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雷交媾会招凶,见蛇跌落要用茶擦眼。讲讲这些年用方子平过的事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13:11 点击:382892 回复:243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9 下页  到页 
  打雷时男女最好不要交合。孙思邈在《千金方》中说:“交会者当避大风、大雨、大寒、大暑、雷电霹雳、天地晦冥、日月薄蚀。”

  如果一定要啪,床下放盆水

  见蛇从树上、山上、岩上跌落,要么趁早掉头。如果掉头不及,看见了,回家一定要用茶水擦擦眼。有条件的话,捏一把香灰在茶里。

  这些方子的真实性,有的我已经验证,有的还没遇见,有机会我还会一一验证。

  倒是最近平过一件阴亲的事。主顾是个女的,住在五楼,连续几晚总是鬼压床,精神已经恍惚。家里之前请过道士贴符,请过桃木镇宅,都没用。我观察了一下,应该是主顾的奶奶跟着了。用土办法让她熬了一碗素粥,在房子四角洒了,又让家里烧了一些黄纸,简简单单好了。

  事虽简单,但我却发现,道术也好,符箓也好,都是神仙留下的,或说假托神仙留下的,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方子不同,方子是老祖宗一辈一辈留下的,该心狠手辣时,绝不手软。该人情世故的,一定做足做全。

  方子,哪怕与鬼打交道,也渗透着人情世故。比如,你用符箓去镇阴亲,不如端上一碗粥,说上一些软软的话管用。

  下面讲讲我用方子平过的事。我的方子,又和上面的略有不同。
楼主发言:1216次 发图:30张 | 更多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25:00
  没有人么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27:00
  我是2015年,从北方一所专科学校毕业,学的是中文。快毕业时,大学里的一帮哥们姐妹凑一块,几个人合计着干点啥。赚钱的买卖,都得先投钱,几个人又都是兜比脸干净的主。

  正当大家无比苦恼时,医科分院的小师妹钟宁宁说,要不就成立个团队写点灵异小说,她们医学院的女生几乎人人都在追。

  这话一说,几个姐妹都说喜欢看。

  我一个学新闻的铁哥们易志超不屑道:“那些都是假的,要弄咱就弄真的,该上图的上图,该录视频的弄视频,这才刺激。”

  易志超肥头大耳,一说话,身上的肥肉像浪一样抖动。

  几个人嚷嚷着说靠谱。后来喝到凌晨,等人散了,易胖子和钟宁宁死活叫我留下。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倒霉小胖 时间:2017-04-21 19:27:00
  有人,这个是真是,还是打算写小说?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1:00
  @倒霉小胖 3楼 2017-04-21 19:27:00

  有人,这个是真是,还是打算写小说?
  —————————————————
  兄弟还是当小说看吧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4:00
  两人掏出手机在快手开了直播,跟着到了小区一栋还未建成的楼盘,说是有灵异事件。就那么黑灯瞎火叫了几声,不到半小时,引来上百人。钟宁宁一出镜,跟着礼物刷下来,也有几十元。

  这玩意还真有市场?

  “靠谱吧,洛子?”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来。

  我说,你们丫想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喜欢搞搞去啊,非拉着我干嘛。

  易胖子给我递了根烟道:“你还别说,我们前几天还真盯上一家,老邪乎了。我和宁宁本想去采访,这前不沾亲,后不带故的,人家哪肯睬我们。我们一合计,还得有个人打着平事的名号混进去。要说这人,非你洛爷莫属。”

  我摆摆手:“打住。我学的是中文。充其量会背个诗词,降魔除妖的事,你得找孙猴子去。”

  钟宁宁走上来,怼了我一拳道:“装是吧。一学期下来,你正儿八经上过几回课。一上课,就抱着一本烂掉牙的书啃,我可知道,那书里都是方子啊。”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4:00
  那书叫《问山经》。

  说起来,话就有点长。

  我爷爷年轻时在江湖闯过一阵,卖过一阵“长生散”之类的药膏,顺带帮人做做白事,老了一心在家护院。我爹年轻时,学了我爷爷几手,没羞没臊的在村里当了几年神汉,后来改行为村里木匠。

  村子在山东中部,叫洛家村。上大二暑假时,胖子跟着我回老家玩。正赶上村里拆迁,我太爷爷的坟要迁。

  寻常人起坟都在白天。其实这很不讲究。白天阳气重,对祖先的尸骨不好。

  我爷爷和我爹都是见过世面的主,所以定在晚上起坟。那一天,棺材从坟里起出时,抬棺时,路黑,我二叔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摔出去了,后面一众人惊天呼地的跑上去扶棺。

  在一片嘈杂中,谁都没看见,棺材底掉了一个东西。

  我和胖子上前一脚踩住了。等众人走开,我两哆嗦着手拿起来,本以为寻到什么宝贝,拿出来一看,是本书。把沉土拍掉,就见书名叫《梅花易数》。

  胖子翻了几页,回头翻着白眼说,老太爷是不是叫人骗了。校园门口,刘瘸子摊上,这书10元一本,内容一模一样。

  我不信,回了学校,和地摊上一对,还真特么一字不差。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5:00
  胖子不嫌晦气,在宿舍当小说读起来。没想到读着读着,越发入迷。梅花起卦,有很多方式。先天、后天、外应、端物、听声、辨位,比起什么六壬来,灵活至极,随心所欲。读到大三,易胖子算卦已经小有名气,走到哪基本上都带着君临天下、赐人一死的气场。

  大四快毕业时,易胖子失恋了。赐人一死的横劲是没了,一张嘴,全是赐人一醉的无赖劲。有一次,胖子喝酒不小心把这书泡了。我把书拿起来,放在电暖器烤了烤。烤了一会,书里突然掉出巴掌大小的一片纸,有字。

  我这才发现,原来这《梅花易数》的每一页都很厚,里面都夹着小纸片。

  用针挑开,扣出100多张这样的巴掌纸,连起来又是一本书,名叫《问山经》。

  虽说是经,但里面的内容包罗万象,从祈福到请神,再到红白喜事禁忌,甚至男女办事时的禁忌,都罗列详细,明明是一些民间野学,还起这么一个文雅的名字,扯淡。

  没想到,第三天,宿舍又出了一个小插曲。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5:00
  一兄弟抽烟,把我的床单给点着了,得亏宿舍还在大扫除,桶里剩了不少脏水,一股脑给灭了。这《问山》当时被火烧了序,但内容好歹还能看。

  胖子学算命学的有些神道,拉过我低声说,这本书,不简单。

  我说,咋了。

  他说,你看,这《问山经》自打咱拿出来,先是被水淋,后来又无缘无故被火烧。这说明啥?

