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所以痛苦,源于对这个世界的执着。

楼主:u_102063329 时间:2016-11-20 18:25:53 点击:1502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阴霾天空下,高楼天台上,江宇看着这个灰蒙蒙的世界。又看了看楼下,万丈高楼上,俯瞰脚下,是一个繁忙的花花世界。虽然高的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但他还是有赴死的决心。生无可恋。他脑海里盘旋的全部就是这几个字。飒飒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他闭上眼睛正准备纵身一跃。忽然听见两个声音在耳边想起。
  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说:他不能死。他可以帮我。
  另一个阴惨惨的声音再回:他必须死,他不死我不能投胎。你看他一脸的衰相,正好做我的替身。我等了三十年。他必须死。
  那银玲般的女声回骂了一句,放屁,你生前坏事做尽,你是死有余辜。你快快让开要不本姑娘把你打的魂飞魄散。!
  哟,你是哪家的姑娘,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的东西,不要坏了我好事,快放手!
  江宇睁开眼,看到了让他惊讶的一幕,他的身体悬在半空,只能听见风呼呼吹过,和两个人吵架的声音却无法看见人!他长大了嘴巴,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突然他马上平静了下来。反正自己但求一死,也许是死之前的怪像吧。他继续闭上眼睛,等着迎接死亡的那一刻。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4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u_102063329 时间:2016-11-21 01:53:00
  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推了上去,只觉得后脑嗡的一声,便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已经躺在了楼顶的天台上,不知睡了多久,他睁眼便看见了一个古装打扮的姑娘,十五六岁的模样。一袭白衣,长发飘飘,圆圆的大眼睛透着灵气。正在打量着自己,他一个紧张的挺身。忙问到,你是谁。
  只听那小姑娘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我是谁,要不是我你早就摔成肉泥了。
  江宇觉得这个声音这么耳熟,就是刚才自己跳下去的时候那个银铃般清脆的女声。他一脸的惊讶和好奇。起身看看四周,并无异样。他问到,小姑娘,你那里来的,为什么要救我,我在这个世界上孤苦无依。但求一死。你为什么要救我,我活着没有任何意义,只有无尽的痛苦。
  小姑娘听罢打量了他一番,浅笑道,不错。你活着确实没什么意义。你的一生,不是为了像普通人一样活着,我已经找了你八百多年,没想到。再见面仍是这般的没用。你现在已经是死了的人了,阳世没你的名册。你再也不用受命运的捉弄与束缚。虽然你刚才并没有跳下去,但是三魂七魄已离体。被本姑娘保存好了。我们要再在这阳世呆八百年,完成你未竟的任务,怎么样啊,黄判官。哈哈哈

  
作者:wuyingping6695 时间:2016-11-21 09:51:00
  楼主,写的,是小说吗?请继续啊!好看呢!
楼主u_102063329 时间:2016-11-21 12:25:00
  谢谢你我会继续写的。
  
楼主u_102063329 时间:2016-11-21 18:23:00
  黄判官!
  听到这个名字江宇一脸错愕。莫非自己已经死了,现在不是阳世,可看看周围这熟悉的环境,他实在被搞晕了。突然这女孩一把拉住她的手道,你楞着干嘛,现在我有了你的魂魄我就可以在阳世做更多的事情了,虽然你的魂魄不在,但你是地府判官。不是常人,只要阳世姓名在册,你的身体就不会腐烂,和常人无异。我有了魂魄就不一样啊。哈哈。我们快走,我要看看在这阳世生活是什么感觉。说着就拉着江宇的手往楼下走。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6-11-22 14:25:00
