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7 11:44:34 点击:4349853 回复:4486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412 下页  到页 
  各位朋友好,我叫刘黄河,年龄七零后靠后一点儿,祖居黄河边儿,现居太行山山脚下。两年前呢,我写过一个帖子,写的是我们家祖上几代和我自己三十岁之前的驱邪驱鬼经历。今天呢,我想写一写我初中毕业以后,跟着陈道长流浪的那四年经历。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陈道长来我们家那天,我刚好初三期末考试完,学校放了一个礼拜的假,一个礼拜以后,再回学校复读,迎接中招考试。
  也就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陈道长拿着他师父传给他的令牌来我们家了,来干啥呢,求助,他遇上了一件很棘手的事儿,迫不得已才找来的。
楼主发言:1042次 发图:2张 | 更多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7 11:46:00
  陈道长本名陈辉,西村人,文化大革命期间,黄花观被砸,他师父“歆阳子”被迫上吊,他带着一个师弟跑进了深山老林里,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我们家里人都以为他没能熬过那场劫难,不过谁也没想到,二十多年后他居然拿着“四水令”出现在了我们家门口儿。
  本来呢,他是来找我奶奶的,不过我奶奶当时已经快八十岁了,出不了远门,帮不了他了,奶奶最后没办法,就跟我商量:“黄河呀,奶奶身子骨老了,走不动远路了,咱家这些手艺呢,你爸没学,奶奶打小儿都传给你了,你自己个儿寻思寻思……你是去给陈辉帮忙呢,还是等开了学以后继续上学呢?”
  听奶奶这么一问,我连寻思都没寻思,直接就跟奶奶说:“我不上学了,上学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说真的,当时那时候我真的不想上学了。
  就这么的,我代替奶奶去给陈辉陈道长帮忙了,不过,没想到这忙一帮就是四年,可以说这四年是坎坎坷坷、风风雨雨,现在想想,这四年就跟一场噩梦似的,把我从一个刚打学校出来的初中生,直接变成了一个饱经沧桑的成年人。直到现在,直到我动笔写这个的前几天,我还梦见了过去发生过的一些事儿,也说不出来是个啥滋味,只能说往事真的不堪回首吧。
  当时呢,跟着陈道长离开家的时候并不算顺利,先是我发小王强顺,听说我不上学了,要跟着一个老道士去外地,缠着我奶奶也要跟着去。
  王强顺他们家跟我们家祖辈几代人的交情,抗日战争的时候一起从黄河边儿搬到的太行山山脚下,两家人亲的跟一家人似的,并且这么多年来一直是相依为命,强顺在我奶奶跟前,跟我这亲孙子待遇一样,奶奶最后被强顺缠的没办法,叹了口气说:“看来这就是你们俩的命呀!”
  奶奶说完,转过脸又跟陈道长说,“你把强顺这孩子也带去吧,他也能帮上点儿忙。”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7 11:47:00
  陈道长看看强顺,没说啥,他也说不出啥。论年龄,我奶奶比他大了八九岁,论辈分,我奶奶跟他师父“歆阳子”是一辈人,论恩情,陈道长年轻的时候是“百怨体”,被两个女鬼和一只老王八精同时缠身,全是我奶奶跟我太爷出手救的他,可以说对他是恩重如山。
  不过,我那时候虽然小,但我也能看出来,陈道长不太乐意把强顺也带走,奶奶就跟陈道长小声又说了几句,陈道长一听,立马把眼睛睁圆了,用很惊讶的眼神打量起了强顺,随后小声问我奶奶:“白仙姑,这孩子还有这本事?”
  奶奶点了点头说:“强顺他这是天生的,只有黄河身上的血能压住,必要的时候,你叫他把胸口的血擦掉就成咧。”
  陈道长听我奶奶这么说,彻底就答应把强顺也带上了,我也挺高兴,最起码的自己有个伴儿了,而且还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当天晚上,陈道长在我们家吃的晚饭,吃饭的时候,我爸一听,奶奶要我辍学跟着陈道长去外地,立马儿就不乐意了。
  奶奶就跟我爸说,陈辉在南方开了一个道场,专门给人看邪病看风水,现在他那里缺人手,叫黄河强顺过去给他帮帮忙,将来要是做好了,不比那些大学毕业的差!
  奶奶这话,十成十是在蒙我爸呢,陈辉压根儿就没有在南方开啥道场,不过奶奶这么说也是没办法,谁让我太爷当年留下过祖训呢,我太爷的祖训是,但凡有人拿着令牌找到我们家,我们家的后辈子孙需无条件尽最大的努力帮人家。
  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守信的人,人无信而不立,再说奶奶决定的事儿,我爸妈就算是反对也改变不了啥,再加上我的态度也挺坚决,就是不上学了,我爸妈没办法,也就同意了。强顺的爸妈呢,跟我爸妈态度差不多,两口子对我奶奶也是言听计从。
  这个事儿呢,也就这么定下了,陈道长当时还挺急,吃过晚饭就催着我跟强顺收拾东西上路,奶奶这时候拦下了陈道长,把我一个人喊进了她睡的里屋。
  奶奶跟我说:“黄河呀,咱家这些手艺奶奶是全传给你了,不过嘞,咱家这个‘法’还没传给你,你这就要走了,奶奶也该把‘法’传给你了。”
  说着,奶奶走到床头一个木头箱子跟前,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张黄纸一根焚香,转头又对我说:“把你的右手伸出来。”
  我老老实实把右手手心朝上递给了奶奶,奶奶把那张黄纸平放在了我手心里,黄纸的大小刚好跟我手掌大小一样,就好像这张黄纸是给我手掌专门定做的似的。
  奶奶把火柴划着,把手里的香先点着了,用香在黄纸四个角上烫了四个香眼儿,又在黄纸中间烫了三个香眼儿,中间三个香眼形成一个“品”字型,然后用火柴把黄纸四个角都点着了。
  黄纸这时候在我手上放着,它被点着直接就烧到我的手了,烫手的要命,我想把手缩回来,不过奶奶却一拉抓住了我的手腕,叫我忍着烫。
  黄纸烧的很快,一会儿就在我手上烧完了,烫是有点儿,不过我还能忍得住。奶奶对着纸灰轻轻吹了口气,然后嘴里小声念叨起来。
  奶奶念叨的啥我就不写了,这是我们家上一代给下一代传承用的口诀,没这口诀,就是学了我们家这些东西,也发挥不出来多少能力。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7 11:47:00
  奶奶念完口诀以后,抬手在我手心轻轻一拍,我手心里的纸灰顿时全给拍碎了,我倒是没觉得啥,奶奶这时候抬起头朝我眉心看了一眼,嘴里轻轻“咦”了一声。
  奶奶很少有这种惊讶的举动,我赶紧问奶奶咋了,奶奶一脸平静的说:“你别问那么多,以后你就知道咧。”
  当天晚上离开家的时候,父母都没出来送我们,奶奶也没露面儿,可能是不想面对离别吧,只有我弟弟刘黄山站在家门口,眼巴巴目送了我们好远。
  离开家以后,我以为陈道长要带着我们去火电厂那里坐二路公共汽车,谁知道,他们带着我们朝南边儿一路步行。
  三天后,我们居然步行来到了黄河边儿,路上,我们几乎没说几句话,别看这陈道长年纪大了,脾气跟年轻的时候一样倔,就是不停的走走走,跟急着投胎似的。不过,我也趁着吃东西休息的时候问过他,到底是啥事儿、要俺们帮你啥忙?陈道长面无表情的看我一眼,很简单的回我俩字,邪事。
  到底啥邪事儿,就是不说,说是等我到地方看看就明白了。
  过了黄河,又朝东南方向走,走的全都是乡间的小路,一口气又走了能有五六天,这时候,我跟强顺都招架不住了,脚底板磨出了水泡不说,腿也走肿了,期间好像还给大雨淋了一回,可以说,打我们俩一生下来,就还没受过这份儿罪。
  也不知道走到第几天来着,我们终于在一个,一个好像是个镇子的地方停了下来,那个镇子叫啥名我当时还真没注意,不算繁华,也不算落后。
  陈道长领着我们俩在镇子里七拧八拐的来到一户人家里。
  我记得那户人家家境还不错,主房是两层楼房,还有个东屋,院子里花花草草的,弄的跟世外桃源似的。
  到他们家里以后呢,具体的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就记得他们家里当时有两个人,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头儿,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两个人都认识陈道长,而且还是那种不算陌生的认识,估计陈道长来他们家里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
  老头儿跟那妇女穿的衣裳都很体面,整个儿一看就不是天天下地干活儿的人,他们跟陈道长说了几句话以后,妇女转身走进一个里间,没一会儿,从里间扶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看着估计有四十岁出头。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7 11:48:00
  陈道长这时候朝中年男人一指,扭头对我说:“黄河,你去给他看看,他到底得的啥邪病。”
  我朝陈道长看了一眼,心里很没底,感觉这牛鼻子老道士好像在试探我有多大本事。不过说真的,我那时候一直是跟在奶奶屁股后头给人家看邪事儿的,都是奶奶在给人家看,我从没出过手。
  这时候,不光我没底,旁边那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好像也没底,我当时才十五周岁,身体都还没发育健全呢,在老头儿眼里,我就是个小毛孩子,会看个啥邪事儿呀。
  不过,我还是鼓了鼓勇气朝那男人走了过去,用奶奶教过我的那些手法,先给男人掐了掐中指,这个是掐中指末端两侧的,看中指两侧有没有跳动感,要是有,而且跳动强烈,这说明男人有问题,很可能是撞上啥了。
  掐了掐,很正常,我又去翻男人的眼皮,翻眼皮这个,是看眼睛珠上那眼白,看眼白上面有没有一条像蚯蚓一样的暗红色血丝,这个跟熬夜熬出来的血丝不一样,如果有,这条血丝会从左到右贯穿整个儿眼球。
  男人这时候挺老实,给中年妇女扶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给他看了看眼睛珠子以后,也没看出啥问题。
  我又朝身后倒退两步看男人的气色,男人气色很差,印堂稍微有点儿发暗,可以看得出来,男人最近的运势很低,应该是干啥啥不顺利而且小灾小难不断,不过,是人都三灾六旺,特别是运势这东西,主要是看自己的心态和自己生辰八字的时运点儿。
  运势这个,我们家这些手艺是没法儿弄,再说外来力量就算介入了,也只能撑一时不能撑一世,而且改时运是要付出同等代价的,有一得必有一失。
  我回头冲身后的陈道长摇了摇头说:“他不是撞邪了,就是最近时运低,有时候可能能看见啥不干净的东西。”
  陈道长听我这么说,脸色顿时一暗,显得好像又失望又无奈,他随即对扶着男人的妇女说:“你把他身上的衣裳脱下来,再给这小兄弟看看。”
  这时候虽然是夏天,男人却穿着一件厚厚的外套,妇女看看陈道长,又看看我,也是一脸无奈,似乎已经对陈道长失去了信心,对我这小毛孩子更是不看好,不过她也没说啥,动手给男人脱起了外套。
  就在妇女给男人脱外套的时候,我发现男人的右胳膊好像有点儿问题,我感觉可能是条残废的胳膊,因为脱衣裳的时候他左胳膊能配合妇女,右胳膊耷拉着连动都不动,而且好像还特别僵硬的样子。
  等妇女把男人身上的衣裳脱下来以后,我打眼朝男人右胳膊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17 11:59:00
  顶帖来支持

