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爹是神棍,让我退学回家继承衣钵,怎么办?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5:51:13 点击:187090 回复:447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28 下页  到页 
  我的名字叫张阳,弓长张,阳光的阳。因为在家里兄弟间排行老二,所以村里的人,都叫我:二阳。
  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家里还有一个神棍老爹。
  我最不想提的就是那个不争气的爹,说到这里,您肯定得认为我是个不孝子。哪有这么说自己爹的?好歹他也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的不是?
  您先别生气,也别急着撸胳膊挽袖子,您先听我说,说说我这个不争气的爹,您再跟我急不迟。
  说他之前,必须先缅怀一下我娘,我哥和我姐。
  为啥是缅怀?
  说到这里,我心里也是一阵阵沉重。
  这话得从三十年前说起,那时候我爹带着我娘,还有我哥我姐,从东北的大林场逃荒回来。
  那时候,我哥才十几岁,我姐还是一鼻涕丫头。当时,还没有我。如果有我,估计我也活不到现在,更别提写出来给大家看了。
  我爹他们回来后,祖屋还在,只是田地全部都没有了,被村子里分土地给分完了。
  我爹没事儿干,也不愿出力气跟着别人打工干活,就干起了讹人的勾当。
  当时村子里修了一条路,每天都会有大车小车经过,当然,都是些牛车马车手推车什么的。不像现在满街都是汽车货车到处跑。
  至于是什么讹人的勾当,我一说,您肯定听说过,说不定还经历过。那就是当下很热门儿的一个词:碰瓷儿!
楼主发言:2093次 发图:8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6:03:00
  没错,我那个不争气的爹当年就是专业碰瓷儿的。这事儿我真是没脸说,但为了我的清白,证明我不是个不孝子,没冤枉我爹,还得说道说道讲个清楚。
  只要见有人驾着车从道上过,我爹不分三七二十一蹭着车辕子扑过去,倒地后就开始打滚哀嚎!那架势,能把驴马都给吓蒙过去。
  那时候人老实啊!一看这架势,根本不敢说二话,搀起我爹,就赶紧嘘寒问暖,问老乡有没有伤到,要不要紧?
  我爹演戏那是一把好手,反正是抱着对方的腿死活都不撒,一边嚎一边声讨:哎呦,可疼死我了……你这赶车怎么不长眼啊!我这么大的活人,你看不见啊!我这么一把老骨头了,能经得住这么撞?
  你不能走,车不能走,马也不能走!你得赔钱!赔钱!
  反正是除了嘴没事,浑身都有事。
  然后,后面的不用讲,您也猜得到。
  没错,身上带钱的破财免灾,没带钱的抵骡子抵马,拿钱回来赎。
  被抵押出来的骡子、马,我爹就租给有地的人家用,混个小零花,混口烟抽或者混口饭吃。
  这碰瓷儿的戏,我爹一演就是十多年。我们家也就靠这没被饿死。
  人是没饿死,但我哥因为受不了我爹的胡作非为,一次争执后,冲动之下,喝农药自杀了。
  后来,我姐到了二十出头,该嫁人的年龄,喜欢上了邻村一年轻人,结果老张嫌人家穷死活不同意,瞒着我娘和我姐,收了同村一个暴发户的彩礼。
  我姐一气之下拉着那个年轻人私奔了,到现在也没有和家里联系,我曾经报名央视的《等着我》找过我姐,但一直没有音信。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6:29:00
  绕膝的俩孩子,一死一走,我娘是哭得死去活来。
  看着襁褓里的我,娘悲痛欲绝,感觉没有活路了,又舍不得扔下我,就抱着我一起跳了井。
  结果被村里打水的人发现了,我被救了上来,我娘却没醒过来。
  我原本以为,我爹是从这个时候起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的。后来才知道,其实不然,我一个奶娃娃的力量没那么大。全靠村子里好心的妇女和刚产了崽的母羊,我才没被活活饿死。
  所以说,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包括后来考进大学,离开村子,走进大城市,也是全村的父老乡亲凑的钱,让我离开了那个地狱一样的家。
  要说我爹怎么就从职业碰瓷儿的变成神棍的,那要从我五岁时说起。
  当时已经开始有汽车了,我爹在一次碰瓷儿中,意外被撞折了腿,他大概没想到这东西的威力有这么大,丧失了自由行动能力后,开始觉醒,继续走老路讹人是不行了,这才结束了历史悠久的碰瓷儿生涯。
  失去了讹人的基本条件,变成瘸子后,我爹突然脑洞大开,说他在飞出去的一瞬间,突然获得了一种神秘的力量,能够预知人的命运和未来。
  刚开始人们还不信,后来,他陆陆续续给人看准了几回后,还真有人把他当成了大仙儿。从此后,我爹就不再出去寻生意了,而是坐在院子里的大杨树下替人掐指算卦。
我要评论
作者:夜语可书 时间:2016-12-07 16:34:00
  支持格格!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6:49:00
  @夜语可书 2016-12-07 16:34:00
  支持格格!
  -----------------------------
  谢谢支持:)
作者:周易取名字 时间:2016-12-07 17:00:00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7:27:00
  在我十二岁那年,我爹领了个女人回家,跟我说这是我小娘。
  那个女人不过二十多岁,是个外乡人,不知深浅地被我爹忽悠回家,给我当了后娘。
  听村里人讲,我哥脾气爆,我姐性子烈,而我就是个闷葫芦,反正别人说什么,我就是不吭声。
  但三娃子,石碾子知道我不是个孬种,有一次他们骂我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我一个人干他们两个,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他们这才会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别看我个子小,巴巴瘦,但骨头里头都是肉!
  从那以后,我才确立了自己在村子里的地位。三娃子,石碾子对我是俯首帖耳,哥前哥后的叫着,好不服贴。虽然,我连一句威胁他们不许告家长的话都没说过。
  我一直以为他们是被我的杀气和霸气所折服,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忌惮我那混蛋老爹。
  据说,他有一次发疯活活打死了一头牛,村里的男人谁敢跟他动手?
  被打死牛的那一户来闹吧!我爹两眼一翻,又恢复了正常,说刚才是鬼上身!不信,他就让鬼再上一个给他们瞧瞧。
  村民们看看七窍流血的牛,再看看神神颠颠的老爹,谁敢叫他再让鬼上一个给大伙开眼?!
  按照村民的说法,连鬼都得躲着他走,哪只鬼这么不开眼,敢上他的身?!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7:43:00
  据说,我爹和我娘离开家那么多年,我家祖屋之所以没有被收走,是因为这个宅子根本没人敢住。谁住谁倒霉,谁住谁生病,所以后来就一直空着了。
  还有人说,我娘,我哥和我姐的悲剧也是因为这凶宅的缘故。也就我爹身上有煞气,能够镇得住!
  我觉得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因为我住着就好好的。
  但自从小娘住过来半年,后来突然疯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不得不怀疑,我家老宅有些邪气。再加上我爹整天装神弄鬼的,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信神鬼的存在。
  那时年轻气盛年少轻狂的我,更愿意相信,小娘是被爹折磨疯的。而且课本上写的有,鬼神是不存在的,身为学生的我,是个无神论者,当然是选择相信科学。
  说了这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现在您还觉得我是个大逆不道的不孝子吗?
  耳边轰隆隆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我站在六层楼高的位置,下面有一个带橘色安全帽的大胖子,此人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穿着大红色工字背心,异常醒目。他就是我们包工头,是从我们村里走出来的混的最好的一个,我管他叫五叔。
  那我站在六楼干什么?我在搬砖,说得高大上一些,就是研究物质空间位置转移的,兼职。
  我刚走了个神儿,回忆了一下陈年往事的功夫,工头已经用他那猴哥似的火眼金睛发现我没有用心干活,就开始在楼下挥着手吆喝:“二阳,你下来!”
作者:碧月玲珑 时间:2016-12-07 18:05:00
  等更新!
  • 河山先生谮: 举报  2017-06-21 19:21:05  评论