  刚刚发生的一切,让江宇觉得像做了一个梦。恍惚又不真实,颠覆了他三十年来对这个社会和这个世界的认识。这女孩,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救下他。他一片空白,不过也毫无兴趣。他生来就是孤独的,8岁的时候,母亲把他带到了舅舅家,舅舅是一个很老实普通的男人,没啥大出息,却娶到了舅妈那样姿色不错的女人。妈妈把他抱到那狭小的筒子楼里,就开始了他一生的噩梦。虽然只在舅舅家住了一年,他却又一生都不想触碰的记忆。人性的冷漠与自私。舅舅的懦弱,舅妈对他的百般凌辱与折磨。都比不上无尽的孤独与寂寞让他害怕和绝望。舅妈怀里抱的一只猫都比他吃的好而且更得宠。他除了无声的沉默就是倔强的咬着牙。即便那样灰暗的岁月,他从来都没有想到死。因为他心里恨,恨他的妈妈。他只想问,为什么丢下他,把他扔在了这个薄情的人世最冰冷的角落。不闻不问。他唯一的执念就是要找那个女人问问清楚。为什么不要他,难道他比阿猫阿狗更难养活?那段晦暗的童年岁月。虽然仅仅一年,好像代表了他整个童年的全部。每天睡在潮湿寒冷的衣柜里。好像那是一个棺材,没开始的人生已经早早结束。他只想快点长大,有力气逃离这里,逃出那个美貌女人无情冷漠撇起的嘴脸下笼罩的生活。呵呵,生活,生而活着。他幼小的内心早已经填满了无尽的绝望。绝望比孤独更让他难以呼吸。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6-11-22 23:32:00
  往日的思绪将他带回了沉重的回忆里。一回神,那个女孩正在叫他。哎,你在想什么呢?他看着她,淡淡一笑,回到,没有想什么。这个小姑娘浑身上下透露着出尘的气息,清澈的眼神仿佛有着洞察一切的力量。他刚要开口问她些什么,她忽然悠悠的平静的说,你别问。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她一边说一边牵着江宇的手来到了天桥上。她让江宇闭上眼睛,然后告诉他,你深呼吸,再慢慢睁开。江宇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他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他一边指着道边那些看起来并不像人的奇怪的人,有的缺胳膊断腿,有的浑身是血。有的还长得像动物的模样。他惊讶的一直说不出话来。旁边的白衣女孩平静的看着他说,看见了。这些都是灵魂,也就是你们常说的鬼,虽然你能看见他们,但是不属于同一个世界,哎。你别指呀。你一指他们就会知道你能看见他们。就会过来。
  这就是你们人类。不,你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人类的世界。有肉体的就是人,没肉体的就是灵魂,灵魂没有载体。而人有。人身难得,有些事人做得,鬼不可以。懂了吗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6-11-22 23:43:00
  江宇!你要做的就是,净化这些受苦的心里有怨念和执念的灵魂。你看这个大千世界,每一个灵魂曾经都是人。他们经历了从生到死,有些人是平静的离开,轮转六道,换个载体再到这个世界上来。有些灵魂,各有各的苦楚。滞留在这里不肯离开。几生几世,你都是修行人,你的慈悲心,让你的灵魂透明而且干净。虽然今世,你在这个阳世生活的并不如意。可是你的修行,你的愿心和慈悲心,可以解救他们。而我,我是助你度脱他们的灵使。我整整找了你八百年。哈哈,本姑娘已经800岁了耶。所以,你什么也不要问,不要抗拒,这就是你的使命。不过你现在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我们慢慢来。你就习惯了。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6-11-26 19:41:00
  本来去寻死,却寻出个不一样的人生。
  “话说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江宇平静了一下问这个小姑娘,“我叫银宁”她调皮的看了看江宇。以后你就去我那里生活,你就知道我们做什么啦。现在先跟我回家吧,你要不要收拾一下你的东西。
  江宇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幽幽叹道,我没什么东西。也不想回去。既然你说我活着,哦。不。我还在这个世界可以做些事,那么我就去帮你吧!