  支持黄河兄

  黄河兄辛苦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17 12:02:00
  这个名字很好,很贴切,本来就是写实的故事,用这个名字真的是很妥帖恰当!!!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17 12:03:00

  一路追随黄河兄三年了,准确地说是两年半了,由大学刚毕业继续研究生入学到现在的马上要毕业,感谢黄河兄奉献的好故事,谢谢您!
  
我要评论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17 12:04:00
  好文好故事

  很真很精彩

  顶帖好文采

  满满正能量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17 12:05:00
  黄河兄多保重

  天冷要多保暖

  最近多辛苦了

  好文齐分享
  
作者:虫虫爱哈哈 时间:2017-01-17 12:06:00
  顶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17 12:07:00
  支持原创性

  支持真付出

  感谢您辛劳

  感谢黄河兄!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17 12:12:00
  @途中的旅人 :本土豪赏(666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胖妞的小幸福 时间:2017-01-17 12:14:00
  顶起
  
作者:胖妞的小幸福 时间:2017-01-17 12:14:00
  顶起
  
作者:sdu091 时间:2017-01-17 12:38:00
  顶起来
  
作者:灵猫公子 时间:2017-01-17 12:50:00
  楼主加油
  
作者:找核桃的人 时间:2017-01-17 13:17:00
  ding
我要评论
作者:sqn1228 时间:2017-01-17 13:17:00
  顶顶顶顶!
  
作者:冬冬0125 时间:2017-01-17 13:27:00
  楼住加油
  
作者:冬冬0125 时间:2017-01-17 13:28:00
  天天有空就给楼主顶帖子,多写好帖子哈
  
作者:猫小丹很幸福 时间:2017-01-17 13:56:00
  还在更吗
  
我要评论
作者:蜜桃味QQ糖 时间:2017-01-17 14:01:00
  顶贴
  
作者:头石问路已被注册 时间:2017-01-17 14:07:00
  加油
作者:头石问路已被注册 时间:2017-01-17 14:07:00
  跟帖过来
作者:玄门鬼道老狗先生 时间:2017-01-17 14:33:00
  我是一个阴阳先生,支持原创作者,写的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两边倒qq 时间:2017-01-17 14:39:00
  完了?
  
作者:flyman20102010 时间:2017-01-17 14:46:00
  ok
作者:饮马秦淮河 时间:2017-01-17 14:57:00
  支持一下!黄河兄辛苦了!
  
作者:妞妞天下2012 时间:2017-01-17 14:58:00
  加油
作者:ty_122465455 时间:2017-01-17 15:01:00
  太少了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17 16:15:00
  真实的故事用真实的标题,好!支持!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17 16:19:00
  多看几遍也不错,加深记忆。
  楼主加油!
作者:嘉存2012 时间:2017-01-17 16:33:00
  楼主加油!
  
