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个盒子,我当上了雍和宫护法的传奇故事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6 13:07:48 点击:211614 回复:154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3 下页  到页 
  本帖已授权天涯社区,欢迎洽谈出版、影视、动漫、有声等改编合作。
  【合作QQ:906548624】

  
  都听说过雍和宫吧?! 好,就算你不熟,但知道雍正和乾隆吧,雍和宫以前就是他俩的家。后来弘历做了乾隆皇帝,就把自己的老宅子,改成了藏传佛教寺院。哦,对了。雍和宫住持就曾做过藏王。没错,这也就是中国等级最高的皇家寺院才能做到事儿。
  .
  你要是说这都以前的事儿了......但你真的、真的、真的错了。雍和宫现在做的事儿,仍然是绝大部分人根本想不到,更不知道的 !!!
  .
  我叫张小和,一个大学毕业后,因为喜欢旅游,在北京宣武门开旅游咨询公司的小老板,最后竟成了雍和宫的护法。很离奇吧?!
  .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一个非常古怪的单子。从此,我便带着我唯一的员工小树,跟着几个身份扑朔迷离的,超级有钱的同龄人,踏上了惊险万分的寻宝之旅,看到了我从来没看到过的神通。
  丢了半条命,得到了“曼达宝藏”。回到京城,却又被裹进一场世界金融战。
  这趟旅行,和雍和宫什么关系,和国际财团什么关系,和前一段的国际金价战争什么关系?小说会告诉你背后的故事......
  让我带你走进一个你从来没见过的——“护法”世界。

  事情从哪里开始讲呢,先从我在北京报国寺的经历开始吧......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楼主发言:1214次 发图: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0:16:00
  临时插播条新闻:北京市宗教局正式宣布——雍和宫2017年春节保障工作圆满完成。
  1月28日(大年初一)当天,据说雍和宫挤进了近8万人(里面可不只是一些大牌明星,还有.....咳咳咳,不说了)哦,对了,当天竟然有人在现场看到了北京现任副市长王宁。
  说这干嘛?!奇怪吧。 别急,下面的帖子慢慢看......(∩_∩)O~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0:23:00
  我站在牌坊下面,抬头看了看牌坊上面“报国寺”三个大字,又看了一下表,正好六点半。
  今天是北京报国寺的周四“大集”。北京周边一些贩卖古董玩意儿的都集中来到这里摆摊。商户是平时的三、四倍,游人更是平时的好几倍。
  外地人一说北京的文玩市场就是潘家园、十里河、琉璃厂,其实在明末清初,报国寺就曾是京城最著名的书市,比琉璃厂书市还早许多年。
  来这里的人也是各有目的,有些人是为了学习。更多的人来这里是为了随便淘点喜欢的东西,图的就是一个乐儿。还有一些稍微懂行的,则是抱着捡漏的心态。当然,这需要眼力劲儿,现在的好东西不多了,一不留神,就吃亏。看错了,北京行内人叫“打眼”,买了假东西叫做“吃药”,一旦遇到了这种事,一般的就只能认倒霉了。
  “赵叔,上次我托给您(卖)的那串老金刚(菩提)出手了么?”我一边拿起来赵叔的仿宣德小香炉,一边问。
  “呦,张儿啊。怎么这前儿劲(时候)才来啊?还以为你小子是不是太忙,今儿个不来了呢。你问那串老金刚啊。嗨,这不还没呢么。现在的人,真没法说。一个个觉得自己不赖得(不错),都不识货,哎呀,弄的你真是没辙没辙的。你是急了怎么着?这么着,你要是着急,就先收回去?”