  我说,啥?

  他嘴巴一歪,低声道,这说明这书里记的都是遭天谴的东西!老天都不想让它存世。

  就是这么一本破书,眼下,胖子和钟宁非说里面有什么方子,拉我入伙。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5:00
  眼看两人死缠烂打,我心想,去就去吧,无非就是让我给你两壮个胆嘛,等老子镇不住,你们可别骂街。

  我说:“胖子,你要说写盗墓僵尸,趁早给我滚犊子。这种扯犊子的活,你他么留给写小说的吧。”

  胖子挺兴奋:“老洛,我给你表个态,咱要做,就做真实的。明晚我来接你。”

  我说,别,你先说啥事?

  胖子看了一眼宁宁,低声说,那个,有个厂房,女职工的洗澡堂出了点问题。

  我说,女澡堂?

  胖子说,对。

  我说,不会是发现偷窥狂了吧?

  他想了想说,还真是。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6:00
  第二天吃了饭,约莫下午四点,胖子开着一辆普桑,带着钟宁早早冲到我宿舍。

  一上车,车上还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穿一个黑色皮衣。

  胖子赶忙让我握手说,这是周哥。你们得叫大师。

  我赶忙握手说,周大师好。

  他人很和蔼,说不当不当,叫我周哥就行。

  胖子这几年算命算出点名气,也认识了圈里一行人。周哥就是其中之一,据说是还俗的道士,货真价实,绝对有道行。

  初次创业,胖子怕我们兜不住,所以请来周哥帮忙。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6:00
  车行一个小时,到了市里经济开发区。人烟渐少,眼前都是一片片的厂房,还有4S店。出事的地,在开发区东郊,是我们市里原油集输站。我们市周边,每年采出的原油都要在这个站周转。

  一听说是原油站,我和周哥脸就青了。

  为啥?这站太有名了。

  五年前,这站里起过火。整整几吨库存油,烧了三天三夜,据说附近的商铺,铝制的窗户都被拷的变形。本市加上邻市的消防车在火场里奋斗了三天三夜,才把火基本熄灭。据小道消息说,这次大火共夺走了三十多条人命。

  火灾过去一月,据说有个孩子在附近玩泥巴。从里面抠出一些粉红色的“小木片”,粉白相间,很是好看。挖了满满一口袋后,便回了家吃饭。等到晚上十点多,一楼道的人就听见那家女主人凄厉的尖叫。进门一看,就见那家人沙发正放着各式各样的指甲盖,残缺不全……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7:00
  到了站门前,胖子打了一个电话,说人一会来接。

  这当功夫,我从背包里翻出一包东西。刚拿出来,就看见周哥也从包里翻出五张黄纸,纸上朱砂走龙飞凤画了几个符。

  周哥说,来,一人拿一个,这地方横死的人多,阴气肯定重。呀,洛老弟,你拿的啥。

  行家面前,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只说,没啥。

  他不信,抢过我手里的包,打开,是一包木屑。拿起来闻了闻,周哥眼睛突然亮了,抬头癫声问:“我艹,这是龙啃木?”

  我挠挠头说,啥龙啃木,我不懂。

  他说,你这木屑是不是从陈年的木头芯里取出的,且被蜈蚣钻过?

  胖子急说,对,我们两昨晚在后山可找了一会。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7:00
  周哥说,蜈蚣又称地龙,常人都知它有毒,却不知,蜈蚣的身子是至阳之物,古人称其为“龙”,原因就在这。被蜈蚣啃过的木头,是驱邪的上品之材。别看这方子简单,可圈里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洛老弟,你可以啊。

  我连忙摆手说,周哥,您别开玩笑,我就是误打误撞,蒙出这么一方子。

  其实,这龙啃木的方子,是我昨天从《问山经》找到的。但没写叫龙啃木。

  说话间,厂房里就走出一个穿着保安服的老头,给我们开了门。周哥抓了一把木屑放在口袋里,把手上的符攥成一团,直接扔了。

  没错,直,接,扔,了。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19:38:00
  胖子和宁宁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拉过我嘀咕说,洛子,敢情你这破木屑比符箓还管用?

  周哥瞪了两人一眼说,破木屑?你们懂个屁。

  老头带着我们绕过灯火通明的车间,直奔后面女澡堂。澡堂楼有5层,1层是女澡堂,其余往上就是女工宿舍。

  此时,正赶上下班点刚下班,也是女工们洗澡的高峰期。我们扫了一眼,就见几个少妇模样的女人,穿着肉色保暖衫,湿漉漉的走出澡堂。头上的水滴下,打湿了胸前薄衫,看上去更加玲珑剔透,关键是浑身那个香啊。

  胖子咽了一口口水,让老头说说事吧。

  老头姓姜,是站里保安科科长,和胖子沾亲。听说胖子认识圈里的人,这才求胖子来平事。

  姜老头说,大概是七天前吧,一个住在2楼的女工半夜起来倒班。走到澡堂门前,听见哗哗水声,也没在意。第二天早上,等澡堂开门时,里面都被水淹透了。一检查总水闸,却关着好好的。后来,这女澡堂反反复复,不是这里堵,就是晚上半夜出怪动静。

  到了昨天,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0:10:00
  就在昨天,几个女工11点下夜班去洗澡。有个女工当时站在靠窗的水龙头。据她说,从一进门站在那,就觉得不对,总觉四周好像有人在盯着她。

  她也没多在意,闭着眼刚把洗发液打在头上,没来由的身子一冷,耳根里就传来一串声音。凳,登,登。有人在敲窗户,节奏还很均匀,声也不大。那声音敲了四声即止,也就几秒钟。第一次她没当回事。过了不久,那声音又一次传来,登,登,登。她这才反应过来,窗外有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0:12:00
  不止她,周围几个女工都听见了,几个人尖叫着跑出来,吓的连衣服都没穿。今天早上,厂领导对这事很生气,说要严查捣鬼者。姜老头把澡堂四周的监控查了一个遍,可视频里哪里有人啊。

