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7 11:44:34 点击:19251239 回复:12229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100 下页  到页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08:23:00
  自那以后,妇女天天一闭眼就做噩梦,梦里不是那女的来找她讨债,就是那女的跟她男人吵架,男人怨她太容易相信人,好好的生意没了,还倾家荡产赔了一万多,女的给男的说的没办法了,到外面一棵树上上了吊。
  说也邪门儿,只要梦里那女的一上吊,妇女这里就上不来气儿,就好像脖子里给啥东西勒住了似的,身子也不能动弹,每天都是一身冷汗给吓醒。
  就像我说的,索性妇女煞气重,要不然早就给女鬼上身了。
  就这么又折腾了将近一个月,突然有一天,妇女两口子卖完菜回家吃中午饭,说是中午饭,那时候也过了一点了,吃着吃着,男人突然把碗筷往地上一摔,阴森森看着妇女“咯咯咯”笑了起来,笑完以后,声音都变了,指着妇女的鼻子骂,骂的妇女脸色大变,因为男人骂她的这些话,正是梦里那女人骂她的那些话,口气言辞啥的,一模一样。
  妇女当即给吓坏了,不过她不敢去找街坊邻居帮忙,怕事情败露,给她自己娘家打了个电话,娘家来了几个人,把男人给捆上了。
  妇女娘家人里面,有个懂点这方面的人,告诉妇女,这不像是寻常的病,像是撞上啥东西了,赶紧找人过来治吧,妇女一听,当然深信不疑,更加肯定是自己梦里那女人附在自己男人身上了。
  他们这个镇上,没有我们这种人,就有个算命先生,想要找我们这种人,还的跑上八九里地,到镇子周边的村子里去找。
  妇女这时候病急乱投医,以为只要是吃阴饭的就行,找到那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一听也没辙,只好给她算了一卦。
  随后算命先生对妇女说,咱们镇上现在来了一个土德命的人,在镇子的南方,你到镇子附近的庙里去烧香磕头就能找到,这个土德命的人,能引来一个金火命的人,那个金火命的,能救你男人。妇女一听,就在破旧的三清观里遇上了陈辉。
  说到这儿,陈道长把事情就算说完了,不过,我听完以后并没有豁然开朗,反而越来越迷惑了,有个大疑团没解开,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儿。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锋1118 时间:2017-01-19 09:29:00
  今天我再来!废话不多说,就为了顶贴!
  
作者:锋1118 时间:2017-01-19 09:30:00
  @途中的旅人 101楼 2017-01-19 08:23:00

  自那以后,妇女天天一闭眼就做噩梦,梦里不是那女的来找她讨债,就是那女的跟她男人吵架,男人怨她太容易相信人,好好的生意没了,还倾家荡产赔了一万多,女的给男的说的没办法了,到外面一棵树上上了吊。