  “不用不用,放您那儿吧,您费心了。”我笑了笑,赵叔说了半天,其实就三个字——还没卖。赵叔是典型的老北京,而且是南城人,三个字能说明白的,他经常能整出来130个字。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1:19:00
  我放下香炉,摆了摆手,继续往里走。古香古色的报国寺,所有的摊位全都满了,买的卖的热闹非常,和平时安静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等走到第二进院子的东厢房前面,我站了下来。因为我看到在一堆古旧的玩意中间,有一个像是饼干盒子一样的东西,很扁很圆,像是以前老户人家装干果的。上面镶嵌了一些松石。虽然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但上面的松石我能看出来,是老的。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1:41:00
  这几年,绿松石的价格翻着跟斗往上涨。我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绿松石,至少还剩三十四颗。是老货,保守估计,就是3—5万,再说,中间还有一颗红珊瑚,也是老的。暂且估价5000吧。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1:51:00
  我随便拿了两件东西看,之所以这样,就是个淘货的技巧,遇到再喜欢的东西,也不能马上直接走过去,一把抓在手里问人家老板,多少钱啊?!真要这样,那你还不如不问,再笨的摊主也会知道你确实喜欢这个东西,他就会使劲往上叫价,下面也就很难再讲下价来,当然土豪除外。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1:54:00
  可我实在忍不住那一大堆松石对我的诱惑,虽然知道这道理,可是真到了眼前,满眼都是这几颗绿松石,根本看不到摊儿上别的了。人也就不由自主蹲了下来,这时候,我发现身边的一个胖胖的中年眼镜大叔,也正在看这件器物,因为这个器物离得比较远,我看他好像是正准备用手撑地过去自己拿,不过身体肥胖,动作有点笨拙。此刻情形万分紧急,我赶忙指着拿东西对老板说:“老板,我看一下那个。”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1:57:00
  声音的速度要远远快于肢体动作,眼镜大叔斜眼看了我一眼,一副不爽的样子,但是我已经先和老板接上话了,他只得把手缩了回去,重新蹲在了原来的位置。
  我心里暗自笑了一小会儿,庆祝自己诡计得逞。不过就从这一点说,我知道,这也是个懂规矩的行家。这一行的规矩是,别人一旦开口了,拿自己就绝不能再参与,除非对方再问别的或者走开。我心里暗笑,估计这位大叔心里会很郁闷。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2:20:00
  摊主听我问他,看了我一眼,拿起来放在他手底下的那个圆盘,向我递了过来,看那意思是让我接着。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2:37:00
  他这一递,反倒把我弄愣了,这有点反常。如果按照我刚才的判断,这人不是骗子,那就是懂行的,可是懂行的人是不应该这么给客人东西的。这在行里叫做“递手”,是绝对不允许的。就是怕万一掉地上坏了,到底是谁的责任分不清。我又看了他一眼,不认识。这个大集的摊主,起码有一半我都脸熟。可这位确实是第一次见。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2:39:00
  他眼睛一直看着,看我不接,倒也没有再说话,顺势放到我的前面,仍然一扭身子蹲了回去。我看着这东西在地上待稳当了,才把手伸了出去。这么贵的东西,要是万一因为自己的大意,结果惹上麻烦就太不值得了,起码到今天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我还特意对着镜子看了半天,确定了自己今天是不是已经是土豪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3:33:00
  “小兄弟看着年轻,没想到好眼力啊,正经的老物件儿,应该够嘉道的。”摊主呲着一口的大黄牙,晕,敢情还是个“地包天”。不过他呲完了牙,马上就闭上了嘴,估计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形象比较有特色。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3:36:00
  我知道他说的意思,他是说这个物件的年代是清朝嘉庆道光年间的。我没有理他的碴儿,拿着这个东西,手上沉甸甸的,用手细细摸了一下,感觉主体应该是藏银的。现在很多的藏银,有些不是真的银子,其实是一种铜镍合金,也就是白铜。真正传统意义上的藏银是百分之三十的银加上百分之七十的铜,用手一擦,手就会变黑。而且真正的藏银虽光泽度不高,但是非常有质感。这样一来,这件东西的价格还会高一些。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3:40:00
  我又仔细看了看每一颗松石的铁线,真正的绿松石铁线是往内凹的,而人工制品则是往外凸的。这些都没错。我又用放大镜仔细看内部是不是有气泡,因为有些人工作假的玻璃,肯定是有气泡的。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4:31:00
  就在我认真看的时候,突然感觉我后背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5:41:00
  我正蹲着那里聚精会神看着绿松石,这时候一下子没蹲住,身子前倾,手中的东西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我就听到啪的一声,感觉心脏都缩了起来,暗说不好,再一看,那个东西的边沿已经被磕了进去,上面有几颗松石也被震落下来。这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完了。赶紧回过头去,只看到身边身后都有一堆人,但我此时此刻已经找不出来到底推的我。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7 16:01:00
  此时没有一个人动,更没有一个人说话。我一手扶着地面,抬起头看着“地包天”摊主,他也是一动没动,正在用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心说自己真是倒霉透了,来报国寺这么多次,从来没遇到这种事儿。可我也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慌。推我的人,十有八、九是摊主的同伙儿。他们的目的,也不过是想卖出东西。没准,这个摊主刚才递给我东西的时候就没憋好屁。
作者:SKY2501 时间:2017-02-17 17:02:00
  没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09:32:00
  @SKY2501 17楼 2017-02-17 17:02:00

  没了?
