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直播间》,那些年我直播过的一些禁忌事件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5:57:44 点击:15707 回复:7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8 下页  到页 
  我叫刘彬,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最大的兴趣就是玩儿网络直播。
  但我一个男主播,跟那些妹子没法比,既不能卖萌也没法卖胸,于是就剑走偏锋,玩儿起了惊悚。没想到效果奇好,粉丝一路高涨,我的打赏收入也逐渐水涨船高。
  那天我弄来了一个叫“见鬼禁忌”的东西,都是一些晚上绝对禁止做的事情,比如说半夜上厕所的时候,绝对不能对着镜子梳头之类。
  这个时候,房间里一个粉丝跟我说:”你说了这么半天,见鬼禁忌你自己试过没有。”
  我愣了一下,然后就回答他:“当然没试过,这些都是禁忌之法,要是试了,可能就真的见鬼了。”
  然后那人说:“没有实践过的不算,你只要直播试用见鬼禁忌,就打赏你十栋别墅。”
  这话一下子就把我挤兑到死胡同里去了,要是不接招,丢人那都是小事儿,搞不好会掉粉。
  此时果然就有粉丝开始跟着起哄,说我要是不亲自试试,那以后他们就不来看我直播了。
  我一看这个情形,不能再矫情了,要是因为这个丢了粉丝,我直播间里刚积累起来的人气,那就完了。
  于是我从见鬼禁忌里挑了一种,就是在书桌的左上角,点一根白色的蜡烛,然后把窗户打开,并在窗户上挂一件白色的衬衫。
  做完这些之后,我灭了屋子里的电灯,只留下桌角的拿一根蜡烛,房间里的气氛立刻就变得阴森诡异起来。
  然后我重新坐回到摄像头前,接着跟他们讲见鬼的事情。
  在这期间,我还故意做了一个有人拍我肩膀的动作,把他们吓得不轻。
  此时此刻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一根蜡烛还幽幽地亮着。蜡烛头儿上那团小火苗,好像鬼火一样,不断忽闪晃动。看上去就像不断有人从蜡烛跟前经过,带动了火苗晃动一样。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阴气森森的。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感觉房间里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特别是我挺能听到一个若隐若现的呼吸声,从挂着白衬衫的那个窗户边儿上传来,吓得我心里一突一突的。