  说也邪门儿,只要梦里那女的一上吊,妇女这里就上不来气儿,就好像脖子里给啥东西勒住了似的,身子也不能动弹,每天都是一身冷汗给吓醒。

  就像我说的,索性妇女煞气重,要不然早就给女鬼上身了。

  就这么又折腾...
  —————————————————
  继续!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19 09:33:00
  重复看一次,印像更深
作者:气冲牛斗哈哈 时间:2017-01-19 09:36:00
  支持楼主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10:47:00
  6,整件事下来,也就是那妇女陷害小两口,女的气不过上吊自杀,之后变成吊死鬼来找妇女寻仇,在我们这些人看来,算是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了,搁着以往的话,也就是把女鬼收住,让妇女给女鬼赔个礼道个歉,化解掉女鬼的怨气,然后把女鬼送走就行了,但是,眼下这件事真有这么简单吗?男人那条胳膊又是咋回事儿呢?强顺的阴阳眼开了以后,说男人胳膊上趴着一条大青蛇,这个,明显跟那女鬼没一点儿关系。
  那时候我虽然小,不过我也能感觉出来,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于是,我问陈道长:“道长,那男人说的只有这些了吗,还有没有别的?”
  陈道长摇了摇头。
  我又问:“那您有没有问问那男的,过去还做过些啥事儿吗,比如说,打死过青蛇啥的。”
  陈道长又摇了摇头,说道:“问了,男人说,他从小胆子就小,从没杀过生,连别扭都没跟人闹过,他老婆也没杀过生。”
  我顿时皱了皱眉头,陈道长问我:“怎么了,你也觉得他们家这事儿有蹊跷吗?”
  “嗯。”我点了点头,说道:“我感觉男人的胳膊跟那女鬼就是两码事儿,弄不好是两件事刚好凑到了一块儿。”
  陈道长轻轻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问道:“那你觉得,咱们现在该咋办呢?”
  我朝陈道长看了看,感觉陈道长这时候已经没辙了,把希望全寄托在了我这个半大孩子身上。我那时候还小,经验不足不说,还涉世未深,他们大人的世界,我一个半大孩子真的不太懂。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11:31:00
  我说道:“不行咱再回去问问那个男的吧,这回让我来问。”
  陈道长又叹了口气,一脸无奈,这时候,别说陈道长,我也挺头疼的,真的有点儿黔驴技穷,要是奶奶在这里就好了。
  三个人腆着脸又回到了妇女家里,一进院门,我就感觉他们家里气氛不对,阴森森的,进屋里一看,就见那妇女在椅子上坐着,男的居然在地上跪着。
  我朝那妇女一看,眉心的血不见了,这时候脸色煞白双眼通红,又朝那男的一看,战战兢兢浑身哆嗦,妇女见我们进门,腾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就像换了个人,一扭头,妇女朝我狠狠瞪了一眼,没等我反应过来,陈道长大叫一声不好,我这才反应过来,妇女这是给啥东西附上了。
  陈道长朝妇女那里可劲儿迈了一步,把我跟强顺挡在了身后,我顿时喊了一嗓子,“道长,您别挡着我,我身上的阳气比您还重呢……”
  话音没落,陈道长把手往他自己身上一掏,因为我给他挡在身后,看不到他从身上掏出个啥,几步冲到妇女跟前,一抬手,把手里的东西照着妇女脑门儿拍了过去。
  妇女当然不会傻站着给他拍,“嗷”地一声,跳了起来朝陈道长反扑过来。
  这时候,我已经从陈道长身后绕到了侧面,就见妇女伸双手就掐陈道长的脖子,别看陈道长快七十的人了,这时候居然格外麻利,朝旁边一侧身,躲开妇女的双手,把自己手里的东西“啪”地一下贴在了妇女的眉心,动作很快也很老练。这时候我也看清楚了,陈道长手里拿的是一张黄符。
  黄符贴在妇女脑门上以后,妇女浑身哆嗦起来,没一会儿,嘴里冒出了白沫儿。
  我扭头狐疑地朝陈道长看了一眼,心里有点儿奇怪,不过还没等我想明白,陈道长冲我喊了一嗓子,“黄河,快去拍她后脑。”
我要评论
作者:万里无云万里天_ 时间:2017-01-19 12:22:00
  顶
作者:andy0218 时间:2017-01-19 12:44:00
  楼楼的新贴,虽然是老事重谈,但必须顶,非常精彩!
作者:灵猫公子 时间:2017-01-19 12:48:00
  楼主加油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12:50:00
  我先是一愣,随即冲过去在妇女后脑勺上狠狠拍了一下,就这一下,妇女身子猛地一抽,紧跟着“噗通”一声,整个人像滩泥似得软地上了。
  陈道长顿时长长吐了一口气,把黄符从妇女眉心拿下来,叠了两叠又塞回了身上。
  这时候,跪在地上的那男人爬到妇女跟前,用他那条管用的胳膊搂住妇女,冲着陈道长大呼小叫,“道长,道长,俺老婆咋了,你把俺老婆咋了?”
  陈道长看了男人一眼,没等他说话,我赶忙对男人说道:“婶子刚才是被啥东西附身了,那东西已经给陈道长收住,现在已经没事了,婶子一会儿就能醒。”
  说完,我朝陈道长看了一眼,这时候不知道为啥,我觉得眼前这位陈辉陈道长很陌生,因为我感觉他的道行好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低。
  我和强顺两个帮着男人把妇女抬到了卧室的床上,妇女这时候依旧昏迷着,气色很差。
  安置好妇女以后,三个人一起从卧室里出来,我忍不住问男人,“大叔,刚才您咋在地上跪着呢?”
  男人脸色微变,说道:“那女的来了,说要我老婆偿命,要找地方上吊,我就给她跪下磕头,求她饶了我老婆。”
  这男人对这个凶妇还挺好,我又问道:“你给她磕头,她就饶你老婆吗?”
  男人说道:“她哪里肯饶呀,不过……不过她走不出我们家这个房子,要不然早就到外面上吊了。”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13:35:00
  我疑惑的看了男人一眼,“走不出你们家这个房子?”
  男人使劲点了点头,“是呀,她走到门口哪里惨叫一声就退回来了,走了好多次都没走出去,最后累了,就坐在椅子上休息,她,她还问我,我们家是不是有啥东西,为啥她来我们家里以后就再也出不去了。”
  “啥东西呀?”强顺冷不丁问了一句。
  男人看了强顺一眼,回道:“我哪儿知道啥东西呀。”
  说着话,三个人回到了客厅,陈道长这时候正在客厅等着,见我们回来,陈道长问我妇女怎么样了,我说,还没醒,不过已经没事了。
  陈道长松了口气,随后又问了男人几句,跟我刚才问男人的差不多,不过他问的比较婉转,这可能就是大人跟孩子的区别吧。
  随后,陈道长问我,送这种吊死鬼,用啥法子送最合适。