作者:原来你也在这儿啊 时间:2017-01-17 16:33:00
  写得挺好的,继续更新啊,我们都回支持你的!??
  
作者:原来你也在这儿啊 时间:2017-01-17 16:35:00
  好看
  
作者:合新合欢 时间:2017-01-17 16:38:00
  顶起
  
作者:吾行2661 时间:2017-01-17 19:50:00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作者:sweettrain33 时间:2017-01-17 20:31:00
  顶
作者:luyinglei6 时间:2017-01-17 20:39:00
  mark
  
作者:倒数第一一 时间:2017-01-17 21:45:00
  顶顶顶顶顶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17 22:03:00
  顶起,支持搂主
我要评论
作者:chinapingping 时间:2017-01-17 22:11:00
  加油↖(^ω^)↗,上一个帖子写了那么多了,又要从头开始说?
  
作者:用户billy 时间:2017-01-17 22:16:00
  这要到啥时候才能赶上原来的?
  
作者:u_113852546 时间:2017-01-17 22:29:00
  楼主啊,能不能直接把老帖子的搬过来,这要等到啥时候才能赶上原来那么多啊
  
我要评论
作者:360785279 时间:2017-01-17 22:50:00
  只能顶下了
  
作者:一朵雨做的云s 时间:2017-01-17 22:58:00
  顶贴
  
作者:夜雨12355 时间:2017-01-17 23:04:00
  精彩,你要看你后悔。
作者:二行A 时间:2017-01-17 23:50:00
  顶贴
作者:小妖狐的妩媚 时间:2017-01-18 01:01:00
  一直默默的跟贴!
作者:小小的卦师 时间:2017-01-18 01:16:00
  定
  
作者:沙漠浪子2011 时间:2017-01-18 01:28:00
  楼主好文,顶一个!
  
作者:樱桃肉丸子BB 时间:2017-01-18 01:41:00
  意犹未尽!
  
作者:天蓝云白风清 时间:2017-01-18 06:55:00
  楼主搬我也搬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08:08:00
  2就见男人这条右胳膊比左胳膊足足粗了一大圈儿,上面已经看不到原来的颜色,整个儿乌青乌青的,而且又淤又肿,看着根本就不再像是一条胳膊了,倒像是一截大蟒蛇的身子,胳膊弯儿都看不见了,上面的血管倒是一条一条的突了起来,就像肉皮里钻进去几条大蚯蚓似的,看着特别惊人。
  我当时哪儿见过这个,虽然不害怕,但是觉得分外恶心。
  陈道长这时候朝我看了一眼,没说话,他那意思好像是,叫我再看看男人这胳膊是咋回事儿。
  我顿时露出一脸无奈,也朝他看了一眼,男人这条胳膊,我上哪儿知道是咋回事儿呀,不过,既然跟着他离开家过来帮忙了,他叫我干啥我就干啥吧,谁叫我太爷当年留下那么一条祖训呢,在这老道士面前我得学的乖点儿,省得将来回去以后给我奶奶数落。
  硬着头皮凑到男人跟前,盯着他那条胳膊看了起来,这时候我存粹是在装模作样瞎看,看了一会儿,转过身又冲陈道长摇了摇头,陈道长见我摇头顿时一皱眉,脸色变的有点儿难看了。
  也就在这时候,扶着男人的妇女开口说话了,“老道士,我男人这条胳膊你到底能不能治好了,说好的你去找人过来治,去了半个多月你就找来俩毛孩子,押我们这儿的东西你别想再拿回去了!”
  听妇女这话说的很不客气,而且还有点儿刻薄,我当然闹不明白是咋回事儿了,扭头又朝陈道长看了过去,就见陈道长又黑又瘦的老脸上轻轻抽了两下。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08:08:00
  随即,陈道长把双手握到一块儿,握出一个正统道家的行礼手势,给妇女行了一个六十度的礼,对妇女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男人这条胳膊,容我再回去想想办法,一定能治好,我的东西,也务必请你帮我保管好。”
  妇女顿时冷哼了一声,陈道长说完没再理她,朝我看了一眼,随后轻轻摆了摆手,意思好像是叫我们跟着他离开,他自己一转身朝门外走了过去。
  我这时候一头雾水,朝旁边一直没吱声儿的强顺看了一眼,强顺也是一头雾水,我们俩一对眼神儿,谁也没敢说话,跟在陈道长屁股后头出了门。
  身后,传来妇女嘟嘟囔囔的声音,虽然听不清她嘟囔的啥,不过我敢肯定一定不是啥好话。
  三个人来到街上,陈道长头也不回在前面走的铿锵有力,从他的走势我可以看出来,他这时候有点儿气愤,我赶紧追上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道长,咱现在要去哪儿呀?”
  陈道长扭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我见他脸色不好,也不敢再多问了,放慢脚步跟强顺一起又跟在了他屁股后头。
  很快的,我们走出镇子,来到镇子南边的一条土路上,在土路的旁边,有座破旧的道观,道观门前放着一个大号儿的石槽香炉,这时候观门开着,陈道长径直走了进去。
  我跟强顺两个赶紧跟上,走到门口,我不经意抬头朝门头顶上看了一眼,就见上面挂着一块破破烂烂的匾额,勉强能看出上面还有三个大字“三清殿”。
我要评论
作者:1207047792 时间:2017-01-18 08:31:00
  顶
  