  银宁跟江宇做了个鬼脸说。那好,就去我那边。不过你不要害怕。哈哈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6-12-08 00:29:00
  江宇跟着银宁一路走到了郊外。下了公交车又一直走了很远,沿着荒无人烟的小径一直走到了一座大山脚下。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银宁似乎一点都不累,她的脚步越来越轻快。江宇有些累了,他望着四周,虫鸣声还有风吹过树林的声音沙沙作响。你的家在哪里啊,江宇问到。这再走我们就上山了,银宁咯咯咯的笑着,我家就在山上啊。哈哈。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6-12-08 19:54:00
  此时夜幕降临,新月如钩。耳边除了阵阵虫鸣就是呼啸的山风。山中的夜,沉静美好。银宁一袭白裙,在夜里泛着清新的光。江宇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三十多年,竟不知这大青山有如此绝美的景色。银宁从腰间拿出一串银铃,轻轻一摇。只见不久从浓密的树林里窜出一只巨大的白色老虎。一跃来到了他俩面前。这白色老虎就像传说中的神物,浑身白毛无一丝杂色。它附身下来像一直巨大的宠物一般温顺。银宁对江宇说,上来,他俩骑到虎背上。大虎腾身而起,直冲天际。江宇惊呆了。就好像电影里的情节,银色的月光如瀑般洒在他们身上。不多时,老虎停在了山顶一座院落。古代的中式庭院,朱门青瓦。高高的大门让悬着一块大匾,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归去。银宁手一挥,老虎变温顺的退下消失在夜幕之中了。这时一个红衣女孩推开门,见他们到来,忙向前一步行礼道,主人回来了,一切都准备好了,看来主人此行很顺利哦。人带回来了。这下太好了!满脸欣喜。
  
作者:清晨山茶 时间:2016-12-08 21:23:00
  继续~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1-11 19:53:00
  银宁带着我一路走进去,这分明就是唐朝的建筑特色。穿过一些幽静的亭台水榭。来到了一个大大的房间。走过古香古色的正厅,来到了一间僻静的侧室。屋里面挂着古色古香的窗帘。另江宇觉得惊奇的是,高高的案几上供了许多泥娃娃,有男孩模样也有女孩模样。每个孩子身边都放了一盏红蜡烛。江宇问银宁,这是你的家吗?银宁说,这现在是我们的家。那这些娃娃?江宇不解的问到。这些是水灵子。就是那些被堕胎的孩子的魂魄。等他们净化了怨气。要你去送他们投胎。银宁坐在屋子中间的八角桌上,一下子就变了一个形象。由一身白衣换成了一身道姑的装扮。手里拿着白色的拂尘。更有了一种别样的仙气。她一边泡茶一边徐徐的对江宇说,你稍做休息。马上会有客人来了,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1-25 17:34:00
  过了一会,门上的风铃响了。一个中年男子,头发很乱。一脸风霜的样子。他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灯笼是老式的古代样子。灯笼上面有一个字,空。他好像一脸迷茫的样子。这时候。银宁起身,把凳子移出来,让他坐下。并且唤了他的名字,云涛兄。你受累了。他一惊,然后像个孩子一样。嘤嘤的哭了起来。江宇满脸诧异。实在不解,就望向银宁。银宁一脸淡然。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4-10 19:41:00
  云涛兄,尘世的所有。已与你再无任何相干。但你的魂魄久久凝聚不散。是不是有何心愿未了?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4-24 01:06:00
  这个满脸风尘的男人。像个孩子一般,嘤嘤的哭了很久。然嚅嚅的说了几个字。我要回家。
  银宁轻轻拂了拂他肩膀上的灰尘。对他说,你现在是中阴之身。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除了佛祖金刚座下和母亲的子宫。心念之所想,身即可瞬至。你为何无法回去,肯定有蹊跷。我来帮你一程吧。随即银宁便牵着这男子的手来到院门外。唤来了那威风凛凛的白虎,我们三人骑到白虎背上。不时便到了繁华的都市。晃如一梦。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4-26 10:03:00
  银宁领着我们来到了一座老式住宅楼前。那个云涛哥一直都是带着一种迷离呆滞的表情。银宁和我换了一身现代的装扮。我们走到了五楼一户人家,她回头对云涛说。云涛兄。你在这稍等,我去会会你的老婆。然后她又问我。江宇,看过天龙八部吗?我点头。知不知道里面有一个庄聚贤。我有点疑惑。银宁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然后情敲了几下门。门开了。一位少女般模样的女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她的皮肤身段都是16-7岁的模样。满脸的胶原蛋白。但是头发有些凌乱,神色也是很憔悴。云涛看见这个女人,浑身剧烈的颤抖。十分的不安,仿佛非常愤怒,咆哮着就要去掐她的脖子。银宁用手轻轻指了一下他的印堂,他就安静的不动了。这个女人仿佛没有一丝觉察。将我们迎进屋。招呼我们到沙发坐下。她本人显得十分疲惫。好像连续几夜没有休息的样子。一直在旁边打着哈欠。银宁看着她的眼睛,脸上带着跟云涛一样的愤怒。她掷地有声的问到,朱月萍,这张脸应该不属于你吧。这双眼也不属于你吧。陆云涛你认识吧!听到这两个名字,那女人马上变得十分惊恐,花容失色。大叫着说,你。你们是谁,云涛,云涛已经死了。怎么,难道他没死?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5-02 23:45:00
  银宁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对那个女人说。朱月萍,要不要我来说说你们的故事?
