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17 11:44:34 点击:19251203 回复:12229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1100 下页  到页 
作者:xiaofeng33442014 时间:2017-01-21 20:55:00
  楼主这么辛苦的给我们写东西,我们也不能光看不顶啊!
  
作者:xiaofeng33442014 时间:2017-01-21 20:56:00
  边看边顶!
  
作者:xiaofeng33442014 时间:2017-01-21 20:58:00
  楼主的经历实在是精彩!而且写得很真实,值得我们天天一顶的!
  
我要评论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21 23:32:00
  顶起
作者:白云朵朵的天空 时间:2017-01-21 23:48:00
  @白云朵朵的天空 2017-01-21 15:31:00

  我朋友爸爸72岁,身体很硬朗,最近这三天说胡话……请问这个有办法解决吗?谢谢??

  -----------------------------
  @途中的旅人 2017-01-21 16:32:00

  先去医院,查不出毛病了再说。
  -----------------------------
  在医院做了各项检查,都是正常的
  
  • 考菲兔: 举报  2018-02-07 14:36:25  评论

    到北京的大医院,全面检查,要是还没问题就请请师傅吧,你懂的
我要评论
作者:樱桃肉丸子BB 时间:2017-01-22 00:10:00
  坐等更新,黄河哥加油!
  
作者:amity1217 时间:2017-01-22 01:09:00
  一定要顶啊
作者:猫扑糗事贴吧 时间:2017-01-22 01:12:00
  马克!
作者:小妖狐的妩媚 时间:2017-01-22 02:39:00
  顶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22 07:11:00
  失眠,顶贴
作者:气冲牛斗哈哈 时间:2017-01-22 09:18:00
  重新跟上,大家看帖的时候记得给楼主顶顶贴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09:23:00
  “有就行了。”陈辉听我这么说,似乎松了口气,欣慰的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时候,门外又传了脚步声,我们三个同时扭头朝门口一看,男人迈脚进来了,男人冲我们三个看了一眼以后,朝陈辉陪笑道:“道长,饭做好了,您看,你们谁过去端过来,我这胳膊不大方便。”
  陈辉从沙发上站起了身,不过,他可不是要去厨房端饭,走到男人跟前说道:“我现在把你的衣裳脱下来,你再给我们看看你的胳膊。”
  “好”男人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陈辉三下五除二把男人上身的衣裳脱了下来,我打眼朝男人的那条胳膊一看,依旧又青又肿,跟截小腿似的,有恶心又恐怖。
  陈辉看了看以后,回头问我,“你能查出他这条胳膊是中了啥咒吗?”
  我看着男人的胳膊摇了摇头,“查不出来是啥咒,不过只要真是给人下的咒,我就能查出下咒的那个方位。”
  “那就好!”陈辉好像对我这答案很满意,随后,陈辉又问我,需要啥东西,我冲他一笑,需要用到的东西很简单,一把勺子、一根筷子、一碗清水、一捧香灰、一捧黄土。
  没一会儿,东西准备齐了。
  你们别看我写的简单轻松,其实查下咒这个,后遗症特别大、特别麻烦,我们家一般都不做这个,因为一旦介入,就得给人家做到底,也就是说,查出来以后就得破,但是,一破事儿就来了,直接就会得罪下咒的人,特别像这种生死咒,下咒的人下咒之前都签有契约,具体啥样儿的契约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也是挺毒的,就跟发的那种毒誓差不多,都是豁出命干的。这个咒要是给人中途破掉了,下咒的人非死即残,所以说,查这个,后遗症很大,很容易给自己树立大敌。
  不过这时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既然奶奶让我跟着陈辉过来帮忙,她也就等于认可了我在帮陈辉的过程中所做的一切,包括做的那些不好的、负面的,她也都认可了。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09:37:00
  准备好上面那些东西以后,我让男人又找来个床单子,我跟强顺一起动手,把对着房门的那面墙用床单子遮上了。这个是为啥呢,为了挡晦气的。
  正对着房门的这面墙,属于整个房子、整个家居的风水墙,这里的风水,我们叫它“气场”,这面墙的“气场”强了,家里兴旺,“气场”弱了,家里衰败,一般供神像、供排位啥的,都在这面墙上,仙家的气场强,能影响到这面墙,家里就算不兴旺发达,也会平平安安,对了,死者的灵位可不能供在这面墙上,供上就等着倒霉吧,我们农村要是有人去世,这面墙也是会被遮住的,因为丧事一般都是在家里办的,棺材放屋里,棺材头正对着房门,棺材尾,正对着这面墙,不过办丧事儿这个,挡这面墙除了挡晦气,还有别的说道儿,这个我以后可能会慢慢说到,在这里我就不再多说了。
  墙用床单子遮好以后,我把碗水放在了墙和门中间的地面上,黄土捏上一小撮,撒进水碗里,朝水面吹上一口气,这个叫“活气”,也叫“风”,具体的我也不解释了,然后,把香火均匀的撒在水碗周围的地面上,围着水碗,以水碗为中心,圆形撒开,圆形的直径大概一尺左右,这时候,围在水碗周围的香灰叫“生地”,也就是活地。
  整个儿下来,这就是一个查邪咒的小局。至于那把勺子跟筷子,等下一章再说。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小妖狐的妩媚 时间:2017-01-22 10:45:00
  为什么不能连顶!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11:53:00
  11,摆好以后,我招呼了男人一声,让他跟我一起蹲到水碗边儿上,又招呼了强顺一声,让他过来托住男人这条中了咒的胳膊。
  强顺居然连连摇头,坐在沙发上连动都没动,不但不过来,还把脸扭到了别处。
  我一看就明白了,他这时候阴阳眼还开着呢,之前他不是说男人这条胳膊上趴着一条大青蛇么,现在要他过来托住男人的胳膊,他当然不敢。
  我起身走到他跟前,对他说道:“没啥可怕嘞,我给你抹上血你不就看不见了。”
  强顺一听,脸扭过来朝我看了一眼,声音颤颤的说道:“抹上也害怕……”说罢,强顺偷偷又朝男人看了一眼,我感觉他的眼神刚碰着男人就收了回来,紧跟着小声又对我说道:“男人胳膊上那只大青蛇……正顺序男人的眼睛珠子往男人脑袋里钻呢,太吓人咧。”
  听强顺这么说,我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大青蛇顺着眼睛珠子往男人脑袋里钻的画面,这已经不是吓人那么简单了,大青蛇这是想要男人的命,再等上一段时间,男人的脑袋一乱,就该发疯了。
  “行了,没啥可怕的,给你抹上血你就看不见了。”说着,我从身上掏出针,在手指头上扎出血,强顺这时候从沙发站起来,很配合的把自己身上的衣裳撩了起来,我给他胸口上抹了鸡蛋大小一片。
  血一抹上,强顺松了一口气,扭过头心有余悸地又朝男人看了一眼,冲我笑了笑。
  我拉着他的胳膊来到水碗跟前蹲下,让他把男人的胳膊立着托在水碗正上方,男人的中指尖,正对着水碗的中心,距离水碗大概一尺左右。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灵猫公子 时间:2017-01-22 12:25:00
  顶一下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22 13:00:00
  好帖,顶。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13:16:00
  我自己一手拿起勺子,一手拿起筷子,勺子在碗沿儿轻轻敲一下,嘴里紧跟着念一句咒语,这个查下咒的小局必须配合咒语才能生效,至于咒语是啥,在这里我就不写了,毕竟我是在写书,不是在教徒弟。
  念完咒语以后,筷子伸进水碗里搅一圈,水碗里之前不是撒了黄土嘛,把黄土搅上来了,也就是把水搅浑了,然后,筷子从水碗里抽出来,这时候,筷子上就会沾上水,把筷子斜着抵在男人手心,让筷子上的水,流到男人手心上。
  随后,勺子再在碗沿儿上敲一下,再念咒语,筷子再在水里搅一圈,再立在男人手心,让水流到手心上。
  反复一直这么做,直到男人手心的水顺着指缝流下来,一般都是顺着中指和无名指中间那条缝流的,当然了,也有例外的,水滴流到指头尖儿以后,就会跌落进水碗里,这时候,就要看水碗里会不会被砸出一个水泡,用我们的行话说叫“起泡”,土话叫“咕嘟泡”。
  如果水滴落进水碗里起了水泡,说明男人确实是给人下了咒,如果没有起泡,再按照上面的操作,再做一次,如果第二次还是没有起泡,说明男人的胳膊不是给人下了咒。
  这个,就是我们家传下来的,查下咒的方法。当然了,这还不算完,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水泡从水碗里冒出来以后,它并不是静止的,会在碗里漂动,水泡漂到哪儿碎掉了,说明被下咒的方向来自哪里。一般给人下咒,都需要一些特定的物件,例如说,最常见的,草人咒人术,给草人身上写上被咒人的名字,然后用针扎草人,针扎到草人那个部位,被咒人那个部位就会疼痛不止。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andy0218 时间:2017-01-22 13:29:00
  顶顶顶!!!!!!!!!!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13:55:00
  水泡漂动的位置,就是那咒人物件所在的位置,一般这些物件都在下咒人身边,找到这些物件,基本上也就找到了下咒人,当然了,这也是有列外的,有些下咒的物件,被埋在某些特定的位置,一般都在被下咒人的祖坟里,或者家宅的四周等等。
  男人这个,在我反复给他手心抹了十多次水以后,手心的水顺着他的中指慢慢流了下去,我停止抹水,摒住呼吸看着那水珠一点点流下去,最后,倏地落进了水碗里。
  “噗”一声,水珠似乎因为下落的冲击力,钻进了水碗深处,不过,并没有冒出水泡。
  我顿时把眼睛珠子瞪大了,这是咋回事儿?停了没有两秒钟,“咕噜”一声,从水底晃晃悠悠漂上来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水泡,我顿时一阵愕然,心说,这水泡咋这么大呢?
  其实,查邪术这个,我从没弄过,也从没见奶奶弄过,这是第一次,不过,听奶奶说过,水泡冒出来以后,先看个头,个头越大,说明这邪术越毒,据我奶奶她所知道的,最大的水泡,只有黄豆大小,眼下这个,比俩黄豆俩加一块儿还大!要是按照奶奶说的,水泡越大咒术越毒,那这个该有多毒呢?
  个头儿大还不算啥,更叫我惊讶的是,水泡冒出来以后并没有动,就停在水碗中央,一动不动,停了能有两三秒钟,“噗”一下破裂了。
  我顿时就呆住了,水泡停在水碗中央没动,这说明个啥意思呢,说明那下咒的物件儿,或者下咒的那人,就在他们家里!
  这有可能吗?我咋觉得这么不可能呢?
  我忍不住朝男人看了看,男人这时候蹲在水碗边儿上,眼睛看着水碗,一脸茫然不知,感觉还挺可怜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123793366 时间:2017-01-22 14:21:00
  ,
  