作者:虫虫爱哈哈 时间:2017-01-18 08:56:00
  顶
  
作者:qiao3651a 时间:2017-01-18 09:14:00
  开贴给来顶
作者:pyre 时间:2017-01-18 10:49:00
  又追到这里了
作者:锋1118 时间:2017-01-18 11:12:00
  顶!一直在看!顶!万事开头难!老乡前来报道!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1:32:00
  走进观里边儿一看,地方不大,里面摆着三座神像,也就是道家的三位天尊。
  三座神像跟这座小道观一样的破旧不堪,不过收拾的倒是挺干净,没见着蜘蛛网啥的,香案、香炉、蒲团啥的,也是一应俱全。
  在西南墙角的地上,还铺着一张草席,草席上放着一个大包袱,包袱里面鼓鼓囊囊装的好像是衣裳啥的,看样子,这道观应该是陈道长在这里的一个临时住处。
  陈道长示意我们俩坐到草席上休息,他自己给三座神像分别上了三株香,然后挨着个儿磕头。
  等他磕完头,我忍不住问他:“陈道长,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呀,那妇女……那妇女最后说的那几句话啥意思,他们家押了你啥东西么?”
  陈道长走过来也坐到了草席上,双腿一盘,好像要打坐似的。我朝他看了一眼,一脸的沧桑,说真的,我当时真不敢想象眼前这位快七十岁的老头儿,年轻的时候居然用柴刀砍过一个日本军官的脖子,而且为了救几个村的村民,一个人引开了一支日本鬼子的搜山小队。谁又能想到,这位又黑又瘦的小老头儿,整个儿身上也是充满了传奇呢。
  沉默了好一会儿,陈道长轻轻叹了口气,扭头朝我跟强顺两个看了看,开口说话了,这是我跟强顺两个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话。
  陈道长说:“一个多月前,我路过这座道观,见道观破旧无人打理,就停下来打扫道观,就在我快要打扫完的时候,那位妇女过来了,一进门又是烧香又是磕头,最后还哭了起来,我出于好心,就问她出了啥事儿,她跟我说,他男人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疯了,有人跟她说是撞了邪,在家里捆着呢……”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1:32:00
  陈道长说到这儿,我插了一句,“撞邪就得赶紧找人看,来道观里哭有啥用呀。”
  陈道长说道:“找人了,不过他们找了个算命的,那算命的只会算命,不会驱邪,算命的告诉妇女,出了镇子往南走,看见路边有道观或是庙宇,就进去烧香磕头,土德引金火,里面能遇上救她男人的人。”
  能遇上救她男人的人?一听这话,我顿时愣了一下,打眼看了看陈道长,陈道长这时候继续说着:“我当时见那妇女哭的可怜,就跟她交谈了几句,最后随她到了他们家里。”
  说着,陈道长朝我看了一眼,“我所会的这些驱邪的方术,全是你们家的,不过,跟你们家那些比起来,我这些皮毛都算不上。”
  我默认的点了点头,陈道长这话说的不假,小时候听我奶奶讲故事似的跟我说过,陈辉的师父歆阳子,当时为了兴旺黄花洞,装神弄鬼下山骗我们村里人,最后给我太爷识破,我太爷跟我奶奶用“泥纸人引路”的法子找上了歆阳子,歆阳子就给我太爷和奶奶讲了一个他师父“青石道人”的往事,我太爷跟奶奶听完以后,被“青石道人”的义举感动了,决定帮助歆阳子兴旺黄花洞,后来,又教了歆阳子一些驱邪驱鬼的本事,歆阳子把这些又传给了陈辉。这个具体是咋回事儿呢,我就不多写了,因为我在另一个帖子里已经写过了,而且很多看过我另一个帖子的朋友,还亲自跑我们家乡来找我,我也带他们到黄花洞看过。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1:45:00
  言归正传。陈道长接着说道:“到了他们家里以后,我给男人看了看,很像是被鬼附上了,我就用你们家那些方术给男人驱鬼,那天晚上,男人身上的东西是被赶走了,人也正常了,可到了第二天,男人的胳膊抬不起来了,我那时还没离开,那妇女又把我叫了过去。”
  “我又给男人看了看,啥也没看出来,当天晚上,我给男人做了一场避厄消灾的法事,谁曾想,法事刚刚做完,男人的胳膊就肿了起来,到了第三天,男人的胳膊变了颜色,又青又肿,那妇女又找来了,还带来了几个人,话说的很难听,说我是个老骗子,最后,他们从我包袱里拿走了一样儿东西,我迫于无奈,只好上你们家求救了……”说着,陈道长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当时毕竟年轻,听完陈道长这番话就有点儿生气了,叫道:“这不是恩将仇报么!”随后语气一低,我又问道:“他们到底抢走了您啥东西?”
  陈道长皱起了眉头,踌躇了老半天,这才缓缓说道:“一把刀子。”我一听顿时一愣。
  陈道长接着说道:“那是我祖师爷‘青石道人’留下的刀子,师父临终前再三嘱托我,要我保管好这把刀子,上面有我祖师爷的魂。”
  我顿时眨巴了两下眼睛,这些事儿小时候奶奶就跟我说过了,我问道:“您说的那把刀子,是不是四二年闹饥荒的时候,您祖师爷为了救几个孩子,自杀用的那把刀子?”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1:46:00
  陈道长点了点头,“正是,原本是一把很普通的刀子,可我用黄绸子把那刀子包了起来,妇女他们几个以为里面包着啥宝贝,顺手就给我拿走了,后来我去找他们要,就是不给,那妇女还反咬一口,说她男人那条胳膊,是被我下了咒,如果我不把她男人的胳膊治好,不但刀子不给我,她还要到公安局报案……”
  “他们家的人咋这么不讲理咧,撞邪一点儿都不亏他们。”
  一直不说话的强顺,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他那时候很腼腆,腼腆的就跟个小姑娘似的,不过,看见漂亮姑娘就捂嘴的死德性,这时候就已经有了。
  强顺这边一开口说话不要紧,陈道长顿时像想起了啥,扭头看向他问道:“听白仙姑说,你是天生阴阳眼,是不是真的?”
  陈道长这话,叫我挺不乐意的,这不是质疑我奶奶么,没等强顺回答,我抢着说道:“俺奶奶从来不说瞎话,真的,强顺就是天生阴阳眼,您要是不信,您叫他把衣裳撩开看看,他胸口抹着我的血呢。”
  陈道长点了点头,打量起了强顺,强顺很胆怯地跟他对视了一眼,随后,陈道长和气的对强顺说道:“你把衣裳撩开我看看。”
  强顺顿时把双手往胸口一捂,紧张的说道:“我要是撩开,你们可不能把血给我抹掉,抹掉我就能看见那些东西咧,可吓人咧。”
  陈道长又点了点头,强顺慢慢把上身的衣裳撩了起来。
  在强顺胸口,抹着鸡蛋大小一片血,那是我的血,他这阴阳眼很奇怪,只要用的我血抹他胸口上,他就看不见那些东西了,血一旦擦下来,就跟把开关打开了似的,啥脏东西他都能看见。
  陈道长看了一会儿,扭头问我,“若是用强顺的阴阳眼去看男人那条胳膊,会怎么样呢?”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1:48:00
  要是有朋友没看过我另一个帖子的,下面是链接,看了那个帖子,就更容易理解我这个帖子了,http://bbs.tianya.cn/post-16-1013034-1.shtml
剩余 5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u_112643533 时间:2017-01-18 12:04:00
  能打赏吗
  
作者:lxftss 时间:2017-01-18 12:25:00
  顶??顶??顶??!!!
  