  
楼主发言:159次 发图: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00:00
  这会儿我已经开始有点儿后悔答应他们这么做了。
  不过现在骑虎难下,我只能乍着胆子,硬扛着继续直播。
  直播开到半夜一点钟那会儿,就已经没有几个人在线了,我打算关掉直播休息。
  可是有几个死忠粉丝,死活就是不让关,他们说今晚一定要熬通宵,看看见鬼禁忌到底是不是真得。
  我说我需要休息,他们竟然我开着摄像头就可以。
  我没办法,就只好答应。于是就没关电脑,躺上床和衣就睡了。
  就在半夜我睡得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屋子里传来喀嚓喀嚓的动静,听起来像是有人在我房子里吃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睡迷糊了,出现了错觉,于是就没去理会。
  可是那个动静一直持续了老半天,而且越来越清晰。
  这种感觉实在太真实了,我忽然意识到这不是错觉。于是我眼皮一撩,就看到客厅的灯竟然不知什么时候亮了起来。
  那个吃东西的声音,就是从客厅里传出来的。
  我一个激灵,人一下子就情形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客厅里传来啵的一声响。
  这动静实在太特殊了,我一下子就听了出来,那是冰箱门被打开时候,所发出的声音。
  现在是半夜,冰箱是不可能自己打开的。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客厅里有人。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第一个反应就是屋子里进贼了。
  我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下床。
  就在这个时候,在微弱的夜灯下,我看到就在打开的那扇窗户前,一双变色的女式绣花鞋,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
  我整个人都是一惊,心说这里可是三楼啊,该不会是从窗户里爬进来的吧。而且看鞋子鞋子的样式,进来的很有可能还是个女人。
  想到这里,我顺手就抄起了一个棒球棍,悄无声息地往客厅那边儿挪去。
  此时我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攥着球棒的那只手,手心里全是汗。
  客厅里的夜灯亮着,昏暗的灯光下,一条修长的影子,从门口映进了卧室。
  我心里突突直跳,悄悄地从卧室里探出头去,就看到冰箱的门打开着,一个人影隐藏在了后面。
  那种咔嚓咔嚓吃东西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我心说果然是进贼了,于是就朝那个人打量了一下。
  那个贼的上半身完全被挡住了,只看到下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像是睡衣一样的衣服。
  白色的睡衣下面,是一双赤裸的脚。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01:00
  窗户下面的那双鞋子,果然就是她的。
  看到进来偷东西的竟然是个女人,我的胆子一下子就大了起来,一下子冲出卧室,大吼了一声:“什么人,出来!”
  我以为那个贼肯定会惊慌失措,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一动都没有动。
  吃东西的声音依旧,好像那个女贼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食物上,根本就没听到我的声音。
  我心说这该不会是个神经病吧,半夜爬窗户到了我家。不然的话,会有哪个贼只偷吃的啊。
  我想过去把那个人纠出来,但这时候,我多了个心眼儿,没有直接上去就拽人,而是绕到了客厅的另一头。
  从现在这个角度,完全可以看到那个那个贼的整体形容。
  那是一个十分消瘦的女人,整个上身几乎都被及腰长的头发给挡住了,看不清楚脸。
  我绕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她正在低着头,把一个火腿塞进头发丛里。
  我心说果然是个女人,就是就问她:“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女的好像根本没听到我的声音,继续发出喀嚓喀嚓吃东西的声音。
  我越看这个人就越觉得她不像是正常人。
  于是就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我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就觉得一股冰凉的感觉顺着手指尖传了过来。
  但她还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反应。
  我几乎已经肯定,这个女人一定有毛病,于是就伸手撩起她的头发,想看看她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可是一撩之下,我就看到一张光秃秃的脸上,只有一张嘴巴。眼睛和鼻子的位置,都长满了头发。
  这个女人居然没有脸!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暂停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一退,脚下一个趔趄,随即咣当一声就摔倒在了地上。
  我的后脑重重地撞在地上,人一下子进昏死了过去。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03:00
  第二天早晨醒过来的时候,我发觉自己并没有躺在地板上,而是在床上。
  我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感觉脑子里有点儿迷糊,于是就朝窗户那边儿看去,窗户底下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但是窗台上有一个很浅的半个鞋掌印,但是那个痕迹很浅,我有点儿分不清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双女鞋留下来的,还是我自己晾鞋子的时候留下来的。
  我心里开始犯嘀咕,于是又跑到客厅,就看到棒球棍躺在地上,就在我昨晚摔倒的地方。
  但我打开冰箱之后,看到里面的东西整整齐齐的,没有丝毫被翻郭的痕迹,更没有少什么东西。
  我有点摸不找头脑,昨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我做的一场梦,这会儿我已经彻底分不清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昨晚我一直都没关摄像头,直播间里一定有人看到。
  于是我到里面去问,可是在线的几个人纷纷表示不知道。而昨晚一直嚷嚷着通宵的那几个又都不在。
  眼看上班就要迟到了,我也没顾上等太久,于是就匆匆上班去了。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05:00
  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像一团乱麻一样充斥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有点心神不宁。
  下午吃过饭之后,我回到公司就看到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包裹,上面没有署名,我问同事是谁放在这儿的,他们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以为有人跟我开玩笑,就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个普通的纸盒子,大概有三十公分长,但是只有手腕儿那么粗细。
  我刚要打开的时候,就被组长叫去忙其他事情,就再没顾上那东西。
  直到晚上回家的时候,我才想起那个盒子里,顺手就把它装进包,带回了家。
  到家以后,我打开那个盒子之后,一下子就愣住了。
  早在路上的时候,我就猜想过,里面会是什么东西。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尽然会是一根蜡烛。
  我把那根蜡烛拿起来仔细地瞧了一下,那东西大概有二十公分长,两根大母手指那么粗细。
  而且蜡烛拿出来之后,我就隐隐味道一股子奇怪的味道。
  有点儿像烧香的香味混合了肉腐烂以后的味道,乍闻之下,有点儿冲鼻子,闻多了还挺上瘾。
  我心里感到奇怪,不知道谁会送我这种奇怪的礼物。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07:00
  这事儿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很快就被我抛到脑后了。
  晚上我做直播的时候,就问那几个熬通宵的人,昨晚有没有从摄像头里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那几个人纷纷说看到了,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心说看来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
  于是就问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几个人跟我说,昨晚看到我拎起棒球棍上厕所,情景相当搞笑。
  我听了就是一愣,仔细回忆了一下,对他们说的这件事竟然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不过那几个人众口一词,而且不像是商量好的。我就猜测着,可能昨晚是梦游了,结果自己不知道。
  至于那个没脸的女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做的一场梦。
  于是我心里慢慢就把这事儿就撂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电脑屏幕上忽然蹦出一个对话框来:今天的礼物收到了吗?
  最后是一个妹子的表情。
  我听完就是一愣,不过随即就想起那根奇怪的蜡烛。这时候我才恍然明白,原来是粉丝送的。
  不过,她能找到我的真实地址,倒是让我有点奇怪。
  我回答说:“收到了,就是有点奇怪,为什么送给我一根蜡烛。”
  她回答说:“你在房间的西南角,地上这个蜡烛,然后在里面滴一滴血进去。你只要这么做了,我就打赏你二十栋别墅”
  我听完心里就咯噔一下,心说这女人选的这个法子,可真够他妈邪性的,都他妈见了血了。
  不过看在二十栋别墅的份儿上,我一咬牙就答应了。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07:00
  我关了房间里的灯,在西南角点上蜡烛之后,立刻就觉得整个房间都阴森森的。
  但我还是继续做了下去,挑破手指,挤了一滴血在烛焰上。
  蜡烛尖儿上红呼呼的火苗,一下子变成的幽绿幽绿的。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滴了血的缘故,就觉得周围的温度都同时低了很多。
  紧接着房间里就弥漫出一股特殊的香味,那种味道很像是寺庙里烧的那种香。
  那是那个香味里面,参杂了一丝腐肉的臭味。虽然味道很轻,但我却能闻得到出来。
  我嗅了嗅,心说这根蜡烛都他妈邪门。
  就在这个时候,火苗忽然闪了一下,好像有一阵风刮过去一样。紧接着我的背后传来了一丝轻微的呼吸声。
  那个声音很轻,但也无比的清晰。
