村民们都会把这种事当成一个恐怖的故事来听,毕竟半截缸的传说流传很广,可是这两天村里的人被小玉的事给整怕了。
  再加上这事还是从于道人口中说出来的,村民都信了,故事里的半截缸都那么可怕,别说真的了。
  于是,一大早,村里很多人都打算离开村子躲躲去。
  我问那人既然都要离开村子了,干嘛聚在村口啊。
  那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听到我这话,表情立马变了,我看他都快给吓哭了,哆哆嗦嗦的道:“村子出不去了!”
  我心里一紧,“难道村口的路又通到村后的小树林了?”
  那人惊恐的摇摇头,不,不是,有东西把村口的路给堵上了,你看看就知道了。
  我急忙挤过人群朝前一看,差点儿被眼前的东西给整吐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2:00
  只见村口那条唯一的大路上,堆满了老鼠的尸体,不计其数的老鼠堆成了一座小山丘,彻底把路给堵死了。
  仔细一看,这些老鼠的头全都没了,而且在脖颈处也没有血往外流,仿佛是有什么东西把老鼠头吃掉以后,又喝光了血,就跟有些人吃冰激凌只吃里面的奶油不吃筒似的。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儿了,这么热的天儿,老鼠尸体不但没有腐烂,连一点儿腥臭味儿都没有。
  “肯定是半截缸干的,先吃动物后吃人,这跟相传里的一样!”
  村民惊恐的议论着。
  “是啊,它把村里的路封了,是不是要把全村儿的人都困住,然后......”说到这里,那人不敢往下说了。
  “大家别慌,有于道长在,不会让人出事儿的。”
  这时,我听到了村长的声音,偏过头一看,发现他和于道人也在旁边,看着面前的鼠山也是一脸的惨白。
  我有些纳闷儿,村长怎么不组织人把老鼠的尸体给清理掉,这种事儿,总比诡异的绕到村后的小树林好点儿吧。
  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了。
  我看到村长身边有几个拿着铁锨的人,显然他们已经试过要把老鼠清理掉了,不过那几个人的脸色比其他人更惊恐,甚至是绝望,像是遇到了更加可怕的事情一样。
  于道人这会儿也是眉头紧紧皱着,摸着八字胡一脸的凝重,看来这种事也出乎了他的意料,对此束手无策。
  娘看到这一幕急的直掉眼泪:“都怪我,昨天晚上我就该催你走的,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这可咋办。”
  我安稳娘,放心,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
  这时,于道人让人用先土把鼠山覆盖上,他回头想个办法,现在最好还是先回家,只要晚上不出门就没事。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3:00
  村民们见出不去村子,也只能按于道人说的话做。
  片刻后,除了留下掩盖鼠山的几个人,大部分人都离开了。
  这个时候,于道人也在人群中看到了我,他把我悄悄拉到一个角落里,不解的指着我手里的包袱道:“怎么,你也想离开村子?”
  我还没开口,娘就焦急的接过话道:“没,是我这个老婆子想今天出趟门儿,谁知碰上了这事。”
  娘说完这句话,然后就拿上我手中的包袱对我道:“小觉,你跟道长说话吧,娘先回家了。”
  于道人看着娘离开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没再多说什么,转头对我低声道:“事情变糟了。”
  我点头回道:“是啊,我也看到了,这到底啥情况啊。”
  然而于道人却说,“不,更严重的事你还不知道。”
  我一愣,还有比封村儿更严重的?
  于道人四下看了下才对我小声说,除了封住路的鼠山,昨晚上还失踪了一些人。
  我心下一紧,失踪?
  现在我最敏感的两个字就是失踪,小玉死了之后尸体失踪了,老瞎子失踪了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村口,而豁牙李失踪之后又成了半截缸。
  现在于道人说失踪了一些人,听着还不是一个人,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
  我问他失踪的都是那些人,这事儿村长知道吗?
  于道人摇摇头,目前为止,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这事儿不敢告诉别人,一旦走了消息,会彻底引起村民的恐慌。
  我问他失踪的都是那些人家,于道人往地下指了指:“昨晚上我们做过记号的那些人,全都失踪了!”
  什么?!
  于道人的话让我震惊了,昨天晚上,于道人用玉女尿做记号的那些人足足有十多个,我当即问道:“他们全失踪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8 19:13:00
  于道人又摇摇头:“失踪的只是男的,他们买来的女人都好好的。”
  我心头一阵的疑惑,这算怎么回事?
  但于道人又说,事情坏就坏在,这些人家的女人,今天一早还想着跟其他人一起离开村子,并没有提起她们男人失踪的事儿。
  我不解的问这能说明什么?
  于道人脸色一沉:“我特意观察了下她们,发现她们的表情比其他人更惶恐,很明显,她们遇到了比老鼠封路更加恐怖的事情。
  什么事儿能比老鼠封路更恐怖?