    开头不是很精彩。但是越往后看得约有意思。就像是红外线摄影的红外线透镜,还是要有耐心心,才能看到作者写的精彩部分。耐心看,细细品味。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12-07 18:20:00
  黑咕隆咚的夜晚请让我用卖女孩的小火柴点亮你~~~~~~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8:39:00
  @碧月玲珑 2016-12-07 18:05:00
  等更新!
  -----------------------------
  嗯,好的,感兴趣的朋友,请多多留言支持:)
作者:痛而不言1029 时间:2016-12-07 18:50:00
  格格又新出书了?祝贺啦!我刚看了一段
  
作者:Mc陌 时间:2016-12-07 18:50:00
  妳到底是男還是女哦......
  
我要评论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6-12-07 18:55:00
  顶之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9:16:00
  @东海闲鸥 2016-12-07 18:20:00
  黑咕隆咚的夜晚请让我用卖女孩的小火柴点亮你~~~~~~
  -----------------------------
  谢谢支持:)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星星知我心81 时间:2016-12-07 19:30:00
  哥们儿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19:54:00
  @痛而不言1029 2016-12-07 18:50:00
  格格又新出书了?祝贺啦!我刚看了一段
  -----------------------------
  嗯,谢谢支持,这回换个类型写写:)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0:08:00
  @Mc陌 2016-12-07 18:50:00
  妳到底是男還是女哦......
  -----------------------------
  如果是男的,就不叫瑾赟格格,而叫瑾赟贝勒了。谢谢留言,敬请继续关注:)
作者:Mc陌 时间:2016-12-07 20:17:00
  @Mc陌 2016-12-07 18:50:00

  妳到底是男還是女哦......