  我被那个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扭头去看,但背后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被刚才这么一吓,我心里多少有点忐忑。回到电脑前,那个女人还在,我就问她:“那根蜡烛了到底加了什么东西,怎么闻着有一股子怪味。”
  她回答说:“蜡烛里加了尸油,就是死人尸体的油。”
  我听了心就抽了一下,想起了点燃蜡烛时的那股子腐肉的味道,不由得泛起了一股子恶心。
  我赶忙要去把那根蜡烛丢掉,那个女粉丝打了一个调皮的符号,然后说:“骗你的。”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跟她说:“现在我已经做了,把别墅打赏给我吧。”
  她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说:“既然你这么喜欢别墅,那我干脆烧几栋纸糊的给你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晦气呢。
  不过她没食言,最后到底是把二十栋别墅打赏给我了。
  此时烛光还是那种幽绿的颜色,那种烧香的味道也越来越浓,有时候我甚至会产生一种在灵堂里做直播的错觉。
  在这种氛围里做直播,我心里总觉得一惊一乍的,很不踏实。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09:00
  到半夜一点多种,直播结束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为了直播见鬼禁忌的效果,我依旧没有关摄像头。
  不过我待在房间里,就觉得心惊肉跳的,总感觉屋子里好像还有另外一个人一样。
  这时候,忽然就想起来,我还存了一瓶高度数的高粱酒,于是赶紧找出来,想要喝酒壮胆。
  可是喝完之后才发现,那种高度数的白酒,灌进嘴里之后,竟然一点酒精的味道都没有,感觉就跟喝纯净水似的。
  我感到奇怪,以为是没保存好,酒精都挥发掉了,就没多在意。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踏实,熬到下半夜,终于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可是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我就感觉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尤其是身上酸软的要命,就好像我昨晚一夜没睡,干了一晚上的力气活儿似的。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13:00
  第二天早晨起来,我再看电脑的时候,这才发现直播间里几乎都炸了窝了。
  大家好像都在关心同一个问题:我是不是还活着。
  看到这情形,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就问他们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么激动。
  他们七嘴八舌地告诉我,昨晚我上床睡觉,半夜是时候起来上过一次厕所。
  可是从厕所回来的时候,竟然是两个人一起回来的:就在我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很模糊的影子,看看样挺像是个女人。
  我们俩回到房间之后,就上床亲热,一直做到快天亮的时候。
  他们众口一词,说的有鼻子有眼,由不得我不信。
  尤其是想起我醒来之后那种全身被掏空的感觉,跟他们说的拿着那个事情很像。
  想到这里,我全身的寒毛都炸起来了,顿时就冒了一身的冷汗。
  我问他们,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
  他们说从摄像头里看不清楚,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而且那个影子的头发很长,把整张脸都盖住了。
  听他们说到那人长发盖脸,我忽然就想起了前天晚上那个没有脸的女人,就感觉跟掉进冰窖一样,浑身冰凉。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15:00
  此刻,我对他们的话已经完全相信了。
  直播间里就有人告诉我,我这种情况,大概是因为使用了见鬼禁忌的缘故,应该是真的见鬼了。
  我一听心里就有点儿发毛,但还是装着做出一副我所谓的样子。我硬着头皮告诉粉丝,就算真的有鬼也不怕,晚上继续直播。
  我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有点魂不守舍,于是请了病假,没有去上班。
  这天我没有等到很晚,天一擦黑,就进直播间。
  昨天打赏我别墅的那个女人又出现了,她告诉我,今天打算让我试试见鬼禁忌中的另一种方法。
  就是把一块染了血的白布,挂在门上,而且还要开着门睡一个晚上。
  我一听就毛了,现在我已经对见鬼禁忌上的法子充满了恐惧,打死也不敢再试了,于是就告诉她,今天太累了,不玩儿了。
  那个女人听完之后,给我发了个呵呵的表情,然后告诉我,只要这次我还敢试一次,那就打赏我一百栋别墅。
  想到他们说的昨天晚上的那个模糊的影子,我心里就一阵发颤,有名赚没命花的钱我不要,于是还是断然拒绝了。
  我以为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个女人一定会罢手。可是没想到,她跟我说:“你昨天晚上已经点过那根蜡烛了,现在想不玩儿,是不是有点儿晚了。”
  我问她什么意思。
  那个那个女人再没说话。
  她越是不回答,我心里就越不安。到后来,就觉得整间屋子都阴森森的,总感觉除了我之外,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我吓得心惊肉跳的,后来实在待不住了,就是就约了几个朋友去唱K。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16:00
  其实我并不是真心喜欢去唱,只是我内心的那种恐惧,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想找一个热闹的地方。
  我们几个人啤酒白酒不知灌了多少,到后来我感觉整个包间都在晃。
  最后仗着酒精壮胆,我就把这两天的遭遇的事情,都跟他们说了。
  可是说完之后,那几个人根本就不信,而且断定是我喝多了,在说胡话。
  其中一个还跟我说:“鬼这东西没什么可怕的,要是来个男鬼,你就跟他干了。要是来个女鬼,你就跟她睡了。”
  我磨破了嘴皮子,他们还是不信。最后,我都绝望了,干脆就不跟他们说了。
  一场聚会不欢而散,我借着酒胆,干脆就回家了。心说朋友说的也对,不就是见鬼吗,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回到家之后,感受到房间里那种阴森可怖的感觉,酒精顺着汗毛,全都变成冷汗冒了出来。
  现在酒劲儿过了,我立马就后悔了。
  可是现在既然已经回来了,我就只能硬着头皮待下去了。
  临睡觉之前,我忽然想起,所有关于那个模糊的女鬼的事情,我都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自己根本就没有亲眼见过。
  于是大脑里忽然就冒出一个想法来:眼见为实,我要亲眼看到,才能作准。
  想到这儿,我就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然后把它放置在一个能照到房间全景的地方。
  做完这些,一下子就扑到床上。虽然这次没有直播,但我还是没敢脱衣服,就这么和衣睡去了。
  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这一晚上睡眠质量出奇地好。既没失眠,更没做什么噩梦。
  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我就感觉精神奕奕。
  人要是睡足了觉,精神头儿好了,胆子就开始变大。于是我就对前几天的事情产生了怀疑,感觉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所以精神有点衰弱了,这才会疑神疑鬼。
  想着这些,慢慢的,我又开始觉得,见鬼禁忌这种事儿,其实还是挺荒唐的。
  我洗漱晚了,准备去上班,正好出门的时候,忽然就看到房门大敞四开着。
  顿时我就惊了一身的冷汗,心说不会是又进贼了把。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看到看着的门扇上,赫然挂着一块白布。
  那块布上面,是一大片的殷虹。
  我把那东西从门上扯下来,就闻到一股子血腥味。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上面难不成全都是血!
  想着,我就记起了昨天晚上,直播间里那个女人说过的,把带血的白布挂在门上的话。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6:17:00
  这块布铁定不是我弄的,那是谁挂上去的。
  我浑身打了冷颤,一下子就想起来,那个女人以前已给寄过东西到公司。
  她既然能找到我公司去,那就一定能搞到我的住址。
  这是那个女人的恶作剧!
  我顿时就升起了一股子怒意,急匆匆地找到小区保安室,质问他们的保安工作是怎么做的,怎么可以让一个陌生女人闯进小区,还在我门上挂了这东西。
  小区的保安也蒙了,连忙调出当时的监控。
  可是单元门前的摄像头显示,自从我昨晚回来之后,就没有人再进出过我们楼道。
  我心里泛起了狐疑,难道说是我们一个单元的人干的。
  琢磨到这儿,我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我用手机录像了,也许上面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于是我找出手机里的录像视频,以快进的方式,迅速地浏览了着。
  拨动快进条的过程中,忽然就看到门上多出一块带血的白布。
  我吓了一跳,又以正常的速度回放了一遍。
  可是手机是被我放在卧室里的,客厅房门那里,只能看到一个角。就看见半夜的时候,一条带血的白布忽然被挂在了门上。
  至于什么人挂的,根本就没拍到,甚至连只手都没看到。
  我心里一阵懊恼,就继续看下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幕让我浑身冰凉的场景:
  就在那块带血的白布被挂上不久,就从我的床底下,钻出一个女人来。
  那个女人穿了一身白色的睡衣,从床底下钻出来的速度很慢,就好像蝉在蜕皮一样。
  我极力想看清那个女人的容貌,可是她的那张脸,完全隐藏在了披散下来的头发里,什么都看不到。
  等她完全从地上站起来之后,看到那个侧影,我一下子就惊呆了。
  这个侧影太熟悉了,就是那个没有脸的女人!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恐惧像潮水一样,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我几乎都要窒息了。
  就在下一刻,那个没脸的女人,蹲到我的床头前,随即就伸出一双惨白的手,开始往我脸上抚摸。
  她那双瘦的好像骨架一样的手摸在我的脸上,睡梦中的我,竟然还显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我再也抑制不住那种恐惧,一下子就把手机扔了出去。
作者:饼干碎成渣_ 时间:2017-04-19 16:52:00
  继续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19 17:34:00
  今天就发这么多了,明天继续
作者:你猜猜看ZH 时间:2017-04-19 23:43:00
  不错,挺好看的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0 10:16:00
  我被手机上那个画面给吓到了,连身体都开始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