作者:家有二宝大秀 时间:2017-01-22 14:30:00
  @途中的旅人 196楼 2017-01-21 19:46:00

  这回,我也学乖了,大不了多花点时间,分段上传,没人顶,我自己来。
  —————————————————
  呵呵
  
作者:ty_123793366 时间:2017-01-22 14:32:00
  你好,刘黄河。我从天涯捉鬼人一路跟过来,但在你看来我不能算忠实读者,和你惭愧。你的末代捉鬼人我觉得写的非常好,讲的是牛鬼蛇神,但全部是正能量。没有现在网络小说的套路,没有水分,真诚地感谢你,断断续续读了一年多。
  请允许我谈一点体会,书的内容是正能量,但是开始没确定出书之前,包括出书后也偶尔有对自己人生的负面情绪消沉气息,不太好。但是书的内容和人物刻画非常到位,鲜明,人间正道是沧桑。
  对于捉鬼人二,我个人觉得,建议您按小说写,对一路跟过来的读者说明这是小说,有加工和创作,有涤荡起伏,吸引读者,卖文字而已,但是延续以前的没有套路和灌水风格,网络小说的套路甚至有借故事卖东西甚至东南亚的乱七八糟东西,对于一些读者是反感的。
  谢谢,真诚地谢谢,我八零后,你的故事某些方面甚至影响我的人生观。谢谢。
  
  • 三月雪四月霜: 举报  2017-04-10 21:15:17  评论

    跌宕起伏
  • ty_134574610: 举报  2019-05-04 19:25:06  评论

    一本书或一出戏能影响你的人生观,这只能说明你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分量很轻,如果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当权者那么就算是四大名著的孤本集册你都能舍得毁灭。什么叫故事,人看故事首先得学会客观,站在事外的角度去看它,不能自己跟着入戏,有时候不是故事太好,而是你还太稚嫩而已。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14:55:00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说真的,不太相信这个结果。我让男人起身,找来一块干净的布,用布把他那只手给他擦了擦,然后,又让强顺托住,按照上面的重新又做了一遍。
  然而,叫我没想到的是,最做出来的结果,居然跟上次一模一样,还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水泡,在水碗中间停留了能有两三秒钟,噗地破裂。
  这一下,我不相信都不行了,不过心里很疑惑,下咒的人,难道真是他们自己家里的?要真他们家里的,会是谁呢?
  他们家里,除了男人这两口子,还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还有俩孩子,那俩孩子还小,男人两口子估计也不会自己下咒咒自己,难道……
  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几个人坐回到沙发那里,陈辉问我,“查出来了吗?”
  我没着急回答,朝坐在陈辉旁边的男人看了看,对陈辉说道:“算是查出来了,不过,有些话说起来不方便,要不咱到外面去说吧。”
  陈辉轻轻摆了摆手,“你不能走出这个房间,就在这里说吧。”
  听陈辉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岔开话题问道:“您为啥一直不让我走出这个房间呢?”
  陈辉居然不答反问:“你知道为什么被我收在黄符上的女鬼,又跑出去了吗?”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作者:慧心研读 时间:2017-01-22 15:11:00
  顶帖顶帖


  支持支持黄河兄~
  
我要评论
作者:白云朵朵的天空 时间:2017-01-22 15:20:00
  继续追帖子………谢谢??
  