  事大体就是这样。姜老头讲完,绕道澡堂外面,带我们去看了看出事那个窗户。

  窗户在澡堂西侧,窗棂老旧,里面挂着一面蓝色的厚窗帘,甚是严密。离着窗户几百米左右,有一排低矮的平房,房子都用砖头垒砌,发出阵阵臭味。老头说,那是厕所,建厂时砌的,现在还给用着。

  周哥贴着脸凑到窗户前看了一会说,这有个手印。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0:49:00
  没人吗没人吗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1:02:00
  我走近一看,就见满布灰尘的窗上,赫然留着两个掌印,掌印不大,但指骨又细又长。两个掌印分的很开,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把两手撑在窗户上,贴着脸正往澡堂里望。

  胖子说,这,这是人的,还是那东西的?

  我说,胖子,你口袋里算卦用的米还在吧?

  他点头,给我抓了一把。

  我把大米摊在手掌上摸匀。隔着窗户,对着那掌印形状,飞快的把手对了上去。再把手撤下时,就见那些大米已经发暗,不是黑,是裹了一层暗暗的釉一样的东西,就像那些在地下室放了几年的陈米。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1:02:00
  周哥看了一眼,叫了一声,我艹,这地有这东西在,没出人命,已经算奇迹了。

  我看了也毛了。

  《问山经》里别的话记不住。单有一条我记得死死的。说这米起了阴釉,是大凶的兆头,此地必有怨魂,且怨念不是一般大。

  胖子一见我们这德行说,要不他也算算。

  我说,鬼神不是不能算么?

  他说,他不算那东西,就算算这事咱能不能平。

  跟着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把大米,在地上左右分了两堆,数清两堆米粒数后,除8成卦,乃是一个坤卦。主互都为坤卦。

  卦象体用比合,坤卦卦象又是无往不利的大吉卦。

  可胖子和周哥看了,脸色更难看了。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1:05:00
  胖子说,自古梅易无定法。体用比合,确实是大吉之卦。可断卦还得一事一断。这澡堂里已经出了阴事,现在见了坤卦,乃是老阴之卦,主互又都是坤卦,没有一个阳爻,可见这澡堂里阴气之盛啊。

  周哥看看我故意道,瞅这卦,是凶险的很。洛老弟,光有龙啃木是不行了,你还有别的方子么?

  这明显是在套我的底了。

  方子倒还真有。除了龙啃木,《问山经》里有一节叫《开棺镇山九要》,说的是开馆时,如遇到阴事,可以用锲魂桩克制。

  锲魂桩按理要用松树树根作桩,眼下找不到,只能用简易版。我让姜老头带我们去职工食堂找几双筷子。必须是木的,越旧越好,沾过人的口水越多越好。筷子找到了,削尖,让胖子再去找狗血泡一泡。胖子说食堂没狗血,猪血行不行。

  我说不行,马血也行,最次是牛血。

  老头说牛血有,食堂刚进了很多生牛肉,用水一泡,肯定出血。我说,去泡吧。

  周哥边穿道服边看我们忙活,皱个眉头始终没说话。

  宁宁说,哥,咋了,这方子有问题?

  周哥穿上道服摇摇头说,艹,我特么学了那么多年了,压根就不知道还有这方子。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2:18:00
  @乾震子5 17楼 2017-04-21 20:49:00

  没人吗没人吗
  —————————————————
  明天继续,等你来领??????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2:24:00
  再安利几个方子。


  喜欢户外的人,去山里爬山,看见烟雾缭绕的地方最好不要进,烟雾搞不好就是瘴气,如果已经身在瘴气中。随身有烟,把所有的烟点燃,放在面前,快速离开。(这一条尤其对那些尚未开发、罕有人烟的深山老林。)

  佛像、观音、财神,要说“请一个回家”。这很多人知道。但如果摊主说“请一个
  回家吧”,此时你不想请,不要说“不要”“不用”“算了吧”等,而要说“供着呢”“等机缘”。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2:25:00
  安利方,故事请到下一楼。。
  很多小区规划是这样的:进小区有一条主路,主路一路延伸,然后分成两叉。把这个“丫”字横着看,就是这种类型。不要选正对主路的房子。如果已经选上了,有条件的,可请专人勘测,放一块镇宅石。没有条件的,用黄纸沾着朱砂,写上“路惶惶,行无境”,用圆润的物体,比如坛子、罐子、圆石压在正对马路的那个窗角。
  
我要评论
作者:ty_东哥966 时间:2017-04-21 22:50:00
  我最爱打雷时那啥了,太刺激了!
  
我要评论
作者:有人在关注 时间:2017-04-21 22:51:00
  k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2:54:00
  @ty_东哥966 2017-04-21 22:50:00
  我最爱打雷时那啥了,太刺激了!
  -----------------------------

  兄弟,可以看看孙思邈和陶景弘的论著,都有专门写到哦。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2:55:00
  @有人在关注 2017-04-21 22:51:00
  k
  -----------------------------
  一个字母也是爱
作者:ty_东哥966 时间:2017-04-21 22:59:00
  @ty_东哥966 2017-04-21 22:50:00

  我最爱打雷时那啥了,太刺激了!


  —————————————————
  @乾震子5 27楼 2017-04-21 22:54:00

  兄弟,可以看看孙思邈和陶景弘的论著,都有专门写到哦。
  —————————————————
  难道古人放个屁也值得现代科学家研究一番?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3:04:00
  @ty_东哥966 2017-04-21 22:59:00

  难道古人放个屁也值得现代科学家研究一番?
  -----------------------------

  有些可以研究,有些也研究不出来。兄弟若是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一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废物你个柴 时间:2017-04-21 23:18:00
  @ty_东哥966 2017-04-21 22:50:00

  我最爱打雷时那啥了,太刺激了!


  —————————————————
  @乾震子5 27楼 2017-04-21 22:54:00

  兄弟,可以看看孙思邈和陶景弘的论著,都有专门写到哦。


  —————————————————
  @ty_东哥966 29楼 2017-04-21 22:59:00

  难道古人放个屁也值得现代科学家研究一番?
  —————————————————
  打雷时那个,也不怕萎。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3:19:00
  @ty_东哥966 2017-04-21 22:50:00

  我最爱打雷时那啥了,太刺激了!