  —————————————————
  @瑾赟格格 17楼 2016-12-07 20:08:00

  如果是男的,就不叫瑾赟格格,而叫瑾赟贝勒了。谢谢留言,敬请继续关注:)
  —————————————————
  那妳說的 是故事還是........-_-#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0:23:00
  @鼎湖听泉 2016-12-07 18:55:00
  顶之
  -----------------------------
  谢谢,辛苦啦:)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0:28:00
  @星星知我心81 2016-12-07 19:30:00
  哥们儿
  -----------------------------
  谢谢朋友留言,敬请继续关注:)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0:37:00
  不就是砖搬得慢了点儿,不会连搬砖都不让干了吧?
  我不理他,加紧速度继续搬砖。
  工头以为我没听见,拿起扩音喇叭,开喊:“二阳,你下来,我有事找你!”
  现在整个工地都能听得见了,我装不下去了,跳上升降机,放一串长屁的功夫,就到了楼下。
  踩着滚烫的水泥地面,立马感觉自己从白薯干变成了铁板鱿鱼,浑身滋啦滋啦地冒油。小心翼翼地躲过脚下的钢筋材料,像踩八卦阵似的向工头走去。
  见我下来了,工头向我招手,“二阳,这里还不错吧!干的还习惯吧!”
  “还行……”我缓缓地跟着对方往工棚里走。心想,不是要炒我鱿鱼吧!虽然这份破工作早不想干了,想想到每天二百块钱的工钱,还真有些舍不得走。
  “五叔知道你是个大学生,在建筑队里干活儿委屈了些。不过这也算是和你的专业挂钩不是?”我们村出来的包工头,八竿子打不着的五叔语重心长地说。
  我黑着脸,抹着汗,也不多说啥。我学得是建筑专业,原本以为来工地找兼职是看看图纸啥的,最次也是辅助设计吧,没想到是来搬砖头。
  要不是冲着每天的二百块钱,我能在这里耗两个月的暑假,把自己晒得跟非洲土著似的?估计,凭我现在站在煤堆上能瞬间隐身的肤色,只需要烫个小卷毛,去非洲,当地人都得认我当老乡。
  要是拿出我半个月前的照片和现在做对比,你肯定觉得不是同一个人。
作者:贰拾柒V 时间:2016-12-07 21:01:00
  帮顶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1:11:00
  @贰拾柒V 2016-12-07 21:01:00
  帮顶
  -----------------------------
  谢谢:)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1:18:00
  工地上就是锻炼人啊!半月前,我刚来的时候,还是玉树临风的白面书生,经过这个半个月的风吹日晒,不仅身体健壮了许多,疙瘩肉也起来了,皮肤晒得跟剥了皮的松花蛋一样,黝黑发亮。
  就我刚才搬砖的劲头,要找一说书人,那得怎么说:这小伙子一米八的大个,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小板寸的发型,发丝儿根根精神,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利落劲儿。搬砖的速度那叫一个快如闪电,稳如泰山。
  咳咳!言归正传。
  “你爹要来了,你要不要见一见?”工头问我。
  “嗯?他怎么来了?”我一愣,根本没想到老张会来工地。
  “工地有点事情,请他帮个忙。”工头轻描淡写地说道,“他想见你一面,但又怕你不见他,当着怎么多人的面,他下不来台,所以,让我过来问问你。你看……”
  确实有很长时间,我们之间不怎么说话,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从小到大,他问过我管过我吗?
  “不见!”我很干脆地回绝了工头,“五叔,我有点儿头晕,可能是中暑了,跟您请个假,想早点回去休息下。”
  不等他同意,我扭头就向工地宿舍走去。
  “那你先回吧!”工头在后面喊,“你爹晚上的火车,你要想好了愿意见他,就过来找我!”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1:30:00
  打了饭,回到宿舍,就见旁边床位上躺了一人,大热天蒙着被子。我走过去,拍拍被子,从里面露出一张惨白的脸。
  “碾子,怎么啦?捂着大被,不热啊!”丫正是小时候被我打趴下的石碾子,他高中没毕业就跟工头从老家来工地务工,一起来的还有三娃子。
  “是二阳啊!”石碾子愣了会儿神,才有气无力的说,“我浑身难受不舒服。”
  “我说在工地怎么没见你呢,病啦?”我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床上,“三娃子呢?我怎么也没见到他?”
  “阳哥,我在呢!”门口传来一个声音,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原本虚掩的门“吱呀”一声响,三娃子走了进来,手里提着饭盒和水杯,“石碾子昨夜里就病了,今早,和五叔请了个假,五叔叫我照顾一下他,所以,就没去工地。”
  石碾子人如其名,个不高,却矮壮结实,从小到大都没见他有过灾病。
  “真病了?昨天晚饭时还好好的呀,吃得跟牛似的。”
  “不清楚,半夜发烧,一直哼哼唧唧说胡话。”三娃子无奈地说道。
  “到底咋啦?碾子,半夜撒尿见鬼了?”我开玩笑地问床上的石碾子。
  “二阳……”石碾子左右看看,示意三娃子把门关好,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说,“我还真见鬼了。”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1:40:00
  我呵呵一笑:“石碾子,你就扯吧!我还以为只有三娃子能满嘴跑火车呢,没想到你和他待久了,那火车也跑你嘴里啦?”
  三娃子一脸郑重地说:“阳哥,你别不信石碾子的话,我信!怪不得晚上睡觉时,总感觉有人在我耳边吹气呢,还真是邪气得很!”
  石碾子一下子坐了起来,说:“啊,你也感觉有人在你旁边吹气?”
  刚才还惨白着脸,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听三娃子这么一说,竟然回光返照般,来了精神。
  三娃子一边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一边说:“嗯,要不是你说见鬼,我还不确定哩!昨天晚上吓得我蒙着床单子,一宿都没敢睡。”
  三娃子瘦猴一个,平时鬼精鬼精的,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怂样。
  我仍是觉得不可信,问道:“这么说,你俩都见鬼了?就凭着半夜感觉有人吹气?或许是上铺放屁呢!”
  这两个家伙好歹也上过几年学,没想到封建思想残余这么严重。
  石碾子和三娃子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上铺,不由地打了个寒颤,俩人的脸色都变了。
  石碾子看向三娃子,吞吞吐吐道:“难道……”
  三娃子哆哆嗦嗦地说:“是大牛回来了……”。
  我很是纳闷,“大牛……工地上有牛吗?”
  三娃子解释说:“不是地里的那个牛,是以前住在石碾子上铺的工友,名叫大牛。”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2:21:00
  石碾子咽了口唾沫定了定心,这才将事情的原委道出来。
  在我来之前,原本上铺是有人的,住的是亲哥俩,一个叫大牛,一个叫二牛,结果一个月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大牛突然从楼上坠落摔死了,二牛伤心欲绝,带了工地的抚恤金和大牛的尸体回乡去了。
  那时候,我还没有来工地,工头王五也不叫人随便乱讲,所以这事儿我并不知道。
  时间过得久了,石碾子和三娃子也有些淡忘了,我刚才无意间的一句玩笑话,突然勾起了这根敏感的神经,将他们吓得不轻,越发地疑神疑鬼起来。
  我刚才之所以讲到上铺纯粹是开玩笑,有时其他宿舍的工友打牌晚了,不想回自己的宿舍,也会在上铺凑合一宿。男人的宿舍,又是在工地上,半夜里放屁磨牙说梦话各样都有。
  听完大牛和二牛的事情,我还是觉得“有鬼”一说不可信,“真的假的啊!或许只是凑巧呢!工地上这么多人,难保不会有个万一,你们别瞎想,自己吓唬自己。”
  三娃子急了,“二阳,你别不信啊!我三娃子啥时候说过谎?害过怕?但昨天晚上真是阴气森森,吓人得很。”
  “那好,你们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心里本来还在为工头说老张过来的事情不痛快,打了饭也没胃口吃,听听鬼故事,就当是晚饭前的开胃菜。
  三娃子看向石碾子道:“你先说吧!”
  石碾子看起来紧张得很,还没开始说,舌头就已经打结:“我……”
作者:碧月玲珑 时间:2016-12-07 22:37:00
  加油!
作者:抚琴不孤 时间:2016-12-07 22:58:00
  晚上好,支持佳作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3:21:00
  @碧月玲珑 2016-12-07 22:37:00
  加油!
  -----------------------------
  谢谢鼓励:)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3:39:00
  @抚琴不孤 2016-12-07 22:58:00
  晚上好,支持佳作
  -----------------------------
  谢谢支持:)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7 23:43:00
  “你说你昨天见到了鬼,男鬼还是女鬼?长什么样子?吐没吐舌头,是长头发么?”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石碾子是个老实人,就不信他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二阳,你也见了?”石碾子吃惊地看着我。
  我懵了,“我见什么呀我?见鬼啊?”
  石碾子郑重地说:“和你说的一样。男女倒不清楚,但是长头发,吐舌头,穿军绿色的衣服裤子,衣服口袋还上别了一支钢笔……”
  我撇撇嘴说:“你是做梦吧,还别支钢笔,你怎么不说他还背着一只军绿色的书包呢?”
  我们小时候经常斜背的一种单肩包,军绿色的,书包上有雷锋像和“为人民服务”的字样,被称为“雷锋包”。
  “二阳,我说的是真的,就像你说的,还真背着军绿色书包。我亲眼所见!”石碾子斩钉截铁地说道,“昨天半夜起来,到墙根撒尿,忽然感觉后面有人看我似的,我一回头,还真看见一个人,头发披在肩上,看不清脸,一身军绿色,包也是军绿色,双手插在裤兜里。刚开始,我以为是哪位工友呢,刚想骂你个狗日的看啥看,结果……”
  说到这里,石碾子突然止住了话,看向我和三娃子,“你们猜我看到了啥?”
  三娃子紧张地问:“看到什么?”
  张阳胡乱地猜测,“不会是脸吧?”
  石碾子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说:“不是脸……他后背映着宿舍外边的灯光,按理说,应该有影子的,但是他……”
作者:灵月依依 时间:2016-12-08 02:19:00
  ……
  