作者:紫冰凌儿 时间:2017-01-22 16:04:00
  一直在看着呢,希望楼主可以坚持下去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22 16:04:00
  顶好贴。
作者:紫冰凌儿 时间:2017-01-22 16:05:00
  看帖回帖是一种美德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16:55:00
  陈辉说道:“适才我想明白了,因为那女鬼走不出这个房间,之前用黄符收住她以后,咱们就回了观里,到观里,我还看了看黄符,女鬼还在上面。”
  我一听就问,“您是说,咱们收住女鬼回到观里的时候,女鬼还在黄符上?”
  陈辉点了点头。
  “那她啥时候又跑出去了呢?”
  陈辉说道:“这座房子给人摆下一座控魂阵,但凡走进房间的鬼魂,只能进不能出,咱们收住女鬼离开的时候,是在白天,阳盛阴衰,控魂阵的威力比较弱,等咱晚再来的时候,刚好是子时,控魂阵最鼎盛的时期,就连黄符也敌不住它,女鬼便从黄符里出来,又被困在了房间里,咱到菜市场送女鬼的时候,其实只是拿了一张空符。”
  陈辉这么一说,我差不多明白陈辉为啥不叫我出门了,我这时候要是出去,可能我身上的纸人也会受到干扰,女鬼会从纸人里再跑出去。
  不过,这么一来,事情好像就复杂多了,他们这是得罪谁了,又是下咒又是摆阵,而且,还很有可能是他们自己家里人干的,就算不是他们家里人,至少也是跟他们家有密切来往的,陌生人不可能有机会到他们家里下咒摆阵。
  但是,要真是跟男人他们家有密切关系的人干的,那菜市场那个木头人又是咋回事呢?难道说,跟男人他们家关系密切的人,跟被陷害的那小两口儿的关系也密切?这好像有点儿不太可能吧。
  想不明白。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16:55:00
  就在这时候,陈辉再次问我,“黄河,你在想啥呢?说说你刚才都查出些啥。”
  我赶忙回神,又朝男人看了一眼,对陈辉说道:“我查出来的结果,有点怪,要不……要不让这大叔先到外面等一会儿,您看行吗?”
  陈辉顿时露出一丝疑惑,朝男人看了一眼,说道:“你要是方便的话,先到外面等我们片刻吧。”
  “中”男人从沙发上站起身,看看我,又看看陈辉,转身离开了。
  眼看着男人走出房门,我赶忙挪挪身子坐到了陈辉身边,“道长,男人身上这个咒,可能是他们自己家里人下的……”
  “什么?”陈辉把眼睛珠子瞪大了,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接着说道:“我查了两遍,下咒的东西应该就在他们家里放着,要不是他们家里人下的咒,下咒那东西咋会在他们家里放着呢。”
  “那用来下的咒东西,是个啥?”陈辉问道。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22 18:18:00
  顶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18:24:00
  12,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想知道是啥,只能跟他们家里人说说,在他们家里找找看了。”
  陈辉一听,顿时皱起了眉,沉声说道:“适才,我带着强顺到外面看了看他们家的房子……”说着,陈辉朝坐我旁边的强顺看了一眼,接着说道:“强顺看到他们家屋顶冒黑气,像是被啥邪术罩住了,这个应该就是控魂阵,而且,在他们房顶四个角,各站了一只鬼,据我推测,他们房顶中间应该还有一只鬼,这叫“五鬼临宅”,这个阵时间一久,他们家里就会出大事,不光妇女和男人,再过段时日,那老人和孩子也会出事,摆阵下咒的人,是想害死他们全家。”
  我一听,这个可真够毒的,打我一出生就跟着奶奶给人家处理邪事儿,但是,还从没见过这么邪的事儿,这还不是那些脏东西弄的,人为弄成的,这叫我想起了奶奶跟我说过的那句话,恶鬼恶,么人恶。
  这人要是害起人来,可比恶鬼凶恶的多。
  我朝陈辉看了一眼,问道:“道长,那您说咱现在咋办呢?”
  陈辉也看了我一眼,不过没说话,把头慢慢低了下去,我见他把眉头也皱了起来,好像要绞尽脑汁合计点儿啥。
  我不再说话,希望他真能合计出点儿啥吧。
  等了一会儿,陈辉不但没回神儿,还把眼睛也闭了起来,好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要打坐似的,其实跟着他出来这么多天,陈辉每天晚上都打坐,只要一打坐,身边的事儿他好像就不知道了似的,我跟强顺也经常趁着这个空挡儿,偷偷抽根烟。
  又等了一会儿,我沉不住气了,那时候还小,整个人跟有“多动症”似的,在哪儿呆久了都呆不住。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19:24:00
  于是,我给身边的强顺递了个眼色,强顺看见我递过去的眼色就是一愣,我赶紧用下巴给他指了指茶几上的香烟,嘴里不发出声音,对他说了俩字“好烟”。
  强顺看看茶几上的烟,又看看陈辉,摇了摇头,我又不发出声音说了句,“没事儿。”
  强顺又摇了摇头,在老道士眼皮子底下抽烟,我知道他没这胆量,干脆,我伸手把茶几上的烟跟火机都拿了过来,朝陈辉偷看一眼,还在那儿闭着眼睛打坐呢,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从烟盒里掏出两根,递给强顺一根,强顺朝陈辉看看,见陈辉闭着眼睛,试着把烟接了过去,又小心又贪婪的把烟放鼻子下面闻了闻,很陶醉的样子,我知道,他现在很想抽。
  于是,我又把手里的火机轻轻打着了,强顺连忙摇了摇头,指了指陈辉,我一摆手,意思是不用管他,一打坐就跟睡着了似的,把打着的火机给强顺递了过去,强顺跟做贼似的冲我小声说了句,“你得陪我一起抽昂。”
  “中。”我点了点头,强顺这才放心的把烟搁到嘴上,对着火机点着了,我也把自己手里的烟点着,两个人对视一笑,吞云吐雾抽上了。不过,我可没放松警惕。
  抽了没一会儿,我见陈辉的眉头又皱了皱,我知道,他肯定闻见烟味儿了,就在这时候,“刷”地一下,陈辉冷不丁把眼睛睁开了,紧跟着,扭头朝我们俩这里看了过来,强顺这时候刚,刚好夹着烟放嘴上,陈辉朝我们这里一看,他吓得顿时一哆嗦,烟掉地上了,又惶恐又胆怯。
  我看他这时候的样子,可能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扭头又朝我看了一眼,我赶忙把自己的双手往他跟前一摊,干干净净,手上没烟。
  强顺脸色顿时变了,“刘黄河!你、你……”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我心本源 时间:2017-01-22 20:51:00
  终于又找到好贴了
  顶贴
作者:夜雨12355 时间:2017-01-22 20:59:00
  好看,精彩,深含做人的哲埋
作者:ty_浮光掠影173 时间:2017-01-22 21:27:00
  沙发是我的
作者:ty_浮光掠影173 时间:2017-01-22 21:28:00
  沙沙发发我的我的
作者:ty_浮光掠影173 时间:2017-01-22 21:29:00