  —————————————————
  @乾震子5 27楼 2017-04-21 22:54:00

  兄弟,可以看看孙思邈和陶景弘的论著,都有专门写到哦。


  —————————————————
  @ty_东哥966 29楼 2017-04-21 22:59:00

  难道古人放个屁也值得现代科学家研究一番?


  —————————————————
  @废物你个柴 31楼 2017-04-21 23:18:00

  打雷时那个,也不怕萎。
  —————————————————
  感谢关注
  
作者:废物你个柴 时间:2017-04-21 23:22:00
  @乾震子5 23楼 2017-04-21 22:25:00

  安利方,故事请到下一楼。。

  很多小区规划是这样的:进小区有一条主路,主路一路延伸,然后分成两叉。把这个“丫”字横着看,就是这种类型。不要选正对主路的房子。如果已经选上了,有条件的,可请专人勘测,放一块镇宅石。没有条件的,用黄纸沾着朱砂,写上“路惶惶,行无境”,用圆润的物体,比如坛子、罐子、圆石压在正对马路的那个窗角。
  —————————————————
  我家就正对马路。有什么说法么?楼主!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1 23:37:00
  @乾震子5 23楼 2017-04-21 22:25:00

  安利方,故事请到下一楼。。

  很多小区规划是这样的:进小区有一条主路,主路一路延伸,然后分成两叉。把这个“丫”字横着看,就是这种类型。不要选正对主路的房子。如果已经选上了,有条件的,可请专人勘测,放一块镇宅石。没有条件的,用黄纸沾着朱砂,写上“路惶惶,行无境”,用圆润的物体,比如坛子、罐子、圆石压在正对马路的那个窗角。


  —————————————————
  @废物你个柴 33楼 2017-04-21 23:22:00

  我家就正对马路。有什么说法么?楼主!
  —————————————————
  正对房子的路,有的地叫路箭。古时候门前有路都是忌讳,别说正冲屋子啊。
  
我要评论
作者:newonekey 时间:2017-04-22 00:47:00
  路冲
  
作者:风清西瓜 时间:2017-04-22 07:33:00
  养肥了看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08:16:00
  @风清西瓜 36楼 2017-04-22 07:33:00

  养肥了看
  —————————————————
  每天晚上八点上来看一眼啊,很快就会肥起来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08:18:00
  @newonekey 35楼 2017-04-22 00:47:00

  路冲
  —————————————————
  对的。路冲。很多地方也说,这种分叉口也是阴魂过路的地方。
  
作者:蕾蕾wl1992 时间:2017-04-22 12:42:00
  @乾震子5 1楼 2017-04-21 19:25:00

  没有人么
  —————————————————
  在,更新吧
  
作者:快快的刀 时间:2017-04-22 13:38:00
  顶楼主,还开过其他大作吗?
作者:ty_紫藤花开142 时间:2017-04-22 13:59:00
  顶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14:43:00
  @ty_紫藤花开142 2017-04-22 13:59:00
  顶
  -----------------------------
  谢谢紫藤关注~看着喜欢多多留言~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14:44:00
  @快快的刀 2017-04-22 13:38:00
  顶楼主,还开过其他大作吗?
  -----------------------------
  目前还没有啊,如果喜欢这个,我会努力多写点的
作者:8冷暖自知8 时间:2017-04-22 17:49:00
  楼主继续啊!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37:00
  @8冷暖自知8 44楼 2017-04-22 17:49:00

  楼主继续啊!
  —————————————————
  来了,刚下班,这就开始发。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2:00
  我们几个刚忙活完,差不多已到了晚上9点。刚要走,就听一个小保安跑来,说不好了,201的女工,就是洗澡遇见怪事的那个女工,自杀了。

  姜老头问,就是那个陈艳?

  小保安说,是。

  姜老头叫了一声,哎呀,怎么会是她,她是老厂长的丫头哇。

  几个人忙不迭赶到宿舍。就看见那澡堂西侧,也就是出事的窗户下面,围着一帮女人,尖叫的尖叫,打电话的打电话,乱成一团。

  地上躺着一个女孩,上身光着,下身穿着一个裤衩,头上有一个大洞,地上已经渗了一滩血。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3:00
  周围人都说,这女孩是被鬼缠住了。赶来的厂领导听了在人群里吼:“哪个龟儿子再说鬼话,都给老子滚蛋。”

  说话功夫,周哥上前一把掰开女孩嘴巴,把指头伸进去,拽住舌根把整条舌头都揪出来,仔细看起来。

  连厂长在内,周围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蒙了。

  周哥检查完回来说,舌头根下发黑,百分百是被东西缠住自杀的。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3:00
  宁宁第一次见死人,显然也有些怕了,拉着胖子说,采访的差不多了,要不咱就走?

  胖子说,关键是只有文,没有图,登上去没人信啊。咱们这个讲究真实。周哥,你说呢。

  周哥说,这东西在咱眼皮底下闹了人命,放着不管,传出去丢份。我横竖得会会。

  我说,行,事是我们牵着,现在撤,不仗义,我陪着周哥。

  警察和救护车相继来了,录了笔录,抬了尸体走了。厂长陪警察去派出所,留下姜老头照顾局面。等女工们上了宿舍,整个楼就显得安静了。

  我让宁宁和姜老头到2楼宿舍等着,我、周哥、胖子三个人进了澡堂。

  此刻,澡堂里没开灯。走前,姜老头说,今天站里停电维护设备,得过一会才有电。

  偌大的澡堂有半个体育场大,是那种隔断设计,每个隔断有两排水龙头,高高站着,像村里荒地里的秸秆。我们把西侧一排窗帘打开,借着月光,好歹能看清些东西。

  我们从东头开始转。堂子很静,只有一些水龙头的滴水声。地上扔着一些洗发水的空瓶和小片肥皂,胖子还发现了一片大姨妈巾。也不知是楼上宿舍的人在说悄悄话,还是我们心理作用,总觉得有人在身旁窃窃私语。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4:00
  我们来回转了一圈,转到东头时,周哥低声说,有动静。