  一瞬间,我有一种被塞进冰箱的感觉,冰冷,压抑,令人窒息。

  我受不了那种恐怖压抑的分为,转身就逃出了那间房子,狂奔到了大街上。

  我以为车水马龙的喧闹,可以驱散我心里面的恐惧。然而没有,我一人有一种被孤零零地甩在这个世界上的感觉。

  就在这种内心极度惶恐的状态下,我跑得有点儿慌不择路,一下子就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当时我向前冲的势头有点儿大,一下子就撞了一个人仰马翻。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对面地上躺着一个老头儿,正在摸索着从地上爬起来。

  看他那个左右摸索的样子,很像是一个瞎子。

  我连忙把那老头从地上搀了起来,他的手指肚上有很多的老茧和细小的伤口,这就更印证了他是个瞎子的猜测。

  我问那瞎老头怎么样。

  等他说没事之后,我这才稍微放下心来,转身就要走。

  谁知道那个老头一下子就攥住了我的手,把我给拉了回来,“小伙子,你先别走。”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要糟,他不让我走,是不是想讹我啊。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0 10:24:00
  此时,我心里已经有点儿慌了,生怕是遇到碰瓷儿的了,于是赶紧把手往回一抽,“老头儿不是说没事儿吗,我还有挺重要的事儿要办,对不住先走了。”

  说完我转身就要跑,我心说可不能等他叫人来,不然我想走都走不了了。

  我刚跑出去两步,就听后面那个瞎老头子喊了一声,“什么事儿能比你的命还重要啊。”

  听了这话,我脑袋嗡的一下就胀大了,迈出去的脚步一下子就给刹住了。

  我回头睃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瞎老头儿用手扶着墙,一步一步地往前挪,“万人象,一骨生,指长庭短命不兴。小伙子,老头子我是摸骨的,你这骨相很怪啊,不像是先天寿夭的样子,但又是一副短命相。你是不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啦?”