作者:灵猫公子 时间:2017-01-18 12:54:00
  打卡
  
作者:大雅之塔 时间:2017-01-18 13:09:00
  好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3:36:00
  3
  用强顺的阴阳眼去看男人的胳膊会怎么样?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强顺的阴阳眼我倒是用过几次,但是从没这么用过。
  我朝强顺看了一眼,强顺怯生生的冲我摇了摇头,每次都是这样儿,用他一次阴阳眼比杀了他还难,到底他这阴阳眼一开,都能看见点儿啥,我那时候特别好奇。
  这时候,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离开家的这么几天来,没有一天吃饱睡好过,整天催命似的赶路,吃的是干咸菜加硬馒头,睡的是破屋破庙、树底下、桥底下等等吧,整个儿还不如那些要饭的呢。
  所幸临出门的时候,我妈偷偷塞给我三百块钱,那时候的三百块,就是工厂里一个月的工资了。
  摸了摸口袋里的钱,我从草席站了起来,对陈道长说道:“道长,天黑了,咱到镇上吃点儿东西吧。”
  陈道长点了点头。
  三个人来到镇上,陈道长直奔那卖馒头的摊子,我赶紧追上去拉住了他的一条袖子,“道长,这几天净是吃馒头咧,咱能不能找家饭店吃顿像样儿的饭呀。”
  陈道长的脸色顿时一暗,可以看得出来,他身上应该没多少钱,我赶紧说道:“出门的时候我妈给了我好几百块钱,够咱们吃好多顿了。”
  陈道长尴尬的看了看可怜巴巴的我跟强顺,轻轻摆了摆手,三个人找了个小地摊,要了三大碗烩面,当时的一大碗烩面,也不知道是两块钱来着,还是两块半来着,忘了,反正很便宜,不过馒头更便宜,六分钱一个,一碗烩面的钱够我们仨吃两顿馒头了。
  在我们旁边另一张桌子上,坐着几个人,满桌子的菜,几个人正在吆五喝六的喝着酒,强顺时不时朝那桌子上看一眼,然后咽咽口水,那可怜相儿,就差没把手指头放嘴里咬着了。
  于是,我小声跟陈道长商量:“道长,能不能叫老板给咱上瓶酒呀。”
  陈道长一听,脸色顿时一沉,撇了我一眼,“谁要喝酒?你们小小年纪,喝什么酒。”
  一句话就把我噎住了,不过我并没放弃,舔了舔嘴唇,接着对他说道:“您不知道,强顺胆子特别小,要是叫他开阴阳眼,非得用酒给他灌醉了,要不然他死活都不会开。”
  陈道长朝强顺看了一眼,强顺这时候刚好看着旁边的桌子咽了口口水,陈道长扭头又朝我看了一眼,估计我这时候也是一脸馋相,比强顺好不到哪儿去。
  沉吟了好一会儿,陈道长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着歉意的说道:“你们两个跟着我这几天也受了不少罪,去吧,要瓶酒,再要盘菜。”
  我高兴地答应了一声,起身跟地摊老板要了一瓶白酒一个素菜拼盘儿。
  陈道长不喝酒,我跟强顺两个把酒倒上就喝开了,那时候强顺的酒量不如我,没一会儿,我就把他给灌醉了。
  吃完饭结账的时候,陈道长居然拦下了我,他从自己兜里掏出一把零钱把帐给结了,看他从兜里掏钱的样子,我感觉这顿饭好像把他的老底儿都吃掉了。
  随后,陈道长让我们跟着他到那妇女家里看看,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我扶着一摇一晃的强顺,跟着在他屁股后头,朝那妇女家走去。
  这时候,大概也就不到九点钟吧,夏天的天,九点钟晚上才刚刚开始,妇女家里的人都还没睡。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5:18:00
  妇女给我们开的门,开开门一看是我们三个,脸色不善的问道:“你们又来干啥,找到治我男人胳膊的法子了?”
  我这时候喝的也不少,酒壮孩子胆,不等陈道长给那妇女答话,我抢着叫道:“找到了,俺们家祖上几代都是驱邪驱鬼的,你男人的胳膊算个啥!”
  妇女看着我啧了一下嘴,“小毛孩子,你以为喝点儿酒就长本事啦。”
  我跟强顺这时候满身的酒味儿,妇女不可能闻不出来。
  陈道长说道:“眼下确实想到一个法子,不妨让我们进去一试。”
  妇女冷冷看了陈道长一眼,没说啥,扭身把我们引进了屋里。
  这时候,他们屋里沙发上坐着好几个人,除了之前那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以外,还有一男一女俩孩子,女孩儿稍微大点儿,看着跟我们年龄差不多,男孩儿小点儿,十来岁模样儿。那男人也在沙发上坐着,见我们进门,男人单手扶着沙发的扶手站了起来,跟我们打了声招呼。
  我感觉男人还不错,就是这妇女刻薄了点儿。
  陈道长这时候也不跟他们啰嗦了,示意妇女再把男人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这么热的天儿,男人这时候还是穿着一件厚厚的外套,好像很冷的样子。
  妇女给男人脱外套的同时,把沙发上那俩孩子撵到里屋了,估计是不想让他们看到吧,那老头儿见状,也起身离开了,好像不太想掺合这些事儿。
  等妇女把男人的外套脱下来的以后,我悄悄把强顺身上的半截袖也撩了起来,强顺这时候醉醺醺问我干啥,我没理他,吐口唾沫把他胸口的血擦掉了,强顺顿时一个激灵,看样子酒醒了一大半儿,当即一把把我推开,冲我大声叫道:“刘黄河,你干啥嘞!”
  我没正面回他,抬手朝男人的胳膊指了指,对他说道:“你看看他那条胳膊有啥事儿没有。”
  “我才不看嘞!”强顺气呼呼把眼睛捂上了。
  陈道长见状,张嘴要跟强顺说啥,我赶忙拦下了他,舔了下嘴唇,又对强顺说道:“你要是不看,这回我就不给你抹血了,叫你天天看见那些东西。”
  “刘黄河,你、你……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玩儿了!”强顺一听我这话,被迫的把手放下了,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扭头朝男人那条胳膊看了过去。
  陈道长这时候朝我看了看,虽然脸上没啥表情,不过可以看得出来,他这时候心里很没底,我心里其实也没底,就怕强顺看完以后跟我一样摇头。那妇女呢,则是站在旁边冷冷地看着我们三个,强顺这回要是也看不出啥,这妇女指定绕不了我们。
  没想到,强顺看了一会儿以后,战战兢兢把脸朝我扭了过来,颤着声音说道:“黄河,蛇、蛇……男人胳膊上趴着一条大青蛇!”
  一听强顺这话,我跟陈道长同时朝男人的胳膊看了过去,不过,啥也没看出来。
  妇女听强顺这么说,脸色一变,也朝男人胳膊上看了一眼,她当然也看不出个啥,立时就恼了,冲强顺大叫道:“你瞎说啥呢,有你这么吓人的吗!”
  强顺又腼腆胆子又小,上学的时候,老师点名回答问题,他总是会把头缩起来,被妇女这么一吼,吓的一哆嗦,很无辜地朝妇女看了一眼,这一眼下去不要紧,顿时惊叫一声,仓皇地冲到我身边拉住了我一条胳膊,见了猫的老鼠似的躲在了我身后,“黄河,她她她、她身后站着个女的,红舌头……吐吐、吐的可长咧!”
作者:andy0218 时间:2017-01-18 15:46:00
  我的顶贴咋被涯叔吞啦,哼