  那女人一脸的颓唐,瘫坐在门边。眼神涣散仿佛思绪回到了过去。
  曾经有个女孩,长得非常可爱甜美。她生在一个远离尘嚣的普通小镇。小镇与外界沟通甚少,古朴又简单。但是由于先天的残疾。女孩不会说话,也看不见。可是女孩灵动温柔。人也纯真善良。有个男孩,非常喜欢她。他俩是邻居。那男孩,比女孩大了10几岁。因为年龄,因为贫穷的出身,男孩一直默默地隐忍着自己的感情。只是每日远远的看着女孩。女孩虽然有各种不便,但是她对这个世界要求的很简单。只求平淡度日就好。
  打破这一切的的平静源于某个邪恶之人的到来。
  一个逃难的巫师。某日来到了这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小镇。寄住在女孩的家里。巫师因为长期修炼邪恶之术,变得面貌丑陋狰狞。心理也渐渐扭曲。但是他逃难至此,不得不暂做收敛。女孩一家人都是心地善良之人。他们收留了这个邪恶的巫师,巫师在这里,慢慢的养好了伤。起初,也给镇子里做了不少好事。后来,巫师修炼的厌胜之术起了反噬作用,他几乎全身溃烂。眼看着他肉身将亡。他就打起了女孩的主意。因为女孩的肉身虽然残疾,但是灵魂确是无比纯净透明的。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女孩得灵魂逼出,自己的灵马上进入女孩的躯体。这是逆天之术,当然他也怕被发现。于是他利用男孩对女孩的爱。欺骗他献出了自己的双眼。可怜这女孩的灵魂,一直游离在九天之外,无法轮回也无法得到安息。
  银宁说完了这一切,静静地,目光如炬的看着这个女孩,她突然厉声喝到,落刹!好久没人这样叫你了吧!是不是自己是谁你已经忘了!你躲在不属于你的身体里苟活了几百年。心里难道没有一丝愧疚!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5-12 15:59:41
  这时候只见那个女孩忽然大声咆哮浑身颤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银宁回头对我说,黄判官。现在交给你了。你要超度他们三个的灵魂。
  江宇非常错愕,感觉他们三个各有怨念。他根本不懂什么是超度,只能静下心来坐下,心无杂念。然后脑子里异常清醒。他自然熟练又平静的念出了那些超度往生的经文。当这些经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落刹的灵魂一下子从那女孩躯体里崩裂出来。瞬间和那个肉身消散不见了。而云涛还有月萍的灵魂发出白色的如月光般柔和的光芒。当江宇念完了经文。他俩的灵魂也飞散到了天际。江宇起身,看见银宁蹲在角落,虽然脸上是安慰的微笑。脸色却非常不好。甚至有一点苍白。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5-13 19:36:11
  江宇扶起有点虚弱的银宁。她的精神好多了,就是脸色不怎么好。银宁静静地对江宇说。人活着灵魂寄托于肉身,虽然时常觉得不平静但还是能稳住。因为它有归宿。归宿就是肉身,是人世间的历练。一旦离开肉身,所有的感知皆不存在。只有难以割舍的怨与爱。即使是灵魂,也不可能常驻于时间,会慢慢消散。希望判官你,能用你的慈悲与无私,让他们到净化。有一个好的去处。我只能帮他们解开心结,但是无法度他们上路。你要经常打坐。让你的心回归到无我清净的状态。你今生,了无牵挂。所以做起超度,就会好很多。你是度他们去彼岸之舟啊。她说完,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但是却也有一丝悲凉之意。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5-27 15:44:44
  从今天开始争取每天写一个虽然没人看。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5-31 21:33:05
  接下来的几天。江宇银宁每天都在山上修行,江宇主要就是打坐超度婴灵。银宁几乎每天都要开坛做法。不是驱鬼除妖就是解救那些被邪灵缠身的人。虽然她没有亲自到那些人家里去,那些怨灵也会来到这里求她做法。江宇有时候问她,一般道士不都是男的吗?像她这样的道姑真的少见。还是这么年轻的小道姑。银宁说,祖师爷在上,我们信奉的都是三清。大道归一,只要心中有道,能以一己之力救助苍生,也是种大的修为。都说修道修的是自身,我们都是为了飞仙。飞仙也得有本事有道心。不拘男女。我的主要使命是帮你。判官,你现在修为还不够,你要救好多人。明天我要带你去鬼城找我的师兄。我们要去解决一个800多年前就应该解决的人。或者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那个,是和云涛兄的老婆一样的吗?江宇问到。银宁回答不是。这是我的老相识了也算是故人。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6-13 12:38:25