我要评论
作者:周易取名字 时间:2016-12-08 08:11:00
  首页留名。
  
我要评论
作者:抚琴不孤 时间:2016-12-08 08:59:00
  早上好啊
  
作者:周易取名字 时间:2016-12-08 09:11:00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0:29:00
  @抚琴不孤 2016-12-08 08:59:00
  早上好啊
  -----------------------------
  谢谢支持,早上好:)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0:34:00
  三娃子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小眼睛瞪得溜圆:“没——有——影子?”
  石碾子点头:“嗯,是的,他居然没有影子。”
  我感觉后背有些发凉,“你看清楚了么?”
  “看清楚了,确实没有影子!”石碾子肯定地说道,“我回头看他的时候,尿还没撒完,发现对方没有影子,我浑身打了个冷战,一下就把尿憋回去了,真真实实的。”
  我好笑地问:“你就是被这个给吓的没出工?”
  石碾子点头,“嗯,撒尿回来,在床上躺着,怎么也睡不着,就感觉有人在我脖梗里吹风。现在是三伏天啊,要是搁平时,小冷风吹着,我不一定多美呢,这大热天还有人给我吹风,可一想到撒尿时看到的,就不敢睁眼看,迷迷糊糊的,想睡又睡不着,想醒又醒不了。”
  三娃子应和着说道:“嗯,我也是这样。就感觉有人在脑袋上吹风,睁开眼又啥都看不到……就怕是个一脸带血的……”
  见这俩货说的煞有介事的,我一时也想不出来什么话能驳回,索性一拍床板,“既然你们都说有鬼,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去捉鬼,看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
  石碾子有些发怵,“阳哥,捉鬼啊!”,
  我可不信这个邪,“嗯,今天晚上我倒要抓住那个鬼,看看是男是女?”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1:04:00
  “阳哥,晚上你爹过来,你去见他不?”三娃子对我说,“正好让大叔过来看看,他能掐会算,会捉鬼。”
  我一愣:“你也知道老张要来?”
  三娃子嗯了一声,“刚才出去打饭碰到王胖子,听他说的。”
  这个胖子,嘴上还真是没有把门的。现在三娃子和石碾子都知道老张大老远过来,我要是连一面都不见,情理上肯定说不通。
  虽说是一个村的,按辈分,我们都该叫王工头五叔,但因他为富不仁跟周扒皮一个德行,所以私底下,就叫他王胖子。
  早年王胖子在乡里的时候,也就是一混混,后来混到了城里,做了包工头。每年都要回去招小工,带出来不少人,但因他克扣得紧,所以,也没落下什么好名声。
  石碾子一听说老张来了,顿时来了精神:“张叔要来了吗?那太好了!有张叔在,肯定能把鬼抓到。”
  我不屑地撇撇嘴道:“就他?哼!也就装神弄鬼的行!不管他,晚上跟我一块去捉鬼,你们有没有胆量?”
  石碾子和三娃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憋了半天,才勉强点点头。
  吃完晚饭,我们三人早早的上床睡觉,准备养足了精神,晚上去捉鬼。
  因听说老张要来,石碾子就像吃了还魂丹,精神一下子好了很多。再加上他和三娃子昨夜都没睡好,现在吃饱了饭,安下心来,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我还没睡着,他们那边已经传来了呼噜声。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2:01:00
  半夜十一点左右,我醒来,见左右床铺的工友都已入睡,便蹑手蹑脚来到石碾子和三娃子床前,推醒他们俩,“时间到了,快起来!”
  到底还是石碾子机灵,马上就醒来了,夏天衣服单薄,随便穿个背心就行了。
  三娃子睡得稀里糊涂的问:“干啥啊!”
  我低声道:“去捉鬼!”
  三娃子一个激灵,总算清醒了,也不多说二话,胡乱地抓了件衣服穿了,跟着我和石碾子出了宿舍。
  外面灯光明亮,塔吊上的大灯,将整个工地照的如同白昼。
  宿舍的位置处于塔吊灯的背光处,门口一盏夜灯昏昏黄黄,和对面的白昼形成鲜明对比。
  我捅了捅石碾子,轻声问,“昨天你在哪里看到的鬼?”
  石碾子用手指了指白天工头乘凉的大杨树,说:“那边,树底下撒的尿,回头往这边看时发现的。”
  我不由一笑:“难怪我白天从那儿路过的时候骚哄哄的,亏着胖子整天在那里呆着,还能喝得下绿豆汤。”
  平时,王胖子就喜欢坐在这棵大杨树下,摇着纸扇,喝着消夏解暑的绿豆汤,跟我们这些挥汗如雨的小工相比,可谓悠闲地很。
  三娃子嘿嘿一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早些年有鼻炎,早就闻不到味儿。别说是一泡尿,就是拉泡屎,只要他没看见,照样在这大树底下喝茶吃饭。”
  我又是一笑:“哎哟,我去!早知道,我晚上去不去厕所了,还得跑那么远。”
作者:张晓卯 时间:2016-12-08 12:21:00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张晓卯 时间:2016-12-08 12:42:00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3:55:00
  石碾子也开始凑热闹:“前几天看工地的狗在这里拉了泡屎,胖子当天就给宰了,连皮一块炖了吃。你们不想跟那条狗一个下场吧!”
  照这个架势,今天也甭捉鬼了,这画风完全不对路啊!
  于是,我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你们都干啥呢!咱们这是来捉鬼的,都严肃点啊!”
  想起来此行的目的是捉鬼,三娃子和石碾子都不敢再造次,心想该不会旁边就站着一个鬼,正欢乐地看着他们讲笑话吧!
  三娃子打哈哈:“是,是,是,阳哥说得对,咱们都严肃点。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我很有大将风范地一晃手,“走。”带头往前走。
  三人来到五十米开外的大杨树下。
  这树挨着围墙,有三人围抱粗细,树冠大如巨伞,遮天蔽日,连塔吊的探照灯都照不到这里来,都被枝叶挡住了。
  我们在树底下蹲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宿舍的方向。枝叶的阴影盖住我们三人,我们就像是伏在暗处的蝙蝠一样,不仔细看,任谁也不容易发现。
  忽然听到“吱”的一声,王工头房间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胖一瘦两个人了,一个腆着肥油肚子,不用看脸也知道是工头王五。
作者:ty_灵犀一点 时间:2016-12-08 14:08:00
  这个超级逗啊,伤心的人一看就乐, 哈哈哈,我已经把淑女形象抛之脑后啦!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4:33:00
  @ty_灵犀一点 2016-12-08 14:08:00
  这个超级逗啊,伤心的人一看就乐, 哈哈哈,我已经把淑女形象抛之脑后啦!
  -----------------------------
  故事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亲喜欢就好啊,能给大家带来欢乐,也是我的心愿:)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留言鼓励呀!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6:09:00
  另一个拄了根拐棍,中等身材,稍有些驼背,走路一瘸一拐的,一看就知道对方腿脚不灵便。
  和油光满脸的王五相比,这人满脸的褶皱,就像被揉搓过的报纸一样,特别是额头和眼角的皱纹,就像层峦叠嶂的峰谷,只怕蚊子不小心站上去,对方微微一笑,就会被活活夹死。
  “咦,是张叔。”石碾子捅了捅我,指了指工头旁边的瘸子。
  其实,不用石碾子提醒,张阳也看出来了。他这满脑子捉鬼的事,竟将老张忘到了一边。
  不用他指,我也看出了,那人就是老张。
  工头看了看我们宿舍的方向,问老张:“老哥,要不要先去看看二阳?”
  老张摆摆手:“不了,还是去干正事吧!”
  工头伸出大拇哥称赞道:“好,我就喜欢老哥这敬业精神!”
  俩人说着话,借着探照灯的光,向工地走去。
  他们干什么去?我心里犯嘀咕。
  三娃子鬼精鬼精地猜测道:“张叔来,肯定是有大事。难道工地上别的地方也发现闹鬼了?”
  石碾子征求意见道:“咱们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老张一出现,三娃子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走,过去看看再说。”
  “你们都走了,这边的鬼还抓不抓了?”看来,老张在石碾子和三娃子心里是神明一样的存在。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6:31:00
  “今天都这个时候,还没出现,估计是不来了。”石碾子架起我胳膊,“张叔大老远从老家过来,准是有事。”
  “对对对,去看张叔做什么去,肯定要比听他讲故事,刺激得多。”三娃子架着我另一边的胳膊。
  我正犹豫要不要跟上去,就直接被他们两个连拉带架地拖过去了。
  得,过去看看就看看,看老张能玩出什么花样。也就王五这不靠谱的人会请老张出马。
  放弃捉鬼后,我们就悄悄跟在工头和老张后面,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就见王工头一边走,一边和老张讲工地的情况,我们三人也跟着听了个明白。
  这个小区规划建八座楼,按顺序,一、二、三、四号楼的地基都已浇筑完毕,已经陆续在建了。五、六、七、八号楼打地基时,从地下冒出大量的水,一直排不完。
  按理说,打地基出水也很正常,排空水后,四周建筑水泥做防水就可以了。
  但奇怪的是大功率的水泵安排了六台,昼夜不停地往外抽,但持续抽了一个多月了,还是没有排完。最近又一直没有下雨,哪儿来这么多水呢?找了地质勘测队,勘测几天也没有得出个什么结论,最后不了了之,撂挑子走人了。
  但工地进程还是要往前赶,上面又调来六台水泵,加上之前的六个,一共是十二台,又是昼夜抽了一星期了,还没有抽完。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12-08 16:32:00
  阴天了阴天了会不会下雪?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6:48:00
  @东海闲鸥 2016-12-08 16:32:00
  阴天了阴天了会不会下雪?
  -----------------------------
  变天了,贫道掐指一算,这么冷的天,只穿秋裤恐怕是不行了,看来得穿棉裤啊!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12-08 17:02:00
  @东海闲鸥 2016-12-08 16:32:00
  阴天了阴天了会不会下雪?
  -----------------------------
  @瑾赟格格 2016-12-08 16:48:00
  变天了,贫道掐指一算,这么冷的天,只穿秋裤恐怕是不行了,看来得穿棉裤啊!
  -----------------------------
  哈哈,可以打扮成北极熊卖萌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12-08 17:03:00
  @东海闲鸥 2016-12-08 16:32:00
  阴天了阴天了会不会下雪?
  -----------------------------
  @瑾赟格格 2016-12-08 16:48:00
  变天了,贫道掐指一算,这么冷的天,只穿秋裤恐怕是不行了,看来得穿棉裤啊!
  -----------------------------
  哈哈,可以打扮成北极熊卖萌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8:11:00
  管理层议论纷纷,都说这地面上邪性,王工头主动请缨说,他认识一个风水大师,要不请过来看看,兴许能解决问题。
  这年头,做生意的,都信鬼神,谁家不供奉个关二哥、财神之类的神位。这些管理层互相咬咬耳朵,也就同意了。
  不用问,他嘴中说的“风水大师”,肯定指的是老张无疑。
  以上说的问题,我们基层的小工,肯定是不知道的,也从来没有听其他工友说过,按照王胖子贪婪的性格,主动揽下这档子事,少不了是想让上面多拨些钱,他好在这里面榨个油水。
  我真没有想到,还有这等奇怪的事情。我学的就是建筑设计专业,地基出水很正常,但像五号地基那样,用十二台水泵,连着抽了两个月,都没有将水抽干净,还真有些古怪。
  那边老张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王工头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无不详,生怕漏下了什么蛛丝马迹,影响老张的判断。
  王工头和老张二人绕着一号至四号楼,各转了一圈,查看周围的情况,等到了五号楼那边,便可以清晰地听到机器的轰鸣声和哗哗的水声,在深夜里,更加清晰入耳。
  五号楼这边早就封起来了,已经停工,只有十二台排水泵呼呼作响。估计是怕引起恐慌,影响前几号楼的建设,所以,封锁了消息。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8:39:00
  我和三娃子石碾子一路跟踪过去,为了防止行踪暴露,只用眼神做无声的交流。
  工头不住地介绍情况,老张不住地点头,但一言不发。有人说老张不是能掐划算么?干嘛工头还要介绍这些呢?当时我也是不懂,但后来一寻思,看病还要讲究个“望闻问切”呢,何况以揣测对方心里活动而动动嘴皮的算命先生呢?当然,说这话都是建立在老张确实能掐会算的基础上,也不排除这家伙就是在一直装蒜。
  在工地转了好几圈,也不见老张搭腔,王工头大概心里没底,就停下脚步,拉住老张问,“老哥,找到原因了么?”
  老张没吭声,寻着排水泵的水管,往出水口寻去。
  见老张神色凝重,一言不发,三娃子,石碾子不由地相互看看,最后将目光转向了我。
  一言不发,是故作玄虚?还是……
  我脑子里想的都是书本上和课堂上的事,这不科学啊!见老张他们走远了,赶紧摆摆手,示意继续跟上去。
  老张又走了片刻,连连摇头:“不好,不好。”
  “老哥,哪里不好?”王工头见老张终于开口了,既兴奋又有些紧张,“你说嘛!”
  老张没有正面回答,扭头往宿舍走:“走吧,回宿舍。”
  工头忙转头跟上:“喂,老哥,你倒是先说说情况啊!”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8:50:00
  老张走了几步,突然又收住脚步,举起右手,掐了掐手指,向我们这边指了指,开口道:“出来吧!别躲着了!”
  王工头吓得一个哆嗦:“老哥,你看到什么了?”
  老张没理他,“张阳,石碾子,三娃子,你们还不出来?别在草丛里躲着啦,蚊子哄哄的,不痒啊?”
  我们三人一愣,互相看看,我们可是隐蔽的暗处的。不知道老张是掐算出来的,还是有火眼金睛发现了我们。
  石碾子先站了起来,搔了搔被蚊子叮得满是大包的脑袋,尴尬地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张叔”。
  三娃子也站起身来,笑嘻嘻地喊了声:“张叔。”
  这俩货已经暴露了,再躲着也没意思了,我也只能站起来,但没有说话。
  工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立刻装模作样地教训我们,“你们三个不睡觉,大晚上跑这来干啥?”
  “不用凶他们了,都过来吧!刚好可以帮我们一下。”老张摆了摆手,向宿舍一瘸一拐走去。
  “你们……哎,过来帮把手吧!”工头对我们一招手,我们也跟着奔宿舍走去。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19:13:00
  来到院墙旁的大杨树下,老张停住了脚步,抬头往上看。
  工头凑过去问:“老哥,这树有问题?”
  老张指着树问:“这是什么树?”
  我内心对老张一阵鄙视:真是故弄玄虚!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杨树,即便是天黑,但也能看到树干和低处的叶子来分辨吧!
  “杨……杨树吧!”被老张这么神秘兮兮地一问,王工头明知道这是杨树,但却不敢确定了。
  “嗯,是杨树。”老张点点头,“你听说过‘前不种桑,后不种柳,院中不种鬼拍手’么?”
  工头摇摇头,“什么是鬼拍手?”
  老张指指杨树,“它就是鬼拍手。”
  我们几人一愣。我顺着笔直的树干往上看,风吹过,树枝摇曳晃动,树叶哗啦啦作响,莫名的恐惧袭来,叫人感觉一阵发冷。
  “张叔,你说的太吓人了。”三娃子身子一抖,估计被吓到了。
  “树干高大笔直冲天,在底下往上看,难见顶端,树叶在空中随风摇动,击打出声,犹如黑暗中无形的鬼拍巴掌一样,所以叫鬼拍手。”老张一板一眼地解释。
  王工头犯难地问:“有这么邪乎?这里距离那边的工地不是还有一段距离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张晓卯 时间:2016-12-08 19:38:00