  仔细一想,我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除非她们亲眼看到了她们男人失踪时的景象。
  我有点不敢往下想了,据说半截缸害人的时候,是突然从人身后出现,然后用像缸口一样的脖子当成嘴巴,一口将人装进去,那些失踪的人会不会是被半截缸.....
  于道人像是猜到了我的想法一样,当下就说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如果人是被半截缸害了,那反而是最好的结果,怕就怕是...
  我急忙问怕是什么。
  于道人额头上满是汗,沉声说道:“最可怕的是,半截缸只吃掉了他们的头!”
  ?
我要评论
作者:luohannana94 时间:2016-09-09 01:14:00
  呼呼,楼主怎么不更了楼主怎么不更了楼主怎么不更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43:00
  @luohannana94 2016-09-09 01:14:00
  呼呼,楼主怎么不更了楼主怎么不更了楼主怎么不更了…
  -----------------------------
  更哈,更哈。更哈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43:00
  于道人的这句话让我惊骇不已,光是想想那副画面就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只吃掉头反而更加可怕,于道人告诉我,半截缸是介于鬼和怪之间的一种怪物,说它是鬼怪,倒不如说是活尸。
  经过于道人这么一说,我仿佛明白了,那不就跟传说中的僵尸一样吗。
  果然,于道人颇为担忧的又说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半截缸就不止一个了。”
  加上村子唯一的路又被封了,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那个背后炼制半截缸的家伙,是想灭掉整个村!
  我心中哑然,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我彻底迷糊了,据我知道的情况,只有小玉才会对我们村有这么大的怨恨,但是小玉接二连三的举动,表明一切都跟她无关,那还能有有如此大的怨恨?
  一股强烈不安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急忙问于道人现在该怎么办,要不马上去找那些女人问问,看她们究竟看到了什么。
  于道人摇摇头,千万不可,闹不好,会害了那些女人。
  紧接着,于道人沉思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盯着我开口说道:“既然一切都是因为小玉开始的,说不定找到她就能搞明白了。”
  我一愣,小玉?
  我忽然想到,昨天她在梦里告诉我的那句话,让我谁都不要相信,现在想想,跟我接触的也只有于道长,难道小玉是不让我相信于道长说的话?
  可是,我实在找不到于道人害我的理由,反而他就像一个师傅一样,告诉了我许多东西。
  “对了,道长,你曾说过鞋对床入洞房的事,能不能详细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想到这里,我又想到老瞎子教给我的法门,以及于道人说的话。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43:00
  现在我多少也明白了,老瞎子应该是用这个法门让我和小玉结成夫妻,只不过是被娘无意中给打断了。
  于道人沉吟了片刻,然后道:“我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让你们没有结成真正的夫妻,她现在很可怜,这一辈子只能做你的妾。”
  啥?做我的妾?
  我长大了嘴巴,这事儿未免太离谱了吧。
  于道人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看来我猜的不错,那个法门,是娶鬼妻的法门,只要你们圆了房,她再跟你七七四十九日后就可以去投胎转世了,可惜,你并没有和她圆房。”
  我说那会儿只感到害怕了,那里还敢跟她那啥啊。
  于道人疑惑的道:“难道她没来硬的?正常人碰到这事儿都会害怕,所以女鬼都会主动用强硬的手段,一般的男人也反抗不了,你是咋从她手里逃掉的?”
  我脸一红,小玉当然来硬的了,脱光衣服都扑上来了,要不是娘无意中把鞋子给我摆好,估计我肯定会被小玉给啪了。
  我刚要把实情说出来,突然想到娘和小玉说的话,娘让我留个心眼小玉让我谁都不要相信,于是我改口说,“最后的关头给我吓醒了,她就没弄成我。”
  于道人恍然道:“难怪,可惜了,对于她来说,第一次没弄成,以后就彻底失去跟你圆房的机会了,可你们又有了夫妻之礼,所以以后只能做你的鬼妾,连胎都投不成了。”
  我惊讶的道:“那岂不是说我把小玉给害了!”