  —————————————————
  别急,神奇的旅程刚刚开始………??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2:30:00
  想到这儿,我扶着地面的手用了一下力,继续蹲好,但仍在原地没动,只是慢慢伸手把东西拿起来看了看,我想知道这东西怎么样了,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摊主和周围的人。这时候,“地包天”仍旧不说话,继续用阴阴的目光盯着我。我暗暗地把目光收回来心想,看来这货是真有准备啊。我也不能就这么总互相看着啊。于是,我悄悄深吸了一口气,定下心来,看了看这个东西,抬起头,看着他,干脆地说:“老板,出个价吧。”我的意思是,别跟小爷藏猫腻,小爷也是混出来的。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2:32:00
  @边城军刀 首楼有点长,是因为这个故事很长,很曲折………匪夷所思!
  
我要评论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2:33:00
  “地包天”把东西拿过来看了半天,翻来覆去不说话。我心里冷笑,装什么大瓣蒜。遇到你们,算我倒霉,但小爷也不是傻子,这两年毕竟也算是商海浮沉,这点事儿还吓不住我,价钱高点就高点,但要是太离谱,大不了我就报警。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2:34:00
  “地包天”摆弄着东西,半天才慢吞吞地说:“掉了四颗松石,边儿也坏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3:58:00
  我知道这时候,越是和他矫情,对自己越不利。我看了看他,继续说:“您刚才也看到了,是有人推我,我是没看到,但院子上有摄像头,要找到这孙子,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当然,虽然不厉害,毕竟您这个东西磕了。这么着,您出个价,要是赔,多少钱。要是买,多少钱。”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3:59:00
  我知道这时候,越是和他矫情,对自己越不利。我看了看他,继续说:“您刚才也看到了,是有人推我,我是没看到,但院子上有摄像头,要找到这孙子,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当然,虽然不厉害,毕竟您这个东西磕了。这么着,您出个价,要是赔,多少钱。要是买,多少钱。”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4:00:00
  “地包天”半低着头,向上翻着眼睛看了看我,可能也没想到我这么直接,估计心里多少也有鬼,狡诈地呲呲一口的大黄牙,满脸假笑:“嘿嘿嘿,瞧您说的。看您也是痛快人。我也不和您绕圈子,您可也看到了。这东西是真东西。这么着,我也不和您瞎要。您要是能给我点补偿,一万块。要是您喜欢,十万块,这东西归您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4:04:00
  在古玩市场买东西,麻烦的就是这个——没价儿。而且经常逛市场的行内人一般是不轻易主动问价的,问了,你就多少得给人家一个你心里的底价,到时候成不成是另一码事儿。如果光问价,不还价。问完就走,就会让行内人耻笑,认为你是个雏儿。一般都是看好了,心里有个底价,这时候才开口问价。而这古玩杂项,是必须上手的。不上手,不好进一步判别真假。而这一上手,就有风险。我今天,就着了道儿。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4:14:00
  这时候,他蹲着,我也蹲着,两人面对面,这时候的报国寺风淡云轻,我感觉和他却是波涛汹涌。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4:15:00
  我听完了他报出的价,只是看了看他,没动,更没接他手里的东西。脸上做出一副极其不认同的表情。这个时候是要拿捏出来分寸的,既不能让他以为我一毛不拔想赖账,真要是这样,估计他会马上翻脸。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19:55:00
  但也不能做出来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办好的局促样子,否则会被他往死里坑。最好的态度就是,承认现实,但是不认同他的报价,而且对这类事儿见怪不怪。一旦他觉得对方比自己的江湖经验还丰富的时候,气焰自然就会消去一半,人也会冷静下来。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0:27:00
  他看我不说话,只是认真端详着他手里的东西。我知道,他是巴不得让我赶紧接受。我这样不说话,其实他心里的紧张,一点不比我低。我知道我能想到这一层,就不会输,过了半天,他看我还在认真端详这个。就把东西放在地上:“先生,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说着,眼睛里面透出一股凶光,脸也有些抽搐。我看得出来,这是一种街头混子才有的那种蛮横和无赖。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0:54:00