  加油!
作者:张晓卯 时间:2016-12-08 20:07:00
  很好看!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20:56:00
  @张晓卯 2016-12-08 19:38:00
  加油!
  -----------------------------
  谢谢鼓励:)
作者:美言妙语 时间:2016-12-08 21:35:00

  
我要评论
作者:包子包子包子哒 时间:2016-12-08 21:45:00
  怼他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21:55:00
  @包子包子包子哒 2016-12-08 21:45:00
  怼他
  -----------------------------
  谢谢来访:)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22:29:00
  工头所说的,也正是我心里所想,看老张怎么自圆其说。工地旁边长树的,多了去了,也没见出什么事情。再说,前四栋楼不是好好的建起来了嘛!
  老张不乐意了,“按你这么说,还用让我大老远地跑来?电视上不是说有个什么斯,叫啥水城。干脆,那边的水也别抽了,你们大老板直接建成水城得了!”
  张阳心想,看来这几年,老张长进不少,还知道水城威尼斯呢!虽然名字没记住,但好歹还看些新闻,也不算孤陋寡闻。
  可不是么,要想靠掐指算命看风水赚钱,肯定要扩充一下知识面,不像先前碰瓷儿的行当,往地上一躺,就能赚钱。
  我听得明白,但还是不言语。
  石碾子和三娃子听得一头水雾,王工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赔笑脸说,“老哥,我不是不相信你。要是这棵树的原因,那也不难办,大不了直接给挖了。反正开工的时候,就觉得它碍事,留着它也就是为了让大伙乘个凉,还有些用处。”
  石碾子说:“五叔,那不成吧,不是说这棵树有历史价值,林业局不让挖么!”
作者:溧水之子 时间:2016-12-08 22:39:00
  顶顶美女贴友!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8 23:03:00
  @溧水之子 2016-12-08 22:39:00
  顶顶美女贴友!
  -----------------------------
  谢谢:)
作者:Mc陌 时间:2016-12-08 23:37:00
  @溧水之子 2016-12-08 22:39:00

  顶顶美女贴友!


  —————————————————
  @瑾赟格格 64楼 2016-12-08 23:03:00

  谢谢:)
  —————————————————
  美女 妳是格格, 餵什麼書裡第一人稱 二陽是個男豬腳?
  