  像送鬼这个,啥样儿的鬼,用啥法子送,这样送走的可能性最大,陈道长应该也知道这个,如果说,吊死鬼,你用送淹死鬼的法子送,暂时能送走,不过,送走以后又跑回来的可能性很大。
  我想想,对陈道长说,送吊死鬼最好的法子,就是找到它生前上吊用的绳子,也不见得非得是用绳子上吊,也可能是其他物件儿,把那物件儿用火一烧,然后再送;要是找不到上吊的那物件儿,就在它吊死的地方,朝正南方走五十步,然后用纸烛香火啥的,在那里送。
  我给陈道长一边说着,朝男人看了一眼,男人也朝我看了一眼,顿时一愣,紧跟着似乎明白我看他啥意思了,战战兢兢开口对我说道:“小、小师傅,你、你别看我,我不知道那女人在哪儿吊死的,也、也不知道她上吊用的东西在哪儿。”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15:31:00
  我扭回脸又对陈道长说道:“要是找不到上吊用的东西,又不知道在哪儿吊死的,这可就不好办了。”
  陈道长皱了皱眉,问道:“你们家不是有送孤魂的法子么,外来鬼魂,无论咋死的都能送走,送孤魂的法子不能用么?”
  我冲陈道长苦笑了一下,说道:“道长,这个可不是孤魂呀,孤魂一般都是游荡过来的,谁倒霉谁碰上,这个女鬼是专门过来报仇的,不能算是孤魂。”
  说着,我又一寻思,说道:“要是真的找不到她上吊的地方,只能去她生前熟悉的地方了,比如说,她家里。”说着,我又朝男人看了一眼。
  男人连忙对我说道:“他们家是外地的,我不知道他们住在哪儿……”
  “那你总该知道他们那个菜摊子在哪儿吧?”我问道。
  男人不吭声儿了,点了点头,我转而又对陈道长说道:“咱可以到菜摊子那里试试,总比在十字路口送要好点儿。”
  这时候,已经快晌午了,我给男人写了个单子,让男人照着单子上的东西去准备,男人的胳膊不方便,把单子给了他父亲,也就是那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老头儿带着老花镜看了看,一句话没说,拿着单子离开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15:33:00
  晌午吃饭的时候,老头儿回来了,东西准备齐全了,我看了看准备的那些东西,还行,又到卧室里看了看那妇女,妇女这时候没怎么恢复,阳气还是很弱,估计要等到第二天才能醒过来。
  这个男人呢,人确实不错,带着我们到他们巷子口旁边的饭店吃了一顿,荤菜素菜上了一大桌,还有白酒啤酒,这回可让我跟强顺吃了个酒足饭饱,连路都快走不动了。
  吃完饭,男人问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去菜市场把女鬼送走?我反问男人,“现在菜市场里没人了吗?”男人说,“咋会没人呢,这时候有些菜摊子还没收呢。”我说,“等啥时候没人了咱再过去送。”
  男人想了想说,“那只能等到晚上十二点以后了……”
  晚上,十一点半,我们再次来到妇女家里,我给妇女又看了看,还是没醒,不过脸色好了很多,估计明天早上就能醒了。
  几个人拿上中午准备好的物件儿,由男人带着路,来到了他们镇上的菜市场……
  有些事儿呢,好像都是一件赶着一件的,本来是来菜市场送女鬼的,没想到,给我们发现了一个秘密。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9 15:35:00
  这到底是懒得说话呢,还是真的没人看呢。
剩余 3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找核桃的人 时间:2017-01-19 15:43:00
  把原来那帖改了名字继续更吧
  这是重新更的
  感觉好慢
  
作者:猫小丹很幸福 时间:2017-01-19 15:47:00
  楼主,我在看,支持你,继续继续呀!
  
作者:bushenghang 时间:2017-01-19 17:02:00
  支持!谢谢您!希望是真实的!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15283960582 时间:2017-01-19 17:15:00
  @途中的旅人 2017-01-18 20:18:00
  好像还是没啥人呀。
  -----------------------------
  写得很好,我从捉鬼人追到这里。黄河的文笔很好,故事很好看。也让我们了解鬼怪世界的同时,告诉我们做人做事的准则。
作者:原来你也在这儿啊 时间:2017-01-19 17:21:00
  @途中的旅人 115楼 2017-01-19 15:35:00

  这到底是懒得说话呢,还是真的没人看呢。
  —————————————————
  别着急,点击率高的帖子都是更新持续几年的,你这才开始,别人跟帖也是需要时间的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19 17:59:00
  哈哈,楼主莫着急,这几天可能临近年底,有些人事多比较忙吧。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19 18:05:00
  支持,支持。
作者:抬头见圆月 时间:2017-01-19 19:27:00
  加油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19 19:55:00
  顶起
作者:声震长空2014 时间:2017-01-19 20:37:00
  之前都看过了,还说啥呢?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19 21:53:00
  打卡签到,顶帖支持,由于回老家用网不方便,不能及时回复黄河兄和大家还望见谅,用移动网络比较不给力,最近要蹭邻居的网定时回复了,晚安~
  
作者:ty_浮光掠影173 时间:2017-01-19 21:57:00
  楼主你又开了新帖啊,太好了。我就喜欢看这些鬼怪故事。特意注册个账号顶一下,加油
作者:紫冰凌儿 时间:2017-01-19 22:21:00
  紧跟步伐
  
作者:小妖狐的妩媚 时间:2017-01-19 22:26:00
  顶起!
作者:注册极烦 时间:2017-01-19 23:32:00
  报个道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20 00:01:00
  天涯是为你而来楼主
作者:橙枫2012 时间:2017-01-20 00:01:00
  我们都在看啊
作者:北大荒村长 时间:2017-01-20 01:06:00
  有人看
作者:樱桃肉丸子BB 时间:2017-01-20 01:26:00
  祝黄河哥能早日出书!
  