  还不翻?
作者:ty_浮光掠影173 时间:2017-01-22 21:29:00
  发发
作者:ty_浮光掠影173 时间:2017-01-22 21:31:00
  楼主很棒,楼主威武,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21:44:00
  陈辉这时候把脸也沉了下去,“强顺,没想到你也抽烟,小小年纪不学好!”
  强顺的脸顿时憋的通红,看着我,“刘黄河,你、你、你的烟呢?”
  我很无辜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反问:“我啥烟呀,你啥意思呀?”
  强顺顿时快哭了,“我、我、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玩儿了……”
  我揉了揉鼻子,这才叫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呢,要暴露咱就一起暴露。
  陈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冷冷瞥了我们俩一眼,也没再说话,径直走出了房间。
  强顺见陈辉离开,立马儿朝我扑了过来,“刘黄河,你的烟呢!”
  我一脸平静的说道:“趁你不注意,早扔沙发底下了。”
  “啊……我跟你拼了!”
  我们俩搂着在沙发上摔了起来。
  没一会儿,我把强顺摁沙发上了,这孩子,打一生下来就没我个头儿大,不过力气很足,那时候他吃的也很结实,要是不用上吃奶的劲儿,还真弄不过他,。
  也就在这时候,我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赶紧一松劲儿,强顺顿时一个翻身,又把我摁沙发上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问我,“刘黄河,你还敢不敢咧!”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21:59:00
  话音刚落,就听门口传来一声厉喝,“强顺,你们俩干什么呢!”
  顿时感觉强顺两手一松,我笑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扭头朝门口一瞧,陈辉在门口站着,面沉似水,一双眼睛冷冷盯着强顺,在他身后,跟着那人男人,男人看着我们俩这状况,一脸愕然。
  我扭头又朝强顺一看,强顺一张脸都快成酱紫色了,刚被逮着抽烟,现在又被逮着打人,真是冤深似海呀。
  陈辉看看我们俩,叹了口气,好像在叹息咋摊上这么俩“活宝”呢,转身给男人作了个揖,权当道歉了,随后,冲强顺招了招手,“你过来。”
  强顺顿时露出一副怯生生的模样,这跟老师让他罚站的模样一模一样。
  “跟我到房顶走一趟。”说着,陈辉一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强顺连忙怯生生问道:“去干啥?”
  陈辉回头看了他一眼,“破阵,先把那五鬼临宅破了。”
  强顺不进反退,显得很窝囊,“我、我不会破阵呀,您叫黄河跟您去吧。”说着,朝我看了一眼,眼睛里还是怒火熊熊的。
  我没理他,从沙发上站起了身,陈辉却冲我摆了摆手,“强顺跟我上去就行了,你在房间里等着,我叫你时你再出去。”
  陈辉领着强顺出去了,虽然强顺不情愿,但是他更不敢反对。
  我跟男人又坐回了沙发上,男人问了我几个不疼不痒的问题以后,我反问男人,最近得罪过啥人没有,男人摇了摇头。我又问,有没有得罪过自己身边的人,比如自己的亲戚朋友啥的,男人又摇了摇头。
我要评论
作者:冯cz 时间:2017-01-22 22:15:00
  多发楼主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22:35:00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着外面刮起了风,这风来的还挺突然,没一会儿,阴风大作,就跟冬天刮的那东北风似的,都嗷嗷叫。
  男人起身想把窗户关上,我赶忙拉住了他,这风来的不对劲儿,男人别再出啥事儿,拉着他往房间里面走了走,随后,我让他站在房间里面别动,我走到房门口那里,站在了房门口,真要是有啥东西,我往门口一站就能挡住。
  外面,一片漆黑,就算借着房间里射出去的灯光,也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就好像这股怪风卷起了地上的尘土,弄的整个世界尘土飞扬,这时候,也不知道陈辉跟强顺咋样儿了,挺担心的。
  又过了没一会儿,风渐渐小了,就听从外面传来陈辉的喊声:“黄河,出来吧。”
  喊了两遍,确定是陈辉在喊我以后,回头交代男人,在屋里呆着别动,我自己迈脚出了房门。
  来到院子里,陈辉又喊了起来,我顺着声音抬头一看,陈辉在房顶上站着。
  “东屋那里有梯子,你上来看看吧。”
  我扭头朝东屋一敲,墙根儿那里不知道啥时候立了个梯子,估计是陈辉刚才一个人出去的时候立的,顺着梯子上到东屋,又是一个梯子,一直通向主房的房顶。前面早就说过,男人这家的主房是个楼房,想上到楼顶,必须先上到东屋,再顺着东屋房顶的梯子,上到主房的二层楼顶。
  主房房顶上风很大,吹得我身上的衣裳都猎猎作响,上去以后打眼一看,整个儿房顶十分空旷,这时候,陈辉在房顶边儿上站着,强顺在房顶中间蹲着,双手好像还在捂着个啥东西,这叫我有点儿摸不清状况。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22:44:00
  陈辉招呼了我一声,“过去看看吧。”
  我随他一起走到强顺身边,打眼又一看,强顺双手居然捂着一个坛子,这坛子能有一尺来高,圆肚。
  我不解地朝陈辉看了一眼,陈辉说道:“这就是被人下的咒。”
  我又朝强顺捂的那坛子看了看,强顺这时候把坛子口儿捂的还挺紧,好像里面放着啥要命的东西,我忍不住问道:“这坛子里装的啥?”
  陈辉说道:“你看看就明白了。”
  强顺这时候抬起头,哀求似的对陈辉说道:“道长,黄河现在来咧,你叫他替捂着吧,我可不敢咧。”
  陈辉当即示意我替下强顺,我朝强顺看看,狐疑的把身子蹲了下去,低头又一瞧,原来坛子上面盖着一块木板,强顺这时候双手正摁在木板上,在强顺脚边,还放着一块大石头,看样子,这大石头之前在木板上压着。
  我试着把双手摁在了木板上,示意强顺松手,强顺小声跟我说:“你使点劲儿,要不然可摁不住。”
  我一听,满不在乎的说了句,“你就松手吧。”
  强顺当即把手松开了,就在强顺松开手的一刹那,我脸色顿时变了,这坛子里面……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2 22:46:00
  好了各位,不早了,今天的点击率不错,有点信心了,明天加快上传进度。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22 23:07:00
  好文章,顶。
作者:橙枫2012 时间:2017-01-22 23:41:00
  顶
作者:樱桃肉丸子BB 时间:2017-01-23 00:09:00
  每天都看不够,意犹未尽!
  