我要评论
作者:乡村之路带我回家 时间:2016-12-08 23:47:00

  
我要评论
作者:抚琴不孤 时间:2016-12-09 00:40:00
  

  
我要评论
作者:远山中的小草 时间:2016-12-09 02:30:00

  
我要评论
作者:灵月依依 时间:2016-12-09 06:59:00
  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缙云山中的游客 时间:2016-12-09 07:10:00
  好帖!想不支持都有点难!
我要评论
作者:周易取名字 时间:2016-12-09 08:26:00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嘉陵江上的渔夫L 时间:2016-12-09 10:34:00
  周末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ty_灵犀一点 时间:2016-12-09 10:42:00
  看完了, 等更呵, 请趣味十足呀!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13:26:00
  “小孩子,你懂什么?”王工头喝了一句,“上头是这么说,但也不能因为一棵树,白白浪费这么大一块地皮吧!开发商又不傻,要想用这块地,办法总是有的。”
  “这棵树还真挖不得!”老张用目光打量着庞大的树冠,表情煞是严肃,“要真挖了,恐怕有血光之灾!”
  “啊!”石碾子和三娃子都被吓了一跳。
  工头开始抹额头上的冷汗, “咋又不能挖了?老哥你刚才不还说是这棵树的原因吗?”
  “这棵树少说也得有几百年了,你瞅瞅,这树干都空了一半,还活得好好的。说不定已经成了精。”
  “老哥,你真是越说越玄乎了,再说神仙鬼怪都被你全部说出来了。”
  老张见工头半信半疑的样子,掐着手指,嘴里念念有词地嘀咕了片刻,表情越发地严肃起来:“这里以前是不是有座庙,平时还有人磕头上香?”
  工头后背一僵:“你咋知道?”
  “你就说我算的对不对吧!”
  我,石碾子,三娃子面面相觑,对这个工地,我们确实不了解底细。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13:55:00
  工头咽了口唾沫,艰难地点了点头:“这里以前是有座土地庙,不过已经废弃很久了。平时也就些迷信的老头老太太,初一十五的过来烧纸上香许愿什么的。”
  我心跳慢了一拍,石碾子和三娃子也紧张起来。
  老张掐指又算了算,指着三号楼道:“那个楼是不是出过人命?”
  工头额头冒出丝丝冷汗,也不敢隐瞒:“一个月前有个工人不小心掉下来摔死了……”
  见这些事一一被老张言中,石碾子和三娃子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心里疑惑,老张怎么会知道这么些?难道他真能掐算出来?
  老张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看,都被我说对了吧!”
  工头抹汗道:“是,果然还是老哥厉害,你说的一样也不差。难道这摔死的人,也和这棵大杨树有关?”
作者:青衣江上客 时间:2016-12-09 14:56:00
  欣赏佳作!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15:37:00
  @青衣江上客 2016-12-09 14:56:00
  欣赏佳作!
  -----------------------------
  谢谢支持:)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16:06:00
  老张绷起脸,语重心长道:“这是自然。这里阴气这么重,少不了被冤魂索命,要是不破解了,以后肯定还得出事。”
  说到冤魂索命,工头连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原本就身体不适的石碾子更是吓得厉害,脸色一片惨白。
  老张围着那大杨树转了一圈,“有些事,你们年轻人不知道。懂行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厉害。庙上栽杨,不吉不吉啊!”
  这时一阵风吹过,石碾子和三娃子赶紧往老张那边靠了靠,就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一个阵营。
  老张又掐了掐手指,严肃道:“这工地上,是不是有女工啊!”
  工头一愣,不敢怠慢,紧忙解释:“是有几个女工,也就开开升降机,做做饭什么的。”
  “赶紧把她们辞了,不然要出大事!”老张的眼睛瞪得恰似铜铃,吓得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
  我听不下去了,那几个女工我认识,都是周边镇子上的妇女,因为家计困难,才到工地打工,甚是不容易。老张这是要断了人家的口粮啊!
  “这都啥年代了,还这么封建,人家只要活干得好,不就行了。”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16:07:00
  “你小子懂个啥!”老张瞪了我一眼。
  工头也有些为难到,“说实在话,我也不愿意用女工,但女工便宜,这些简单的活,用个壮劳力也不划算。”
  好嘛,我还以为工头善心大发,可怜那些妇女养家糊口不容易,原来是因为这等缘故,这更加重了我内心的鄙视。资本家还真是喝人血,吃人肉,不吐骨头的。
  老张板着脸向工头道:“女人阴气重,特别是月事来的那几天,更是不能到工地上来。看来你是出来久了,连老家的习俗都不记得了。”
  工头挠了挠脑袋,“这……忘是没忘,就是没想那么多,人家大城市,也没这么多讲究。”
  听他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记得村子里有个规矩,打井和房上梁的时候,女人不能过来看,不然是要出大事的。原本都忘了的,现在被老张一提醒,就记了起来。
  “胡闹,老祖宗定下的规矩,那都是有原因的。你还记得你家隔壁刘老二家盖房子的时候,上梁那一天,他家媳妇不懂规矩跑去看热闹,结果上梁的时候,梁掉下来,砸死人的事情吗?”
  王工头打了个冷战:“咋不记得,当时刘老二家赔了不少钱,当时拿不出那么多,还向我借了一万,到现在也没还我。他家媳妇怀孕八个月突然流产,流出来的孩子焦黑一团,跟火烧过似的,都说是被鬼上了身。”
作者:美言妙语 时间:2016-12-09 17:26:00
  继续学习,继续支持!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18:33:00
  @美言妙语 2016-12-09 17:26:00
  继续学习,继续支持!
  -----------------------------
  谢谢支持:)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19:06:00
  我已经听到石碾子和三娃子牙齿打架的声音,这件事我也知道,但还是半信半疑,或者只是巧合呢!
  老张悠悠地说:“所以说,宁肯多花些钱,也不能让女人留在工地。”
  工头这时候已经没了主见,点头如小鸡啄米:“是,是,是,是……老哥说得对,我明天就让她们走。那现在五号楼那边总是出水,没法开工,可怎么办?”
  老张斩钉截铁道:“你还是和上面商量一下,把五号楼那边让出来做绿化吧!或者划出去做公路。”
  王工头露出为难之色:“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哪能说不盖就不盖了?再说,我也就是个包工头,说话也没那么好使。”
  老张叹了口气:“那就没办法了。”
  “树砍了也没用吗?”工头权衡利弊之下,继续拿树说事。他大概也是急昏了头,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老张继续打量树,一双小眼睛闪着精光,说:“你们以为所有的树活得久了,就能成精成仙吗?那也得看这树的造化。”
  工头不住地抹汗道:“老哥,有话直说,只要能够办到的,我尽量和开发商商量。”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19:33:00
  “树毕竟是低等的植物,大部分是因为附着了鬼怪等脏东西,才变得有了灵性。就像这颗树,树叶上树枝上密密麻麻都是游荡的鬼混,而且都是恶鬼煞鬼,要是有人动了这棵树,让他们无处安身,他们肯定是要出来害人的。说不定会附着到正常人的身上,继续生活。”
  石碾子和三娃子啊了一声,赶紧后退了几步,离树远了一些。
  “它们之所以还比较安分,是因为以前这里有土地爷镇守,不敢出来为非作歹。开发商一来,把土地庙拆了,土地爷也就搬走了。再有人磕头烧香,享受香火的就是这些却吃少喝的小鬼了。
  他们受了香火,衣食无忧,自然就不会出来捣乱。你们现在因为施工,用院墙把这棵树圈了起来,这些小鬼又变得却吃少喝,肯定是怨气重重。
  旁边这四栋楼,占据了土地庙的位置,地下混了不少的香灰。鬼怪不敢作怪,那边的几栋楼就不一样了,那里阴气很重,只怕以前是一片坟场吧!”
  老张说着话,指了指被圈起来的五号楼那边。
  工头哆嗦了几下,肉乎乎的脸迎着探照灯照下来的光,看起来惨白惨白的,“又被你说中了,那里以前确实是块坟地,不过已经废弃很久了。”
  老张哼了一声:“不是废弃了很久,而是这块地买下来后被开发商圈起来,家属没法烧纸才荒废的吧!”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20:11:00
  工头一张肥脸上,汗如雨下:“这……我也只是听说。反正开工前,那些闹事的人已经被摆平了……”
  老张道:“那些原本有人祭奠的鬼,变成了孤魂野鬼,也只能藏身在这棵大树下了。你们挖了人家的墓地,如果再砍了这棵树,不出大事才怪!”