  顶!!!!!!!!!!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6:53:00
  强顺这话一出口,妇女脸色“刷”一下就白了,头也不敢回,撑着脸面冲强顺颤声叫道:“你、你、你胡说啥呢?”不过我感觉好像给强顺说中了啥,妇女这时候整个人都没了底气。
  强顺这时候也顾不上理她,躲在我身后可劲儿攥着我的胳膊,“黄河,黄河,你赶紧给我抹血吧,太吓人咧……”
  强顺这时候的表现,让陈道长又疑惑又惊讶,他朝我看了一眼,我冲他讪讪一笑,从身上掏出针,在自己手指头上扎了一下。
  强顺见我扎手指头,很配合地把自己的半截袖撩了起来,我一转身,朝那妇女走了过去,强顺顿时叫道:“哎,黄河,你你干嘛呢。”
  我没理他,几步走到妇女跟前,妇女警惕的打量了我几眼,问道:“你想干什么吗?”
  我说道:“不干啥,就想把你身后那女的赶走。”说着,我猛地一抬手,在妇女眉心抹了一道指血。
  妇女顿时一个激灵,紧跟着,哮喘似的呼哧呼哧喘起了粗气,喘了好一会儿,妇女这才把气喘匀实了,抬眼又看了看我,疑惑的问道:“你刚才给我头上抹了啥?”
  说着,抬手就要去摸眉心,我赶忙拦下了她,“那是我的血,你现在要是抹掉了,那女鬼还会站到你身后。”
  妇女一听,脸色“刷”一下又白了。
  我不再理她,转身走到男人跟前,男人这时候惊愕地看着我,他似乎已经被我跟强顺这时候的表现惊呆了。
  我抬手把指血又在他胳膊上抹了一下,男人立马儿嚎叫起来,大声喊疼,这是我没想到的,赶紧把血又给他擦了下去。
  强顺这时候凑了过来,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了一边儿,小声说道:“你先别管他们咧,赶紧给我胸口儿抹血吧。”
  我扭头朝妇女看了看,说道:“你再给她看看我再给你抹。”
  强顺顿时没好气的朝妇女看了一眼,冲我摇了摇头,这说明妇女身后那女鬼已经走了,我把手指头挤了挤,在他胸口抹了鸡蛋大小一片,血一抹上,强顺顿时松了一口气,就好像把那要命的开关给他关上了似的。
  这一切,都给陈道长看在了眼里,陈道长难以置信地打量起了我们两个,估计我们俩这时候的表现,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我几步走到他身边,小声对他说道:“道长,你现在问问那妇女,看他们两口子过去是不是做了啥亏心事儿,要不然他们两口不会这么倒霉。”
  陈道长看了我一眼,可能没想到我这么小的年纪,能说出这么专业的话吧,不过他可能并不知道,我打小就跟着我奶奶处理这些事儿,虽然没亲自动过手,但是里面的道道儿我都懂,要不然奶奶也不会放心让我给陈道长帮忙。
  我又说道:“俺们家这些您也知道,要是不把这事儿弄清楚,没办法下手的。”
  陈道长点了点头。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8:01:00
  4妇女这时候老实了很多,原本的跋扈气焰也小了很多,陈道长走到她跟前,很婉转的问了起来,谁知道,妇女一问三摇头,再问把头往别处一撇,死活啥都不肯说。
  陈道长没办法,转身又去问那男的,男人给陈道长一问,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还总是偷眼看那妇女,那妇女就给他一个劲儿的使眼色,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们这两口子肯定有事儿,而且好像还不是啥好事儿,不想让别人知道。
  这要是搁着往常,遇上这种情况,奶奶带着我转身就走了,做了啥亏心事还不想承认,那你们自己接着作吧,自己造的孽自己受,懒得管你们。不过,眼下这情况不一样,他们押陈道长的东西呢,这要是转身走了,那刀子也就别想要了。
  当时我虽然小,可我不傻,当下一寻思,正面问不行,咱可以从侧面下手儿呀。
  我走过去轻轻拉了拉陈道长的衣裳,大声说道:“道长,咱回去吧,我困了。”
  陈道长这时候正拿这两口子没辙呢,听我这么说,先是一愣,不过,陈道长也不傻,一听就知道我有话要跟他说,不过不能当着男人跟妇女的面儿说。
  陈道长又朝这两口子看了看,摇了摇头,冲两个人很有礼貌的作了个揖,带着我们离开了。
  三个人来到巷子里,陈道长问我,“黄河,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我冲陈道长一笑,说道:“我觉得那两口子不会给咱说啥了,他们不肯说,咱可以问别人,问问他们家旁边的邻居,兴许能从他们邻居那里打听到点儿啥。”
  陈道长一听,看着我赞许的点了点头,莫名其妙说了一句,“土德引金火,看来那算命的说的没错,观里有救她男人的人。”
  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再冒冒失失敲别人家的门也不大合适,三个人离开镇子直接回了道观,在道观里将就一宿,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来到了镇上。
  这一次,没直接往妇女家里去,陈道长到馒头摊儿上买了几个馒头,三个人一边啃,一边在妇女家巷子附近转悠,这时候大概也就早上七点多点儿的样子,路上的人已经不少了,不过都是些上班的,一个个匆匆忙忙的,也不好意思拦下人家问人家。
我要评论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18 18:27:00
  一如既往支持楼主。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8:50:00
  在妇女家巷子口儿旁边呢,有一棵大梧桐树,枝繁叶茂跟个大蓬伞似的,梧桐树看着年头不小了。在树底下,有一张石桌子、几条石凳子,这时候,石桌旁围坐着几个人正在吃饭,这是个机会,不过我们这时候也正在啃手里的馒头,跟人家一比,挺寒碜的,也不好意思过去。远远的站在那里,一边看着人家几个吃饭,一边啃着自己手里的馒头。
  等几个人吃完饭,饭碗往石桌子上一放,我们赶紧把手里的馒头吞完,陈道长领着我们走了过去。
  梧桐树底下这几个人,看着年龄都不小了,至少都在六十岁往上,到了跟前,陈道长先给他们挨个儿行了个礼,然后跟他们聊了起来。
  几个人还都挺随和,聊了几句以后,陈道长就问起了妇女家里的事儿。
  不过,几个人居然一问三不知,还反问陈道长妇女家里出了啥事儿,原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男人撞邪的事儿,都是街坊邻居的,他们就知道两口子在他们镇上菜市场卖菜,卖菜的摊子在菜市场里是最大的,家里也挺富裕,不过,最近一个多月没见他们两口子出摊儿了,听说那男人好像是病了,但是都不知道得的啥病。