  瞎老头的话好像炸雷一下,炸得我全身陡的就是一颤。

  我下意识地问道,“老……老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这会儿工夫,瞎老头已经顺着墙根摸到了我的面前,他一把就抓起了我的手,开始一寸一寸的捏了个遍。

  我被他刚才的话给震慑住了,整个过程中,竟然一点儿反驳的意思都没有。

  直到十多分钟后,那个瞎老头才放开我的手,嘬着牙花子说道:“你惹了不该惹的东西,命不长啦。”
作者:铭欣cjx 时间:2017-04-20 10:36:00
  mark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0 11:30:00
  听了这话,就觉得两条腿一软,差点儿就给瞎老头跪下了,“老哥,有什么法子破解吗?”

  于是我把最近这两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瞎眼老头儿。

  瞎眼老头听完直皱眉头,“你这件事听起来有点儿悬,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既然老天让你遇到我,就说明它想救你。”

  随后,瞎眼老头就交代给我一个保命的法子,之后就走了。

  本来我还想挽留他到事情结束之后,但是瞎眼老头告诉我,他就是一个走江湖的,摸骨为生,这次帮我纯粹是缘分。而且他教给我的那个法子,最后能不能成,还得看我的造化。

  他就算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对瞎眼老头的话深信不疑,于是就在他走后,赶紧按照他的吩咐,找到了一家纸扎店。

  店老板显然没在这么早接待过客人,看到我的时候,稍微有点惊讶。

  我按照瞎眼老头的吩咐,让店老板为我准备八十一个金元宝,还一些其他用来祭祀的东西,而且再三跟他强调纸要用高质量的拜神金纸。

  但是因为那种金纸,只有拜神的时候才用的着,所以平时没有那么多的存货,只能是现动手做。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0 15:22:00
  我告诉他晚上之前扎好就行,然后预付了定金,留下电话和地址之后,就走了。

  本来今天这种状况,我是不想去上班了,但是事假始终都没请下来,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先去上班。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心不在焉的,脑子里一直在琢磨着瞎眼老头交代给我的事情。

  到了中午的时候,一楼前台通知我,有我的东西送到。

  我以为是那些金元宝弄好了,心里面还一个劲儿的嘀咕,怎么会这么快,而且还给送到这儿来了。

  等我到了一楼大堂,就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就在我们公司的大堂里,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死人用的纸扎用品,花圈、纸马,应有尽有。

  尤其让人注意的是那些纸糊的别墅,一个挨一个在大堂里排开,足有上百个之多。

  这个情形,俨然是一副死了人要过白事儿的架势。

  我被这个架势给惊到了,就问前台,“是不是公司哪个高层的亲戚死了,怎么摆这么大阵势。”

  那个小前台的脸都黑了,她告诉我,“知道为什么把你叫下来吗?”

  我听了就是一愕,脑子里一个恍惚,好像明白了她这话什么意思。

  小前台点点头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有人送给你的。”

  听了这话,我一下子就惊呆了,半天都没缓过神儿来,“送给我的?”

  没等那个小前台再说什么,我就听到我们经理的骂声从二楼飘了出来,“刘彬,你这头猪,现在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0 15:22:00
  更新了,今天再更新两章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0 15:42:00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跟经理解释一下,就被辞退了。

  我以为这些东西都是纸扎店老板送去的,于是气冲冲地找上门去,要跟他算账。

  可是纸扎店老板告诉我,那些东西不可能是他送的,因为我只预付了金元宝的钱。

  我被他的话一下子就给呛住了,仔细想了想,也确乎如此。送往送死的那些纸扎品,合成人民币足有上万块。纸扎店的老板不会大方到白送我这么多的东西的。

  想到这里,我脑子里陡的冒出一个念头来:先前在直播间里的时候,有个女的说过要送我一百个纸糊的别墅。

  我蓦地打了一个寒颤,难道那些纸糊别墅真的和直播间的事情有关,

  纸扎店的老板告诉我,八十一个拜神纸叠成的金元宝和那些香烛之类,已经准备好了,让我带走。

  这么多的金元宝,足足装了一大箱,好在没什么分量,我扛着就回家了。

  我对今天早晨的事情依然心有余悸,战战兢兢进了家门,第一件事情就是钻到床底下去看一眼,唯恐下面会躲着一个女人。

  撩开床底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还在怦怦直跳。

  好在床底下是空的,我才稍微放心了一点儿。

  就在我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就看到床底里面的角落里,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

  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一双崭新的绣花鞋,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

  那双鞋,就是我第一天使用见鬼禁忌的时候,半夜在窗户底下发现的那一双。

  我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浑身的寒毛顿时就炸起来了。

  可是我没敢动那双鞋,战战兢兢地从床底下退了出来。

  这会儿我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一抽一抽的,很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

  要不是瞎眼老头警告过我千万不能逃,我这会儿恐怕就已经顶不住了。

  按照他的说完,我就是咬碎了牙都得挺过这个晚上,不然的话,我这条小命恐怕连三天都撑不过去了。

  想到这儿,我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尖儿,那股子钻心的疼传来,一下子就抑制住了身体的那种颤抖。

  我按照瞎眼老头的吩咐,把八十一个金元宝分别放在门口,窗下和床前。

  大概是因为心理作用的缘故,放好那些元宝之后,我总感觉整间屋子里,都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
作者:明月待平生 时间:2017-04-21 08:10:00
  矛盾的发展适合故事的需要情节跌宕起伏饱满均匀
  
我要评论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09:34:00
  照老头的说法,我还得像没事儿人一样,在屋子里睡一觉。