作者:公孙水云 时间:2017-01-23 00:59:00
  我也追了很久了
  
作者:腊月二十七回家 时间:2017-01-23 01:00:00
  定
作者:u_112643533 时间:2017-01-23 01:09:00
  好文章!!
  
作者:gaoyuanshuixiang 时间:2017-01-23 01:16:00
  好帖。继续。争取超过三
作者:u_109739828 时间:2017-01-23 07:36:00
  记号
作者:397118005 时间:2017-01-23 07:50:00
  好看,顶楼主
  
作者:397118005 时间:2017-01-23 07:52:00
  多顶顶,好文章,内容和文采都是一级棒,内容朴实,楼主最棒
  
作者:锋1118 时间:2017-01-23 08:14:00
  昨天没来,今天继续支持!
  
作者:ty_123793366 时间:2017-01-23 09:41:00
  顶
  
作者:ty_123793366 时间:2017-01-23 10:04:00
  @途中的旅人 250楼 2017-01-22 22:46:00

  好了各位,不早了,今天的点击率不错,有点信心了,明天加快上传进度。
  —————————————————
  支持
  
作者:andy0218 时间:2017-01-23 10:35:00
  顶,楼楼是在更文的过程中有点对人生的小灰心情,但不妨碍楼楼的两篇文章都是好文,只是希望楼楼的心态能更正一些,加油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0:36:00
  13,这里面……好像是个活物儿,劲儿还挺大,我双手能感觉到它在里面一下一下顶木板,冲击力很大,真跟强顺说的,使的劲儿小了根本就摁不住,强顺松开以后,我不得不把上半身全压了上去。
  强顺这时候一转身躲到了一边儿,陈辉走过来蹲到了我跟前,我扭头朝他看了一眼,就见他把手伸进自己怀里摸索起来,没一会儿,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子,因为黑,也看不清袋子是个啥颜色的,好像是个黄色的吧,袋子口能有小孩儿脑袋那么大,圆柱形的,整个儿大概能有一尺来长。
  陈辉把袋子口撑开了,然后叫我挪开坛子上面的木板儿,我立马儿就明白了,陈辉是想把坛子里的东西放出来收进袋子里,坛子里到底是个啥,我这时候特别好奇。
  我开始一点点挪木板,陈辉撑着袋子在旁边做好捕捉准备。
  很快的,木板给我挪开三分之一,坛子口上露出一条黑漆漆的缝隙。
  “砰”地一下,里面的东西似乎发现木板挪开了,狠狠朝缝隙这里撞了一下,比之前撞击的力道要大得多,导致我两条胳膊都为之一震。
  与此同时,我看见缝隙下面有条黑呼呼的东西闪了一下,到底是个啥,没看清楚。
  等我想要再挪木板的时候,“砰”地又一下,这一下力道更大了,差点儿没把木板掀起来,里面的东西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从缝隙里冲出来了,我赶忙摁住木板,不敢再挪动了,再挪非给它冲出来不可。
  这时候,陈辉示意我,等里面的东西再撞的时候,趁势把板子全挪开。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1:42:00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陈辉的意思,他是想趁那东西从坛子里冲出来的一瞬间,冷不防用袋子把它罩住。
  这时候,我也差不多摸清楚这东西的撞击频率了,大概两三秒钟就撞一下。
  我又冲陈辉点了点头,可劲儿摁住木板,里面的东西紧跟着又撞了两下,差不多间隔确实是两秒多钟。
  等里面的东西撞第三下的时候,我冲陈辉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把木板猛地朝自己怀里一抽。
  坛子口整个儿敞开了,“噗”地从里面窜出一股子难闻的腥臭味儿,紧跟着,一个长条状黑乎乎的东西,翻着个儿从坛子口冲了出来,根射出来的箭似的。
  这是个啥?被这东西吓了一跳,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还没等我看清楚是个啥东西,陈辉低喝一声,抄着袋子朝那东西兜了过去。
  这玩意,似乎没预料到坛子外面还有个袋子在等着它,加上它自己冲出来的速度也快,“嗖”地一下,不偏不倚钻进了袋子里。
  我定睛朝那袋子一看,袋子口外面还露着大半截身子,也是长条状的,能有胳膊粗细,黑乎乎的,看上去……好像是一条蛇,这时候,我们身边周围全是腥臭的怪味儿,也不知道是坛子里面的,还是这东西身上的。
  陈辉这时候动作特别的快,迅速把袋子口朝上一抖,这东西的后半截身子也掉进了袋子,紧跟着陈辉双手一攥,把袋子口拧紧了。
  这时候,这东西似乎才察觉出不对劲儿,在袋子里扑扑楞楞折腾起来,我想上去帮忙,不过陈辉的动作还真够麻利的,一点儿都不像七十多岁的人,连停都没停,攥着袋子口,反手朝房顶上“叭”地摔了下去。
  这是叫我没想到的,顿时愣在那里不敢上前。
  这一下摔下去,袋子里面的东西似乎吃疼了,折腾的程度顿时减轻了,不过陈辉并没有停,抡起袋子又连续摔了好几下,特别是最后那几下,我几乎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了,陈辉似乎把那东西的脑袋都摔碎了。
我要评论
作者:ty_快乐就好670 时间:2017-01-23 12:55:00
  顶起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3:06:00
  又摔了几下以后,那东西不动弹了,陈辉拎着袋子抖了抖,可能是想看看死了没有,就见袋子里面的东西一动不动,我估计不死也差不多了。
  陈辉长长松了口气,我这时候凑过去看看陈辉,又看看袋子,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看样子这东西个头还不小,我问陈辉:“道长,这到底是个啥东西?”
  陈辉看了我一眼,轻描淡写从嘴里吐出一个字,“蛇。”
  果然是条蛇,也不知道这蛇跟男人胳膊上那蛇有没有关系。
  随后,陈辉抬手朝一指房子的东南角,说道:“你看那房角上有啥。”
  我扭头朝陈辉所指的房角看了看,啥也没看见呀,空荡荡的。
  “走过去看看。”