  几个人这么说,这叫我们挺失望的,不过,从他们嘴里也不是没得到一点儿消息,他们说,男人他们家在附近的口碑不是太好,特别是那妇女,仗着娘家有点儿势力、自己家里又有点儿钱,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跟街坊邻居们大吵大闹,附近的街坊邻居都不怎么跟他们家来往。
  我们三个挺无奈,看来从他们邻居家我们也得不到啥消息,眼下只能再去问那两口子了。
  离开梧桐树这里,三个人来到了巷子口,这时候巷子里没人,静悄悄的,我跟陈道长一合计,那妇女嘴比较紧,问她肯定问不出啥,不如把她跟她男人想办法分开,单独问那男的,那男的看着还好说话,估计能问出点儿啥。
  合计好以后,三个人来到了妇女家门口,这时候院门开着,不过还没等我们进门,从门里出来一个小姑娘,推着一辆自行车,身上还背着个书包。我一看,是昨天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那女生,跟我们年纪差不多,估计是两口子的闺女,这时候,应该是去上学。在女生身后,跟着昨天那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小男孩也背着书包。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8:51:00
  希望各位多多顶贴,我会加快上传速度,很快就能赶上之前的进度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l63338849 时间:2017-01-18 19:44:00
  写得不差.叙亊跟别开生面.望继续下去。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19:49:00
  女生面无表情的撇了我跟强顺一眼,也没理我们,带上小男孩骑车离开了。
  陈道长等女生离开以后,迈脚进了院子,我刚要跟着进去,发现强顺站在原地没动,扭头一瞧,强顺正看着那女生离开的背影发呆。
  我伸手拉了他一把,他回了神儿,随后小声问我:“黄河,咱要是不跟着陈道长过来,这时候是不是也背着书包上学去了?”
  我舔了舔嘴唇,不知道该说啥了,一股子苦涩涌到了喉咙口儿,我反问他:“咋了,你后悔了?”
  强顺轻轻点了点头,“嗯,早知道是这样儿,还不如在家上学嘞。”
  我抽了下鼻子,是呀,还不如在家上学嘞,在家至少还有顿像样儿的饭吃。
  陈道长发现我们俩没进门,回头招呼了我们一声,我跟强顺赶忙回神,跟着他走进了院里。
  这时候,两口子、还有那老头子,正在屋里吃饭,我们一进门,男人起身问我们吃了没有,那妇女连问都没问,就斜眼撇了我一下,不过,我发现她眉心的血并没有擦掉,精神也比昨天好了很多,看来我的血给她带来了好处,她舍不得擦掉了,这就更好办了。
  男人让我们坐下,我们仨站着没动,就这么看着他们吃饭,场面有点儿尴尬。
  吃过饭,妇女看看我们三个,问道:“你们又找到法子了?”
  陈道长这人很正直,再加上他们出家人规矩多,话只能由我来说了,我赶忙回道:“找到了,这次一定能把大叔的胳膊治好,顺便也能把你的病治好。”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20:18:00
  “我的?”妇女一愣,旋即厉声叫道:“我可没病!”
  我笑了,说道:“大婶,您最近应该晚上老做噩梦,老是给鬼压床吧。”
  妇女脸色顿时一变,“你、你咋知道的?”
  我说道:“被那些东西缠上的人都这样儿,您算是好的了,身上煞气重,要是换成别人,早给那东西上身了。”
  妇女脸色又变了变,不过嘴上还挺硬,“你、你胡说!你、你吓不住我。”
  我把一脸正色说道:“我吓您干啥,您昨天晚上没有做噩梦、也没有被鬼压床,对吧?”
  妇女顿时一愣,狐疑地打量起我来,我接着又说道:“昨天没跟您说明白,我身上阳气重,就算不用我们家那些法术,光我的血就能辟邪。”说着,我抬手朝妇女眉心指了一下,“您要是不相信,您现在就把血擦掉,我保证您今天睡午觉的时候,就得给鬼压住。”
  妇女一听我这话,呆住了,可能被我说中要害了。这时候,那老头儿从椅子上站起身,默不作声收拾起了桌子上的碗筷,好像他们家里所有的事儿都跟他没多大关系似的。
  我继续对妇女说道:“你身边跟着一个女鬼,要是不尽早送走,你将来比你男人还要严重。”
  妇女一听,脸色又变了,男人这时候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呆呆的说道:“真是那女的?”
  妇女连忙回了神儿,喝斥男人,“啥女的,别瞎说!”
  一听妇女这话,我特别不舒服,朝妇女看了一眼,问道:“您敢不敢现在就把眉心的血擦下来?”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20:18:00
  好像还是没啥人呀。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20:28:00
  妇女顿时又不吭声儿了,我紧跟着说道:“我们现在想到一个法子,不但能把您身边的女鬼赶走,还能治好您男人的胳膊。”
  妇女一听,态度立马儿就变了,忙问我:“啥法子?”
  我假装想了想,说道:“这法子女人不能在跟前,我可以留下来帮您赶走那女鬼,您男人得跟着陈道长和我朋友到别外面去。”
  妇女犹豫了起来,停了好一会儿,对男人说道:“跟他们去吧,该说的话说,不该说话的话别乱说。”
  男人很窝囊的点了点头,昨天我就看出来了,这男人怕老婆,那七十多岁的老头应该是男人的父亲,估计也拿这儿媳妇没辙,所以才啥都不管不问。
  陈道长和强顺带着男人离开了,我走到妇女对面坐了下来,妇女迫不及待问我,“你有啥法子能赶走我身边那……那东西?”
  我想了想,不紧不慢说:“您把眼睛闭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手心朝上,平心静气,我啥时候叫你把眼睛睁开你再睁开。”
  妇女疑惑的问道:“为啥要我这么做?”
  我说道:“您别问那么多,听我的就行了。”
  妇女这时候还真老实,老老实实把眼睛闭上,手放到了膝盖上,我这时候伸手往自己兜里一摸,摸出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我从初三上半学期就开始抽烟,不过,跟着陈辉出来这么几天,一直逮不着机会抽,期间烟还给大雨淋湿了一多半儿,这回总算逮着机会了。
  一根烟还没抽完,妇女耐不住了,问我,“小兄弟,我啥时候能把眼睛睁开呀?”
  我说道:“快了,你再等一会儿吧。”
  妇女又问:“那你到底咋给我赶那东西呢?”
  我这时候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动,说道:“我这不是正在给您赶么,您先别着急,一会儿就好了。”
  说着,我又点着一根烟抽了起来。
  • 小楼一夜听风y: 举报  2017-10-07 15:23:36  评论