  一听,“滴答,滴答。”水滴落地的声音,从东边的隔断里传来。跟着,就听见水龙头被拧开时,发出的咯吱咯吱摩擦声。

  声音不大,但在这安静的走廊里,却显得格外刺耳。周哥走在前面,我让胖子垫后,又嘱咐他,一会要是有异常,就把那些龙啃木的木屑撒过去。

  胖子算个卦还行,真到平事上,就罩不住了,只觉得他有些蒙。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4:00
  “哗”……

  水声猛地大起来,明显是水龙头被人拧开了。湍急的水声,猛烈的冲击着池子,流入池眼时,发出呜咽呜咽的声音。流了一会,跟着又听见水龙头咯吱咯吱的旋转声,水声应声变小。

  像是有个小孩在那里开一会,关一会,自顾自玩水。

  我们三个摸到了出声的那个隔断前,调整一下呼吸,周哥端出一把桃木短剑,率先冲了出去,我跟在后面也冲了出去。

  没人。

  只有一个喷头哗哗流水,水量已被开到最大。

  我们走到喷头四周,看了一会,就觉脚底滚烫,地上已经积了一层热水。我和周哥在地上摸了一会,好像下水口堵了。

  胖子也在后面跟着我们摸下水口。摸了一会,就听他叫了一声,我艹,我的脚。

  等我和周哥回过身时,见他半蹲在那,一只手摸在水里,身体一动不动。

  我说,咋了,胖子。

  胖子抬起头,打了一个冷战说:“我,我的脚被头发缠住了。不是一缕,是一把。这头发好像还在往下拽我。”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5:00
  胖子话音一落,猛然间,哗地一声,我们身后,整整一排水龙头竟然齐齐开了,白色水柱组成了一道水帘,水声巨大,像一个猛兽在嘶吼。

  这一下,即便是周哥也毛了。

  周哥吼,胖子,我数三声,你就把脚下的头发提出来!

  胖子点点头。我这边也不敢耽搁,抓出一把龙啃木在手,就听周哥大吼:“提!”

  话音一落,我手上的木屑和周哥手上的桃木剑都朝胖子手上奔去。

  那是一把黑黑的头发。头发一被胖子拔起,脚下的水打着旋流来,下水道口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估计是这头发刚才堵住了水口,这才积水。

  过了几分钟,周围没什么异常。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5:00
  胖子一屁股摊坐在水里,脸白白的,吓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我也吓得够呛,站在那腿都软了。毕竟我是个学生,还是第一次见这邪乎事。

  周哥走过来哈哈笑了一声说:“瞧你们两这样……”

  蓦然,身子一滞,又不说话了。

  在我们背后,也就是那扇窗户那,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登,登,登,登。”

  不会错,是硬物敲在玻璃上的声音。简短,有力,还带着一种节奏,好像是为了吸引我们注意。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6:00
  我们三个是背对着窗户,胖子刚扭了脖子想回头,被周哥一把扳住了。

  周哥吼道,不要命了,谁特么也别回头。一会要是觉得背后有东西在拽你,洛子,用你的龙啃木还有那个什么锲魂桩招呼。

  那声音响起第一下时,背后就传来一阵光亮。光亮不久,跟着又熄了。等响起第二下时,背后的光又亮起来了。

  这窗口后面,好像正对着的是那个老厕所。姜老头说过,那厕所里装着是声控灯。难道是这敲玻璃声,惊动了厕所的声控灯?

  那声音响到第四声时,那厕所的灯再次同步亮起。灯光从窗后打来,照在地上映出一个影子,那影子就在我们面前,我们看了一眼,就感觉头大了——

  长长的头发,背有些驼,两只枯瘦的手撑着窗子,头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外,望着我们。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8:00
  这影子就清晰的映在我和胖子面前的地上,转眼间,厕所的灯又熄了。地上一片昏暗,影子消失了,整个堂子只有呼呼的流水声。

  我斜眼看看胖子,胖子全身僵直,咬着嘴唇,脸都吓拧了。空气在那一刻似乎静止了。一阵冷风从窗外灌进来,窗户又哐当哐当的响起来。

  窗户什么时候开的?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49:00
  蓦然间,就听胖子大号一声,跟着疯了一般跳起来。我余光看到,胖子宽大的外衣,一个角紧紧的绷起来,像是后面有什么东西在扯他。

  周哥叫了一声“呔”,手上桃木剑回身一挑,就朝胖子背后递去。我们不敢回头,也看不到周哥,只听他呼哧呼哧踹着粗气,还有木剑破空划过的悾悾声。

  这么过了几分钟,就听周哥大叫,洛子,我撑不住了。

  我立时从怀里掏出十几双锲魂钉,还有剩下的龙啃木,头也没回的就朝胖子身后撒去。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52:00
  锲魂钉是筷子做的,上面都涂了牛血。噼噼啪啪打在胖子身上,好像涂了胶水一样,全都粘在了胖子身上。

  胖子打了一个机灵,人看上去这才不那么紧张了。

  门“哐当”一声被踹开了,姜老头和宁宁还有几个保安,闯进门里,几把手电光同时照亮了我们。

  四下无人,只有我和胖子满身狼藉的站在那,周哥有些虚弱的靠在墙上。

  姜老头抽了抽鼻子道:“好腥!”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0:53:00
  钟宁说,听到胖子乱嚎,就跑来了。问我们没事吧,我和胖子谁都没说话,不是累的,是吓的。

  周哥拍拍姜老头说,大爷,这东西道行太深,我搞不了。您另请高人吧。

  我起身说,哥,这东西长啥样?就这么厉害?

  他点点头说,这东西的样子,我还是不说了。洛子,我刚才没好意思说。你看,我这身桃木剑,是我师傅授了箓的。在我们道家里,法器授了箓,就相当于有祖师爷在跟着了。寻常脏东西见了我这桃木剑,跑还来不及。想不到,这堂子里的东西还敢和我比划,我是没把握。

  我说,再厉害,总也得有个原因吧。那东西每次出现都要敲窗户,敲窗户是为了啥?