  于道人摇头说那倒不至于,给她写一封休书就行了,只要你休了她,她还有机会再找个人,圆了房后就能投胎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总算还有办法解决。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44:00
  既然一切都是因为小玉而起,于道人让我回去再问问小玉,看她知道不知道解决的办法。
  于道人又说,他能暂时对付半截缸,可是找不到背后的那人,就无法彻底消灭,如果昨晚失踪的那些人也成了半截缸,连他也没办法了。
  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下就说现在我就回家睡觉去,马上找小玉问问。
  但于道人说这样不行,必须要在现实里找到她才行。
  可我那里知道小玉现实里在那,她的尸体都不见了。
  结果,于道人让我今晚去小树林,到了十二点,自然能见到小玉。
  我问他跟我一起去么,我一个人有点儿怕,再说现在还闹着半截缸呢,万一碰到半截缸咋整。
  于道人摸了摸八字胡,“放心,今晚我在小树林外守着,就算半截缸来了也不用怕,现在我还能对付的了。”
  我想了想,既然现在连村儿都出不去了,那也只能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后,把背后那个人找出来才能解决村里的事了。
  看来今晚,我必须得去小树林去见小玉了。
  做出决定后,于道人又去找村长了,做为请来的先生,他现在得想办法稳住村民们恐慌的情绪。
  我直接回了家,等待夜晚降临。
  回家之后,我犹豫了下还是将晚上要去小树林的事告诉了娘,出乎我意料的是,娘这次反应很平淡,并没有慌乱的阻拦我。
  娘只是叹了口气,说了句小心点儿便同意了。
  天黑吃过饭后,于道人就来找我了。
  这次他背上了个包裹,做好了应付半截缸的准备。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45:00
  幸运的是,今天是农历十五,月亮特别明亮,不用照明工具就能看到路,有了明亮的月光,我心里稍微宽松了些,这样一来就不用害怕突然会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快到小树林的时候,我忽然想到:“道长,等下小玉出现了我也看不见她啊,你有没有牛眼泪啥的,给我抹点儿。”
  于道人笑了笑:“电视里哪种抹牛眼泪在眼睛上就能看到鬼的方法是忽悠人的。”
  说着话,于道人从包裹里拿出了两片树叶递给了我,“含在嘴里咬着,她一出来,你就可以看到她了。”
  我拿在手里一看,两片很普通的叶子,但我看不出来是什么植物的,咬在嘴里麻麻热热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等到了小树林,于道人让我在曾经埋小玉尸体的地方等着,他会在外面守着,万一有啥不好的情况,大声喊他就可以了。
  虽然我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这一会儿我还是感觉有些害怕。
  小树林里除了槐树就是白桦树,一旦有点儿风,树叶便哗啦啦的作响,最吓人了。
  不过我还是有点儿怀疑,小玉的尸体都没了,她真会在这里出现?同时我又有点担心,不知道小玉一旦出现了我该怎么面的她。
  听于道人说的话,小玉被我害的不轻,现在连胎都投不成了,只能做我的鬼妾,不过我也想好了,等下小玉出现以后我就跟她商量商量。
  看看能不能把她给休了,让她再找个人去。
  时间距离午夜十二点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害怕,也期待。
  当十二点来临的那一刻,我忽然看到前方一个红色的影子慢慢向我走了过来。
  借着明亮的月光,我一眼认出她就是小玉。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46:00
  很快的,小玉来到了我的面前,感觉她比梦里还要漂亮,鼓鼓囊囊的胸脯特别有女人味儿,我明明知道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可我仍旧感觉口干舌燥的,,心脏直扑通。
  她似乎有些害羞,低着头不敢看我,也不说话。
  我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但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身上一阵燥热,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一种原始的冲动瞬间淹没了我的脑海。
  我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她的胸脯上,突然间,我感觉下身跟着火了一样,猛的一把抱住了小玉,拼命的亲她。
  小玉好像也很激动,热烈的回应着我,她的唇软软的,冰冰的,正好能灭掉我身上的火。
  然而我刚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感觉舌头一疼,然后就听到小玉哽咽的说:“不...不可以!你快醒过来!”
  ?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47:00
  剧烈的疼痛和小玉的哭声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搂着小玉,她红着眼圈怯怯的看着我,又羞又怕的样子。
  我当下暗骂自己禽兽,怎么干出了这种事。
  但很快我便察觉到不对劲儿了,我承认,自己确实对小玉有想法,但也不至于失去控制,刚才感觉意识都好像模糊了,这会儿还觉得浑身跟着了火一样难受,想发泄出来。
  “快,快把你嘴里含的东西吐出来。”这时,小玉又焦急的道。
  我愣了愣,来不及多想,就将于道人给我的那两片叶子赶紧吐了出来,吐掉叶子之后,身上着火的感觉也不那么强烈了。
  但我又想到,没这两片叶子怕是就看不到小玉了,可我低头一看,小玉仍在我怀里,我还能看到她。
  “只要你晚上来了这里就可以看到我的。”小玉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小声道。
  我怔了下,那于道人给我的两片叶子岂不是没用啊。
  “那叶子是...是淫羊藿,让你动情用的。”小玉忽然底下了头,羞答答的说道。
  啥?阴阳货?
  小玉红着脸告诉我,淫羊藿是一味中药,专门让男人动情的。
  我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小玉都这么解释了我那还能不明白,那玩意儿不就是春药嘛,记得于道人先前就跟我说,我和小玉不能圆房,然而他却给我淫羊藿这种东西。
  怪不得娘说他不像个好人,那家伙肯定是存心不良,我找他算账去!