  丰都鬼城,巴蜀之地。
  白天这里是热闹的旅游景点,晚上却是地道的鬼域。只不过人有人的世界,鬼有鬼的出口。银宁师兄不知是何许人也。江宇确实有些好奇。其实六道轮回。无不是苦。修行的日子多了,江宇对佛理也参悟了一些。但是有些事,他还是参不透。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6-26 11:59:46
  银宁问江宇。你有没有去过鬼市?江宇摇头,脸上还露出一丝惊惧之色。银宁俏皮的说,我师兄就在鬼市做生意。他那里好玩的东西多了去了。我带你去。傍晚日落时分。银宁带江宇来到丰都的山上。走了几里路,就看见一个高耸的石牌楼,上面写着丰都二字。银宁低头念了几句咒语。便牵着江宇走了进去。原本荒芜的山路一下子变成了热闹的市集。江宇大惊失色。这分明是古代市集一般,吃的玩的用的什么都有,热闹非凡。只是这天色却是昏暗的。这里用来照亮的都是荧荧的蓝火。每个人的脸色都是灰白的。看起来煞是瘆人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7-12 21:42:53
  银宁说这里就是鬼市。是灵魂也就是鬼魂在这里交易的地方。这些人生前都是有点本事的修行人,还有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意转世的老鬼。银宁走进了一个巷子,里面有一个昏暗的小门。俯身进去,看见一个白衣飘飘道士模样的男子。大概20岁上下的年纪,满脸英气。气宇轩昂的样子。见银宁来了,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你来准没好事。好几百年不来。说说,这次想讨什么东西过去。
  银宁狡黠的嘿嘿一笑说,我要你的降魂蛇鞭。我要去会个故人。
  那道长眉头一蹙,露出一丝紧张之色。回头看了一眼江宇,江宇稽首,施礼道。在下。在下江宇。
  那年轻道士看着江宇说,你应该就是宁儿寻了多年的判官吧。你可是让她,这是银宁突然紧张的打断了他的话。师兄,别藏着了快拿出来我们要赶路。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7-18 11:44:39
  拿到了法器。银宁召唤了白虎。带我离开了鬼市。她说要去江边。会一会故人。银宁问我,判官。你觉得一个人的恨和怨能够有多深。我不知道。可能比海深吧。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9-02 18:41:37
  耳边的风呼呼的吹过。银宁的长发丝丝拂过她白皙的脸颊。忽然一阵冷风吹来,阴冷入骨的那种。一个全身红衣的女子出现在了银宁身后。她年纪20岁上下,但是浑身都充满了一种怨毒的邪气。激的江宇打了个冷颤,退后了几步。江宇对银宁说,这便是你的故人?她应该是个怨重的女鬼吧。银宁对那女鬼说,凌姑娘。四百年未见你。别来无恙啊?明天就是我们约定到期之日。你还是没有改变心意吗?你还是想要薛公子一家的性命?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7-09-02 18:50:01
  怎么?银宁,寻了降魂蛇鞭。看来是准备把我打个魂飞魄散了?对他的恨,在这时间,几百年我从未有一分一秒的淡忘。如果不能血债血偿。我一定生生世世纠缠下去。要不是你们这些爱管闲事的道士。哦。对了,你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道士。我早就手刃仇家好不痛快了。我答应你师父,放他四百年清净。现在到了该还债的时候了。如若你阻拦。我拼了修行也要打败你。薛竟,我要他生生世世生不如死。那女鬼说完之后,就显出了她将死时的模样,浑身瞬间变得肿胀发紫,江宇看到这一幕。竟觉得甚是恐怖。他从未见过这等场面。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8-07-09 11:15:39