作者:u_112643533 时间:2017-01-20 02:21:00
  虽然前面看过一次了,现在再看还是这么好看
  
作者:aini6562 时间:2017-01-20 03:31:00
  支持一下楼主
  
作者:锋1118 时间:2017-01-20 07:52:00
  支持!
  
作者:u_109139599 时间:2017-01-20 08:11:00
  我系你的忠实粉丝,我曾极力推荐你写的那个《末代捉鬼人》,那个磨铁名我取名白蛇,我这两年真的超级无敌阴公,可能是因为上年堕胎吧,我今天上天涯发帖了,没法了,准备求有缘人救命,系神婆神公都说我将来必定大富大贵,哈哈!我现在真的超级无敌糟糕,有那种想把这世界那些所有得罪我的人全部踩死,我死没关系,但我女儿实在是太可怜了,我现在今年回家被这一切气得我变得什么都不怕就算再恐怖的鬼我也不怕,我觉得我就是这世界上最恐怖的鬼,哈哈!我以前那么柔弱那么漂亮犹如仙女下凡一样的女孩现在今天竟然变成这个样,这人生到底是什么?这人类我觉得应该来次大变改,你说是吗?刘先生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08:40:00
  7,菜市场地方不大,整个儿只有一个大门、一条通道,呜呜泱泱的,里面挤满了菜摊子,有大的有小的,这时候早就熄了灯,整个儿菜市场里面黑漆漆的显得更加拥挤不堪,还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而且,闻着里面还有股子血腥味儿,看来这里不光有菜摊子,应该还有肉摊跟鱼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男人来时从家里拿了一只手电,这时候打着手电把我们领到了菜市场中心位置,用手电指了指中间最大的一个摊位,告诉我们,这就是他们家的菜摊子,无论占地面积,还是地理位置,在菜市场里都是最好的。
  随后,男人打着手电又朝菜市场西南角指了指,我们顺着手电光朝男人所指的地方一看,那里有个小摊子,看着只有男人家摊子的三分之一,而且还是个很不起眼的小角落,从占地面积跟地理位置来看,那里应该是整个儿菜市场里最差劲儿的地方。因为这个菜市场设计的不是太合理,只有一个大门,进出都在这个大门,而且大门的位置在东北方向,男人所指的这个小摊子在西南方向,距离大门最远,试想,人家买菜的顾客,恐怕都走不到那里,就把菜买齐了,那里基本上就是个无人问津的死角。
  几个人很快来到小摊子跟前,男人用手电照着亮,我们三个朝小摊子看了看。这小摊子看上去跟个商店里的柜台似的,前面是一米来高一米来宽的台子,后面是一小块空间,供站人和放存货用的。
  这时候,台子上面盖着黑色塑料布,塑料布下面平坦坦的,好像台子上啥都没有。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08:41:00
  男人这时候对我们说,这个摊子因为地理位置不好,很少有人租赁,小两口出事以后,更没人租了。
  我一听忍不住问了男人一句:“既然这里位置不好,为啥那小两口能把生意做的那么好呢?”
  男人叹着气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呀。“随后,男人紧接着又说道:“先开始,我老婆也没想对他们咋样儿,就想跟他们套套近乎,学学他们是咋做生意的,谁知道后来啥也没学到,他们这里的顾客还越来越多,我老婆这才,唉……”
  这才动了损主意,间接逼死了那女的么?不过听男人这口气,好像他老婆害了人还委屈了还,我张嘴想给男人说点儿讥讽的话,不过陈道长这时候冲我一摆手,“黄河呀,别说那么多,赶紧做法吧。”
  我知道,陈道长也看不惯那妇女的所作所为,但是,他的七寸在人家手里掐着呢,不低头也得低头,要是他把青石道人留下的那把刀子弄丢了,那就跟欺师灭祖差不多了,像我们这种人,最忌讳的就是欺师灭祖。
  我舔了舔嘴唇把话又咽了回去,走到台子跟前,伸手把上面的塑料布扯了下来,找到入口,进到了台子里面,然后,我面冲外,把带来的那些物件儿一样儿一样儿摆到台子上:香炉,焚香,白蜡,黄纸,火盆,麻绳,斧头,一截枯树枝,还有一瓶井水,也就是地下水。
  东西摆好以后,我从身上掏出火机,拿起台子上的白蜡,想先把白蜡点着,然后用白蜡点香。不过这个白蜡呢,是成捆的,一捆十根,外面还用废报纸包的严严实实,我们用不了那么多,两根就足够了。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xiaofeng33442014 时间:2017-01-20 09:02:00
  哈哈,终于又开这个贴了!等这个贴很久了!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09:21:00
  我攥着火机去撕白蜡上面包的报纸,当时我也就是个半大孩子,下手没轻没重的,劲儿用的稍微一大,报纸“嘶啦”一声整个儿开了,十根白蜡稀里哗啦掉地上一半儿,他们三个都不错神儿看着我呢,顿时觉得很没面子的,赶紧把剩下的白蜡放到台上面,蹲下身子去摸掉地上那些。
  台子下面更黑了,男人这时候在台子外面站着,手里的手电还照不到我这里,折腾一会儿,勉强摸到两根,另外三根怎么也摸不到了,我只好把手里的火机打着,照着亮在台子下面找。
  所幸不错,剩下的三根都没跌太远,我把它们逐个儿捡了起来。
  就在我拿着白蜡刚要从地上起身的时候,眼角余光突然发现,这台子里边的地面上,好像放着个啥东西,出于好奇,把火机伸过去照着一看,就这一眼看下去,差点儿没把我吓得叫出声来,就见台子下面放着一个血呼啦的血孩子!
  血孩子这时候直挺挺站着,呲着牙瞪着眼,俩眼睛珠子呼呼冒精光。
  我这人从小就不知道“害怕”俩字是咋写的,不信去看看我上一个帖子《末代捉鬼人》,里面有我小时候的经历,但是这时候,我心里也发了毛了,从来没见过这个,别说从地上站起来了,一屁股就坐地上了,另一只手里的白蜡也全掉地上了。
  等我回过神儿,冲台子外面的陈辉大叫起来:“道长,您快过来看呐,快过来看呐!”(这里再插一句,陈道长本名陈辉,前面早就说过,现实里我一般都是这么称呼他的,前面几章全部称呼的是“陈道长”,不知道为啥,感觉格外的别扭,以后全部称呼“陈辉”。)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0:21:00
  别看陈辉这时候数岁已经不小了,不过反应能力还是挺强的,一听我喊叫,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我这时候又给自己稳了稳神儿,陈辉问我咋了,我没说话,把手又伸进台子下面,把火机打着了,陈辉一愣,随即蹲下身子,借着光朝台子下面一看……
  我明显听见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我们俩彼此看了一眼,全是一脸惊悚。
  血孩子大概只有一尺来高,光手光脚,身上穿着一件红衣裳,看着像是个男孩,光头,头上脸上脚上手上,全是血呼呼的,唯独那双大眼睛,用火机一照绰绰冒精光,跟夜里的猫头鹰似的。
  陈辉毕竟比我这个初中刚毕业的小屁孩儿见多识广,很快稳住心神,把血孩子伸手从台子下面抓了出来。
  从地上站起身,陈辉把血孩子往台上面一放,顿时传来男人跟强顺的惊叫声,我双手一摁地面,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就听陈辉这时候很镇定的对我们说道:“你们别怕,只是个木头人而已。”
  木头人?
  我当即一咧嘴,不会吧,这要真是个木头人,我可要丢人了,又朝血孩子看了看,依旧心惊肉跳,咋看咋像个真人,血呼啦的,就好像给剥了层皮似的。
  “道长。”我小声问道:“这个……这个真的是个木头人么?”
  陈辉用胡子拉碴的下巴指了指血孩子,“你摸一下就知道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20 10:34:00
  @ty_快乐就好670 2017-01-20 00:01:00
  天涯是为你而来楼主
  -----------------------------
  来天涯就是为楼主而来,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0:48:00
  我舔了舔嘴唇,有点儿心虚,不过,我刘黄河从小怕过啥?小时候哭一声吓得方圆五里的孤魂野鬼抱头鼠窜,眼下这血孩子又算个啥?
  给自己鼓了鼓勇气,把手小心翼翼伸过去,在血孩子小肚子上摸了一下,搁着血红的衣裳,我感觉衣裳下面硬邦邦的,奶奶的,真的是个木头人!
  感觉自己刚才大呼小叫的挺没面子,又仗着胆子在木头人血呼啦的脸上摸了一下,顿时一愣,有点光滑,又硬又光滑,奶奶的,这是不是血,这是抹的红油漆!
  我顿时哭笑不得,谁他娘的这么无聊,弄这么一个俅玩意儿放在这儿。
  陈辉让男人用手电照着亮儿,他自己伸手把木头人身上的衣裳脱了下来。
  这时候,几个人都暂时忘了我们来这里到底是干啥来了,注意力全转移到了木头人身上。
  衣裳脱下来以后,我朝木头人一看,又是一愣,就见这木头人身上并没有抹红漆,整个儿身上全是黑色的符文,像是用毛笔画上的,重重叠叠、奇形怪状,看的久了都叫人眼晕恶心。
  我疑惑地问陈辉,“道长,这上面画的都是啥?”
  陈辉没说话,拿起木头人反复看了起来。
  十多分钟后,陈辉似乎看明白了,放下手里的木头人扭头问我,“黄河,你们家有没有查邪术的法子?”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1:21:00
  我一愣,啥意思,没能理解陈辉这话的意思,当即反问:“啥查邪术的法子?”
  陈辉说道:“被人以邪术下咒,你们家有法子查吗?”
  我挠了挠头,不答反问:“您是说,这个木头人是一种下咒的邪术么?”
  陈辉摆了摆手,手没放下,紧跟着朝男人那条抬不起来的胳膊一指,说道:“现在看来,他的胳膊是给人下了毒咒。”
  “您咋知道呢?”我又问。
  陈辉把木头人又拿了起来,递向我说道:“你仔细看看这只木人,它身上的符文像是拘魂用的。”
  我接过木人看了看,说真的,我们家没有这些,奶奶也没教过我这些,我根本就看不明白,假装看了看,又放回了台子上,问道:“这个木头人跟男人的胳膊有关系么?”
  陈辉说道:“没有关系,也有关系。”
  我顿时眨巴了两下眼睛,到底是有关系,还是没有关系呢?这些个出家人,不打诳语,就是爱打谜语。
  陈辉继续说道:“这木人应该是一种拘魂咒术,用来吸引顾客的,这个菜摊子位置这么差,生意却那么好,应该就是因为这个。”说着,陈辉停下来看了我一眼,问我:“从这木人来看,你觉不觉得男人这条胳膊,也是给人下了咒呢?”
  我顿时有一点儿开窍儿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灵猫公子 时间:2017-01-20 12:09:00
  每天来一趟
  