  听他这么说完了,我故意不慌不忙抬起头,盯了他一眼,又故意断了顿,抽了抽鼻子,然后才慢条斯理地说:“您看我像是赖账的人么?这市场的老板一半我都认识,不少还是铁哥们。我要是赖账,以后还来不来了?!”我说这话就是告诉他,第一、你别想玩横的;第二、名声坏了,你以后也别再这里混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1:29:00
  “地包天”没想到我这么说,稍微有些不自然,但马上一闪而过,继续眼瞅着我:“那你什么意思,我这东西你也看到了,摔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办?”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1:36:00
  我看他稍微冷静了下来,有了平等对话的环境。也就冲他呲牙笑了笑:“大哥,看你也不容易。这个东西呢,我也确实喜欢,可货再好,上面也有个天是不?!这东西是老的,但肯定不到代(年代不够)。您是行家,我虽然年轻,但从小一直喜欢这些老物件,这么多年了,自然心里也有自己的底价。我绝不会赖账,可我也不是有钱人。要不这么吧,我也给您个数儿,合适不合适的,咱再说,您看怎么样。”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1:37:00
  “地包天”听我说这话,忙点点头:“行,行,你说你说。”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1:37:00
  我这时才拿起来这个东西,一边端详,一边慢条斯理和“地包天”说:“您这东西,乍一看上去不错,但是松石缺的太多,您也知道,这玩意讲究的就是个原装原配,残了,那价格就望半价上面靠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1:38:00
  其实,我说这话是有依据的。就如同一对花瓶10万,如果只有一个,那叫“失群”,价格也就连5万也到不了了。我知道这东西和瓷瓶联系上有些牵强,可对这个坑我的“地包天”,我也不能太实诚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1:40:00
  “地包天”看我满嘴的行话,对价格的评论也不外行,知道我也不是棒槌,也就没再说话。我一看他不说话,感觉这话头儿开得不错,只要第一步压住他,下面的就好说。于是清了一下嗓子,继续和“地包天”说:“您也别说10万,我也不说5万。咱取个中,75000,怎么样?”这要是再多了,我可真的拿不出来了。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你要是再耍无赖,那只有报警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8 21:42:00
  “地包天”犹豫了一下:“八万吧,八万。八万块钱,你拿走。”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08:21:00
  我一听这个笑了,其实八万块也在我的心理赔偿承受能力范围内,但是古玩行讲价有讲价的规矩,即便你完全同意对方的报价,也绝不能马上答应,否则极易生出变数,这时候越是继续划价,就越能把价格坐实。就说:“您干吗不让我5000块钱呢?”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08:22:00
  “那不行,我这个是老的呢。”“地包天”顿时不依不饶起来。我一听“地包天”不同意,也故意显得不高兴,面对着他,也不答话,这时,气氛马上就冷了下来。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08:23:00
  “二位,我说两句话成不?”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1:17:00
  就在这时,我听到旁边有人插话,斜着脸仰头看上去,太阳光刺着我没太看清楚,光看到牙很白,双唇有点像是小孩的嘟嘟嘴。寸头,好像是个大学生,小麦色的皮肤很健康,特像我小时候吃的麦芽糖,我一看是个小毛孩子,本来没想理他。不过他身体特别强壮,有一种特别挺拔的感觉,而且穿着讲究,从气势上有些压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见过,或者像一个人,但这时容不得我多想。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3:49:00
  那个“地包天”此刻也和我一样,斜仰着头看这个人。但也是和我一样,都没答话,我们都知道,谁先答话,就表明谁急于找救兵,巴望着赶紧成交。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3:50:00