  但是这种情形下,我一躺在床上,就有一种躺尸的感觉,总觉得这间屋子就是一座灵堂,我就是灵堂里的那个死人。

  这种情况下,我根本就不可能睡着,就更别说床底下还躺着那双绣花鞋。

  我越来越觉得惶恐不安,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就把床底下那双鞋给拿了出来。

  瞎眼老头警告我不能跑,可没说不能怎么着这双鞋。

  有这东西在床底下,别说睡觉,就是躺在那儿,我心里就感觉一阵子一阵子的悚然。

  我心说这东西留着也是祸害,索性就该烧了。想着,就去找打火机来点。

  可是没想到,那双干干双双的绣花鞋,就好像浇了水一样,死活就是点不着。

  点到后来,我脑门子上都冒了冷汗了,也没能把那双鞋点着。

  我越看那双鞋就越觉得扎眼,觉得这东西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我胸口,让我都喘不过气来。
作者:P凋谢的花 时间:2017-04-21 09:42:00
  楼主继续啊
  
我要评论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09:50:00
  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了那种感觉了,把打火机一扔,拎着那双绣花鞋,就出了门。

  我把那双鞋扔到了路口最远的那个垃圾箱里,然后才回来,紧紧地把门锁上。

  折腾完这些东西之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都睡不着。只要一闭眼,我的脑子里就会闪过那个白衣服女人的影子。

  我实在是被吓毛了,一骨碌爬起来,就去冰箱里找酒喝。

  我心想,只要把自己灌醉了,自然而然就睡着了,而且到时候也不用怕了。

  这其实有点像鸵鸟,危险来临的时候,就把脑袋埋进沙子里,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

  但是眼下,我已经被吓破了胆了,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口酒,结果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火辣的烧灼感。

  这酒喝起来,怎么跟白开水一样。

  我狐疑了一下,以为是里面的究竟挥发掉了,于是就找了一瓶新的来开。

  那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东北特产酒,俗称闷倒驴,驴喝上一口都得躺下,何况是我。

  可是喝了一口之后,还是一股子冰镇凉白开的味道,一点酒劲儿都没有。

  我接连开了好几瓶不同种类的酒,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难道酒都变成了水吗,我的疑心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里忽然冒出瞎眼老头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来:鬼跟人不一样,他们是不可能吃活人的东西的。但是他可以闻,只要是被鬼闻过的东西,就会变得想蜡一样,没有任何味道。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0:05:00
  既然吃的如此,那么喝的东西也是一样!

  想到这里,我浑身就是一颤,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使用见鬼禁忌的那个晚上,那个趴在我冰箱里的没脸女人。

  这些东西都没有了味道,难道全都被她闻过了?

  我被自己的这个推断吓坏了,下意识地用力一关门,就听砰的一声,整个冰箱都被撞得晃动起来。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0:06:00
  我再也不敢碰冰箱里的东西了,转身又回到了床上。

  经过刚才这一番折腾,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这下子,更加睡不着了。

  我几乎是一秒钟一秒钟地往后挨,直耗到半夜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半梦半醒之间,我就听到外面楼道里传来了擦擦的走路声。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0:08:00
  那个声音很慢,像是一个人在很缓慢地朝前走。

  开始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出现错觉了。可是那个走路声持续了很长时间。

  到后来,我甚至都被那个声音给吵醒了。

  我很烦躁,就想翻个身。可是这个时候,我就发觉自己好像跟梦魇了一样,脑子十分清醒,但是身体却一点儿都动不了了。

  我接连试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这个时候,门外的那个擦擦的走路声,越来越清晰了。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0:12:00
  听到那个声音,我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画面来。

  那是我今早在手机上看到的那个画面,从我床底下爬出来的那个女人,动作也是这么的缓慢。

  我一个激灵就想起来,那双绣花鞋被我扔到门外去了。

  现在这个声音,听起来就像是那个白衣女人,正在穿着绣花鞋往回走。

  想到这里,我蓦地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再仔细听的时候,那个走路声果然就好像是冲着我我这边来的。

  此刻,我白毛汗都吓出来了,但是身体依然好像是僵住了一样,一动都不能动。

  就在我快被活活吓死的时候,忽然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

  那阵敲门声好像闷雷一样,一下子在我脑袋上面炸开了。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0:14:00
  随着那个声音,我浑身陡得一颤,一下子就能动了。

  我一个骨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这个时候才发现,外面那个敲门声越来越响,而且还伴随着一个老女人的咒骂声:不得好死的短命鬼,开门!开门!

  那是老女人特有的声音,仿佛就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我听着感觉就像是有人在我面前用手指甲刮玻璃一样,让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但是同时我也松了一口气,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哪个鬼是会骂街的,能骂人的只能是人。

  我想,刚才我在半睡半醒间,听到的那个走路声,估计也是她的。

  想着,我就急匆匆地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一个老女人。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0:18:00
  那个老女人又矮又瘦,而且还驼着背,尤其是那张脸,皱皱巴巴的,沟壑纵横。看样子,年纪至少也在八九十岁了。

  此时,她正一脸愠色地抬头盯视着我。

  我让这张脸给吓了一跳,尤其是被她仰视的那种感觉,很不舒服,于是就问她:“您怎么了?”