  我点了下头,依着陈辉的话,我走到了房子的东南墙角,低头一看,墙角边儿上好像放着个啥东西,圆圆扁扁的,看不大清楚,蹲下身子再仔细一瞧,好像是个平整的小圆盘子,不过还是看不清是个啥,连忙从身上掏出打火机,打着一看,看清楚了,原来是一面小圆镜,能有巴掌大小,镜子面儿朝下背朝上,扣在房顶上,我这时候只能看到镜子的背面,这背面上居然是血红色,就跟抹上的血似的,感觉有点儿瘆人。
  陈辉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说道:“你把镜子拿起来看看。”
  我伸手把镜子从墙角抠了起来,把镜子面翻过来,刚要放眼前看,陈辉又说道:“别把你自己照镜子里。”
  我顿时一愣,不过,我明白陈辉说的是啥意思。夜里照镜子,很容易出事儿,而且这镜子明显不是普通镜子,照一下保不齐出啥事儿。
  我赶紧把镜面朝自己身外一翻,在保证自己不被照进镜子里的情况下,举着火机,打眼朝镜子面儿上一看。
  就见这镜面儿上,乱七八糟的画着一堆黑色的符文,歪歪扭扭,看上去又狰狞又邪乎。
  陈辉这时候又说道:“这就是控魂阵,房子四个角都有一面镜子,每一面镜子里都困着一条鬼魂。”
  我惊愕地朝陈辉看了一眼。用某种器具限制鬼魂自由的这个,也是要遭报应的,更别说再拿这些鬼魂来摆阵,看来摆阵这个人,不是啥善茬儿。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whyhi126 时间:2017-01-23 13:51:00
  继续呀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4:14:00
  我拿着镜子站起身,看了看陈辉手里的袋子,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镜子,我问道:“会是谁把这些东西放这儿的呢,难道真的是他们家里人下的咒么?”
  陈辉缓缓摇了摇头,拎着袋子朝房顶的东墙边走去,这时候,原本嗷嗷叫的风,不知道啥时候也停了,四下里又黑又静。
  我跟着陈辉走到房顶东沿儿,陈辉居高临下朝下看了看,我也朝下看了一眼,下面是座平房,平房前面是个院子,这应该是男人邻居家了,这时候,他们邻居家整个儿黑漆漆的,家里的人估计早就睡下了。
  陈辉看着下面的平房说道:“他们自己家里人下咒的可能性不大,我看下咒之人,有可能是从这里上来的。”
  听陈辉这么说,我把这邻居家仔细看了一下,还真有可能是从男人邻居家上来的。只要用个木头梯子,梯子立在这邻居家的房子后面,然后顺着梯子上到他们邻居家房顶,然后把梯子拔到房顶,再架到男人家的二层楼上,这就能顺着梯子爬上他们家楼顶了,不过,下咒的人就能这么明目张胆吗,又是在房顶上摆坛子,又是在四个墙角放镜子,难道就不怕男人家里的人发现吗?几面镜子不怎么起眼,放墙角有可能发现不了,可是这个坛子就在男人家房子正中央放着,这么大了物件儿,瞎子都能看见。
  我扭头又问陈辉:“要是外人放的,男人他们家里就没人发现吗?”
  陈辉摇了摇头,停了一会儿,说道:“凭我多年的经验,他们自己家里人下咒的可能性不大。”
  说着,陈辉一转身,朝坛子那里走去,我跟着他来到坛子跟前,陈辉让我用火机照着亮儿,他朝坛子里面看了一眼。
  等他看罢,我问他看见些啥,里面还有啥东西么?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4:17:00
  @whyhi126 2017-01-23 13:51:00
  继续呀
  -----------------------------
  我看着时间呢,基本上,一个小时上传一段。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火宝玉 时间:2017-01-23 14:21:00
  看完留言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5:10:00
  陈辉又摇了摇头,随后招呼我跟强顺,把镜子跟坛子全都拿下去,都下面再仔细看看。
  跟强顺两个动手把房顶这些物料收拾收拾,跟着陈辉下了楼。
  这时候,男人还在房间里等着,我们一进屋,就把坛子跟镜子放到地上了,男人走了过来,看看我们,又看看坛子,一脸不解,问陈辉:“道长,您咋把我们家楼上的酱坛子拿下来了,里面的酱还没晒好呢。”
  啥?我们三个顿时一愣,陈辉看着男人问道:“这坛子,是你们家的?”
  男人连忙点头,“是我们家的,做酱用的坛子,前些日子刚闷上的酱,还没做好呢。”
  陈辉一听,拎起坛子走到灯底下,低头朝坛子里面一看,顿时一脸愕然,我也凑回去一看,坛子底跟坛子壁上,厚厚的跟浆糊似的一层,还真像是酱。
  用坛子闷酱这个,小时候我奶奶跟我妈经常做,一般都是用黄豆做的“豆瓣酱”,做好以后炒菜时放一点,很有味道。
  不过,这感觉咋这么不对劲儿呢?那里不对劲儿,说不上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5:57:00
  14,陈辉抬手一指扣在地上的那四面小镜子,问男人:“那这四面镜子,你见过吗?”
  男人朝地上那四面镜子看了一眼,眼神迅速收了回去,没说话。
  陈辉盯着他又问了一遍,“这四面镜子,你见过吗?”
  男人抿了抿嘴唇,好像有很多话,却不想说,陈辉紧紧盯着他追着问道:“你见这四面镜子,对吗?”
  男人似乎再也闪躲不过,心虚的看了陈辉一眼,点了点头,陈辉盯着没说话,男人最后慢慢吞吞、很不情愿的小声说了俩字,“见过……”
  陈辉顿时跟我顿时相互对视了一眼,难道说……这咒还真是他们自己家里人下的?
  陈辉又问男人:“你知道这四面镜子是做啥用的吗?”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知道,给俺闺女考重点高中用的……”
  啥?说啥?我跟陈辉下巴差点儿没掉地上,考重点高中用的?考高中跟控鬼阵,好像扯不到一块儿吧。
  陈辉顿时眉头皱了起来,估计他感觉这事有点摸不着头绪了,不过,话语很平静的对男人说道:“你说吧,说说这四面镜子,到底是咋回事儿。”
  男人看看镜子,又看看陈辉,一脸难色,很不情愿说的样子。
  陈辉见状,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径自走到沙发那里坐下了,我和强顺见陈辉坐下,跟着也走到沙发那里也坐下了,把男人一个晾那儿了。
  男人朝地上的镜子看看,又朝我们三个看看,慢吞吞走到了沙发这里,不过他并没有坐下,站在陈辉旁边,对陈辉低声说道:“道长,我要是说了,你们可不能告诉别人。”
我要评论
作者:ty_123793366 时间:2017-01-23 16:13:00
  我建议这部故事您按小说写,抛开上一部以及您实际实践中的各项限制。
  