  胖子说,想引起我们注意呗。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1:09:00
  再安利几个方子吧

  这一条对现代人可能适用性不强。想再农村盖平房,或者想在老家建嗣堂的人看看吧。

  房子选址时,如果家里没有条件请专业的风水师。可以试试这个方子——把糖放到油里融化,然后用粽子叶正反两面都沾上糖浆,把叶包成三角,埋在房子规划的四个屋角初,等一个周后,取出糖叶包,打开,常常叶面的糖。如果发涩发酸,此地不宜久留。注意,埋叶子的时候一定要在正午,但周围忌见牲畜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1:22:00
  在参加葬礼的时候,一定不要指尸体、指棺材,更不要在与人谈闲时,直呼死者的姓名。以上两条如不经意违反,找四个交叉路口反复走三遍,所走路口的次序越来越好。晚上十一点之前再烧些黄纸,嘴里反复默念:“阴君惶惶百无禁”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快快的刀 时间:2017-04-22 22:37:00
  顶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2 23:18:00
  @快快的刀 60楼 2017-04-22 22:37:00

  顶
  —————————————————
  谢谢支持,每天八点固定码,常来看看
  
作者:我已经睡着了吗 时间:2017-04-22 23:34:00
  顶
  
作者:tensn 时间:2017-04-22 23:51:00
  顶!!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08:59:00
  @tensn 2017-04-22 23:51:00
  顶!!
  -----------------------------
  谢谢支持,每天八点固定码,常来看看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09:00:00
  @我已经睡着了吗 2017-04-22 23:34:00
  顶
  -----------------------------
  握手,祝周末愉快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09:30:00
  我说,我刚才看了看那窗户,没啥特别,就是窗户正对着的,是那个老厕所。那东西难到是让我们关注这老厕所?可这厕所有什么古怪?还有,这东西那么多女生不缠,为啥要缠那个叫陈艳的女人?

  宁宁是我们最清醒的一个,接了我的话分析道,厕所,陈艳,只要找到这二者之间的联系,这事就清楚了。

  姜老头一拍脑袋说,我知道了!你们跟我来。

  姜老头打了一个电话,拉着我们,到了医院。不多时,和一个老头拉着脸走到车前。

  老头姓陈,是原来的老厂长,也是陈艳的父亲。姜老头在车外和那老厂长说了几句话。老厂长摇摇头,姜老头又劝了几句,那老厂长终于上了车,头也没回冲我们说道:“刚才老姜把厂里的事都说了,这事,可能真是我当年作下的孽。几位小同志,我这就坦白讲给你们,只希望你们不要往外传播。”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10:24:00
  我们坐在后面一个劲说好。

  那老厂长又说:“五年前,我们厂的那场火灾,我就不多说了。但中间有件事,你们谁也不知道。当时,按照规定,安全事故死伤5个人以上,就要负刑责。我记得是凌晨两点,我接到厂长电话,他的原话是,小陈,你负责厕所那片的尸体,我不管,你就是烧了,也要在明天调查组到来前处理掉,绝不能让第三人看到。我那时还是车间主任,年轻气盛,一心想在领导前表现一下,就答应了。”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14:29:00
  前方高能,有人看么??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17:08:00

  “等我和另一个主任赶过去时,那尸体摊了一地,碎的不能再碎,整只手和胳膊还好捡,关键是碎肉块,零零散散,分的很开。我和那主任蹲着捡了一小时,大点的都被我们装进袋子,小点的我们用扫把扫成了堆。处理完尸体时,厂长打电话说,调查组快到了,让我们再去看看。我硬着头皮再过去一看,心都炸了。刚才我们两手忙脚乱光顾着拿大件了,可那零散的肉块,还在一旁堆着,忘装袋了。我心想这下完了,这工作是保不住了。一想到工作,我就啥也顾不上了,发了疯一样,把那些肉块装进两个口袋,远远就看见调查组向我们这走来。自己两个裤带都鼓鼓囊囊,散肉已经把裤口撑开了,这么过去非被发现不可。情急之下,我看到了后面的厕所,冲进去,把所有的散肉都倒了进去。”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17:08:00
  老厂长讲到这一顿道:“扔进去的时候,我听见那些肉块吧嗒吧嗒的落在粪坑里,伴着巨大的冲水声,转眼消失不见。等我倒完所有的肉块时,我突然意识到,我特么丢下去的是一个人啊,不是猪肉,鸡肉,是好端端的一个人啊。那时,厕所还很黑,我好像看到远处站着一个黑影,动也不动的站在那。我吓了一跳,慌得冲出厕所,一口气回到了宿舍。后来,那个和我一起捡尸的主任受不住,辞职了,我因为这件事当上了厂长。想不到,这一晃两年了,艳艳还是出了事。是我害死她的啊……”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17:09:00
  老厂长讲道这时,两行泪水涌出来。

  周哥说:“你自己就没遇上啥邪乎事?”

  老厂长点点头:“怎么会遇不到。这五年里,家里天天闹动静,但我是领导,这种事不敢随便说。”

  我接话说:“老领导,这事,你要不管,那东西还会闹你家,再出人命也不好说。”

  这不是我瞎说。
作者:hfeng963 时间:2017-04-23 17:23:00
  @乾震子5 68楼 2017-04-23 14:29:00

  前方高能,有人看么??
  —————————————————
  看到过瘾,多安利些用得上的方子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17:32:00
  @乾震子5 68楼 2017-04-23 14:29:00

  前方高能,有人看么??


  —————————————————
  @hfeng963 72楼 2017-04-23 17:23:00

  看到过瘾,多安利些用得上的方子
  —————————————————
  哈哈,好的,等我写完故事得空就开扒。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17:33:00
  晚上吃完饭,还有一波,欢迎大家前来认领!!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20:09:00
  古时征丁,被征的人,若是光棍,又无至亲,第一件事,一定找个熟络的人签一张“囫囵契”。囫囵,就是整的意思。被征之人先付定金,他日若战死沙场,受托之人则负责敛尸,而且一定要找全尸。因为古人相信,若人死时,尸不保全,必化厉鬼。

  老厂长一听这个,回头说:“我,我还有个外孙。高人,这,这您得帮帮我。”

  我说:“方子我倒是有一张。但必须先找到那女人的血。”

  老厂长哭丧着脸道,血?这人都死了五年,我上哪里找血去。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20:11:00
  我说,那我就没办法了。

  胖子在旁边抓了一把米,又起了一卦,主卦为震,客卦为巽。震为木、为东,巽为纸、为木。

  拿捏了一会,胖子兴奋叫道,能找到,没错。在东边,有一片树林子,你是不是埋了一双鞋子?