  工头已经俨然将老张当作了神明,就差跪下来叩拜了,“那……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也不由地一阵阵吃惊,难道老张真的通了灵,能够掐算出来不成?
  “阴气太重,鬼魂太多,不好安置啊!反正我已经来了,不赶这一会儿。刚才跟你出去吃饭,喝得有点多,还是明天再说吧!”老张说着话,打了个呵欠。
  工头也不好再勉强,赶紧说:“是我考虑的不周全,现在确实不早了,老哥去我那边的宿舍睡吧,那里有空调,凉快些。”
  在职工宿舍的另一边是工头和工程师的宿舍,清一色的蓝色彩钢房,安装有空调和饮水机,跟我们小工的待遇截然不同。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20:37:00
  一听老张说要去睡觉,石碾子和三娃子都巴巴地看着老张:“叔,我们也怕热,跟你一起过去行不?”
  “你们两个臭小子……”王工头一人踢一脚,“咋啦,没空调,你们就不睡觉啦!”
  石碾子和三娃子幽怨地看了工头一眼,也不敢再多说啥,跟老张没精打采地打招呼:“张叔,那我们回去睡了。”
  老张在三娃子肩上拍了几拍,“去睡吧!”
  我心想,反正现在也没啥事了,那就回宿舍呗!捉鬼的事,回头再说,我得好好琢磨琢磨今天晚上所见所闻,如果真如老张所说这么邪乎,恐怕以我一人之力是不成的吧!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
  “五叔,我也回去睡了。”我跟工头打了个招呼,跟着石碾子和三娃子往宿舍走。
  工头伸出胖乎乎的大手,抓过我的肩膀,拍了拍:“二阳下午不是说中暑了头晕吗?还是去空调室休息吧!你们爷儿俩很久没见,正好唠唠嗑。”
  我跟老张有什么好聊的?
  “不用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先回去了。”我说着话,头也不回地跟着石碾子和三娃子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感觉老张充满精明之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和无奈,我摇了摇头,很快摒弃了这个念头,这怎么可能,我长这么大,老张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他现在会在乎我这个他从来没有养育过的儿子?
作者:悠悠见南山L 时间:2016-12-09 21:05:00
  晚间支持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09 21:39:00
  @悠悠见南山L 2016-12-09 21:05:00
  晚间支持
  -----------------------------
  谢谢支持:)
作者:张晓卯 时间:2016-12-09 22:43:00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张晓卯 时间:2016-12-09 23:42:00
  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8清风8明月8 时间:2016-12-10 07:04:00
  顶你起来
我要评论
作者:抚琴不孤 时间:2016-12-10 08:51:00
  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周易取名字 时间:2016-12-10 10:11:00
  @瑾赟格格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10 10:28:00
  等回到蒸笼般的宿舍,石碾子、二娃子和我都没有了睡意,聚在一处低声聊天。
  石碾子忧心忡忡的,压低声音说,“我说遇到鬼了,你还不信,原来还不只一个鬼。二阳,无论如何你得让张叔帮我。”
  三娃子嘀嘀咕咕说:“要不是工头在旁边,就可以直接跟张叔说了,让他帮个忙把那鬼抓了。现在可好,甭想睡觉了!”
  现在我有点明白了,石碾子这病全是吓的,身体本身没啥毛病。刚才回来的时候,三娃子石碾子这俩货说要和老张一块睡,恐怕不是图息那里有空调凉快,而是怕鬼,向老张寻庇护啊!
  “你们别疑神疑鬼的,老张哪会抓鬼,他也就只能装神弄鬼。信他的,还不睡觉,不吃饭了?”我倒头就睡,不想再讨论鬼和老张的事情。
  鬼怪这东西,虽说都没见过,但心里到底是有所忌惮的,而且现在是半夜,越聊越觉得心里瘆得慌。
  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净是先前在老家的事情,这些事情没有一件不和老张有关。
  原本已经尘封的记忆,今天因为老张的出现,一下子全部蹦了出来。
  往事历历在目,想起娘和哥的枉死,以及姐姐被逼婚后下落不明,再想起以前老张的种种恶行劣迹,只感觉心烦意乱,头痛不已。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10 10:53:00
  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翻了好几次身,我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迷迷糊糊间感觉好像有人在轻
  轻地推我,稀里糊涂睁开眼,恍惚中,看见一张模糊的脸在我眼前晃动,轻轻地吐着气。
  我虎躯一震,莫不是石碾子说的那个鬼来拍我的床来了?我一拳挥过去,照着那个模糊的脸就是一下。
  我一米八的个头,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再加上这段时间在工地的锻炼,虽说不是健美教练那种疙瘩肉的身材,但也早脱离了白面书生的柔弱。这一拳挥过去,力道肯定不小。
  “啊!”就听一声惨叫,那个黑影一下子被我掀翻在地。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跳到哪个黑影身上,想挥拳再打。
  “二阳,是我们!”旁边一个大手一下子就将我拉住,借着微弱的光线,我才发现拦我的是石碾子。低头看胯下被掀翻在地的黑影,正是三娃子。
  “你们俩大半夜不睡觉,跑我床边吹什么气啊?”我一把甩开三娃子的衣领,跌坐在床上,刚才的紧张感一扫而光。
  三娃子揉着半边脸,从地上爬起来,“阳哥,你下手太重了!”
  “就是,二阳,你下手太重了。”石碾子借着外面的灯光看着三娃子肿起的半边脸说,“这要是破相了,以后可怎么找媳妇啊,哈哈。”
  “去你的。”三娃子一推石碾子。
  “小声点。”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你们大半夜怎么不睡觉?”
作者:吹仓 时间:2016-12-10 11:21:00
  支持女神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10 13:47:00
  三娃子凑到跟前,靠着我坐在床边,石碾子也凑了过来。
  “晚上,我们要回宿舍的时候,张叔在我肩头拍了三下。”三娃子神秘兮兮地说道。
  “那又怎样?”
  “阳哥,你没有看过西游记么?”三娃子像发现了外星人一样看着我,“孙悟空在山上学艺的时候,菩提老祖就曾经在他头上打了三下,而张叔昨天拍我三下,我猜……”
  “我们猜测肯定是张叔叫我们半夜再去找他。”石碾子忙抢过话去。
  三娃子白了石碾子一眼,“嗯,我们猜张叔可能就是这个意思。”
  三娃子道:“阳哥,你没有看过《西游记》么?孙悟空在山上学艺的时候,菩提老祖就曾经在他头上打了三下,而张叔昨天拍我三下,我猜……”
  石碾子将话抢过去说:“我们猜测肯定是张叔叫我们半夜再去找他。”
  三娃子白了石碾子一眼,“嗯,我们猜张叔可能就是这个意思。”
  原来这两个家伙半夜不睡觉,竟然在琢磨这个,也真是服了他们的想象力了,连《西游记》都搬出来了。
  我一声嗤笑:“老张怎么会那么鬼,还知道西游记里的桥段?”
  三娃子说:“阳哥,不信,咱们就去看看,如果不是我们猜的这样,我们就再回来。”
  石碾子在一旁附和道:“是啊,二阳,就去看看吧!”。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10 14:47:00
  想起老张晚上说的话,我也感觉工地上的事有些玄乎,既然已经醒了,去看看也无妨,“看看就看看,要是不是像你们说的,你们明天搬的砖,一半儿算我的。”
  我没等他们答应,拿起衣服一边穿一边往外走。
  “他这是敲竹杠么?”石碾子和三娃子在后面嘀嘀咕咕也跟了出来。
  我们蹑手蹑脚来到王工头的独立宿舍,屋里还亮着灯,不确定里边的人睡了没有,保险起见,我们先悄悄蹲下隐藏起来,准备趴着窗子往里看。
  突然,屋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三个进来吧,外面蚊子多。”
  我们三个疑惑地互相看看,还没往窗子里看呢,怎么这么快就暴露了行踪?
  我缓缓地站起来,透过窗子,看老张正在床上盘腿坐着。
  这个姿势,我太熟悉了。自从老张被那“铁壳子”撞过,开始装神装鬼地神棍生涯后,就经常看到老张在自家炕上这样坐着,看着像个道士一样,双手手心朝上,中指勾起搭在大拇指上,其余手指自然伸开。而眼前的老张,就是这样一个坐姿。
  我们三人推门而入。
  三娃子笑着凑过去,说:“张叔,你这样坐着真像菩提老祖!”
  老张睁开眼道:“那你们就是孙猴子喽,居然能领悟我拍你肩膀的意思。”。
作者:青衣江上客 时间:2016-12-10 15:03:00
  新的一天,新的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青衣江上客 时间:2016-12-10 15:04:00