作者:影子剑客1999 时间:2017-01-23 16:19:00
  楼主又开新贴了?顶一个先!
作者:灵猫公子 时间:2017-01-23 17:08:00
  顶帖
  
作者:东子0512 时间:2017-01-23 17:45:00
  顶。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7:56:00
  陈辉无奈的摆了摆手,“说吧,我们保证不和别人说。”接着,陈辉轻叹了口气,他之前肯定没想到男人家里的事儿能有这么绕人。
  男人犹豫着,慢条斯理说了起来。
  大概在一个多月前,男人老婆的娘家,也就是那妇女的娘家,来了一位高人,这高人能掐会算,算特别的准,当时那时候呢,妇女已经开始做噩梦了,老是梦见上吊那女的找她索命,妇女听说了以后,就回了娘家一趟。妇女想让这位高人给她算算,看这噩梦有啥法子破解没有。
  不过去了以后呢,高人给她看了看,说她没啥事儿,不但没事儿,还说他们家里,要出现一位“文曲星”了,文曲星是啥,各位应该都知道吧。
  妇女一听,挺高兴,不过,高人又说了,现在你们家里的文曲星有难,必须摆个阵护着,要不然,这文曲星就变的啥都不是了。
  就因为是娘家人介绍的,妇女对这高人深信不疑,不过,妇女有俩孩子,一闺女,一儿子,妇女就问高人,这俩孩子到底那个是文曲星呀?
  高人掐指一算,说是一位“女文曲星”,不出半年,这女文曲星就要升学高考,这就是她鲤鱼跃龙门的关键,紧要关头,只要把阵摆下,就能金榜题名。高人的大概意思就是,摆下阵,就能帮助妇女的闺女考上重点高中,只要上了高中,将来上重点大学啥的,那就是轻轻松松、一帆风顺。
  妇女一听,就叫高人赶紧给他们家摆阵,高人让妇女等到晚上,之后拿出四面小镜子,在镜子上面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让妇女拿回家放到房顶的四个墙角,高人还交代妇女,这件事除了他们两口子,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要不然这阵就不灵了。
  这四面镜子,就是这么回事儿,男人说完以后就叹了口气,好像给我们知道以后,他闺女的前程就毁了似的。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8:49:00
  陈辉听完又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看来这高人,就是那下咒之人。”随即,问男人:“那高人现在在哪儿?”
  男人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不是我们本地的,早就走了。”男人随即反问陈辉:“道长,您刚才说啥?那高人就是给我们家下咒的人?”
  陈辉点了点头,“他给你们摆的这个阵,叫五鬼临宅阵,跟你闺女考学没一点关系,家逢五鬼压顶,家里人非死即伤。”
  男人一听,脸色当即就变了,“真的?”
  陈辉把脸色一正,“贫道还能诳不成,不过,你也不用怕,现在阵已经破了,我来问你,那坛子,又是咋回事儿,坛子里面就是腌的酱么?”
  男人顿时一脸不解,“是呀。”他似乎不知道坛子封着一条蛇。
  陈辉又问:“你们做酱时,没有往里面放别的东西吗?”
  男人摇了摇头,“没有。”
  陈辉从沙发上站起了身,走到地上那袋子跟前,这时候,那袋子口早就给陈辉系上了,解开袋子,陈辉拎着袋子底朝下一抖,一条大红蛇从袋子里翻滚了出来。
  男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我也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朝地上那红蛇一看,足有成人胳膊粗细,一米来长,通身血红血红的,躺地上一动不动,好像已经给陈辉摔死了。
  陈辉从身上掏出之前那把小号桃木剑,蹲下身子用剑挑了大红蛇两下,大红蛇还是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真死了。
  我走过去蹲到陈辉身边,低声问他:“道长,这条蛇跟那个五鬼临宅阵,有关系吗?”
  陈辉没说话,用剑跳着大红蛇的尾巴看了看,我不知道他在看啥。
  停了好一会儿,陈辉说道:“这条蛇跟男人胳膊上那条青蛇有关系。”说着,回头朝男人那条胳膊看了一眼。
  男人这时候光着膀子,之前用水碗查咒术的时候,把男人的衣裳脱下来就没给他穿上。
  我也朝男人的胳膊看了一眼,就感觉男人的胳膊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好像没之前那么粗了。
我要评论
作者:夜雨12355 时间:2017-01-23 18:58:00
  朴实,厚重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19:22:00
  陈辉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交代强顺再把阴阳眼弄开看看,交代完,他自己迅速把双腿一盘,桃木剑放到身边,如临大敌似的坐地上了,很紧张的样子。
  我一看,这是个啥意思呀?
  强顺这时候又不想开阴阳眼,我起身走到了他跟前,小声对他说:“你别磨蹭了,没看见老道士紧张的样子吗,好像出啥事儿了,赶紧的吧。”
  强顺一听,磨磨蹭蹭把衣裳撩起来,把胸口的血擦掉了,朝男人那条胳膊一看,我见他就是一愣,这是愣啥呢,赶忙问他:“看见啥了?”
  强顺转过脸又朝了我看了一眼,“那条大青蛇不见咧。”
  我顿时眨巴了两下眼睛,不见了?怪不得男人的胳膊看着细了一点儿呢,敢情大青蛇从他胳膊上下来了,我对强顺又说道:“快看看它跑哪儿了。”
  强顺扫眼朝屋里一看,嘴里“哎呀妈呀”一声,一把揪住了我的胳膊,脸色大变。
  我顿时着了急,“咋了,看见啥了?”
  “蛇、蛇、大青蛇围着陈道长在转圈儿咧……”
  我赶紧扭头朝陈辉那里看了一眼,当然了,我啥也看不见,不过,陈辉刚才还好好的,这时候眉头紧锁,脸色发白,身子还微微颤抖着,好像很冷的样子。
  一看他这样儿,我顿时就明白了,这条大青蛇估计真跟这条死红蛇有关系,好像关系还不一般,它肯定发现是陈辉把红蛇摔死的,所以放弃男人找上了陈辉,陈辉用桃木剑挑完红蛇以后,他好像也发现了点儿啥,赶紧坐在地上抵抗起来。
  我一看,这时候青蛇又找上了陈辉,这咋办呢,青蛇应该也已经死了,这是它的魂魄,不过畜生的魂魄一般没这么厉害的,小时候听奶奶说过,生前修炼过的畜生,死后魂魄是有意识的,比人的鬼魂要厉害,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啥懂邪术的人抓住祭炼过,一般被祭炼过了畜生魂魄都特别凶。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20:05:00
  我又朝强顺看了一眼,问道:“那条蛇还在围着陈道长转圈儿么?”
  强顺点了点头,我一寻思,这大青蛇不是很在乎大红蛇么,看不见青蛇,我可以去对付那条红蛇,我叫它多在乎在乎。
  走过去把地上那条大红蛇拎了起来,朝陈辉身边说道:“这条蛇是我摔死的,有本事就来找我吧。”
  说完,我拎着红蛇就往门外走,走了没两步,我就感觉脚边莫名其妙冒出一股子寒气,冷森森的,两条小腿顿时起了层鸡皮疙瘩,好像青蛇真的朝我过来了。
  这时候,就听强顺喊了一声,“黄河,小心呀,青蛇围着你转起来咧。”
  果然,我扭头冲青蛇笑了笑,“没事儿,它不能拿我咋样儿。”
  拎着红蛇迈脚出了门,穿过院子,我直接来到了巷子里。
  这时候,巷子里黑乎乎的,我顿时很茫然,刚才就想着把青蛇从陈辉身边引开,反正我身上阳气重,一般的东西都拿我没辙,可现在咋办呢,总不能一直拎着条死蛇吧。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巷子深处有条人影一晃,很诡异,我顿时一愣,这都深夜了,巷子里咋还有人呢?仔细一瞧,又没有了,好像是看眼花了,我心说,刚才在菜市场就看眼花了,这时候咋又看眼花了呢?