作者:andy0218 时间:2017-01-20 12:56:00
  继续顶,楼楼加油,回贴的数量不要太心急,慢慢来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3:30:00
  8,我感觉男人的胳膊确实像是给人下了咒,可以用推测的方式想象一下,一个能用咒术招揽生意的人,应该也有下咒害人的能力,既然小两口那女的给妇女间接逼死了,帮他们下咒揽生意的人,自然有可能帮他们下咒给那女的报仇。这个招揽生意用的小木人,充分说明了问题。
  记得小时候,奶奶好像无意间也说过,她那些话更能证明男人的胳膊是被人下了咒。
  奶奶说,被人下咒这个,跟被脏东西粘上不一样,被下咒以后,用驱邪驱鬼的法子根本就治不好,有些罕见的咒术,不但治不好,还会越治越严重,引起反作用。
  眼下像男人这条胳膊,先开始只是抬不起来,不疼不痒的,陈辉用驱邪驱鬼的法子给他治了以后,情况不一样了,但没有减轻,突然间加重了,这就说明是给人下了咒。
  经陈辉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想起奶奶说过的那些话,而且,这咒术不但罕见还特别阴毒,下咒的人没有给男人留余地,就想把他置于死地,不过这么下咒害人也是有代价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木人,胳膊,原本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就因为一个懂咒术的人,这时候凑到了一块儿。
  等我把这些想完回过神儿,就见陈辉从台子上拿起一大张黄纸,把木人用黄纸裹住,递向了台子外面的强顺,说道:“强顺,你到外面找个地方把它烧了吧。”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4:17:00
  强顺这时候跟那男的还是一脸惊魂未定,给这个血呼啦的木人吓得,他们俩就是俩普通人,当然不了解这里面到底是咋回事儿。
  强顺低头看看木人,又看看陈辉,从一脸惊魂未定立马儿变成了一脸踌躇。
  他踌躇啥呢,只有我知道,强顺这熊孩子,打一生下来胆子就小,这时候深更半夜的,叫他一个人到外面烧一个血呼啦的木头人,他敢吗,不敢,但他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害怕自己不敢。
  我赶忙对站在他身边的男人说道:“大叔,要不您跟强顺一起去吧,俺们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您到外面给强顺找个能点火的地方。”
  男人听了冲我点了点头,留下手上的手电筒,带着强顺离开了,这时候,我扭头又问陈辉:“道长,咱现在咋办呢,那女鬼还送不送了?”
  “当然要送。”陈辉轻轻蹙着眉头,“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
  我答应一声,弯腰把地上的白蜡重新捡起来,选出两根没摔断的点着,分别立在香炉两边,接着,用点着的白蜡点着一捆香,规规矩矩插进香炉里,火盆、黄纸、麻绳、斧头等等吧,按照先后要用到的顺序一一摆好。
  弄好以后,我又问陈辉,“道长,把那女鬼给我吧,你是不是给她收进那张黄符里了?”
  陈辉点了点头,伸手往他自己怀里摸,摸索了没一会儿,掏出一个香囊,巴掌大小,米黄色的,这时候我对这个香囊还比较陌生,将来就熟悉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5:09:00
  香囊口儿是用两根白色带子系着的,陈辉把口儿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之前那张黄符,见状,我伸手就去接,不过陈辉却并没有递给我,自己拿着黄符居然愣在了那里,愣了足有三四秒钟,居然自顾自拿着黄符反复看了起来。
  自己的东西还这么可劲儿看,没见过呀,啥意思这是?我心说,难道拿错了?不过拿错了也不至于这么看吧,下意识朝他脸上了一眼,居然一脸惊愕加迷惑。
  看了一会儿,陈辉把头抬起来看向了我,显得有点儿尴尬,我忙问:“咋了道长?”
  陈辉摇了摇头,眉头紧紧皱在了一块儿,说了句,“女鬼不见了。”
  “啥、啥?”
  陈辉又沉声重复了一遍,“收在黄符上的女鬼不见了。”
  “不会吧?”我这时候彻底听清楚了,不过,当时的我,还没见过收住以后的鬼魂还能跑掉的,在潜意识根本就没这个概念,感觉都有点儿不可思议。
  我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了陈辉,问道:“道长,真的跑掉了么?那女鬼死了还没多长时间吧,她能有多大本事呀。”
  陈辉没说话,缓缓摇了摇头。
  “那咱现在咋办呢?”我接着又问道。
  陈辉这时候反而一脸冷静,不过话语显得有点儿沮丧,说了句,“拿上东西先回去。”
  “回哪儿去?”我又问。
  “男人家里,女鬼要是跑了,还会回到那里。”
我要评论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20 17:34:00
  @xiaofeng33442014 2017-01-20 09:02:00
  哈哈,终于又开这个贴了!等这个贴很久了!
  -----------------------------
  这个帖等好久啦。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20 17:37:00
  @途中的旅人 2017-01-20 10:21:00
  别看陈辉这时候数岁已经不小了,不过反应能力还是挺强的,一听我喊叫,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我这时候又给自己稳了稳神儿,陈辉问我咋了,我没说话,把手又伸进台子下面,把火机打着了,陈辉一愣,随即蹲下身子,借着光朝台子下面一看……
  我明显听见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我们俩彼此看了一眼,全是一脸惊悚。
  血孩子大概只有一尺来高,光手光脚,身上穿着一件红衣裳,看着像是个男孩,光头,头上脸上脚上手上......
  -----------------------------
  陈辉道长应该说还是个负责任的好道长。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8:55:00
  两个人把台子上的东西收拾收拾,一前一后出了菜市场大门。
  来到菜市场外面,四下看了看,这时候的时间大概在午夜一点多,整个儿外面黑漆漆静悄悄的,门口附近这一带,还没能瞧见强顺跟男人的身影,也不知道男人把强顺带到哪儿去烧那木人了。
  也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发现菜市场对面一条巷子里有条人影一闪,我赶紧拉了拉陈辉的衣裳,“道长,那巷子里好像有人。”
  陈辉抬眼朝巷子里看了看,巷子里比外面更黑,不过这时候刚才人影消失不见了。
  我又说道:“说不定就是强顺他们两个,咱过去看看吧。”
  陈辉没有反对,两个人大步朝巷子走去,不过,刚走到巷子口,从我们左手边传来一团跳动的火光,扭头一瞧,火光离我们这里大概能有二十来米远,火焰不大,火焰旁边还有两条人影一晃一晃的,我们俩立马儿停住了脚步,刚才那条人影应该不是强顺他们,火边这两条人影应该才是他们,至于刚才那个,我这时候感觉自己可能是看花眼了,深更半夜的,谁会在巷子里瞎转悠呢。
  火焰所在的位置,也是个巷子,火光跳动间隐约还能看见两边的墙。刚才要进的那条巷子口朝西,这条朝南,我跟陈辉立马儿改变方向,朝有火光的这条巷子走去。
  不过,又是刚刚走到巷子口儿,忽然间,我跟陈辉同时停下了脚步,就见这时候火光映出来的人影变了,不是变成了怪物,而是变成了三条,三条人影!
  刚才明明是两条,这时候为啥凭空多出来一条呢,这多出来的一条,又会是谁呢?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8:56:00
  腊月二十三,小年了,祝各位小年快乐!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19:52:00
  我跟陈辉相互看了一眼,我有点儿不知所措,陈辉却显得很镇定,毕竟人家这么大岁数了,啥没见过,低声对我说了句,“别慌,过去看看再说。”
  两个人加快脚步,不过,我这时候突然又发现一个问题,陈辉走路居然没声儿了,脚底下一点儿声音都听不见了。
  只有鬼走路才没声音,我忍不住朝陈辉脚下看了一眼,脚还着着地,但是着地的方式很奇怪,脚尖着地,我立马儿明白了,这样走路能把声音减低到最小程度,陈辉这时候是不想惊动火堆旁的人影,我学着他的样子把脚也踮了起来。
  两个人悄悄走进巷子,离着火光又近了一点儿,也就在这时候,忽然,三条人影一晃,居然……居然又变成了两条!
  这绝对不是我看花眼了,我确定陈辉当时也看见了,不过,我们俩这次并没有停下来,踮着脚一口气走到跟前。
  这时候,两条人影面冲火堆,背对着我们,我们俩打眼朝他们一看,确实是强顺跟那男人,先没惊动他们,在他们身边左右找了找,确实只有他们两个,不过,刚才第三条人影是咋回事儿呢?想不明白。
  看罢,陈辉轻轻咳嗽了一声,火堆前的强顺跟男人同时一激灵,同时转身,见是我们两个,强顺松了口气,露出一脸轻松,朝我问了一句,“黄河,你们咋也来咧?”
  我冒冒失失的不答反问,“刚才跟你们站一块儿的那条人影是谁?”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20:46:00
  “啥?”强顺当即一愣,“啥人影?这里就俺们俩呀。”随后露出一脸莫名其妙,我又朝男人看了一眼,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男人说道:“没有别人,一直就我们两个。”
  听男人这么说,我跟陈辉对视了一眼,谁也没说话,陈辉冲我轻轻摇了摇头,意思是不叫我再说了。
  陈辉转脸看向男人问道:“木人烧的怎么样了?”
  男人回道:“这东西也不知道是啥木头做的,不好烧。”
  陈辉说道:“那就别烧了,把火灭了拿上它,回去。”
  “回去?”男人一听,看看陈辉,又看看我,轻声问道:“那、那女的送走啦?”
  陈辉脸色一暗,“没……”一个“没”字刚出口,我赶紧抢着说道:“没事儿了,送走了。”这时候要说没送走,男人指不定咋想我们呢。
  听我这么说,男人顿时轻松了很多,不但脸上有了笑意,对我们还恭敬了几分。
  我走过去帮着他们一起把火扑灭,从火堆里把木人拿了出来,这时候,木人的胳膊腿都已经烧没了,只剩下头和身子,不过也已经给火烧的黑乎乎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儿了。
  书说简短,几个人原路返回,很快又回到了男人家里。
  等男人把院门打开,几个人走进院子里一看,房门居然是开着的,记得男人出门的时候,刻意把房门关起来了,它这时候咋开了呢?
  再朝房门那里仔细一敲,几个人顿时全都停下了脚步,就见门里头,直挺挺站着一个人,因为房间里黑,也看不清是谁,从身形来看,像是那妇女。
  要真是那妇女,事情可就有点儿不对劲儿,我给她看过,妇女最早也得在天亮以后才能醒过来,这时候,要是她在门口站着,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又给附上了……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0 20:48:00
  今天的没了,明天继续,没事的就顶两下,别叫我心寒了再弃贴。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zhoulin279759417 时间:2017-01-20 23:30:00
  一路追着看,好看
  