  麦芽糖看我们都也没有表示拒绝。笑了笑,我突然发现,这人一笑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笑起来的时候,不是像大多数人那样嘴唇往两边咧开,而是总感觉是在稍稍往前噘,像是在卖萌。这真有点意思。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3:50:00
  麦芽糖看我们都没反对,继续说:“二位,我和你们都不认识吧。既然不认识,没可能偏向谁。这位兄弟,你说得对,这东西残了,价格就打了折扣,正因为是老的,很难再配齐了。您就是出手,也只能当残的卖。五万块是实价,不过呢,是你先把人家的东西摔了的。你还真不能按照实价给人家,多出来的,算是给人家大哥一个交代。”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4:22:00
  说完,他又看向“地包天”:“大哥,您的东西被他不小心摔了,但我想您无论是不是东西被摔了,咱目的不还是做生意赚钱么?您心里明镜,这价格您绝不亏。就是不摔,能卖出来这个价格也绝对算过得去了。我看这小兄弟不像是有钱的,就是再磨叽下去,换个结果,万一您反倒不合适了您说亏不亏啊。”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4:22:00
  “这么着吧。”他看了看我:“这位兄弟,你再加三千块钱,算是你也让了一步。七万八这数,听着也好听。大家都讨个吉利,以后办什么事儿都顺心顺意。”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6:00:00
  我知道,这位是向着我说话呢。这时候绝对不能不知好歹啊,于是我说:“我是没问题,看老板的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6:01:00
  “地包天”一听他说这话,也赶忙说:“我是肯定亏的。今儿,卖这位兄弟的面子,七万八就七万八。掏钱!”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6:01:00
  我一听,松了一口气,可这时候也不敢表现出来,更没法在这时候和这位说声谢字。就对“地包天”说,一言为定,现在东西是我的了。我拿着,你和我到街对面的“菜百”(菜市口百货商场)下面取钱。我之所以这么做,一是怕他反悔,还有就是防止他半道儿掉包。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6:16:00
  就在我们准备起身的时候,在我身后响起来一个特别蛮横的声音:“这哪成啊......。”这声长音,带着浓浓的鼻屎音和一股说不上来的泔水味。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8:40:00
  我回过头去,只见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两只大金鱼眼夸张地向前凸起,显得眼黑少眼白多,眼袋耷拉着,剃着寸头,大肚子把背心顶起来一口大锅,粗脖子上套着一条粗粗的金链子,已经被埋到一层层的肥肉褶子里,几乎已经看不到。一看就是标准的京混子。周围的人,可能都知道这货不好惹,刚才在我身边的胖大叔赶忙闪在一边。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18:40:00
  胖子不管我看他,还是带着浓浓的鼻音,面对着“地包天”嚷嚷:“我说老朱,这东西可还有我一半呢。你同意了,我还没同意呢。”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28:00
  我一听这话,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回是真的遇到恶碰瓷的了,真麻烦。我不说话,看着这个“地包天”。“地包天”一看这个人这么说,也和他一样横了起来,往前一挺腰杆:“啊……,对,这东西我们哥俩的,这个价儿成不成,还得问问他。”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28:00
  我一听这话,顿时有点急了:“老板,这东西是你给我看的,价格是你同意的。别人我不认识。同不同意是你们的事儿,和我没关系。就这价,我给你。别的,和我没关系。”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28:00
  听到我这话,“地包天”还没有表示什么,这个胖子往前走了一步,大肚子几乎顶住我,狠狠地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没关系,怎么没关系?!东西是我们两个人的,怎么着,弄坏了东西想赖账?”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29:00
  “我没想赖账。”我眼睛盯着他,故意大声说:“这是我和他的事儿,价格人家老板都同意了。我不认识你。”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30:00
  “操,不认识,那今儿就让你认识认识。弄坏了东西还想耍赖。”说着,他一把就抓我的领子,我往后一闪,他没抓住。可这一下,反倒激怒了他。晃着两只手过来抓我。我心想,看来今天只能豁出去了,既然谈不拢,发昏挡不住死,那就打吧。真的打乱了,没准我的责任反倒轻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30:00