  然而小玉却一把拉住了我:“别去,他不是要害你,他不敢。”
  “那他......”我话还没说完,小玉又打断了我:“别去找他好不好,你来见我是不是要问村里的事。”
  我这才想起来,差点儿忘了正事儿,于是我赶忙问小玉村里的半截缸是怎么回事,跟她有没有关系。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47:00
  小玉犹豫了下,缓缓点了点头。
  我心里一惊,真的是你弄出来的半截缸!你要害死全村儿的人吗?
  小玉急忙又摇摇头:“不...不是那样的,我没想过害死全村儿的人。”
  不想害全村儿的人你弄个半截缸出来干啥。
  见我不信,小玉都快急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说只要......”
  说到这里,小玉像是像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停下不继续说了。
  但我还是听出了端倪,“小玉,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在背后弄得半截缸,我得救人啊。”
  小玉神色突然变得慌张了起来,为难的说道:“不,我不能说。”
  我有些着急了,“不找出来那个人就没办法彻底解决半截缸啊。”
  谁知道我这么一说,小玉全身都开始发抖了,似是在害怕一样,咬着嘴唇不再开口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玉这样,我很心疼她,于是我说好,我不逼你说,那你总得告诉我怎么救人吧。
  谁知小玉还是摇摇头,望着村里的方向,咬着牙说:村里的人,没救了。
  我彻底呆了,心疼她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我当即冷声道:“包括我和我娘吗?”
  我这话一出口,小玉猛的抬起了头,眼泪唰唰的下来了:“乔觉哥,我生前不是你的人,可我现在却是你死后的妾,我怎么会害你。”
  小玉的眼泪让我心头一软,但我还是硬着心肠说狠狠的道:“你害我我也不怨你,毕竟我没能救下你,但你能告诉那个家伙一声,放过我娘可以吗,不然我死了以后也会报仇。”
  结果小玉哭的更厉害了,“乔觉哥,我要是害你昨天就不会让你逃了,可我真的不能说。”
  我想了想,也是,昨天晚上小玉确实着急的让我连夜就逃的,可我没逃,显然那会儿她就知道事情会变得无法收拾了。
  我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就听天由命吧。
作者:江湖哮啸生 时间:2016-09-09 16:48:00
  楼主,我来看啦
作者:兰月亮canlan 时间:2016-09-09 16:50:00
  不错的小说

  请继续更新!
作者:liudding 时间:2016-09-09 16:52:00
  加油更哈,我在看
我要评论
作者:城沙 时间:2016-09-09 16:54:00
  @黑将灬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55:00
  @江湖哮啸生 2016-09-09 16:48:00
  楼主,我来看啦
  -----------------------------
  多多支持哈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55:00
  @liudding 2016-09-09 16:52:00
  加油更哈,我在看
  -----------------------------
  好的,我会加油的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56:00
  @兰月亮canlan 2016-09-09 16:50:00
  不错的小说
  请继续更新!
  -----------------------------
  把朋友也带来一起看哦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56:00
  这时我忽然想到小玉成了我鬼妾的事,我稍作犹豫开口道:“于道人跟我说过,只要我休了你你就可以去找别人,然后就可以去投胎了,这事是真的吗?”
  小玉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我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休书,这是我在听了于道人说的话后悄悄写的,递到小玉的面前:“等你报了仇,就去投胎吧。”
  小玉突然瞪大了眼睛,颤颤巍巍的接过休书,咬着嘴唇道:“乔觉哥,你要休了我?”
  我轻轻点着头说道:“是啊,我不能再害你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小玉突然不哭了,两手抹了抹眼泪:“我是不会去找别人的,乔觉哥要真想救人,明天一早,再来小树林,带着村民穿过这片树林就能离开村子了。”
  说完这句话,小玉扭头就走,片刻后就消失了。
  我惊讶不已,小玉离开的方式让我突然有些害怕,不过这下,总算有了离开村子的办法了。
  不过我还是感到很困惑,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村后的这片小树林外面应该是一条大河,很宽,而且也没有桥,这咋过?
  小玉走后,小树林静了,只剩下树叶哗啦啦的声响,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急忙朝小树林外跑去。
  我还没忘,现在该去找于道人问个明白去了!
  走出小树林,当我看到于道人后,彻底被他此时的样子给气坏了。
  我是故意快跑出树林的时候改为悄悄的走过来的,可能他根本没听到我的动静,此时他就背靠在一棵树下闭目养神,在他的嘴角上,还挂着一丝奇异的笑容。
  落在我眼里,这分明就是阴谋得逞的嘴脸。
  所以我悄悄摸到他的身边,对准他的八字胡,狠狠的揪了一把!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57:00
  嗷!