  仇恨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银宁喝到。你流连人世这许久,为什么不能放下,你要知道他骗了你。但害你的人不是他。你本是大家闺秀,这薛竟与人打赌说能约你出来,为了赌一把古扇。你痴情错付,黯然神伤,归家途中遇强匪将你玷污,错手杀了你,抛尸河中。你的经历确实令人扼腕唏嘘。你一心将这笔账算在薛竟头上。这世界就是有因有果,所以勿要执着!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8-07-09 11:21:28
  哈哈哈!执着?仇恨是没用的东西?他生生世世享受富贵荣华,子孙繁盛。我就要游荡这世间?还要定期去枉死城受苦?不是他造成的是谁?我今日就要让他血债血偿!你不要在这横加阻拦。你这点道行,还入不了我的眼。说毕她就腾空而起,欲离开这里。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8-07-09 18:47:08
  银宁忙一个疾步向前,扬起降魂鞭。欲拦下她。这时这姑娘突然神情不那么凶狠,变得有一丝落寞。她变回了初见的模样,她轻蹙峨眉,咬着嘴唇说。小姑娘,不要拦我。你不懂这世间什么是爱。什么是恨。不知那浓烈的东西,是最甜的糖,也是最毒的酒你若不让开,我定要搅个天翻地覆。你不知道,我每每看见他妻贤子孝,看见那朱门里透出温暖的光。我的心,就是无尽的落寞与悲凉。我恨,恨为什么800年来,他对我没有一丝的念想。为什么用我的真情去和别人打赌。你懂什么?让开!银宁眼神坚定,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我不懂什么情爱,我只懂道,如果心中没有道,这个世界才真的是天翻地覆,没有道,一切情爱没有任何意义。我就是为了守住这个道,才万不能让你做这些事。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9-06-19 16:55:27
  “什么是道?害人者逍遥法外,受害者沉冤不能昭雪。就是你们的道?你才几岁?你个黄毛丫头,你懂什么是道?大仇得报方是道。你今日若识相就赶紧让开!”那女孩满眼戾气无比凶狠的模样着实吓了江宇一跳。银宁这时也一脸坚毅的举起了降魂蛇鞭。高声对她喝道:“看来跟你讲道理是讲不通了,你不识因果。那书生一家是我们道门要保护的恩人。他祖上是积德行善的大善人与我道门有莫大的恩情。而你的不幸遭遇师父在时也替你净化了许多的戾气,也到枉死城求情,这许多年以来你敢说你有一次再回过枉死城。师父想让你自己放下执念,一心向道。几百年不见你还是那般执迷不悟!留你不得。”说着就扬起蛇鞭欲要施法。江宇突然之间心口好痛,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搂住那女鬼的腰,转过身子把她抱在怀里,背对着银宁低声喏喏的说:"不要。不要这样,这一鞭下去。你就灰飞烟灭了。樱儿。你是我的好女儿。爹爹不要你死。"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9-06-19 16:58:43
  那女孩听到江宇这样说,一脸的错愕。这是江宇竟像个老者一样,颤颤巍巍的跪下,带着哭腔求银宁说,仙姑,饶了小女吧。她没本事跟你斗法!这许多年她也没有危害人间。我一直躲躲藏藏不愿意轮回,就是怕你找上她。让她灰飞烟灭。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19-06-20 10:48:23
  银宁此时向后退了几步。面容有一丝疑惑。那姑娘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赶紧将面前的江宇扶起。颤抖的问,爹爹,你,是你吗?江宇起身,仍是用一个老者的声音说,樱儿,是爹爹啊。那姑娘此时早已经是泣不成声,然后放声大哭起来。哭声凄厉悲惨,仿佛穿过了几百年。过了一会,老者不再附身江宇,退到一边。握着那姑娘的手说,我的女儿,走吧,若你还掂恋这人世间就入了轮回吧,若你不留恋,就求判官把你送到业海之岸,求菩萨带你去修行吧。你犯下的一切错,你身上的一切业,就让为父的替你还了,背了,了了吧。老者说完,突然转身望向银宁,用恳求的语气跟她说,仙姑,请向地府各位神殿老爷秉明,老朽愿生生世世在地狱替小女受苦。只愿她得以解脱。银宁表情十分凝重且坚毅,回道,老先生,地狱之苦,无可代受,业力使然,这是规矩。你可以入了轮回我会启禀神君,让你莫入忘川,生生世世为你女儿积累功德。而她我也会让判官超度她,得以好好修行,有个好的归宿。老者听完这番话,马上跪在银宁面前,不停的磕头道谢。这时,银宁示意江宇赶紧打坐,超度那女鬼,待经文念诵完毕。那姑娘的灵魂轻轻跃起,脸上带着平静温暖的表情慢慢消失在天际了。江宇从未见过如此温暖祥和的面容。突然心里觉得特别的平静,有一种特别幸福的感觉。这是他活在人世这许多年从未有过的感觉。他突然想问问银宁,为什么会有这样特别的感觉。银宁没有说话,做法将他带回了家。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20-01-14 14:46:42