作者:橙枫2012 时间:2017-01-21 00:29:00
  顶
作者:windcd102 时间:2017-01-21 00:35:00
  楼主辛苦了
作者:ty_起重人生 时间:2017-01-21 01:06:00
  没了?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21 01:42:00
  顶起
作者:栩辉 时间:2017-01-21 01:42:00
  楼主这经历不管你是真是假但有这写作和故事水平我也是拜报!
  
作者:樱桃肉丸子BB 时间:2017-01-21 02:19:00
  一不小心又看完了!期待更新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08:57:00
  9,男人这时候好像看出门口站着的是谁了,激动地喊了一声,“老婆,你醒啦。”喊完,男人迈脚就往门口那里走,不过,刚走出去没两步,被陈辉在后面一把拉住了他。
  男人回头看了陈辉一眼,陈辉低声对他说道:“别过去,你内人又被女鬼附上了。”
  男人一听,看着陈辉不解的问道:“不、不是说那女的已经、已经送走了么?”
  陈辉一听,当即显得不自然了,慢慢松开了男人的胳膊,有点儿无言以对,我见状忙对男人说道:“女鬼怨气还没消,刚才是送走了,不过现在又跑回来了。”
  男人又转脸朝我看了过来,问道:“那、那现在咋办呢?”
  没等我回答,陈辉对我说道:“这次用你们家的法子收了吧。”
  我点了点头,冲男人说了句,“我们一会儿过去再把那个女鬼收住。”不过,我一脸为难的又对陈辉说道:“用我们家的法子不是不行,就是太麻烦了,再说我手边也没东西,我看……不行还用您那张黄符吧。”
  陈辉说道:“黄符只能用一次,我手边也没有第二张,你不如撕个纸人试试。”
  我一听,这倒也是个办法,我们家这些都是用纸人收鬼的,祖上倒是也用过“收魂瓶”,不过到我奶奶这一代用“收魂瓶”收鬼的法子就失传了,祖师爷王守道传下来的那个“收魂瓶”,还给我太爷喝多后摔碎了,因为我们这些后辈没有祭炼“收魂瓶”的方法,奶奶就从没用“收魂瓶”收过鬼,到我这一代,更不堪了,只剩下一个“收魂瓶”的口诀,口诀还是残缺的。因为文革的时候,奶奶被判成了“牛鬼蛇神”,批斗的时候奶奶给红卫兵打坏了脑子,有一部分口诀都给她忘记了,不止是“收魂瓶”的口诀,传给我的很多东西都是残缺的,我这时候还不知道,后来跟陈辉从我们家学到的那些一比对,问题才出来了,不过,这是后话。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09:25:00
  这时候,门里那妇女还在门里站着,直挺挺一动不动,强顺跟男人这时候也挺识相,转身躲到了我跟陈辉的身后。
  我稍微寻思了一下,把之前准备的那些东西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一张黄纸,把黄纸四角对折,迅速撕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纸人,紧跟着,用双手合住纸人,在手心轻轻搓了几下,然后冲陈辉点了点头,行了。
  陈辉当即示意强顺跟男人在院子里等着,我拿着纸人,我们两个一起朝房门走去。
  妇女这时候也早就看见我们了,我跟陈辉刚走到门口,她冲我们呲了呲牙,那表情就好像一条想要咬人的狼狗似的,随后,她朝她自己身后退了几步,把给我们门口让了出来,我在我认为,她可能是想放我们进去。
  我们这时候也刚好走到门口,我迈脚就往屋里进,不过,妇女身子在这时候动了,猛然间朝我们冲过来,这是叫我没想到的,顿时就愣在了那里。从我一出生阳气就重,这些脏东西都是躲着我走的,这妇女看见我居然不退反进,这是我没想到的。
  这么一来,我想躲开也来不及了,一眨眼的功夫,妇女冲到了门口,眼看就要撞上我了,这时候,我的肩膀忽然给一只大手抓住,猛地把我朝后一扯,我顿时来了一个仰趔趄,与此同时,眼角余光看见妇女在门口猛地停顿了下来,我感觉不是像她自己主动停下的,好像是被迫停的,那姿势就像撞在了墙上似得,不过,这是门口,啥也没有,房门也是开着的。
  就这一下,妇女像受到了羞辱似的,大叫一声,紧跟着歇斯底里了,又朝身后退出几步,玩儿命的冲过来,“咣”地又是一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0:40:00
  这下我看清楚了,妇女撞到门口以后,就像受到一股奇怪力量的限制,导致她再不能朝门外迈出半步,那感觉,就好像门口立着一块厚玻璃,挡住了妇女的去路,不过我敢肯定,门口空空的啥都没立。
  这时候,陈辉松开了我的肩膀,我扭头朝他看了一眼,陈辉冲我点了下头,低声问我:“你还记得之前男人说过的话吗?”
  我一愣,他说过啥?我很快想起来了,男人之前是说过,这女鬼其实很想从他们家里出去,不过就是走不出他们家的门,要不然早就带着妇女上吊去了,男人这话我之前还没太在意,现在看来,这女鬼确实走不出男人他们家,这倒是挺奇怪的。
  妇女这时候还在一次次朝门口撞着,跟疯了似的。
  陈辉冲我递了个眼色,我们俩趁妇女后退的空挡儿,闪身钻进了屋里,钻进屋里以后赶紧朝门旁边一躲,妇女“忽”一下又撞了过来,不过,她还是没能从房间里撞出去。
  我见状想拿纸人朝妇女冲过去,不过,陈辉却一把拉住了我,示意我先等等。
  妇女这时候就跟疯魔了似的,也不理会我们两个,自顾自跟房门较起了劲儿,用身子不遗余力的撞着房门口,一下,两下,三下……
  我跟陈辉两个大眼瞪小眼看着她,足足等了能有半个小时,妇女的动作这才逐渐缓慢了下来,最后,站在门口,眼睛忿恨的瞪向外面,显得又恨又无奈,那感觉,就好像一只玻璃鱼缸里的鱼似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很大,自己的空间却很小。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2:15:00
  妇女终于挺了下来,双肩上下耸动,后背跟前胸起伏的很厉害,没一会儿,妇女一转身,也不理会我们,走到客厅沙发那里坐了下去,显然是撞累了。
  一般的鬼是不知道累的,不过附在人身上以后,它们也会累,咱们人剧烈运动以后,消耗的是体力,它们消耗的,我不知道是啥,反正附到人身上的鬼,剧烈运动以后也知道累,只不过它们比咱们人的耐力更强一些。
  陈辉冲我点了点头,他好像等的就是这一刻,两个人不动声色,一左一右朝妇女绕了过去。
  不过,我们这里一动,那女鬼也不傻,估计从我们进屋就一直防着我们,“腾”一下从沙发上站起了身,看看我又看看陈辉,歇斯底里大叫一声:“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好像我们妨碍了她似的。
  不过她这么一叫,我跟陈辉同时停了下来,陈辉规规矩矩给妇女打了稽首,冲她说道:“我们想帮你离开,你已经死了,不能再留在这里。”
  妇女一听,立马儿把眼睛珠子瞪圆了,咬牙切齿看着陈辉,吼出一句,“我不走,我死的不甘心!”
  陈辉很镇定的说道:“你的事值得可怜,不值得同情,自杀之人,怨不得旁人,走吧。”
  妇女不再吭声,虽然她的死跟妇女有很大关系,但是她是确实是自杀。妇女朝我看看,又朝陈辉看看,尖叫一声,忽然间朝陈辉扑了过去。
  陈辉见状赶忙朝旁边闪身,我一看,当然不能在原地傻站着,迅速朝妇女冲了过去,妇女当即有所察觉,猛地一扭头,狠狠瞪了我一眼,不过她没有对我发起攻击,陈辉躲她,她躲我,躲开我又朝陈辉扑了过去。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马踏霜雪2015 时间:2017-01-21 12:26:00
  楼主,一直追你的的文章看。每天都不落。谢谢你让我们了解了另一个世界!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3:20:00
  这个可能因为我身上阳气重,她不敢跟我硬碰,陈辉见妇女又朝他扑过去,再次朝身后一退,在他身后有把椅子,一个没留神,把椅子撞翻了,陈辉自己也跟着一个趔趄,妇女见状,猛然加快速度。
  不过,没等她冲到陈辉跟前,我从侧面一把拽住了她肩膀上的衣裳,妇女又是猛地一扭头,又朝我狠狠瞪了一眼,这时候近距离跟妇女一对眼神儿,妇女那眼睛珠子居然是血红血红的,我心跳顿时加快了,妇女猛地一摆胳膊,大叫一声,“松开!”
  我这时候虽然身高差不多已经接近成年人,但是体重还不到一百斤,给妇女一下就撩开了,身子朝后腾腾倒退好几步。
  不过,这么一来,给陈辉赢得一点时间,陈辉稳住身子伸手往怀里一摸,居然摸出一把小号的桃木剑,半尺来长,抄着桃木剑冲过来,照定妇女肩膀就扎,妇女一摆另一只胳膊,想把陈辉的桃木剑打开,不过,等她胳膊到桃木剑跟前的时候,陈辉居然把桃木剑一收,在妇女的胳膊上划了一下,就这一下,妇女顿时传出一声凄厉惨叫。
  我心说,这桃木剑威力可够大的,我们家有时候也用桃木剑,但是没陈辉这把威力大,这桃木剑,我估计是泡着朱砂或者鸡血祭炼的。
  妇女给桃木剑割上,当即露了怯,看着陈辉攻也不是退也不是,趁着这机会我冲了过去,手里的纸人刷一下摁在了她眉心。
  陈辉当即大吼一声,“拍她后脑!”
  我一手摁住纸人,另一只手抬起来朝妇女后脑拍了下去。妇女想摆脱眉心的纸人,但是我没给她机会。
  “啪”地一下,给我另一只手不偏不倚拍中了后脑,妇女顿时一个激灵,缓缓把脸扭向我,朝我看了一眼以后,眼皮一翻,整个人软掉了,像滩泥似得软在了地上。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3:22:00
  @马踏霜雪2015 2017-01-21 12:26:00
  楼主,一直追你的的文章看。每天都不落。谢谢你让我们了解了另一个世界!
  -----------------------------
  不用谢,该说谢谢是我,谢谢你帮我顶贴。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琬1 时间:2017-01-21 14:26:00
  @途中的旅人 2017-01-21 13:20:00
  这个可能因为我身上阳气重,她不敢跟我硬碰,陈辉见妇女又朝他扑过去,再次朝身后一退,在他身后有把椅子,一个没留神,把椅子撞翻了,陈辉自己也跟着一个趔趄,妇女见状,猛然加快速度。