  老厂长想了想,猛地一拍脑袋,不是鞋子,是裤子!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20:11:00
  第二天早上,我和胖子还在被窝睡着,门就被咚咚敲响了。胖子擦着口水开了门,一看是钟丫头:“咋了,你丫头片子要嫁人了,这么兴奋。”

  钟宁呸了一声,举着手机让我们看。我们拿了手机一看,就见这丫头不仅已经申请了一个《灵异志》的微信公众号,第一篇文章《澡堂有鬼》,已经配着图发出来了,只不过隐匿了时间地点。早上发的,两个小时,点击率就到了4000,粉丝增了100人。

  胖子抱着手机嘿嘿直笑:“可以啊,这一篇就增粉100人,等过了一万粉,那就相当于一个市电视台了。到时候,那广告费可就发了啊……”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20:18:00
  完饭,我接到老厂长电话,说那女生的血是找到了,就是不知道行不行,让我们去看看。

  我说,行,我们准备准备就去。你也别闲着,把那女生的资料给我查查。

  挂了电话,我让胖子到市场买点藕节和糯米来。

  胖子说藕节买多少,我说藕节有多少买多少。等胖子一走,我又准备了红绳、红烛、纸钱。一干东西都准备完了,剩下最难找的,就是剪阴刀了。

  婴儿出生后,肚脐一剪,或生或死。剪阴刀,就是那种剪过10名以上死婴的剪刀。死婴剪多了,刀就带了煞气。对于那些急着要投胎成人的鬼魂来说,会本能的避开这把剪刀,所以具有先天的震慑力,《问山》把这种剪刀,看作是与佛珠、帝钟媲美的法器,极为推崇拿来避邪。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20:18:00
  可关键是,这短短的时间上哪里找去。

  钟宁说,我问问网友吧。别说,她在微信上一吆喝,还真有一个网名叫老鬼的粉丝留言说,他是妇产科的医生,有一把老剪,用了10年,剪过的死婴至少不低于10个。说如果我们不是闹着玩的,现在就可以去市医院碰头。

  东西全了,我们上了车。第一次平阴事,每个人的脸上都绷不住有些紧。钟宁叫了一声:“我去,点击过1万了!”

  车子开到学校时,周哥已经到了,非要看看我弄什么明堂。老厂长带着现任厂长早已迎在门口,拉着我们进了食堂单间,桌上摆满了酒菜。
  • 子非鱼焉知鱼有泪: 举报  2017-06-20 14:35:04  评论

    话说正规医院医疗器械管理很严格的……即使不统一报废销毁,也不能随遍给拿。而且……这东西并不是专人专用啊。如果改成某网友奶奶是接生婆,手里有一把老剪可能更实际。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20:19:00
  现任厂长姓孙,是老厂长的徒弟,此刻围在我们左右,点头哈腰。我们就了座,一摸筷子,每个人筷子底下都压着一张2000元的购物卡。

  老厂长端起一杯茶说:“小孙,这不好吧。我个人的事,不能让厂里破费啊……”

  孙厂长站起来说:“哪能呢,师傅,这就是厂里的事。”

  老厂长冷笑一声,把杯子重重放在桌上说:“要是厂里的事,这规格也太寒酸了。怎么,咱厂子穷到这份上了?”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20:19:00
  孙厂长脸上挂不住,旁边办公室主任慌忙又掏出几张黑色的卡递给我们说:“老厂长,怪我,孙厂长早就交代过,这是咱加油站油卡,额度是1万元,还请几位贵客来体验一下我们产品啊。”

  老厂长笑了一下,这才不言语了。

  我说,老领导,今晚你得忌荤忌酒。

  老厂长说,行,只要能把事平了,我出家都行。说完,叫闲杂人出去,端过一脸盆,盆里泡着一条老式牛仔裤。从裤口到裤角留着一行淡淡的血迹。

  不用说,这就是他当时装肉的裤子。
作者:废物你个柴 时间:2017-04-23 21:32:00
  继续啊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3 22:18:00
  @废物你个柴 82楼 2017-04-23 21:32:00

  继续啊
  —————————————————
  正在码。谢谢
  
作者:這個時間沒有外賣 时间:2017-04-23 22:41:00
  是小說就說是小說 裝什麼
  
作者:米卡1121 时间:2017-04-24 10:23:00
  写得真好看,快更啊楼主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1:27:00
  @這個時間沒有外賣 84楼 2017-04-23 22:41:00

  是小說就說是小說 裝什麼
  —————————————————
  握爪问好!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1:28:00
  @米卡1121 85楼 2017-04-24 10:23:00

  写得真好看,快更啊楼主
  —————————————————
  白天杂事多,晚上回去再扒,问好!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1:31:00
  @乾震子5 1楼 2017-04-21 19:25:00

  没有人么
  —————————————————
  寄理于事。没有科普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3:34:00
  老厂长说,五年前的那天,他怕万一上级追查下来,这裤子一旦被发现,说不清道不明的,就坏了。想来想去,就把它埋在了老家东边的后山山洞里。今儿开车回去找了一天,还真在。
  我看了看,那盆里的水半是黑半是蓝,就是没见一点血色。这裤子埋在地里那么久,也不知道血迹蒸发没有。不过,事到如今,也没别的法子,只能姑且用之。
  • 我就是大美宝宝呀: 举报  2017-05-22 21:03:05  评论

    五年了 裤子还没烂掉 裤子也算结实了 ??
  • 心机彩虹酱: 举报  2017-06-02 16:56:13  评论

    楼主叙事条理清晰,语言表达也通顺流畅,是很喜欢看的请加油。但是有个问题,可能我属于完美主义者不问出来看着硌得慌。文章中不是说当时是发生了火灾尸体碎了一地是用扫帚扫成堆冲厕所冲走的吗,哪里还能留下一条裤子呢?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3:34:00
  席间,老厂长又给了我那女生的资料,我拿毛笔在黄纸上,写下了女生姓名和八字。
  熬到了凌晨12点,我们这才从食堂出来。此刻,宿舍格外寂静。连出几天事后,女工们回家的回家,休假的休假,走了一多半。
  走到那老厕所跟前,我站住说,老领导,我这张方子一共分两步。第一步,你诚心忏悔,心必须要诚,能不能消掉那东西戾气,就看这了。第二步,装汉尸,我来办。
作者:快快的刀 时间:2017-04-24 14:44:00
  顶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4:58:00
  @快快的刀 91楼 2017-04-24 14:44:00