  下一刻,于道人杀猪般的惊叫声响了起来,全然没了他那副道长身份的高人模样。
  他一看是我,当即吼道:“竖子无礼!”
  我没当回事,冷笑了一声:“为什么算计我?”
  于道人先是一愣,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神情马上尴尬了起来,讪讪道:“被发现了啊,我是为你...”话还没说完,他又直盯盯着我,惊讶的道:“你们没成?”
  我哼了一声,怎么,是不是没有中你的圈套有些失望,说,你有什么目的。
  但于道人却不搭我的话,喃喃自语的说这怎么可能,我不可能抵御淫羊藿的药力才对。
  我心里有些发虚,要不是被咬了舌头,疼的我清醒过来,说不定我还真就把小玉给那啥了,想到这里我更气了,再次质问他有什么目的。
  于道人被我一喊,也缓了过来,当即就指着我骂道:“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在帮你两个再续前缘!”
  我信他的话才怪,之前不是说小玉不能和我圆房了么。
  似是知道我不信,于道人严肃的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真是好心,对了,她又没有告诉你半截缸的事。”
  于道人的口气很认真,而且我看不到他眼中有任何躲闪的意思,不像是那种被人发现了阴谋狗急跳墙的姿态,而且小玉也说过他不会害我。
  我心中的怒火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但我没说小玉跟半截缸有关系,而是只告诉他小玉跟我说的怎么逃离村子的办法。
  于道人听了之后眉头皱着思考了一下,然后一拍脑门儿,“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半截缸最怕水,走水路肯定能出去!”
  接着,于道人让我回家,他去告诉村长这个消息,明天一早就带着村民穿过小树林走水路离开村子。
  我急忙拉住了他:“等等,就算离开了村子,村里的人也只能暂时躲在外面一阵子,半截缸不解决,以后还是没办法回村儿啊。”
我要评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09 16:58:00

  于道长几乎是喊着道:“你糊涂啊,我都说了,半截缸怕水过不了河,到时候那个人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离开村子的人不就是炼制半截缸的人了么,找到他,这事儿不就能解决了。”
  我恍然大悟。
  于道人着匆匆去了村长家以后,我直接回了家,娘见我回来,担忧的问我事情怎么样了?
  我跟娘说明天一早就可以离开村子了,可娘听了之后嘀咕了一句:真的能离开村子?
  我让娘放心,肯定能。
  娘没再多说什么,让我早点儿睡,她把东西收拾好。
  然而我躺到床上以后,久久不能入睡,始终想着给小玉休书的事情,总觉得心头有些不舒服,满脑子都是小玉的影子。
  娘收拾完东西之后见我还没睡着,便问我怎么了,我不好意思跟娘说小玉的事,就说没事,失眠了而已。
  但是娘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是因为小玉吧。”
  我脸红了一下,点点头。
  这时娘转身去了里屋,片刻后又拿了一样东西出来,递到我面前道:“你这孩子,写一封休书做什么?”
  当我看到娘手里的东西后,当场愣了,这不是我写给小玉的休书么,怎么会在娘的手里?
  ?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家常豆腐88 时间:2016-09-09 18:45:00
  小玉好可怜哦,楼主给她个好命运吧
  
作者:如果你也听他说 时间:2016-09-09 20:55:00
  乔觉的娘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啊,楼主加油更
  
我要评论
作者:lala_8 时间:2016-09-09 22:29:00
  哎呀看完害怕睡不着了……

  
作者:lala_8 时间:2016-09-10 11:40:00
  什么时候更新啊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3:00
  @lala_8 2016-09-10 11:40:00
  什么时候更新啊
  -----------------------------
  现在更哦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3:00
  @lala_8 2016-09-09 22:29:00
  哎呀看完害怕睡不着了……
  -----------------------------
  来来来,我保护你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3:00
  @如果你也听他说 2016-09-09 20:55:00
  乔觉的娘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啊,楼主加油更
  -----------------------------
  好的,我现在就来更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4:00
  @家常豆腐88 2016-09-09 18:45:00
  小玉好可怜哦,楼主给她个好命运吧
  -----------------------------
  ok的,我会的哈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5:00
  我问娘休书怎么会在她手里,娘说她收拾东西的时候在我枕头底下发现的。
  我马上就懵了,休书我是给了小玉的,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枕头底下?
  娘见我表情不对,忙问我怎么回事,我只好略去差点儿把小玉给那啥了的桥段,告诉母亲我已经把休书给小玉了。
  娘听了之后直盯盯的看着我:“你是说,这是给小玉的休书?”
  “胡闹!”我刚点头,娘转脸呵斥了我一句。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娘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问娘怎么了。
  娘严肃的道:“你记住,以后永远也不要再有休了她的念头,否则就会有祸端。”
  说完这句话,娘转身去拿了火柴,把休书给烧了。
  随后,娘让我从今天开始,每晚睡觉之前都要把鞋子一正一反放着。
  我说那不就是要天天见到小玉了?