  不过,没等她冲到陈辉跟前,我从侧面一把拽住了她肩膀上的衣裳,妇女又是猛地一扭头,又朝我狠狠瞪了一眼,这时候近距离跟妇女一对眼神儿,妇女那眼睛珠子居然是血红血红的,我心跳顿时加快了,妇女猛地一摆胳膊,大叫一声,“松开!”

  我这时候虽然身高差不多已经接近成年人,但是体重还不到一百斤,给妇女一下就撩开了,身子朝后腾腾倒退好几步。

  不过,这么一来,给陈辉赢得一点时间,陈辉稳住身子伸手往怀里一摸,居然摸出一把小号的桃木剑,半尺来长,抄着桃木剑冲过来,照定妇女肩膀就扎,妇女一摆另一只胳膊,想把陈辉的桃木剑打开,不过,等她胳膊到桃木剑跟前的时候,陈辉居然把桃木剑一收,在妇女的胳膊上划了一下,就这一下,妇女顿时传出一声凄厉惨叫。

  我心说,这桃木剑威力可够大的,我们家有时候也用桃木剑,但是没陈辉这把威力大,这桃木剑,我估计是泡着朱砂或者鸡血祭炼的。

  妇女给桃木剑割上,当即露了怯,看着陈辉攻也不是退也不是,趁着这机会我冲了过去,手里的纸人刷一下摁在了她眉心。

  陈辉当即大吼一声,“拍她后脑!”

  我一手摁住纸人,另一只手抬起来朝妇女后脑拍了下去。妇女想摆脱眉心的纸人,但是我没给她机会。

  “啪”地一下,给我另一只手不偏不倚拍中了后脑,妇女顿时一个激灵,缓缓把脸扭向我,朝我看了一眼以后,眼皮一翻,整个人软掉了,像滩泥似得软在了地上。
  -----------------------------
  每天都看啊~从弃帖的那个帖子和末代捉鬼人过来的~等着更到那个进度~加油加油~
  
作者:白云朵朵的天空 时间:2017-01-21 15:30:00
  一直在追您的文章!
  
作者:白云朵朵的天空 时间:2017-01-21 15:31:00
  我朋友爸爸72岁,身体很硬朗,最近这三天说胡话……请问这个有办法解决吗?谢谢??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5:51:00
  这就算完事儿了,我跟陈辉暗松了口气,陈辉吩咐我,把纸人叠好放身上,在没有征得他允许的情况下,别走出房间。我不明白他为啥不让我离开房间,刚要问,陈辉转身招呼外面的男人跟强顺进来,随后,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妇女又抬进了卧室,这一回,妇女有的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
  几个折腾一阵以后,坐到沙发上休息,男人把屋里的灯打开了,屋里顿时亮堂起来。
  男人凑到陈辉跟前问陈辉,这到底是咋回事,女鬼为啥又回来了,是不是没办法送不走了。
  陈辉这时坐在沙发上紧锁眉头,对于男人的话,他就跟没听见似的,好像是在想啥。
  男人见陈辉不理他,又转头又问我跟强顺,你们俩饿不饿,要不要做点饭吃。
  我没说话,强顺没脸没皮的点了点头,男人立马儿起身到东屋厨房给我们做饭去了。
  我们在客厅停了好一会儿,陈辉终于回过了神儿,扭头看向强顺,对强顺说了句,“把你的阴阳眼打开,再看看。”
  强顺顿时一脸不解,问道:“看啥?”
作者:灵猫公子 时间:2017-01-21 16:21:00
  楼主加油
  