  顶
  —————————————————
  干了一上午活,饿晕中,马上。。。。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5:20:00
  “装汉尸?”周哥一听这个,嘴都闭不上了,“我师傅说,这方子不是早失传了吗?”
  《问山经》有一章叫《沙场录》,专门讲的是如果在死尸遍野的战场上遇见怪事怎么办。其中一节,记载了这装汉尸的方子。
  装汉尸,最早是从汉朝流出。据说是大方士东方朔想出的方子。汉武帝在位,曾多次和匈奴交战。匈奴是蛮子,喜欢凌辱尸体,当时很多汉兵死后尸体不全。对于当时的人来说非常恐怖。在他们看来,尸不保全,死后化厉鬼,那是要给祖宗丢脸的事。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5:20:00
  眼看士气低落,东方朔想出一个方子,凡是尸体残躯的士兵,用藕节、糯米作成人形,再把士兵八字写在黄纸上,烧了取灰,混同其血,一同装入人藕,给予安葬,来世照样可以投个好人家。东方朔是当时著名的方士,这一法,即刻打消士兵顾虑,也使汉家打赢了几场翻身仗。
  几千年下来,后人在使用这方子时,还称“装汉尸”。主要是怕阎王无常不买账,总不能你随便一个人拿个破藕节来,就给我装全尸,超度魂魄吧。所以,后人便假借东方朔老祖的名,行方时,口中依旧称装的是“汉兵的尸体”。在西北某些地方,也有叫“装旱尸”的。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6:33:00
  胖子端过水来。一行人进了厕所。这厕所虽然老,但还有人用。里面建了十来个隔断,远远望去,也不小。
  我让胖子和钟宁站在门口守着。周哥、我、老厂长进了里面,找了当初那个扔尸的茅坑,就前烧了一些纸钱。
  烧了一会,我说,老厂长咱们这么烧可不行。死者为大,你得磕几个头忏悔。
  老厂长看看肮脏的水泥地,有些为难。
  周哥哼了一声说,你也知道受不住。那你把人扔进那里,人家什么感受?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6:33:00
  老厂长点点头,眼圈一红,跟着跪在地上,磕起了响头。咚咚咚的,把厕所的声控灯都磕亮了。
  我让他磕9个,他一口气磕了18个。我说,行了。你去把那盆水端过来。
  端过水来,把黄纸烧了,拈灰加入水里,又说:“一会你用左手食指在水里搅一会,越快越好。”
  老厂长依言做了,在水里搅了一会。那盆里的水就开始飞快流转。
  “这是啥意思么?”周哥在旁边看的新鲜。
  我说:“这叫问水路。古时水手开船前,都用这法子问吉凶。过一会,若是这水里出现一个旋,就代表那女鬼已经原谅老厂长了。若是出现两个旋,他还得磕头。”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6:34:00
  老厂长听了就紧紧盯着那盆子看,我和周哥在一旁又把写着那女鬼生辰八字的黄纸烧了。只等烧尽,取出纸灰,涂抹在人形藕节里,这装汉尸就算成功了。
  黄纸刚烧一半,那边老厂长“咦”了一声。我说,怎么了。
  就见那老厂长端着盆子看着我:“洛老弟,那,那这水里有3个旋算什么?”
  我听了头皮一炸,大吼:“跑,快跑!”
  话音一落,那盆里的水就像被人丢了一块石头般,猛然溅出一大截水花。那老厂长饶是跑出几步,身上也被水花溅湿。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16:34:00
  我心里那个火啊,上前一脚踢翻了盆子,骂道:“一码归一码。他给你磕了18个头了,你还想怎样!”
  老厂长哆哆嗦嗦过来拉了我一下:“洛老弟,无所谓,那丫头喜欢捉弄我,就捉弄吧,解解气,正好。”
  我叹了一口气:“你被这水浇上,这几年都要走霉运。”
  我这边一叫,胖子和钟宁都跑进来了。刚一进门,胖子就在后面叫我,老洛,老洛,纸,纸……
  • 马己庚辛壬癸: 举报  2017-04-29 17:51:28  评论

    评论 乾震子5:磕18个头抵扔到糞坑的碎尸,呵呵
  • 乾震子5: 举报  2017-04-30 15:22:42  评论

    评论 马己庚辛壬癸:水平有限,兄弟见谅。这一贴写的有点随意,我想把故事好好整理一下,重新开一贴,方便大家阅读,届时请费心移步。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20:08:00
  回头一看,那张写着女鬼八字的黄纸,此刻竟在一股旋风里,高高飘起,洒下一地火星。那些落地的纸灰,也被风吹散了。

  纸灰写了女鬼八字,是装汉尸最重要的一步。没有纸灰,这装汉尸就算彻底废了。

  我心里一凉,这女鬼好大的戾气,把这纸灰吹散,就是连投胎的机会都放弃了,看来是要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了。

  我叫了一声,胖子你们都离远点。说完,掏出剪阴刀,守在那老厂长前边。

  周哥也看出不对,掏出一把巴掌小的帝钟,靠到我们跟前,我就听见那帝钟无风自响,铃铃叫的是一个急促。
楼主乾震子5 时间:2017-04-24 20:08:00
  偌大的宿舍楼此刻空无声响。我们紧张的看着四周,谁都没敢说话。

  蓦然间,那烧了半截的黄纸一抖,似乎又有一阵旋风刮来,两股旋风交织在一起,那黄纸便在空中时而下落,时而上升,漫天乱窜,毫无规律。就像空气里有两只无形的手,在拼命的争夺这黄纸。

  就这么飘来飘去,过了一刻,那黄纸在空中烧完,地上没留下一点灰。

  我上前看了看,收了剪阴刀,叹了一口气说,走吧。

  胖子一脸疑惑:“走?去哪?”

  我说,当然是回去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