  那个老女人已经没有牙齿了,腮帮子都是向里塌陷的,那个样子有点儿惊悚,她指着我的鼻子,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臭骂:“好你个短命鬼,这是急着要去投胎吗,纸元宝摆了一地,指错了路,弄的我都找不着家了。”

  我被她骂蒙了,这才想起来,我按照瞎眼老头的安排,的确是在门口摆了不少的纸元宝,没想到就惹到这个老女人了。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0:27:00
  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些纸元宝,碍着她回家什么事儿了,我也没挡住路啊。

  我这么一说,那个老女人骂得更狠了。

  她足足骂了快十五分钟,直到我屋里的挂钟,响起了午夜的钟声,老太太才算罢休,开门就进了对面的屋子。

  我被那个老女人骂得几乎找不着门,直到对面的门关上之后,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就住在我对面。

  平时我都是早出晚回的,一直都没见过对面住的是什么人,现在终于知道了,心里不由得暗叫倒霉,心说赶上这么一个是非的老女人,以后恐怕不好过。

  就在我大为摇头的时候,就听到楼梯间传来了一阵走路声,转眼间,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2:01:00
  有在看的吗?
作者:唯心所御 时间:2017-04-21 12:37:00
  1
  
作者:萱萱啊啊 时间:2017-04-21 12:52:00
  @ty_小萌新 65楼 2017-04-21 12:01:00

  有在看的吗?
  —————————————————
  有啊,更新快点吧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3:18:00
  那个中年男人进入楼道之后,朝着我这边就走来了。他一抬头,整合我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那个人礼貌地笑了笑,我也随口问了一句,“刚回了?”

  那个中年男人点头示意,“夜班。”

  说完伸手就去开对面的门,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也是我的邻居。

  看样子,这应该是娘俩。

  “不过这个儿子,可比那个老女人有素质多了。”我腹诽道。

  就在那个中年男人开门一闪的瞬间,我的目光随着的背影,就扫进了他家。

  对面的那扇门一开一合,几乎就是一秒钟的时间,我就看到里面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那个老女人,一脸愠怒地对着我,就好像要张嘴骂我一样。

  这不就是是刚才骂我短命的那个老女人,照片下面是一个茶壶大小的香炉,里面竟然还插着三炷没烧完的香。

  看到照片的瞬间,我一下子就怔住了。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3:19:00
  看刚才这个情形,那应该是一张遗照。

  想到这儿,我心里一下子就毛了。如果真是遗照,那刚才骂我的那个老女人又是谁,或者说,那是不是个人!

  我再也不敢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了,砰的一声就把自己家的门给关死了。

  我的心怦怦乱跳,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发颤。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裤子口袋里忽然就传来了一阵震动。

  我被吓了一跳,浑身就是一抽,这才意识到,是我的手机震动。

  惊吓之余,我没好气儿地冲着电话里喂了一声。

  谁知道里面传出的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而且说话的语气很急:“把你屋子里的香烛元宝全都丢掉,要快,不然你连三天都活不过去!”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1 13:21:00
  追书的小伙伴,楼主每天都会更新哦!有看书的举个小手,让楼主能坚持更新下去吧!
作者:仁者0无敌 时间:2017-04-21 13:54:00
  哎哟不错哦,。可以可以。小姑娘继续努力,大大滴有前途。
作者:水木清华abc 时间:2017-04-21 15:51:00
  @ty_小萌新 70楼 2017-04-21 13:21:00

  追书的小伙伴,楼主每天都会更新哦!有看书的举个小手,让楼主能坚持更新下去吧!
  —————————————————
  在看,并且是很着急滴等呢。写的很好!不过不要再加太一惊一乍的图,有点。。。low????
  
作者:canqeen 时间:2017-04-21 15:55:00
  mark
作者:萱萱啊啊 时间:2017-04-21 16:40:00
  ??更快点╰(‵□′)╯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2 13:27:00
  开始更新了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2 13:28:00
  我被那句话给吓蒙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哆嗦着问:“你是谁?”

  电话那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我又问了一遍,然后就听到滴的一声,那显然是电话挂断的声音。

  电话里的那个女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屋子里摆满了香烛元宝,又为什么会警告我要把这些东西给弄出去。

  一时间,我就觉得整个房子里都变得阴森森的,好像有一双我看不见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我。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出传来,我差点就夺门而逃。

  不过我还记着瞎眼老头交代给我的话:无论我都多害怕,都不能离开这间房子,就是扛也得愣扛一个晚上。

  不过我心里隐隐觉得,自己快要扛不住了。

  望着那扇门,我心里涌出一股子往外逃的冲动。
作者:szhifei 时间:2017-04-22 13:32:00
  一直在看,发评论总发不出去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2 13:43:00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一阵嗡嗡嗡的声音。

  那个声音传出来得很突然,我被吓了一跳,差点儿就要开门冲出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觉得那个声音无比的熟悉。

  大概只过了两三秒钟,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那是我电脑机箱散热时候发出的声音。

  那是机箱风扇的声音!

  电脑还开着!

  我几步就蹿回了房间,果然就看到电脑上的绿色指示灯还亮着。

  我下意识地伸手敲了一下键盘,屏幕一闪,直播间的页面一下子就蹦了出来。

  居然连直播都一直在开着!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2 13:45:00
  我愣了大概有半分钟的时间,逐渐想起来,那天晚上我被吓坏了,出去喝酒的时候,根本就没关电脑,甚至连直播的事都给忘了。

  后来等我回来的时候,电脑一定是进入了半休眠的保护状态,但是摄像头一直都开着。

  也就是说,这两天来的事情,都直播出去了。

  我扫了一眼直播间,留言差不多都快炸营了。但是我没心思理会那些东西。

  很快,我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刚才的那通电话上。

  其实要知道我在屋子里摆放了什么,一点儿都不难,只要那通电话的主人,正坐在电脑前看我的直播就行。

  也就是说,那通电话,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神秘和惊悚。

  想到这儿,我忽然就记起了被送到我公司大厅里的那一百栋纸别墅的事情。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2 13:46:00
  之前扬言要送我纸别墅的,也是直播间里的人。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我的大脑就自动把这些东西,整理组合了起来。

  一瞬间,我心里面的恐惧变成了愤怒!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人给耍了!