作者:ty_禹霏 时间:2017-01-21 16:23:00
  末代1在哪里看啊。哪位大神指点一下。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6:30:00
  这就算完事儿了,我跟陈辉暗松了口气,陈辉吩咐我,把纸人叠好放身上,在没有征得他允许的情况下,别走出房间。我不明白他为啥不让我离开房间,刚要问,陈辉转身招呼外面的男人跟强顺进来,随后,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妇女又抬进了卧室,这一回,妇女有的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
  几个折腾一阵以后,坐到沙发上休息,男人把屋里的灯打开了,屋里顿时亮堂起来。
  男人凑到陈辉跟前问陈辉,这到底是咋回事,女鬼为啥又回来了,是不是没办法送不走了。
  陈辉这时坐在沙发上紧锁眉头,对于男人的话,他就跟没听见似的,好像是在想啥。
  男人见陈辉不理他,又转头又问我跟强顺,你们俩饿不饿,要不要做点饭吃。
  我没说话,强顺没脸没皮的点了点头,男人立马儿起身到东屋厨房给我们做饭去了。
  我们在客厅停了好一会儿,陈辉终于回过了神儿,扭头看向强顺,对强顺说了句,“把你的阴阳眼打开,再看看。”
  强顺顿时一脸不解,问道:“看啥?”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6:32:00
  @白云朵朵的天空 2017-01-21 15:31:00
  我朋友爸爸72岁,身体很硬朗,最近这三天说胡话……请问这个有办法解决吗?谢谢??
  -----------------------------
  先去医院,查不出毛病了再说。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flyman20102010 时间:2017-01-21 16:33:00
  还要慢慢搬贴
作者:虫虫爱哈哈 时间:2017-01-21 16:56:00
  顶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7:23:00
  10陈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强顺招了招手,强顺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见状,我跟着也站了起来。
  打眼朝外面看看,陈辉示意强顺跟他到外面去,强顺这时候显得有点儿没底,只要让他开阴阳眼他就没底,这孩子,早就被那些玩意吓破胆了,谁没阴阳眼,谁体会不到能看见那些玩意儿的恐怖跟痛苦。
  强顺朝我看了一眼,我冲他讪讪一笑,心说,现在后悔了吧,当初不叫你跟来,非跟着来。强顺冲我艰难的咧了咧嘴,开阴阳眼简直跟要他的命差不多。
  不过强顺这孩子,两大“优点”,在大人跟前是乖巧孩子,在漂亮女孩跟前是害羞孩子。
  陈辉这时候让他跟着外面走,他虽然老不情愿,还老老实实跟着去了,我见状,跟着他们也要跟出去,不过,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陈辉一回头朝我瞪了一眼。
  我顿时一愣,这是个啥意思,跟他一对眼神儿,哦,想起来了,他刚才交代过我,在没经他允许的情况下,我不能走出这个房门。
  我也不敢问为啥,悻悻转身,又回到沙发那里坐下,眼睁睁看着陈辉领着强顺出了门。
  我舔了舔嘴唇,这时候挺好奇的,不知道陈辉带着强顺要去看啥,难道陈辉刚才呆呆的发愣是想到了啥么?
  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去了十多分钟,不过两个人居然不见回来,我有点儿沉不住气了,他们这是看啥去了,咋还不会来呢,摒住呼吸用耳朵仔细一听,院子里静悄悄的,也没啥动静,心说,难道陈辉带着强顺离开了男人的家,把我一个人晾这儿了?
  又等了能有十多分钟,还不见回来,我坐不住了,他们这是去哪儿了呢?想出去看看吧,又怕陈辉回来责怪我,那时候我太年轻,沉不住气,在屋里急的是抓耳挠腮,伸手拿起了茶几上的香烟跟打火机,这香烟跟打火机是男人刚才放在茶几上面的,本来是想让我跟强顺两个抽的,不过,我们俩当着陈辉的面儿是不抽烟的。
  这时候,包括男人在内,三个人都不见露面儿,终于抵不住香烟的诱惑,我主要是太无聊了。
  记得那烟还是硬盒的,当时的硬盒烟比软盒贵,更比我身上这一块半的烟金贵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点着一根,做贼似的抽了几口,嗯,味儿还真不错,我当下一寻思,他们家这男人不抽烟,家里放这么好的烟纯粹是浪费,干脆呀,一不做二不休。
  我把自己身上剩下没几根的烟盒掏了出来,把茶几上那盒烟抽出来好几根,塞进我烟盒里了,这足够我抽上两三天了。
  抽着烟,心里平静很多,烟抽到一大半儿的时候,外面终于有了动静,是脚步声,我听的清清楚楚,赶紧把烟掐灭,烟头扔到了茶几底下。
  等脚步声来到房门口,我扭头朝门口一瞧,陈辉带着强顺一前一后进来了,我又朝他们脸上一瞧,陈辉一脸平静,也可以说面无表情,强顺一脸战战兢兢的。
  强顺见我在沙发上坐着,跑过来挨着我身边坐下了,一把拉起我一条胳膊说道:“黄河,你赶紧把血给我抹上吧,太吓人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朕乘物以游心 时间:2017-01-21 17:55:00
  重新开始的?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8:11:00
  “啥太吓人了?”我刚要问强顺,你跟道长出去这么久,都去干啥了,都看见些啥。
  不过就在这时候,陈辉也走了过来,挨着我另一边坐下了,我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他居然蹙着眉头抽了抽鼻子,我心里顿时暗叫一声不好,给他闻见烟味儿了,刚刚抽的烟,满屋子都是烟味儿,闻不见才怪呢。
  很快的,陈辉朝我看了一眼,说道:“你小小年纪,啥时候学会的抽烟?”
  我顿时干咽了口吐沫,怕啥来啥。我这时候抽烟,年纪是小了点儿,准确的说,我那时候周岁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说难听点儿,就我这年纪,抽烟的全是不良少年。不过,我可真不是不良少年,看过《末代1》的朋友们,应该对这个年纪的我不算陌生,初一初二我还是好学生,可到了初三,我的叛逆心出来了,跟着强顺、新建他们几个学坏了,抽烟喝酒逃课,还跟老师作对,等等吧,造成我这个的主要原因,一部分怪我自己定力不够,喜欢跟同学们一起起哄,另一部分,我们那所学校里的环境造成的,我上的那个中学,末代1里没说名字,这是为了保护我个人的隐私,不过,现在还是说了吧,反正我的家庭住址啥的,基本上都已经暴露了,微信群里一些人还来专门跑来看过我,感觉吧,我现在真也没啥隐私可言了,就差把人领进我们家里吃饭了。那中学的名字叫“新乡市第二十九中,”现在这个中学早就撤销了,过去是我们新乡市有名的烂中学,非常不好管理,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谁没看过末代1的,可以去看看,末代1全名叫《末代捉鬼人》,那里写的比较详细。在我们那所学校里,学生逃学旷课、抽烟打架,那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儿,我们班二十几个男生,没一个不抽烟的,女生还有俩抽的呢。我抽烟这个,真不代表我就是个不良少年,各位理解就行了。
剩余 3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朕乘物以游心 时间:2017-01-21 18:17:00
  重新看一遍,呵呵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9:41:00
  言归正传,陈辉这么一问我,我真不知道该咋回答他了,心里发虚直冒冷汗,因为我们家里人还不知道我抽烟的事儿,特别是我奶奶,这要是叫她知道了,指不定咋收拾我呢。
  我又干咽了吐沫,偷眼朝强顺瞅了一眼,强顺这时候居然把眼皮一耷拉,一副事不关己的良好少年,我心说,你真行昂,我抽烟不都是你跟新建鼓动的,现在咋不啃声儿了。
  这时候,就听陈辉叹了口气,说道:“算了算了,咱不说这个了。”
  陈辉嘴上虽然说算了,可我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了,他这时候已经对我大失所望了,他肯定在想,我们家祖上一个个的顶天立地,咋出了我这么一个不良少年呢,要说吧,我们家几代传人,还真就属我最没出息,直到现在,还是数我最没出息,堂堂的捉鬼传人,居然沦落到写书为生了,想想都觉得讽刺,算了,我也不说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陈辉又问我,“黄河呀,刚才在菜市场的时候我问过你,你一直没回答,你现在老老实实告诉我,你们家到底有没有查邪术的法子?”
  我听了顿时一愣,查邪术的法子?陈辉这话题转移的可够快的,不过,这也免去了我不少的尴尬。
  我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吞吞吐吐说道:“有是有,不过,我奶奶交代过我,这个跟谁都不能说的。”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9:45:00
  @朕乘物以游心 2017-01-21 18:17:00
  重新看一遍,呵呵
  -----------------------------
  不重新开始也不行呀,别人的帖子,顶贴的人多,上传几天,几十万点击,我的倒好,没人说话,上传六个月,十万点击,搁谁都的重新开始。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1 19:46:00
  这回,我也学乖了,大不了多花点时间,分段上传,没人顶,我自己来。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21 20:20:00
  顶帖支持好帖

  黄河兄辛苦了

  在家用网不方便

  上来打卡有限见谅哈
  
我要评论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21 20:22:00
  主要恰好回老家,用网不方便,还是要用流量顶帖支持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21 20:22:00
  支持黄河兄

  点赞点赞啦
  
作者:michelleyln 时间:2017-01-21 20:40:00
  @途中的旅人 2017-01-21 19:46:00
  这回,我也学乖了,大不了多花点时间,分段上传,没人顶,我自己来。
  -----------------------------
  一直在看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10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