  一看胖子要动手,刚才帮我说话的那个人身后猛地闪出来两个人,虽然没有胖子那么大的身型,但是一看体型就知道是经常健身的。他们一闪出来就挡在我的面前,本来胖子和我相距不出半米,这两个人这一插进来,和胖子差点撞在一起,这反倒把胖子吓了一跳。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30:00
  他们两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和胖子就这么面对面贴在一起。胖子没这两人个子高,就仰着头,瞪着牛眼,恶狠狠地看,一开始还僵持着,但看这两个人没一丝惊慌的样子,甚至还有嘲笑的意思。不一会儿,胖子就顶不住了,但还是不想示弱,仍然嚷嚷着:“啥意思啊,趁着人多欺负人是不是?!大家伙可都看见了啊,是他弄坏我们的东西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45:00
  周边的人都不说话地看着我们,他们也都看到了胖子耍无赖,但是因为都和自己没关系,所以也没人说话。刚才已经闪在一边的那个胖大叔更是远远地躲开。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46:00
  看到这情形,刚才帮我说话的麦芽糖这时候走过来,拍了一下其中一个的肩头,仰了一下头。这两人好像很听他的话,看他上来,一边一个,撤步后退。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46:00
  他扭头看了一下我,笑着对胖子说:“大哥,您看人家都把事儿解决了,如果有啥事儿,那是你们哥俩下去自己解决的事儿,和这个兄弟没关系。这么着,您抬抬手,算是做件好事,咋样?!”刚说完,我就发现他像是脸部的什么机关被触发了,脸上很萌的笑容突然一下子全没有了。而是紧紧盯着胖子,他身后的两个人也冷冷地看着。我惊讶地发现,这个麦芽糖皱了皱眉,眼睛一眯,横起来了,突然变长了。我以前有个同学的耳朵能自己动。但我从没看到过有人的眼睛会自己拉长的,而且从里面透出来一股冷冷的光,瞬间让人感到他和我们离得非常非常的远,兀自冷冷地站在那里。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47:00
  胖子看着他,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一双金鱼眼不断左右看着,估计心里也知道,他们两人,我们四个人,打起来,未必能占什么便宜。但毕竟是出来混的,这时候了,还是不忘面子,就见他装模作样地挥了一下手,自找台阶地说:“成,我也是好说话的人,算我倒霉。老朱,跟他们去取钱。”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48:00
  等我取了钱交给他们,看着他们离开,我冲这个帮我的麦芽糖点了点头:“哥们,今天多亏你,谢谢啦。”
  麦芽糖看着我,萌笑了一下,啥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嗯,您要是方便,一起吃顿饭怎么样?”我心想,人家给我帮了这么大忙,吃顿饭表示一下意思,还是很应该的。
  没想到麦芽糖还是噘嘴笑了笑,摇摇头。一点都没有刚才帮我说话的时候滔滔不绝的样子。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48:00
  我刚想再次邀请,他忽然想起来什么,看了一下表,抬起头来又向我笑了一下:“不客气,走了,拜。”说完一挥手,根本不再等我说话,和那两个人,掉头就走,就像怕我非得请他。

  
作者:我是蒜他大爷 时间:2017-02-19 22:57:00
  咋没哦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58:00
  这都是神马,我莫名起来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刚想离开,已经走了好几步的他忽然转过身来。看了一下我手里的那个东西,顿了一下说:“你该不会是想把这个东西上的松石抠下来卖吧?”我心想,废话,不抠下来,打包卖,你买啊?!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2:58:00
  这时又听他说:“别破坏这个东西。”说的斩钉截铁,这回说完,才头也不回地向前面的一辆车走去。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蒜他大爷 时间:2017-02-19 22:58:00
  楼主、快更啊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3:00:00
  @我是蒜他大爷 70楼 2017-02-19 22:58:00

  楼主、快更啊
  —————————————————
  有人催更,我就有动力??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3:01:00
  啥意思啊,我拿着这个东西莫名其妙地站着。忽然,我的脑子如同电光火石般的一闪,我想起来这个人了。今早电视里拍卖会上花120万的,就是这个人!