  身后,传来了陈辉的声音,“黄河,你要去哪儿呀?”
  扭回头一看,陈辉带着强顺从男人家里出来了,我赶忙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呀,道长,您说咱现在咋办呢?”说着,我冲陈辉举了举手里的红蛇。
  陈辉领着强顺停在了我身后三四米远的地方,可能那青蛇还在我身边转圈儿吧,他们走进青蛇转圈的范围,对他们没啥好处。
  陈辉说道:“先回观里吧,观里有祖师爷坐镇,青蛇不敢进,到了观里以后再想办法。”
  我点点头,于是,我走在前面,陈辉跟强顺走在后面,走出巷子以后,我不甘心的又朝巷子里看了一眼,就见巷子里又是人影一晃,我心说,难道我又看眼花了?
  连忙回头招呼强顺,看巷子是不是有啥东西,这时候,强顺的阴阳眼还开着呢,强顺回头朝巷子里一瞧,旋即冲我摇了摇头。
  啥都没有吗?难道,我这眼花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么?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20:08:00
  谢谢各位,顶贴的人虽然不多,不过今天的点击率不错,照这么下去,要不了几天,就能赶上我之前上传半年的点击率了,这样我也就有信心上传了,写着接着再继续上传,啥时候困了,啥时候停。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20:10:00
  事情写到这儿,男人家里基本上算是没啥事儿了,女鬼收住了,五鬼临门阵也破了,这阵具体到底咋破掉的,那股莫名其妙的怪风又是咋回事儿,我当时还没来得及问陈辉。至于男人胳膊上那条青蛇,这时候也被我从他们家里引了出来,还有那妇女,估计明天中午就能醒过来,至于男人的胳膊呢,过几天就能消肿,应该也不会有啥大问题了。
  男人他们家里的事儿呢,到这儿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改天我们只要去他们家里把刀子要回来就行了。
  他们家的事儿,算是完了,但是,我们的事儿这才刚刚开始,我们三个谁都没想到,就因为男人家里这事儿,让我们引火烧身了,这也是直接导致我跟强顺两个,随陈辉流浪四年的主要原因。
  摊上大事儿,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言归正传,强顺朝巷子里看看,没人,我揉了揉眼睛,不甘心的又朝巷子里看了一眼,黑漆漆的,确实啥都没有,难道说,我真的看眼花了?不过,为啥三个人就我一个人一直眼花呢?
  拎着红蛇一路朝镇南三清观方向走,不过,我心里总觉得不太舒坦,好像有人在暗中跟着我们似的,回头看过几次,根本就没人,是我自己的心里作用吗?
  回到观里以后,陈辉吩咐我们俩把红蛇的尸体埋到观后面去,我们在观里找了找,墙角放着一把破铁钎,强顺拿上铁钎,我拎着红蛇,出了观门,从旁边的野草地绕到了观后面。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20:33:00
  强顺的阴阳眼这时候还开着,他打眼朝观后面一瞧,脸色顿时就变了,一手拿着铁钎,一手扯住我胳膊上的衣裳,颤着声音说道:“黄河黄河,这里好多鬼东西呀,你赶紧把血给我抹上吧。”
  我看了他一眼。俗话说,宁住庙前不住庙后,宁在庙左不在庙右,但凡寺庙道观,它们后面都不干净,左边、后边,都是镇脏东西的地方,邪乎玩意儿特别多,而且大多是怨气特比重的、不好投胎的,陈辉让我们把红蛇埋到观后面,也是有道理的。
  我对强顺说道:“你赶紧挖坑吧,把蛇埋了以后我就给你抹。”
  强顺听了把头一耷拉,吭哧哼哧用铁钎挖起了坑,没一会儿,坑挖好了,我把红蛇盘着放进了坑里,然后对着尸体说道:“你已经死了,该去上哪儿上哪儿去吧,这辈子是蛇,下辈子你一定能投胎做人。”说完,我冲尸体双手合十拜了拜,随即招呼强顺,两个人齐动手,把红蛇给埋了。
  刚把红蛇埋好,强顺就吵着叫我给他抹血,我对他说,这外面黑灯瞎火的,一会儿到观里再抹吧,强顺不依,一边往观里走一边缠着我。
  两个人吵吵闹闹走到道观门口,顿时就是一愣,不解地对视了一眼,道观里这时候咋黑漆漆的呢,刚才陈辉不是把蜡烛已经点着了么。
  不会出啥事儿了吧?我打着火机走进了观里,用火机把蜡烛又点着了,借着烛光朝观里一瞅,空荡荡的,陈辉不见了。
  强顺朝观里看了看,走到铺盖那里一屁股坐下,说道:“老道士可能到外面上厕所了吧。”
  我看了他一眼,“到外面上厕所,还至于把蜡烛吹灭么?”
  强顺说了句,“老道士抠门儿,嫌费蜡呗。”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20:38:00
  @猫大侠1990 2017-01-23 20:37:00
  哈哈哈
  -----------------------------
  看见你了,猫大侠。
作者:马踏霜雪2015 时间:2017-01-23 21:04:00
  jing cai!!
作者:spraylot 时间:2017-01-23 21:11:00
  @途中的旅人 2017-01-18 11:48:00
  要是有朋友没看过我另一个帖子的,下面是链接,看了那个帖子,就更容易理解我这个帖子了, http://bbs.tianya.cn/post-16-1013034-1.shtml
  -----------------------------
  赞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21:18:00
  15,我摇了摇头,走出道观朝四下里看了看,四下里这时候静悄悄的,半条人影都没有。
  我感觉这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忍不住喊了两声,黑漆漆的深夜里,声音传出去老远,不过,并没有陈辉的回应,我顿时心里顿时涌上一股子不好的预感,转身回到观里问强顺,“那条大青蛇还在我身边跟着吗?”
  强顺连看都没看我,说道:“早就不见咧。”
  我忙问:“啥时候不见的?”
  强顺摇了摇头,“不知道哇,刚才路上的东西太多咧,我一直低着头没敢看,好像……好像咱来到观里的时候它不见咧。”
  我皱了皱眉头,难道说,那大青蛇趁着我跟强顺到后面埋红蛇的时候,上了陈辉的身?转念一想,不对,陈辉刚才说了,道观里有祖师爷坐镇,青蛇不敢进来,难道,真的是到外面上厕所了?
  强顺这时候又想起了他的阴阳眼,缠着我非要给他抹血,没办法,我从身上掏出针,扎破手指头,又给他胸口抹了抹血。
  随后,我们俩坐在铺盖上等了起来,等了一会儿,强顺从身上掏出烟递给我一根,两个人又抽着烟等上了。
  不过,一根烟抽完,陈辉居然还不见回来,我终于沉不住气了,对强顺说道:“我看真有点儿不对劲儿,咱还是到外面找找老道士吧。”
  强顺这时候已经犯了困了,打着哈欠说道:“没事儿,他都那么大岁数的人咧,还能走丢了呀。”
  我从铺盖上站起了身,陈辉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了,而且离开这么久还不会来,这正常吗?
  伸手把强顺从铺盖上也拽了起来,“走走走,跟我到外面找找去。”
  强顺已经困的迷迷糊糊了,眼看一闭眼就能睡着,我抓着他肩膀可劲儿摇了两下,“你要是不跟我去,我就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途中的旅人 时间:2017-01-23 21:19:00
  @宽谈 2017-01-23 21:12:00
  写得不错,第一个顶给你了
  -----------------------------
  谢谢!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110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