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山葬地二次迁,老人不听劝,结果惹来血光之灾…

楼主:ty_浮生若梦921 时间:2017-05-19 11:45:56 点击:54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虞小七,性别男,22岁,是一名大四的应届毕业生,只可惜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不过,我还是一名捡骨师。

  所谓捡骨师,便是专门给死人捡尸骨的的人。

  在福建、台湾以及广东的农村地区,这种捡骨的丧葬习俗比较盛行。

  


  “捡骨”二字,俗称“捡风水”,也被许多人称为“二次葬”。其意思,便是在第一次丧葬的时候,操办较为精简一些,甚至于有的连墓碑也不立,仅以树木代替标识。在五至十年之后,再择吉日开墓,捡拾遗骨,重新正式开始安葬。

  完成这一仪式的专业人士,就是捡骨师了。

  当然,经常与这种死人的遗骨打交道,难免会碰上一些奇怪的事情。小时候,我跟在外公的身边,也经常听他说起过许多匪夷所思的事,但每一次我都只是当作灵异小故事,随便听听没有当真。
  一直到,那一天外公让我去乡下找他的时候……
  我从小便跟在外公的身边,耳濡目染之下,对于捡骨的手艺自然也是学习了不少的。正好我闲在家里无事可做,外公便把我喊到他工作的乡下,给他捡骨的工作打个下手。
  根据主人家的身份不同,这捡骨的报偿自然也是价格不一的。这一次,据外公说,对方是个海外华侨。
  海外华侨。
  在别的地方,我不太清楚。
  可是在福建这边的话,海外华侨可是有不少的。具体可以明确到每个村子里至少都有一两个,多的甚至于几十上百不止,如今的华侨可都是有钱人的代名词。

  小时候,我听长辈们谈起过。

  七八十年代那会儿,我们市可是有名的贫困市,许多人家甚至于连饭都吃不起。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一个个只能到海外发展——在那个时候,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一般人家都是不愿意去海外的。

  如今发展下来,我们这里在全国范围内,都可以排得上号,华侨数量与有钱人家更是多不胜数。

  所以,在听到外公说起对方是华侨的时候,我便激动了起来。

  我在与外公会合后,是下午的时候进入村子的。

  


  这个村子,跟我在外面读书时,普遍见到过的那种乡村土房子不同,道路的两边都是高楼林立。真要说起来,是没有大城市的那么夸张,可这都是一栋楼一户人家的,我仔细数了下,竟然没有低于四层楼的。

  这里都是有钱人啊!

  我默默地看着这一幕,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不过,从这些细节处也可以看得出来,正是因为这个村子的人有钱,所以才对丧葬习俗格外讲究。

  二次葬,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在一栋乡村小别墅的二楼,我们见到了这次的委托对象。那人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眉宇间虽含着淡淡的笑意,可是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我有些拘谨地跟在外公的身后,好奇地打量着这间装修简单,却又分外漂亮的房子。

  我们家早年搬到城市住,虽然挣了点小钱,可是在那种寸土寸金的大城市里,根本买不起什么好房子。如今一家三口人,也只是住了间不大的商品房而已。如今再看看人家的房子,中间直接打空,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楼中楼的房子,以前可都只是听说过。

  我心里有些羡慕,不愧是海外华侨。

  今天天色已晚,外公顾及到坟堆阴气太重,便提议先在这里住上一晚,等明天天亮的时候,再去山上查看具体的情况。委托人也是十分的热情,当即便安排我们住下,并且让下人准备好酒菜,竟是相当丰盛地招待了我们一顿。餐点过后,我们便是各自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刚起床。
  我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出来一看,竟是外公跟那个华侨雇主争吵了起来。我心中有些困惑与不解,昨天晚上明明还好好的,怎么这才一个早上,两人就吵起来了?外公的脾气我很了解,如果不是真的发生什么意外变故的话,他绝对不会这样跟人争吵的。
  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很快也听清楚了一切。
  原来,大清早外公在我还没有起床的时候,便已经早早地先到后山那块墓地去看过一次风水。二次葬这门手艺,可不是简单的帮忙将坟墓尸骨转移个地方就行,对于风水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学问,都是要懂一些的。
  我对那些东西,从来都是一知半解的,毕竟作为大学生,我一直都觉得外公这一套有些迷信,也从来没有主动追问他太仔细的东西。
  不过,这一次从两人的争吵话语中,我分明听见外公的语气很坚决。
  这块地,绝对不能迁!

  

  外公的强硬态度,让雇方的华侨男人有些恼怒,刚开始他还能平心静气地想要试图劝说外公改变态度。可是渐渐地,他的语气也冷了下来。
  想来也是,像他们这种有钱人,如果不是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需要外公帮忙的话,想来也不可能这么低声下气地跟人说话。不过,外公的态度无疑是惹恼了他——二次葬,可以操办这一仪式的人,可不止我外公一个!
  果不其然,华侨男人的耐心也是彻底失去,对于外公的话语更是一字半句也听不进去,虽然没有当面撕破脸,但已经很明确地下达了逐客令。
  外公没有二话,喊上我便是一起离开了这栋小别墅。
  他没有任何留恋的态度,令得我心中更加猜疑起来,总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今天早上,外公究竟在后山那里看见了什么?
  我心中想着这件事情,很快便随着外公离开了村子。
  刚好这个时候,邻村也有家正巧办着丧事,外公接到邀请前去主持,我便也没有着急回家,抱着跟他一起过去凑顿饭也好的念头,一同前往。
  这户人家,倒只是简单的下葬,并没有二次葬那么多繁琐的讲究。对于这些东西,外公都是熟门熟路的,至于我则是有些懵然地跟在旁边,听着外公说一句,我跟着搭把手操作一下。第一天只是简单的忙碌一些,很快到了晚上,我们便就此住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连几天,我们都住在这里,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可是……
  在第六天的时候,噩耗传来了!
  这里重新说明一下,先前我们去过的那个村子,叫做前港村。此刻我们所在的这个村子,是紧挨着前港村,在其后方相邻的村子,叫后港村。
  第六天的清早,我才刚起床便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哭着喊着,不知道在哀求着什么的样子。一开始,我倒也没有多想,毕竟这户人家刚有亲人去世,如果有远亲这时候赶回来,指不定是要重新哭一遍的。
  只不过,我很快便意识到不对劲了。
  现在这几年,哭丧的习俗渐渐成为一种形式,以前是因为社会上女子的地位低下,在有亲人过世时,会勾起自己的伤心事,从而借此机会大哭一场,倒也算得上是“情真意切”。只不过,现在的话,这种哭丧都已经不再如此,甚至于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户人家,都是直接聘请人来帮忙哭丧的。
  这一次的哭丧声音,有些不对劲。我从这个嚎哭的声音里面,分明听到了绝望与无助,更有苦苦的哀求,怎么也不像是我印象中那个聘请的哭丧人——果不其然,刚走出房间我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这人正是不久前才招待过我与外公的,那个前港村的华侨。
  只不过……
  此刻的他,正跪倒在我外公的面前,一个堂堂的七尺大男人,竟然哭哭啼啼的,泣不成声的样子,一个劲地在哀求着我外公。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ty_熙世珍宝 时间:2017-06-21 12:47:25
  没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