  谁知娘瞪了我一眼:“但愿你还能再见到她。”
  不止为何,娘的这句话让我心里突然有些发慌,感觉自己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
  当天晚上,我虽然把鞋子一正一反放了,也做了梦,可是小玉却没有出现在梦里,只有一间空空的新房,我在梦里都能感觉到很难受。
  次日的早上,我是被娘喊醒的,让我赶紧吃了饭出发,村里不少人都已经前往小树林集合了。
  我揉了揉脑袋才想起来昨晚小玉教给我离开村子的办法,看来于道人和村长他们已经安排好了。
  可是在走到小树林的时候,娘把包袱递给我,让我自己走,她要留在家里看家。
  我急忙说不行,现在有了离开村子的办法,得赶紧走了,再说只是躲几天,以后还回来呢。
我要评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6:00
  但娘说她不怕半截缸,只要晚上不出门就行了,这两天晚上不是都没出啥事儿么。
  我急了,等出事儿就晚了,于道人都说了,半截缸是被人操纵的,如果娘不走,不但会有危险,还会被人怀疑。
  娘摇摇头说不会的,她会送我到村口,跟村长他们说一声。
  我实在拗不过娘,于是跟娘说你不走我也不走了,娘反而笑了,抬头看了看天,突然说道“也好,马上也要变天了,你真不想走就留下来陪娘吧。”
  我疑惑的顺着娘看的方向看了一眼,此时艳阳高照,万里无云的,看不到半点儿要变天的迹象。
  这时,于道人看到我来了,当下就走过来跟我打招呼。
  在他知道娘死活不愿意离开村子后,深深的看了娘一眼,然后说道:“大嫂,我不勉强你离开,但是小觉得跟我们走,没有他领着不行。”
  娘淡淡的瞥了一眼于道人,没答他的话,而是对我说:“小觉,你放心,娘真的不会有事,你领着他们走吧。”
  我还想再做做娘的工作,可娘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走了,我刚要追上去,于道人一把拉住了我,“别去了,你放心,我不会怀疑你娘的。”
  我一愣,这才注意到于道人的神色有些怪异,便问他怎么了。
  于道人让我看看集合在小树林口的人群。
  我看了看,人群现在熙熙攘攘的,很热闹,其中不少人在问村长什么时候出发,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于道人让我再好好看看,我仔细一瞧,这次发现不对劲儿了,人数不对!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6:00
  村里差不多有三百来人,但是今天来的,还不到一半儿,我心里猛的一惊,慌问其他人呢?不会是出事了吧!
  于道人摇摇头,没来的那些人都没事,只是他们跟娘一样,看到这两天半截缸并没有出来害人,他们便不想走了。
  不过据村长说,留下来的大部分人其实是在外面没什么亲戚,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这样一来,于道人想以此找出背后那个人的计划却落空了。
  我问于道人还走不走,他指着来的那些人说,“你看,他们早就催着出发了,不走能行吗?”
  我留意了下,来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而且基本上都是光棍儿,巧合的是,绝大部分都是曾经参加过豁牙李喜宴的人。
  停了一会儿,等所有的准备工作完成,我们这群人便一头扎进了小树林,朝着林外的河走去。
  但是刚走了没多久,我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小树林很茂密不假,但此时只不过上午九点多,天气也是晴空万里的,太阳光很容易就能透到林子里,可是这会儿我却发现光线越来越暗了。
  我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夏天本来就容易变天,说不定只是起了云而已。
  于道人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不时地抬头看看,眉头紧皱着。
  但是当我们走到曾经埋过小玉的那片地方时,我彻底感觉不对了。
  天气变暗的速度突然加快了,而且还刮起了风,正常情况下,夏天就算刮风也是热风,可是我明显感觉到冷了,让人不得不抱着手臂,缩起了脖子。
  这种状况让我感觉很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可怕的事发生。
  “糟糕,是天狗食日!”
  这时,于道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仰头看了一眼喊道。
  我一看,果然,太阳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遮掩着,百年难遇的日食竟然在今天出现了!是巧合么?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7:00
  于道人的话音刚落,就见太阳光彻底的被遮住了,小树林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有些胆小的人也马上开始叫唤了起来,不敢继续走了。
  我心里也怕的不行,一旦日食,那么就跟晚上没什么区别了,虽然日食持续的时间不长,可谁知道半截缸会不会趁着这点儿时间突然跑出来吞几个人。
  “大家别慌,快将火把点起来,一会儿天就亮了。”村长当即喊道。
  看样子村长他们准备的还挺周到,连火把都准备了,不一会儿,几十个火把便点燃了,将小树林照的红亮亮的。
  不过我看到,于道人这会儿死死盯着上方看着,眉头都被他皱出褶子来了,我悄悄走到他身边,问他怎么了。
  于道人倒吸了口气,悄声告诉我:“这不是天狗食日。”
  我愣了愣,不解的道,白天变晚上,再阴暗的天气也不可能完全遮住阳光,不是日食是啥?