  过了这许多时日,你可还好?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20-12-05 20:53:24
  跟银宁一起在山中的岁月,平静而美好。俨然已不知人世间是过了几年,。花开花谢,春花和冬雪,看了几回。我已经记不大清了。只知我每日不是打坐,诵经,超度婴灵。就是跟银宁修习一些道法。她从不教我观风水,惩治邪灵的道法。也只是教我一些强身健体,让体内气息能够顺畅流动的法术。这几年以来,仿若与这个我一直以来成长生活的城市还有这纷扰的尘世隔绝了。唯一与外界的联系,也就是那些新来的婴灵们,讲他们在父母身边的故事。如果不是因为我只能看见他们的魂魄,他们的灵体。每天看着他们热热闹闹的围在我身边,一恍惚间还真的觉得他们是天真烂漫的孩童。也有清澈的眸子。还有那粉扑扑的小脸蛋。若不是他们被超度后,一瞬间显现出他们被堕胎时肉身破碎的样子,还有他们上路时一步三回头的满脸泪水喊着妈妈,妈妈的时候那可怜的样子,听着那让人心疼又心碎的声音,我恍惚间,真的觉得他们就是真真切切的孩童。每次超度完了他们我都跟他们一样,满脸泪水。因为我也是被母亲抛弃的孩子,我是那样的感同身受。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20-12-05 21:12:12
  每当我超度完他们,满脸泪水的时候,银宁都会带着我和剩下等着超度的孩子,骑着白虎。去到山深处,那个长满桃树的地方,大青山林深树茂,但是在我们这个北方的城市,少见桃花,即使桃树开花,因为气候原因,也是花期短暂。这片桃花常开不败的桃林,是银宁特意用道法和自己的修为,付出了自己不少的真气为这些在阳世受苦的婴孩专门做的结界。在这里,这些曾经满是伤痛,吃不饱,穿不暖,身心都承受巨大痛苦的孩子做的结界。在这里他们可以感受到人世的美好,在这里,他们被超度之前,去往地府投胎之前,可以去看看自己的爸爸妈妈,可以给他们托梦。把自己想说的话告诉他们。几乎每个孩子,都是带着期待还有祝福去梦里跟自己的爸爸妈妈告别的。没有一个孩子在走之前是带着怨恨走的。其实孩子小小的心里都渴望跟自己的妈妈在一起,虽说娑婆世界苦,佛说这是五浊恶世。可是,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温暖和爱,才让这人世间,有了那一丝丝明亮跟美好吧。每次银宁带着那些孩子来,都会吹起道家专门的洞箫,轻吟浅唱那些道家祖师的神迹,以及他们留下的能净化灵魂导人向善的经文。每每她念起这些经文,孩子们周围就会升起一片祥和之气。所有的怨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能看见的,只有那一抹纯洁的,泛着金色光芒的窈窕身影,在每一个纯真可爱的孩子身边轻轻走过,微笑着充满慈悲和爱西的摸着孩子们的头,像他们讲诉几千年前,那些普度世人的神仙曾来过这山川大地,曾降妖除魔,曾在一片金光灿灿的宫殿宣讲道法的故事。孩子们纯洁的笑脸,银宁的慈悲温柔。让我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久久不散的祥瑞之气,让我整个人的身心的无比轻松舒服。好想这时间就此凝滞,好想这世界再无亲生父母屠戮自己子女的悲剧。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22-01-15 12:42:05