  我顿时呆立在原地,半天缓不过劲儿来。我想,我应该吃个田园脆鸡堡加蛋才能压压惊。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3:02:00
  “您好,刚才我见过您,这是我的名片。”我猛地抬起头,从名片上看到一张笑脸。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3:02:00
  我清醒了过来,赶忙从麦芽糖的方向收回目光。转头看了看身边的这个人。哦,我突然想起来了,是刚才报国寺一直蹲在我身边的胖大叔。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3:02:00
  我接过名片看了看,原来这位是拍卖公司的鉴定师。
  我疑惑地看了看他,犹豫了一下问,您......有事儿?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19 23:04:00

  已进午夜,大家早些歇息,身体要紧,楼主也困死了,明早再见。祝大家好梦??。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6:31:00
  “咳咳。”胖大叔给了我一个非常职业化的笑容。“啊啊,是这样,不知道您是不是有兴趣把您手里的这件东西在我们公司上拍?”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6:33:00
  “拍卖?”我又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你觉得这个能拍到多少?”
  “这个这个,起拍价我们当然不会开得很高,但我估计,嗯嗯,我是估计啊。20万应该是有可能的。”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6:33:00
  “20万?”我差点惊叫起来。我这还没捂热乎呢,马上就翻番了。不对,我忽然冷静下来。因为我知道太多的拍卖公司都是忽悠,绝大部分的拍品都没他们说的这么值钱。鼓动你上拍,目的是赚取你的图册费,鉴定费,宣传费......这样即便流拍,他们已经拿了你不少钱了。
  想到这儿,我呲牙笑了笑。“您别逗了。我这东西能值20万?”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6:34:00
  胖大叔一听我这话,知道我在怀疑他,白白的圆脸涨得通红。“您要是不信,这么着,我现在就出十万,您把这个匀给我。”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6:58:00
  他这话一出,我吓了一跳。只有行家才说“匀”。他能这么说,说明是有一定经验的。难不成我这个东西,真的值十万块?那我今天这一早晨,就挣了2万块钱?这钱挣得也太容易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6:58:00
  不能卖,不能卖。
  “15万。这是我最高价了。您知道,这下面还有好多费用,再说还指不定能不能拍出去呢。不过您要同意,我现在就付钱。”
  
我要评论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6:59:00
  我只听到了15万,别的什么都没听到。只感觉自己的心咚咚直跳。我原以为被坑了,七万八,基本上能保本。但真没想到还有人出这么高的价格。
  不能卖,不能卖。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7:00:00
  我有些晕眩,不由自主晃了晃头,想清醒一下。
  “20万。”胖子看我摇头,还以为我不同意他15万的价格,有些急了,拼命喊了出来,估计他是想用巨款直接砸死我,其实他已经砸死我了,我已经忘了回答他。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7:00:00
  此时,我感觉腿有些发软。没有理胖子,抱着手里的东西,晕晕乎乎往回走。
  不能卖,不能卖。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00:00
  我自己回去先好好研究,一定先好好研究一下……不能卖,不能卖。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16:00
  “50万。”我感觉到手臂被人抓住了,本来迷迷糊糊的我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竟然还是那个胖胖的鉴定师,此刻我看到他眼球充血,脸色竟然已经是猪肝色。抓着我手臂的双手微微发着抖。我这么近的距离,看到这一副面孔,忽然我有些恐惧。
  “50万,50万买不买?”我看他的眼睛里面已经有些疯狂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20:00
  我突然清醒过来,这人很可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而且很可能已经疯了。我见过有人突然失心疯的。我现在把东西给他,真没准能得到50万。但我想这么做太缺德了,不当得利,且不说法律上不支持,即便从自己的良心上,也不能这么做,得到了不是你的东西,早晚会还的,而且早晚有一天,老天爷会让你把利息也一并吐出来。
  我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推开,疾步向前走去,头都没敢回。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23:00
  “我说,这位小哥,别走啊。我是说真的,我们再商量商量。”背后传来绝望的声音,我感觉到一双充血的眼睛直勾勾钉在我的背上。