  于道人一脸苍白的说:“你好好看看,日食的时候能看到星星,可我们压根儿看不到,恐怕不是日食,而是......”
  说到这里,于道人四下看了下,生怕别人听到似的,见身边没有别人,才又对我小声道:怕是整个林子都被封起来了!
  我猛的一惊,他不说我还没感觉,现在再抬头看看,天上只有无尽的黑暗,什么都看不到,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把小树林整个给笼罩上了。
  顿时,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没有的压抑感。
  除了这个,小树林里的气温似乎也在下降,我都感觉手脚发凉了。
  其他的村民也有人察觉到了不对劲儿,搓着手跺着脚的骂:“咋他娘的越来越冷了!”
  我问于道人现在怎么办,于道人稍作思考,就去找了村长,不能等日食结束了,必须马上穿过小树林。
  很快的,村长又将人组织了起来,用火把照着亮继续走。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7:00
  还好,在场的人很多,并没有因为这事儿引起恐慌,有时候就是这样,如果一个人碰到这种情况八成会吓尿,但一群人,就觉得没啥好怕的了。
  幸运的是,小树林里只有树和杂草,并没有什么拦路的荆棘,走起来也没有什么障碍。
  然而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说道:“怪了,小树林不算太大啊,我们走了都快半个小时了,咋还不到头。”
  我也觉得奇怪,理论上讲,就算摸黑走的慢些,这会儿也该走到靠近河的一边儿了,可我往前一看,还是走不到头的感觉。
  再看于道长,我发现他这会儿脸色彻底变了,眼睛死死盯着上方!
  我也往上一看,顿了顿,我忽然也明白了,天色,还没有一丝变亮的感觉,而日全食顶多就持续几分钟的时间啊!
  我当下和于道人对视了一眼,终于确定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根本没有日食,是小树林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封住了!
  “咦,我们咋又绕回来了!”
  这时,我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句。
  我朝旁边一看,这里,仍旧是埋小玉的地方,那一堆鸡头便是证明。
  ?在发现我们又转回到了这里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迷路了。
  可是转念一想,不太可能,我们先前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的,路上连个弯道都没转,肯定不是迷路。
  诡异的状况瞬间让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于道人。
  “先生,这是咋回事啊?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村长显然被吓到了,一脸惊恐的问道。
  大白天的突然变成黑夜本来就让人不安,而现在绕了一大圈又转回到了这里,没有人不往坏处想。
  于道人现在脸色也是一脸铁青,沉吟了下后才开口道:“不,这不是鬼打墙。”
  “那这......?”村长又急忙问道。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8:00
  于道人挥手打断了村长,然后把目光转向了我,说道:“我们再走一次试试,这一次你来领路。”
  我一愣,让我领路?可我只在小时候来过一趟,无意中知道了小树林的尽头有条河,我不认识路啊。
  村长也说,认识路的只有几个稍微年长的人,还是让他们领吧。
  但于道人说,要想走出小树林,必须让我来领,让认识路的人告诉我一个具体方向,闷头走就行了。
  我疑惑的看向于道人,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让我干这事儿。
  不过于道人是先生,此时的状况又如此的诡异,在场的人表示听先生的,让我试试。
  于道人又特意交代,等下我领路的时候,谁也不许出声捣乱,我往哪走,跟着就行了。
  随后,先前领路的那人告诉我了一个方向后,我便走到了人群前方,开始走。
  天依旧是黑的,他们给我的火把只能照亮身前的一小片地方,看到前方黑漆漆的一片,我也开始惶恐了起来。
  还好,于道人跟在我身边,让我心安不少。
  “道长,刚才你说这不是鬼打墙,那是什么?”走在路上,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了,悄声问道。
  于道人苦笑了下道:“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
  又走了一会儿后,我发现于道人走路的时候总是向四周看,表情还显得十分困惑。
  我忍不住问他怎么了,他皱着眉道:“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暗处盯着我们。”
  他这一说,我突然也有了这种感觉,背后瞬间感到了一丝凉意。
  连忙问他是不是半截缸,于道人说刚才我们进小树林的时候天是亮的,半截缸不可能跟过来。
  我赶紧指了指地上,会不会是半截缸一直在小树林里待着,这会儿冒出来了。
  于道人说那更加不可能,如果真是半截缸的话,他早就发现了。
  说到这里,于道人示意我好好走路,最好别说话。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8:00
  我点了点头,拿着火把继续往前走,可是走了一会儿,我就听到于道人嘀咕了一句:“难道我又被算计了?”