  在山中的日子,平淡,平静却并不无聊。每天的生活几乎就是打坐练功还有就是学习如何修炼佛家的各种法门。我不明白,银宁一个道门中人,为何让我修习佛法。不过山中这许多年,我的容貌居然神奇的没有任何变化。银宁家中很大,屋后有一片很大的茂密竹林,里面布满了各种高深的道家阵法。我从来没进去过,因为在竹林的入口处,守着一个面目俊朗的年轻道童,银宁家中少有人类,也许这么说会有些不敬,会有些玄秘。但是她的那个长伺候在身侧的红衣丫鬟我觉得肯定不是人,因为她也没有容貌上的丝毫变化。家中几乎没有别的下人,除了那个红衣女孩,就是一个所谓的管家,这个管家倒是换了两个,我初来时是个老者,儒雅,干净。眼神中透露着睿智。银宁说他是负责跟世俗的人交涉的。现在这个社会,我们道人不出世,总得有个懂世事的人要去沟通的。这个老者就是这样的人,他世世代代由银宁负责供养,在世间学习文化。不懂修行,只是在这个世间游走负责打理银宁的一些产业,还有贩卖她几百年来攒下的一些字画古玩。前几年,这个老者去世了,是我给他超度的。我记得很清楚,他临去世之时脸上带着祥和跟平静。现在的管家是他的孙子,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他们家的人浑身都隐约透露着红色的气息,那种红色不是血腥的红色,而是祥和的红光已经泛着淡淡的金色了。而他们的灵魂已经接近薄薄的蓝色的。蓝色的灵魂,可不是常人能有的。一般都是大修行的道门人才有纯净的蓝色灵魂。佛门中的大修行人灵魂又是另一种颜色。这不禁令我啧啧称奇。我有一次跟银宁喝茶闲聊,说到了这些。她用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带着一点俏皮的狡黠对我说,哎哟,现在都到如此境界了。也是了得啊。我与他家祖上有些渊源,说起来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跟师父在南方游历的时候,正好赶上管家老刘祖上家里发大水,那水势凶猛,我们去的时候,几乎好几个村子都变成了一片汪洋。我们只能在附近山上暂时住下来,白天救助幸存下来的生者,晚上还要做法超度逝者。这老刘祖上仅剩一老妪和一个小孙儿。我们在树上把他们救下来的时候,老人手里紧紧握着一个地藏王菩萨的佛像。没多久老人就往生了。之所以说是往生,是因为她浑身散发着往生的瑞相。师父观了那男孩的面相,然后把他交由我,对我说,他家是我们道门的守门人。本来这次南方之行,师父就知道有此缘分,没想到居然如此凑巧。所以我们就把他家祖坟的位置放到了当地风水绝佳之处,一直以来以出世人的方式供养着。直到现在,刘氏家门无不是学富五车,头脑跟智慧都不输当世名流。
楼主小_小月 时间:2022-01-15 13:14:39
  转眼又到了一年的清明之际,山上漂着蒙蒙细雨,那泥土清新的味道让人感觉舒服极了。从过完年以后银宁就没有再帮人处理任何邪祟的事,也没有出门去观山望气,而只是一天天的不出来,在供有法坛的堂屋扎一个奇怪的纸船。那是个古代样式的船,我看到的时候,骨架已经完成,她正在用纸往上装裱船帆甲板。这骨架的材料我是认识的,非竹非铁,是专门生长在水里的阴木。为何要叫阴木?因为有些墓葬是在水下,这种树木专门生长在有墓葬的水域。如果你出去游玩,看见水上长出树木,不用说,水下必有墓穴。而且这种木不腐不朽。有的长了几百年都不为奇。而且火烧刀砍都不烂。只生长在养阴之地。是为阴木。骨架上都是用朱砂写的符箓咒语。是她们道门的秘学。我远远望去,这艘很大的做工精致的纸船上面泛着淡淡的紫色之气。她手里的裱船纸也是颇为讲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纸张,而是用一种深山里生长的浆果植物压碎了沉淀特殊制造。这种植物也只生长在墓地周围,靠食阴气为生。要说我怎么知道的,这都是银宁亲自带我采摘亲自介绍的。这种不喜阳光只吸阴气的果实银宁叫它罗刹果。名字还挺特别的。这紫色之气可真是了不起,人都说紫气东来,只有修行得道的仙人之身再来,才会有紫气围绕。我不明白,她废这么大的力气,做这样一个纸船是用来干嘛的。不用说,那紫色气息肯定是她输入了真气。对于银宁,在我的心里她早就已经是仙人般的存在。还用废这个气力自己做这种普通道人才做的手工活,而且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扎的。费时费力,只要她想去哪,不用召唤白虎,也是瞬6息而至。为啥要亲力亲为做这个。她用余光撇了撇在门口的我,轻声说到,进来吧。她认真做事的时候,神情语气都是极为严肃的。我是不敢大声说话的,就站在了一边。她基本弄好了之后,轻轻起身。对我郑重的说,清明日,我要把一直温养的你的灵魂还给你,然后你必须用阳身去跟我一起超度饿鬼。过了这日,你便不再是不死不灭。只有你用自己的阳身,走遍这生生世世的人间路。才能成就无上大道。才能超度更多的苦难灵魂。听完这些话,我心里一阵惊愕。一时没了反应,不知该怎么回答。不过没多久,我就平静了下来,可能是这许多时日的修行,让我的内心也有了许多无欲无求遇事无所动容的平静心态了吧。我只沉吟了一会,便平静的说到,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