  我控制住心跳,一边走一边想,只要在前面拐一个弯,他就看不到我了。正在这时,我听到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手机上竟然有好几个未接。再一看现在打进来的号码,只感觉自己的肺整个缩了起来。我的妈呀,是房东。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31:00
  我突然想起来,我的房租已经快欠半个月了。刚才付给那两个人的款子,是刚结回来的合同款。如果没那事,我应该是正好用这笔款子把房租付了。我这人最怕欠别人的,无论是钱还是别的。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32:00
  我之前只是想当一个能游山玩水的小导游,从没想到办公司,更没想到办了公司,开销会这么大,到处用钱,每天只要一开门,钱就像无底洞,更像手中沙,根本留不住。可这时,又不能不接电话,看着手机响个不停,我顿时感到不光头皮发麻,拿手机的手指头都发麻,挠了挠头,接起电话。电话刚接起来,我就听到电话那头的咆哮。“小张,房租准备好了么?这可是延了三次了。您不会说还没钱吧?!”声音刺耳,我赶忙又把手机捂在身上,心脏又开始咚咚咚地跳个不停。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32:00
  房东是个半老女人,家里开着两处美容院,其实她并不差这点钱,但这个半老女人估计有被迫害症,之前每次还不到付房租的日子,她的电话就来催。而我也每次只要可能,都会提前很多天付给她。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37:00
  可这个月的开支特别的多,不久前带过的两个客户的钱又没有及时给我。而我的公司是提供特殊旅游服务的,每个客户提的要求和线路全部都不一样。客户一旦提出来,我就得先期进行线路踏勘,了解近期的交通,路况,天气等信息,沿途联系吃饭、住宿,游玩等业务单位,准备设备、物资、车辆,可无论是卖我物资的商店,还是租给我车的客运公司,都需要定金甚至全款。而客户一般都是先付一半款,剩下的等结束服务以后才结清。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44:00
  这一切苦水,只能自己咽下去。可此刻电话不能不理,我暗自叹了口气,只好重新举起电话,用对初恋情人般的柔声蜜意对着话筒说:“吴姐,实在不好意思,您还得等两天。”这声调腻的,我自己都被自己的鸡皮疙瘩恶心的差点吐出来。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到我满脸的媚笑,我觉得我自己就差跪舔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53:00
  电话那头的老女人一听我这么说,马上就炸了,紧接着连珠炮似的嚷开了:“啥?!还得等?!我说你这人有没有诚信啊。这房租一拖再拖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反正我不管,今天你无论如何得把钱给我。如果你再不给,我就去找你!”尖利的声音,震的我的耳屎在耳蜗里面跳街舞。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54:00
  听到这话,我感觉自己倒霉到了极点。上午刚被那两货坑了一笔,回来又被这个老女人逼,我想我是疯了。这活的也太窝囊了。想到这儿,于是也不管不顾地对着话筒说:“吴姐,话不能这么说,之前我都是提前给您的,这次我确实遇到点困难。再说我们是押一付三,您不还扣着我一个月的房租呢么,我要是跑了,那一个月的房租您别退我不得了。您等着吧,最多三天,我一分不差把钱给您,放心吧!我这还有事,先挂了。”说完,我不等她回话,马上挂掉了电话。其实,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三天以后是不是能来生意。我都快被她逼疯了。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55:00
  我拿着这个东西,回到了位于菜市口自己的小公司。
  “张哥,刚才那个房东来了好几个电话了,说是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现在唯一的员工小树,一见我回来,赶忙迎了上来。
  “哦,知道了。没事儿。”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09:57:00
  小树本名叫苗树,南方人,长的眉清目秀,齿白唇红。虽然极其聪明,却古灵精怪。我平时开玩笑的时候,管他叫小树苗。他大学学的是英语专业,但别的语种他也涉及一些。是今年刚毕业就被我从人才市场给忽悠过来了。刚来的时候,还有见了生人不喜欢说话的毛病,但工作没多久,很快变成了见谁都自来熟。开始,我还以为他思想进步了,后来才发现,没人的时候,他还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在客户面前的状态,完全是敬业使然。我看着他,突然发现,原来我也是不知不觉,改变了自己好多好多,想起来多少有点唏嘘。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10:01:00
  “诶,盒子哥哥,你手里的是什么?”小树刚看到我手里的东西,马上眼睛开始发亮。
  小树虽然是我的员工,但都是同龄人,我一点也没把他当员工看待,平时就拿他当兄弟,所以他也不拘束。
楼主边城军刀 时间:2017-02-20 10:01:00
  我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在报国寺一大堆的老物件中还没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但是雕刻着精美花纹的藏银,上面镶嵌的松石和珊瑚,在我的小店里面,马上显得熠熠生辉。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