  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见了。
  这次我忍着没问他,继续领自己的路,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天色好像比刚才亮了一些。
  先前是伸手不见五指,这会儿却是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前方的一些东西了。
  我看了下时间,从刚才开始,已经过了十多分钟了,而且随着我继续往前走,天色,逐渐的亮了起来,前方的树已经可以看的很清楚了。
  “哎,金乔觉,你这走的路不对啊,这是回村儿的方向啊!”
  这时,我身后突然有人喊道。
  我回头一看,说话的人是张弛,也就是以前骂过老瞎子的那个人,一旦有什么事儿就会跳出来的那个。
  “谁让你说话的!”我还没开口,于道人也转过身来,对着张弛吼道。
  “我...我看他走的路不对嘛,大家看看前面,是不是我们村儿......咦,咋又回到这里了!”
  张弛被于道人吓了一跳,正在急忙辩解,突然改了口。
  我一看,心里猛的一紧。
  我们又回到埋在小玉的地方了!
  “张弛!你没听见先生交代么,谁让你说话的!”村长这时也冲张弛吼了起来。
  “我...我....”张弛怯怯的看着村长说不出话来了。
  其他人也觉察到了此时的情况,纷纷开始指责了起来:“狗日的,就你多嘴,老子也早看到快到村子里了,回村儿也比困在这里强啊,被你这么一叫唤,又瞎了!”
  “你们都怨我?”张弛瞪着眼睛,脸也涨得通红,转脸道:“好,好,你们跟着他走吧,老子自己走!”
  说完这句话,张弛还真走了。
  “这家伙,还真狡猾。”等张弛走后,于道人盯着他离开的方向说道。
  我一愣,他怎么狡猾了?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9:00
  于道人说,你看看,现在天色已经亮了,也能看见东西了,他不相信我们,就借故自己逃了。
  我抬头看了看,发现现在虽然还是看不到太阳,但是完全跟白天差不多了,这样一来,气氛也不像在黑暗中那么紧张了。
  我问于道人现在怎么办,是回村儿还是继续往村外走。
  于道人想了想,村子不能回,还得继续往前走。
  其他人也表示不想回村儿,谁知道回去以后会不会发生更加恐怖的事情,趁着天色已经放了亮,继续往小河那里走。
  我只好继续领路。
  这次,因为能看清东西,我直接按着认识路的人指的方向走去,一路走的也很快。
  约莫二十多分钟后,就已经能听到流水的声音了。
  要走出小树林了!
  不对!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自己遗漏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回头看了一眼人群,猛的想了起来。
  于道长,村长和其他的村民显然也听到了流水的声音,脸上已经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见到我突然停下来,他们又愣了,疑惑的看着我,似乎是在问我为什么这会儿又停下来了。
  不过他们好像还记得之前张弛的事,也不敢轻易的开口问我。
  而我想到的正是张弛!
  “道长,刚才那个人,他应该失踪了才对!”我急忙对于道人喊了出来。
  于道人一愣,一副听不懂我意思的表情。
  我赶紧解释:“张弛是那些买女人的其中一个,而那些女人的男人们,之前就失踪了!”
  于道人这才明白过来我说的话,一脸的震惊!
  我又问其他人,有谁见到张弛跟我们一起进了小树林的。
  结果所有的人都摇摇头,表示在进小树林的时候没有看到他。
楼主黑将灬 时间:2016-09-10 15:49:00
  我和于道人对视了一眼,瞬间明白了,张弛,他是在小树林里出现的!
  “嗯嗯......”
  这时,村长忽然拉了我一把,伸手往前指了指,我往前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
  但村长却着急的往前指着,不敢开口,于道人说他现在可以开口说话了。
  “前面那棵树下有东西!”村长这才急忙出声道。
  我和于道人急忙上前走了几步,一看,当下就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树下是一个人,不,确切的来说,他已经不是人了。
  是一具无头干尸!
  尸体差不多完全干掉了,跟个木乃伊包裹里的那样差不多,缩成了一小坨。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这具无头尸体就跟长在树下的蘑菇一样,很难让人发现。
  “这衣服是张弛的!”
  村长又说道。
  我也认出来了,张弛常常穿着一件红条纹衬衣,而且喜好把袖子卷起来,除了他,村里没别人穿同款式的衣服。
  看尸体的状况,明显已经死了很久了。
  可是,在这不久前跳出来说话的那个人又是谁?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而我和于道人也明白了,先前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全都要死!你们全部都要死!”
  突然,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传了过来。
  ?
我要评论
作者:ty_118013219 时间:2016-09-10 15:53:00
  楼主快快
  
作者:小小茉同学 时间:2016-09-10 16:39:00
  总觉得他娘有问题
  
作者:ty_118013219 时间:2016-09-10 17:15:00
  我也这么觉得,之前就觉得他娘有问题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