  
我要评论
楼主瑾赟格格 时间:2016-12-10 16:42:00
  石碾子是个直肠子急性子,开门见山道:“张叔,你老说接下来怎么办?我们把二阳也拉过来了。”
  老张白了我一眼,说:“拉过来就对了,我大老远来趟这趟浑水,就是为了这兔崽子。”
  我也白了他一眼,但没有吭声,倒是三娃子笑了,“张叔你可别这样说,他是兔崽子,那您老岂不是老兔子了?”
  老张笑骂:“臭小子,你跟我抬杠不是?”
  见老张从床上跳下来,要打自己,三娃子赶紧跑开,躲在我身后。
  “你们两个去找三把铁锹和一架梯子,跟我到‘鬼拍手’那边去。”老张指着石碾子和三娃子说。
  一听说要随老张去捉鬼,石碾子的病一下子好了一大半,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有张叔您坐镇,肯定手到擒来!”
  三娃子说:“张叔一来,我看你也不用去看病了。”
  “石碾子病了?”老张将石碾子打量了一番,这生龙活虎的样子,也不像是在生病。
  石碾子摸摸自己的额头,温度正常,就有些不好意思道:“白天还难受着,本来打算明天去诊所看看的,好像又没事了。”
  老张点点头:“没事就好,去准备东西吧!”
  “好嘞。”石碾子和三娃子倒不含糊,应声出去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28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