  一百栋纸别墅,刚才那通神秘的电话,这一切都有可能是人为的!

  我跑到直播间里,去找那个很有嫌疑的女人。

  可是还没找到,就听外面一声炸雷,紧接着电脑一下子就灭了,连屋子里的灯都闪了几下。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2 14:19:00
  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不妙,心说坏了。

  像这种雷雨天,电脑最容易遭雷击。虽然不是直接霹上的那种,但是网卡很容易被烧掉。

  我重新试着开机,电脑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是已经坏了。

  雷雨来的很急,外面的雷声一下接一下的。

  这种时候,出去修电脑肯定不现实,况且瞎眼老头再三警告,今晚不能离开这所房子。

  我懊恼地把键盘丢到了一边儿,重新躺回到了床上。

  虽然纸别墅和神秘电话的事情,解释得通了。但是那双绣花鞋和那个白衣女人,依然让我不寒而栗。

  我灵机一动,再度打开了手机录像功能,然后放倒了墙角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硬着头皮躺到床上继续睡。

  我辗转反侧了近半个晚上,直到后半夜的时候,这才睡着。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后半个晚上出奇地平静,再没有发生任何的事。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2 14:19:00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雷雨已经停了,雨后的空气相当清新,我的情绪受到感染,也很不错。

  起床之后,我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很舒坦,没有了之前那个晚上那种十分乏累的感觉了。

  我心里一阵欣喜,觉得瞎眼老头的法子起作用了,看来这件糟心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但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于是就拿过手机,把昨天晚上录到的场景,看了一遍。

  然我心安的是,视频里除了来回翻滚睡不踏实的我之外,什么人都没有,那个白衣服的女人也没有再出现。

  这下我彻底心安了,情知道这事儿已经结束了。

  我美滋滋地拨动着视频上的快进条,一面回忆着昨天晚上忐忑不安的情形。

  就在这个过程中,我忽然就在视频上发觉了一丝不对劲儿。

  在我拨弄视频的时间,我好像看到了一只眼睛。
我要评论
作者:橘子12_ 时间:2017-04-23 05:37:00
  求更新
  
作者:周小落落落 时间:2017-04-23 07:02:00
  求更
  
作者:披肩发的和尚 时间:2017-04-23 08:39:00
  不错
  
作者:水木清华abc 时间:2017-04-24 17:06:00
  @ty_小萌新 87楼 2017-04-22 14:19:00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雷雨已经停了,雨后的空气相当清新,我的情绪受到感染,也很不错。

  起床之后,我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很舒坦,没有了之前那个晚上那种十分乏累的感觉了。

  我心里一阵欣喜,觉得瞎眼老头的法子起作用了,看来这件糟心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但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于是就拿过手机,把昨天晚上录到的场景,看了一遍。

  然我心安的是,视频里除了来回翻滚睡不踏实的我之外,什么人都没...
  —————————————————
  不更了?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5 09:49:00
  更新中!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5 09:52:00
  这下我彻底心安了,情知道这事儿已经结束了。

  我美滋滋地拨动着视频上的快进条,一面回忆着昨天晚上忐忑不安的情形。

  就在这个过程中,我忽然就在视频上发觉了一丝不对劲儿。

  在我拨弄视频的时间,我好像看到了一只眼睛。

  我顿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把视频划到头,从新看起。

  此时我才发现,那只眼睛真的是存在的。

  视频里,就在我睡着之后,卧室的门竟然轻轻地卸开了一条缝隙。如果不是刻意去找,甚至会以为门是被气流给带开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眼睛偷偷出现在了那条缝隙里。
作者:张开双手去飞 时间:2017-04-25 10:10:00
  马克一下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5 10:46:00
  那只眼睛出现的悄无声息,就像有人趁我睡着,在偷窥我一样。

  整个后半宿,再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有那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消失。

  之后,视频文件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我全身都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

  此时,刚才那种浑身轻松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顿时就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惊悚感。

  我几乎是跳到了门口,一把就把卧室的门给拉了开来。可是外面空空荡荡的,既没有人,更没有昨晚那只阴森的眼睛。

  但即使这样,我心里那种被窥伺的感觉,依旧挥之不去。就好像那只眼睛,此时就藏在一个我看不到的角落里。

  我实在受不了那种感觉,于是开门就想往外冲。

  可是就在开门的一瞬间,我就看到大门外赫然摆着一双绣花鞋。
楼主ty_小萌新 时间:2017-04-25 10:47:00
  我一下子就惊呆了,那就是我昨晚扔出去的那一双,此时正湿淋淋的摆在我的门口,乍一看去,就好像有个人站在我门口,等我出来一样。

  再往楼道里看去,一串脚印的水渍,一直延伸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这双鞋是自己走到我门口来的!

  难道昨天晚上偷偷窥伺我的那只眼睛的主人,就是穿着这双鞋从外面走进来的。

  那个人是谁,会是那个从床底下爬出来的人吗?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8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