    评论 途中的旅人:穿过针线的朋友可能不知道,闭上一只眼睛以后,人就失去平衡力跟准头儿了,很难把线穿进针眼儿里,除非你专门练习过。…………这你错了,穿针眼还得必须闭上一个眼睛
我要评论
作者:yaohong618258 时间:2017-01-18 21:05:00
  支持新帖,已收藏
  
作者:抬头见圆月 时间:2017-01-18 21:07:00
  等更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22:51:00
  5,第二根烟抽完没一会儿,妇女又耐不住了,问我啥时候能好,我一合计时间,陈道长跟那男人出去还不到十五分钟,肯定问不出啥,还得再拖延妇女一会儿。
  我让妇女把眼睛睁开了,然后让她给我找来纸笔,我想了想,在纸上写了几样东西让她去找,她拿过纸一看,说了句,呦,这些东西俺们家都有呀。
  我冲她很天真的笑了笑,心说,没有我还不让你去找呢,让你找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十多分钟后,妇女把东西全找来了,一把剪刀、一根缝衣针、一块碎布、一根妇女自己头上的长头发。
  我当即让妇女坐下,让她把那根长头发穿进针眼儿里,妇女二话不说,拿起头发就往针眼儿里穿。
  我见状赶忙拦下了她:“大婶,这头发不能这么穿。”
  妇女疑惑地看我了一眼,“那该咋穿呀?”
  我舔了舔嘴唇,说道:“闭上一只眼睛穿。”
  没穿过针线的朋友可能不知道,闭上一只眼睛以后,人就失去平衡力跟准头儿了,很难把线穿进针眼儿里,除非你专门练习过。
  这时候,再加上妇女的头发比较柔软,别说闭上一只眼睛,就是两只眼睛全睁开也不好穿。
  没一会儿,妇女头上就冒了汗了,不过,头发依旧没有穿进针眼儿里,看的我在旁边一个劲儿的偷笑。
  又过了几分钟以后,妇女终于没耐性了,把针跟头发往桌上一摔,抬起头问我:“小兄弟,为啥非得把头发穿进针眼儿里嘞?”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22:52:00
  听妇女这么问,我赶紧把一脸正色,“这个不能告诉你,这是我们家的独门秘术,不能让外人知道。”停了一下,我又说道:“其实闭上一只眼睛穿针眼,平常人都没练过,所以不好穿。”我从桌子上拿起头发跟针,又说道:“您看我给您穿一个。”说完,闭上一只眼,拿着头发往针眼里穿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我头上也冒了汗了,妇女咯咯咯笑了起来,“我当你有多大本事呢,你不是也穿不进去……”
  我把手里的头发跟针放下了,冲妇女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心说,我故意的,这样才能拖延更多的时间,傻瓜。
  也就在这时候,院子里传来了响动,我跟妇女同时从椅子上站起身到门口一看,陈道长领着男人和强顺回来了。
  我又朝他们三个脸上一看,陈道长皱着眉头,一脸愁闷,男人好像做了啥亏心事,一脸惶恐,最后是强顺,一脸的无所谓,好像天大的事儿都跟他没关系似的。
  三个人还没进屋,陈道长看见站在门口的我了,冲我招了招手,我赶紧从门里出来了,陈道长随即扭头对男人说道:“你们家的事儿,容我跟黄河商量商量,问题应该不大。”
  男人听了,勉强冲陈道长笑了笑,点了下头。
  妇女这时候看看他男人,又看看陈道长,脸色变的不好看了,她似乎察觉到了啥,我赶紧一拉陈道长的衣裳,咱赶紧走吧。
  陈道长会意,带着我们俩转身就走。
  刚走到院门那里,就听妇女厉声问男人,“你都说啥了?”
  男人小声回了一句,“我、我啥都没说呀……”
  旋即,就听女人大喊,“你们三个,给我站住!”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8 22:52:00
  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天继续,谢谢各位。
作者:虫虫爱哈哈 时间:2017-01-18 23:09:00
  顶
  
作者:抬头见圆月 时间:2017-01-18 23:40:00
  过分,这个节骨眼尔
作者:橙枫2012 时间:2017-01-18 23:53:00
  追了楼主几个帖子
作者:放牛人2016 时间:2017-01-19 00:06:00
  顶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19 00:35:00
  顶一个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07:45:00
  陈道长第一个停下了脚,我回头朝妇女瞧了一眼,妇女快步朝我们走了过来。
  妇女质问陈道长:“我男人的胳膊治好了吗?”
  陈道长赶忙转身,对妇女说道:“因由已经找到了,只要我和他们两个商量商量,就能找出法子。”
  妇女转而又看向了我,问道:“我身边跟着的那……那东西呢,你就这么走了呀,你叫我找的那剪刀、那破布,都是干啥用的?”
  我冲妇女一笑,说道:“大婶您先别着急,等会儿就能用上了,我现在先和陈道长商量一下,你们都别着急,等一会儿昂。”
  妇女又回头看了他男人一眼,一指她男人,“你跟我进屋里去!”
  妇女不再纠缠我们,我们三个全都松了一口气。
  走出妇女家的巷子来到街上,我忙问陈道长,“咋样儿呀道长,那男人给你们说啥了点儿没有?”
  陈道长点了点头,“该说的都说了,这男人是个实在人。”
  三个人在镇子里找了僻静凉快的地方,陈道长给我从头说了起来。
  这两口子呢,在他们镇上有个菜摊,这个前面已经说过了,而且还是他们菜市场里最大的摊子,各式各样的菜,特别的齐全。
  这男人呢,比较诚实,从不给人缺斤短两,一是一二是二,所以他们摊子上的生意特别好。
  不过,就在三个月前,菜市场里又出现了一个摊位,这摊位也是两口子,而且还特别年轻,看着刚结婚没多久。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07:46:00
  这小两口子的菜摊子一摆下来,邪了门儿了,他们那里的生意特别好,男人这里的生意,当然就直线下降了。
  有道是同行是冤家,这妇女呢,就跟男人商量,那小两口子生意那么好,将来非把咱挤兑下去不可,得想法子治治那小两口子。
  男人一听就劝她,算了吧,一样的菜,一样的价,人家生意好,那是人家会做生意。
  男人这么说,妇女却咽不下这口气,过了没几天,妇女让男人一个人看着摊子,她自己跑去找那小两口子聊天。
  妇女显得很热情、很大方,那两口子还也挺随和,很快的,就聊熟了。
  第二天,妇女又去找那小两口儿聊天。就这么的,几天下来,妇女跟那小两口子越来越熟了,这才知道,原来小两口子是从外地过来的,买下了人家一个菜摊子。
  又过了差不多有一个月,有一天,小两口那个男的因为有别的事儿,没来,摊子上只有女的一个,妇女见机会来了,又过去跟女的聊天,这时候,他们已经很熟了,还一起到饭店里吃过几次饭。
  妇女跟那女的聊着聊着,回到自己摊位前拿了两瓶水,给了女的一瓶,她自己一瓶,这时候已经很熟了,女的也就没怀疑,妇女递给她的水,她接过去直接就喝了。
作者:闷头走 时间:2017-01-19 07:59:00
  这是从头在来吗 养着吧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08:10:00
  不过,喝完以后,女的就觉得肚子里有点儿不舒服,跟妇女说,可能是昨天晚上着凉了,让妇女给她看会儿摊子,她去趟厕所。
  等女的跑去上厕所的功夫,妇女回到自己摊位上,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喷壶,喷壶里是一种无嗅无味的高毒农药,其实也是有气味儿的,不过用水稀释过以后,味道是很小的,一般闻不出来。
  妇女拿着喷壶回到小两口儿的摊位上,把所有的蔬菜用喷壶喷了一遍,当然了,都是偷着喷的,没给别的摊位上的人发现,喷完以后就打了个电话。
  等女的从厕所回来的以后,工商、卫生检查的,也全都过来了,说是卫生突击抽查,抽查就抽查吧,偏偏抽查到了小两口子那摊位上,工商的那些人直接就把女的给带走了,摊位也给封了。
  因为啥呢,因为她卖的蔬菜上面的农药残留严重超标,已经不是蔬菜了,要是直接吃,都能把人吃死。
  自那以后,小两口的摊子就再没开过张,小两口也再没出现过,后来,听说小两口儿被罚了一万多,那时候的一万多可真不少,我们村那时候还有因为一千块钱喝农药自杀的呢,更别说一万多了。
  又一个多月后,妇女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做了个梦,梦见小两口儿那女的,来找她索命了,那女的说,都是因为你陷害的我,我现在已经上吊自杀了,做了鬼了,今天过来就是跟你讨债的!
  妇女梦见的那女人的样子,就跟强顺看见的一样,舌头伸的老长,眼睛珠子通红。当时强顺一说女鬼的样子,妇女为啥脸色都变了呢,就是因为这个。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41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